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197節

“老夫人,我們”司機猶豫著是停還是走。

夏鶯沒說話,甚至都沒有側頭去看一眼臉都快要貼到玻璃的蘇昀。

咚咚,敲聲又來,還有女人微微沙啞的聲音隱隱從外面傳來,“謝謝阿姨,湯很好喝。”

夏鶯小小的眨了下眼晴,愚蠢的女人。

我給你送湯是要一你感謝么這么冷的天,你倒是不冷,起碼也得為肚子里的孩子著想,也不看看你是為了什么而住院的。

夏鶯最終還是側過了頭,那女人彎著腰,隔著暗色的玻璃臉很暗,但那秀麗的五官堆著如水般的笑意,很舒服的某些過去的畫面,跳出來。和秦遠山在一起,秦箏不同意。

但秦遠山堅持,秦箏也沒有辦法。

她也做過一些討好秦箏的事情,想獲取她的認同。她想告訴秦箏,她能掌管好自己的事業,也能做個賢妻良母。秦箏當時說了:女強人和賢妻良母,不可能同時兼得永遠不可能

像我不喜歡你,不僅僅是因為你高傲張揚的個性,還有你面對你自己的親人時,你卸不下來的傲氣。

傲氣,懂么那不是你在對親人時該有的骨氣,你永遠都不服軟,永遠不服輸,永遠不懂低頭,那你又何必來討好我

直到秦箏死,他對夏鶯都沒有喜歡,只不過是一家人,很多話不會說,帶到棺材里去。

夏鶯覺得心酸,難過。

那女人契而不舍的沒有離開,一直彎著腰,很溫柔的笑,可又看不出什么諂媚的模樣來,她把恭敬和諂媚把握得非常好。

“開門,讓她進來。”半響后,她說。

也罷了

都已經親自給她送了湯來,又何必拿捏著高高的姿態她有著那樣的經歷,又何必這樣的為難她。若是真的做不到喜歡蘇昀,大不了,她也如法炮制。

不見他們,便可。

在娛樂圈這么久,為何這點戲不能演。

有什么不能演的,為了兒子,為了家庭和睦,好好的演,演好余下的這小半輩子。

司機又把車開到了庫里,下車,繞過來,打開車門,“蘇小姐,請車。”

“謝謝。”開的是副駕的門,蘇昀只好鉆了進去,蘇風自顧的打開后座的門,和夏鶯坐在了一起。

他獻寶似的,“奶奶湯好喝了,我媽喝了兩大碗,這會兒我爸肯定在病房偷喝。”

這話讓夏鶯忍俊不禁,摸著他的頭,“喜歡喝的話,奶奶會常做的。”

蘇風朝夏鶯靠近了幾分,嘿嘿的笑了下,然后試探的,可能自己也知道這話問得有些不太對,所以聲音不大,“是給我做,還是給我媽”

夏鶯和蘇昀同時一僵。

夏鶯還沒說話,蘇昀呵斥了來:“小孩子說什么呢奶奶不用為任何人做我們是晚輩,應該是我們做給奶奶吃。”

蘇風勾了頭,意識到自己說錯了,“奶奶,我錯了,我不該”

“沒關系,小風。日后無論是你還是你媽想吃,奶奶都可以做。”蘇風沒說完呢,夏鶯打斷了他,給了他一個定心丸。這話并非是夏鶯隨意說出口,而是在剛剛蘇昀呵斥蘇風時,她經過了深想。

蘇風一直站在維護蘇昀的立場之,無論是現在,還是這兩年以來。他問出這話,無非也是想知道,她喜不喜歡他媽媽,接不接受他媽。夏鶯覺得,她不能讓孫兒在這么失望下去。

失望久了,會絕望。

久了,他不會喜歡這個奶奶了。

她覺得,也可以適可而止了。并非是對蘇昀,而是對蘇風,對他有一個交代。

蘇昀呆住。

蘇風當即一下子跳了起來,忘了這是在車內,頭磕到了車頂,哐地一下,夏鶯和蘇昀同時出手護著了他。但因為蘇昀離得遠一些,所以先松開。

“謝謝奶奶,我以后會經常帶著我媽去陪奶奶,好不好”

蘇風快哭了,真的。

夏鶯看得到他眼里閃過的淚花,她怔忡著。一瞬間,她覺得自己像罪人一瞬間覺得自己能這么鐵石心腸,讓這個孩子這么的惶恐不安,這么殷切的期盼她的表態,到今天,兩年半的時間。

眼眶,徒然間濕潤。

她對不起這個孩子,很對不起。

“乖,下去找叔叔玩會兒,我和媽媽說會兒話,聊聊媽媽喜歡什么口味的湯,回家了奶奶好準備,好不好”她眨了眨眼晴,忍著要流出來的悸動,柔和的勸著蘇風。

蘇風重重的嗯了聲,下車時,看了蘇昀一眼,很深的,眼波流轉,有一種難掩的激動。

莫名的蘇昀也想哭,只因為蘇風的這個眼神,似乎是在喊她媽媽,媽媽心有戚戚,卻道不出,只能掩在心里,凝在眼眶,不要流。

夏鶯在蘇昀沒有看到的角度里,深深的吸了口氣,掩去剛那想要泄出的淚水。

直奔主題,“出了院,回家住幾天,然后趁著肚子還沒有大起來,辦個婚禮。女人這一生,落魄也好,富貴也罷,婚禮是必須要的,這是一輩子的回憶。”

蘇昀心里有說不出來的感覺,酸甜苦辣的,不過最深的應該是驚。

蘇昀下車眼晴紅紅的,哭過。

和蘇風一起目送車子離開,蘇昀忽然抱住了蘇風,蘇風已經很高,抱著時,蘇昀只需微微彎腰,下巴能放在他的肩膀。蘇風的身高和年紀,不成例。

“媽媽的好寶貝,媽謝謝你,真的。”若不是蘇風,夏鶯應該不會這么快真正的接受她。

她能感覺得到,這一次,夏鶯是真的認同了她。

一次只是同意讓她和秦子琛在一起,那一次,只是對秦子琛的選手認同,而不是她這個人。

蘇風也高興,反手抱著蘇昀的背:“我是個男人,我有那個義務和責任為媽媽排憂解難。”

蘇昀破渧為笑,重重的親了他一下,退開,拉著蘇風的手朝醫院里面走。冷風掀起她的青絲,秀麗的臉一片坦然的輕松愉悅。

“寶貝真聰明呢,為媽媽拿下了奶奶,想要什么獎勵”

“其實也不是我想的啦,是我爸爸要我這么做的。哎,媽,你是不知道,我爸各種威逼利誘的我奶奶那么厲害的一個人,有時候一個表情都要把我嚇死,剛開始我不敢靠近。是我爸非要我厚臉皮,一定要纏著奶奶。”

喲,還有這一招呢。

不過無所謂,她才不追究。

現在她可沒那個心思,感覺春香天要到了,春日氣息都已經逼進了呢。

“小子,又說我什么呢”不遠處,好聽迷人的男聲傳來,夾著風,灌進女人的耳朵里,像一道暖意飄了來,蘇昀都沒有細看他在哪,順著聲音跑了去,男人嚇得趕緊說了句小心孩子伸出手臂,她轎軟的身子已經投了進去。

抱著秦子琛的腰,各種親昵的,“才沒有說你壞話,說你好呢,絕世好男人。”

:

第550章 :秦先生,這個恩愛秀得好

轉眼已經到了新年。

蘇昀也在秦宅住了五天,在那個大宅子里,和夏鶯也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倒也是平靜。

但其實很多話,彼此都心照不宣。

蘇昀通過那幾天的相處,也知道夏鶯在試著接受她,于是也自知要好好表現。

除夕前一天,秦家所有人,要去美國過新年,這是早商量好了的。走前,蘇昀和安心聊了天,這個女人,又憔悴了不少,想必是照顧高希凡造成。但聊天之余,全程都沒有提高希凡半個字,女人之間的閑聊。

蘇昀不敢多問,只盼著她們快點好起來。

秦子琛在醫院里那句,男人為了挽回心愛的女人,只要不死,什么事都做得出為。

這讓蘇昀覺得,高希凡哪怕是沒有出軌,但必然也是心虛。否則怎么人下這么大的本錢,萬一當時安心砸的那個花瓶,力氣再大一點,兩人有可能陰陽兩隔了。

十來個小時的飛行,倒也不無聊,秦家人,都在。

人多熱鬧,又有三個孩子,時間一晃而過。

這所房子蘇昀來過兩次,每一次都有新發現,竹子更大,已經修剪了很多,蘇風先前的兒童樂園又增添了好多新娛樂設施,家里蘇風和韓小蕎和東西基本都還在。

蘇昀很有感觸。

這里的主人,年歲大但不失可愛童真,總是口是心非說著反話,總是叫她丑女人,總是叫她離他的寶貝孫子遠點可再來,他已經不在。步入大廳,耳里隱隱聽到了他大聲的叫她:“丑女人,你怎么這么丑”

不禁,悲從心來。

物是人非,最悲哀也最無奈。

因為時差,大家都各自休息,蘇風和韓小蕎都各自有自己的房間,手拉著手,歡跳著去了。

秦子琛和蘇昀住的還是以前的那間房,窗戶一打開,竹葉便伸了進來,茂盛的,郁郁蔥蔥,蘇昀甚是喜歡。腦子里不期然的又想起了那時,在這間屋子里的和秦子琛的接吻,在竹下,她看到的秦子琛的絕世傾城。

還有老爺子勒令秦子琛不許進來找她,他自己卻又偷聽的戲碼。

想著想著笑了笑著笑著,便又憂郁了起來。

秦子琛換好衣服出來,看到女人爬在窗前,只給他一個纖細的后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他走過去從后面抱住了她,唇貼了她的耳垂,“在想什么”

“想爺爺。”

秦子琛的長睫微顫,長長的,刷過蘇昀的臉頰,她覺得癢,下意識的回頭,唇正好擦過他的唇角。

她微怔,后者的深眸略帶促狹。

“我真的在想爺爺,我可沒有想對你怎么樣哦。”

秦子琛刮著她的小鼻頭,這般可愛的小女人,他倒是樂意她對他怎么樣。

“想爺爺什么”

他也想爺爺,一踏到這里來,想了。

“想爺爺叫我丑女人,想他讓我離你遠點,總之很多很多”

秦子琛指了指外面的竹子:“那是爺爺的心愛之物,和爺爺通靈性的。你可別亂說話,否則它們會托夢給爺爺,告你的狀”

蘇昀好笑的捶打著他:“秦子琛,你居然還有這么幼稚的一面呢。”

“你還當著我爺爺的面打我,你完了。”他好整以暇的,伸手握著了她打他的那只手,放進了自己的浴袍內,貼著他的皮膚,給她取暖。

蘇昀伸出另外一只手摸著伸進來的竹葉,墊起腳尖在他的唇親了下,轉頭對著那竹葉道:“看清楚了哦,我還親他了哦,記得告訴爺爺哦。”

小女人彎腰,那般純美無暇的樣子,秦子琛啞然失笑。

除夕。

這里有很多華僑,也算得是張燈結彩,畢竟這是在美國。

家里一大早布置了起來,蘇昀沒忙什么,也是帶著兩個三個孩子玩玩,胡亂彈著鋼琴哄著他們,末了,韓小蕎很犀利的來一句,“小舅媽,你彈的是什么啊我用一根手指頭都能彈成這樣。”

蘇昀起來把位子讓給她,笑著讓她來。

小丫頭,這樣揭露她。

不得不說,韓小蕎彈鋼琴真的不錯,哪怕有生疏存在,但是蘇昀好了無數倍。蘇風在蘇昀耳邊輕聲說,“去年學校的剛琴大賽,她拿了第三名。我跆拳道得第一。”

喲,不錯,點贊。

秦家的孩子果然個個出類拔萃。

這里應該是挺難買到對聯和燈籠之內的東西,便沒有弄。院內,張燈結彩,燈火如豆,角角落落都透著一種喜慶。看著,心情也不禁隨之高漲。

手機里有一條陌生的短信來。

新年快樂。

短短的四個字,蘇昀已經知道是誰,把蘇風叫了過來,和他一起拍了一張照片,發過去,并讓蘇風發個語音:小姨,新年快樂。

過了十分鐘,微信好友請求,蘇昀通過。

一個紅包,現金9999,下方配有字:這不是給你的,提現后,記得給他。

蘇昀拿著手機笑了笑,當下轉了20000過去,姐姐給妹妹的。

那一頭卻沒有接受。蘇昀也沒有在說,收起手機。無論過往怎么樣,高媛是真真實實存在,有血緣關系的妹妹,她不能把她視而不見。她現在過得很幸福,以前的一切都不愿意再去追究。

多一個親人,是好事。

生活,得忘掉過去,不斷向前向前

正好秦子琛過來,看到小女人仰著頭笑得很甜的樣子,發絲垂直而下,曾經的卷發長了,也沒有那么卷,只有發梢有略微一絲蓬松感,卻美得自然,穿著酒紅色寬松及大腿寬針毛衣,一動不動的,如是墜落而來的仙女,不食人間煙火。

他走過去

蘇昀眼開眼,嗬,嚇了一跳,他什么時候來的,離她這么近

因為是朝后仰的,所以她下意識的去躲避,腳一個踉蹌幾欲跌倒,腰間纏來一個有力的臂膀,把她朝懷里一帶。

他在她的頭頂悶笑了兩聲。

蘇昀離開她,小小的瞪了他一下,坐在花園的涼亭。

今日天氣極好,萬里無云,別墅映著陽光像是矗立在云端之的城堡,美輪美奐,花園里花鳴齊放,鵝卵石小徑被花色簇擁著,前方竹林綠幽似叢林,在往那邊是兒童樂園,遠遠的傳來蘇風和韓小蕎的歡笑聲。

所謂,歲月靜好。

所謂,江山如此多嬌。

不外如是。

前方翩翩俊美男子長身玉立,雙手插兜,微側著頭,雙目柔似三月的風,她在里面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笑意自眼角暈開,她喜歡這樣的日子

朝他伸手,只是伸手沒有說話。

秦子琛把手拿出來,抱在胸前,濃眉微挑了下,“干什么”

“我剛花出去兩萬塊,報銷。”

他坐過來,“站在這里不動能花兩萬塊”

蘇昀朝后一仰,因為他的這句話開始下審視他,看他的濯濯青柳之姿,以及略帶絲疑惑的雙眼,皺眉:“喂該不會把秦大總裁另一個摳門的隱藏屬性給挖出來了,舍不得”

秦子琛慢條斯理的從口袋里掏出手機來,細白的長指劃開,“兩萬塊,我眨眼的事,但是秦太太要知道,眨眼也得費神呢。”整得正兒八經的。

蘇昀皺了下鼻子,小動作以示不贊同。

她的手機響了,點開。

她瞬間瞪大了眼晴

“那個你是不是輸錯了”

大大的對話框,已收錢,2000000,零多的眼晴看得有點花。

“我看看。”秦子琛把她的手機拿過來一看,瞬間錯愕得不敢相信般:“這么多零,我一定是被美色迷住了頭腦快,還我一點。”

蘇昀:“你想得美”

一把拿過手機,護在胸前,“給出去的怎么能再要回去”

他還真的是輸錯了,看那一臉后悔的表情,哼

秦子琛一笑子笑了,俊朗的眉眼魅惑滲出,看得讓人不想移開眼,伸手搭在蘇昀后面的椅背,“你男人很能干的,后面再另兩個零,也是多眨幾下眼的事。”

蘇昀又狠的瞪了他一眼,又逗她

“不過你還我一點是真的前幾天各家媒體找我,求我采訪,我通通拒絕。這大過年的,我給他們一點甜頭嘗嘗。”

這自大的。

不過自大的讓蘇昀喜歡。

“我還你一點,能有甜頭了怎么還”她還真是不懂呢。

秦子琛搭在椅背的胳膊從她的耳后繞到前面來,把她鎖在自己的臂彎里,包著她的小手拿她的手機。

“手伸直。”

他握著她右手的食指,在屏幕點。

蘇昀心里甜得要爆開了般,他身好聞的味道絲絲屢屢的都繞了過來,溫暖的手心包裹著她,他帶領著她在屏幕滑動,像領著她在舞動,每走一下,都清楚的聽到自己咚咚心跳的回應。

“好了。”他說,抵在她的唇邊,磁性的男音。

然后他的手機響,秦子琛沒有改姿勢,只是把自己的手機拿到了蘇昀的前面來,收錢,1314。

蘇昀剛剛被他迷得,沒有看清是怎么回事,現在看到了他給她兩百萬,她返回去131萬,他他他蘇昀又被他整得說不出話來

長指在屏幕滑動,蘇昀看到他打開了新浪微博,把剛剛那張收錢的照片截圖,發了去,配字:新年,來自秦太太的紅包。

蘇昀:“”

這個人這是在作戲么

點擊發送。

蘇昀瞠目結舌。

他悠哉的收起手機,側眸,燦亮的眼晴倒影進了花園里的花,萬紫千紅,“秦太太,這個恩愛秀得好么”

:

第551章 :嘴對嘴的那種?

蘇昀怔住。

這個恩愛秀得好么

好,當然好,怎么能不好

她還沒回話,秦子琛又自顧自的,“恩愛兩人秀才有意思。”又重新拿起了手機,長指舞動。蘇昀的手機又響了,這一次秦子琛沒有指揮她,讓她自己點開。

蘇昀劃開,這一次沒有用微信,而是某個高額轉帳平臺,看到面的數字,心臟砰地一下炸了

這一回是真的說不出話來

長指摁在面半響未動,抬頭看著他,愕然,“你這個這個”

秦子琛失笑,她震住的樣子,取悅了他。代她收錢,截圖。替她點開微博,配圖,字:秦先生,回應的,今天的你格外的帥。

下方一張圖片,大大的一串數字:3434。

我愛你,三生三世。

幾秒的時間,微博炸開了鍋。

秦子琛的微博只有三條,每一條都是關于蘇昀。

第一條轉發:蘇女士,你笑起來很美。

第二條:下班回家,蘇女士正在做飯,有配圖。

第三條:新年,秦太太給的紅包,有配圖。

第二條,轉發一百萬。

第三條,時間不到兩分鐘,已經轉發破萬。這個勢頭,巨星,不外如是。因為他,蘇昀的微博也紅了所以她不敢在發微博,也很少打開來看。手機里不停的滴滴響,頁面提示轉發和評論,在鎖屏頁面不停的閃現,看都看不過來。

蘇昀打開,只好設置免擾模式。

“看看評論。”他抱著她,說。

蘇昀點開,隨意掃了幾條。

有錢人的世界,我們不懂。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