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121節

可她卻不明白。

“爸爸,我媽會不會走丟啊這里人這么多。”

“不會的,媽媽肯定在哪兒等我們。”

“嗯。”

父子間的交談傳到了他的耳朵里,爸爸,爸爸

孟墨指間微抽,側身,他們正好走過來。他們穿著可愛的親子裝,秦子琛那樣一個高冷的人,臉都是那種溫柔的常態。深藍色的衛衫,居家好男樣,氣宇軒昂,拉著蘇風,大手包小手。

秦子琛也看到了他,站定,眸微微斂了下:“你也在這兒,很巧。”

是啊,真巧。

他一直疼愛的孩子,是你的兒子。

“巧。”他開口。

“孟叔叔。”蘇風跑過來拉著他的手,仰頭,“孟叔,我給弟弟買了禮物。”像獻寶似的,神采飛揚。

從來不曾發覺蘇風與秦子琛有哪些相像之處,之前是沒辦法把他們聯系到一起,所以從不對。如今一對,還真是很像呢。

他蹲下,小男子漢都已經長這么高了,他得微仰頭才能和他平視。

“小風喜不喜歡孟叔叔”

“當然喜歡,我可喜歡孟叔叔。”

孟墨輕輕的笑了笑,伸手抱住了他。他以前有過很多不切實際的幻想,和蘇昀,和蘇風。打從心底里,真的把蘇風當作自己的孩子。

可如今

“孟叔,你怎么了”小孩子也是敏感的,能感覺到孟墨的異樣。

孟墨松開他,揉了揉他的小鼻間,沒有說話,起身,把他朝秦子琛的方向輕輕的推了推,“去你爸爸那,人多,不要走丟。”

蘇風哦了聲,過去,秦子琛一下牽起他的手。

孟墨朝他們看了兩眼,什么都沒說,轉身,沒入人群。

他是個沒什么節操的人,不介意卷入沒有結婚的小情侶,但是絕對不會卷入人家有孩子的家庭。這種缺德事,他做不出來。

所以這樣。

他果真是個適合自己一個人流浪。

一切都是自作自受,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秦子琛領著蘇風,站在原地沒有動,幽深的目光直視著孟墨的消失。

他已經明白,孟墨不會在糾纏蘇昀。

可他也是欠孟墨的,對蘇昀母子倆有恩。

“爸爸,我們怎么不走”

“你媽媽肯定在附近,她會看到我們的。”

秦子琛很高,站在人群也是鶴立雞群般,起碼高出半個頭來,迎著燈光站立,眉目俊朗,高處不勝寒。

蘇昀真的很快找來,從人縫擠過來,小臉微紅,頭發也有些亂了,披散在肩。

秦子琛拉著她的手,十指緊扣。

“不要松開,別又走丟。”他微側頭,啟唇。

蘇昀點頭,心里莫名的有些心虛。

回到酒店,蘇昀才發現他們買了很多東西,大大小小的很多包,大多都是蘇風給別人買的禮物,真是一個都沒少。

趁著秦子琛去洗澡時,她把蘇風拉過來:“你們今天在那兒站了那么久,為什么”

“我爸說你肯定在附近,在等你啊。”

“他怎么知道”

“因為我們在那看到了孟叔叔”

原來是這樣。

所以他推斷孟墨和她肯定見面了,于是便在原地等。她靠在沙發,長發順著耳側劃下來,燈光下的臉頰格外的醒目,哪怕是垂下來的唇角都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郁結。

她有預感,孟墨不會在找她了。

他有他的嬌傲。

可畢竟兩人是多年的好友果然友情是不能升為愛情的,否則,不成功的話,連朋友都做不成。

蘇風把東西都清點了遍,這是誰的禮物,這是誰的,都有劃分。

點好了,他便去洗澡,明天午的飛機,這個假期算是這么過了。

是夜。

:

第355章 :本公子沒錢,腎也不好(二)

燈火的輝煌愈演愈熱,酒里紙醉金迷,癡男怨女摟摟又抱抱,群魔亂舞。 不大的舞池子,人擠了又擠,肢體的碰撞、眼神所到之處擦起來的火花,似乎在下一秒要的滾起來。

池邊的臺,男人已經抽完第三只火煙,霧氣撩繞,熏染著整個臉龐都隱沒在忽明忽暗里。昏暗的光線里夾著煙塵連他的臉都看不清,卻能看清他握著的酒杯的手,手指修長,白如肌雪。

握著酒杯,筋脈都能看到,一直拿著酒未放,很寂寞般。

口腔里的煙味和酒味,胃里的翻江倒海,聽到的魔音貫耳,已經**了他。

長睫微摭住思緒,只有帶笑的臉龐,醉看這繁華亂世。

酒,一杯杯下肚。

貫得越多,越能擠走他腦子里多余的東西,于是她的身影越來越小,于是他越喝越多,如此這樣循環著。酒喝得差不多,該去放一放水。

他起身,腳步已經踉蹌,廁所。

在洗手間的門口,一個溫軟的身軀跌向了他,他縱是喝醉,也眼明手快的把她扶起。

低頭,一張,很美的臉。

穿得異常清涼,細細的肩帶,臉前的大白兔呼之欲出。

孟墨輕挑的點了點她的背,邪笑:“本公子沒錢,腎也不好,現在要去解決人生大事,不要投懷送抱,不收”

一推,走人。

才走兩步,背后已經被兩坨軟綿的東西抵著,他站定,眼里浮起不耐。

“你腎不好,姐的腎好得很,你沒錢,姐的錢,多的是”

她說話的聲音非常好聽,很清脆,字正腔圓,夾著醉意的迷態,迷人至極。恤下擺伸了進去。

孟墨的腦子猛的清醒了幾分

伸手隔著衣服捉住了這只不安份的手,轉身,看著這個怎么看都不像良家婦女的女人。

把她的手指出來,勾唇,“姑娘,我不呃。”才剛剛張口,她已經撲了來,唇已經吻他,舌頭伸進。

孟墨怔住。

她的身子線條非常好,很柔軟,撲在他的懷里,像水一般。

她身的酒意,讓他頭腦發脹。

好像醉意又了頭。

抑或是她的聲音,迷惑了他,和腦子里的那個女人,一樣的好聽。鬼使神差的伸手,抱住了她。

萎靡的夜色,像撒下了隱形的"i yao",喘息聲,都如此美妙。

夜,很靜。

房間里只有一盞昏色的小燈點頭,照著這個陌生的房間。這種顏色,總是很曖昧。更能把很多丑的東西,轉換成美好的錯覺。

蘇昀從床鋪對面的蹭亮裝飾,收回目光,小臉紅紅的。

她極少這么審視自己,也極少照鏡子,并不是一個臭美的人。只是今晚對著那么一個裝飾,恰好能看到自己的樣子,長發,蛾蛋蛋,不算高也不算矮,扔在大街,也是一普通人。

唯讓她覺得優勢的是,這一頭幽黑的頭發。

自然垂直,未經任何后期加工。

她不美,她卻是最幸運的。

盡管一路都有荊棘,卻在緊急時刻,都會出現一把刃,為她斬斷。

安心,孟墨,以及秦子琛。

身旁,他放下手機,已經瀏覽完郵件,精致的面容在這樣的光線,越發的鬼斧神工,一棱一角都是奪人心魄。

“晚不要照鏡子,會做惡夢。”他躺下,拍著枕邊的位置,讓她躲下來。

蘇昀聽話的倒在他的胳膊,側身,挨著他,微仰頭,“你知道今天晚我和孟墨見面啦”

“嗯。”他一嗯,也側了身子,長指撫著她的小細腰,指間的柔膩總是讓他有不釋手。她的浴衣有些薄,很容易看到她的聳起,鼠蹊有些發麻。

“嗯他知道了蘇風和你的關系,只是來問問而已”蘇昀想要解釋,并不想讓他誤會。

“我知道,孟墨是我兄弟,我不想失去他。有些事挑開了,日后也好相見。”

其實秦子琛也是很重情重義,蘇昀明白。

朝她偎了偎

他喉里溢出一陣輕笑,“寶貝,我很想要,但是考慮到你的小身板,我能忍。如果你不能忍,要不,你今晚還在面”

不提這個倒也還好,一提,蘇昀真想找個地縫鉆進去。

昨晚,他連哄帶騙的真的把她哄到了方那個羞恥的位置,想起那個畫面,她、

“不許提”她拍打著他。

他伸手,瞬間抓住她的手腕,眸眼深隧鬼魅,像要把她吸進魂魄里,那般炙烈,蘇昀意識到不好。想逃,他卻翻身壓向她,頭埋在她的耳邊:“再來一次,嗯”

如此赤果果的。

衣已經被解,她目瞪口呆。

食**也,這話不假。

窗簾未拉,陽光毫不保留的傾灑,孟墨被熱醒,一股燥熱。他閉著眼晴習慣性的去床頭柜摸空調搖空器,一伸手,卻摸到了一個軟綿綿的東西。

“嗯”伴隨著女子特有的**。

他一下子被驚醒,騰地坐起來

瞌睡也消散,看著她,看著剛剛還摸了的大白兔,腦子很懵。

他酒醒后,不會對醉時發生的事忘得一干二凈,只是會有些片段被遺忘。只是隱約記得,喝多了去廁所,然后被個女人撲了,只記得她的聲音很好聽,像極了蘇昀。

卻不想

他甩甩腦子,里面依舊是渾渾沉沉。

女人也醒了,揉了揉眼晴,睜開。

“我靠一大早醒來,床多了一個帥哥”女人還在半夢半醒間,下一瞬,坐起來大大的抱住了他。

高聳的胸部在他的胸膛蹭來蹭去,孟墨僵得絲毫不敢動,他閱女無數,也從未碰到過這么膽大的女人

她抱著他的脖子,喃喃自語:“有一天我抱著我的男神,讓他好好感受一下我乳神的威名,這個夢想終于要實現了哇塞,哈哈”自言自語,一直在蹭。

并且她又笑了起來。

她這種愚蠢的行為,盡讓孟墨該死的有了反應。

他抓起被子摭擋住,俊臉沉著,伸手推開她:“乳神,看清楚,我不是你的男神,我是陌生人。雖然你的胸很大,昨晚也讓我很爽,但基本,我也不喜歡一個太主動的人。錢在牛仔褲的錢包里,你隨意拿,現在我進去洗澡,出來時,希望你已經消失,再見。”

起身拿被子包著下半身,進浴室。

水沖頭頂,冰涼透骨,腦子也清醒了很多。

他并不是一個為了什么煩心事而選擇亂醉的人,昨晚真的是個意外。平生第二次喝醉,第一次在美國,為了家庭,這一次為了她。

可能真的犯賤到了底,真的沒什么再拿去賤,最后一次的放縱買醉,竟去惹了一個陌生的女人。

回想到她說話的聲音,尤其是昨晚,她醉態時,那個聲音和蘇昀如出一轍。

沒想到,又賤了一次。

水順著發梢淌下至鎖骨至胸膛,怎么都沖不走女人的抓痕,都是激烈留下來的痕跡。

他很煩。

洗完澡出來,可能腦子里了水,讓他出現了幻覺,蘇昀怎么可能會在這里。恤,站在窗邊,長發輕搖,黑發又長又直直達腰跡,背影和蘇昀一模一樣。

目光往下移,是她挺翹的臀部以及細白的腿,又不是她。

蘇昀在他的面前,不會有這樣性感的穿著。

氣息冷了幾分,冷聲:“你怎么還不走”掃了眼地,他的牛仔褲有被狠狠踩過的痕跡,不難想象這個女人踩著他的褲子出氣的樣子。

女子回過頭來,一張很陌生的臉,單從臉來看,要蘇昀好看些,不是一個風格,這個女人的臉,長得都是勾人的樣兒,很妖。

她氣呼呼的走過來,里面**都沒有穿,孟墨別開了臉。

下一秒,臉多了一只手,硬是把他板了過來,與她直視。

“我走你妹啊把姐從酒拖到這里來,大早的還摸我胸,你裝啥呢。我給你這個福利,讓你好好看,別裝好人了”

孟墨:“”

“你昨晚噴了多次,都在我的體內,我他媽怎么知道你有沒有病啊。你個窮樣,開房都是我出的錢,你的錢包里能有什么錢,別裝逼了把你的衣服穿,跟我去醫院你要是傳給了什么病,我把你那根丑不拉嘰的東西拿硫酸泡了”她語氣很不善,怒目橫眉。

看得出來,性格與長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孟墨自認也還是有點紳士風度的,去醫院也好,也好知道她有沒有病。

指指她身的衣服,你穿著我的,我拿什么穿。

女人賭氣似的,瞬間脫了衣,直接扔給了孟墨。那兩顆晃動的大白兔沒有任何摭掩的跳出來,閃瞎了他的眼。

:

第356章 :親子裝沒有她的份(一)

午九點半的飛機,不到七點蘇昀便爬了起來,這個季節七點鐘已經大亮,他們倆都已經起來,不見人影。

可能是昨晚睡得太香,也可能是太累,所以他什么時候起床,她一點都不知道。

昨晚的面畫,根本不敢想不成想,她也是這么大膽的人。

洗臉時,從鏡子里看到脖子的以及鎖骨處的吻痕,無一在提醒她昨晚的瘋狂。臉頰一陣燥熱,拿冷水燒了好幾次臉,才恢復正常。

出來換衣服時,發現桌子的放著一個盒子,盒子旁一只乳白色的手機,新款。

打開,界面和卡都已經調好,這是送給她的

門被打開,他們一大一小提著早餐來,都穿著運動衫,想來是去運動。

蘇昀前幾步,細挑著小眉:“要不你們倆睡覺時也穿著親子裝”

淺**的運動衫,襯著他整個人都很陽光,劍眉星目,眉宇間隱隱有一股生人勿進的冷硬,這種明朗的顏色其實也很適合他,起碼不那么冷冽。

他伸手拍著她的頭頂,薄唇勾一起一個好看的弧度,“好啊。”

“好啊,媽媽,你買我和爸爸穿。”

蘇昀咕嚕了一下唇,美死你們,你們都忘了我的存在

吃完早餐,可以啟唇去機場。

林友的感冒來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又活蹦亂跳。只是有秦子琛在,她似乎放不開,矜持很多。

說來也巧,在機場遇到了唐承悅,他提著公包,一身正裝,很有氣派。

蘇昀等人打招呼,連蘇風也禮貌的叫了聲爺爺好。

那一聲喊,讓唐承悅不禁低頭去看,小小的個子戴著個黑色的墨鏡,臉頰不是特別白的那種,五官非常端正,長得很不錯,很帥氣。

他抬頭,看著蘇昀,笑得很深:“不錯,這孩子根正苗紅,日后能成大事。”

蘇昀道謝。

淺淡的交談過后,便要準備登機。

到達景天市是下午近兩點,兒童節的第二天,機場里有很多不用小學的小朋友都在準備跟隨父母一起出發旅游,興致脖脖。

蘇風小嘚瑟的,因為他已經旅游回來。

其實他也沒玩什么,主要還是蘇昀要工作。

各自去公司,蘇風要去安心家,送禮物。

蘇昀要準備辭職了,因為真的想好好調理身體,盡管著班生活作息很準,但一直坐著,畢竟是不好的,也有一些不方便。于是像江原真請辭。

江原真四兩撥千金,把辭職信壓下。

“每月工姿我照發,你回家休息,休息個一年半載都行,想什么時候來班什么時候來,我隨時歡迎,如何”

蘇昀明白他的心思,她的背后是秦子琛,商業之鱷,有很多好處的。可是江原真這個人,作為一個老板沒有架子,也心地善良,她能幫的也愿意幫。

“工姿不必了,我受之有愧。最近的確有一些事情要做,會休息一段時間。若他日江總需要我,我再來。”

江原真只好點頭,不能**人。

離職即時生效,等招來了人,她便可以走人。

因為是出差歸來,加她又辭了職,所以下班特別早。一下班她跑到超市里買了很多水果以及蔬菜去看安心。

進屋,看到她正在跑步機,慢走。

蘇風蹲在一旁削蘋果,削好一個,遞給她。

那種溫馨度,好像他們才是母女。

安心看到了她,小眉橫了起來:“現在才回來,這是帶我去吃螃蟹的”

蘇昀把菜放到冰箱,水果洗洗,出來仔仔細細看著安心,皺眉,沒回答她這個問題,“我這才四五天沒有見到你而已,怎么瘦了,在跑步機走的”

“這不廢話嗎,我雖然是個孕婦,但也要適當的運動。以前天天知道吃,肉都下垂了,我現在要煉起來。”

蘇昀打量著她,這不僅是瘦的問題,氣色也沒有前幾天紅潤。

又觀察了一遍屋子,都找不到男主人的痕跡。于是她發現了關鍵所在,“高希凡不在照著這客廳里沒有一點他用過的東西,很顯然已經走了不是一天兩天,他去哪兒了你還懷著孕呢。”

安心啪的一下,按了暫停鍵。

蘇昀愕然,這是又吵架的節奏。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