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120節

想起手機,蘇昀才猛的想起自己的來,不見了。一想也知道是落在水里罷,掉掉了。只是她又要換號,換手機。

這個頻率太高了些。幸好這些手機號均沒綁定什么社交帳號和銀行卡。

晚餐不算豐盛,蘇風畢竟是和蘇昀一起生活的,不會撲張浪費,只要夠吃行。一個溫馨的晚餐過后,秦子琛和蘇風一起去洗澡。

蘇風可能是感到新還是什么的,非要吵著和爸爸一起去,想當然,爸爸同意了。

蘇昀小聲的告訴秦子琛:“不許**”

該注意的還是要注意。

蘇韻把他們的衣服收拾一下,沒有手機只好拿著秦子琛的把玩著,瀏覽頁。

看到一半,電話響了。

面顯示夏鶯。

心跳猛然快了兩分,是她打來的。蘇昀猶豫著要不要接,指間微抽。

“今天是兒童節,你不回來”夏鶯的聲音已經傳來。

蘇昀嚇了一大跳什么時候她點到了接聽鍵

呼吸都緩慢了很多,可是她不敢說話。

“怎么,次的不愉快之后,話都不想說秦子琛,你要搞清楚,我是你媽”夏鶯吼了聲,心情似乎也很不好,深深的舒口氣又道:“小蕎會來,你若是回來速度”

嘟嘟。

那一頭已經掛斷。

蘇昀握著手機,大喘著粗氣。怎么了這是,好像夏鶯是什么豺狼一樣,讓她心窒。她也明白,今天是兒童節,夏鶯讓子琛回去主要目的也不是讓他回,而是讓他帶著小風回去。

璀璨的燈光,倒印在蹭亮的地板,同時也倒印著一張精致的臉龐。

她襯在膝蓋,臉朝下,握著手機的手很用力,骨節暴起了青筋。長發被挽起,側臉緊繃。

掛斷電話,她才意識到,這通電話不會是子琛接的。否則,無論如何他都不會不開腔。這個時間,黃昏五點半,很顯然他們在一起。

必然在是蘇昀接的。

呵,蘇昀。

她沒有明說讓子琛帶著蘇風回來,可是也已經很明顯了。否則,兒童節讓秦子琛回來干什么。她感覺她像是在給蘇昀示了弱一般。

這不是她會做的事情。

面對這件事,她越來越無力。兒子的態度很堅定,這么說來她是一定要去做點什么嗎。

抬頭,前方的茶幾的那一頭,靠窗的位置放著兩自行車,一藍一粉。一個是小蕎,一個是給蘇風。塑料膜都還在面,剛剛組裝完畢。

她親手組裝完成。

從小送給小蕎的東西不計其數,可這一次,組裝時,她竟然有一些緊張。包括調整座位的高度,想著他的身高,想著他適不適應。

看樣子,他也是來不了了。

也罷,也罷。

屋外有車子引擎聲,小蕎穿著花裙子從車跳下來,歡快的朝屋里跑,邊跑連喊著:“奶奶,奶奶”

夏鶯放下手機,甩甩僵硬的手指,臉浮起了笑。

“乖,到奶奶這來。”夏鶯伸手。

小蕎跳到沙發,大大的眼晴大放光彩:“奶奶,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剛剛我媽去醫院了哦,肚子里面有一個小朋友哦,我有弟弟了,好開心呀。”她已經迫不及待。

身后秦子玉和韓呈走來,一雙壁人,很登對。

秦子玉在些小小的羞澀,不想這么快告訴媽媽的。

夏鶯倒沒有表現得特別興奮,只是笑了下,看著女兒:“那真是太好了。既然有了第二個孩子,那么去把結婚證領了。”其余的話,也沒有多說。

秦子玉沒說話。

韓呈彎腰鞠躬,說了聲:“是。”

秦子玉看著他精美的側臉,淺淺的微笑。一起糾糾纏纏這么多年,女兒都已經這么大,結婚證都還沒有的確有些不像樣子。

小蕎發現了自行車,又抱著夏鶯一通亂親。

韓呈推著粉色的自行車和小蕎去外面。

秦子玉坐在沙發,動作很小心,抱著枕頭,“那輛藍色是誰的蘇風”

夏鶯輕描淡寫的,“不是,給一個朋友的,一會兒我讓人搬走。”

秦子玉半信半疑的沒有在追問。

他們洗澡還沒出來,酒店反倒有人在敲門,蘇昀從貓眼看到是林友,身包著一個大大的浴巾,似乎很冷的樣子。

她連忙開門,林友跑進來,朝沙發一縮。

“感冒了”

林友點頭,“我這么倒霉,個水感冒了,蕭時韻還好好的一點事兒沒有呢。”

“人家是習慣了,他有很多工作都是要在水下拍的。”

“那倒是,我們的工作已經完成,剛剛江原真給我打電話,讓我們盡快回去,公司人手不夠啊。其它的咱們管不了了,不是我們的工作范疇。”林友搓著手,臉紅紅的,像是在發燒。

:

第353章 :撒嬌沒用,不吃這套(二)

蘇昀給前臺打電話,讓送點感冒藥來。

林友直擺手,“不用,一會兒我下去拿。差點忘了正事。”她從口袋里拿出一個手機來遞給蘇昀,“你的手機,我給你撈起來了,不過能不能用,另說了啊。我先走了了,忽冷忽熱的,受不了。”

“你自己注意一下啊。”

“嗯好。”林友出去。

桌的手機還有水漬的樣子,珍珠白,外觀很漂亮。她拿在手,潮濕的。扣下電池,電池已經被泡壞,是徹底用不了了。

浴簾的門被打開,秦子琛和蘇風一樣都是披著過大的浴巾,他看到她手里的手機,深眸微斂。

“壞了”

蘇昀點頭,放在桌子,“壞了。”

蘇風跳到沙發,嘆:“好可惜啊,孟叔叔賠的,好幾百呢”唔,是不是說錯話了。

秦子琛坐在她的身側,柔軟的沙發陷下些。

蘇昀側頭,從浴巾下隱隱能看到他的胸肌,她移開視線,輕啟紅唇:“呃這個手機,我”

“情侶款”他挑了挑眉。

蘇昀一下挨著他,伸手扒了扒他濕濕的頭發,仰頭,眼眸淌著近乎討好的笑,“我的手機在那個村子里弄壞了,這個是孟墨賠的,我有給他錢的,不過他沒收。”說到最后語氣已經有些發弱,隨后又急道:“我并不知道和他是情侶款”

他低著頭,俊臉微沉,并未開口說話。濕濕的頭發,發梢垂下稍稍摭蓋住了雙眸,這樣越發顯得鼻尖的尖挺。

他一般沉默,肯定沒好事。

蘇昀朝他偎了偎,身子低下,爬在他的胸口,抬頭從下往看,小指間撫著他的下巴,“生氣了”

他傾身,“我不該生氣”

蘇昀瞥了下唇,沒說話。

他握著她的手,“又撒嬌”

蘇昀睜著眼晴,很無辜地搖頭。

他禁不住的一笑,低頭在她耳邊:“撒嬌沒用,不吃這套。有一個方法讓我消火。”

這么近,他的荷爾蒙絲絲縷縷的攻擊著她,臉一紅,“什么”

“今晚,你在面。”

什么

她從他的懷里爬起來,一句話不說,轉身走,拿著衣服去了衛生間這個流氓,整日想著這些事情。

秦子琛暗暗發笑,深眸如瀲滟的湖水,旖旎著春風柔情。他發現,他總是停不住的想逗她。

她紅臉害羞也罷,惱怒瞪他也好,那雙眼晴都是活動活現的,很精彩小臉蛋的小表情,很可愛。

那種自然和純真,是他從任何女人身都感覺不到的真實以及可愛。

拿起放在桌子的手機,機蓋分離,已經完全不能用,款式倒是不錯。

可惜

手一丟扔在了垃圾桶。

又拿起自己的手機,翻了翻。翻到了通話記錄,他朝浴室掃一眼。然后把蘇風喚了過來,蘇風和蘇昀一樣,喜歡靠在他的臂膀,很結實,很有安全感。

他也很樂意他們這樣信任他。

把手機遞給蘇風,摸著兒子的頭:“給奶奶打個電話。”

因為是爸爸的話,所以蘇風沒有多猶豫。拿起手機,打了出去。

打了兩個沒有接。

“爸爸,奶奶肯定在忙。”他把手機還回去。

秦子琛打開微信,找到媽媽的,“你給奶奶留言,你說你在海蘭,和爸爸媽媽一起度假。記得,要提你的媽媽。”

“知道,爸爸我才不會把我媽媽給忘了呢”蘇風笑了下,拿著手機,語音。

這種時候如果說特意讓蘇昀在夏鶯的面前忽略,那么對蘇昀肯定是不公平的,她也會很委屈。

態度真的很重要,秦子琛深知這一點。媽媽是親人,他兒子的媽,一樣是親人

“奶奶,我和爸爸媽媽在外面度假,很快會回去的。奶奶,回去了我去看你哦,奶奶再見。”

蘇風說完,又自己聽了一遍,在手機聽到自己的聲音,他還蠻高興的。

仰頭,“爸爸。”

“嗯”他嗯一聲,非常寵溺,很蘇。

“今天兒童節唉。”

他小仰著頭,臉頰粉紅粉紅,眼晴圓滾滾的,像她也像自己。果然是自己的孩子,怎么看怎么好看,怎么看怎么可愛。

禁不住親了下他的額頭,“你想要什么,爸爸滿足你。”

“我”

“叮叮叮”蘇風手里的手機響了,蘇風也沒來得及說出來,看著面的來電顯示姐姐。

秦子琛準備拿過手機,蘇風已經接過。

“姐姐。”他對著手機已經喊了出來。

秦子琛:“”接著又咧嘴一笑,真可愛。

“我才不是姐姐,我是妹妹啦,臭蘇風”那一頭是韓小蕎。

蘇風這才想起來不對這是爸爸的手機呢。拿在手里,開免提,靠在爸爸身悠哉的聊起天來:“我是你哥,不許叫臭蘇風你打電話干啥啊,想我啊”

秦子琛彈了彈他的肩膀

蘇風嘿嘿直笑。

“我才不想你我告訴你,我媽媽肚肚里有小妹妹,我要告訴我舅舅,我不想理你”

“你舅舅現在歸我管,你只能和我聊。”

“哎呀我心情好,我才不跟你計較”

兩個小朋友聊得很愉快的樣子,秦子琛陷入了沉思。小蕎他也帶了很長一段時間,那時候沒有孩子那個概念,只是偶爾會想著,如果結了婚,一定要一男一女,女孩像小蕎那么漂亮,萌萌的。偶爾和他的小犟嘴,都能讓人心情暢快。

現在有了蘇風,縱是個小男孩,也不失可愛天真,也有男子漢的小偏執和堅強。

他才發現,他很喜歡孩子,尤其是蘇昀和他的翻體。

聽著蘇風和小蕎的聊天,他猛然會想著如果他們有一個女兒會是什么樣子。

他必然會想著天天抱著她,護著她,守著她,給她所有的最好的。男孩子不一樣,以后要闖社會,要事業,要成功。

可如果是女兒便不一樣,公主,所有的一切她都是享受的。他給她最好的,蘇風作為哥哥也會保護她。

來不及參于蘇風的幼小,非常遺憾。

突然開始心癢難耐,突然有點迫不及待。

可是他捻了捻手指,等,等。孩子只有在幸福安定的家庭里出生,才會健康成長。

和小蕎聊完,蘇風翻了翻手機,“爸爸,奶奶還沒回我。”

夏鶯是不會回的,秦子琛知道。

“去換衣服,我們一會兒出去,爸爸帶你們去玩。”

“yes”

夜空像是藏青色的幕布,籠罩下來。海蘭的夜晚,姹紫嫣紅,撐起一片浮夸的天空。

酒店的周圍燈紅酒綠,各種樹都掛有彩燈,光怪陸離,流光溢彩。

海灘邊成群男女,瘋狂玩鬧。海水印著岸的燈光,熠熠璀璨,如灑光輝銀片。

蘇昀穿了長裙,有膝蓋,身是無袖黑色背心,貼身,極顯身材。她赤著腳在沙子走,海水沖擊著腳板,酥**麻。前方是高大的秦子琛領著蘇風。

兩人穿一身運動服飾,寬大的短褲。

拋卻一切煩惱,她很喜歡這樣的狀態,盛世美景,一睜眼是他們,觸手可及。

一波浪打來,有人歡呼雀躍。

第一次覺得,熱鬧也是一種美。

只可惜安心不在,她要是在,肯定會瘋。

沙灘走得差不多,三人又一起去了離酒店不遠的商業心。走在這種街道,蘇昀想起了孟好天。

那個小家伙,揚言說要買回那一條街,笑開。

他側頭,看著她笑,勾唇:“想什么”

“我不告訴你。”她揚了揚小下巴,小傲嬌樣兒,拉著蘇風朝前邊走。

秦子琛勾唇,她窈窕的身影淹沒在人群,很嬌小,卻又很矚目。美女眾多的街頭,她隨性的打扮,很舒服很養眼。

跟去,拉著她的手,一起。

人很多,肩疊跡,走著走著,不知不覺走散了。蘇昀沿著他們走過的地方,找了幾遍都沒有找到人。

手機也沒有一個,她的手里還抱著一個娃娃,這是剛剛蘇風給小蕎買的,說是送給她的禮物。

她在街頭急步,人潮人海,都未見他們,不免著了急。

在一家嬰幼兒的店前,肩膀猛地被人扣住。

:

第354章 :本公子沒錢,腎也不好(一)

人潮洶涌,夜晚的海風稍稍緩解了白天的燥熱。

漸漸的開始拉開了距離,蘇昀從人群看到他挺撥的身影,慢慢按著他們的軌跡行走。可也終究是抵不過人多,莫說她手里還抱著一個娃娃。

個子小有好處也有壞處,可以從人縫擠,可同樣也擋住了她的視線。

找了半響沒有找到,她也有些氣喘。

停在一家嬰幼兒店前深呼吸,才剛剛停下,肩膀猛的被人扣住

她回頭,還沒看清他的臉,他已經拽著她到了店旁的小道道里,他籠罩著她,臉壓下

臂膀被他捏得生疼,“你騙**什么蘇風,他到底是你前男友的孩子還是秦子琛的”

從喉嚨里迸出來的陰沉

這條小道道里沒有燈,只有旁邊的街道虛射過來的燈光,耳旁也能聽到嬰幼店里放的歡快的兒歌。眼前的視線很模糊,都被他擋住。

兩人之間不過三個拳頭的距離,他眼里的怒火在**

蘇昀朝后靠了靠,其實背已經抵在了墻壁,也已經退無可退,只是下意識的。

“我沒有騙你,我先前并不知道子琛是蘇風的父親。”當別人問起孩子的父親時,她如果說并不知道,那豈不是貽笑大方。

孟墨襯在墻壁的拳頭,咯地一聲蘇昀神情一緊

他低頭,目光直鎖著她,“你愛他”

蘇昀握了握拳頭,手里的戒指咯了下她的指肉。

她點頭。

似乎感覺到空氣緊窒了兩分,兩秒后,他掉頭走蘇昀不知是剛剛奔跑的原因,還是別的,靠在墻壁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隔壁聲悠揚,響徹云宵,一遍遍的放著兒歌。

這里燈光幽暗,偶有經過的人群,與那一邊的形成強烈的反差。

蘇昀莫名的覺得腿軟,好半響都沒有移一步。鼻前隱隱還能聞到他身散發發出來的冷香,很鷙人。

有時候不得不說緣份這個詞,盡管它的出現,未必都是好的。

夜空繁星像是鑲嵌進去的鉆石,璀璨閃耀,極少極少有緊緊相連的,再親近也會隔一些距離。

深呼吸好幾次,終于挪了步子,朝人群走去。

可能他的出現真的是一場笑話,他只是讓自己笑了,而從來沒有管人家接不接受。所以那么久,那么長的時間一直都在她的身邊瞎轉悠,她的微笑可能是客套罷了。

都是他自作多情的好感之說。

蘇風是秦子琛的兒子,他們的孩子。

所以從一開始他輸了。

徹徹底底。

海風呼嘯,從頰邊刮過,說不冷,卻讓他的肌膚僵硬,想扯出一個苦笑來,它都不允許。人影幢幢,偶有行人走過擦著他的肩膀,男的,或者身形苗條的女人。

他們身的味道在鼻間縈繞。

各種香水味。

忽然心尖一疼,像是有一只手在攥著心,很緊很緊,喘不過氣來。

她是從來不用香水的,天生的體香。多年前,他送過她一瓶限量版的香水,她拿在手里把玩著,層次分明的眼晴竟是明媚,你不會送錯人了印象,你只有對你感興趣的美女才會這么大手筆。

對啊,他只對自己感興趣的人才會大手筆。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