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192節

格林想過去,蘇昀忙道:“伯父,您突然來個襲擊,您女兒和女婿都不在家,您知道的,一院之長很忙的,午在這里吃午飯。”

“嗯,也對。我也不想悶在這里,我去轉轉。”

他已經這樣說,蘇昀也是沒有辦法了,只好讓加帶著他父親在小區里小轉一下。

她拿手機進洗手間,悄悄的給安心發短信。無論何時回來,記得和高希凡不要僵行。

卻不想下一刻安心已經打了電話來,她急撩撩的,“他們現在到了”

“對,怎么了”蘇昀捂著嘴特意把聲音壓得很低。

“我午有個采訪,在外出。下午請半天假我這半個多月一直都是在戀湖住的。家里我的私人用品估計都用不了。他們怎么會這樣,你給我拖著他們,多拖一會兒,我馬回來,從南門悄悄的回來,回家布置一下。”

“什么不,不是喂,安心。”

對方已經掛斷。

蘇昀無力望天

收起手機,出去,從落地窗看到那一家三口已經想要拐入安心的家門,蘇昀忙跟了去。她不敢跑快,加喊了聲媽媽,所以梅半彤幾人便等著她。

“反正有阿姨我也幫不什么忙,不如我帶你們參觀一下這小區的風景,這里的綠化做得很不錯,那一邊是湖,到了夏天很多螃蟹都會取自那”里還沒說出來,一輛黑色的奔馳已經駛了過來,車都還沒有停穩,便聽加叫:“姐夫,姐夫回來了。”

:

第539章 :聽到你夸別的男人好看,影響食欲。

高希凡停車下來,見到這三人也是挺意外,但反應極快,鞠躬問好各種親切的,他們對這個女婿原本很滿意,只不過是格林老先生第一次來他們的家罷了。

蘇昀的心里打著小九九,大半個月沒有女主人住,想必被傭人收拾得干干凈凈

高希凡也真是的,放任安心住在那里,不接回家

既然到了家門口,那必然是要進去的。

進門,院子里花草叢生,看得出來是很精心的布置,高希凡用著流利的英語給岳父岳母介紹這草木,以及這屋子的布局。

格林很是愉悅,“我那女兒性子較為直爽,你這孩子心細有品味,你們真是絕配。”夸女婿的同時,女兒也不能落了。

“哪里,小婿還用很多要學習的地方。”

“對了,我那女兒呢她沒有和你一起回來”

高希凡很淡定的,笑得恭敬,“一會兒回,岳父,請。”

一行人進屋。

蘇昀卻沒有,她從墻的側面看到一個鬼鬼祟祟的人,伸著腦袋像做賊一樣。她連忙朝她作手勢,不要再探頭了,光明正大的進來算了。

“安心,你在干什么要進進,做了賊”梅半彤也看到了,這一聲讓那三人回頭,都朝這邊看來安心只好很若無其事、的從小門處走過來,身的衣服還是套裝,手里還提著一大包的生活用品。

“父親,媽,你們真是稀客,來了都不告訴我。”安心悻悻的笑著,把手里的東西遞給蘇昀。

蘇昀的反應也極快,順手接過,“我讓她幫我帶的東西,不好意思,我先回。”彎腰,鞠躬,她要徹,感覺事情不太妙。

回到家,傭人問她,客人還來不來吃午飯,蘇昀想應該是不會來了。

秦子琛是真忙,到晚十點鐘才回來,微熏的狀態。蘇昀去廚房給他沖了解灑茶,他喝了,不知是解酒沒有,抱著她,各種下其手的。蘇昀被撩得心癢難耐,但考慮到有孩子,還是提醒他。

可結果,還是讓他得了逞。

但他也很用力的克制住力道,溫柔,溫柔

第二天一早,蘇昀便覺小腹略有不適。她皺了眉,這身子真是禁不住折騰,也不是說懷了孕不能有夫妻生活,可她怎么不能。

她把不適感告訴了秦子琛。

秦子琛立刻起身,有些緊張的,“去醫院,立刻”

蘇昀嬌嗔一句,“讓你猴急,憋不住”

秦子琛當即一笑,目光燦亮,低頭湊近她,“好像憋不住的不止是我”

蘇昀臉一下子紅到了耳根子,明媚的眸子斜昵著他,嗔道:“會耍嘴皮子,誰讓你撩我。”他親吻著她,大手在她細細磨擦,原本是相愛之人,她怎么崩得住,回應他,似乎都不受控制。

秦子琛暗然失笑,伸手摸著她的頭,“好,不耍,去醫院。”

三個月多一點,該注意的事情還是要注意,房事是頂要的,蘇昀的身體從本質還是較弱,小心為好。

秦子琛看著電腦屏幕那一個黑點,目光便已轉暗。

醫生邊檢查邊道:“孩子很健康,三個多月還未成形,等到五個月來做一次彩超,看孩子的四腳發育。”

“好,謝謝。”秦子琛開口,駁為激動。

蘇昀起來,整理好衣服,抱著他的胳膊,嬌笑著:“這么緊張”

“嗯,你不緊張”秦子琛反問,拉著她到主治醫生辦公室,挺撥的身材、俊雋的臉龐實在是很吸引人,隨意的一件大衣大氣而無處不散發著男人的魅力。

蘇昀咯咯一笑,“真正到緊張的生孩子的時候,現在不。不過也是,秦總裁一大把年紀了,第一次通過和自己的孩子打照面,緊張是正常的。”

聽聞這話,他低頭皺眉:“還敢嫌我年紀大我說你這女人,現在是不得了”

蘇昀卻一下子站住,目光看向前方,神情挺意外。秦子琛順著她的目光看去

“秦總,蘇小姐,好巧。”胡沁握了握手里的檢查單,微微的朝后藏了下。長發自然披著,頭戴著一個發卡,長款羽絨服,平底鞋,面容還是很精致嫵媚的樣子。慧光自蘇昀的臉移到了秦子琛身,不知是不是錯覺,她多看了秦子琛兩眼。

“好巧,多年未見,胡小姐還是這么的漂亮迷人。”蘇昀開口,這種場合,她先發言是最合適的,秦子琛安靜的站在她身邊好,保持著這個姿勢,長臂搭在她的肩。

胡沁嫣然一笑,“謝謝,蘇小姐這是懷孕了么恭喜。”

“同喜。”

胡沁微怔,但轉瞬即逝,“謝謝。”

謹記了醫生的囑咐,回家。

出來時從公園經過,恰好又看到胡沁推著唐泉在散步。

蘇昀覺得他們倆之間的氣氛有些不一樣,不像是朋友。他們都沒有過多的談什么,但那股神色像是戀人鬧了矛盾后等著對方開口認錯的樣子。他們有貓膩

蘇昀沒辦法把這兩個人聯系在一起。

唐泉大學應該才畢業,還是個嫩男孩。胡沁已經在商場爬滾多年,而且唐泉怎么說也不是胡沁去喜歡的內型。

既然看到了去打個招呼。

她邁腿朝那邊走,秦子琛卻拽住了她,“他們之間這種樣子,好像不需要其它人**去。”

似乎也是。情緒都不怎么高

胡沁懷了孕,是唐泉的

蘇昀深嘆口氣,怕又是孽緣哦。

車。

秦子琛打開輕緩的音樂,一手摸了下蘇昀還未攏起的小腹,“今天還算聽話,沒有折磨你媽。”

蘇昀把他的手拿開,“這孕吐也是一時時的。關于孕婦的這個口味和嗅覺,到現在也沒有一個專家來給一個專來的說法,是很隨性。”

秦子琛黝黑的眸子様起了笑意,“想吃什么”聰明人,往往是一點通。

“嗯秦氏大樓對面的酒店旁邊小餐館的涼皮。”

“這是冬天,申請不通過。”秦子琛一口回絕,紅燈,停車。

胳膊卻突然靠來一個嬌軟的物體,他低頭,看到她明媚的小臉如小貓咪一樣的蹭著他的衣服,長睫掀長,自然卷翹,光潔的額頭挺立的小鼻頭,朱唇晧齒,沖他撒嬌,透著滿滿的千嬌百媚。

“老公,我想吃,一次,一次好不好”她微仰頭,伸著一根手指頭,眸里閃動著明黠的光芒,很用力的保證著。

這個稱呼,老公二字,很久很久沒有聽到過了

這一次的相遇他未曾喊過她老婆,她也很敏感的沒有叫過他老公。并非是不愿意,有時老婆二字到了喉嚨口,又被他給生生壓了回去。可能他的心底,對她莫名的離開,還是隱隱有些抵觸。

他對她妥協,可不包含她的離開。

這稱呼一響來,他總會想到她離開的日子里,他的相思入魔。

他不愿再去經歷那種感受,好像人都被掏空了一樣。有時候甚至覺得,只要她出現,站在他的面前,他會一切都不追究。因為他渴望擁抱著她的感覺

盡管后來,他的確也那樣做了,過去的一切都不去計較。

有時候他也挺討厭這種死心眼,說得好聽是專一,說得不好聽是死板不懂變通。同他示好的女人,不計其數。可沒有誰,在他的面前撒嬌,讓他覺得這么順眼。

那眉眼,水秀天生,像有種天生嬌態。

“老公答應我需要想這么久”

輕柔微啞的聲音喚回了他的注意力,秦子琛黑亮的目光掃過她的眉眼,嘆氣聲微不可聞的泄出,“只這一生。”

“好,謝謝老公。”

重重把他一抱,離開,回到自己的座位,很是高興的樣子。

秦子琛未曾吃過涼皮,甚至沒有注意過公司的對面還有這樣一個小餐館。蘇昀吃得很幸福,各種讓他嘗嘗,他便也叫了一份。

“以前還是你秘書的時候,午不想去食堂吃飯,我會跑到這里來以前的老板是個眉清目秀的人,現在怎么換成一個大叔了。”蘇昀朝里面看了看,那大叔朝她打招呼,蘇昀回以一笑。

秦子琛涼涼的:“是不是覺得現在這涼皮的口味不如以前了”

“嗯,還真是”她一回頭看到秦子琛那平靜的目光,連忙討好賠笑:“呃現在的味道也不錯啦。只不過我可不是因為人來吃的,純粹是因為想換一下口味。”

“我說什么了”他道,放下筷子已經不打算吃。

“我怕你亂想嘛,干嘛不吃了”

“聽到你嘴里夸獎別的男人好看,影響食欲。”

蘇昀的嘴里還嚼著涼皮,怔怔的看著他帥氣的臉龐,墨色的深眸像畫出來的流暢,雙眼皮很明顯,容貌有棱有角,很漠然的坐著,不怒不笑。這表情這般深沉,好像看不出來是開玩笑。

那,是真的

“呃無論哪個男人在我心里都不如秦大總裁來得帥氣瀟灑他們都是浮云。”

“剛剛還老公,現在秦大總裁”

“老公,老公,嘿嘿,快吃。你看那大叔一直盯著我們看,他以為我們在鬧矛盾。”

秦子琛風輕云淡的:“我們是在鬧矛盾,沒有錯。”

蘇昀:“”

:

第540章 :女人閉眼也是要吻,嘟嘴也是?

蘇昀抿了下唇,靈動的目光細細的看著他的眉眼,弱弱的開口:“沒有在鬧矛盾”

秦子琛重新拿起筷子,很輕的昵了她一眼,“你再沖他笑一下”

蘇昀:“呃。 ”

出餐館,因為離得近秦子琛干脆去公司,當然蘇昀跟著一起去。

車子轉了一個圈停到地下停車場,秦子琛的專用停車位,熄火下車。秦子琛打門車門,一只腿才剛剛邁出去,聽到側面女人噗嗤一下的笑開。他轉頭,她也看著他,細眉斂開,雙手捂著唇,眼瞇了起來,有如玄月,笑意盈盈。

他瞇了下眼晴,心尖有點癢,忽然很想抓拍她這幅表情,純得不食人間煙火。

拿起手機,劃開,“保持這個姿勢不要動。”

“嗯為什么”說著,從已經拿開。

剛剛那讓人怦然心動的表情已經不在,但秦子琛拿是拿起手機給她拍了一張。但發現按下拍照鍵以后,小女人已經擺好的第二個姿勢老套的剪刀手,淺笑倩兮,艷若桃李。

他又拍了,第三張,小女人嘟起了唇,朝他傾來半身。**的唇瓣,嬌**滴。

再拍,一共三張,收起手機,不拍了。

蘇昀嬌嗔的拍了一下他,“模特已經擺好了姿勢,作為攝影師怎么能無動于衷。”她還是身體往前傾的樣子。

秦子琛把玩著手機,把剛剛這幾張調出來,翻看,沒有回話。他覺得他拍照技術真是不錯的,滿框都是她,孱弱又秀美,高清攝影,她厥唇時,唇的紋路都看得一清二楚,粉色,很想讓人一嘗芳澤的模樣。

頭驀然被一雙給板了過去,唇被附一個溫熱軟嬌的,他微僵,唇若有似無的張了下,她的小舌伸了進來

秦子琛微怔,伸手抱著她的腰,一手后著她的后腦勺,吻加深,直到她氣喘吁吁,他才松開。蘇昀靠在他的胳膊喘著粗氣,揪著一小塊的衣袖,輕輕的如是貓叫:“女人嘟著嘴是要吻啦”

秦子琛深深的閉了眼,一個吻已經讓他有些沖動,這女人真磨人。

修長的手指摸著她微紅的小臉,聽著她容易引起騷動的聲音,低低的笑了出來,“我還記得你告訴過我,女人閉眼也是要吻,嘟嘴也是還有什么訊號你告訴我,免得下次錯過。”

“討厭”蘇昀離開他的臂膀,輕聲一句。

秦子琛忽然傾身抱住了她,下巴擱在她的頸窩處,挺立的鼻頭抵了她的臉頰,帶著鼻音的嗓音響著:“真不想班,真想和你”

蘇昀的臉頰燙燙的,晃著頭,用臉蹭著他的鼻子,嬌軟的:“那可不行,我可不能影響皇的朝政,快去,我陪你。”

秦子琛伸手扶著她的臉,側頭又吻了去。

很久沒有來秦子琛的辦公室,差不多有三年的時間,這里也變了樣。他的助理有自己獨立的辦公室,他辦公室的門也換成了實木。

莫安看到蘇昀時,很意外也很激動,各種總裁夫人,直把蘇昀都叫得不好意思了起來。

蘇昀坐在沙發,秦子琛開始班。

才坐著一會兒,便有經理進來,談工作進度。

蘇昀原本是在看書,但聽著他偶爾一句的措施,犀利恰到好處的提點,話語間那股自信和胸有成竹,不禁吸引了她的視線。抬頭看向他,白襯衫深藍領帶,外套掛在衣架,頭發梳得很得當,放在桌子的手臂,那健碩的樣子隱隱可看出線條的分明。

手里正拿著一份件,在翻看,她的角度是側著的,眉目如畫不過如此。

這男人兩年前更有魅力,歲月變遷給他留下來的都是吸引人的氣質。

越看越喜歡,越看越好看。

她忽然想起一句話來,爸爸長得好看,那生女兒是最好的,因為那樣生出來的女兒絕對美。

她現在好希望,肚子里的孩子是個女孩兒,像他,肯定美得不行。

想著想著笑了出來

前方陰影罩下,一雙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她回神。這才注意那經理不知什么時候已經走了,而他也走到了她的跟前。

“花癡病犯了”他問。

“嗯,好帥”她雙手托腮,一臉的癡相。

秦子琛若有似無的笑了下,很溫柔,“乖,進去玩,你這樣盯著我看,我會分心。萬一少看了一個小數點,我們女兒可損失了一大筆錢。”

蘇昀全然沒聽到后面一句話,“對對,我一定要生個女兒,一定要是女兒”

“不是說過不討論這個話題了”

“我突然發現我們要是生個女兒,長得像你,那等她長大后,來我們家提親的肯定會踏亂家門檻。”她在做著美夢。

秦子琛的臉當即垮了下來,嚴厲:“要真的是個女兒,誰敢來我們家提親,我打斷他的腿”

蘇昀:“呃,為”

“進去玩”

他制止了她,再這樣聊下去,這一個午他甭想工作了。蘇昀哦了聲,抱了幾本雜志進去。這里都是獨立空調,先調好溫度,躺在床睡覺。

看到一本旅游雜志,她想到秦子玉說的,和夏鶯她們去旅行。

也不知要什么時候去,還有不到二十天要過年,現在的天氣正是冷的階段,外出,不怎么安全呢。

睡得迷迷糊糊,被秦子琛叫醒,當然,他叫人起床的風格也是很耍流氓的意味。只差脫她的衣服,幸好蘇昀醒了。

要吃午飯了。

蘇昀忽然開了一個玩笑,“不如我們去食堂吃好不好”

“我極少在食堂吃,你確定要去”

蘇昀抱著他的胳膊,“那是。小狗還知道宣示主權呢,哼。”最后那一哼很有深意。睡著前,她了公司的主業,面有貼子各種對總裁秦子琛表白的,是這公司內的員工。

秦子琛暗笑:“也好,免得有狼對我,虎視眈眈。”

真臭屁。

話是這么說,但其實到了食堂的門口,蘇昀打起了退堂鼓。這里面必然有很多員工還是認識的,還是同事,她一個幾年不出現的人,這樣冒冒然的和她們一起吃午餐

不說別的,竊竊私語是肯定的,她不是很想聽。

可秦子琛稍微使點力,把她給帶了進來。

一進大門,整個食堂鴉雀無聲

有的嘴里還包著飯,這么看著他們。

蘇昀彎腰鞠躬,很有禮貌的,“不好意思,打擾了,大家繼續。”

秦子琛微勾了唇,看這小女人的窘態,也是一種賞心悅目。

“大家繼續吃好喝好,盡管額外點餐,總裁夫人說了,她請客,綿薄之意,還請大家不要拒絕。”他說,站在面,大將風范。

蘇昀:她什么說過請客了

這么多人,五六百,密密麻麻的,得花多少錢,要請也是老板請。

可她也只能陪著笑:“對,大家吃好喝好。”

有人拍掌高叫,然后有人附和。

秦子琛拉著蘇昀轉頭又出去了,蘇昀:“不吃了”

“公司里有很多員工不太喜歡我,我要是在那兒吃飯,他們會不自在。”

蘇昀咋舌:“哇,你也知道你不好親近,是那種招人嫌的性子也不簡單。”

他忽然站定,幽幽的目光看著她:“你最近對我的意見好像駁多,老牛吃嫩草,惦記著涼皮店的小子,現在又說我招人嫌”

“沒有,我絕對沒有別的意思所謂愛之深阿呸,沒有責之切。”她吐了吐舌頭,“你是最帥獨一無二的”

“回家給我寫五千字的夸獎我的信,少一個字都不行”

“哦。”

至于誰請客這個事,當然還是秦子琛出錢。

夸獎一個人,蘇昀不是很擅長,但是,很多事,只需要一個技巧。

方說,有人問你,她這件衣服穿著好不好看。

你若說單單的說好看,對方肯定半信半疑的再問一句,真的

如果你說,你膚白圓潤,音容樣貌,什么衣服都不在話下,這衣服恰到好處,對方肯定心化怒放。

所以說寫五千字

蘇昀是肯定不會手寫這么多,頂多兩天已經足夠。

夸他撩撩一段足,剩下的一千多字,拿來描寫某個事情,從側面烘托他的高大帥氣,外在和內在同樣的迷人。這樣一想,沒準兩千字都不需要呢。

下午時間,蘇昀在家里著手寫了。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