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107節

“不是,關于你的,我什么都愛。”她正兒八經的回,過了幾秒,看到他唇邊的放意放大,她才反應過來他指的是什么,頓時:“秦子琛,你有點節操好不好”

他張嘴,一竄笑意滲出,很開朗,在狹小的廚房兩個人正愉快,歲月正靜好。

當年蘇昀是醉得稀理糊涂,可是秦子琛卻是清醒的。他能和蘇昀床,多半也是有些好感的。哪怕是第一次見,哪怕她的醉態多么的勾人,秦子琛該有的自制力依有。

初次見面,哪怕不是愛,哪怕有好感的只是那張臉,在這個看臉的社會,也是一種喜歡,畢竟那時的秦子琛,已經閱女無數。

秦子琛收起笑容,認真的做面。

蘇昀指點,什么時候下面,面會較好吃,肉什么時候放,等等。

十分鐘后,面好了。

秦子琛盛了三小碗,放在餐桌,香氣還是有的,顏色也挺不錯。蘇風也是真的餓了,面一來撲了去,只吃了一口,便眥牙。蘇風輕叩桌面,眼晴朝他掃去。

蘇風明白了

秦子琛在廚房洗完手出來,母子倆已經吃了,雖然沒有狼吞虎咽,但是那幅吃相,也算讓他滿意。

他在這個家里,也不是第一次做飯了蘇風也不是吃第一次,但面還是第一次。

“好吃嗎”他落坐,拿筷子。

蘇昀吞掉面條,“這是我人生吃過最美味的一碗面。小風,謝謝爸爸。”吃過兩次他做的,一次有安心在,她沒有好好品嘗,一次是從車展回來之后,她更沒心思。

“謝謝爸爸,好好吃,湯好好喝。”蘇昀舔著唇,意猶味盡的樣子。

“不謝,想吃的話,爸爸只要有時間我給你做。”

“呃爸爸不要辛苦,我媽媽時間較空閑,讓媽媽坐。”蘇風的這個腦袋瓜子也是很聰明了。

然而他的道行哪能得過秦子琛,他怎么會不明白。拿起筷子,嘗了一口,眉皺了起來,面是糊的,肉太老,沒有鹽,全是蔥花和香油的味道。

蘇昀看著那樣兒,咯咯直笑:“多吃兩口好了。而且啊,我和兒子吃的不是味道,而是你的誠心。”

“對啊是,爸爸,你看我都吃完了。”蘇風喝了一大口湯,碗里真的沒剩什么。

秦子琛很欣慰,“謝謝兒子,吃完休息一下,然后睡覺。”

“好的,我去拼圖。”蘇風又跑去客廳折騰拼圖。

蘇昀沒吃幾口,并不是吃不下,而是真的不餓,也沒有半夜吃宵夜的習慣,女生嘛,控制體重很重要。

“吃不下給我。”他伸手把她前面的碗拿過來。

“不要。”蘇昀阻止,重新搶過來,“我只是不餓,我沒有吃宵夜的習慣,而且這是秦大總裁親手做的,我有點受寵若驚。”

秦子琛眉目清朗,微笑:“給你兩個選擇,吃面,或者吃我。”

什么

這個大流氓,節操碎成渣了嗎

她咬牙,吃面。

結果吃太撐,蘇昀不得不在屋里散步半小時,待床時已經十二點,蘇風早已睡著,秦子琛坐在床頭看雜志,很認真的樣子。

她走夠了,床,窩在他的身側,“不困”她一看,秦子琛居然在看房子。

面各種介紹和圖片。

又問:“你要買房嗎”

秦子琛翻頁,“我們結了婚,自然要買套房做為我們的婚房。本來已經委屈你了,在物質我想給你最好的。”

“這里我覺得蠻好的,雖然小,但是每一間房都用得,有家的感覺。”她對物質真的沒有太多的要求,夠用,有急事時,有用的,只這兩點行。

“我堅持。”她拒絕是她的事,他買不買是他的態度,態度不能少。

蘇昀沒話說了,她似乎也不能左右他的想法。

雖然是禮拜六,但是蘇昀還是要班,沒辦法,不像大公司的體制完善。

早起床給他說這件事時,秦子琛皺著眉,只說了一句:“我不會把你控制在家里,但是這份工作起碼你要工作的開心。如果不開心,回來,我養你。”

蘇昀覺得,可能真的在她18歲那年,一個幸運雷劈到了她,睡了秦子琛,又好巧不巧的到了他的身邊。

我養你,在這個年代,多么的**人。

依舊有司機接送,秦子琛不放心她。

關于那天的那個人,好像消失了一樣,杳無音訊,也沒有半點頭緒,蘇昀也不敢再去那個村莊查看,有后遺癥。

好在到了公司,林友也在。

全公司辦公室里的人一共只有三個,還有一個是公司副經理,加班。

午客戶送工作人員的衣服過來,淺灰色,款式也那樣,稍土,左角的口袋印著一個大大的波里。下午工廠里的管理人員來領衣服。

一天也這么過去了,真的不累,也沒有緊張感,也沒有壓力。

臨近下班時,林友來竄門。

手里拿著一份單子:“小蘇小蘇,我們是第一披去醫院體檢的人唉。”

蘇昀正在整理檔案,“什么體檢。”

“你才來不知道,公司每年都會給員工做體檢,這個福利很少有公司有的,是全身檢查。名單下來了,你沒收到嗎”

蘇昀這一天都在做檔案管理,沒有開過郵箱。

打郵箱,里面有好幾封未讀郵件。最面的是關于通知全公司人員去醫院做全身檢查。

“我們江總摳雖摳,在這方面還是很人性化的。工人如果查出病來,只要不是傳染病,他都會讓他繼續工作,然后給他報銷百分之三十的醫藥費。我在這兒工作了兩年,是看在他這一面,不然,我早閃人了。”

報銷百分之三十,的確是不錯。

這個福利,基本找不到這樣的公司。

“禮拜一,心醫院,我們去檢查,第一批。”

心醫院是小醫院,人少,不用排隊,不一醫院的權威,但也可以了。

下班回家。

天氣越來越熱,蘇昀在公司的自動售賣機里買了兩瓶冷飲,一瓶給了司機。

“孟墨的傷怎么樣了,你有去醫院嗎”她問。

“我昨天沒有時間去,今天才到醫院,把錢給孟墨,不過他沒接。”司機把原物又遞給她,“孟先生說,他不需要你的這筆錢,手機是賠你的,他說他也不差這點錢。”

蘇昀接過,放在包包里,孟家自然是不缺這筆錢的,可是這個手機,來得有愧,孟墨本因為她受傷,說什么賠。

“孟先生的傷也蠻好,基本呆以下床活動,畢竟年輕,恢復得快。”

那好,那好。

蘇昀沒再說話,心里面對孟墨總是虧欠的。其實基于一個老朋友,一個被他救的人,蘇昀很想去醫院看看他,沒有任何男女之情的那種探望,但是那天孟墨說了那樣的話。

沒事少在他面前晃悠,她又猶豫了。

給安心發信息,讓她去看高希凡的時候,順便去看看孟墨。

到達小區樓下時,司機猛然道:“蘇小姐,你有沒有剛剛有人在跟蹤我們”

蘇昀搖頭,心里又泛起了嘀咕,那人又來了嗎

“是我看錯了還是我想多了”他撓撓頭,“反正蘇小姐沒事的時候呆在家,不要出門。秦總已經交代過門衛,要嚴加安全管理,有什么需要告訴我,我給您送過來。”

“謝謝。”

“不用客氣,拿人錢財,自然要把事辦好。”他靦腆一笑,出門。

蘇昀發現秦子琛用的人,對他真是各個衷心,當然這里面也有可能是他舍得甩錢,也可能真的是眼光毒辣。

樓,蘇風不在,拼圖還在客廳的地,她連忙給秦子琛打電話,那一頭很快接起。

“媽媽,我在游艇,爸爸帶我在玩,我們不回來吃飯了,媽媽拜拜。”立馬掛了電話。

蘇昀:“”

這對父子,不得了啊。

心里冒著酸泡,他們感情這么好,有一天夏鶯要蘇風選擇一個時,他會不會毫不猶豫的選秦子琛這個小沒良心的。

:

第320章 :真想……把你就地正法(一)

又是一個人,蘇昀做了一碗面,把家里好好收拾了一下,然后洗澡。

出來擦頭發時看到盒子里剛剛取下來的小戒指,那小小的璀燦,不禁咧嘴笑開,嬌柔印于眼底。拿起來在手端詳,模樣并不大,但卻很耀眼。瑪麗蓮夢露說過,只有鉆石才是女人最好的朋友,在那顆小小的石頭里,女人能看到自己一生最美麗的夢。

當她對安心說,沒想過嫁給秦子琛時,沒過幾天他拿著這顆鉆石到她的面前他用著很深隧認真的模樣說嫁給他,蘇昀還是沒能抵抗那種**,可她也不后悔。因為喜歡,所以當他說出那句話時,她想也沒想的答應了。

從盒子里拿出來套在手,她的手小小的,本白皙,有了戒指越發好看。指甲圓潤,恰到好處的粗細,迷戀的看了幾眼,敲門聲響來。她跑出去開門,他們回來了,兩個人都穿得很隨意休閑的樣子,豐神俊朗的。

“媽媽,我今天最開心了。”蘇風高興得很,從爸爸手里拿過小袋子,里面各種食物和玩具。

秦子琛眉眼柔和,心情也很不錯的樣子,“自己去洗個澡,然后趕緊睡覺。”

“好的,爸爸。”蘇風笑著喊了一聲,提著手里的東西進了臥室。

蘇昀站著沒動,手里還拿著干毛巾,有一下沒一下的擦著頭發,看著兒子跟朵花似的飄了進去,從進來都沒怎么跟她說話。

嘖。

他摸了下她濕濕的頭發,勾唇,“班累不累”

“不累。你們玩了什么”

“很多。”他言簡意駭,進屋洗澡。

蘇昀燒了點開水,燒開,晾兩杯,一會兒給他們。

蘇風洗完澡穿了一件背心和短褲又飛了出來,手里拿著一頂海賊帽,“媽媽,我今天去了游樂場,然后爸爸又帶我去了他的游艇,**”

小臉因為興奮到現在都是紅撲撲的。

蘇昀坐在沙發,“你們出去玩的時候,怎么沒喊媽媽”

蘇風想也沒想的,“你不是要班嘛,肯定沒時間。”

蘇昀咕嚕著,沒說話。

“哦對了,媽媽,我今天還和爸爸一起去看了房子,那兒有一個超大的游泳池,我特別喜歡,但是我不要,因為離干媽太遠了所以我們又看了一個又有游泳池又離干媽近的房子。”

蘇昀側頭,頭發掉下來:“你又不懂,爸爸買房子難道還聽你的”

“對啊,我說我想和干媽住在一起,爸爸說他可以考慮。”

蘇昀悶悶的,“你在他心,這么重要了”

蘇風爬過來,小俊臉抵著她,驀然醒悟一般,“媽,你吃醋啊”

“沒有。”

“哎呀,不要吃醋。到時候我們家裝修全聽你的意見,我爸只管給錢。”他負責定房子。

蘇昀長嘆氣,把蘇風扶好,正色:“蘇風,買房子不是小事,動輒幾百萬,怎么能聽你一個小孩子的意見。這件事你爸爸作主,你不要胡說八道。爸爸天天班掙錢很累,知道嗎”

蘇風搖晃著腦袋,“媽媽,你天天班也很累啊,我們住好一點,為啥不行。”

蘇昀猛然板著臉,呵斥:“瞎說什么,這話讓你爸爸聽到他會不高興的,誰教你的”

蘇風諾諾的沒說話,蘇昀不用細想,也知道是安心教的。

“嗯我怎么會不高興”身后有聲音傳過來,接著一抹清香,旁邊的沙發也陷了下去。

她側頭,看到他拿著浴巾正在擦著沒著水的頭發,那五官很深隧,剛洗完澡毛孔細得幾乎看不見,浴袍下突出來的鎖骨,和隱隱健碩的胸肌,性感得噴鼻血。

蘇昀不著痕跡的回過頭,猛喝了一杯水。

腰猛然多了一只大掌,“我不會不高興,本來這也是我心所想。給你好一點的生活,讓你住好一點,我們住大房子,到時候也會有人照顧我們的起居,你不用辛苦。班的話,你想,多接觸一些人,多經歷一些人生經歷,我并不反對。”

“嗯嗯,爸爸,你真好。我們要住在干媽的旁邊,到時候她生出來的妹妹,能到我們家玩。”蘇風連連點頭。

秦子琛寵溺的的拍拍他的肩。

“我是怕你太寵他,對他太好,買房子都要聽取他的意見,這不太好。”那番話讓蘇昀很感動,臉禁不住的笑了出來,掩不住的甜蜜。

秦子琛看著蘇風,又把目光轉向她:“不過一棟房子而已,不礙事的,我有分寸,不會把他寵壞。”

不過一棟房子房子、而已

口氣真大有錢,氣粗。

蘇昀咋舌,卻也只有傻笑的份兒。

蘇風打開電視,很客氣的把搖控遞給秦子琛,“爸爸,你想看什么。”

“我不看,你問你媽。”

蘇風拿過搖控,想了想,朝沙發一坐,“我媽肯定不看”然后調到了少兒頻道,自顧自的看。他看得很認真,很入迷,隨著情景一起哈哈大笑,這是個喜劇動畫片,笑點很多。

秦子琛在看雜志,偶爾的掃兩眼,不經意的也會唇角飛揚。

蘇昀倒在他的腿,看各站新聞。

小溫馨在小客廳里漫延,一家三口,簡單的小幸福。

“爸爸,我也要倒。”掰開秦子琛的頭,也倒了下去,學著蘇昀的樣子,一邊一個。“媽媽,你往那邊去點,抵著我頭了。”

蘇昀:“”默默的退了退。

“爸爸,我腿癢,你給我撓撓。”蘇風翹起腿,小腿處起了一個紅色的小豆。秦子琛把他的腿拿起來,瞄了幾眼,拿起桌的醫藥箱,找到消毒藥水,擦了些。

動作很輕柔,慢慢的,小心翼翼。

蘇風依舊看動畫片,笑得前俯后仰。

秦子琛擦完,注視著他的臉好一會兒,道:“果然是自己的孩子怎么看怎么好,真帥。”

蘇昀掀了下眼皮子,好笑:“秦大總裁,不帶這么夸自己孩子的。”

他終于把視線移了過來,伸手撫過兩頰邊的細發,問:“為何不能”

“王婆賣瓜,自賣自夸。”她把手機放下,這樣倒著看,他的眉宇間還真有一股夏鶯的傲勁兒,帥得飛起。

“我的孩子當然也是非同一般的”他低頭,附在她的耳邊,暗暗的,“種好。”

蘇昀目瞪口呆,這個人真是,節操成了負數

到了要睡覺的時間,蘇風遲遲不想進房間對于兒子,蘇昀當然明白他在想什么,于是進房拿了床被子去了安心的房間。

蘇風拉著秦子琛的手,撒著嬌:“爸爸,我想和你睡嘛,好不好嘛。”

秦子琛失笑:“你是個男子漢,不要撒嬌,把舌頭捋直了,好好說話。”

蘇風唇一咬,“我想跟你睡”

秦子琛笑意加深,小樣兒。伸手拉著他的手,到房間。蘇風喜笑顏開,鉆進原本屬于蘇昀的被窩。秦子琛也床,哄著他睡。

和蘇風淺淺的交談幾句,他困意來襲,今天玩得很累,很瘋。

看著蘇風,秦子琛心頭漸軟。原來小朋友對他撒嬌,心里頭有那么多情緒,得意嬌傲,他肯放下芥蒂,對他放心,對他產生依賴。哪怕他已經是個大男孩,拉著他的手,沖他靦腆的撒嬌,他心癢難耐的想盡一切想對他好,所以當蘇風對他說想住在干媽的旁邊時,他怎么會拒絕。

下不去那個心。

:

第321章 :真想……把你就地正法(二)

蘇風側躺在床,嫩嫩的小臉被擠成一團,這么小眉毛顯濃,神韻很像他,這樣側面看,從耳后到下巴,線條像極了他。 他突然想到有一次和高希凡他們出去旅游時,高希凡未說完的話被安心打斷。

當時他隱隱已經猜到了高希凡要說什么,但并未多想,后來又被蘇風一句我和秦叔叔當然像啦,我們都是小蕎愛的男人而化解,如果那時候讓高希凡把話說出來,如果那時候他真的起了疑心,后來不會有那么多事。

執起蘇風的小手,沒什么肉,瘦瘦的,已經有個小男子漢的樣兒,心里很滿足很滿足。他想象不到,18歲的蘇昀只身去國外,一個人是怎么生存下來,并生了蘇風。

明天是和蘇昀領證的日子,心里是激動卻也是擔憂的。

等媽媽回來,等她緩解心情,必然會問蘇風的來歷,到時候她會怎么辦。打從心眼里,挺為難,真的。可是他也知道,這一步,盡早要走。

起身給蘇風蓋好被子,空調調到最佳溫度。

去側臥。

燈光很暗,床頭的燈點頭,她窩在被子里已經睡著。他走過去,躺在她的身側,把她的頭發攏到一邊,以防壓著她。他一直喜歡她披著頭發的樣子,烏黑柔亮,自然直,直達腰部,微仰頭,沖他微笑時,那唇紅齒白的樣子最是勾人,清純卻又有一種該死的嫵媚,讓他想吻她。

伸手,把她攬過來。

睡夢的蘇昀,似乎是習慣性的朝他偎了偎。

薄薄的睡衣,微敞開,又加這半暗的燈光,營造出一種猶抱琵琶半摭面的**,那樣若隱若現,像一根羽毛有一下沒一下的撩著他的胸膛,癢得難忍。

低頭,狠狠的吻住了她的紅唇。

“唔”蘇昀輕嚶嚀,鼻翼間聞到熟悉的味道,便隨他而去。

終究是特殊時期,頂多也只有吻吻。

吻夠了,她睡得還香,他倒是一身火,罷罷罷。平息一下孽火,睡覺。

一大早,蘇昀醒了,他還在身邊。

他什么時候摸進來的,她竟不知。起來洗漱,做一個簡單的早餐。

早餐做完,秦子琛已經起床,因為是睡在側臥,沒衣服。他得去主臥換衣服,洗漱完,蘇風也醒了,看看周圍,猛然朝床一躺,嘆:“爸爸,你又去找媽媽了。”

“嗯快起來,媽媽已經把飯做好了。”

蘇風一個鯉魚打挺,爬起來換衣服。

吃早餐。

蘇昀想著今天的日子,還真有幾分緊張。可能是因為這股心情,所以連飯也沒吃多少,禮拜天不用班。

“兒子,一會兒我讓李叔叔接你去和小蕎玩,學游泳,我和你媽媽有事。”

“行。”蘇風倒是無所謂,是他不會游泳,小蕎會他要當著小蕎的面學的話,小蕎肯定會取笑他,但他一個男子漢,忍了。

飯后,收拾收拾一起下樓。

蘇昀特意對著鏡子打扮了一下,化了點淡妝,穿著適宜。李利過來,把蘇風接走。他們倆,直奔民政局。

因為是禮拜天,所以民政局的人都沒有班,秦子琛特意安排的工作人員,只此他們一對。領證很快,十分鐘,九塊錢,一生便已經和另一個人綁。

出民政局時,蘇昀看著手里的紅本本,有些恍惚。

后背有人跟進,從后方把她抱住,“看得這么入迷”

目光落在結婚證,翻開,是他們倆的合影,下面是工整工正的字體

指間撫在面,有輕微的發燙,“我在想萬一要是把這個本本公開,我是不是景天市所有女性的公敵”

“所以,你要好好把握我。”他低笑,聲線震耳。走過來拉著她的手,十指緊扣。

蘇昀淡笑。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