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167節

“沒關系,不過我還是糾正一下,是前夫。”

兩人車,讓司機開暖氣,衣服搭在兩人的身。

蘇昀低著頭,長發泄下來,也看不清她在想些什么,但是安心說了兩句話她都沒有聽到。

“啊什么”

“大姐你在想什么,司機讓你報地址,我又記不清你住在哪兒。”

蘇昀猛然醒悟,把地址告訴了司機。安心暗暗搖頭嘆息,只不過是提了一下而已,這么心不在焉的,這世間之事大多都是好事多磨。

“那個你剛剛在洗手間里有沒有碰到什么人如說你,你熟悉的。”安心原本是不想問的,但想了想還是問了出來。

“有。”

安心一下子感到有些緊張,“誰”

“我國著名影星寧小玫,在洗手間化著妝,果然和電視里面一樣漂亮。我還要得到了她的簽名,你要么”

安心暗暗松了口氣,昵她一眼,“她是你熟悉的人嗎我才不稀罕”

“是啊,近幾年唯一喜歡過的女明星。”

既然沒有遇見那也好,至于她碰到李利的事,也不用說了。這會兒他們可能也已經要登機,再一次遠離這個城市。她忽然想笑,命運真是怪,是明明近在咫尺,卻要擦肩而過。

到達蘇昀的住處,找了拖鞋和一件昵子大衣,“暖和一下,一會兒出去吃飯,然后給你買衣服買鞋。”

“衣服可以,但是我有鞋。”

“不許穿高跟鞋”

“哦。”

兩人窩在沙發,喝著熱水,安心想起某件事來,拿出手機神秘兮兮的,“我給你看樣東西,但是不許哭鼻子。”

“小心肝,在你身還從來沒有什么懸念發生過,我知道是我兒子,拿來。”

安心把手機朝她懷里一扔,咬著牙:“你這女人怎么越來越不可愛。一次我給你看的時候,你不是哭得昏天暗地的。”

“閉嘴,不要吵。”

手機里面是一個視頻,小家伙的頭發修剪成韓式那種,有一個齊流海,牙也換齊了,臉蛋**嫩的,倒是沒見長胖。

“媽媽,我知道干媽一來,肯定會來找我給你錄視頻的,嘿嘿。媽,你放心我是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的。我很擔心你,不知道你的傷都好了沒有,一次干媽來告訴我,你還不能開口說話,我好幾天都沒有睡著覺。其實我想告訴爸爸,但是干媽不讓我說。嗯,我是個信守承諾的人,我不會說的。不過,媽媽,等我過生日時,我想見你還有你也讓干媽錄個視頻給我看嘛,不公平”

蘇昀已經泣不成聲,握著手機緊緊的,身軀發著顫。

安心扯過紙來,擦她的眼淚,“我知道所以說了不讓你哭啊。醫生不是說,最好不要流眼淚你要再這樣,我下次不給你錄了”

“你這個騙子我們半年前見過,半年前你也見過小風,你居然騙他說我還不能說話”蘇昀抽抽咽咽的。

“好好算我錯。阿西巴,別哭了老娘胸口的衣服都被你哭濕了,還讓不讓我出去,趕緊滾去洗”

蘇昀拿紙擦,“胸真小。”

“操。”安心一茲牙,拿著枕頭朝她扔了過去,被這個女人很好的擋過了。

安心聽著浴室里傳來的水聲,心里還是欣慰的,起碼她哭的同時還能和她開玩笑。第一次看到蘇風的視頻時,哭得氣不接下氣,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和蘇風相見么

其實都是想過的,可是怎么行。秦子琛一旦發現她,那蘇昀必然是跑不了。可間又有一個夏鶯在愛情雖說是兩個人的事,若是自私一點,誰都不要顧忌。

可愛情和生活,這是不一樣的。

加夏鶯當初為了保護蘇昀,受過傷,這個女人會一直記在心里,耿耿于懷。

街對面的小旅館,人民幣一晚428元,還是一個套間。

男人喝著速溶咖啡站在靠窗的位置,看著對面的八樓,兩個女人在屋里說笑的樣子,一會兒她又哭了起來,然后進了屋。

李利朝那邊看了一眼,又看著自家總裁。

不知道是不是瘋了啊想人家去玩跟蹤和監視這種小旅館,他大少能睡得著

“最好把你的小心思收起來”

他連忙收回視線,摸摸鼻子。

秦子琛靠在墻壁,目光落在對面的屋,已經熄了燈,想必是要出去。

“方紹安酒醒了”他問,語氣不咸不淡。

“貌似還沒。”

“嗯,明天你去和他簽合同,說我同意了。”

“好的,不過總裁這電影明擺著是賠錢的貨。”

對面的人已經消失不見,他也收回線視,朝屋內走,“我錢多,撒著玩。”

“”

秦子琛拿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出去,那一頭隔了好久才接。

“**,大哥你知道我這里幾點么有什么事,快說”

秦子琛坐在沙發,但下一秒看著那灰色的布料,又起來,“你老婆在哪兒”

“她回娘家了,干嘛,你看到她了”

“高公子,你欠我一千萬人民幣,希望你盡快打到我的卡”

高希凡愣了一下,然后才想起來有一天和秦子琛打的賭,籌碼為五百萬。若是安心不知道蘇昀的去處,兩人之間什么事也沒有。若是安心知道,籌碼翻倍

因為高希凡特別相信他的老婆,那時已經快半年,她也常常難過焦燥,所以他斷定安心是不知道的。

“你,你說什么你是見到蘇昀了還是怎么滴”他一頭爬起來,也沒了睡意。

秦子琛抿了幾次唇,想說什么還是沒有,最后只道:“記得給錢。”

收線,夜已漸濃。

街頭燈火輝煌,對面樓底的那間咖啡館已經關門,但那滾燙的金字saie依舊閃著金光。街頭風撩起行人的發和衣擺,冷意絲毫掩蓋不了人們的瘋狂。

這個城市,正美輪美奐

:

第479章 :從法律上來講,你還是秦子琛的老婆(二)

安心的衣服很好買,高且瘦,天生的衣服架子,去專賣店隨便一件都行,蘇昀刷的卡。

“我去這件衣服的價錢,你的咖啡店要經營多久才賺得回來。”兩人一邊往外走,安心問。

看著蘇昀和自己平起的個頭,心想著這個壞女人。不讓她高跟,她穿著,倒也好和自己差不多高。

“少則三個月,多則半年,放心,雖然我肝都在疼,但,只要小心肝喜歡,我眼晴也不會眨一下。”

安心搭著她的肩,“小樣,你不會愛我了我可告訴你,我已經被高希凡質問過好幾次是不是雙。”

“你現在才知道么,我老早看你了。嗯,你老公說得沒錯,你應該是雙。”

“阿西巴,我算是雙,也會喜歡寧小玫那種性感的女人,胸大摸起來才過癮我靠”安心掀起她外套里面的打底衫,原本是想使下壞,但衣服一掀開看到了她胸前青青紫紫的吻痕。

震驚得不行。

蘇昀大意沒有發覺,等她一驚呼,才反應過來一下子攏過衣服,蓋好,“那個這是個意外。”

“發生一夜青的哪個不是意外,你居然背著我偷男人”安心一幅不可思議的樣子,嗓間不自覺加大。

蘇昀捂著她的嘴,幸好這說的是,旁邊經過的人沒有幾個能聽得懂,拽著她的手朝旁邊的酒店里面鉆去,“你小聲點,那個,我也不想的,我喝多了”

服務員帶他們去座位,倒了茶水。

安心很不敢相信的樣子,“不是,我只是怎么都沒想到這種事會發生在你的身,還有我不是告訴了了你,不要喝酒么”

“咱們不提這事了,想起來也是很郁悶,吃東西。”

安心想了想,拿菜單,“也是,在這個奔放的城市,也算是正常。不過不要喝酒,這是真的”

“是,小祖宗,我會聽話的。”

吃完飯,兩人步行回家,聊了很多,卻決口沒提關于秦家或者景天市里的任何一點事。安心這兩年在漫畫圈的名氣也大了起來,一大批死忠粉,插畫反倒沒有漫畫的反響大。

聊到很晚,才沉沉入睡。

醒來時,已經八點,蘇昀一跳起來,遲到了遲到了。等衣服換好,才想起今天禮拜天。他們工作室,一周工作六天,她大大的松口氣。

安心還在睡,可能是抱著高希凡睡久了,昨晚抱著蘇昀睡了一夜。

電話響來,蘇昀怕把她吵醒,連忙出去。

“喂,莫總。”那一頭有車喇叭聲。

“起來了么我在你樓下”聲音溫潤好聽。

蘇昀打開窗戶,果然看到一輛黑色的豐田停在下面,莫棠伸出一個頭來,朝她擺手,“下來一起吃早餐。”

“莫總真早,不過我有朋友在這里,可能不太方便,不好意思。”

“沒關系,我去辦點事,順便而已。對了,晚和那一邊的了了正式簽合同,我會給你打電話,告訴你地點和時間。”

“好,我會準時到達。莫總,快去忙。”

莫棠掛掉電話,深深的呼口氣,失望。怎么總是拒絕他

啟動車子,離開。

蘇昀抬起頭時,余光瞥到對面樓層的窗簾一動,有一個人影晃了一下兩棟樓只是隔了一條街,說近也近,可能是視力不怎么好,沒看出人來,但隱隱感到有幾分熟悉。

“你看什么呢”身后有聲音傳來。

“哦,沒什么,去洗洗,我們下去吃早餐。”

安心在客廳里脫著睡衣,蘇昀看了立馬把窗簾拉

“回浴室換好嗎”

“大清早的我給你點福利不好”

對面。

李利摸著鼻子,心里想著不知蘇小姐有沒有發現他,但看那樣子應該是沒有,有點險。他想總裁應該起了床,不知昨晚有沒有睡好,也真是拼了。換好衣服,去敲隔壁的門。

“進來。”

他推門,總裁已經穿戴完畢,想必是起來有一會兒了,剛剛那一幕不知他看到了沒有。

吃完早餐,兩人到了咖啡店里,員工也陸續了班,雙休之日,客人想必也會平時要多。這店面不怎么大,也五六十平的樣子,裝修倒是不錯,因為是新的,所以各個角落也都干凈通透。

蘇昀給他煮了一杯香濃醇可的咖啡,手藝不錯。當然安心私心的以為,這與她和早些年班時,每天早在給秦子琛咖啡關系密切。

午人較少,午后開始人多了起來。

蘇昀猛地想起過兩天要續租金,干脆趁著今天休息辦一下為好。沒有證件也無妨,房東那里有存根。

打電話,嗯

蘇昀放下手機悶悶的,安心問怎么了。

“房東換了人,所以我得重新和新老板談關于租金的問題。”麻煩。

“店面和你的租房一起到期”

“對啊我得去辦個臨時證件。不對,人家今天禮拜天,也不班。”有短信來,發了一個號碼給她,新房東的號碼。

她起身,把掛在墻的圍巾拿下來,“我們去逛街,晚我還有工作,嗯,你可以一起來,明天在找新老板。”

“哦不,晚我要回家一躺,我媽回了國,她特意讓我回來盯著加學。我在這里待不了多久,明天午或者后天早再飛回國。”

這一別,又不知要多久才能見面。

“好,一路順風。”

兩人一起往出走,找地方吃個午午茶,安心去回家。

太陽西斜,氣溫稍降。

蘇昀攪著杯子里的奶茶,前方放了一塊草莓蛋糕。可能是因為有太陽曬著出了些汗,臉頰紅紅的,睫毛欣長,有一層淡淡的陰影在眼下方,鼻頭高挺小巧,唇不紅而赤。

這個女人現在的氣色,哪一年都要好,由里到外的紅潤。也是,那些保養品沒有白吃,這兩年好歹把身體也養好了。

只是作為好朋友,安心怎么能不擔心她目前的狀況

有些事情再怎么逃避也不是個辦法。

她咬著吸管,漫不經心的,“親愛的,我打個方你要好好回答我。”

蘇昀點點頭,伸手拂去了頰邊的一縷秀發,整張臉露出來,美得滴水不露,果然人的氣色一好,精氣神兒也來了。

“如果,我是說如果,秦子琛現在站在你的面前,你會怎么辦”

蘇昀怔了一下,嘴里咬的蛋糕也停住了,隔了好大一會兒,把蛋糕拿下來,唇角沾染了一層密色。淡淡的陽光打在她的臉,虛虛晃晃的淺笑,“當然是打個招呼,總不可能視而不見,畢竟我們也好過。”

“這樣”

蘇昀握了握拳,手指不經意蹭了蛋糕,她拿紙巾擦著,又擦了掌心的位置,陽光下看得出密出了一層細汗。

“不然呢。小心肝,作為新世紀的女性,愛時愛得認真,分時分得灑脫,這樣不好么”

好,當然好安心的心里不是滋味,她也的確夠灑脫。

走時,干凈利落。

時隔這么久,也從未聽她提起過他,也從未看到過難過痛哭的樣子。或許她該學學蘇昀,她的那種該互的灑脫。轉身的絕決,一封信切斷了兩人之間所有的關系。

“希望你說到做到不過今天既然提到了這件事情,我覺得我還是有必要說一下關于你老不對,你前夫。這兩年,嗯,他除了在我面前大醉一次,掐著我的脖子問你的去處之外,好像也沒有做過什么事,一切照舊。那一次大醉后,他還是他。

“你看蘇昀,我以前說過你們倆天生一對,每一個人都能把情緒隱藏得非常好。他或者是你,從外表看來好像什么都沒發生過一樣。你以前告訴過我,這世界誰離開誰不能活。但是只要認真愛過,分開了心里怎么會沒有裂痕。更何況你們還有孩子。”

蘇昀怔怔的,毫無意識的喝著奶茶,一口,一口。

安心看她那樣,知道她已經聽了進去,嘆氣:“你不要他,難道還不要孩子嗎據我所知,那份你寄去的離婚協議,他并沒有簽。從法律來講,你們還沒有離婚。”

:

第480章 :不需要和我在飯桌上聊(一)

奔馳車內。

男人拿著平板看了一些英新聞,以及簡單的處理了一下公事,關頁。

深色的圓領針織薄薄的貼著他健碩的肌肉,胸腔的線條若隱若現,鎖骨性感迷人。電話打來。

“喂”

“秦大總裁稱呼一下我的名字會死么你又沒有老婆,還怕人家吃醋不成。我在倫敦,在哪兒,一起吃個晚餐。”

秦子琛把平板關,車廂內暗了幾分,“抱歉,我不陪不能和我睡的女人吃晚餐。”

“秦子琛我雖不是響名國際,但身價也是一等一的。想和睡的人,從這里能排到你家門口老娘也不愿意和一個心底有別人的男人睡”

“寧小玫,你偏要不停地提別的女人”男人皺了眉。

“你要不答應,我敢把蘇昀的名字掛在你”

“地點。”他截下了她,抿唇,有一絲無奈。

李利在前方瞥瞥唇,總裁這種神情除了對蘇小姐之外,寧小姐可是第二個人。

“秦總,你看前面”李利減慢了車速。

男人在后座朝間移了下,從擋風玻璃看到路邊站著一個長發女人,用了一個小發箍把流海都夾了起來,后面的如瀑布般而下。緊身深綠色毛衫,打底,高跟短靴,外套拿在臂彎里,也不嫌冷。

她也不知看向哪里,靜靜的,憂愁惆悵,粉面桃腮,薄施鉛華。天色已經轉暗,她一個東方面孔的女孩矗立在街頭,很招人注意,不時的有人回頭望。而女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無法自撥。

煙眉細皺,小身板纖細,高跟鞋的原故拉長了腿部的視覺,又細又長那種視覺已是很享受。

“蘇小姐越來越漂亮了。”李利感嘆,車子靠邊停了。

秦子琛沒說話,目光落在她的身,深測辯。腦子里又浮現出十年前的那個包廂,她扎著馬尾,淺笑:“我剛過18歲的生日,是這里的臨時工。”青絲墨染,那一個笑容,如仙水靈。

刺耳的喇叭聲,嚇到了她。

她朝后一縮,高跟鞋歪了兩下,秦子琛推門而出。

下來時,一輛出租已經停在她的面前,她拉門車。

他沒有前,英俊的臉被殘層的一點陽光和街頭亮起的霓虹燈渲染成了朦朧,看不清臉色。

李利在車直嘆氣,總裁太癡情。

坐在車,她都是心不在焉,心里七八下,不可否認的,安心的話對她來說,起了震撼。

天色轉暗,兩邊燈光浮影掠過眼角,像是時空的隧道,一幕幕,一幀幀,帶著她去了久遠的回憶。

need酒店。

大老遠的看到閃爍的霓虹燈,酒店氣勢寵偉,里面的美食在這里也是出了名的好。

蘇昀按照莫棠給她的包廂,到達。

方紹安那邊的人還沒有到,莫棠也不在,只有公司里的另一個同事,技術宅,公司里除莫棠外長得最好看的一個人。他和一般技術宅不一樣,油腔滑掉型。

“hi,莫總呢”

“出去了,哇,小蘇,你今天真漂亮。”特里夸贊著,并主動給她倒了一杯白開水。

“謝謝。”

這時莫棠和方紹安進來,后面還跟了次的那個大胡子大叔。方紹安看到蘇昀時,非常客氣。但蘇昀看得出來,在這套虛偽的背后,他也有一絲厭惡。

蘇昀很好,這份情緒他是從何處而來。

要厭惡,也是她。

合同挺利索,雙方也都是早談好的,只不過是要簽字蓋章,然后客套幾句。字一簽,法律效益正式生效。

簽罷,那個大胡子提議要一起吃晚飯,莫棠看了看蘇昀,似是想征求發的意見。

“吃飯不用了,我看方總的氣色很差,想必吃不了什么。方總,我想單獨和你聊幾句。”

幾人離開,包廂里剩他們二人。

“蘇小姐,想聊什么”方紹安的確是吃不下,昨天的酒感覺到現在還沒醒一樣,只敢喝白開。蘇昀伸手到他的面前,“我和莫棠的身份證應該在你這里,你可以還給我了。”

“身份證我沒拿。”那證件不是被秦子琛拿走了么,她不知道他們自前晚過后,難道沒聯系

“方總,都是國人,沒有必要把事情鬧得這么僵。那一晚的事,我估且不提,都是成年人,我也有錯,不該喝下那杯酒,否則不會有那么惡心的事情發生。我相信方總,也會感到惡心才是,證件給我,我們還是好好的合作關系。”

方紹安被說得有點愣,她和秦子琛都是成年人沒錯,惡心怎么會惡心他們以前不是夫妻關系么縱是兩年不見,個床,還不是以前的味道和配方

嗯,他倒也的確是感到蠻惡心,整整滿滿烈性威士忌,這輩子他都不想在喝酒了。

但是證件他真的沒有。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