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155節

對面的高樓,有一個碩大的ed屏,面正在播放一個韓國巨星代言的化妝廣告,高清近距離鏡頭,看不出一點瑕疵,精致絕美,素稱韓國第一美女。這個時間點,這廣告出來了,他還勤勞。

那里是這個市區的標志性建筑物,只要這屏一旦開戶,也說明一天最精彩的時間開始了。

第一美女他抿著水,皺了皺眉,也不過如此。厚重的粉底,假得不能再假的睫毛,那臉蛋怎么看都像是動過刀子的樣子。腦子里莫名的浮現出一張清秀的臉龐來,素顏怡人,化妝絕美,干凈的臉龐像是剝了殼的雞蛋,光滑細膩她才是代言一切化妝品牌的絕佳代言人。

若不是他不想要蘇昀去闖娛樂圈,他絕對有那個能力把蘇昀捧天,紅得發紫。

他淺笑了兩下,收起茶杯,對面又換了麗鶯旗下蕭時韻的汽車廣告,年輕,活力張揚。不再看,繼續班。這時有電話打進來,是李利。

“什么事”

“秦總,我好像看到您曾經讓我調查的蘇女士。”

蘇女士蘇青

秦子琛眉光一利:“地址告訴我,我馬來。”

秦子琛以最快的速度到達,李利站在街頭,“秦總。”他指了指前面超市前的公共凳椅,一名穿著整潔的女士坐在那兒,正在打電話,看得出來很緊張,手不停的握了又松,松了又握。

:

第445章 :我是大寶貝,我媽是小寶貝(二)

頭發挽著,只看得到一個側面,面部線條的弧度和蘇昀確很像,臉色不是很好,打完電話,握著手機,抓得死死的。

幾乎是第一時間,他確定那個人肯定是蘇昀的母親。

李利疑惑的道:“莫非是我錯了我確實查出她已經”一記凌歷的視線掃過來,他立即閉嘴也知道這是自己工作的失誤,人家活得好好的呢。

秦子琛整理了一下衣衫,走過去,婦人嚇了一跳,看到她的臉時,愣住。

秦子琛鞠躬,溫爾雅:“打擾了,伯母您好,我是秦子琛。”

蘇青情不自禁的站起來,怔怔的。下一秒又朝路邊的車看去,神情極為緊張。

“小昀并沒有來,我只是恰好看到伯母在這里。這個地方人多眼雜,我們換個地方如何”

從來沒有一次感覺這開車如此艱難,手都不知道要怎么握方向盤,精神也總是不集,心跳亂而慌。紅綠燈時,她意識到這樣不行,再這樣下去,會出事的。

深呼吸,深呼吸

害怕什么,有什么可緊張的,又不是不認識,又不是沒見過,前兩天不還匆匆一瞥嗎淡定,淡定。

該見面的總會要見面的,這樣想著,她算是好了一丁點。

在還有兩分鐘要到達超市時,蘇昀接到了一個電話,跆拳道的老師,“蘇小姐,您快來一下。您的兒子蘇風,正在高燒”

一聽此話,蘇昀方向盤一打,焦急如焚,立馬奔去跆拳道館。

蘇昀去的時候蘇風正在老師的個人休息室里,老師對他噓寒問暖的,小家伙臉蛋也燒得紅通通。

“我剛給他吃了退燒藥,我還有課要,所以挺忙,所以沒有送他去醫院,對不住。”老師很客氣。

“沒關系,謝謝。”

把蘇風拉起來送醫院,全身都燙,在車,蘇昀無奈的問:“是不是又把空高開得很低”

蘇風有氣無力的,“媽媽,我錯了。”

看來果然是,也怪自己大意,早他起來時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去醫院,貼退燒貼,吃藥,掛水。打到一半,燒便退了,蘇風去給他倒護士站里倒些開水。

回來時,蘇風正在玩她的手機,蘇昀這才知道什么時候把手機落下了。

蘇風連忙把手機放下,嘿嘿地笑:“媽媽,你手機剛剛顯示內存已滿,所以我幫你清理了一下。”

“好,起來喝水。”

蘇昀拿起手機,嘆氣,看來又不能去見媽媽剛剛一頓的忙,都沒來得及想起這事兒。還是打個電話說一聲,翻開通話記錄,她愣了,空空如也

電話呢

她朝蘇風掃去,蘇風喝完水倒在床,打了一個哈欠:“媽,我有點困,我想睡。”

畢竟是在生病,蘇昀也沒有多加苛責,無力的點頭。現在電話也沒有,她也記不住,聯系又斷了。只能等著對方打過來。

碧水園。

這個時間這里冷冷清清,秦子琛把門打開,屋里頭更甚。

“伯母,您坐。”秦子琛極是客氣,李利看沒有茶水,便去廚房燒水。

蘇青進來,道了聲謝謝,坐在沙發。秦子琛脫掉西裝外套,放在沙發背,欠身:“伯母受了傷”

蘇青笑笑,疑惑:“你怎么知道”

“我聞到了膏藥味,嚴重么”

“不嚴重,只是一些擦傷罷了。”

秦子琛點點頭,幾秒后,他認認真真的道:“我是蘇昀的老公,蘇風的爸爸,伯母,初次相見,很不好意思,在這樣清冷的環境。”女婿見丈母娘,第一次相見,怎么說也應該是隆重一點的。

“沒關系,我覺得這樣挺好,我見過你,在絡。”

陽光從落地窗前照進來,光線似乎能看到翻滾的灰塵。秦子琛迎著光微微一笑,掩去了職場的冷冽,“伯母請您放心,我會對蘇昀好,寵她愛她。”

蘇青的面部五官也是清秀型,如果說皮膚更好一點,年輕時可能蘇昀更漂亮。

她笑了下,看著秦子琛,淡道:“你們分手。”

秦子琛一怔,不敢相信一般。

蘇風打完點滴,已經午了,蘇昀在醫院附近的小餐館里和蘇風解決了一下。

一份小籠包,兩份腸粉,蘇風吃得干干凈凈。

“媽媽,這是什么啊,我從來沒有吃過這么好吃的東西,這個腸粉好好吃”

美國沒有這些東西,回國后,蘇昀也沒有帶他吃過。

“這是媽媽小時候愛吃的,味道現在還要好。”現在要便宜好多好多。

“好幸福哇。”蘇風連湯汁都喝了,好美味。

蘇昀笑而不語,孩子是孩子,吃到一點好吃的是幸福了。最后蘇風要打包兩份,“媽媽,這么好吃,我們給爸爸送一份去。一份太少,爸爸會吃不飽的。”

還真是時刻不忘他的爸爸。

蘇昀付錢,提著兩份腸粉,車,往秦氏出發。

路蘇風打了電話,告訴秦子琛,他要送午飯過來。蘇風放下手機,“媽媽,爸爸讓我們直接去。”

差不多有一年的時間沒有進過秦氏大樓,門口的保安看到蘇昀還大大的愣了下,但是因為的傳言,他也客氣得很,放行。正值午餐休息時間,公司里人很多,都在一樓大廳的隔壁的食堂。

蘇昀電梯,摁下32樓,她不用想,也知道她往這一走,必然又是引起騷動。

總經辦。

蘇風敲門。

“進來。”渾厚的聲音從大門滲出來。

兩人推門進去,秦子琛從辦公椅起身往這邊來,俊臉笑意迷人:“我真是受寵若驚,兩個大寶貝一起來給我送午飯。”

蘇昀淺笑未語,蘇風嬌俏一聲,接過媽媽的飯放在茶幾,“爸,我是大寶貝,我媽是小寶貝。”

秦子琛拉著蘇昀坐下,看蘇風拆開飯盒,“你是小寶貝,你媽是大寶貝。”

蘇風聳聳鼻子,小小的臉蛋嬌嫩又不失可愛,“爸爸,我們同學說,我們老師是個氣管炎,老爸,你知不知道是啥意思”

秦子琛拿起筷子,撕掉包裝紙,濃濃的眉一挑:“小子,那叫尊重,懂么”

“氣管炎不是病么和尊重有”

“哪兒這么多話你爸沒有氣管火,也不會妻管炎”蘇昀截下他,臭小子,老說這個。

蘇風摸摸鼻子,秦子琛暗暗的朝蘇風一挑眉,一個午的心情因為他們的到來,變得極好。挑起一筷子粉來,味道真的不錯,唇齒留香。他側頭問蘇昀:“吃過了”

“嗯,你慢慢吃,我去一下洗手間。”起身,往里面走。

蘇風趴在桌子,看著那碗多余的粉,唵下口水,眼珠子一轉,道:“爸爸,你覺得我最近長高了么”

秦子琛嘴里有食物,不方便說話,眼光下審視了他一下,夾起一些腸粉來,喂他。蘇風眼晴一亮,張嘴吃了。

“吃。”他打開另一份,推到蘇風的面前。

蘇風坐在地,拿筷子,“爸爸,你真聰明簡直是我的偶像”

秦子琛眉目舒展,也學著蘇風的樣子,坐在地毯,盤腿,輕松愉悅,“我是你爸爸,當然知道你要干什么。多吃飯是對的,這樣才能長高。”

“這個太好吃了,爸爸,下次你還要帶我去吃。”

秦子琛嗯了聲,父子倆再沒多余的語言交流,認真吃飯。

蘇昀洗完出來,沒有任何意外的看到蘇風也吃了起來,在蘇風要買兩份時,她已經猜到了。她不是很提倡孩子這么暴飲暴食,但偶爾一次,隨他。

蘇風吃了一半,摸著小肚子:“老爸,吃不下了”好飽。

秦子琛吃得慢條思理的,吃相極是優雅,“起來走一下,不要坐著。”拿起蘇風面前的飯盒,放到自己面前來,開始吃。

父親吃孩子余下的食物,其實很正常不過,這種小小的舉動竟也讓蘇昀覺得萌得不行。

一份腸粉的確是太少,正常男性是吃不飽的。大少爺吃完,心滿意足。

:

第446章 :秦子琛順應體內的號召……(一)

飯后,秦子琛才想一件重要的事來,問蘇風:“今天沒有去學習”

“我去了,身體不舒服又回來了。 ”

蘇昀接著道:“空調開得太低,凍著了,然后發燒。不過醫生說,燒退下來好了。”

蘇風一下子趴到秦子琛的腿,“爸爸,下次我再也不動空調,永遠保持著26度。”

“爸爸沒有責怪你的意思,但是你在享受的同時,也要看身體能不能受得了,還有沒有哪兒不舒服”

蘇風搖頭,“我都好了。”

因為這一出,后來的每晚睡覺時,半夜秦子琛都會去蘇風的房間,看室內溫度,看他是不是又把自己脫得光溜溜的。

蘇風今天不用去跆拳道館,蘇昀又沒什么事,所以一整個下午,母女兩在這里等他下班。工作的秦子琛,發光發亮,蘇昀又不禁想起了去年在這里班的日子。

很多時候的緊張遇到,原來那是被愛情撞了一下的征兆。

辦公室里偶爾會有人來,為了不影響他,蘇昀把蘇風帶到里面的小臥室里去休息。

下午五點半,秦子琛準時下班,三人一起回家。

秦子琛開著蘇昀的車,一起,迎著朝陽。

五點半,太陽還火辣得很,這個世界一片燦爛,干凈的水泥路反著蹭亮的光。路兩邊的行人較少,車水卻如龍,高樓林立,這個城市正輝煌。

秦子琛戴起了墨鏡,否則會影響視力開車。

蘇昀靠著,車內緩緩流淌著醉人的英歌。旋律是蘇昀從沒聽過的,這電臺蘇昀也很少聽。整個人都懶洋洋的,蘇昀不禁想起了林友在那日說的話,天時,地利,人和,我要什么愛情。

那種只是有好感而沒有愛情的夫妻,往往會走到最后。

那種因愛而婚的,極有可能半路而夭。

其實這話蘇昀是不贊同的,她要結婚,必然會在愛情的前提。可這一刻,躺在車里,這種舒服的環境,這種迷人的時光,她忽然有點理解林友。這陽光太美好,很容易讓你恍惚。

“房間還有一些尾工沒有做完,要個三四天好了,一個星期后我們搬家。”紅綠燈時,秦子琛這樣道。

“哇,太好了,這樣我可以和干媽一起誰游泳好。”這是蘇風最想做的事,買那個房子也是因為游泳池。

搬新家啊,蘇昀開始期待起來。

“你說好讓我布置新家,你給我的卡,我還一次都沒有用過呢。”

秦子琛側頭微笑,“只是把布局弄好了而已,還有許多裝飾需要自己買,到時候你再盡情發揮。”

“提現兩億人民幣呢,我是不是不能體會到卡刷爆的感覺”蘇昀打趣。

“寶貝,你去買兩棟大樓,差不多也接近刷爆。”

蘇昀張口剛想說話,蘇風從后面趴過來,聲音微微有一些奶氣:“爸爸,你昨天還喊我寶貝了呢,你要這樣喊我,你喊我媽老婆。”

蘇昀咋舌。

秦子琛的心情從午開始一直都很好,此刻更是寵溺的笑道:“好好,喊你寶貝,喊你媽媽老婆。”

“嗯,乖。”他小大人似的拍拍秦子琛的肩膀。

秦子琛一臉黑線。

到達小區。

門衛大老遠的跑出來,笑瞇瞇的敲蘇昀這邊的車窗,她搖下窗戶,“怎么了”

“蘇小姐,那邊有個人說他是你的朋友,等你好久了,您看”

蘇昀順著門衛的方向看去,正好看到他側面離去,纖細高挑的身材,一絲不茍的西裝,似乎才剛剛下班,衛成。

“嗯他等了您這么久呢,怎么走了走了算了,您請進。”

衛成已經了車,透著玻璃隱隱能看到他朝這邊看來。蘇昀收回目光,車子還沒動,她正疑惑呢,秦子琛已經喊出了人名:“衛成”

蘇昀沒說話,他繼續問:“確實他沒有找錯人”

“可能是。”蘇昀模模糊糊的說道。

車子進去,蘇風推門跑了下去,秦子琛拉手剎,一手捉住正要下車的蘇昀。蘇昀回頭,看他。

“乖老婆,我不會又多了一個情敵”他的身子朝這邊壓了壓,語氣稍低,濃墨的瞳孔倒印著蘇昀的樣子。

“亂想些什么,我和衛成是舊識。”她咬唇,嬌嗔的拍了一下他的手腕,下車。

秦子琛看著她下車,拉著蘇風的手一起朝樓里走去。他微側著頭,透著車窗認真審神他老婆的背影,纖細曼妙,長發一泄而下,那個小身板的**力的確很大。

孟墨這個大隱患走了,又來一個

入夜。

秦子琛看完最后一份郵件,準備睡覺,看看時間已經顯示零點四十分,想必這會兒蘇昀已經熟睡。他揉揉發酸的眉心,靠在椅背,假寐了幾分鐘。腦子里不期然的浮現出早晨和蘇青的談話。

她能勸他們分手,這是他萬萬沒想到的事情,在他的意識里覺得,蘇青會很開心,因為她的女兒已經成家立業。

這種深夜,人都是最脆弱的時候。很多時候他挺想對那些人吼著:老子結個婚,關你們屁事,只要他的愛人點頭,一切夠。可他終究不是一個圣人,母親和蘇青,都是至親,若是沒有她們的祝福,總覺得會少了點什么。

他討厭那么世俗的偏見,什么身份的不同,什么一輩的恩怨。若父母輩子是個殺人犯,這輩子豈不是連門都不用出了

兩廂情愿,什么都好。

屏幕一下子黑了下去,屏保跳了出來,看到那屏保秦子琛的眼晴亮了一下。屏保是一張照片,在海邊,天氣已經很晚,華燈光采,蘇昀站在甲板,長發被風撩起,淺綠色的長裙飄飄如仙,對著鏡頭微微一笑,沒有什么脂粉,眸眼之間看起來還有稚嫩,青衫白顏,美得不食人間煙火。

甲板下是一個兩三歲的孩子,小卷毛,穿著一個白色的小背心,花短褲,張開著手臂,笑得極是開心。那小臉蛋紅紅的,還有嬰兒肥,可愛得飛起。這應該是他們幾年前拍的,應該在美國。

他們二人的后面是一嗖游艇,被模糊了,但還是看得出來。

等等,慢著。

游艇面還有一個人揮動著一件彩色的襯衫,那張臉糊了,但他也看得出來,這人是高希凡。這是五年前,他和高希凡以及陳允一起去美國旅游的照片,高希凡個浪蕩子,看到旅游之地的岸邊甲板站著一個東方美女,在游艇喊,沒人應,脫了自己的襯衫想吸引她的注意。

他記得當時高希凡還沖他說了句話:“老秦,有你喜歡的版本,不哥幫你”

那時才二十多點,只有事業,哪管風花雪月,那次去旅游也是被高希凡拖著去的。原來

他忽然笑了,緣分真是一件妙不可言的事情。原來那個時候,他離他的老婆,他的兒子如此之近。敲了一下鍵盤,屏幕又亮,點開我的電腦,找件夾。

還真是被找到了,圖片也不算多,也五六十張。有以前的有現在的,應該是近期拷貝過來,還有近期拍的。看到近期的圖片,秦子琛知道是誰弄的了。

看來這電腦該個密碼,臭小子。

:

第447章 :秦子琛順應體內的號召……(二)

他一張張的瀏覽,過去的圖片也四五張,但只有兩張有蘇昀,其它的都是那個臭小子。和一群美國的小朋友一起拍的照片,天生的唇紅齒白,獨特的優越氣質,他的兒子真是在哪兒都不會被掩埋。

忽然眼晴酸了,心里有絲絲的**感,懷里也空空的,關電腦起身。

去臥室前他又轉身去了蘇風的房間,小子還真是聽話,空調26度,但是冷了點,調高兩度,從標準換成輕柔,只要不熱行。小家伙趴在床,卷縮著。這小子的個性和他小時候還真是沒有多少相像的,小時候的他很醋的,縱是睡覺也是生人勿進的樣子,睡在床央,誰都別想碰他。

秦子琛給他蓋了下被子,出去,小心的關門。

臥室里橘色的燈還燃著,女人躺在床,腦袋枕在自己彎曲的臂膀,睡得正香。她真白,肌膚一如既往的好。他躺床,慢慢的靠近她,如果知道那時的那個女孩是她,他一定下船,一定早早的把她領回來。

真香,天生的,沒有任何摻雜,頭發很順,五指穿梭其,觸感柔軟又順。他拿下她的手來,她也翻了過來,臉蛋粉紅,似乎在誘著去吻。秦子琛順應體內的號召,低頭,攥住她的紅唇。

蘇昀的美夢被打斷,唔了一聲,他的舌趁虛而入。

大掌從肩頭滑向了細腰,室內的溫度正直線攀升。

“麻”蘇昀兩手抓著他強實的手臂,細聲軟語。

“嗯哪兒麻”秦子琛抵著她的唇問,他愛死她的這種小表情,隱忍著什么一般,小眉皺著,睫毛輕顫。

“胳膊麻啦,你是不是又想歪了”

秦子琛一手穿過她的后腦勺,朝側一番,蘇昀到了他的懷里,揉著她嬌嫩的小胳膊。蘇昀這樣一弄,也沒了睡意,兩指畫著他胸前的睡衣,“忙完了累不累”

“我日復一日都是這樣,一旦閑下來,我會狂燥。不過現在挺好,我總是想趕緊工作完,然后陪著我的老婆孩子。”

蘇昀抬頭,昏暗的燈光印襯著他的臉,半暗半明半神秘,這種感覺最是美妙,抬頭吻了吻他的下巴,“嘴巴怎么總是這樣甜,吃蜜了”

他低頭,目光里所有的光亮都匯聚成一個強勁的磁場,吸附著她所有的理智與神經,“我只是剛剛吃你了,大寶貝。”

他翻身壓向她,蘇昀伸手勾著他的脖子,眼神里全都是他,“老公,我整個人都是你的,隨便吃”聲音極小,軟軟的,聽得出來是鼓起勇氣說的。

他眸光一瞇,體內乍然涌來一股波濤,再也抵擋不住,低頭,再次吻住,狂風暴雨般。

大學生活沒有好好學習,掛科,放假了還要補,唐泉心里苦。但是好在補而已,時間不長。但這樣一來,他去泡老女人的時間不多,學習班,時間只有在下班之后。

尤其是家里有什么事后,他的時間更緊。

唐泉向來很反感家里的氣氛,父親極少在家,有公司要忙,母親那個性子,一絲不差的傳給了唐玥,作為他們的親人,唐泉有時候也不太愿意待見她們。

很無奈。

已經半個月沒有回家,今天接到了管家的電話,說務必回來一躺。唐泉從公司里出來,拒絕了幾個**人的邀請,收拾一下回家。

一走近家門,他有一種壓抑感,家庭和諧是多么的重要。

一進家,屋子里被甩得亂七八遭,東西扔得到處都是,范以煙慘白著臉坐在沙發,偷摸著眼淚。唐承悅站著,臉色非常不好,頭發很亂,眼鏡歪歪斜斜的掛在鼻梁。

唐泉沒有叫爸爸,坐在沙發抱著范以煙,“媽,怎么了”打心眼里,他還是向著母親的。

范以煙趴在他的胸口,只顧著哭,抽抽咽咽,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媽,別哭了,什么事說出來,天踏下來,也有你這個兒子給你頂著呢。”唐泉抽紙巾給她擦臉。

一聽此話,范以煙似乎哭得更兇,抓著唐泉的衣服,抬頭,妝都哭花了,“兒子,媽媽現在只有你了,只有你了,你要好好的,好好的”肝腸寸斷。

唐承悅揉著眼眶。

唐泉一愣,“怎么了媽,到底發生什么事了,是不是我姐出事了誰欺負我姐,我去收拾她,我給她報仇”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