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163節

他伸手摸著她的后腦勺,有一塊疤,是她沒有錯。

又過了幾天,她和兩個孩子在影音室里看電影,動畫片,她是不會看的,然后昏昏欲睡,兩個孩子還看得興致脖脖,他進去讓兩個孩子出去玩,讓傭人帶著他們去洗澡休息。

他在她的身邊坐了很久,看她靠在椅背頭不停的往邊倒又移回來的模樣,那幅樣子真的像是一雙柔嫩的小手在揉進他的胸膛,心癢難耐。這個女人,已經在無形之勾引了他。

他忽然想著這幾年,她盤據在他的腦海里不知這算不算是一見鐘情。

從她走近那個包廂開始,從她微笑開始,從她在他的身下承歡開始那種連他自己都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讓他這么久遠都沒有忘。他抱起她,還是這么輕,肢體接觸,依舊柔軟。

沒想到他醒了,慌亂,掙扎。

但最后他還是吃了她,最后又抱她抱回了自己的床擁抱她的那一刻,忽然覺得七年像過了一個世紀那么久,原來他已經想了這么久。

他向來不相信一見鐘情,可卻實實在在的發生在自己的身那一整夜,他沒怎么合眼,她的一切一切都印在他的腦。想著這個女人有什么魔力,讓他這么惦記著。

直到天亮,他也沒想明白,她有什么優點又有什么好甚至她這個人,他都不了解,卻在她的身遺了心。

可丘特之箭已經朝他撞來,這一回,他不打算回避,既然喜歡了,那收過來。他以為這個女人是很聽話,很溫順的那一種,沒想到她第二天翻臉不認。

她說:當是一夜青好了還說希望彼此都把這件事給忘掉。

老實說,他還是生氣的。

但是一看到她嫩嫩的小臉,那活靈活現的眼晴,有氣也撒不出,算了,要追一個女人,總要付出點代價。

自那一晚過后,他們倆之間的交集多了起來

這女人還是蠻有趣的,哪一項他基本都蠻喜歡。真的是長成了他喜歡的那一種類型,一逗臉紅,尤其是這個特質,總能撩撥得他心里癢癢的,總想把她壓在懷里,狠狠的吻著。

他特別喜歡聽她在床,鼻腔里哼出來的調調,這世任何的一種崔青劑都要管用。

出差她差點被害,幸虧在那個點他下了樓,否則真是不敢想像。她趴在他的懷里,緊緊的抱著他,小身板直顫,他心疼的不得了。

后來睡在床,他真的覺得他是不是瘋了他有超強的自律力,卻沒辦法用在那個女人身。哪怕他板著臉,在心里已經把她吻了好幾回。但這個女人,和他了幾次床,可明顯心里還是沒有他。

大情敵孟墨出現,數次出現在她的嘴里。

他很不爽

覺得這個女人有點可惡,撩撥了他,還撩撥了另外一個男人,還是和他一起長大到的孟墨。

經過時間的推移,他發現這女人的心里也不是沒有他的,一向把情緒隱藏極好的秦大總裁,一瞬間心花怒放。他覺得像他這樣喜歡了一個女人七八年的時間還沒有到手,應該也是極品了。

甚至想著,這件事絕對不可以讓別人知道,死埋在心底

因為喜歡,所以她自然不能在身邊工作,辦公室戀情,也的確是影響工作。辭退了她,還蠻想讓她呆在家里,等著他回來,一起吃,一起睡,他養得起。

像他對孟墨說的:有的時候,的確是需要一些旁枝錯節來促進兩個人關系的發展。

孟墨,唐玥都是。

蘇風是她的兒子。

這對他來說像是一個霹靂,兜頭而下。個女人騙了他,并且到他這里來班的目的也不單純,他要氣瘋了,這個女人真的是太欠收拾不僅如此,她的學歷也是假的。

他左看右看,她哪里像是生過孩子的人,可擺在眼前的事實不容得他不信。

她這個小騙子,騙了他的心還騙了他的人。

可能是心里有一個人進駐太久,久到她的什么都可以忽略,包括她有一個兒子。他還是接受了,并且對她的兒子好。

車展之事,他萬萬沒想到。

那可能是她這一輩子的陰影,哪個女人能承受得住在那樣大庭廣眾之下被人罵,全直播,她被人各種扔東西。他去看她,她說了一句話:如果和一個人在一起,他帶給你的只有痛苦,那遠離這個人,秦子琛我們壓根不是一路的。

她說得這么絕。

于是他離開,正好,來想想是不是還要去招惹她,是不是還要和她在一起。

美國相遇又是一次意外。

在電梯里,她縮在那兒,沉靜如水。

他覺得,可能他們緣分未散,于是用個小小的計謀讓她到他的房間,又一次發生了關系。他能感覺得出來,她對他也不是沒有感情的。回國后,安心來找他,說那個蠢女人,用兩千萬買了柏遠與諾依依的出軌視頻,她想幫他分擔一些。

從那時,他們開始正式在一起。

媽媽爸爸以及不贊同他們在一起的人,他都不在乎。他是秦子琛,有那個能力掌控自己的人生,誰有權利來指手畫腳可這個人是他的親生媽媽,有一些東西還是要顧忌一下,尤其是小女人的情緒。

她是個心思很敏感的人,他不忍心讓她為了這些事煩憂。

所有的一切,他都能扛,只要她在他的身邊。

蘇風是他的兒子。

人生又一震撼。

因為他喜歡這個女人,所以相信她對其它人用過的手段或者計謀,從來不會用在她的身,因為他只想寵她,寵得無法無天都行。

所以從來沒有懷疑過,蘇風和他的關系。

她卻親口說出,他覺得人生真的是一個大舞臺,劇情跌宕起伏,總是意想不到。

蘇風是他的骨肉,那一晚留下的種。

真好,真好。

:

第468章 :介意來個現場直播么(一)

因為有孩子所以結婚勢在必行。

他不想再考慮其它外界的因素,媽媽也好,或者是其它也罷,必須領證。

結婚證拿到手時,不僅她在恍惚,其實他也恍惚。近八年的時間,這個女人,終于是他的。

有句話說得好,只要能在一起,再晚都沒關系。

屋子里太安靜,光線都陰沉陰沉他坐在沙發,久久未動。心潮翻滾,疼痛著,一發不可收拾。手從筋脈暴起到自然垂直,紙落在了地。

面娟秀的字體也露了出來,還記得你曾答應我一個條件讓我隨便提么記得遵守諾言。我走了,不要來找我,2015年7月15號,5點零5分17秒。沒有兩個人的任何署名,時間卻連秒都寫了。

似乎在說從這一刻起,他們再沒任何關系。

兩個小時,他保持這么一個姿勢,一動沒動。沙發還有她的外套,黑白條紋,他微微側頭眼前浮現了她穿著這件衣服的樣子,清透迷人,長發飛揚。心臟猛然疼了起來,撕心裂肺。

伸手把它拿過來,抱在懷里,緊緊的,像要揉進自己的心臟。

然后眼眶濕潤,一滴兩滴滾滾而來。

手臂一揚,把衣服砸到了垃圾桶,抬頭,眼眶腹紅似血。原來她狠起來,這么的絕情,說走走,連兒子都不要了

蘇昀,你到底是不是人,到底有沒有良心

夜來了,陰沉至極,天空里漆黑不見五指,屋里也沒有開燈,男人坐在地,靠著沙發,似是一尊雕像,許久未動。那衣服躺在垃圾桶里,少許,他又起身,把衣服從垃圾桶里把衣服拿起來。

電話響來,是美國的。

他接過。

“少爺,是小少爺感冒發燒,不知怎么的一直在哭鬧,喊著要媽媽要爸爸。我們聯系不蘇小姐,您看”

這種話像重捶落在他的脊背,疼得站都站不穩,喉頭哽咽:“照顧好他,我過來。”

“爸爸,爸爸,我頭好疼我要媽媽,嗚嗚你過來,帶著媽媽過來”電話被蘇風搶了去,在電話那一頭放聲大哭。

心如刀紋都不能形容這感覺,他這一生都沒有流過淚。

他伸手捂著眼晴,好像要阻擋那要洶涌而出的、又廉價的東西,兒子的每一聲哭,如他,都是凌遲。

“寶貝不要哭,去找姑姑,爸爸馬去機場,睡一覺,你能看到爸爸,乖。”

街頭燈火如豆,姹紫嫣紅,車的尾燈竄起來一個絢亂的天堂。只是這美,稍縱即逝

車里放著英歌,只要車子一啟動,會自動播放。這歌曲是她弄的,因為她喜歡。

離登機時間還有兩個小時,他卻已經早早到來。機場里人來人往,一張張陌生的面孔忽然很想抽煙。以前工作很悶時,他會偶爾吸一兩根,自從她進秦氏以后,他幾乎沒有碰過。

在車里翻了翻,找到了一包,很久沒有碰過的東西。煙盒翻出來的同時,另外一個東西被翻了出來。

一支錄音筆。

記憶翻飛,她為了要他一個采訪稿子,各種討好她,給她做飯,親手給她剝蝦。他知道她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于是提前寫了稿子給她。她卻很有興致的去拿錄音筆。

他怔怔的摁了一下。

他們的對話在車內響起。

這個稿子,是誰寫的啊她的聲音好聽的醉人。

我,有什么問題嗎

她的干笑,沒,沒問題。

過了大概是一分鐘的時間,是他問:有喜歡的人么

沒有。很干脆。

初戀是在什么時候

17歲,問這干嘛

好,從現在開始你有喜歡的人了,他叫秦子琛。

聽到這里,秦子琛忽然按下暫停健,莫名的心跳不穩。這些對話當時并不覺得,現在想來,像是他在犯賤一樣。她沒有喜歡的人,回答得如此干脆和快速。

17歲有初戀,顯然不是他。

只是為了要一篇采訪稿子而討好他,而他竟然早早準備好,親自想問題親自回答

她是他的初戀,她的初戀是別人。

她沒有喜歡過他,她在他的心里已經入了骨。這是犯賤么是,一切都諷刺得像鞭子抽打著他。

停了好幾分種,他才按了播放鍵。

秦子琛,從現在開始人有喜歡的人了。然后是她噔噔跑向外面的聲音。

他握緊了錄音筆,緊得發麻,漆黑的夜,他一身的冰渣,都砸向了自己。

一個星期后。

秦子琛收到了一個包裹。

里面有一份離婚協議書,面有蘇昀的簽字,娟秀得體。

還有一枚戒指,以及他的兩張銀行卡。

包裹只有收件地址,沒有送件人的地址,連個電話都沒有。

又一個星期,他回國,蘇風和小蕎一起留在美國,麗鶯娛樂交給了韓呈。

回國的那一天,景天市的商業鏈發生了地震。

秦子琛正式以一個身份出現在唐氏公司大樓,所有人目瞪口呆,從此,這個城市再沒有了唐氏

“看在兩家這么多年的份,我最后的仁慈。”秦子琛一張支票遞給唐承悅,他的臉沒有半絲溫度,氣勢以前更甚,讓人望而切步。

支票是一個不小的額度,但對于唐承悅來講,依舊無法接受。在一個星期前,他知道秦子琛在打壓他,能想的辦法或者在做的措施都已經做了,但依舊無力回天。

僅有一個星期的時間,他取代了自己的位置。

他顫抖著身體,一瞬間老了很多歲,開口:“為什么這么絕”

秦子琛的目光突然有狠起來,狂狷嗜血,逼著他:“絕莫非你愚蠢到早沒想到這一天”

后來唐承悅才知道,這支票的五千萬人民幣,只是看在他是蘇昀的父親份,否則一毛都沒有。

兩個小時后,警局打來電話通知唐承悅。

唐玥因縱火致使人差點死亡,行為相當惡劣,判十五年有期徒刑。十五年的時間不長,可對于一個在牢里的人來說,是幾個世紀。

起五千萬來,他更不想看到的是這個。他的玥兒,孩子,縱是刁蠻,也是自小寵到大,一身的臭脾氣也是他和范以煙親手慣出來的。這件事若是沒有秦子琛的施壓,怎么可能會判這么久

范以煙聽到這個消息時,沖進了秦氏。

現在的她已經沒有什么好顧忌,老公沒有了事業,女兒進了牢。

走到秦氏樓下,被人攔住。

“唐泉,放開你要是有種,你要是心疼你姐姐,去殺了那個男人。”范以煙歇思底里,也沒有化妝,面容憔悴。

唐泉抱著她,死也不撒手,眼晴里布滿了血絲:“媽,算了,算了,我們回家,我們還能東山再起。你連這個大樓的門都進不去,媽唔。”他忽然眉頭一皺,臉色一白。

他的肩膀被生生的咬破了一塊皮,鮮血直流。

耳邊是范以煙嗜恨發狂的聲音:“放開我我要去,我要去,放開”

:

第469章 :介意來個現場直播么(二)

唐泉越發的抱著緊,怎么敢松手。

他不敢告訴媽媽,唐玥判十五年,是他求的情。那一晚在酒店,局長和秦子琛吃晚餐,他親口問的秦子琛:“唐家大小姐要判多少年,十五年,二十年”

法律在他們的嘴里似乎只是權利的玩物,可是有什么辦法,唐泉身在豪門,這種規矩懂得多。縱火本是犯罪,更不說唐玥蓄意而為,三個受傷,只有夏鶯受傷輕一點。

秦子琛是不會不管的。

“有二十年更久的么”秦子琛搖晃著酒杯,漆黑的眸子印在面,像是吃人的魔,透著不寒而栗的陰涼

“這個”局長其實有點為難,這事兒十五年本是多了,超過二十年事情鬧開來,他這局長還干不干了。

唐泉沖了進去,求情。

或許真的是看在蘇昀的面子,他是蘇昀同父異母的弟弟,所以秦子琛同意了。那也是第一次,唐泉看到了秦子琛陰狠的一面,不怒而威,那氣勢周身兩百米之內,無人敢靠近。

九月一號,他的生日,又是一個夜晚。

這四下無人的夜還真的是沒辦法躲,總是窒息的慌。

他的房子該賣的都賣了,沒有賣的都有她的回憶,淺水彎,東方帝景城,無數個夜晚,都是他們纏綿的畫面。

電話打來,高希凡。

“老秦,生日快樂,在哪兒,我們來慶祝一下”

他抬頭仰望著天空,脖頸與喉結露出一個窒息的弧度,悠悠的開口:“淺水灣,喝酒了不能開車,來接我。”

可能的確是需要瘋狂一下。

91俱樂部,他們的老地方。

人不多,四五個,都是他的好兄弟,以及孟墨。

他從角落里站起來,目光很復雜,伸手,“生日快樂。”沒有想到,沒等到他的婚禮請柬,卻等來了他的生日,一切都讓人唏噓。

秦子琛朝他看了兩眼,忽然笑了起來,“謝謝。”轉身,坐在獨立沙發。

孟墨縮回手,應該也想到了,他不會握手的。

秦子琛坐在那兒把玩著手機,一手拿著酒杯,淺淺的抿。旁邊喝酒劃拳,好像沒有屬于他的世界,只有他獨身一人。孟墨也沒有玩,沒有心情。他以為他們會長久,沒想到這么快夭折。

心里總歸是不是滋味。他放了手,是想讓他們好好的幸福,結果

玩夠了,有人提議叫幾個妞進來。

“壽星在這兒,而且我們的壽星最不喜歡這種事,你不知道他不近女色的么”

視線紛紛落在秦子琛的身,他抬起頭,臉浮起許久未見的笑容,“本少最近正需要女人的滋潤,盡管叫,姿色要好。”

孟墨和高希凡沒有作聲,面面相覷。

也有三個人是不知情的,他們只知道好久沒見蘇昀,并不知他們之間的內情。

有人邪笑:“喲,這是開竅了:

有人勸解:“我說秦大少,這被你那個小女人知道,會不會讓你睡地板”

秦子琛放下酒杯,燈光印襯著他的眼晴,深沉暗得讓人不敢直視,話語自薄唇里吐出:“你這樣對一個剛剛被甩的人說這話,合適么”

于是有人竟真的叫來了很多個妞,年輕漂亮,身材個個火辣,包廂里開始群魔亂舞。

“哎喲秦總,你終于肯叫人家來了,你都不知道”嬌嗲的女人爬在他的臂膀,聲音嫵媚至極,涂著紅紅的指甲摸了他的鎖骨,并且有種越來越往下的趨勢。

秦子琛側頭,笑得邪魅勾人,捉住她的手腕,然后手指慢慢往攀女人的肩頭,五指打著節拍,“不知道什么”聲音暗惑魅人,讓人酥了骨頭。

女人被他挑逗得氣喘,“不知道多渴望你呢”

他忽然笑了,牙齒炫白,笑得蠱惑,狂飲了一口酒,扔掉酒杯后猛地把女人抱起來跨坐在他的腿,扣著她的腰,暗:“來,我看看你有多渴望。”那個眼神像是夜里行走的豹子看到了獵物,幽綠,奪人心魄。

女人莫名的伸起一股懼意,但又不舍逃走,像是入了魔,心甘情愿的沉倫。

“秦總”女人喊了句,沙啞著腔調,風情萬種。伸手摟住了他的脖子,一手去解他襯衫的扣子,頭往前傾,紅唇送。在唇吻時,一股蠻力突然推倒了她

女人一下子掉在了沙發與桌子之間狹小的空間里。

“秦總。”委屈得很。

秦子琛瞇了瞇眼,暗色里拳頭緊握。不過瞬間他又松了拳頭,睜眼,把女人扶起來,壓在自己的身側,看著她紅了的臉蛋,傾身勾住她的下巴,聲音極小:“美人兒,我忘了告訴你,我不喜歡前戲,我直接直接干。”

女人微愣,但近在咫尺的容顏,可以讓她忽略一切,偎著他:“那我們去哪兒”

秦子琛赤笑了兩下,伸手解著她衣服胸前一大排的繩子裝飾,胸一寸一寸的往出露,“真香,用的什么牌子”他沒有回答個問題,又問。

他的指肉無意間碰到女人的肌膚,滾燙,女人有些發軟,哪怕已經身經百戰,但面對秦子琛這種人物,總是不免羞澀幾分,她還沒有回答牌子的名稱,他的聲音又傳來,找著她的面門:“介意來個現場直播么”

啊她一愣,胸前涼了幾分,這才發現大半個"shu xiong"都露了出來男人修長的手指停在邊緣,輕輕的畫著圈圈。她的呼吸驀然急促,整個人如一攤**般,“秦總,我好多人呢。”她縱是在大膽,也不敢在這么多人的面前現場直播。

秦子琛咧嘴笑了,一雙眼睛很是漂亮,線條清晰而流暢,飄逸得好似東方水墨畫勾勒出來的,雍容的波斯貓,慵懶、貴氣、蠱惑得驚人。

女人失了魂。

“真是可”愛字還沒有說出口,女人瞬間被人提起,一把丟在對面的沙發。

“滾出去”

孟墨坐在秦子琛的身邊,秦子琛的襯衫扣子開了兩顆,噴薄著成熟男人的性感。

孟墨沉著臉:“這算是在作賤自己么”

秦子琛倒了一杯酒,暗色的液體從瓶內流出,印在了他的眸子,似濃稠的血,沒有半絲溫度:“你風花雪月那么久,作賤自己幾回了”

“看來我還真是高估了”

“不要高估我,我是一個俗人。借著生日借酒消愁,想**一下我堂堂秦子琛被一個女人甩掉的自尊心而已。我抱女人,純粹是想那個了,孟大少,不要說教。”

孟墨抿著唇,看著秦子琛淺淺而笑的臉龐,心里竟微微的抽疼了幾分。

蘇昀,你真狠。

回到家不知道是什么時候,要說醉,好像又沒有,因為他腦子清醒得很。若說沒醉那為什么連這是哪兒都不知道。

被李利扶到床,鼻腔似乎聞到了熟悉的芳香。

他忽地坐起來,酒意竟清醒了幾分。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