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19節

他來干什么蘇昀往墻壁一靠,不開

“快點開門,我知道你在。”他低沉的聲音透過厚重的門穿透而來,蘇昀在原地躊躇兩秒,決定回去換衣服。她對秦子琛相當不放心。

“你等一下。”她說了句,進房。五分鐘后,她已經穿戴完畢,長袖長褲,包得嚴嚴實實。開門,傻眼了。秦子琛和孟墨兩個人都靠在墻邊,互相看著,怎么看氣氛怎么不對。

秦子琛抬眸:“要進去么”說話間,他已經進來了。

“當然。”孟墨如是道,也進了屋,經過蘇昀面前時,好看的眉一挑。蘇昀關門,看著她這小屋,進來兩尊大佛。而且還都像進自家屋一樣,泰然自若。

秦子琛冷冽帥氣,孟墨溫和矜雅,兩人的氣場像而非像,竟相當融合,沙發各執一方,蘇昀頓覺這屋子更小了。

“你們倆個”

她剛開口,秦子琛已經打斷了她:“我肚子餓了。”

蘇昀咬了下唇,去廚房,其實她更餓冰箱里除了半塊瘦肉,什么都沒有。這塊瘦肉,還是她買的。安心十指不沾陽**,什么都不會做。

客廳里,兩個男人對視一眼,有什么東西在眼底蘊開,各自心照不宣。孟墨起身從冰箱里拿出兩瓶啤酒來,遞給他:“你怎么會來莫非真是來吃飯的”

秦子琛:“當然不止,我來找她。你好像對這兒挺熟。”

孟墨淺笑:“我住樓,鄰居嘛,一回生二回熟。我和小昀很早之前已經認識,所以說來串個門也很正常不是”

秦子琛點頭,深眸暗沉:“是挺正常的。”很早之前認識聽蘇昀提過很多次這位朋友,她開車也是他教的、他住她樓那些畫面閃過腦海,秦子琛竟覺胸口堵得慌一口,喝掉半杯啤酒,讓冰涼入喉。

這些小反應當然逃不過孟墨的眼晴,他笑而不語。

十分鐘,面好了。蘇昀盛了三碗,都很清淡,唯獨自己的這碗飄了些辣椒油,她并不怎么有吃辣椒,但是她吃面條卻有一人習慣,沒點辣味吃不下了。

兩尊佛過來了,蘇昀坐最前方,兩人各執一邊,同時掃了眼面

蘇昀咬著一根面條:“趕緊吃,你們倆都不適合吃辣。吃完了趕緊各回各家。”微微的辣,配著蔥香肉味,味道美極了

兩人坐下,默默的吃著面,優雅矜貴,吃面都沒有發出半點聲音,弄的蘇昀也不敢有半絲聲音發出,這頓飯吃得很詭異,非常詭異。吃完,她收拾碗筷。

“秦少,要一起出去喝一杯么”在門口,孟黑提議。

秦子琛沒有異議的點頭蘇昀當時腦子一熱,一瞬間把孟墨給拽到了廚房,砰地一下關門

秦子琛瞳孔一瞇,危險又魅惑廚房內孟墨黑眸暗暗,噙著一抹邪笑,俊朗的臉籠罩在燈光之下,半明半暗,邪氣萬分。他輕挑蘇昀一縷秀發,“小昀昀,你這是打算給我來個深情告別么”

蘇昀拍下他的手掌:“那個,我想求你一件事。”

“嗯你說。”孟墨淺笑,如沐春風。

“是你和他聊天的時候,能不提到蘇風不要提,別說他是我的兒子,你說蘇風是我的弟弟。”其實說到這兒,蘇昀有些難以啟口,讓自己的兒子喊自己姐姐,這對兒子已經是一種最大的不尊重。其實說真的自從知道秦子琛是七年前那晚的男人的那一剎那,她有想過辭職。后來不曾想了,畢竟她的慌話說得很圓滿,畢竟她還要靠他找夏鶯,靠夏鶯找到母親。

孟墨錯愕:“為什么秦子琛不知道你有一個兒子么”

“秦氏企業非常注重員工形象,我又是他的助理,所以我未婚帶著一個孩子孟墨,你能明白么”

孟墨低頭,目光緊鎖著這個面容秀氣的女人,燈光掠影,打在她如玉的臉頰,像剛剛剝了殼的雞蛋,細嫩光滑,白的讓人不忍碰觸。孟墨很想拒絕,他特別想知道若是秦子琛知道蘇昀有一個兒子之后,他會怎么樣,還會像這樣么。

可看到蘇昀眉頭緊鎖的樣子,孟墨心頭便軟了。

“好。你一個人住要注意安全,不要輕易開門。萬一有事,你大聲喊叫,我在樓。”孟墨柔聲道,打開門出去,秦子琛已經不在。蘇昀松了一口氣,孟墨一言九鼎,既然答應了肯定能做到。

都走了,她全身松泄,躺在沙發,從窗戶看向外面的燈光浮影。鼻翼間隱約還能聞到沁人的香,她猛地坐起來想起來,這是秦子琛剛剛坐過的地方

她咕嚕兩句,回房睡覺。

孟墨下樓時,秦子琛已經在車里等著了。窗戶半開,精致的臉在昏暗不清的光線里,顯得隱隱不明,只是那黑眸卻曜亮無,涼如水墨。孟墨走過去,車。不一會兒,車子便駛出了小區,到達91俱樂部。

孟墨回來是已經是三個小時以后,喝了少量的酒,下了的士,他坐在小區的花園里,好久好久注視著某個樓層的某個窗戶,窗簾沒有拉,玻璃隱射著月亮的樣子,半殘不圓。

在酒里,他和秦子琛談論的都是些小時候或者兩家的事,關于生意場關于女人,只字未提。只是到了要離開時,秦子琛才說了句:“孟墨,如果我是你,她早已成為我的老婆。如果你真的愛一個人,你不會只甘于守候,你沒到那個境界。”

孟墨自嘲一笑,他是不夠愛么

:

第93章 :家里來了兩尊大佛(二)

樓,按了她住的樓層,電梯開了,他在外面站了良久良久他也不知道為什么,他不想挪步子,不想去。

六點半,蘇昀起床,該鍛煉了。空氣甚好,下樓跑步。小區里人還很少,偶爾幾個老太太聚在一起打著太極,聊著天。跑著跑著,旁邊來了一個,一身炫白運動服,帥氣逼人,意氣風發。

蘇昀連看都沒看,唇邊浮起一笑,步子加快,朝前跑。那人緊跟其,好聽的男音響在她的耳側:“怎么,想和我誰跑得快么”

“不是。你看到那邊那么多老爺爺老奶奶沒你一來,人家可是都注視著你呢,沒準正在給自己的孫兒或者女兒物色男朋友呢,可別讓我壞了你的好事。”

孟墨笑得邪肆:“好啊,本少爺來者不拒”

蘇昀白了他一眼,“得,別害人家姑娘,你慢慢跑,我樓了,一會兒去班。”

孟墨停了下來,目送她從眼前消失,窈窕的身影,纖細又堅韌,綁起來的馬尾在空彈跳著孟墨總覺得蘇昀對他,不冷不淡。從以前到現在,皆是如此。

他在她身邊七年,也是個普通的異性朋友關系。

看來,的確是失策了啊。他也的確裝個溫和謙讓的貴公子久了,都不知道進攻是什么滋味了。

“哎,小伙子,那姑娘是誰啊你女朋友不對,我看她總帶著一個孩子,看樣子應該是她兒子,人家可是有老公的人,你可不要亂來啊。”一名打太極的老奶奶勸道,這小伙子無論是體格還是長相都相當不錯,介紹給自己的閨女,正好。

孟墨笑得特招人喜歡:“阿姨,她是我女朋友,那孩子是我兒子。我們鬧了點別扭,現在正想辦法把她重新追回來。”

當天這一新聞傳開了老太太們沒事兒,喜歡這些飯后余談一傳十,十傳百,早已經變了樣蘇昀是孟墨的老婆,并且給他生了個大肝小子這種話,傳得像他們親眼看到過的一樣。

蘇昀樓時,有短信來,是銀行發來的,她一看,目瞪口呆

卡里莫名其妙多了30萬人民幣,這是怎么回事緊接著電話響了,秦子琛的,她猶豫兩秒接了。

“收拾好了么我還有五分鐘到你們小區下面,我們一起吃早餐。”聲音淡涼,帶著不容忽視的冷冽。

“哦好。”掛掉電話,草草洗個澡,換衣服,十五分鐘后完畢。她得問問,卡里的錢是怎么回事,次那50萬,支票她還留著不敢用咧。秦子琛的車沒有開進來,停在小區的門口,遠遠的便看到黑色的奔馳,清冽的晃眼。

她了后座,秦子琛坐在那一頭,她這一頭,與他保持距離。

秦子琛薄唇緊崩,心情好像不怎么好。

“我活了30年,還沒等過哪一個女人。”

車子發動,不知是不是故意的,蘇昀總覺得李利今天開車很慢。

蘇昀扯著衣領,看著他,語氣試探:“你沒等過你媽媽你姐姐”

“她們不舍得讓我等。”

蘇昀:“呃好,不好意思剛才洗了個澡,所以耽擱了。”早知道,她在家里多磨蹭一會兒好了

洗澡兩個字滑過秦子琛的眼眸,他長臂一伸,一用力,蘇昀便到了他的身側他長長的手指挑起她半邊衣領,女人的幽香一下子襲來這種輕挑的動作,蘇昀臉瞬間紅透了。

掙扎著,他卻緊抱不放

“松手大清早的,秦總”

秦子琛濃眉一挑:“你想說我耍流氓這才叫耍流氓”他猛地俯身唇壓向她,很猛烈,似乎帶著侵蝕性的,想要把她融化般。蘇昀被動得很,像大浪里的小船帆,沖擊著、拍打著無能為力。

他的手伸向了她的衣服下擺,手指在她背叔叔游走,滾燙的溫度,讓她全身發軟。她害怕,她心慌失措,推著他,快喘不過氣來。

“秦子琛,在開車呢你、你起來”趁站空隙間,她尖叫著。秦子琛沒動,在她的耳邊喘著粗氣,坐起身,把她扶起來,卻沒有放過她,把她提到了他的腿,臀緊挨著他的

能清楚的感覺得到他的生龍活虎她不敢動。目光與他的平視,小臉緋紅一片:“不許動啊”你不要臉,我還要呢。當然這話蘇昀是萬萬不敢說的。

她衣衫微亂,發絲蓬松,臉紅透,小小個坐在他的腿,抵著他的

秦子琛喉結滾動了兩了下,扣著她的腰,聲音暗啞:“以后不許和孟墨有肢體接觸,否則我現在把你拆了”魅惑的嗓音夾著成熟男人的性感聲線,讓人**沉醉。

蘇昀沒動,腦子突然間有點空,她在想:秦子琛是不是在給她用美男計。

最后在秦子琛又一個深吻下,他才放過她。蘇昀現在這樣,頭發亂了,唇紅腫發亮,衣服也亂了秦子琛讓李利把早餐買到辦公室里去吃。班時間為9:30,現在才八點不到,公司空無一人。

蘇昀坐在秦子琛的休息室里,全身僵硬,老實說,她是真怕秦子琛對她怎么樣。十分鐘后,秦子琛提著早餐進來了,放在餐桌。

蘇昀猛的想起來錢的事兒,“我卡里多出來的30萬,是不是你弄的”

“嗯,那是你贏的。”秦子琛進去洗手。

蘇昀跟去,“可是算我贏的,也只有十五萬而已,怎么會是30萬”

秦子琛拿毛巾擦臉,從鏡子里看到她性感的模樣,深眸流轉。轉身,把她帶到沙發,“其它的是給小蕎的家教費,你應得的。既然給你的收著,我不缺這點錢。”

蘇昀當然知道這對于他來講是小小小錢對于蘇昀來說,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她沒好氣的道:“那這么說來,日后你們打麻將可記得一定要叫我,我指著你那幾個兄弟發家致富呢。”這一瞬間多80萬,震驚來得有點快啊。

秦子琛突然低頭,薄唇一勾:“你這意思是不是在暗示我,要經常把你帶著,還是在暗示我”

“秦總,你腦回路真好我沒那種意思。”

他一低頭,舌掃過她的唇瓣,“我當你是這個意思,好,我準了。”

蘇昀瞪他:你當你是皇帝啊不過在景天市,秦家也真的算得是個土皇帝了。這一瞪,讓秦子琛全身一緊,攬著她的細腰,拖向自己,兩人雙雙倒在地毯,他濃烈的吻緊跟而來。

蘇昀瞪大了眼晴這個流氓

秦子琛一翻身,把她壓在下面,暗魅道:“你想對了,我是流氓。”她沒說,他竟能懂她的意思。不等蘇昀回話,他又一波的吻,襲卷而來。她如一汪**,圍繞著他,隨波逐流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總算停下,兩人都是氣喘吁吁。秦子琛俯身寵溺的吻吻她的眉心,“累不累看來這小身板還得加強鍛煉唔”胸口一疼,他低頭,她的小拳頭剛剛收回

“秦總這么放縱,也不怕**。”蘇昀推開他,起身,拿著他的襯衫套在身,去浴室,鎖門。

秦子琛眸光流轉,眸底碎碎點點的都是光芒。他看著甩落一地的衣物,最后目光落在她黑色的小小衣五秒后,他倏地起身,去浴室。她居然把門反鎖了

蘇昀洗著澡,當然感覺到門把的轉動聲,不鎖門才怪呢。然,兩秒后,門,咔嚓一聲開了。

蘇昀赤果果的站在花灑下,任水澆著全身,“你你怎么進來的”她的目光不敢動,只敢落在他的臉。

:

第94章 :小丫頭,你就等著接招吧(一)

浴室里水霧裊裊,他的臉若隱若現,隔著水霧她依然能看到他眼里的燦亮與邪氣。

“看來你記性不太好,我告訴過你,只要我想進,沒有門能關得住我。”秦子琛走過來,長臂一伸,雙掌緊扣著她細嫩的小腰,他沉醉于指下的柔嫩,讓他流連忘返。

蘇昀全身都在爬著僵硬兩個字,從來沒有這樣赤果果的與男人一起洗澡。

溫熱的水沖刷著兩人的肌膚,他緊貼著她,灼熱的體溫透著皮膚滲透,她血好像在倒流

她雙手抵著他的胸膛,道:“我餓了,要不你洗,我、我出去吃”

他突然低頭封住了她的唇,極盡繾綣、極盡溫柔。霧氣彌漫,水聲嘩嘩,她輕若貓叫的聲音響起來:“流氓,不許在留下痕跡”不知他是聽到抑或是沒聽到大手一扣,把她拉向了自己

蘇昀吃早餐時,已經快十點了。坐在辦公桌前,臉依然紅撲撲的,全身發軟。

秘書部的葉小歡噔噔跑了過來,“小昀啊,那個次不好意思啊,當時部長讓我跟你一換,我嘿嘿,希望你不要怪我。”言語間討好的嫌疑不要太明顯。

蘇昀自然是看得出來,但她裝作沒看出來:“沒事兒,我沒有怪你的意思。”

“嗯那好為了表示歉意,我送你兩張電影票,你可以和”葉小歡的眼晴朝總裁辦公室里瞄了一眼,停了一下,又改口:“去和你朋友看,時下最虐的片子哦。”

蘇昀沒打算接,她極少近影院,很不喜歡影院沉重的聲音沖擊著耳膜。葉小歡卻硬是塞到了她的手里,然后回辦公室。蘇昀看著影票,講的是關于一個父親為了尋找自己失蹤的兒子歷經千由吃盡苦頭的故事,著名影帝作品。她在小區的電梯里,還看到過宣傳海報果然很虐。

因為有了孩子,所以蘇昀特別受不了親人分離、孩子被拐賣的戲碼,她放在了包里,看看給誰,她不打算去看。

說到孩子,她想起她那帥帥的兒子了打個電話給安心,關機。,安心的所以絡社交都是不在線狀態,莫名的一種不詳的預感浮心頭。

直到下班,安心的電話也沒打通,不安更強

下班時間到了,她收拾一下辦公桌,往里看空無一人。她幕地想起來,秦子琛下午去開一個重要的會議,貌似胡沁也去了。

出了辦公樓,看到好多人都瘋一般的朝停車帶涌去,尤其是公司里的女性,這其自然少不了林愛。蘇昀站在臺階之,站得高看得遠,見人包圍的心處是孟墨。

戴著墨鏡倚靠在車門,一身陽樂大男孩式的裝扮讓他看起來璀璨光芒,唇邊噙著淺淺的笑,露出幾顆潔白的牙,迎光而立,像一個巨大的磁場,目光不由自主的會落在他的身。

蘇昀下臺階,離他們遠一些,坐公交車。

孟墨在人堆里看到了她纖細的身影,外套拿在手,襯衫的下擺扎在窄裙里,腿修長筆直他好看的唇撇出一個迷人的孤度,“美女們,把她給我叫住,好么”

“好好好,蘇昀蘇昀”林愛扯著嗓子喊了起來,好帥啊和總裁有得一拼而且還總裁好相處

“蘇昀,快過來,快點”別人又喊了起來。

聲音這大,讓蘇昀想裝作沒聽到都不行,心里抱怨著:在公司里已經傳得可以了,孟墨,你是想干嘛和同一個男人傳緋聞她已經頂不住了再加一個孟墨

她夾著尾巴走過來,“嘿嘿,我來了找**嘛”她朝孟墨遞了個眼神,別說你認識我

孟墨挑眉,細細長長的一雙眼晴,似笑非笑。

林愛推桑著她,“帥哥找你呢,而且我告訴你啊,這位帥哥對于我們簽下麗都,可是有很大的幫助。次慶功會你不是見過么”

蘇昀想想也是,她把這茬給忘了,她和孟墨在公共場所見過。客套的伸出手:“你好,我叫蘇昀,請問您來秦氏是找我們總裁么不好意思,他不在。如果是工作有什么事,可以轉告給我,我是他的助理。”

林愛在起哄:“對啊對啊,帥哥,蘇昀可是總裁的得力助手哦,沒準還是咱秦氏的總裁夫人,有啥事你給她講。”

蘇昀一聽,掐了她一下林愛個大咋乎,還在沖人家傻笑呢。孟墨黝黑色的眸子透過鏡片射向蘇昀,幽深而難測總裁夫人他們到底到哪一步了,被秦氏的員工傳成這樣

孟墨伸出修長的手,握住蘇昀的,寬大的掌包著她的,幾乎要融沒她的。

“是么未來的總裁夫人這么說來我還是找對人了,的確有工作的事情要與蘇助理講。蘇助理,可以車講么”孟墨垂眸,豐神俊朗。

林愛推了她一把,“蘇昀,帥哥可是合作方重要的人,雖然你現在下班了,但是快去快去。”

蘇昀有點想踢她。偏偏孟墨沖林愛一笑,林愛沒了魂。

蘇昀點點頭,拉開副駕駛的門,他修長的手指又突的扣住了他的手腕她一愣,抬頭,錯愕的看著他。近在咫尺,她能從墨鏡的鏡片看清他眼底的神色

“蘇助理,我沒有駕照,麻煩你能開車么”聲音很小,低若蚊鳴,在她的耳邊。

他勾唇,淺笑,眼底魚躍著邪氣。蘇昀知道他沒有駕照,只是你來的時候,你是怎么開過來的而且至于用這么小的聲音么蘇昀了正駕,車鑰匙正插在車呢。

孟墨站起身,薄唇勾起,聲音清潤:“各位美女們,再見。”車,車子已經走出幾十米,她們還在原地,依稀還能看到他們的臉那錯愕的樣子

他一笑,行骸不羈。

蘇昀倪他一眼:“你笑什么”

“沒什么,好好開車,不要看我。”

“搞什么飛機帥哥居然親了蘇昀,而且說了句什么,蘇昀跑去開車了”有女子叫道,神色間很是忿忿不平的樣子。

林愛呁著唇不吭聲,郁悶死了帥哥為什么要吻蘇昀,為什么她明明說了,蘇昀是要成為總裁夫人的人,明明都已經表明心態了啊可惡,可惡的蘇昀

“是,真賤。看那樣子,蘇昀明顯和人家認識嘛,還裝作不認識的樣子,還和總裁糾纏不清,死女人”有人附合,一群人說著說著便走開了,蘇昀已然成為她們間的皮球,你踢過來我踢過去。

林愛還站在原地,想起第一次見到這位帥哥,是在碧渓園。他出現在孟凌天的身邊,然后見到了他他問了她們總裁身邊有哪些人,而且特意問了下關于蘇昀的事。

那時林愛只當是:是蘇昀告訴她孟凌天出現在碧渓園,這位帥哥是孟氏的人,肯定會不滿意之類的,林愛還不太敢說蘇昀。如今看來他們果然是早認識的

而且這位帥哥叫什么名,她都不知道

不過能開得起最新款保時捷的人,最不濟也是個孟氏高管想了想,打了個電話出去,“表姐,你現在有事么”

“有事趕緊說,我在洗手間。”

“我剛剛看到蘇昀和一個男的關系愛昧,舉止親昵。這個人在談麗都時幫過我,應該是孟氏的人。高大英俊,家室顯赫。”

胡沁站在洗手間的鏡子前,理理頰邊跑出來的發,臉不咸不淡:“你親眼所見你有證據么我告訴過你的,不要亂嚼舌根子,很掉價。”

:

第95章 :小丫頭,你就等著接招吧(二)

林愛一跺腳:“千真萬確那男的親了她一下后,她跑去正駕開車去了,公司里好多人都看到了”林愛把細節都說了一遍,包括她故意說蘇昀是未來的總裁夫人這話也說了。

胡沁沉默了一會兒,道:“好,我知道了,這件事不要亂傳。其它人怎么說無所為謂,你不要亂講,我心里有數。晚去我家,我給你十萬,拿去給你外婆治病。”

“好,謝謝表姐。”林愛收線,心里一陣嘆息。蘇昀,對不起啊,我現在急需用錢,別人靠不住,唯一能夠幫助她的只有牽了好幾輩好幾輩的表姐胡沁。

胡沁從洗手間里出來,恰好秦子琛從那一頭走過來。酒店的長廊鋪滿了長長的地毯,深暗奢華。他單手插兜,信步而來,薄光虛射,無一不在張揚著高貴與優雅。胡沁的一顆心蠢蠢欲動,像有鼓在面敲著。

秦子琛走過來,語氣淡涼:“走。”

胡沁微笑:“好。”

今天下午有一個重要的會議,在這間酒店舉行,都是一些重量級客戶,談接下來與秦氏的合作方案,秦子琛帶了她,而沒帶蘇昀。想當然,在秦子琛的心里,她胡沁分量依然不輕。這種場合,蘇昀駕馭不了。

乘坐電梯下樓,電梯里只有他們二人,壁印著兩人的樣子,他的清涼冷冽,她的妖艷性感,相融的氣場,幾年的默契。胡沁想起從會議室里出來時,有個老客戶說:“秦總與胡經理還是這么般配,無論是外形還是頭腦,都是天造地地設啊。”

胡沁抿唇,沒有說話。

“不好意思,胡經理是我秦氏優秀的員工,是我的得力戰將。我應該要澄清一點,否則一旦灌了我秦子琛的名,我怕胡經理不好找男朋友。”秦子琛連玩笑都是帶著壓迫的。哪個女人沾了秦子琛,別的男人還敢碰。

那人一聽,也明白秦子琛不喜歡這類的吹捧,連忙改口

胡沁握了握拳,低頭,把思緒埋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

幾秒后,她抬起頭來:“總裁,這個點公司也下班了,工作也已談成,我請你吃飯如何”

秦子琛側眸掃過她精致的臉,勾唇:“不用了,時間還早,我去一躺公司。”

“好,我陪你去。”胡沁想也沒想的接話,以前她們都是這樣,只要外面談事,有秦子琛的地方有她,然后一起回公司。可是秦子琛淡涼的目光卻讓胡沁覺得,她好像說錯話了。

但秦子琛卻沉默了,緊抿的唇繃得緊緊的。胡沁知道,他不高興了。因為她要求同他一起回公司

叮,5樓,電梯門開了,有人進來。那人進來,門還沒完全關,秦子琛卻突然伸手擋在了電梯門的間,電梯又開,他閃身出去。胡沁錯愕,連忙跟。5樓是會員制餐廳,所以人并不太多。

秦子琛走了兩步,卻又突然停住。胡沁詫異不已,只覺秦子琛的氣息冷了幾分

胡沁朝到前邊來,看到秦子琛的目光瞬也不瞬的朝餐廳的角落看,末了又搜尋一番,半分鐘后,轉身又走向電梯。胡沁也跟著他,不明所以。秦子琛像是看到熟人,然后在找人。

電梯來了,胡沁朝著餐廳搜尋了一遍,在角落里一個大型盆栽后面,隱隱伸出一個腦袋來,驚驚顫顫的。

蘇昀差點沒把心臟病給嚇出來一個閃神看到了秦子琛,幸虧眼尖直到確定他走了,蘇昀才出來,服務員驚的看著她,蘇昀想不能在這兒吃飯了,分分鐘都能看到秦子琛。

趕緊走,在門口碰到在樓下打電話來的孟墨,“走,我不在這兒吃飯了。”

孟墨:“為什么你干嘛鬼鬼祟祟的,有誰在追你么”

“反正不在這兒吃飯,走。”

“也行,那你做給我吃。”

“行。”蘇昀想到只要不被秦子琛逮到,只要不在這兒,怎樣都行。孟墨發笑,他知道蘇昀應該是看到秦子琛了,他在樓下看到了他

秦子琛到停車場,李利已經在那里等著了,“李利,你送胡經理先回家,然后再來接我。”

“好的。”李利自然領命。胡沁皺眉:“總裁何不一起反正我只有離這兒二分鐘的車程。”

“不了,你先走。”秦子琛的口吻很淡,卻不容拒絕。胡沁想了想,朝著酒店看了下,車。她明白,總裁想干什么。或許總裁真的動心了。她暗暗握拳有些不甘心

露天停車場,蘇昀總覺得咯應,探著頭左看右看,沒有秦子琛的身影,也沒有他的車,應該是走了。

孟墨一拍她的腦袋,“丫頭,別弄的像是做什么見不得人的事好么你這幅樣子,特別像要被捉奸在床”

“別胡說,我剛剛好像看到我司了”哪怕沒有人,蘇昀還是覺得秦子琛還在一樣。

孟墨唇一勾:“看到你司你怕什么”

蘇昀倏的停下心里咚的一下。對啊,算碰到秦子琛又怎么樣她怕什么她又不是他的女朋友,蘇昀,你要瘋啊這樣一想,也釋然了,從包里拿出車鑰。

隔著好幾輛車,吡燈光一閃,開車,回家。

“你把駕照拿回去,放在我那兒干嘛”車時,蘇昀道。

孟墨有意無意的朝一輛高大型的suv后方看去,黑眸滑過一絲玩味。

“我不拿,我偏要你當我的司機。”開門,車。蘇昀開車的樣子很帥,有種男人的利落與帥氣,出庫,轉彎,如魚得水,當然這些都是孟墨教出來的,他很得意。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