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12節

他挑眉接起:“嗯”一個單音,言簡意駭。

“多年不見,你說話還是一樣簡單。我剛從a市回來,昨晚被一個丫頭騙子忽悠了高速,然后途又發生了點事情,現在剛回。有空喝一杯”孟墨打著方向盤,俊朗的臉因為夕陽的朦朧而變得迷離,頭綁著繃帶,繃帶滲出點點血絲。

秦子琛與孟墨的確很多年不見了,小時候也算是一起長大,只是后來,孟家發生了很多事,孟墨便出了國,之后再沒回來。

老友相見,他自然允之。

“不了,有些事情,改日再約,我”

“吃飯啦。”門被推開,探進一個小腦袋,聲音不大不小,很輕脆。

恰好這聲音被孟墨聽去了,哪怕是隔著電話,依然讓他渾身一顫熟悉的嗓音,輕脆帶著柔膩,是他聽過是好聽的聲音。掛了電話,他開車便往淺水灣駛去。

孟墨第一次見蘇昀的時候,蘇昀才三歲,他也才六歲。

小孟墨心里有一株芽,那棵芽叫蘇昀,一個很符合他對于妹妹幻想的小姑娘,后來,大了,這種記憶漸漸忘卻,卻在美國時,又被勾起了,是一個跟小時候的蘇昀,長得非常像,也同樣可愛的小男孩,他叫蘇風。

之后,孟墨看到了蘇昀,這個很久很久沒見的小女孩,已經長大了,并且,未婚生子,有了一個孩子。正好他有一個兒子,他覺得他們是絕配,可不想

:

第65章 :跟我們去警局

他一路狂奔,心里頭憤怒到了極致

闖紅燈,超速,最后被警察狂追。孟墨從后視鏡看著兩輛警車,他薄唇勾起,冷笑

減速,在他們跟來時,他把油門踩到了底,如箭一般飆了出去警察傻眼,心道:這小子好狂,今天不追到你,才見鬼了

繼續追

頭有熱流滴下來,孟墨一摸是血,去a市因為救一個被差點qj的姑娘而被人揍了,好在他把對方揍得住院了。又在警局里待了一夜,去吊了水,現在才回。

他怒罵一句,不想玩了,頭要炸了。

減速,方向盤打死,加速,剎車嘎,車子穩穩的橫在了路間

速度太快了警車為了避閃,當機立斷沖向護欄,砰無人受傷,但車子嚴重受損,引擎蓋都撞起來了。

一共六名警員,怒氣沖沖的下來了,猛拍孟墨的車門,拍得咣咣響。

“臭小子,你他媽活膩了趕緊給老子開門,你想死,別害其它人。”一警員說到。車窗被打開,孟墨的眼晴也慢慢露了出來,漆黑如墨,利如鷹隼,俊臉如刀削,冷駿如冰

警員當下有些懵了一下,有一瞬間說不出話來,明明對方什么都沒做,但那眼晴太有震懾力。

少傾,一隊員沖了出來,“下車,跟我們回警局一躺。”

孟墨卻突然間笑了,行骸不羈。

“好。”他點頭,下車,咣得一下關了車門。

警局,審訓室里。

孟墨翹著二郎腿坐在凳子,手把玩著他的手機,素白的手掌很有力度,吊兒朗當的樣子,邪魅狂傲。幾名審訓他的警員氣瘋了,問什么他也不回,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

桌子的央擺著他的駕駛證,美國駕駛證,美國公民,他們沒權利扣留。

若在國,這樣超速,闖紅燈,絕對吊銷駕駛證

這小子,太狂了

“在這簽個字,看你是需要人保解,還是蹲大牢”所有問題都不回答沒關系,闖紅燈等、這些犯罪記錄總是屬實。15天的拘留及罰款是必須的。

孟墨終于停下了轉動手機,桌的紙看都沒看一眼,看向警員:“我若不簽呢”

“你小子,哪怕你拿的是美國身份證,你是個美國人但是你現在也在我大國的領土,你得服法若拒簽,只好挽留15天后把你潛回美國。”一人指著,道,面很不善。

孟墨嗤笑:“李斗希很好,希望你一直保持著你的警察氣概”大手一揮,簽下自己的名字。

正好,有人來了,保釋金:100萬。全是現金,往桌子一丟,所有警員驚呆了,保釋金頂多不足一萬,這100萬

孟墨拂了拂發疼的額頭,笑得猖狂:“其余99萬,當本少爺賞你們的。我相信你們沒那么蠢往交,嗯”說完,出了警局。

警員們驚了,呆了。他們六個人,平分99萬,這這這他們哪有這個膽

打開包裹,里面整整齊齊擺了100萬現金,角落里還有一個錢夾,打開是剛剛那個所有人的證件。

出警局,律師王康直接帶他去了醫院,“你怎么弄的,一身的傷這兩天去哪兒了”

孟墨坐在后座,雙腿都放在座椅,兩腿交疊,額頭的傷也不顯落魄,依舊矜貴,他勾唇,淡道:“沒事兒,兩天不在景天市,告訴我,有什么趣事發生么”

律師明白,所說的趣事,不過是孟家的事而已。

:

第66章 :我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

“天天好像病了,看這兩天孟家的家庭醫生憑出孟俯,似乎挺嚴重。 ”

孟墨拳頭一握眸心疼溢出胸腔內氣血奔騰,頭疼得更厲害了

“康叔,我誓不回孟家,我要奪回我的一切,我要天天回到我的身邊,康叔,我已經做好一駁的準備了。”他聲音低沉,絕決,狠戾

“好,康叔支持你,只要你不受傷我一切都行。關于你的一切證件,我都已經放在了警局,那里是是安全的地方。你的駕駛證也沒有了,這幾天最好找一個司機。”

司機

孟墨的腦劃過一個俏麗的臉龐,當年她開車,是他手把手教的。教的過程很享受,卻也差點沒把他氣出心肌炎來。看看時間,晚9:30分,他們怕是吃完了

他低著頭,劃著手機,又弄滅,聲音響起:“康叔,幫我在戀湖小區找個房子,回來這么久,一直住酒店,讓我覺得我像個野人。”最后,他抬頭一笑,露出兩排白牙,帥氣逼人。

王康鼻子一酸,差點流淚。這個孩子,從小讓人心疼,一直到現在,哪怕到了而立之年,還是讓人心疼。

他滿口答應。

別墅里。

蘇昀吵了四菜一湯,特意很講究色、香、味。因為她今天晚一定要弄到稿子,否則真的不好向安心交差。

秦子琛下來時,她在擺筷子,擺得很整齊,遠遠的便聞到香味。有蝦、有牛肉、有青菜、還有她拿手豬肝湯。他洗完手,落坐。其實他一直沒有家的感覺,年紀小的時候,父母因為工作全世界奔波,他和姐姐玩。

對姐姐的感情父母強。等姐姐出嫁后,他真的成了一個人。正好小蕎沒人照顧,他便接了過來,與他同住。

從未有過溫馨的感覺,這是第一次,覺得這個別墅有點像家了,而不只是一個睡覺的地方。他看向還圍著圍裙的女人,頭發隨意綁了下,露同修長的脖頸,頸子的吻痕清晰可見。

她彎腰給他盛湯,纖細的手指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會做得一手好菜的樣子。

她輕微的不經意的一個動作,總能輕易的勾出他的宇望,像一個毛頭小伙子,初嘗禁果。

“你喜歡吃蝦么”她問,拿起一只蝦,準備剝。秦子琛抿了一口湯,非常好喝,很清淡,對足了他的胃口,他沒回答,她已經剝好一只蝦,丟在他的碗。

他蹙眉,真的是丟。

他看了眼桌子寬度,以及她的身高,長臂一伸,把她的碗筷拿到他這邊,“你過來。”

“啊”

“怕我吃了你放心,現在對我來說,這些飯菜較秀色可餐。”

蘇昀瞪他:最好是。

人家都這么說了,她不過去顯得多矯情。她剝第二只蝦,放在他的碗。

“慢著”他突然道,眼晴盯著她懸在半空的手。蘇昀盯著他好一會兒,反應過來了。她咋了下唇為了稿子,忍了。手抬高,喂向他。

含著蝦仁的同時,他緋色的舌劃過她的手指,她猛的縮回,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流氓

:

第67章 :姓秦算姓對了

秦子琛笑了,低頭,聲音暗啞:“小綿羊,你可知道每次你瞪我的時候,我都想吻你,狠狠的吻你。”這種邪肆的話他說過好多次,蘇昀依然沒有學會坦然處之。

她垂首,臉紅如霞。

“秦總,麻煩叫我蘇昀。”真是個秦獸,姓秦算是姓對了

秦子琛眸光暗垂,迸發出濃厚的興趣,對她,突然有點勢在必得。

吃飯,好一會兒都沒人說話。

蘇昀忍不住了:“秦總,你可以答應采訪了”

他看著她紅潮的臉,抿了一口湯,聲音醇厚:“問。”先滿足一下小綿羊。蘇昀眸子一亮,好極了噔噔跑到車庫,到車里拿錄音筆。

很快她又跑了回來,臉的更紅了,也更顯嬌嫩。

秦子琛欣賞的看著她的模樣,優雅的嚼著青菜。

“開始了哈。”她坐在他的身側,打開錄音筆放在他的前面。然而一張紙條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滿滿一張,有問有答。

記者:很高興請到鉆石"qg ren"秦總,也非常榮幸能采訪到秦總蘇昀瞟了眼他道:“這個稿子是誰寫的啊”

“我,有問題么”

蘇昀嘿嘿一笑,“沒,沒問題。”臉皮真厚,這么夸自己。

作為含著金湯匙出生的貴公子,一路走來,身邊是不是圍繞著很多鶯鶯燕燕秦總有心怡的人么

答:我一直單身,有想要追求的人。

哦是哪位名門千金

答:秘密。

蘇昀又瞟了一眼他,繼續看

接下來是他喜歡什么顏色啦、什么牌子的衣服啦、喜歡吃什么啦等等等,最討厭的食物:各種帶殼的東西,如龍蝦。這簡直是自我介紹啊,有點不太像采訪稿子。

她抬眸看著他碗里還有一個剝好的蝦仁,悻悻的夾了過來。

不喜歡吃,早說嘛,她可喜歡了,蘇風也特別喜歡。

秦子琛瞄了眼還開著的錄音筆,道:“有喜歡的人么”

蘇昀收起稿子,而且還是手寫的,這下可以去見安心了。

回:“沒有。”

“初戀是在什么時候”

“17歲問這干嘛”她這才反應過來,錯愕的看著他。

“好,從現在開始你有喜歡的人了,他叫:秦子琛,說。”他指了指她壓在胳膊下的稿子,眉間有股威脅的意思。

蘇昀頭發發麻,這個混蛋

“秦子琛從現在開始你有喜歡的人了。”蘇昀話音一變,拿著稿子跑。可惡威脅她說她喜歡他,那怎么可能。車,回家。

秦子琛看著她倉皇而逃的背影,眸眼深沉。他要想追,她怎么跑得逃。

收起錄音筆,關掉,再點開。她輕柔迷人的嗓音泄出。

尤為那句:秦子琛,從現在開始你有喜歡的人了。

他啞然,眸子變得幽暗無。把錄音筆收好,看墻的鐘還不到九點,開車出去,尾隨著她。

蘇昀從后視鏡看到了秦子琛的車,炫白,刺眼。他追來了蘇昀一加油門,連跑兩條街,后頭終于不見了秦子琛的車。而她不知的是,她已經連闖三個電子眼,一個紅燈,超速,還差點撞到人,被請去了警局。

她很配合,跟著警察去警局。

“今天晚怎么了,又來一個闖紅燈的,邪了門了,你們這些年輕人不能好好開車么”李斗希道。

蘇昀道歉,“不好意思,我會交罰款的。”

“好,看你態度還算不錯,不像先前那個那么囂張,輕饒你,限你24小時之內,把罰金交來。”李斗希整理著桌的件,先前那個高個子拿了100萬來他都不知道怎么辦呢,而且還有他的各種證件銀行卡,都是美國卡。

這他們去哪兒找人

:

第68章 :蘇昀,好樣的。

“哎,你那是”蘇昀看到了孟墨的錢包,那錢包她很熟悉,她送給他的。 很便宜,200美元不到。她拿過來,打開,果真是孟墨的。

“孟墨的錢包怎么會在你們這里”蘇昀問。

“你認識這個錢包的主人”

“認識,我們是朋友。”

“怪不得你們開車都這么狂呢,好好,既然認識,他的錢包你帶回去,交給他。”

蘇昀回家時,已經十點了,安心還在書房,孩子們也都睡了。兩個小家伙,居然睡一張床蘇風還摟著韓子蕎,她失笑,把韓子蕎抱回她的房間。

去書房,把秦子琛的手寫稿子交給安心。

安心一看,眼冒紅心

“沒想到一向難搞的秦子琮,竟真的被你搞定了蘇昀,好樣的”她打開電腦,聯系主編。

蘇昀抿唇笑,安心高興,她高興。安心是除了蘇風之外,她最親的人了。而且發現秦子琛也并沒那么難說話。

“他沒有為難你”安心問。

“沒有,不過是為他做了頓飯,你知道的,天子嬌子,一般吃的都是七星級酒店的稀世珍寶,猛然吃到家常小菜,被感動到了。”

安心點點頭,看著稿子的蒼勁字體,若有所思。

“你們倆進行到什么哪一步了”

蘇昀愣,心跑蹙快:“什、什么”

安心淺笑,看向蘇昀的雙眸:“不要結結巴巴,你一心虛說不完一個句子,我有眼晴。”她指指蘇昀胸口的吻痕。蘇昀臉乍然而紅,有些難堪。安心沉默,一種怪的氣氛在他們二人之間蔓延

半響后,蘇昀:“安心,我”

“你后悔么”安心冷不防的問。

蘇昀騰然睜大眼晴,后悔,她好像從沒想過這個詞

安心因為她這一表情,已經明白了。

“從你還沒吃**開始,我已經知道你們有關系了,知道我為什么不反對么”

蘇昀凝目望她。

“名義他是你孩子的爸爸,你們之間發生什么于理我沒資格阻攔你。于情,我希望你們能有結果,給蘇風一個完整的家,不要說什么你覺得你配不他,你是獨一無二的。ba碩士學位,你哪一點配不他。剛開始我覺得你與秦子琛間差了不是一丁點,絕無可能。但我想了想,為何不可能。人生不過眨眼之間,為自己博一把,縱然沒有結果,努力了,你不愧于心,算沒有白過。蘇昀,你雖然性子我柔,但你性子真的我強,你從不退縮,遇到問題總是迎刃而。你在18歲生下蘇風,還怕和秦子琛來個碰撞么若你哪一天想離開了,我陪著你,世界推翻也幫你找到你媽媽。”安心娓娓道來,面容正色。

蘇昀雙目泛紅,心里有種說不出的感覺,暖暖的,暖得發脹。不因為她說的那些話,而是她的態度,戳了她的胸口窩,得此益友,夫復何求。

安心抱著她:“一切順其自然,若你喜歡他,便放手去追。”

:

第69章 :孟氏夫人魏嫻

安心能說這些,是覺得蘇昀好像有點談戀愛的樣子了。 而秦子琛對蘇昀相信也是不一樣的,憑那個稿子。明顯是秦子琛寫的。秦子琛向來難搞,是出了名的。他的采訪在媒體只有一個,還是五年前的,多少媒體擠破腦袋想采訪他,蘇昀一個下午辦到了,足以證明蘇昀的特別。若能有正果,安心自然高興,畢竟有蘇風的存在。若不能,也無所謂,她會和蘇昀一起把蘇風扶養成人。

蘇昀抱著她,面早已梨花帶雨。

兩人說說笑笑又好一會兒,聊天間安心已經把稿子用傳真的方式傳過去了,獎金明天到帳,五萬人民幣一筆巨款,雜志社這次真是下了血本了啊,要知道老板是個死摳門的老凸頭

當然嘍,采訪的是秦子琛,價格遠不如五萬

“好了,還有一個星期,我兒子要放暑假了。正好我交完最后一副畫稿,我便帶他去英國找我父母,交給我父母帶段日子,省得他們老崔我結婚生孩子。”

蘇昀忠心感謝,若是沒有安心,她和蘇風可怎么辦喲。

蘇昀回到房里,在百度輸入魏嫻二字,出來一大堆,沒有一個有用的。但在一堆消息里,有一個非常不起眼,還是二十年前的。孟氏總裁孟長慶參加朋友婚宴的照片,有提到魏嫻,她鬼使神差的打開,伴侶:魏嫻,照片很模糊,而且是半個臉。

但是半個臉也夠了

盡管與照片的少女長相有些出入,但她幾乎能肯定,絕對是她

可關于孟氏夫人魏嫻的消息,只此一條,再也沒有。

魏嫻是誰是孟墨的媽媽還是小三她嘆口氣,事情總算也有些進展了,哪怕很渺小。

收起手機,傳來韓子蕎的痛哭聲,她慌忙跑過去,韓子蕎縮在床,捂著肚子,嚎啕大哭。安心也出來了,蘇風房間的燈也亮了,但腳不方便,沒有出來。

蘇昀當機立斷抱起韓子蕎,“我送她去醫院,安心,你在家看著風兒。”

“你一個人能行么”安心有些擔心,她哭得這么厲害,臉都變色了。

蘇昀沒空多說,摟著韓子蕎鞋都來不及換,沖了出去,“我能行的。”四個字從門外傳來。

“乖,不哭,阿姨帶你去醫院,我們一會兒到了。”好在時間已經快12點了,街人不多,用了10分鐘跑到醫院,連地下停車場都沒來得及去,直接停在了路側,抱著哭暈的韓子蕎往醫院跑。

急診室。

“急性腸炎,沒有特別大的問題,但也幸虧來得及時。”醫生遞給蘇昀一塊紙巾,讓她擦擦臉的汗,看到蘇昀身老媽子式的睡衣,啞然、失笑。

韓子蕎去病房打點滴,肚子不疼了,但眼晴哭腫了,漂亮的臉蛋顏色也不正,這要被她父母看到了,不得心疼死。

“我要舅舅、阿姨,我要舅舅”韓子蕎抽泣著,委屈極了,那幅可憐樣兒,蘇昀也心疼。

“乖,我現在給你舅舅打電話,不哭。我們小蕎最勇敢了。”親親她的額頭,到一側打電話,不敢離開。那一頭很吵,好像在酒里,“小蕎病了,在醫院里,她需要你,你快點過來,住守部,五樓,515號房。”

:

第70章 :看我怎么收拾你

掛了電話,她怕他記不住,又發了短信過去。

才剛剛打完電話,韓小蕎便不停張望著門口,盼望著舅舅立刻出現想哭,卻又忍著沒有哭出聲,蘇昀心疼的握著她軟綿綿的小手,“乖,小蕎不哭,舅舅一會兒到了。”

小蕎撇著唇,委屈的點頭,硬是把眼淚憋了回去。

十分鐘后,秦子琛來了,身帶著酒味,不知道喝了多少,但沒有醉,不止他一人,身后跟著臉色極差的孟墨。

韓小蕎一看到秦子琛,隱忍半天的淚水終于噴薄而出秦子琛抱著她,心疼得很。

“舅舅,舅舅”她不停的喊,好像在喊媽媽一樣。

“乖,小蕎不哭了,舅舅在呢。”他隱晦不明的臉沒在燈光,抱著嬌小的韓小蕎。蘇昀示意孟出來。孟墨一出來,便問:“丫頭,給我解釋一下昨晚怎么回事你知道我的,關于你的事,我一定會盤根問到底。”

蘇昀絞著手指頭:“我真的是有事,工作的事。”她仰頭看到他額頭的傷,“你打架啦”

“別轉移話題若你硬是不想說,我不問但是再有下次,我在你后頭叫你,你給我來這招,看我怎么收拾你”孟墨佯裝發怒,彈著她的腦門,掃了她的衣服,米色老媽子式的睡衣,他斂眉輕笑,似乎很滿意。

其實他很想問她怎么會在秦子琛家的但一看到她嬌小的樣子,便不想再問,也不那么想知道了。

蘇昀慶幸這間睡衣呢,把她身的吻痕都完好的包了起來

病房里韓小蕎的哭聲明顯減少了,隱約可聽見秦子琛低沉的安慰。

猛然想到一件事。

“我聽說”魏嫻這兩個字到了嘴邊,她突然問不出口了魏嫻若是孟墨的母親,人已經死了,她不想揭人傷疤。若是那個小三,豈不

孟墨笑得溫柔:“聽說什么問。只要不采訪,我無所謂。”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