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180節

秦子琛悶笑出聲,傾聲把她拽了過來,靠在他的胸膛,“"qg ren"眼里出西施,況且你出生在那個年代,那必然也是四大美女之一。”

蘇昀朝下一滑,倒在他的腿,從下往的看著他,“嘴巴抹蜜了”

“沒有,一個小時之前,間接性的抹了唇膏,忘了”

“好了好了,打住,你不要吵,我要睡覺啦。”一扭頭,閉眼再這么被他調下去,她可受不了。

秦子琛把腿抬高一些,讓她枕得舒服。一手伸向了她平坦的小腹,勾唇發笑,低頭親了親她的側臉,蘇昀直躲他一下摁住,“只是親一下,不要亂動,不會對你怎么樣樣,小心孩子。”

蘇昀哦了聲,乖乖的偎向他。

從機場到市區一段高速要走,要一個半小時,蘇昀還真睡著了,醒來時已經在小區的門口。

她睡眼稀松的看著東方帝景城那幾個大字,頓時睡意全無,所有的記憶通通一股腦兒的涌來。秦子琛握著她的手沒說話,進小區。門衛已經換了人,對秦子琛客客氣氣,對蘇昀略顯好。

一切都是熟悉的,小區里除了綠化多一些,沒有任何改變。電梯內,有口香糖的廣告以及最新要映的電影宣傳照,秦子琛摁了十樓。下電梯,秦子琛拿鑰匙開門,蘇昀恍恍惚惚的。

:

第512章 :秦子琛重女輕男(一)

一切都是熟悉的,小區里除了綠化多一些,沒有任何改變。 電梯內,有口香糖的廣告以及最新要映的電影宣傳照,秦子琛摁了十樓。下電梯,秦子琛拿鑰匙開門,蘇昀恍恍惚惚的。

秦子琛領著蘇昀進去,里面的切都沒是以前的樣子,沙發的角度,托盤內的瓷杯,連她曾經穿過的拖鞋,通通沒有變。

她站在屋央,細細的看著,一點一滴慢慢浮心頭來。

無論在這個城市發生了什么,這里,都曾是她溫暖的家,都是甜美的回憶。她沒有想到,這屋子還租著在,這里面的東西都沒有變。秦子琛未多說什么,他也知道她剛回來,一切情緒也都在情理之。

司機把行李箱拿了來,他拿進來,“你慢慢發呆,我去看看有沒有什么吃的。”

去廚房,冰箱里有很多菜,廚柜和碗筷都干凈如也,一切都像是每天都有人住的樣子。荷包蛋,青茶,蔥,他已經得心應手。洗茶,打雞蛋,再不如兩年前那般笨拙。

開火,倒油,井然有序。

十分鐘后,蛋炒飯桌,女人正坐在沙發發著呆,小臉沉靜。

他走過去,摸著她的頭,“還發呆呢,過來吃飯。”

蘇昀回神,哦了聲,同一起去餐桌。剛一坐下,聞到了蔥香味,熟悉的味道,國的味道,很是喜歡。

秦子琛把筷子拿過來,“我以為你會哭出來,想不到沒有,嗯,不錯,有長進。”

“沒有。”蘇昀吸吸鼻子,“沒有長進,還是有點想哭。”

這般誠實,誠實的又這般可愛。

但秦子琛依舊板著了俊臉,“不許哭你想把我女兒變成和你一樣的愛哭貓”

蘇昀深呼吸了兩下,昵著他:“你怎么知道是女兒”

“嗯,直覺,一兒一女才是福。”

“那要萬一是個兒子呢”

“當然是好好養著。”

蘇昀吃了一口飯,味道居然還很不錯,“我也希望是個女兒,不過也不能強求。話說秦大總裁,你這飯炒得不錯。”

“我有哪一個地方是有錯的”他挑著眉,邪邪的。

蘇昀:“”

秦子琛這兩年最常干的是學做飯,別的沒有學會,炒飯卻已經是很有心得,簡單易做,主要是兒子喜歡。因為兒子身邊沒有媽媽,所以他必須得加倍對他好。

一切都如昨日,哪怕是她以前用過的護膚品的擺放位置,只不過是牌子已經換成了時下最火爆款,包裝盒都沒有拆過。兩天了,她依舊覺得不是很真實。

她回來了,以蘇洛格林的名字。

秦子琛剛剛回來,公司里必然有很多事情等等著他去做,很忙。蘇昀便自娛自樂,看胎教書,整理蘇風的房間,聽秦子琛說,蘇風今天會來,她緊張又期待著。

蘇風沒有等來,倒是等來了安心。

“你來干嘛,沒有把你兒子和女兒帶來他們都不認識我,我得好好和他們建立一下感情。”

“他們在爺爺奶奶家,我想把他們帶回來都費勁呢。”

蘇昀能想象得到十來天沒有見到孫子孫女的高家老兩口,這兩天該有多興奮,人生最幸福的莫過于家庭和睦,膝下子女承歡。

兩人百無聊賴的聊了一些,到了這個城市,以前很多不想要知道的結果,現在也忽然間想知道了。

“你問唐家現在應該算是支離破碎的狀態,唐玥在牢里,范以煙回了娘家,據說精神不怎么好,唐承悅嘛聽說良心發現,去照顧范以煙去了。唐泉,我倒是不知道。”

蘇昀抱著枕頭,別白開水,“判多少年”

“縱火綁架加吸毒,這罪行原本不低,更何況這其間傷了你,還傷了夏鶯,這口惡氣,秦子琛怎么會不出。他想要20年,據說后來唐泉去求了情,只有15年,現在還有13年呢。”

蘇昀勾唇笑了下,沒什么溫度的,“所以說一個家庭的教育對于孩子是多么重要,唐玥呵呵。”可惜又罪有應得。

人總要為自己所做過的事情買單。

黃昏,秦氏,32樓。

總裁辦公室里的氣氛各種壓抑和窒息,三四個部門經理并排而站,大氣都不敢出。

秦子琛西裝革履,右手食指和指夾著一只鋼筆,尖銳的筆頭朝,他隨意而坐,不怒而威銳利的目光掃視著一圈的人,聲音很冷:“我這里是調解院各商戶之間的經濟糾紛和矛盾居然也要遞到我這里來租約照常,交不出來算違約,剩下的事還用我說商戶難纏扔給警察。以及麗都的居民樓,銷售經理扣除年獎金。”

沒人說話,很寂靜。

秦子琛拿起其一本件夾,掃了眼面的內容,沉思了片刻,道:“這幾家商戶既然有矛盾,讓他們通通滾蛋。把店面都給我空出來”

“總裁,這”不菲的租金,空一天少賺一天錢,而且這突然間的讓人家走人,還得負違約金啊。

“按我說的去做。順便圣誕快要到了,通知錦江月的負責人,圣誕前后兩后停止營業”

幾人隨不懂秦子琛的用意,但依舊聽命行事。待他們一走,秦子琛打了電話,“麗都黃金地帶,位置最理想的那三間店面,過兩天會空出來,你去找人裝修,弄成咖啡館。另外去工商局備案,合法擁有人是蘇洛格林,嗯,我太太。”

放下手機看看時間已經近五點,夕陽已經西下,幕色即將來臨,初冬,夜晚來得特別的早,算算時間蘇風應該已經到了,他也收拾東西回家。

剛出辦公室,秘書便迎了來,“秦總,剛警局的大隊長打來電話,說是唐小姐吵著要見您。”

秦子琛直接回:“不見。”

“可他說唐小姐在里面一哭二鬧三吊,他也實在是沒有辦法。”

秦子琛眸色未眨,“人若是死了,那也是他們的事,我很忙。”

進電梯,到地下停車場。對于唐玥來說,秦子琛覺得他已經夠仁慈。車,撥打了蘇昀的電話,沒人接,于是便作罷。下一瞬,電話又響起,他沒有任何猶豫的接起。

“蘇”頓了一下聽到對方的聲音地,他忽地改變語氣,車子出庫,打轉向,打方向盤,“有事說。”

“你夠可惡的,說好的要我當你的女朋友呢,居然那樣把我丟在英國,走都不說一聲”

秦子琛漫不經心的,“我對你過敏,為了小命著想,還是算了。寧小姐,我去倫敦時也沒有向你交代,走的時候,需要說”說話間車子已經進入正道,公司離小區很近,開車也幾分鐘的事情。

“我說你這人還真是把我利用了啊”

“并沒有,我很忙,再見。”

“慢著”寧小玫出聲阻止,“聽說麗鶯又有一部新戲正在和韓國接洽,男一是個小鮮肉。”

“你想去”

“當然,你知道的,有帥哥的地方有我。”

秦子琛望向遠方梭起的高樓,他又重新對那個小區產生強烈的歸屬感,開口,“這個戲我們是沖著獎項去的,不是抱玩玩的心態。”

“我知道,所以我會認真。”

秦子琛忽地一笑,“寧小姐,你知道外界對你的傳言,最不會演戲的女演員。哭起來像笑,笑起來像哭,白瞎了你那張臉。”

:

第513章 :秦子琛重女輕男(二)

“秦子琛地,你丫是不是特別無聊還是你心情極共特別的好,跟我在這里聊天打屁,反正我是要去算你要拿獎,你可以換別的戲嘛反正公司一年接那么戲。”

“好。”他應聲答應。

“哇靠,真的答應了”

“當然,只要你不打我的主意,其它都行。不過你得聽話點,過幾天我帶你去見制片人。”

“行,我一定會好好聽話么么”噠,已經消失在盲音。

對于秦子琛來說,寧小玫是他兒子的救命恩人,她想紅,他捧她,甚至她向他開口要錢,多少都沒問題。

到小區樓下,看到有賣花的,他順手選了一束。

進小區,他的專屬停車位。

蒙迪歐,野馬都用布衣蓋著在,在他卡宴的旁邊。他看著,唇色微勾,這車的主人終于回來了。電梯,打電話給李利,讓他來試車,兩年沒有動過,怕是有些問題。

還未進電梯,遠遠的看到了一個人,斜靠在墻壁,雙手插兜,一幅郁悶的模樣。

他走過去,濃眉微挑,“你們兩口子又來”

“拜托,這是你這主人能說的話么”高希凡沒好氣的掃了他一眼。

秦子琛站他身側,“不去”

“蘇風剛回來,兩個女人圍著蘇風又唱又跳的,我們去干什么,破壞氣氛。”、

秦子琛想了想也對,便靠在高希凡的身側,斜斜的側著頭,沒說話。

兩人身高一樣,身材也差不多,秦子琛的黑色的大衣,冷峻高冷,高希凡的墨綠風衣,出挑張揚。

“你媽媽不會還是那樣”

秦子琛半斂著眉,聲音很平淡,“這兩年我和她說話的次數都不她與我們家任何一位傭人,所以,我并不知道。只不過,她的意見只會影響到我的心情,并不會影響結果。”

“嗯不過老秦,我們現在都為人父母了,夏伯母現在走路都不算利索,你得對她好點。”

“我知道,這兩年,她有大半年的時間都在看心理醫生。”他說,話語里含著苦澀。

高希凡愕然。

兩人在下面站了有半個小時才去,按門鈴,開門的是蘇風,一看到秦子琛,一下子跳到了他的懷里,大聲喊道:“爸爸”、

秦子琛小小的踉蹌了一下,這小子很沉,這么跳向他。

“乖兒子。”秦子琛寵溺的拍了拍他的頭,正準備放下來,抬頭看到兩米遠的地方站著的女人,雙目含淚,唇角微笑,那幅泫然欲泣的高興樣兒,他想了想,還是把蘇風抱了進來,經過她時,把她摟了過來,帶到沙發。

安心正在畫眉。

秦子琛看著高希凡:“高先生,你廚藝如何”

“干嘛”

“我們一家三口要談情說愛,正好沒人做飯,麻煩你和你太太”

高希凡揉著腦門的頭發,悔:“我知道不該來的老婆,起來。”

“干嘛”

“我們被奴役了,給你干兒子做飯。”

“哦,行,我毒死他們。”反下她的廚藝蘇昀也好久沒有嘗過了,嘿嘿

夫妻倆進了廚房,高希凡拿菜刀的樣子,像極了拿手術刀,切肉,尼瑪跟做心臟病手術劃開病人的胸膛一樣。安心無力吐槽,這輩子要吃一頓他做的飯,估計是難了。

沙發,蘇昀還是抱著蘇風,不舍得撒手,秦子琛坐在他們身側,真的,像沒有他一樣。

“媽媽你啥時候跟我回美國啊”蘇風已經是個大男孩,個頭只蘇昀矮半個頭,手拉著蘇昀的,頭發剪得很短,很精神。這兩年在美國,居然養白了很多,奶奶的,嫩嫩的。

他們倆坐一起,任誰都會說是姐弟倆。

“嗯,過段時間再說,哇,小風是個男子漢了,居然有了小肌肉。”蘇昀捏捏他的胳膊,贊嘆。

“那當然,我要和爸爸一樣,有八塊腹肌的。”

蘇昀露齒而笑,“嗯,有腹肌最好,小女孩最喜歡有腹肌的男生,多有魅力。”

“沒錯,我爸次去”他忽然住了嘴,看著蘇昀,又看看緊盯著他的秦子琛,“嘿嘿,媽,你想知道什么你不用拿腹肌騙我,我全都告訴你”

秦子琛:“”

“好。你告訴你爸爸,你的妹妹想喝紅豆奶茶,讓他去買。”

蘇風轉身沖秦子琛,“爸,我妹妹想別紅豆奶花,你去”嗯不對,他哪里來的妹妹。韓小蕎不在,干媽的女兒沒有來,他一愣,然后看著媽媽的肚子。

接著耳朵被提起,“你媽的肚子里住著一個可愛的小女孩,所以你要注意小心說話。你下樓,去給你妹妹買,爸爸要和妹妹說會話。”

蘇風眼晴一亮,從沙發一彈而起,“我要當哥哥了,還是親哥哥好好,媽媽你等一會兒,我這去”說著瘋一樣的跑了出去,連門都忘了關。

蘇昀瞪著眼晴看某人,“你知道使喚他。”

秦子琛似笑非笑,“他是我兒子,我為什么不能使喚”

“你是不想讓蘇風對我說什么,哼我只是說一個腹肌而已,有情況發生,難道秦大總裁動不動脫衣服給年輕漂亮的妹子們,展示你的好身材嗎”蘇昀鼓著腮幫子。

秦子琛靠近她,手搭在她的肩,頭微低,聲音極是溫柔:“我這么金貴的身材怎么可能隨意脫小醋壇子。”

蘇昀掃了他一眼,厥著嘴,“這個暫且不說,一口一個女兒妹妹的,要萬一是個兒子,我看你怎么辦等他一出生,我告訴他,兒子你爸不喜歡你,你投錯了胎。”

秦子琛一把把她摟過來,頭壓下,牙尖狠狠的舔抵著她的唇角,蘇昀怔住。

“你說話的樣子真美,讓我很想”他在她耳邊說了什么,蘇昀的臉霎時紅了個透。一拳打在他的胸膛,“銀魔”

秦子琛啞然失笑,捉著她細細的手腕,“我發現你的脾氣長了很多啊。”

“我懷了孕,所以恃寵而嬌”蘇昀嘴硬。

“好,我的確吃這套。”

蘇昀繼續,“從今往后我姓張了。”

“哪個張”

“囂張的張”蘇昀從鼻孔里哼哼著。

秦子琛伸手把她的小細腿架在自己的腿來,伸手給她按著,“好,你隨便囂張,我是你的傭人,請隨便使用。”指頭一勾,驀然劃了下蘇昀的大腿內側。

蘇昀一個顫栗,伸手按住了他的手,“好啦,我開玩笑的嘛,我相信你不會亂脫衣服,相信你行事端正,也決不會拿你當傭人用,也不姓張,我姓蘇,姓蘇。”

秦子琛朝她靠近了兩分,黝黑的目光旖旎著不可抗拒的邪氣,勾唇:“哪個蘇”

“蘇州的蘇”

“唇干了,想滋潤么”

“蘇、蘇醒的蘇”

“黑色的肩帶真性感”

“秦、秦子琛,好好,**的蘇,行了”

他突然悶笑起來,長臂一伸把她摟在胸前,笑意未停,唇著蘇昀的耳機,真的酥**麻。

蘇風特別激動,因為媽媽懷孕了,各種噓寒問暖的,纏著蘇昀問東問西。秦子琛看了很不爽,把他扯過來,“離你媽遠點,這么聒噪”

“那是我媽我不要”

“那還是我老婆呢”

“爸,我要當哥哥了唉,我高興。”

“我還要當爸爸呢,最高興的人應該是我。”

蘇風:“可你天天和媽媽一起啊,我今天才第一天回來。”

“你是不是想回美國”

蘇風被噎了一下,“好,我告訴我媽去,你趕我走。”

秦子琛:“”孩子果然還是小時候最可愛,大了,沒有了孩子的童貞,偶爾還會和他頂一下嘴,神煩。

吃飯。

安心的手藝,真的犀利一點的說,連毒都不如。毒起碼能讓人激起想張口的,她的不忍直視,兩夫妻倆,也算是絕配了,生活白癡。

蘇風教養好,很給面子的吃了兩口,也未見他有什么不適的吞下了肚。

高希凡看不下去了,“出去吃,我請客。”

:

第514章 :你又不是奶娃,離不開奶(一)

一個星期后,蘇風要走,不走不行了,還有課要,好在還有半個月能放寒假,他又能回來。 在機場和蘇昀依依不舍的,是不想走,想要求媽媽和他一起去美國,秦子琛不讓。

“那不行,你媽必須留在我身邊”

蘇風當時氣得回了句,“你又不是奶娃,離不開奶”

秦子琛沒生氣,蘇昀當場發了彪,盡管很舍不得,但對長輩說話無論什么場合,都得注意分寸。

蘇昀看到蘇風在飛機前在偷偷的抹眼淚,蘇昀也很難受。子女們最需要的是父母的陪伴,而蘇風先是缺度的父愛,只途又少了兩年的母愛,很可憐的,她覺得很對不起這個孩子。

盡管那兩年前,有和蘇風偷偷視頻連線,可那畢竟是在絡。

那時候把蘇風留下,也是沒有選擇的事。她受傷,無法照顧他,等出了院,身體也差得很,也會忽略他,留在秦子琛身邊,是最好的選擇。幾十人的照顧,小皇帝的生活。

秦子琛寵是寵,但也不會溺寵,她也很放心。

一扭頭看到秦子琛唇邊愉悅的笑,她一瞪,“你很開心”

秦子琛看著她氤氳著小火苗的眼晴,立馬收住了笑:“沒有。”

蘇昀不理他,朝外面走。秦子琛連忙跟,牽住了她的手,“舍不得他頂多過二十天,他還會再來,再說,他也快生日了。”

蘇昀閃身側過迎面走來的人,摸了摸臉的口罩,邊走連問,“去年生日,他怎么過的”

“我和他簡單的吃了一頓飯,僅此。”

“這樣”

“你好像很失望”秦子琛微停頓了一下,又拉她往外走,“你應該關心我的生日是怎么過的。”

“你是怎么過的”

秦子琛仰頭嘆息,露出了性感的喉結,“我沒過生日。”

“嗯那”

“閉嘴”

“哦。”

秦子琛把蘇昀送回家,他又得去班,到年底總是很忙。蘇昀把家里收拾收拾,把蘇風的衣服折起來,穿不了的衣服都裝在大紙箱里。大大的紙箱,滿滿三箱,還有很多都是新的,一次都沒有穿過,全新。

這衣服放在家里占地方,丟了又浪費,干脆捐出去,捐到孤兒院,總會有用處的。想到做,打電話給安心,問她干嘛,過來做善事。安心正在畫畫,她又重新做起了工作。

孩子無需她帶,有傭人保母還有爺爺奶奶。

蘇昀不忍打擾,算了,打電話給李利幫忙找一輛車來。

回來時已經三個小時過去了,院長非留蘇昀在那里吃午飯,蘇昀對孤兒院有很特殊的感情,像家一樣,和孩子們玩了半響,看他們可愛又可憐,當場又捐了八萬。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