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1節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作者:君子來歸

內容簡介:

帶著七歲的兒子,從國外回來,蘇昀當上了秦子琛的私人助理,剛開始蘇昀不懂私人兩個字,到底是意味著多私,后來她知道了,嚴重點,還得搭上一輩子自從有了個私人助理,秦子琛覺得日子有趣多了有一天他分析了一下,和一個女人久了,會有什么后遺癥答案有三個,一,你會發現這個女人原來有個孩子,并且還是數年前你留下的,二,你會發現這個女人接近你別有用心,但你不介意,三,你會發現這個女人還有別的男人追,然后,你的心情會很糟綜上三點,秦子琛覺得,不結婚,解決不了問題了

001:家里有門禁。

黑色的雨夜,冷風灌著濕意,吹打在身上,猶如針刺,又凍又疼。

蘇昀頭上罩著的外套已經全進水了,她沒想到雨會突然下這么大,出門時雖然刮了風,但絕對看不出要下雨的意思,還是這么大的局部驟雨。

又往前面跑了一陣,直到看到霓虹閃耀,金碧輝煌的酒店大門,她才終于停下。

站在酒店大門口,她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將濕漉漉的外套搭在手上,料理好了,她才走到前臺,禮貌的開口:“你好,請問秦子琛先生,在哪間房”

德悅酒店是景天市唯一一間七星級酒店,素以保全嚴密,性好而著稱。

前臺服務人員看了蘇昀好一會兒,像是在辨認她的身份。

蘇昀看了看手表,有些著急:“我是秦先生的助理,是他讓我來的。”

前臺打了通電話,說了兩句,掛斷,才對蘇昀指了指右邊的電梯:“七樓左轉第一間房,701。”

蘇昀應了一聲,走過去。

電梯沒一會兒就來了,她進入,按了樓層,手還忙著收拾衣服上的水漬。

都已經睡覺了,結果頂頭上司一通電話,她不來也得來。

三月前回國,她如意的進入秦氏工作,雖然工作時間需要二十四小時待命,但是看在離心愿更近的份上,這點要求,也就無足輕重了。

秦氏在整個景天市,乃至整個南方,都是排的上號的領軍型企業,她吃了這么多苦,念了三年碩士回國,就是為了進入秦氏,雖然現在只是個小小的助理,但她相信,努力點,職位上去了,總有機會。

“叮咚”一聲,電梯到了七樓。

紅色的地攤綿延的鋪滿了整個走廊,淡淡的玫瑰花香氣,從旁邊的裝飾熏香燈里緩緩飄出。

蘇昀找到701房,透過走廊的窗戶,理了理濕潤的頭發,這才敲門。

敲了兩聲,沒人開門。

再敲了兩聲,還是沒人開門。

難道不是這兒

她又確定了一下房號,正打算打電話去前臺再問問,眼前的房門,咔嚓一聲打開。

里面,上半身光裸,下半身圍著條浴巾的男人,一邊擦著濕發,一邊看著她,狹長的黑眸里,含著一絲淡涼。

“秦總”蘇昀咽了口唾沫,僵硬的看著眼前驟然出現的裸身型男,臉沒有預兆的紅了一片。

男人視線在她身上掃了一眼,轉身走進室內。

蘇昀連忙跟進入。

房間里只開了一盞燈,朦朧的光線將環境襯托得有些迷離。

她站在房間正中央,小心的轉著眼珠,四處打量。

“蘇昀。”身前,頂著一頭半干短發的男人,撈起沙發上的的襯衫,背著她問:“有駕照”

蘇昀站好,下意識點頭:“有。”

“**駕照”

“是。”

他不再說話,穿上衣服,順勢解開腰間的浴巾。

蘇昀被他著不拘小節的動作,弄得一炸,趕緊轉來視線,不敢看。

前方悉悉索索的聲音響了好一會兒,直到扣皮帶的聲音響起,她才抬起頭,發現他已經穿好了,總算松了口氣。

撈起最后的外套,他一邊理著袖口紐,一邊朝門外走。

蘇昀懵懵懂懂的跟上男人的腳步,有些匆忙。

走到電梯口,男人又開口:“家里有門禁”

:

002:不會影響員工的生活。

“額沒有。”這個問題,在應聘的時候,他已經問過了,她當時,也是這么回答。

似乎也只是再確定一次,得到答案,男人不再言語,此時,電梯到了。

走進去,他按了負二樓。

電梯里的氣氛很沉默,到底才跟這位上司三個月,并且深夜被召喚,今天也是第一次,蘇昀隱隱有些不安,畢竟,她還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

不過很快,她就知道了。

開車。

是的,秦子琛就是叫她來開車的。

扣上安全帶,她將車駛出停車場,透過后視鏡,看著后面正在劃手機的男人,詢問:“秦總,我們去哪兒”

“青山陵園。”

大半夜去陵園,絕對不是什么好兆頭,確切的說,任何時候去那種地方,都不算恰當。

蘇昀愣了一下,確定自家上司沒開玩笑,才收回詫然的目光,老實驅動車子。今夜的雨很大,窗外唰唰的聲音,伴著風吹,感覺有些恐怖。

雨刷拼命地轉動著,一下一下,劃開玻璃上的霧色,卻很快又被覆蓋。

青山陵園距離市區足足有三小時的車程,非常遠,并且加上夜路不好走,晚上開車還要控制速度。

不過一小時,蘇昀已經有些累了,她透過后視鏡看了一眼,發現后座的男人,靠在椅背上,眸子緊閉,似乎睡著了。

聽說今天,秦總有個酒會,就在徳悅辦的,不過應該很早就結束了,可他似乎一直都在酒店,直到她去的時候。

那時候,已經將近十二點了。

收回心思,這些老板的事,跟她一個小助理沒關系,她想再多也沒用。

正在這時,她口袋里的手機,卻突然震動起來。

這個時候給她打電話的人,她幾乎能猜到是誰。

又透過后視鏡看了一眼,確定男人沒有醒,她咬咬牙,沒接那通電話。

現在,客觀來說,還屬于她的上班時間。

“接。”

后面,淡涼的男音,突然有些沙啞的響起。

蘇昀一愣,條件反射的拒絕:“秦總,沒事兒。”

男人睜開眸,漆黑的眼瞳慵懶的斂著,不溫不火:“接。”

這個字,簡練,直接。

蘇昀吞了口唾沫,有些被他的語調驚到。

老實的摸出手機,看了眼來電顯示,她按了接聽鍵:“喂。”

電話那頭,傳來個壓抑著聲量的女音:“你出去了怎么這么晚出去”

電話是安心打來的,剛剛回國,蘇昀找不到合心意的房子,暫時是借住在舊同學安心的家里。

“是公事,臨時出來的。”

那頭安心的聲音更低了些:“小風做惡夢了,嚷著要媽媽,你什么時候回來”

蘇昀心頭緊了一下,又瞥了眼后視鏡,見后座的男人恢復了之前的姿勢,重新閉上了眼睛,她回道:“估計明天早上了,你幫我”

“好了,知道了。”她的話還沒說完,安心已經嘆了口氣:“我照顧小風就好,你專心做事,早點回來。”

“好。”她答應。

掛了電話,隨意看了眼導航,預計還有一小時四十分鐘的車程。

她吐了口氣,揉揉眉心。

后面,男人的淡淡的音色,再次響起:“男朋友”

“不是。”蘇昀不太擅長跟上司閑聊,但車內太安靜了,她也只有說點什么:“是好朋友,剛回國,現在住在她家。”

男人沉默一會兒,半晌,開口:“談了朋友說一聲,秦氏不是冷血企業,盡量不會影響員工性生活。”

:

003:抱怨我讓你加班?

“咳咳咳”蘇昀被這話震得差點嗆住,臉迅速紅成猴屁股。

接下來的時間,蘇昀是一句話都不敢說,深怕說點什么,又惹了自家上司,再次語出驚人。

三點過的樣子,車子終于駛到青山陵園,此時雨越下越大,外面幾乎已經到了狂風大作的情況。

“秦總,到了。”

俊美的男人睜開眸,眼底劃過一絲不耐,看了看外面的天氣,吩咐:“車上沒傘,找個有檐的地方停。”

夜晚的視野不好,再加上雨太大,到處看著都是朦朦朧朧的,蘇昀恍惚間看到停車場三個字,便駛了進去,終于找到個停車位。

后座的男人解開安全帶,卻沒下車,只是打了個電話。

過了一會兒,樓上有個穿著西裝革履,肩上別著白布的男人匆匆跑下來,看到他們的車,一臉殷勤的走來。

秦子琛這才下車,與那男人握了握手。

“沒想到這樣的天氣,秦總竟然會來,父親若是泉下有知,一定也會老懷安慰。”男人說著說著,表情沉痛下來。

秦子琛面色深沉:“節哀。”

男人吸了口氣,趕緊領著秦子琛,往樓上的殯儀廳去。

蘇昀在后面跟著,等到進了靈堂,看到了堂上的遺像,才認出,這就是前幾天新聞上播得那位地產陳家的陳老。

她記得,秦氏和陳家好像有不少業務往來,難怪秦子琛不惜大半夜親自前來。

給逝者上了香,秦子琛被領到靠前的位置,陳家的新任當家全程陪聊,蘇昀也被帶到了另外的位置休息。

守夜不是個輕松的活,等到四點過,蘇昀已經開始發困了,她不知道第幾次朝前面的秦子琛望去,也不知道他是哪來的精神,到現在還不露半點疲態。

四點半的時候,蘇昀慣性的又抬眼看過去,卻看到位置上沒人了。

她四下望望,沒找到秦子琛,不覺起身,走出殯儀廳。

剛出大門,一個轉角,頭便撞進了一個有些堅硬的懷抱。

她“唔”了一聲,身體貫力往后一倒,手臂,卻倏地被拉住,接著一個搖晃,她沒往后倒,卻往前倒了去,再次跌進了那個沉穩硬挺,帶著幾分熱度的胸膛。

“不看路”清冷的嗓音,在頭頂響起。

蘇昀捂著臉,仰頭,就對上自家上司微斂的黑眸,不覺身子一僵。

“抱,抱歉,秦總,我有點困,所以”

“抱怨我讓你加班”男人沉聲打斷她的話。

蘇昀趕緊搖頭:“不是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她口才并不算好,一時也找不出恰當的詞,頓時著急。

秦子琛卻沒理她的慌張,看了眼廳內的情況,低聲道:“早上六點火化,至少七點才能走。”話落,他又補了一句:“回去后,放你一天假。”

蘇昀心里發苦,她真的沒有計較的意思,可看自家上司一副“這樣你總滿意了”的表情,她只能悶悶的不再吭聲。

其實,多一天假也是好事來的。

蘇昀其實在國外讀研的時候,也經常熬夜,但是絕對不是這樣無聊的情況,她是孤兒,沒有參加過什么葬禮,更沒給誰守過靈,今晚,還真是第一次。

:

004:需要?

早上五點半,殯儀館已經開始準備,等到六點,遺體被推進火化房,接著,又是一番事宜,等到全部結束,已經七點一刻了。

陳家那位新任當家,彬彬有禮的把秦子琛送上車,并且一再詢問,需不需要借個司機給他,因為蘇昀看起來,可能已經不好再開車了。

秦子琛瞧著蘇昀,淡聲問:“需要”

蘇昀趕緊搖頭:“不需要”為了證明自己是個能搬能抬,能文能武,絕對美觀實用的好助理,她豁出去了。

出去的時候,外面的雨,已經小了不少,可就算如此,因為道路太濕,蘇昀開的速度也不敢快,等到回到市區,已經快十點了。

送了秦子琛回家,將車停了,她也顧不得高昂的打車費,打了的,就回家。

剛到家,就看安心買了菜回來,看她一副奄奄一息的摸樣,不覺挑眉:“你不會被你家上司潛規則了,搞得這么慘。”

蘇昀咧嘴一笑:“你見過把人帶到殯儀館潛規則的嗎”

安心瞪眼:“殯儀館”

蘇昀也沒心情解釋了,拖著要死不活的身子,就把自己扔到床上。

安心踢了踢她的腳:“還以為你早上會回來,小風還等著你送他上學,結果沒等到你,那小子眼睛都紅了。”

“然后呢”她半瞇著眼睛問。

安心眼睛一厲:“你什么語氣他是你親生的嗎攤上你這么個媽,也不知道小風上輩子造了什么孽。”

蘇昀咕噥著翻了個身,將胳膊枕在腦袋下:“別被他騙了,那小子在美國都自己去學校,就看你好欺負,才在你面前裝可憐。”

“總之我不管,往后你不準再半夜出去了,你不心疼兒子,我還心疼**兒子呢。”

“這我可說不準。”想到昨晚的事,蘇昀盯著天花板,吐了口氣:“只要能盡快升職,老板別說叫我半夜出去,叫我不吃不喝都行。”

安心皺眉:“急功近利。”

蘇昀笑了一下,沒做聲。

進秦氏,想升職,這些,都不是無端端冒出的念頭,事實上,有些事,如果不站高點,她還真的什么都做不了。

在家睡了大半天,到下午四點才醒,蘇昀洗漱完,看了看時間,拽著提包,出了門。

蘇風的學校,離安心家并不遠,蘇昀到的時候,還沒放學,她看了一圈兒校門外的商店,趁著還沒人排隊,買了兩袋雞蛋餅,這才重新走到校門口。

五點一到,學校放學鈴聲一響,里面,幾乎立刻涌出一大群的學生。

看著一個個背著大書包,一顛一顛跑出來的豆芽菜,蘇昀仔細尋找,終于找到了自家兒子。

“這里。”她揮揮手,臉上揚著燦笑。

看到了她,蘇風趕緊跑來,小小的身子倏地撞進媽媽的懷里,撞得蘇昀都有些發晃。

“你慢點。”她嗔了一聲,摸摸兒子的小腦袋,然后把雞蛋餅遞給他。

蘇風笑嘻嘻的抓著,掰開一個小球放進嘴里,仰頭問:“媽媽,你今天怎么想起來接我放學。”

:

005:蘇風是女孩?

蘇昀往常五點,是肯定下不了班的,她的時間是跟著秦子琛,秦子琛就算準時五點下班,她也五點才能走,趕到學校,已經六點了,肯定來不及接兒子放學。

牽著兒子的小手,她有些得意的說:“媽媽表現好,今天老板給放了一天假。”

小家伙眼睛一下晶亮:“那如果明天表現好,后天也可以放假嗎”

“小小年紀怎么這么貪心”敲了敲兒子的腦袋,瞧著兒子小臉一下皺起來,小嘴也嘟上了,蘇昀蹲下身,細心的問:“怎么了”

蘇風皺皺鼻子,又咬了一口雞蛋餅,才說:“后天有年級聯歡會,我有表演節目。”

“你表演什么”

蘇風小臉一紅,搖搖頭:“你來看了就知道。”

“可是媽媽不見得能請得了假。”看著兒子瞬間失落的小臉,蘇昀又趕緊補充:“不過可以試試,媽媽明天賣力點,可能老板真的會大發善心,就算不能請假,唔你的演出幾點開始”

“聯歡會下午一點就開始了,我的節目,大概三點表演。”

“嗯,媽媽爭取一下,如果不能請假,就想辦法提前下班,一定來看你,好不好”

小風是個懂事的孩子,雖然很想媽媽來看他表演節目,但也不想為難媽媽,他小爪子抓住媽媽的指尖,不情愿,卻又語氣清晰的說:“如果實在不行,也沒關系。”

蘇昀一下子心都要化了,親了兒子臉頰一口,忍不住,又親了一口,再親了一口。

小風小臉紅紅,耳朵根都燙了,推了她一下,小聲嘟噥:“別人會看到回家再親。”

“撲哧。”蘇昀笑了。

起身,牽起兒子的手,她往馬路對面走。

她走得太快,因此沒看到,在她走后,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停在了小學門口的馬路邊,車內,一身西裝的男人推開駕駛座車門,站在原地,看了看蜂擁的校門口,半晌,瞧見了一個梳著小辮的小身影。

那身影也看到了他,立刻砰砰跳跳的跑來:“小舅。”

韓小蕎一把抱住自家小舅的大腿,仰著頭,**的臉蛋,兩顆酒窩看著又萌又甜。

秦子琛把侄女抱起來,清淡的臉上,露出一絲柔和:“今天上課乖不乖。”

韓小蕎立刻止不住的點頭:“乖,今天我舉手回答問題,老師給了我三朵小紅花,老師說湊到十個,可以換一支鋼筆。”說到這兒,她開始喋喋不休:“我還差兩個就湊齊了,如果不是蘇風下午英文課搶了我的回答機會,我今天就可以湊滿了。”話落,她小臉又是得意,又是惋惜。

秦子琛失笑,將侄女放進副駕駛座,給她扣好了安全帶:“蘇風轉校生”

“就是他。”韓小蕎玩著手指,嘟噥:“蘇風成績好,字也漂亮,老師和同學都喜歡他,可我不喜歡他。”

“為什么”

“因為小胖說他長得比我漂亮。”小丫頭年紀輕輕,對外貌就特別維護,她攥著小拳頭,摸樣憤憤不平:“蘇風又沒有梳小辮,也沒有戴蝴蝶發圈,怎么可能比我好看,小舅你說是不是”

秦子琛掃她一眼:“蘇風是女孩”:

:

006:秦子琛淡淡瞧她一眼

“不是,他是男孩。”

秦子琛:“”

話到這兒,韓小蕎又想起一件事:“小舅,后天我們學校聯歡會,你沒忘。”

秦子琛一怔,沒有作聲。

韓小蕎立刻跳起來,小爪子拽住舅舅的衣角,可憐兮兮:“爸爸媽媽都不來,你也不來嗎”

“再看。”扯開那柔柔軟軟的小手掌,男人隨口一聲,驅動車子。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