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105節

真好,真好。

這一家人,他看到女兒的孩子,也看到了兒子的孩子,似乎死也滿足了,人生也圓滿了。

可是,臨到死時,他好想活。他還沒和孫子玩一玩,還沒有和他一起聊聊,他那八年是怎么過的,還沒好好見見他的媽媽,還沒好好和子琛的媽媽好好聊一聊子琛和蘇昀

“小”舌頭怎么都伸不開,那個鶯字怎么都喊不出來,試了幾次,憋得臉通紅,他依舊喊不出來,最后只得放棄。他想讓她轉頭,再看一眼,最后一眼。

都說人在死的時候,是能感覺到死神的降臨,他感覺到了,很清晰。

“爺爺,別激動。”蘇風往前趴了趴,學著大人的樣子,給秦遠山順胸口,小蕎看到這樣,也加入行列。

秦遠山伸手想摸一下兩個孫兒的頭,手卻抬不起來,只是手指微抽。秦子琛連忙幫忙,拿起爸爸的手,放在兩個孩子的身,看著爸爸那艱難的樣子,心如刀絞。

更讓他心疼的是,他卻無能為力。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父親忍受病痛的折磨

抬頭看到父親的頭倒了下去,唇似乎還在微微蠕動,看那樣子是剛剛和蘇風說了什么。蘇風一知半解的樣子,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

父親目光微移轉到夏鶯的背,夏鶯似是受到了什么指使般,終于回頭,臉笑意盈盈,絕麗的臉龐化著精物的妝容,把皺紋和瑕疵都掩蓋了去,唇邊浮著清淺的笑容,國色天香。

秦遠山看著笑著,然后閉了眼晴,再沒睜開。放在兩個孩子身的手,也再沒拿下。

病房里,很靜,死一般的沉靜。

所有人都沒有出聲,生怕打擾了父親的寧靜一般。

半響過后,秦子琛把父親的手拿下來,放到被窩里,跪下,“蘇風,來給爺爺磕個頭。”

蘇風很聽話,勢跪在秦子琛的身前,隨著他一起,三個響頭。韓小蕎不懂,看著蘇風這樣,她也磕頭。

:

第314章 :突然很想聽你的聲音(一)

很快,只是在外面等了半個小時,里面的人便出來了,只有夏鶯沒有。

“媽媽。”蘇風小聲的喊著媽媽,很弱,蘇昀聽了有些心疼,把他攬在身前。

秦子玉無聲的哭了很久,這會兒已經不能自己。臉淚水早已淹沒,韓呈一手抱著小蕎,一手摟著她,朝著幾個微點頭算是打招呼,然后出去,等候。

這一次,目光放在安心的臉和其它人一樣,找不出半絲不該有的情緒。

高希凡道:“都去工作,該干嘛干嘛。”

一群護士和各醫生去自己的崗位。

“去我辦公室坐坐。”高希凡提議。

幾人一起去辦公室,高希凡拉著安心沒有進,他們可能需要談談。

辦公室很暢亮,高端大氣,桌和柜子都擺放的節藝術品。蘇昀把窗戶打開,吹進一些暖風來。

他和蘇風坐在沙發,都很低迷。蘇昀走過來,拉著他的手,一雙手握著,給他鼓勵,此時說什么都是多余的。

他回握她,側眸,深眸倒印著她清秀的樣子,眼波微轉,“謝謝。”

蘇昀笑著,搖頭,只要能給他一點精神的幫助,蘇昀已經很高興了。

親人的生離死別,必然是非常難過的。蘇昀和媽媽分隔那么多年,近20年,感情也沒有那么深,得知死時,都難過得不行,更何況秦子琛這樣的他向來情緒不外露,氣息的低沉和面部的消沉,已經說明了一切。

她微側頭,頭發掉到一邊,從下仰望著他:“我們娘倆兒會陪著你的,想哭嗎”

“對啊,我不會笑話你的。”蘇風扣著手指道,他也蠻難過,才剛剛認了爺爺,人不在了。

秦子琛看著這一大一小的人,忽然咧了嘴,手一摟把蘇風抱到自己的腿,傾身吻了下蘇昀,一氣呵成。

“我很難過、很難過。但是有你們在我身邊,是我莫大的支持。我不會哭的。”他看著蘇風,指腹撫摸著她的小臉,“爺爺走的時候很快樂,因為你在他身邊,因為你昨晚的那一聲叫喚,讓他爺吐出了污血,所以他走得沒有痛苦。”傾身親了一下兒子。

蘇昀靠著他的胳膊,很暖,也很心疼他。

人必有一死,不過早晚的問題。

可能在子琛的心里也早做好了這個準備畢竟秦遠山的病都是不好治的疾病,否則也不會走訪世界那么多個名醫,都沒見起色。

秦子琛伸手撫摸著她的臉,無限柔情:“對不起,目前我沒辦法讓你去我家,甚至”

“子琛,我明白的,你不用說我也知道。”

夏鶯不松口的一天,蘇昀進不了秦家。接下來的入葬,蘇昀一樣不會參加,蘇風是自然要去的,她無所謂,真的,只要秦子琛愛著她,愛著他們的孩子。

秦子琛當著蘇風的面,吻住了蘇昀,吮著她的唇,很輕很輕。那種力道,似乎在說著他的為難,以及對她的歉意。

蘇昀回應,她不在乎。

罷。

秦子琛伸指,擦著她水潤的唇瓣,“我會和兒子做個親子簽定,這個簽定是給我媽媽看的。可是目前我還不敢讓我媽知道這件事,只有我爸,我知道。不要誤會,我不是不想你們的身份召告天下,而是我怕我媽知道,會把蘇風掃到秦家,給他改名換姓。而你”

他頓住,眼神很認真:“小昀,我只要你,不會拋棄你,不會不要你,我會和你結婚,和我們的兒子生活在一起。”

這是他的表態。

蘇昀鼻頭酸酸的,這個男人,對她的各種態度,讓蘇昀不得不愛。一旦愛了,全心的愛。

吸吸鼻子,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好,我會努力讓伯母接受我。”

他薄唇輕輕的一聲,似在贊賞她。

“可是今天蘇風去見了伯父的最后一面,伯母必然會質問你的。而且待她靜下來,看到蘇風和你小時候那么像,肯定會懷疑。”那樣她會知道蘇風,然后會把蘇風帶回去。

“半個月之內,我媽是沒心情管這些事的,待她緩和一些,我想我手的事也該辦完了。”秦子琛目光拉遠。

什么意思

三天后。

蘇昀照常班下班,只是多了一個司機。到底是誰害的她,到現在依舊沒有什么進展。有人照顧孟墨,蘇昀去過幾次都是在門外,或者問一下主治醫生他的情況。

李利除了行動不便之外,其它一切都好。

三天來,還長胖了一斤。

今天是秦遠山塵歸塵土歸土的日子,蘇風必然會去,高家和唐家都去了。

莫名的,蘇昀班都在心神不寧。

同事倒是沒有在說她的壞話,但依舊懶得和她說話,所以在公司也是只身一人,偶爾林友會來竄門。部門很近,門貼著門,不像以前在秦氏,部門之間,隔著好幾層樓。

“蘇昀,咋了,還在想那天的事呢”快要下班時,林友又跑來。那天她也是嚇了一跳,出個差,差點整出點人命來。要是因為這個,把秦氏總裁女朋友的命都丟在了那里,那還得了

江原真估計要跳樓了

“不是,哦對了。我忘了給你轉錢,我用微信轉給你。”醫藥費和給那司機的損失費,一共三千五,數量不多,但是也頂在這里大半個月的工資。

“不用不用,我也有責任嘛,我們一起出差卻碰到那事。”林友的真實想法,反正她得跟著蘇昀混,說不定以后能見著秦子琛,然后一個賞識,給她一個什么指點,她也能發財。

蘇昀打開微信,依舊把錢轉給了她。

拿著手機才想起來,她要買手機,把這個還給孟墨的。這幾天心神不寧,把這事給忘了,可是現在用了好幾天,總不能再給他。查它的市場價,近八百。

蘇昀打開微信,才發現孟墨沒有微信,這個手機里面也沒有他的號碼。

“那啥要下班了,我們一起走唄。”林友提議。

“好啊。”對方那樣說,蘇昀也不好拒絕。

下班,司機來接。

依舊是蘇昀的蒙迪歐,但有專職司機來接,怎么著都讓人感覺到有面子。

“你住哪,我送你。”蘇昀碰了碰她。

林友報地址,“謝啦。哎,不過依你的身份,不是應該整個阿斯頓馬丁,邁巴赫什么的,這樣才顯得財大氣粗啊。”

“多俗。”

“俗點好啊,我也想俗,但是命苦俗不了。不過,這也足以看出秦總的低調內涵。”

嗯,他是挺低調有內涵的。

窮人開個小家車,是窮,買不起豪車。有錢人開個小家車,是低調。這年頭,錢,真是個好東西。有錢都決定了別人用什么眼光看你。

把林友送到家。蘇昀讓司機把車在前面停一下,她去取錢。

把卡**at里,看看還有多少,一看嚇一跳,這是她的卡嗎是不是拿到了秦子琛給過她的無限的信用卡,可是不對,他給的還在錢包,自去年回來還從來沒拿出來過。

這這一數,七個數字她隱隱記得,她的這張卡的余額是不超過五位數的。這年頭賊多,所以這張是活動基金卡,錢數不多。存的錢都放在別一張卡,很少很少拿出來用。

莫名其妙多了這么多錢,她不敢取。想起前兩年出現過的,一市民看到卡莫名多了幾萬塊,然后取了一些用,最后卻入了牢。不過幾萬而已,她這可是幾十萬,更不敢取。

:

第315章 :突然很想聽你的聲音(二)

退出卡,只好拿另一張不常用的取了幾千,車,數了八張給司機。

“麻煩你,幫我把這些錢拿到醫院給孟墨,說是給他手機的錢。”

“行。”

半路安心要來,又去接了安心。蘇昀以為安心會去追悼會的,便問:“你沒去”

“也不看看幾點了,早結束了好嗎那小子跟著秦子琛一起,有了爹忘了娘。”安心咬著牙,一幅吃醋樣。

“夏鶯沒問蘇風怎么在那兒嗎”

“拜托大姐。今天的追悼會,唐家也去了,唐玥唐泉范以煙,這種之輩,秦子琛敢讓蘇風臺嗎萬一他們起個歹意啥的,不整你了反倒整起蘇風來,誰受得了。秦子琛沒讓蘇風出現,只是在房間遠遠的對著靈位磕了幾個響頭。其實他也怕,你被整牽連到孟墨受受傷,秦子琛肯定懷疑是唐家人干的。他不能冒這個險,老子剛死別又把兒子給賠了進去,你以為他不怕不怕君子怕小人。”

蘇昀也長嘆氣,可能這樣是最好的選擇。蘇風在現在這個時機還真是不好公開,否則唐玥怕是不會罷休。

她最近都不得安生,都還沒找到兇手呢。

“想想也真是可憐啊爺爺死,作為孫子的小風,都沒能在現場。”

蘇昀沒說話。

安心把蘇昀的手拉過來,各種**:“不過他們秦家也算撿了個大便宜了,什么財和力都沒出,白得這么一帥小子。蘇風能在秦遠山死前,在他身邊,他們家該偷笑了。”

蘇昀側頭看著她揉著自己手的樣子,那種猥瑣樣兒

“你干嘛”

“哦,今天高希凡那個王八蛋一直拉著手,是這種揉。我在想揉著女人的手,到底是個啥感覺,讓他們男的這樣愛不釋手的。”

“啥感覺”

“軟綿綿的,有點惡心。”

蘇昀:“”

回到家,餐桌已經有飯菜香,阿姨又來班了。一看到蘇昀和安心各種客氣和恭敬,職業素養非常好。

蘇昀和安心吃完晚餐,又聊了一會兒才各自入睡。

空蕩蕩的房間讓蘇昀倍感空落,蘇昀也不在,他也不在。四周窗戶也都封得緊緊的,數次拿起手機給,又猶豫著沒有把短信發出去。正在做激烈的思想斗爭時,他來了短信。

害怕嗎

簡短的三個字,他一貫的作風。

不怕,你怎么樣

你應該問兒子怎么樣

蘇昀靠在枕頭,盯著手機,開始發笑,他跟你在一起,我不擔心,你會保護好我們的孩子。

我們的孩子秦子琛的目光緊盯著那幾個字,驀然覺得心里麻麻的。我們,我們的孩子,這是一種最幸福的告白,他們兩人的結晶。誰說女人不會說情話的,只是簡單的話,讓他想狠狠的吻她。

蘇昀錯愕呢,他怎么半天沒回信息,正想著,他的電話打來了。

“怎么又打電話了”她輕笑,很輕的笑聲,傳到了他的耳朵里,格外的動聽。

“突然很想聽你的聲音。”他站在陽臺,在半山俯瞰這個城市的姹紫嫣紅,晚風吹起了頭頂的發,狂亂著性感的迷人。

蘇昀抿了下唇,不想把自己的笑聲泄露出去,他的話,的確讓她心花怒放。可是在這樣的夜晚,他是悲傷的,不能笑。

“快去忙你的事,我在這兒等你。”

“好。”他深眸半瞇,出聲暗啞。

今晚他和蘇風守靈,床蘇風已經睡著。他走過來到他的身邊,看著他帥氣的小樣兒,很心疼。今天真的是委屈他了他不能高調,不怕賊偷,怕賊惦記。盡管他想過,唐玥不敢那樣做,可是他真的不能確定那是不是唐玥做的。

差點毀了蘇昀,又毀了他一輛車,又傷了孟墨和李利,損失太大。

這是一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是夏鶯。

蘇風今天要出現在公眾視線,母親沒心思問,但外界絕對會刨根問到底他不想撒謊,不想再隱藏。可要是把事實公布,媽媽會接受不了,依著她的性格,要蘇風,絕不會要蘇昀。

所以今天蘇風來,誰都不知道,只能委屈一下他。

“寶貝,再忍一忍,爸爸一定讓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兒子。”他低喃,拍拍他的背,讓他睡得更鄉。

叩叩有敲門聲蘇風受到干擾,眉頭皺了一下。

秦子琛頓時眉色斂起,關燈,開門。

燈暗了,屋里面是什么都看不清的。

“子琛哥,我以為你睡了”唐玥的胸前還帶著一朵白菊花,穿著倒也算是得體。

“以為我睡了還來敲門有事”他啟口,不留余地的反擊看夠了蘇昀的嬌羞玲瓏小樣兒,越來越看不慣唐玥的矯情做作。他知道,唐玥離開他,是另一種面貌。

戲演得再好,在他面前,也是個渣。

唐玥的臉色頓了頓,又笑著:“今晚子琛哥守夜,我想來陪陪你。”

秦子琛把門關,帶緊,朝外走,到樓下客廳。

他走在前面,家居服下的健碩身材若隱若現,修剪得精致的鬢角,頸脖的弧度,寬腰窄臀,行走間都是男性超強的荷爾蒙,似乎有一種磁場在吸引著唐玥,不由自主的想靠近他。

近半年未見,子琛哥越發迷人。

如果當初爸爸沒有把她送走,而是幫她從蘇昀手里幫過他來,那么這個男人,是她的了。

無論走在哪兒,子琛哥是榮耀,是面子,人人吹捧的面子。

唐玥忍著心里的悸動,暗暗欣賞,眼里愛意噴薄。

秦子琛坐在沙發,翹起二朗腿,整個人慵懶又金貴。目光不咸不淡的朝唐玥掃去:“想聊些什么”

客廳里一個人都沒有,很靜,只有耀眼的燈火通明。她坐在秦子琛的身邊,伸手環著他的手臂,“子琛哥,我出國進修好幾個月,很想你子琛哥,我知道我做錯了事,我也反悔了,我知道我錯了,我也這么長時間沒出現,你會原諒我嗎”

秦子琛幽涼的視線掃過放在他胳膊的手,唐玥一縮,倏地放開。

他忽地一笑,顛倒眾生:“當然,你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小妹妹,而且你也道了歉,我怎么會怪你。”

“真的嗎謝謝子琛哥。”唐玥一個興奮又抱住了他的胳膊,這一次把臉也靠了去。

秦子琛終究是沒忍住:“手放開”氣息很冷。

唐玥啊了一聲,松手,并往后退了一步,他的氣勢很冷冽,她有點怕。

“玥兒最近談男朋友了”秦子琛并未繼續發怒,道。

“沒有,玥兒只愛子琛哥一個,不會談男朋友的。”唐玥趕緊表態。

秦子琛勾起薄唇,目光深處一抹鄙夷:“那是一夜,情了。”

什么

兩秒后,唐玥猛然掀了掀衣,低頭,鎖骨下方一點一個清紫色的吻痕。她一咬牙,該死的都說了不要留下痕跡,居然還是

頓時,她啞口無言,唇張了又張,又不知說什么。

“談男朋友沒有錯,床也沒有錯。但是你和他著床,口口聲聲說愛我不對了。”他轉頭看向唐玥,眼眼里毫無溫度:“我看著你長大,絕對不會讓你吃虧。也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改天我會像你父母說明,你待嫁的迫切。”

起身,再沒看一眼,離開。

唐玥看著他偉岸的身軀,腦子一熱,猛然撲了去,從后面抱著他。

哭喊:“子琛哥,我不嫁人,我不嫁人,你不要說。我愛你啊,子琛哥,我只愛你我和那男的只是親了,沒有做。子琛哥,我蘇昀更愛你的”

“放手”他再一次冷呵,這一次,如風雨襲來。

唐玥身子一顫,放了。

他回頭,居高臨下的看著唐玥:“我愛她,和別人睡了,我都要我不愛她,她是處,我一樣不屑”

:

第316章 :我的寶貝,你穿不穿都好看(一)

畢,再沒看唐玥,樓。

燈光熠熠,落在地的剪影高大帥氣,唐玥咬碎了牙。

也不再待在這兒,拿著車鑰匙,開車出去。

伊桑小酒店。

唐玥坐在沙發,滿身戾氣,正在氣頭之。

“唐姐,那個又怎么了最近我們可是很聽話沒有去招惹別人,老老實實待著呢。”于良軒坐在她的身邊,拉著她的手,討好諂媚。

從秦子琛那張臉轉到這張臉,她只覺得惡心。

抽開手,斜昵著他。想到次她在這兒喝了幾杯酒,然后和他一進意亂情迷,互相摸了幾把,盡管沒有走最后一步,唐玥依舊覺得臟。

“唐姐你說話啊,有事您吩咐,我和兄弟們一定給您辦好。”他伸出幾個手指頭,朝唐玥越靠越近

“離我遠點”唐玥聞到了他身的煙味,反感

“好好。”于良軒立刻道。看著唐玥輕薄的衣,呼之而出的胸前風光,以及衣服沒有蓋全的吻痕,不禁心猿意馬,真想再嘗嘗那柔軟的觸覺。

唐玥頭靠在沙發,頭悶疼的,嗓子干癢,“把你次給我弄的止頭痛的藥,拿來。”

“好好,唐姐你稍等。”他起身去倒一杯開水,從桌子的下面摳出一小包的粉末來,倒了小半袋,著水,遞給唐玥。

“我給你揉揉,唐姐。”未等唐玥答應,他坐在唐玥的后面,揉著她的太陽穴。唐玥喝下藥,經由他的按摩,倒真的是沒什么疼意。只是有些暈眩,似乎很累。

搖搖腦袋讓自己清醒清醒,“行了。過兩天等我想好了,會找你們的。沒事兒,幫我多監視一下姓蘇的。”從包里抽出一疊錢甩到桌子,離開,步履搖晃。

于良軒也不管搖晃的唐玥,捧起桌的錢,像是看到他的親爹親娘。唐玥喝過的杯子,還剩一些渣,他眼前像充了血一樣的撲去,一口飲盡,然而這點渣怎么能盡光,走到柜前拿出粉末,倒在桌子,爬在面,吸食。

那個藥很能止頭痛,但喝了之后便會泛困,唐玥不能在這兒睡,她得回家,在酒店里拿了一杯冰水,一口入吐,沁涼稍微緩解了困。開車,回家。

家里一個人都沒有,空落落的。

唐泉必然是去鬼混,爸爸和媽媽從出了秦家,不知去了哪里。唐玥回房,剛躺在床,樓下傳來引擎的低吼。

不多時,媽媽來,敲她的門。

“玥兒,寶貝睡了嗎”

唐玥迷迷糊糊,“睡了。”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