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156節

范以煙坐起來,連哭邊搖頭,楚楚可憐,“你姐她誤入歧途,這輩子毀了。”

什么意思,越說唐泉越急,越是好。

“媽”

“你姐她,吸毒了。”

唐泉騰地一下站起來,瞳孔睜大,什么玩意兒

“媽媽那么愛她,這輩子的心血都在她的身。她想什么要什么,我都給她。她怎么這樣懷了人家的”范以煙猛然低頭,把這句后面的話,吞到了肚子里面

然而縱是沒有說,唐泉和唐承悅也聽出來了。

唐承悅把眼鏡扯下來,眼晴已經泛紅,不可思議,聲音都帶著顫抖:“你說什么孩子她懷了孩子,誰的,誰的”到最后已經是暴吼。

唐泉握著拳頭,也特想知道。

范以煙心疼死個女兒,眼淚都止不住的,“我不知道,我問她,她死不說。”

“媽的玩弄到我女兒的頭來,活膩了”唐承悅哐地一拳打在茶幾,氣勢凌厲,唾沫橫飛。

范以煙抹了一把眼淚,心里的難受換成了憤怒,“現在說這個有個屁用,是你對她的疏忽,你管過她么有本事你把蘇昀給弄死,把秦子琛給搶過來你現在好了,認了一個女兒,公司靠著你這個女兒的女婿,現在正風光,你”

“好了”再說下去,又是一番爭吵,唐泉吼一聲把他們都攔下,“媽,我扶您去休息一會兒。”強拖硬拽的拉著范以煙了樓。

唐承悅瞳孔很紅,略顯頹廢,無力的朝沙發一坐,緊閉雙眼。

該死的,還真是一刻都不讓他消停。

毒,那東西一碰毀,而且唐玥貌似已經吸食這個東西,有兩三個月,戒談何容易。唐承悅在商場闖蕩多年,深知這東西的危害,聞風喪膽,誰敢碰。

又見過多少企業老總,因為這個東西而傾家蕩產,戒毒,反反復復,最后戒不掉,以自殘了切余生。

女兒啊,你真是糊涂啊

你要秦子琛,我幫過。秦子琛又是誰,能是讓人隨意擺布的嗎除了他,我什么都能給你

房間里,唐泉安慰了好半天,范以煙才停止哭聲。范以煙也是很注重自己門面的人,這會兒頭發散了,妝花了,眼晴腫了。唐泉去冰箱拿來了冰塊,用毛巾包著。

“媽,來躺著。”

范以煙也哭累了,便躺著。

唐泉給她冰敷,漂亮的褐色瞳孔溢出一抹笑,“媽,你素顏的樣子真美,皮膚水嫩嫩的。”

范以煙沒有說話,她現在哪個這個心思。

唐泉自然知道媽媽不會回,揉著范以煙的太陽穴,“媽,你知道嗎兒孫自有兒孫福,你丫是對姐姐太好了,什么都為她好。你恨不得把全世界都給她,這是溺愛。當年如果不是你們拼死也要叫我去國外念書,我現在估計也不會在這里。其實當時只要你們不逼我,我肯定會去的。”

范以煙咬著唇,“廢話說完了么現在是想想辦法,怎么救你姐姐。”自從唐玥出了這事后,范以煙也在自我反醒,也醒悟了一些,自知是對她太好。

“沒有別的辦法,切斷她所有的朋友圈子,然后去戒毒所。”

“不,戒毒所那種地方,我不能讓她去。”

唐泉氣極,但又不能發火:“媽,你醒醒,難道你要放任她繼續這樣下去”

范以煙一把扯下毛巾,“我是不會讓玥兒去那種地方,我可以請人來家里。兒子,如果你真的關心你姐,你去把蘇昀給我綁回來,解解她的心頭之恨”

:

第448章 :老大叔和小鮮肉(一)

唐泉目瞪口呆,他覺得媽媽已經走向心理扭曲狀態,需要去看心理醫生。

可是他怎么敢說,只好壓下心里的怒氣,耐著性子,“媽,你不要管姐姐了。交給我,我來管她。”

“你管”范以煙扭頭,很不放心,“不用你管,我若是把玥兒交給你,幾個月后不知道她會成什么樣子。我會請人來家里實施戒毒措施,我還是剛剛那句話,你要是想幫她,把蘇昀帶來。”

唐泉起身,失望又心寒,“媽,我去查是誰害的姐姐,我把他帶回來,隨你們收拾。”

這會兒面對范以煙,他什么都不能說,只會增加她的反觸。媽媽要瘋,他不能陪,只能阻止。怎么辦,等這段日子過了,讓媽媽和唐玥分別出去旅游,再這樣,她們兩人的未來,都要毀。

煩燥不安,心里也極是難受。他和唐玥一向不對盤,但是怎么說也是他的姐姐媽媽對她的態度,一度讓他懷疑,他是不是撿的。但長大了也釋懷了,他一個大男人,出去闖蕩,只要有一雙拳頭,怕什么。

女孩子嬌弱的很,的確需要多呵護一些。

這種煩燥不安的時候,心里想起了一個人,那個風情萬種的老女人哪怕是她對他冷若冰霜,但覺得他在她的身邊,他的心里會舒服好多。老女人身的那種成熟和睿智,吸引著他。

起那種學校里青澀的小學妹,唐泉更愛這種言行舉止都嫵媚的女人。

下樓,唐承悅還在,頹廢的坐在那兒,一團遭的屋子已經有傭人在打掃。

唐家的孩子都甚少于父親交流,當然唐泉也很少于范以煙交流。走近看到唐承悅兩鬢一些些的白發時,心里還是泛起了異樣。他不習慣對父親說那種很溫情的話,覺得挺惡心。

“去休息。”只得這樣。

唐承悅抬起頭,臉色很是不好,一瞬間看起來像是蒼老了許多,“去陪陪你媽,我不用你管。”起身,身板都像是挺不直了一樣。唐玥這事兒,對他們倆的打擊挺大。

唐玥可一直都是他們夫妻倆的心頭寵。

“現在我媽的情緒正處激動之時,況且我也不能一直和她談。我怕我不孝的和她吵起來。”唐泉坐在沙發,“爸爸如果你愿意和我這個兒子談談,我倒是很樂意。”

唐承悅又坐下,看著這個還很稚嫩的兒子,苦笑搖頭:“做爸爸的為孩子承擔后果是應該的,兒子,你好好讀書,好好在公司實習。我所有的東西都是你的,你要加油。”

唐泉皺眉,“爸,我無所謂要不要什么事業,什么金銀財寶,我只想依我的意念生活,家庭和睦一點,開心一點,起”

“說的什么話”唐承悅又板下了臉,他是事業型,怎么唐泉一點沒有遺傳他的拼斗基因,“如果我不賺錢,你住的別墅,你花的錢,你們娘仨優越的生活是怎么來的。你不賺錢,你拿什么養你的女人,拿什么維系你的朋友圈子”

“唐泉,你給我正常一點近期你沒有給我鬧事,我很欣慰,繼續保持。”起身,樓,也的確是需要好好休息休息了。

唐泉看著他的背影,開口:“你打算把蘇昀怎么辦”

唐承悅全身一震,愣在當場。

“爸爸,你做事真的永遠是以利益算計的么這么多人都知道她是我們唐家的大小姐,結果呢,你又給不了人家半點父愛,你卻又認了她。我媽成了小三壞女人,你把她至于何地,把我們三個人至于何地難道這是有錢人的生活”

唐承悅全身都在發攔,轉身,臉都青了。

唐泉坐在車,一臉的陰霾,不爽透了。

對著鏡子摸了摸臉,都青了,爸爸下手可真狠。真是,戳到痛處了,要動手。這張臉哪還能見人,哎

叩叩有人在敲玻璃。

唐泉側頭看,還沒有看到人,車門便已經被拉開,“你在這里干什么”

我了個去,老女人不行,這臉現在被打成這樣,哪能讓她看到。個該死的,怎么把車子開到她家樓下,習慣果然可怕。

他要關車門,偏偏她站在那里,關不了。

“讓開,我要關門”唐泉只有露半邊臉給她看,幸好爸爸打的右臉,坐在駕駛座,老女人只能看到左邊,當然只要他不轉頭的話。

“好”胡沁讓開。

算你聽話,哼。然而唐泉的門還沒有關,聽到一個男聲:“小胡,他是誰你弟弟”

嗯有男人

唐泉側頭一看,只見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緊貼著胡沁,銀色西裝,身材也很不錯,那種腔調和秦子琛差了點兒,但那渾身散發出來的成熟味道,正是老女人喜歡的類型

不行,他得捍衛他的領土。

推門,下車。

“嗯,我弟弟,小泉。”

唐泉差點噴出一口鮮血來,這個死女人,他一臉臭色的走近。

那男人一看是個成功人士,斯型,伸手:“你好,我是安華清,你姐姐的朋友。”

唐泉掃都沒掃他伸過來的手,伸臂把胡沁給拉了過來,胳膊搭在她的肩膀,胡沁一窒,正準備踢,一回頭看到了他臉的傷,想了想又住了嘴。

“你想追她”

安華清不著痕跡的縮回手,笑得溫柔:“你姐姐迷人大方,高挑漂亮,名牌高材生,職場精英,這種優秀的女人,哪個男人都想一親芳澤,安某也有此意。”說到最后,目光已經挪到胡沁的身,笑得意味深長。

安華清長得挺不錯,一身的高端大氣檔次的西裝,這種成熟男人的魅力,最招人喜歡。

胡沁笑了下,唇一張,一只手伸了過來,一下子捂住了她的嘴。

“”

“不好意思,安大叔,我姐姐喜歡我這種小鮮肉,不喜歡老辣肉。而且她名花有主了,您覺得哪兒有漂亮小妹子去哪兒,再見。”扣著胡沁的肩膀,帶著她走。

胡沁一溜,逃了。

唐泉:“”

“不好意思,安總。我弟弟這人是心直口快,他依賴慣了,所以不太喜歡我身邊有別的男人出現,抱歉。”

唐泉:老女人,誰要你解釋,誰要你道歉

安華清溫溫一笑:“不礙事,要美女和我說抱歉,我真是罪過。已經到樓下,我不送你去了,腳傷未完全好,注意安全。”

“好,謝謝,改天見。”胡沁笑得大方,轉身,也沒看唐泉,樓。

唐泉見她樓,也不打算去了,靠在車門,好整以暇的看著安華清,仇敵似的,“你真想追她”

安華清笑,大氣:“唐少爺,你什么時候有個姐姐,鄙人怎么不知道”

唐泉眉一橫:“喲,你認得我那好,我也不裝了。那個老女人我已經預定了,你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眉目輕狂。

安華清一直是笑著的,儒雅至極:“唐少,昨天我和你父親還在餐桌吃飯談生意,所以自然認得你。不過小胡想必也不會喜歡你這樣乳臭未干的少年,她喜歡的是我這一款,告辭,很高興見到你。改天見到你父親了,我會幫你美言幾句,不要這么拼。”

轉身。

唐泉:“”

這男人什么意思,要把此事告訴他父親,威脅他

“hi,老大叔,你說本少,啥,都,不,怕”

:

第449章 :老大叔和小鮮肉(二)

安華清置若佢聞,走了幾步才停下,回頭,那少年果然已經不在。 他抿了抿唇,眸跳躍出幾抹挑戰欲和征服欲,有對手,很好。只不過是這種年輕的小子,不太過癮,但可以陪他走一局。

蘇昀還沒有起過那么晚過,醒來時快八點,想到蘇風要去學習,趕緊爬起來洗臉刷牙,等把自己完,發現蘇風已經不在,居然走這么早

他的抽屜有一張字條,是蘇風歪歪斜斜的字,媽媽,我和爸爸一起走了,爸爸帶我出去吃腸粉去了,再見。

這孩子真能折騰他爸,他已經這么忙這么累,昨天晚還

夠寵的。

一個人的時候,早餐煮一碗紅棗湯,然后在家里散散步,怎么對身體好怎么來。

她絕對要把這個身子養好,不過最近倒是發現胖了一斤。不行,她得在保養身體的同時,控制著體重,要經營愛情,首先也得經營好自己。這個社會,美好的事物總是會讓人多看幾眼,子琛每天在外面,見過的美女何其多,他又這么優秀,保不齊有什么妖鬼神蛇纏去。

這不能忽視。

把自己收拾好,她忽然又想起了昨天的那個電話,她想聯系媽媽,想約她談談。號碼找不到,去營業廳應該可以。想到做到,拿著身份證了去了最近的營業廳。

打電話帳單,終于弄到了。

坐在車按照那個號碼打過去,聽著嘟嘟的響,沒來由的緊張感又伸了起來,最后沒有人接。

小小的出租屋里,家具倒是齊全,只是有些簡陋。

還穿著睡主的年女人,拿著手機看它**高亢,到靜聲無息,然后面顯示一個沒有署名的未接電話。蘇青盯著電話看半響,才放下手機。這電話號碼是她在高媛的手機偷偷抄過來的,她不知道高媛存著蘇昀的電話是想干什么。

嘆口氣,坐在沙發,長發直下,掩蓋住了眼里的神情。

昨天跟著秦子琛走,放了她的鴿子,想必她也是不開心。也是,她不是一個合格的母親,讓孩子不開心的事情,哪止這一樁。

茶幾還放著另外一個東西,鑰匙,金色的。那是昨天秦子琛給她的,說那房子隨她隨便住,安靜不被人打擾。她想,應該也沒有那個資格去住他的房子。

但是還有一個人想去看看。

去房間換衣服,寬松式的衣服,顯胖又舒服,戴口,下樓,等公交。

跆拳道館。

暑假時期,各種業余愛好的班級都較紅火,跆拳道里小到幼兒園,大到大學生成年人都有。蘇青找到了少兒班,一群小蘿卜頭哼哼哈哈的精氣十足,男生居多,女生較少。

排列有序,透過玻璃都感覺到了他們朝氣蓬勃。

那個小男孩站在第三排,白色的寬松的道服,穿得一松不茍,短發有精神,一招一式力度也足,也很熟練。

看著看著,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那孩子長得真好看,身高也不錯,哪哪兒都好。

一個組合系列練完,老師讓大家休息。那孩子被幾個小女孩圍了起來,貌似要求和她們一起做游戲。沒想到小小年紀,這么受女孩子歡迎。

“媽”

聽到聲音蘇青轉過頭來,看到高媛,不動聲色的:“我想來看看你,找不到你在哪個班,在這里站了會兒。”

高媛挽著她的胳膊到一邊的凳椅,“我在二樓,跆拳道可真不是人干的活。”若不是孟哥哥要她來,她才懶得學。

“既然不喜歡,何必要學”

“多一項技能總不是壞事,若是再遇到男人欺負我,我不能還擊了我只是抱怨一下而已哎媽,這么熱的天,你戴著口罩干什么,取下來。“說著了便要伸手去取下。

蘇青出手也沒有來得及阻止,蘇青的臉還是爆了光,她還沒說話,高媛把口罩揉了揉扔在一旁的垃圾桶,笑:“這么漂亮的一張臉,怎么能用口罩摭著嘛,媽,不許帶了啊”

女兒都這樣說了,蘇青只好笑笑。

兩人聊了一會兒,高媛指著房間里面的蘇風道:“那孩子是蘇昀的兒子,媽,我說蘇昀真是好命啊。年紀輕輕,生下一個孩子,連孩子的父親是誰都不知道。結果卻吊了鉆石王老五秦子琛,真不知道也輩子燒的是什么香。”

蘇青握著手,也看向那房間,因為是坐著,里面又有很多小朋友,所以并看不到蘇風,她淡淡開口:“人各有命,她有她的優點。再說,你又怎么知道,她嫁給秦子琛沒有自己的難處呢。”

“難處吊到了秦子琛那樣的人,一輩子吃穿不愁。永遠不會為生計而煩惱,永遠不會為買不起一件衣服而皺眉,全世界的旅游地點隨她挑,全世界的限量版隨她買,老公帶出去給她長足了面子,這種人生,有再大的難處算得難嗎”

蘇青怔住沒說話。

高媛握了下拳頭,語氣酸酸的,“媽,我還沒有步入社會,我已經知道社會的殘酷和兇險,誰不希望被一個有錢有勢的人護著,人生再有何求”

蘇青看著她,盡量記自己的語氣溫婉一些,“你最好把你腦子里不太好的想法給消除掉,這種圈在金籠子里的日子有什么好的,自己打拼不是更好么想怎么樣怎么樣,像蘇昀那樣的,只是表面風光而已,門不當戶不對,會受委屈的,你懂不懂。”

她深呼口氣,“不要再和孟墨有什么牽扯,你不是他的菜。關于他和蘇昀的故事也不少現在蘇昀結了婚,也不會輪到你,看清現實。”

高媛騰地站起來,生著怒氣,“媽,你怎么老替蘇昀那個女人說話你怎么又知道我不是孟墨的菜,因為他喜歡蘇昀那樣的得了,蘇昀那個狐媚樣,小三的女兒,各種負面新聞,這種人也值得替她說好話”

蘇青臉色鐵青

“行了,媽,你趕緊回去,我要去了。”氣呼呼的,有氣也不能發,神煩。

蘇青緊握雙拳,那個稱呼是不是真的要跟著她一輩子然后,蘇昀也要受到這影響嗎

光在家里晃悠也真不是個辦法,睡美容覺,調作息,喝補元氣的湯,看書,單調也繁瑣,不知道要調理到什么時候,再過一個星期,去醫院檢查一下,應該有起色了。

下午四點,安心打來電話,各種興奮:“德悅酒店,快來,有好戲看”

“什么戲,你先說。”

“前任和現任碰頭,擦槍走火,趕緊的,快點”

蘇昀翻個白眼,“大姐,正常點好不好,這算什么好戲,很正常啊,我也懶得看。”

安心漫不經心的,“那如果我告訴你,這個前任是衛成,現任是秦子琛呢,你還不想來嗎”

什么

蘇昀從沙發坐起來,衛成和秦子琛能出個什么事來和衛成過去多久的事了,子琛哪還會介意。

“那我也不”

“臥操衛成那個弱雞打了秦子琛一拳,靠靠”

然后嘟嘟,安心已經切斷通話,蘇昀什么都聽不到了。想想不對,她得去看看,拿車鑰匙直奔那里。二十分鐘的路,蘇昀硬是用了十三分鐘。她沖進酒店,與出來的人迎面撞個正著。

唔,鼻子撞到了一個**的胸膛,反彈回來,差點貼到地時,一只大手扣住了她的腰,穩住了她。

“你怎么會來”好聽的男音。

蘇昀墊腳摸著他的臉,“你沒事,他為什么打你”臉沒有傷,她又朝下摸,“打你哪兒了,疼不疼衛成那個混蛋。”

感覺有倒抽一口冷氣的聲音,又感覺有一道隱忍的偷笑。

蘇昀愣了愣。

秦子琛把她在他身亂摸的手拿下來,薄唇微勾起:“有人打我了這個城市除了夏女士和你蘇女士敢對我動手,誰敢”

:

第450章 :姐姐要紅杏出墻也絕不會用你剩下的(一)

張狂又氣勢十足。

說的也是,在這里誰敢對動手,又細細的看一遍,確實沒有受傷。

感覺到有抹不同尋常的視線朝她掃來,蘇昀看去,一窒,鬮是衛成。斯青秀的模樣,臉的表情很是耐人尋味。她想起了剛剛說的話,開口:“不好意思,阿成,誤會你了。”臭安心

余光瞥到她在右前方的位子,正悠哉的喝著咖啡,想必剛剛那偷笑也是她發出來的,還真是演得一手好戲,她還真的以為子琛被打了。

“沒關系,作為妻子護著自己的老公這是正確的。你放心,我來這里談事,正巧碰到秦總,聊了聊,嗯告辭。”衛成朝二人點頭示意,離開。

蘇昀略顯尷尬目送他離開。然后拉著秦子琛的手,氣呼呼的到安心那里,“你為什么要騙我”

秦子琛一聽,也明白事情的原由。隨她們倆鬧去,想到她剛剛沖進來那樣緊張怕他受傷的樣子,沒來由的口渴了。叫來服務員,要了一杯咖啡,一杯牛奶。

安心甩著馬尾,笑得天真無害:“我看你在家那么無聊,喊你出來的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前任和現任同坐在一個桌子喝茶聊天,你不想看看他們之間的氣氛是怎樣的嗎”

“不想”蘇昀瞪她。

“哎寶貝,別這樣,我真的是出于好意嘛。不過不得不說,你挑男人的眼光真是不錯,衛成也是一等一的。雖然瘦了點,但舉手投足還是很有魅力的。”

牛奶來了,一只大手給推了過來。蘇昀順手接過,喝了一口,“干嘛,你想出墻”

“放心,姐姐要出墻也絕不會用你剩下的。”

蘇昀看了眼淡定喝茶的秦子琛,在桌子底下踢了下安心,“注意說話胡說什么呢”

安心嬌氣的一扭頭,有點小幸災樂禍。

“放心,老婆,我已錄音,一會兒發給她老公。”秦子琛微傾身過來,挨近她。

安心收了笑容。

蘇昀噗嗤一笑,抱著秦子琛的胳膊:“老公,干得漂亮”

“一對狗男女”安心狠狠的咬唇。

秦子琛頭一揚,“你說什么”

安心的臉立馬堆起笑來,燦爛如花,“沒有,我說你們倆天生一對,金童玉女,簡直是天作之合”

蘇昀暗笑著。

秦子琛搖晃著手里的手機,“再夸也沒用,在錄時,已經發出。”他起身,手拉著蘇昀的,“高太太,麻煩買下單。”

安心雙手扣在桌子,沒說話。

兩個人一起出去,蘇昀倚著他:“老公,你好邪惡。”

“有么我怎么能讓她騙我老婆,大太陽的,從家里跑到這里來。”說得一本正經。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