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185節

他說:“無論你在外面有多堅強,還是有多能干,在我面前都是一個可愛的小女人,你甚至可以連生活自理能力都沒有,我愿意為你甘腦涂地。”

一輩子都沒有那種感觸,好像天蹦地陷都不會在害怕她都愿意擋在他的面前,替他擋去所有的災難。

以前覺得會為了另外一個沒有血緣關系的人去死,是非常不負責甚至是愚蠢的行為

沒想到,她也有了。

躺在床,在他的臂彎里,腦子總會想著他的那句話,以及他說那句話時,目光的深隧和認真,小心臟開始砰砰的跳,她愛死這個男人了。轉身,把臉貼向他的胸膛,小手環抱著他的腰。

秦子琛的五指微微的敲打著她的肩頭,聲音愉悅,“干什么我忍得很辛苦,你懂得。”

蘇昀嘟嘴親了下他的胸,胳膊一襯,爬起來,睡在他的身,在他的鎖骨咬了口,男人一顫,很明顯的感覺到他身體的緊繃。

“你有多辛苦”她伸了伸**的小舌,舔抵了一下他的唇,輕輕的,一下子離開,然后看著他,微笑,似乎在等著他什么時候開動。

房間里光線較暗,適合睡眠的光,她的脂粉未施,**出來的香肩,青絲泄下,明眸晧齒,以及唇邊的那一抹笑,任何一絲一縷的動作都能牽引著他策馬奔騰。

忍耐,已經到達了極致,要塊堤。

他握了握拳頭,幽黑的目光情悸暗涌,他用著最后一絲意志力,“是這樣么不過一個吻而已你知道的,我的自控力,向來都強。”

蘇昀微起來了下,把頭發撩到一邊,帶著點壞壞的,“哇,厲害哦。”低頭唇與唇要相貼時,她忽然頭一歪,親到了他的下巴。然后沿著下頜線到耳垂。

其實她也心跳加速,未曾做過這種事情眼晴一閉,心一橫,小小的咬了一下,貝齒刮著它的。

秦子琛猛地閉了眼晴,身體的緊繃要逼瘋他,但為了給自己謀取更多的福利,他選擇沉默。

他的脖頸,性感的鎖骨,親著親著直到胸膛,目光對著那小黃豆,蘇昀的腦子當地一下當了機,不行,太羞恥了,她做不了。

頭一埋,倒在他的胸口,臉頰滾燙滾燙,連話都說不出來,心快要跳到嗓子眼來。

秦子琛的手終于從兩側放到了她的腰,微涼的肌膚一放控制不住的往里面鉆,開口:“這樣只會這樣”聲音已是濃啞狀態。

蘇昀沒有動,“還要怎樣嘛”撒嬌。

秦子琛一使力,翻轉,兩人已經換了個位置。他一手扣著她的小細腰,一手摸著她的臉,目光晦澀不明,“還有很多很多閉眼晴,我教你,怎么取悅我。”

蘇昀抿唇沒說話,他眼里那能吸附一切的黑洞已經卷了她的理智。

夜正濃,冷冷清清。

可房間里卻已經春意盎然。

大清早,兩人都不愿意起來,直到蘇風來敲門。

蘇昀起來坐在床頭,讓秦子琛去開門。

秦子琛起身,“那個臭小子真是煞風景。”他頓了下,把她的手拿過來,揉著:“酸么”

蘇昀兩眼一瞪,“你還好意思說”昨晚一切都已經緒,可是不行。她現在才兩個月,醫生有交代過最好不要**,蘇昀看他忍得很辛苦,說溫柔點應該不礙事的。

可他說,他溫柔不了保險起見,還是用手。

“所以說睡在床的男人不能撩。”

“這么說來,我們是不是應該分房睡”

“讓你獨守空房這種事,我怎么可能做得出來。”他邪邪一笑,起身把她的衣服遞給她。他只把浴袍披,去開門。

蘇風也沒有穿衣服,迷你型浴袍,“爸,你真慢。”他說了句,便噔噔跑向房里,站在床邊,“媽媽,早安。”

秦子琛臉都黑了,這態度差得太多了。

“寶貝早安,生日快樂。”

“謝謝媽媽。”蘇風彎腰在蘇風的臉親了口,轉身跑向秦子琛,“爸,我的生日禮物呢”

“誰讓你親你媽的禮物沒有”

“別這么小氣,你過生日時我還送了你一個擁抱呢。”

秦子琛吊兒朗當式的靠在窗子,羈傲不遜,“要不我還你一個”

“爸爸,我們老師說過送禮要選對,要恰到好處。我打個方,你要大把的錢和房子,過生日時,我要是送你錢顯得特別俗,而且一點用處都沒有。但是在你孤獨沒人陪,踽踽獨行之時,這時有一個人恰好出現,陪你吃頓美味的晚餐,給你一個溫暖的擁抱,這種心靈的慰藉,是不是會感覺價值千金”

蘇昀靠在床頭,聽著兒子的這番話,忽然覺得這兩年,兒子長大了,懂得了很多很多,如今也可以和秦子琛高淡論闊。

秦子琛深思了好大一會兒,“你說這段話的意思是,我過生日時,你送了我一個擁抱。然后你過生日,我得還你等價的東西,如說千金”

蘇風走到秦子琛面前,好哥們式的輕輕的捶打了下秦子琛的胸膛,“爸爸真聰明,交流毫無障礙。”

“你這是變著法兒的問我要錢來了”

“爸,我們老師又說過,說話一定要講究技巧,要怎么把話說得漂亮。說要錢,難聽了點。”

秦子琛看看這小子,猶豫了下,從沙發拿起外套,“那你覺得你一個擁抱值多少”

“千金嘛,對于爸爸來說,千金等于多少”蘇風賊賊的看著那鼓鼓的錢包,加了句:“爸,你可要想好啊。我媽還在這兒,萬一她肚子里懷個千金,你要是給少了,你的千金,我的妹妹會不高興的。”

秦子琛抽卡的動作猛地一停,側頭看著兒子那迫不及待的樣子,轉手錢包一盒,重新放入口袋里:“你這樣一說,我覺得一分都不給,是最好的選擇”

:

第524章 :父子兩的小陰謀

蘇風傻了下,但又很快的,“爸爸你太精明了,腦袋真靈光。 ”

“謝謝夸獎,我一直如此。”秦子琛不打算再和他纏下去,換衣服。

蘇風的聲音從后面傳來,“可是我媽媽單純又好騙,爸爸這么精明,這么天天膩在一起,我媽肯定會吃虧。作為蘇女士的寶貝兒子,我有義務和責任保護媽媽不受任何人的忽悠和欺騙,所以我要24小時貼身跟隨。”

他跑到了床邊,斜靠在床頭,伸手把蘇昀的頭靠在他小小的肩膀。

秦子琛扭頭,看兒子一幅想要扛到底的意思。

“說個數。”

“隨爸爸便啦,對得起您的總裁身價行。”蘇風笑得有點緩賊。

秦子琛從錢包里抽出一張卡遞給他。

蘇風接過,右左審視了一下,“爸,這不會是個空卡”

“我的卡沒有空的,好了,目的已達到,消失”

蘇風一蹦著從床爬起來,“謝謝爸爸,我愛你。”揣著卡,走人。

才剛走到門口,便已經聽到后面女聲的嬌斥:“站住”

蘇風回頭,笑:“媽。”

“要錢干什么你爸的卡額度都不小,你說個清單出來,讓你用。”蘇昀下床,穿拖鞋,蓬頭垢面小臉清秀,在這清晨也別有一番韻味。秦子琛這回連衣服也不換了,站著,看好戲。

“那個,我我”蘇風轉著眼珠子也沒能說個理由出來。

“說不出來的話把卡放下,不能因為是你的生**胡亂提要求。爸爸生日,媽媽不在身邊,你陪爸爸吃飯給他一個擁抱,這是你做為兒子起碼的孝心。你若想拿這個來提要求,你是胡鬧”蘇昀義正言辭。

蘇風一臉苦相,很是舍不得的樣子,可是他又不敢不聽蘇昀的話,弱弱的,“媽那個,我只是用一點,不用完”

“買什么,說出來。”

“我我”

“那放下”蘇風的零用錢在同齡人,算是多的,對于一個10歲的孩子來說,已經是綽綽有余。

蘇風很為難,抓著卡遲遲不動。直到他朝蘇昀后面的爸爸掃一眼狀似很猶豫,幾秒后把卡放到茶幾,“好的媽。那個我先去房間換衣服,一會兒一起吃早餐,拜拜。”手一揮,撥腿出去。

蘇昀孤疑的轉身看了眼秦子琛,“你有沒有覺得他妥協的太快了點”

“難道要和你再迂回幾個回合”秦子琛的臉很平靜的,看不出一丁點的異樣。

“不是,一般情況來說他也是很聽話的,縱是做錯了事也不會很離譜。但是要錢,他都能和你各種耍嘴皮子,還能對證下藥的說要纏著我,然后你才會給錢。看來他是真的很需要錢,怎么會這么容易”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懷疑的看向秦子琛:“你剛剛站我身后,不會是給了他什么暗示,我看到他朝你看了眼。”

秦子琛伸手解開浴袍的帶子,面不改色心不跳:“沒有,我當然是站在你這邊的,我也覺得他開口問我要一大筆錢,不太尋常。”

“也是,你不會這么沒理智才是。”

“當然。”

“有時間你去問問他要錢干什么,如果是正當的事情,當然還是要支持。”

“好的。”

吃早餐。

怪的很,除了秦子琛一家三口,以及陳允外,其它人似乎都沒有睡好,精神不濟的樣子。其實有很多事,大家都心照不宣,無非也是情感糾葛,有糾葛的人偏偏都有共同好友,心里的那道坎沒有過去罷了。

過去了的,反倒輕松自然,吃得好,睡得香。

包后大家各忙各的,今天圣誕節,蘇風的生日,能瘋的也瘋了,班還是要。

蘇昀回到家,這個新家,有很多東西還是兩年多前她買的,陌生又透著熟悉感,這里面的娛樂設備都夠參觀研究很久,蘇風把小蕎帶了來,去了影音室。

躺在沙發,腦子里胡亂的想著以后的幸福生活,想著,都覺得很美。

正巧莎倫打電話來,蘇昀忽然醒悟,她在倫敦還有一間咖啡店,還有一間房。她應該不會回到那兒,還是賣了最好,店面轉租。那老板是秦子琛,她還得和秦子琛商量。

快要午時,阿姨來了,很意外,還是兩年前的在公寓里給她燒飯的那位。

見了蘇昀各種親熱。

“我知道蘇小姐還會回到這里來的,真好,蘇小姐變漂亮了呢,先前要稍胖一點,但是氣色要好很多,不錯。”

“謝謝阿姨。”

阿姨也很健談熱絡,她說她這兩年每隔一個星期會到這里來收拾一躺家,隨時準備蘇小姐的到來。蘇昀淡笑不語。

知曉蘇風懷了孕,阿姨像是聽到自己的兒媳婦有了一樣,各種以過來人的身份告訴蘇昀要注意些什么,然后開始煲湯,蘇昀有點受寵若驚。

正午,要吃飯時,安心帶著兩個孩子殺來了。

兩孩和蘇昀也慢慢的熟起來,一口一個干媽,叫得特別甜。三個大人,四個孩子,這頓飯吃的,很熱鬧,全程都在哄寶寶。也幸得有蘇風和小蕎在,吃完飯,兩個小屁孩跟著蘇風一起去了。

安心噔噔跑回家拿了十來張幼兒園宣傳單,“你幫我參考一下,哪個幼兒園好。”

“你和高希凡沒有一起商量過”

“他很忙,你快看。”說起這個時,安心的語氣似乎有點不耐煩。

蘇昀朝她深深的看了眼,沒說話,然后各種分析哪一個幼兒園較好,對,看較。

“明年春天去,兩歲七八個月的樣子,喲,這個時間卡得剛剛好,不早也不晚。”蘇昀邊看連說。

“是嗎我怎么覺得有些晚”

“嗯晚”

安心把宣傳單子放下,道:“早三個月我在看幼兒園,我說要送去,高希凡不干。說這孩子還小,去學校會受欺負,又說天氣冷了等到明年開春了再去尼瑪的,現在不都是兩歲多一點開始接觸學習了么”

“還好,看孩子各方面的發育情況。不會因為這個,你和高希凡吵架了”

“還好。你別看我狐假虎威的,我們家很多事還是他說了算的,只有雞丟蒜皮的小事,他才會聽我的。”

蘇昀噗嗤一下的笑了,“這很正常啊,這很符合我們國家庭的相處模式,而且我也覺得沒什么不好的。”

“是么”安心頓了下,“可能你說得真的對,我需要改一下我的脾氣,易燥,以自我為心,你覺得我去班怎么樣”

“你居然反省,看來問題有些嚴重,怎么了”蘇昀盤腿坐在沙發,用胳膊襯著下巴,頭發都扎了起來,露出一個細白的臉。

“也沒什么,夫妻間的小摩擦應該也是很正常的。只不過是覺得這么幾年,我的身邊除了高希凡和孩子沒有別的生活圈子。只要我一無聊,我想著去纏著他。可是因為他的工作原因,我又必須得克制。可是他一回來,不管他累不累,我都扒著他不放然后他煩,我也不喜歡這種狀態,吵架,冷戰。”她轉頭去看蘇昀,淡淡的:“我真是白大了那么些歲,很多道理你早已經明白,我卻后知后覺的現在才知道。女人要有自己生活圈子,無論多富有,都要班。否則男的越來越有魅力,而我已經成了黃臉婆。”

其實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不要仰靠男人,要自己靠自己。

可是安心也不算是在靠著高希凡,她有自己的漫畫事業,靠著那份稿費,只要她不老想著環游世界,在這個城市,養活自己甚至是兩個孩子也是足夠的。

她下下的把安心看了眼,手摸她的臉,“這臉也不黃啊”

安心頓時眉一橫:“操”

“哈哈哈不過我同意你去班。你不要呆在家里畫畫,作息全亂,作息一亂,你用再貴的保養品都沒用。去外面班,朝五晚九的,每天為了怕遲到而早起,為了不挨司的罵而顫顫驚驚,為了更好的完成工作而絞盡腦汁這些我到現在想來,都是很充實的回憶。”

“那是你蠢。”

“你這女人,會不會聊天”

“行了,我下午兩點半有個面試,你幫我看會兒孩子,過會兒會有阿姨來帶他們回去。”

“工作這么快找好了”

安心起身,大長腿很是矚目,“當然,我是行動派。”

蘇昀笑了笑,沖她喊了句:“祝你面試順利。”

了班也好,人能胡思亂想,大半都是閑的。

下午四點半。

兩個小朋友已經回家休息去了,蘇昀正在給小蕎編鞭子,蘇風換了跆拳道服,等小蕎編好,兩人開練。

秦子琛回來,西裝革履,金貴大氣,意氣風發。

“這么早下班”蘇昀問。

韓小蕎和蘇風打招呼,蘇風遞過一杯水去,暗暗朝秦子琛擠了一下眼晴秦子琛很緩慢的拍了下他的頭。

“我們寶貝兒子的生日,我當然要早回。”他坐在沙發,黑亮的目光輕柔的落在她秀美的臉頰。蘇昀的手很巧,看她細嫩的指間不停的穿梭,不多時漂亮的排骨辮已經弄好。

:

第525章 :若是個男孩,你讓我打掉?

“好了,謝謝漂亮的小舅媽。 ”小蕎起身對著蹭亮的墻壁臭美,小嘴又甜。

韓小蕎從沒喊過她小舅媽,更別說是漂亮的

蘇昀失笑,“誰教你的”

韓小蕎還沒開口,秦子琛已經道:“去和哥哥玩,我和你漂亮的小舅媽有事要商量。”

“好的,舅舅。”

蘇風臨走前,沖秦子琛說了句,“爸爸,我去旁邊玩了啊,那個你一會兒要出去的話,千萬千萬記得,要叫我。”

“好。”秦子琛回。

似乎是得到了某種暗示,蘇風一下子喜笑顏開,拉著小蕎跑開。

秦子琛拉著蘇昀的手,“想不想賺一大筆錢”

“嗯,這應該是每個人都會想的,怎么了”蘇昀溫婉的笑著。

“你在倫敦的房子和咖啡店,有人要買。”

“真的那快賣啊”蘇昀剛想這個事兒呢,好消息已經來了。

秦子琛拂了下她的發,語音溫柔至極,“不賣。”

“為什么”

“巴掌大一塊的小公寓,值不了幾個錢,咖啡店面積小,也不值幾個錢。你是我的人,手也不缺錢花,何必要賣”

蘇昀厥嘴著,“那你還問我想不想賺一大筆錢”

“但是那地方三年之內必會拆遷,為了讓你得到更多的利益,我不會賣。”

“哇,秦總真是高瞻遠矚。不過你確定會拆遷”

“當然。過兩天我要去倫敦。”

“我也要去。”

“不行。”

“子琛”蘇昀抓著他的手,臉埋在面各種親昵,“我想去,我想和你一起嘛。再說等我肚子大了,要去一躺更是不可能,好歹也有我的咖啡店。”

“親我一下”秦子琛壞壞的挑了挑眉。

“不親是不是你不同意”

“你猜。”

蘇昀咬了下唇,鼻腔里小小的哼了下,把他松開,靠在沙發背,下巴微揚,可憐兮兮的看著他,“那算了讓我和我女兒呆在這空蕩蕩、沒有爸爸的屋子里,我會告訴女兒要聽話,不要折磨你娘。”

小手撫著平坦的小肚子,那樣子像即將臨盆。

秦子琛抿著唇不說話,黑眸鎖著她黑亮得似有水霧的眼晴里,他好半響都沒動一下,那么看著她。

蘇昀:“”

兩人這么僵持著,兩分鐘后,蘇昀也忍不住了,挪著屁股到他的身邊,手穿過他的外套抱著他的腰,臉埋進去,小聲的柔軟的,“我想和你一起,我去倫敦也有事。我都沒纏過,要和你一起去出差,不至于嫌煩。”

秦子琛微不可聞的嘆了口氣,伸手抱著她,“你這腦膜瓜子盡想些什么,我怎么會嫌你煩。只不過你說你和女兒呆在這空蕩蕩的沒有爸爸的屋子里,你假裝著可憐,我忽然間竟真的覺得你很可憐你是我的大寶貝,我不會把你丟下,在你把孩子生下之前,我向你承諾只出這一次遠門,減少工作量,好不好”

蘇昀也好久沒說話,只是抱著他腰的胳膊越來越緊,好像要掩住心里頭的一些什么。

錮著他的腰有些疼了,他也沒有阻止,吻著她的眉心,寵溺的低笑:“傻瓜。”

蘇昀有些哽咽的,“我不傻,哪能襯托著你聰明”

“我的聰明是你襯托出來的”

“嗯,是”蘇昀的臉在他的懷里蹭來蹭去,他的襯衣都濕潤了些。

“好好好,你說了算。你可別哭了,否則我女兒會說我欺負你唔,你這算是家暴嗎”他的胸膛挨了一捶。

蘇昀擦著眼晴,頭抬起來,小臉明媚如春,“口口聲聲說女兒,要不我們去查個性別”

“你想害醫生失業”

“你和高希凡的關系那么好,悄悄的,怎么會讓別人知道。再說,若是個男孩,你還讓我打掉不成”

秦子琛的臉瞬間冷了幾分,蘇昀暗覺不妙。

“關于是女兒還是兒子這個話題,今天是我們最后一次說。無論是什么我都非常喜歡,更不可能因為是兒子去打掉。我們已經有個兒子,若是個女孩兒,我會覺得更滿足,僅此。”

“哦。”

“去換衣服,我們出去吃飯。”

“哦。”

“可以化點淡妝。”

“哦。”

“鬧情緒”秦子琛把她捉住,看著她的臉,審視。

蘇昀露齒一笑,“沒有,我是覺得你很正經的和我說事的時候,特別特別帥我去換衣服。”掙脫他,樓。

整個樓層都鋪有地毯,怕蘇昀腳滑。

秦子琛看她離開,若有似無的笑了下。他朝右側拐角處掃了眼,擺擺手,蘇風一跳著跑了出來,鬼鬼祟祟的怕別人聽到,“爸爸。”

“你坐,我們聊一會兒。”

“我媽一會兒會來的。”

“沒有半個小時,她下不來。來跟我說說,你要錢干什么”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