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178節

“哎,你還別說我有時候覺得,我要是有個父親,肯定也是像他那樣的對我好”

安心哼著,“你給我閉嘴,你現在滿腦子除了秦子琛還沒有別的。你以為我會真的玩失蹤,然后看他驚慌失措的找我,然后又讓他收拾我我只是這么個說法,我們去旅游,短途的那種,不要告訴他們。”

“這和失蹤好像也沒有什么區別。”

“你腦子里除了秦子琛肯定還有屎生活不僅有親親我我,還有距離產生美,你趕緊去收拾東西,我們出發。”安心抱著紙箱出去,右拐,樓。

蘇昀只好跟著,她并不想和安心一起這么胡鬧,但,若是安心一心想這樣,她也愿意陪著。

樓梯時,她說,“小心肝,我的腦子里不僅有秦子琛,還有你。”

“哼,算你有良心嗯不對,你說啥玩意兒你罵我”

“乖,不要生氣,電梯開了,我去開門”

秦子琛也并非一定要跟著蘇昀一起,他其實也很忙,只不過是在她的面前沒有工作過,沒有處理過任何關于工作的事罷了。

下午李利來找他,各投資商,開會,招標會已經落成,接下來是實踐。地劃好,怎么開發,怎么經營版圖,都得經過商討。

這個會議直達下午五點,才散會。

李利拿著相關件去秦總的房間,兩人在做最后的細節效對。

這一忙又是一個小時過去,忙完,秦子琛把李利叫住,“打電話到美國,讓人把小風帶過來玩兩天。”

“好的。”李利欣然允之,能讓蘇風過來那肯定是和蘇小姐有了突破性的進展,這是個好事。

“我在這邊除了工作的事之外,其它一切事宜都不要讓我媽知道。”

“是,秦總。”李利看著沒什么事便出去。

秦子琛劃開手機,已經六點半,可以吃晚餐,蘇昀又沒有班可以約,打電話過去,沒有人接,再打,依舊沒人。他起身,下樓。好巧不巧的碰到正在找他的高希凡。

“我老婆是不是和蘇昀在一起”高希凡臉色不怎么好,抑郁的樣子。

“嗯。怎么,你還沒搞定她”兩人一起進電梯。

高希凡嘆氣,“我都說過了嘛,她哪里有蘇昀那么善解人意哎我說老秦,我怪了,同樣是女人,怎么差別那么大呢”

秦子琛掃了他一眼,目光半瞇,“你什么意思”

“我沒什么意思哎,你那什么眼神,你不會是懷疑我我靠,我算要紅杏出墻也不會去喜歡蘇昀。安心那個死女人都把我吃得死死的,你放一百二十個心,她的朋友我也是敬而遠之。”

秦子琛涼涼的,“你倒是敢,我宰了你第三條腿”

出電梯。

高希凡跟著前來,“你去哪兒,我跟著你一起。”

“喝咖啡。”

“去找蘇昀你算了,蘇昀不在咖啡店也不在家,她和安心倆一起,消失了。”高希凡對著蹭亮的墻壁甩著自己額前的碎發,瀟灑帥氣。

秦子琛皺眉,“去哪兒了”

“我不知道,兩個人的電話通通都沒人接,顯而易見,故意的。”

秦子琛邁腿出了停車場,俊美的臉繃著,詮釋著主人的不爽。

高希凡在后面追著,“不用擔心,他們倆一起不會有事的。”

秦子琛已經鉆進了車里,啟動車子,高希凡快速拉開車門進去。

“我現在一刻都不想讓她離開我的視線。”

高希凡聽到他這番話簡直匪夷所思,這是秦子琛能說出來的話,可又確確實實是從他嘴里崩出來的好半響,高希凡瞥了他一眼,表示鄙視:“惡心。”

蘇昀和安心滿頭大汗的回到酒店,又累,又爽,頭發都汗濕。

服務員遞來了干凈的浴袍以及晚餐券,讓她們去蒸個澡,可以吃晚餐。蘇昀說了聲謝謝,從薄地窗看向外面的滑雪場,還有很多人從高處飛奔滑下,英姿颯爽。

她不會滑,也不敢,被安心拖著也算是略懂了一些皮毛,這一身的汗不是玩出來的,簡直是摔出來的。

去洗澡,桑拿。

蘇昀脫掉襪子,看了看腳背的疤,下意識的朝后縮了縮安心也看到了,“躲什么,疤在腳又沒有在臉。放心,寶貝,大不了以后我陪你不穿涼鞋,不穿裸腳背的高跟鞋,一年四季都穿襪子。”

蘇昀緊了緊身的浴巾,小臉因為熱氣而泛著紅暈,“你確定”

“那當然,我說到做到,走,進房間。”

兩人在桑拿房蒸了半個小時,又去溫泉泡了會兒,一個小時已經過去,兩人才去吃飯。吃完飯,回房,蘇昀拿手機一看,呃五個未接電話。高希凡一個,秦子琛四個。

安心的也是。

她無謂的把手機一扔,不理。

蘇昀劃著秦子琛的號,打算打過去。

安心阻止,“能不能給我們倆有個私人空間,沒有男人,只有姐妹。”

因為這句話,蘇昀把手機放下了,沒有男人,只有姐妹。

朝沙發一躺,全身的酸痛也舒服了好多,側眸看著安心窈窕的身材,“還生氣呢”

“不啊,我沒生氣。”安心搖頭,也躺下。

“那你干嘛不給他說一聲你在這里,他們會擔心的。”

“傻子,擔心總擔驚受怕強。他們知道我們倆個在一起不會出什么事你說得對啊,起惡作劇的本身,他平安無事才是最好的。我不生氣是一回事,這么快原諒他又是另外一回事。”

“嗯,正常,如果你不給他一個教訓,指不定還有下次”她嘆口氣,起身,“我們來看電影。”

“行。”

蘇昀去開電視,打開藍屏狀態,面提示沒有絡。蘇昀照著電視下方的用戶名以及密碼輸了一遍,依舊不行,打前臺客服,一直占線狀態。

“你躺會兒,我下去看看。”

“好沒有,我可咋活。”

蘇昀翻個白眼,“干脆把高希凡的名字改成無線好了。”

“好啊”

蘇昀懶得理她,下樓。這酒店里很暖和,與外面的冰天雪地簡直是兩人世界,看著前臺服務員似乎挺忙的樣子,有一名身材欣長的男客人正在尋問絡何時修好,聲音很好聽,蘇昀不禁止了步。

“不好意思,先生,絡出了點問題,我們的技術人正在維修,會很快。”

“好的,我不急,我太太急著看韓劇。”他笑著,語氣里明顯包含著寵意,明**的衛衣越發的招人注目,晧白的手腕露出來的手表,也在熠熠生輝。

他笑著轉身,看到前方的人時,頓時怔住。

蘇昀笑了,溫柔大方,“hi,好久不見,孟墨。”

孟墨幽深的目光緊鎖著她,下下,眸光萬變,良久,他才開口:“好久不見,過得好么”

“挺好的,我在看到了你們的婚禮,是來度蜜月的么新婚快樂。”

“謝謝。”他聲音微啞,雙手插入口袋里,眉頭微鎖,“身體好么”

“一切都蠻好。”

“一個人”

“不是,我和安心倆。”

孟墨輕笑了一下,眼底不由自主的呈現出溫柔的神色,“我不是那個意思呃子琛在倫敦,沒有看到他么”

“看到過,午還在一起吃過飯。”

孟墨沉默了好幾秒沒有說話,他看著蘇昀,那種眼神底處散發出來的落落大方,和兩年前有些不一樣,那是氣質的成熟。和秦子琛見過面,吃過飯,那必然會開花結果,如此甚好,他衷心所愿。

:

第508章 :秦大總裁吃醋的樣子真好看(一)

他朝她走了幾步,咧嘴輕笑,“老友相見,嗯,該擁抱以示友好,但我是個有婦之夫,握個手。”

蘇昀伸出手,她得仰頭才能看著他的眼晴,“好。”

握手,大手抱小手,這一握,過去的事永遠的過去,誰也不會在提,誰也不會在糾。

他縮回手,把手放到了口袋里,“去,絡快好,你看你身后左側有個遭老頭子,已經注意你很久了。”

蘇昀回頭,大廳的沙發果然有一個年紀稍大的男人一直在看她,并給了她一個飛吻,明晃晃的調戲。

孟墨嘖了一下唇,“要不我去給他兩拳”

蘇昀勾唇一笑,“算了,他多魁梧,你打不過。我去了,你也趕緊去,陪老婆是大事。”

孟墨點頭,蘇昀轉身樓。

孟墨靠在前臺,看她纖細的背影消失,拿起手機找號碼電話還沒打出去,一個柔軟的身體已經撲了來,抱著他的胳膊。孟墨一側頭看到她要呼之欲出的胸,他把手機收到口袋里,皺眉:“我不是說過不許這樣穿”

“手機收起來干嘛,打啊。”伊映南掃著他的俊臉,暗暗咬著唇,他是要敢打電話咬死他

孟墨帶著她二樓走,“你這幅要吃人的表情,我哪里敢。”

“她漂亮嗎”伊映南問。

“漂亮。”話一回,感覺到了不對勁。

果然,伊映南一腳踩向他的腳背,“我都沒說是誰呢,你說漂亮孟墨,你唔。”

孟墨彎腰吻住了她的唇,含了一下,放開,“你要是挖坑讓我跳,我肯定招,天可憐見,我真沒任何別的想法,是小聊了幾句,遇到了我總不能視而不見。”

伊映南咬著唇,兩秒后,忽然爽朗一笑,再次抱孟墨的胳膊,“也是有我這么漂亮性感的老婆,你是瞎了才會不喜歡,快回房。”

“好,老公會滿足你的。”

他抱著她的細腰,進門,門剛剛關,女人撲了來,墊起腳尖,摟著他孟墨反手一勾,化被動為主動,長指劃入衣擺內

酒店外,車內。

正駕里的男人繃著臉,高希凡眼眸子轉了又轉,道:“那個我昨天見過孟墨,我忘記告訴你他來這里了,更沒想到好死不死的蘇昀和他都到了這兒。”他頓了下又道,“也是握個手而已,我覺得很正常啊,做不成戀人也能做朋友嘛。”

秦子琛掃了他一眼,陰陰的:“你怎么不同意安心和韓呈做朋友”

“她敢”高希凡濃眉一橫,“韓呈可是你姐夫,你樂意他和安心做朋友”

“又不是我老婆,我當然樂意。”甩手下車,進屋。

高希凡:“”這人越來越不要臉了。

蘇昀進屋,安心頭都沒抬,“沒有好是”

“是沒有好,不過我碰到了孟墨。”

安心一屁股坐起來,又興奮了起來,“有沒有發生什么,我最喜歡八卦了。”

蘇昀瞪她,“你覺得我們能發生什么,兩年前都沒有,更不說現在。是聊了幾句,日后相見頂多也是個普通朋友怎么看你這幅表情,很希望我和他來個久別的擁抱,然后在互訴思念之類的”

“呃,那倒沒有,不過擁抱倒是可以。”

蘇昀倒了一杯開水,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嗯,那你下次和韓呈見面時,來個深情擁抱”

正好門鈴聲響起,蘇昀去開門。

安心懶洋洋的,聲音特意放大,有種挑釁蘇昀的意圖,“老娘我身正不怕影子歪,我對他又沒有半點想法,來個深情擁抱又怎么樣,我問心無愧。”

門打開,男人低冷的聲音,“你要和誰來個深情擁抱”

蘇昀關門,偷笑,吹牛吹過頭了

安心扭頭看到高希凡和秦子琛走進來,她嘿嘿的笑著,“你們怎么會來”

“不要岔開話題,你要和誰深情擁抱”高希凡坐在他身邊,俊臉板著。安心眼珠子一轉,正想著措詞,好了,原本開著的電視突然跳出畫面來,嘰嘰呱呱,一男人正在和女主人公說話。

她隨手一指,“他,韓國著名影星,我的夢"qg ren"。”

“和他擁抱,為什么問心無愧莫非你和他還有一段情你的夢"qg ren"到底是誰”

安心:“”

蘇昀扯著秦子琛的袖子,抿嘴偷笑。秦子琛反捏著她的手指,低頭:“等會兒在收拾你”

蘇昀:“”

他帶著她去了里面的套間,這套間里較為簡陋,一張床,一個電視。他脫掉外套,躺著,拍拍身邊的位置,蘇昀聽話的躺了過去。

他抓過蘇昀的右手,像面有灰一樣,擦拭著。

蘇昀靠在他的臂膀看他沒說話,想著他應該在生氣,小聲的,“我不是故意不告訴你的,是”她想了想,好像也找不出什么其它的理由來,泄氣,“好,是故意的,看你急不急。”

“他帥還是我帥”他忽然問,手已經擦干凈,不放心的又拿到嘴邊吹了吹。

蘇昀:“你和誰高希凡那肯定是你帥。”

“我和孟墨。”

蘇昀起身,側著與他面對面,看了看他的臉色,“你看到啦”

“嗯。”他弓起一條腿,胳膊放在面,側頭,優雅迷人。

“無意間碰到,然后聊了下。”

他抿唇沒說話。

蘇昀伸手在他眉心摸了下,頭往前伸,湊近,“不會是生氣了吃醋這吃醋啦”她噗嗤笑了兩下,身子往前傾,親了親他的薄唇,“秦大總裁吃醋的樣子真好看。”

秦子琛垂眸看著她笑得彎起來的眼晴,小臉蛋因為熱氣粉紅可愛,寬松的衣服隱隱可見里面的風光,目光漸漸轉變成墨色,“和愛你很多年的男人握了手,你這樣敷衍我一下行了”

“嗯我沒有敷衍你啊,我在很認真的夸你,也在很認真在親”她忽然止了嘴,眼波流轉,明白了。她坐起身子,朝后挪了一下,抱枕頭扯過來抱在胸前,義正嚴辭,“那你給我好好解釋一下,你騙我出車禍的事情。”

秦子琛:“翻舊帳”

“舊哪里舊,不過是昨天晚發生的事情而已。我和孟墨,八百年了,而且我們也沒有交往過,是朋友,是握了一下手。”她抬起右手,這才想起他剛剛為什么擦。

秦子琛沒吭聲。

蘇昀小小的哼了聲,“要說翻舊帳,你可多呢幾天前還和寧小玫有肢體接觸,還差點在我面前接吻。”

秦子琛小小的皺了眉,看著女人那喋喋不休的紅唇,他后悔不該提這茬。

“反正你的惡劣事跡”

“我愛你。”

“多得數不清、清你說什么,你剛說什么”蘇昀忽然怔住。

秦子琛稍稍直起腰,眼幽黑得一眼望不到底,“你過來點,我告訴你。”

蘇昀抱著枕頭移了過去,秦子琛彎身,扯著她懷里的枕頭,黑眸里染了點點笑意,“我說,你的肩帶掉了。”

原本砰砰直跳的聲音忽然咯嘣一下。她抬頭,死命的瞪他一眼,負氣似的伸手往衣服里把肩帶拉了起來,“我要出去喝水”下床,大跨步往外面走。

秦子琛拿起枕頭捏在手心里,咧嘴,白牙露出來,斜斜的靠在床頭,勾魂奪魄。

:

第509章 :秦大總裁吃醋的樣子真好看(二)

十來秒后,女人又噔噔跑回來,活像遇到了鬼,一進來砰地一下關了門靠在門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臉通紅通紅。

秦子琛似笑非笑,“看到限制級的畫面了”

蘇昀點頭如搗蒜。

“傻瓜。”他一笑,寵溺的。

蘇昀雙腿都在發抖,心跳很快,第一次新眼看到那樣火爆的場面,還是發生在好友的身,有點小震驚。她移到床,坐著,“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他牽起她的小手放在手心,“一般女人犯點小錯誤,在床給點小甜頭,一切問題都迎刃而解。”

“那要是男人犯了錯呢”

“那可能得賣身了,還得破財。”

蘇昀噗嗤一笑。

他忽然壓下她,臉對著她的,“所以,你什么時候犯點小錯誤”

蘇昀伸手抵著他的胸膛,水靈清秀的臉浮起壞壞的笑來,“等你抓到我犯錯誤在說不過今天我大姨媽在,所以秦總,你要憋著了。”

“可能我不用等你犯錯誤的那天。”

“什么意思”

他的大手伸過她的細腰,另一只手快速的扒了她的褲子,霸道又快

蘇昀瞠目結舌

她哪有來大姨媽,早結束,新的一輪快來了倒是。她那樣說,是防止他啊

“嗯,小甜頭,我等著。”他邪邪的吻著她的鼻頭。

蘇昀:“”

第二天,都睡到很晚才起,這也是蘇昀一年多來第一次睡懶覺。

被窩里暖和和的,腰桿也酸,起來,他已經不在房里。

出去時,安心躺在沙發睡得正香,這房間里只有一間房,已經被她霸占,高希凡和她也只有睡沙發。那女人穿著浴袍,衣領敞開,看她身那樣嗯,肯定很激烈。

蘇昀碰了碰她,“醒醒,走光了。”

安心迷迷糊糊的,“走光了拉倒,便宜你了。”

“秦子琛和高希凡回來了。”她隨便編理由。

安心皺眉,閉著眼拿枕頭朝她砸去,“你是不讓我睡個好覺對了”

“對啊。”

她起身,靠在沙發背,“特么的,連個空房間都沒有在沙發睡得我腰疼。”

蘇昀伸手攏了下她敞開的衣領,“腰疼是睡沙發睡的”

“你跟著秦子琛,也是越來越不害臊了。我敢承認我這是睡高希凡睡的,你敢承認你睡秦子琛導致黑眼圈都出來了么”

蘇昀捧著臉,“我這是熬夜弄的,和他無關。”

“沒出息。”

蘇昀沒理她,沒出息沒出息,拉開窗簾,外面一片白茫茫的世界。蘇昀和安心洗了洗,下樓。這是個度假村,只有三層樓,占地很大。一下樓是餐廳,遠遠的看到那一處無法忽視的風景。

三個男人坐在一起喝茶,不知聊些什么,似乎很融洽的樣子,各有千秋,各有特色。

薄薄的陽光從窗戶照射,他們是這里最美的一幅畫。

安心拿起手機卡卡好幾張,“有錢賤了有錢賺了”

蘇昀:“能賺多少”

“他們三個人一起喝早茶,你看那幅畫面,起碼小十萬起步。”

“這么值錢”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