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141節

夏鶯坐在沙發,沉著臉不說話。手襯著頭,表情很凝重。

傭人打掃衛生過來,無意間看到了桌的孕檢單,頓時愣了下

“把桌子收拾干凈,拿去扔了。”夏鶯抬起腿,靠在沙發。

傭人聽令,撿起來朝垃圾桶丟。

“慢著”夏鶯起身,“放到桌子,不要動。”

傭人愕然,但還是撿了起來,放回去。

“通知司機,聯系蘇昀,明天午我約她吃午飯,選一個安靜人少的地方。”

“好的,夫人。”

夏鶯又重新躺了回去,閉眸。

唐玥懷孕之事,是真是假,她壓根一點都不關心縱是真的懷了,那么這個孩子也不可能會是子琛的。對于自己的兒子,夏鶯還是有一些一解的,半夢半醒把她認成了蘇昀

怎么可能。

但是這張孕檢單既然送到了眼前,還是可以利用一下的。

第二天。

秦子琛一大早便去忙著班,放假的第一天,蘇風有些興奮,所以很早起床。

午十點,秦子琛的助理把蘇風接走,據說是聯系好了跆拳道館,要蘇風去看,蘇昀也和他們一起。

“媽媽,你的腳好了”蘇風震驚的看著蘇昀行走自如的腳裸。

蘇昀:“呃對啊,好了。只是崴了下,幸虧寶貝買的消毒藥水,多謝。”

“那好。”

蘇昀長舒口氣,幸虧他沒一直追問。

跆拳道館離家不是很遠,但也不近,算較出名,館內有很多人,很多高生的樣子。哦,蘇昀忘了,他們已經高考結束,下半年要步入大學生活。

蘇風很滿意,因為有他的同班同學。

辦好手續,第一天可以在此學習,蘇昀還有別的事情要做。

看看時間已經近十一點,蘇昀長嘆一口氣。

夏鶯要找她一起吃午餐,想也知道會是交談什么,她其實很不想去的,可不去又不行,那畢竟是子琛的媽媽。

可能是想事情想得太入神,碰到了人。她連忙道歉

“喲,是你啊,蘇昀。”

蘇昀定晴一看,居然是高媛,穿著跆拳道服,青春氣息很濃。

“你好,你們在這兒學習”

高媛甩了下手里的毛巾,“不用跟我套近乎,我跟你不熟。你長得和孟哥哥電腦里的樣子,居然一模一樣呢,一樣的不是很讓人喜歡。”

蘇昀:“”

對于這個小女生,蘇昀有一種特別的感覺,似曾相識,所以哪怕她說得話不禮貌,蘇昀也依舊很客氣。

“高姑娘,我們之間是不是有什么誤會我和孟墨是多年的好友,你不用像看情敵一樣的看著我。”

“我們沒有什么誤會,只不過是前段時間相見時,你給我的好感,現在一點都沒有了而已。你是小三的女兒,這一點,夠我不喜歡你了。雖說你是無辜的,可沒辦法,這年頭牽連無辜的事情多了。”高媛冷冷的笑了下,離開。

蘇昀出了跆拳道館,一直很郁悶。

高媛說得沒錯,哪怕是她是無辜的,但是又怎么樣,古時候誅連九族不是更更無辜

子琛給的那些解釋,也掩蓋不了有些人頑固的認知:她是小三的女兒。

打車去錦江月,她想早到,夏鶯那種事業型的女強人一定討厭不守時的人。雖然她已經討厭死了自己,但總不能破罐子破摔。

:

第405章 :蘇青與唐承悅(二)

11:25分她準時到達,報了夏鶯的名字,服務員把她領到了包廂。沒想到夏鶯已在,一身典雅長裙,高貴大氣,一下子把兩人間的距離拉得很遠。

“對不起,我來晚了。”蘇昀手心里居然蜜出了汗。

夏鶯難得的對蘇昀笑了,“不晚,離我們約定的時間還有五分鐘,只不過是我太想提前見到你,早來了兩分鐘。”

太想見到她,蘇昀更有壓力,甚至有些喘不過氣來。

鞠躬,落坐。

夏鶯吩咐服務員把飯菜拿來,“我不知道你愛吃什么,帶著個孩子也很辛苦,所以我靠著感覺點了些,希望還合你的胃口。”

蘇昀在桌子面捏了捏手,盡量讓自己淡定:“讓伯母操心了,我不挑食的。”

“看得出來,小蘇也不挑食。去去我家,喝著我的養生湯,也能吃得津津有味這里面都是你的功勞。”說起蘇風來,夏鶯的眼晴里有過一絲柔意。

“伯母太過獎了,這是作為一個母親的責任,生下他,要對他負責,這里面也有基因的關系。”

夏鶯露齒一笑:“真是會說話,你不用緊張,吃飯時我們說點輕松點的話題,蘇風的小時候。”

蘇昀也笑:“蘇風小時候是小卷毛,直到三歲多又開始變直。他自小身體不太好,所以一直都不太怎么長肉,相一般的小孩,他自然也要廢心一些,但好在也聽話,無論怎么任性都能聽得進道理”

說起孩子來,兩人似乎也有了些共同語言。

無論她說蘇風的什么,夏鶯都表現得很有興趣的樣子。

菜來了,以清淡為主,蘇昀很喜歡這種口味。盡管之前和夏鶯聊得不錯,但在蘇昀的心里還是有些隔閡的,也沒有暢開了吃。

飯后。

夏鶯抿了一口飲料,眉目一直含著那種淡淡的笑,“小時候我抱過你,你胖乎乎的,長得很漂亮。”

蘇昀的神經又忽然緊繃

“我給你買過很多東西,每一次去看你,你都黏著我,叫我阿姨,嘴巴很甜,說實話,那時候我也是相當喜歡你的。如若不然,后來我也不會幫助你們母子倆。”

“伯母”蘇昀呼吸有些慢,她已經預料到夏鶯要講關于媽媽和唐承悅的事情。

“你不要緊張,那些都是過去的事。”她換了一個坐姿,正面對著蘇昀,“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送過你一個小太陽的洋娃娃,粉紅色。你小時候特別喜歡各種洋娃娃,吃飯抱著,睡覺抱著,孟墨的媽媽也送過你。”

蘇昀震了震,小太陽、小太陽那不是媽媽送的么她特別喜歡特別愛,愛不離手。

所以后來夏鶯把她送到孤兒院的時候,她也一直抱著。那粉紅色的小太陽,陪她度過了好多個沒有媽媽的深夜。后來壞了,她也一直沒舍得扔,縫縫補補好多年。現在還躺在美國的出租房里,走的時候落下了,現在估計早被房東扔到了垃圾桶。

這是媽媽留給她唯一的東西,居然是夏鶯買的

夏鶯繼續道:“你曾經質問過我,無緣無故的把你送到孤兒院,得給你一個說法,今天,我給你。”她頓了下,“我并不是一個喜歡在孩子的面前,對于一輩的事情評頭論足的人。面對那些不好的事情,你不知道得最好。”

蘇昀握緊了拳頭,洗耳恭聽。

“你媽媽怎么說呢,若說她是小三,自然也成立,若說不是,也不是不行。唐承悅那時候剛剛白手起家,公司正處于一個爆發的階段你媽媽氣質不錯,我打算把她簽約到我公司,一手打造她。甚至連一系列的計劃都想好了,那時候我的公司也剛剛起步,我需要一個氣質清新的小女生。可好巧不巧的,唐承悅愛了她。”

“年輕時候的唐承悅,起子琛來也遜色不了什么,你母親自然躲不過他的情,然后相戀。可這時候的唐承悅,已經有未婚妻了。你媽媽從頭到尾都不知道直到有了你,直到生了你,直到你快七歲了,你媽才知道唐承悅已經有家室。他的老婆,已經為他生了兩個孩子,大的你小一歲,小的還在襁褓之。”

“人生是這么有戲劇化你媽媽為他付出那么多,為他生兒育女,你媽竟也沒想要個名份來,一直默默付出。她很愛唐承悅,在東窗事發之跡,你媽媽來求我,說”

她停了下,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樣子:“說她愿意保持現在這樣的生活,愿意等唐承悅,蠢得無可救藥。那范以煙是范氏大小姐,有家族的基業,蘇青怎么玩得過她只有躲躲藏藏,直到躲無可躲她可能是突然醒悟了。說讓我領養你,她要離開這糟糕的生活”

蘇昀臉色蒼白,細細的聽著,不敢漏掉一個字。

“我不會領養你,可她畢竟是我好友,能幫得當然要幫。在范以煙派人追殺她,她無可奈何時,我把她悄悄送走,然后把你送進了孤兒院。”說了這么多話,也渴了,又喝一口水,抬眸,“這個交代,夠詳細。”

蘇昀震得說不出話來,她以前一直以為媽媽是有什么難言之癮,所以才會離開,沒想到是主動拋棄。

所以她活著的那么多年,自然也不會想要找女兒。

或許看到她,會想到唐承悅,會想到自己的愚蠢。

夏鶯抿了下唇,“我為什么不讓你和子琛在一起呢你媽媽雖是不知情做了小三,但畢竟是做了。后來知情之后,也沒有及時的迷途知返。又或者是,我對這件事太過熟悉,所以無法接受她的女兒。蘇青,在我把她送走的那一刻,我們也不在是朋友。我同情她的同時,也瞧不起她。”她長嘆,“可能是這種情緒太過根深蒂固,所以我對你也喜歡不起來,無論你靠著自己的努力有多么的優秀,還是你為子琛生下了蘇風,我很抱歉。”

蘇昀的腦子嗡嗡的,似乎已經不會思考,只聽著夏鶯的唇在一張一合,一片混亂。

夏鶯放下茶杯,唇邊有一抹笑,“我強勢慣了,所以一直秉持著手腕是道理的思維。所以也一直沒能來找你,因為我并不是一個會這樣和別人用這種柔軟的語氣說話的人。我的人生,從來沒有過這種交談經歷,我以為我做不到,瞧,我還是做到了。”

“你并不是離不開子琛,只是不愿意。蘇昀,你也是一個做母親的人,蘇風是你的命。子琛同樣也是我的命,他是我的榜樣和心肝,他的一生我都不允許有什么污點,現在也不想。”

“蘇小姐,如果你真的愛他,離開他。你也不希望他被人指指點點,你也不希望你的兒子被人在后面議論紛紛。”

“告辭,我給你三天時間考慮”

蘇昀端起茶喝了口,冰涼冰涼,夏鶯是什么時候走的,她都不知道。

眼前暈暈乎乎,放下茶杯,杯子卻沒有落在桌,落了空,水盡數潑在她的裙子之,很涼,滲進了皮膚里,讓她跟著一顫一顫的。

冷,又寒。

她捏著裙擺,水從指縫里泄出來,骨節泛了青,低頭,死咬著唇。抬頭時,唇邊已經破了塊皮,臉色死白死白。

她能躲過任何的兇猛攻擊,卻躲不過這樣的溫柔刀。

夏鶯這把刀,極狠。

原來她是個沒人要的孩子,原來她從小的出現這么的招人煩都不要她。

起身,腳下一個踉蹌,聽到咔地一聲,她一下子跌倒在地,接著撕心裂肺的疼痛傳來。她捂著腳腕,臉頰鐵青。

人果然是不能隨便撒謊的,撒得謊總會有成真的時候,看,報應不是到了么。

她跌在地起不來,動不了,手機在那一頭的沙發,有兩三米的距離。正巧,包包里的電話響了,特別的鈴聲是安心的,她和子琛的鈴聲不一要,很容易區分。

蘇昀驀然想到,安心的孩子是今天出院,她肯定是來給自己報喜的。

她不想掃興。

慢慢的朝過爬,腳腕像被一把刀在刮著肉的疼,一陣連著一連,她呼吸都不穩,拿到手機時,已經是滿頭大汗

“安心。”開口聲音有些撕啞。

:

第406章 :答應我一個要求(一)

“安心。 ”開口聲音有些撕啞。

“孩子回來了,你有事嗎過來玩。”

蘇昀忍著鉆心的疼痛,“恭喜,不過我現在過不來。”

她盡量保持話語的平穩,讓安心聽不出來,安心太興奮,也真的沒有察覺到,聊幾句,便掛了。

蘇昀捏著手機非常用力,隱忍著疼痛,不得已,只得打了酒店的電話。

服務員慌忙進來,把蘇昀架起來,因為蘇昀不陌生,他們正準備打電話給他們總裁,蘇昀制止。

“嗯蘇小姐,這兒還有您一樣東西”服務員從茶幾拿起一張紙來,遞給她。

蘇昀接過,腦子轟地一下,孕檢單,姓名:唐玥。

這是什么時候落在這兒的,蘇昀沒有發覺,可必然是夏鶯故意的,握在手里,心尖都在發顫。

“蘇小姐,您怎么了要不我還是給總裁打個電話”臉色實在是太難看,如果在這里出了什么事,她們可不好交代。

“不,別打,他很忙,我腳崴了而已。”

回到家是下午的四點鐘,蘇昀的腳包得很嚴實,這下子是實打實的不能動了,躺在沙發,低沉至極。

蘇風在半個小時后回來,手里提著一個袋子,興高采烈的拿給蘇昀看,說那是他的跆拳道服,那一臉的寶貝樣兒。

“媽媽,你的腳又開始疼啦”蘇風忙完了自己,靜下來才看到蘇昀的腳裸,腫了,包得很大。

“嗯所以今天晚的晚餐,又得麻煩小風在樓下訂。”

“哎,我嬌弱的老媽啊,我照顧你啊。”小大人似的靠在沙發,拿著蘇昀的手機,輕車熟路的解鎖打電話,“媽媽,你想吃什么啊”

看著蘇風的小臉蛋,蘇昀吸了吸鼻子,莫名的心里很難受。

“寶貝愛吃什么,我吃什么。”

“嘻嘻,我爸爸經常也是這么說的。”蘇風小嘚瑟的道,打電話點餐。

蘇昀握著拳,忍著心里的悸動,絲絲縷縷都像是融進了血液,痛入心扉。

蘇風打完,便把手機放在了桌子,進去玩拼圖。恰好,有電話打進來,蘇昀掃了眼,沒有存名,號碼卻一點都不陌生。

她忍了忍,還是接了。

“這倒真是意外,我本來抱著你不打算接電話的準備。我在你小區樓下,下來;或者你讓保安讓我去。”

這聲音什么時候聽,都是一樣的討人厭。

蘇昀靠在沙發背,小臉微沉:“用不著見面,有什么話,直說。”

“我懷了孩子,你打算怎么辦還要死皮賴臉的一直賴在子琛的身邊”唐玥倒是不客氣,直接開門見山。

蘇昀冷哼了聲:“你蠢蠢在認不清自己,到底是誰死皮賴臉,看來你還真的不清楚至于那張懷孕單,唐小姐,麻煩你放聰明點,你只能騙得過自己,騙不了別人”

唐玥呵呵兩聲,“你用不著嘴硬,這單子是真是假重要么根本不重要,我有自知之明。只不過我想告訴你的是,夏媽媽喜歡我,選我不會選你。子琛選你不選我沒有夏媽媽的允許,你永遠都進不了秦家的大門,不了臺面我們可以一直這么耗著,我不在乎”

唐玥心里清楚吶,她拿著一張孕檢單去,別人會信了么

夏鶯大可以帶她去親自檢查,但是沒有。這說明什么,說明夏鶯根本不在乎她是不是懷了孩子,甚至不在乎她懷的是不是子琛的。只不過她懷孕這一件事,有些利用價值。

她無所謂啊只要能讓他們分開,讓唐玥造假生孩子,都沒問題。

蘇昀咬緊了貝齒,沉聲:“如果到了最后我沒有和子琛在一起,你也不可能你哪哪兒都配不他”她也嗆了。

“呵,我配不,你也一樣配不蘇昀,你不要忘了你的身份,你媽下賤,沒想到你也下賤,梁不正下梁歪你的血液里都流著見不得人的東西,你這樣的貨色,憑哪一點配得子琛”

蘇昀緊咬著唇,渾身發抖。唐玥說過的話,從來沒有讓蘇昀這么氣憤

呼吸略顯急促,抓著手機,很緊很緊

她的沉默給了唐玥反擊的機會,同時也讓她覺得暢快,因為她覺得她戳到了蘇昀的痛點,“怎么不說話了,我說對了是蘇昀,你以為我會像當年我媽一樣,給你們母女倆一條生路嗎我怎么可能會讓你好過哦對了,你兒子在xx學跆拳道是他今天穿了件黑色的t恤,白色短褲,我目送他進來的,怎么樣,是不是很感謝我”

蘇昀已經渾身發抖,手里抓到了枕頭,恨聲:“你個孬種,已經把主意打到孩子身了有種你沖我來”

“我已經玩膩你了,小孩子細皮嫩肉的才有趣蘇昀,三天內,我要你跪在我的面前,求我給你一條生路,否則你兒子完了”

蘇昀啪地一下扔了手機,額頭泛起冷汗,氣不接下氣。低頭,手襯在沙發,臉色蒼白如紙。

這些事,唐玥是真的做得出來的。

怎么辦,怎么辦莫非,真的要離開這座城市了真的容不下她了嗎

唐玥爬在方向盤,呼吸極快,心臟跳動極是不穩,渾身發軟,眼前出現重疊影像,口干舌燥。

東西呢,從于良軒那里拿來的東西呢

唐玥把椅子朝后挪,在座包下面摸,沒有了,藏得已經被她吸完,沒了她拼命的唵著口水,給于良軒打電話。

“在哪兒,給我送點東西過來,我在帝景城前面,快點限你五分鐘之內趕到,快點”唐玥急急的說完,手機便從手心劃落,渾身無力。鎖死車門,她卷縮在椅位,全身發抖,嘴唇發白。

十分鐘后,在她扯掉一大把頭發時,終于有人敲了車門,唐玥趕緊開門。

“嘶,唐姐。”

唐玥接過倒在手心里,已經饑渴到不需用水,直接吸食。那種暢快和爽,在每個細胞里無與倫直至爽得本身酸軟,于朗軒伸手把她攬過來,捏著她的肩膀,“唐姐,最近在忙些什么,我們好久都沒有見面了”

于良軒瘦得不成形的手,沿著唐玥的胳膊撫摸著。軟軟的軀體經受著手掌的刺激,很舒服。

“忙”唐玥對于懷孕的事,只字未提。

于良軒低頭親了她的額頭,“玥姐,我們在一起唄反正我們彼此都離不開彼此。”

唐玥摸了把額頭,抹了把汗,“和你在一起你哪兒”配字未說出口,唐玥猛然震住

車前方不足十米遠的地方,停了一輛卡宴,司機她很熟悉,后座隱隱能看到他俊美的臉龐,正不咸不淡的看著他。唐玥血液一瞬間在倒流一般,推門下車,朝那跑去。

那車子卻一瞬間掉了一個頭,進了小區,沖來的只有難聞的排氣尾的味道。

唐玥握了握拳,臉色很難看。

于良軒下車,吊兒朗當的:“玥姐,你怎么還在”

“剛剛誰讓你碰我的滾,離我遠點”唐玥轉身甩了他一巴掌,甩手車,門砰地一下,很大聲。

于良軒捂著臉:“”

操,這女人,蹬鼻子臉了還下次等你發病的時候,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下車前,李利道:“總裁,需要給老夫人看么”

“暫時不用,你自己看著處理。”秦子琛淡道,下車。

:

第407章 :答應我一個要求(二)

李利拿起相機,翻看著里面的照片,唐玥一頭亂遭遭的頭發,臉紅潮如霞,窩在一瘦弱男人的懷里,衣衫微亂,這幅樣子怎么看都像干完事的那種,哎呀該怎么處置呢。

要不發到唐承悅的郵箱讓他管管自己有男朋友還要糾纏著別人

嘖,這想法,不錯。

總裁只說不用發給老夫人,發給唐承悅,也是可以的。

蘇昀窩在沙發,好半響都沒動一下,從憤怒到無力。

拳頭松了緊,緊了松,心里頭一陣陣波濤涌動。

憑什么,憑什么,她只是談了個戀愛而已,為什么抬手,手光突突的。出去見夏鶯時,她把戒指取了下來,怕她發現。

忽然鼻子一酸,眼淚渲瀉,接著開始悶聲大哭,怎么都抑制不住

手緊得指甲陷了進去,也沒有松開。是啊,她這樣怎么能和他長長久久的,結個婚,領個證,婚戒都不敢讓別人知道,都不敢曝光于世,只有為數幾人知道,只有偷偷摸摸的

胸口像要被綁著的蠶蛹,啃噬著她,越來越悶,越來越痛,直至窒息感傳來

門被打開,她一愣,低頭猛擦眼淚,卻怎么都擦不盡似的。

他走近,伸手把她扶起來,幽黑的目光緊鎖著她:“怎么了”

蘇昀抽抽咽咽的,頭不肯抬,眼淚怎么都止不住,朝在他的臂膀之:“腳真的崴了,疼”她斷斷續續的,只能扯出這么一句話。

秦子琛連忙移了下,剛開始沒有注意,那只腳果然纏得很厚,還有很重的藥水味。

他皺眉,長臂一攬,把她抱到了自己的腿。

“果然是不能撒謊的”

秦子琛伸指擦著她的眼淚,低聲:“所以說,人要誠實,嗯好了,不哭了,"qg ren"的淚一滴碎,別哭”

蘇昀吸吸鼻子,什么"qg ren"的淚一滴碎,這么老土的話微笑了下,忍著眼淚,手抓著他胳膊的衣服,指干干凈凈的,她盯著手,道:“只是生了病,會有很多的不方便,沒辦法給你們做好吃的。”

他笑了下,俊美帥氣:“相于那些好吃的,我和兒子更希望你健健康康。”

蘇昀緊咬著唇,心里又一陣難過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