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198節

給這么多紅包,能不帥嗎

我突然想當男神手里的那個手機,天天被他揣著抱著貼著他私密的部位。

尼瑪啊,窮得想自殺。

看來沒錢,連浪漫都玩不起了。

大過年的,這兩口子居然來了這個么絕連殺,突然開心不起來了

一生一世我愛你,我愛你三生三世。我這一輩子見過的是美最讓人心動的表達方式,從此,這幾個數字再不用。

我想重新投胎,生無可戀。

不知道男神家里要不要看門狗,過大學的那種。

秦家小小少爺,姐姐等你長大,等你來娶我。希望我蘇昀婆婆,早日灌輸我未來老公接受姐弟戀的思想。

等等、很多很多。

“哇,被他們一夸,我突然又想秀了,怎么辦”男人迷人的聲音噴在耳跡,隱夾著笑意。

蘇昀的臉紅紅的,聽他一說,拿胳膊肘撞了他一下,“你敢”

“是是,不敢,我都聽你的。”他彎了眉,笑得寵寵而輕松。

不看了這么夸他們,弄得蘇昀有點想飄。

她猛然想起來,“我們現在在美國,國是大半夜,已經是大年初一,你這恩愛秀得,可能會招人恨。”

“哦你確定我怎么一點都沒看出來。”

“影響人家休息。”

“嗯,可能會影單身,小夫妻們哪會影響。良辰美景之時,肯定是互相摟著借著月色鉛華,然后”

蘇昀猛地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在說下去,又要沒邊了。

下一瞬,蘇昀倏地拿開手,放在他的袖子擦了又擦,嬌嗔:“臟不臟啊”

秦子琛猛然眸一縮,危險光芒襲來:“說誰臟呢”

“我我玩了手機,沒洗手。”她趕緊陪笑,覺得還不夠似的,親了他的俊臉。

秦子琛:“這樣”

“還要哪樣”

“我剛秀了那么大一場戲,我并沒有嘗到一點甜頭。”

蘇昀:“”

想了想,她伸胳膊勾著他的脖子,把他朝下壓,對著他的耳朵說了句什么,說完自己的耳根子紅了個透。秦子琛的眸色驀然轉了暗,眸底隱隱有濤沙拍來,光是聽著便已經起了反應

不過他倒是意外,她會主動的說出那種事

“干嘛看我,不愿意算了”蘇昀都要無地自容。

秦子琛一下子捉住了她纖嫩的手指,音色微啞:“只恨不得,天色立馬黑下來,我,求之不得,而且早已”他傾身,對著她吐氣如蘭:“早已饑渴難耐。”

蘇昀一下子全身發軟氣息都不穩了起來。

這男人好會挑逗人,不過一句話,一過一些曖昧的小動作,她便已經已經

這是第一次秦家人的聚餐,人都齊了,三代同堂,無論每人心里有什么樣的情緒,但這都是一個值得讓人擯棄一切雜念的晚餐。

這也是第一次蘇昀在他們家過年,溫馨的同時,別扭也會有的。

過年,最高興的是孩子。

小蕎和小妹妹都喜歡跟在蘇風的屁股后面,走哪兒跟哪兒。蘇風煩了,會去找秦子琛。他很聰明的,朝秦子琛身一爬,小蕎和小妹妹也會跟著來,一人爬一邊,扒著秦子琛。

蘇昀壞壞的:“爸爸,你給我講故事,我想聽。”

韓小蕎:“舅舅,你給我講故事,我想聽。”

小妹妹:“爸爸,你給我講故事,我想聽。”

蘇風做什么,她們會學什么每每小妹妹這樣喊時,小蕎會去糾正她,是舅舅不是爸爸。然后蘇風趁機溜走,他要休息一會兒。

秦子琛已經不怎么抱韓小蕎,畢竟是個大姑娘,會把小妹妹摟起來安置在腿。講故事他哪里會然后會把蘇昀叫過來,她最會哄孩子開心。

她講故事,給他們三個人聽。

秦子琛何嘗不懂,蘇風的意圖。只不過,他愿意為兒子攬下這兩個小麻煩。

蘇昀又何嘗不懂,秦子琛這是故意讓她來講故事,不過她樂意看他認真聽故事的樣子,黑眼深隧,唇角噙著輕淺的笑意,一瞬不瞬的望著她,直覺這世界,已無其它。

飯間,一家人除了蘇昀之外,都在喝著紅酒。各自都有孩子,圍在一起聽著孩子們軟糯的叫聲,空氣都是甜的。小妹妹很黏韓呈,幾乎全程都在他的懷里,胖胖的手指,指著茶要這個要那個。

喝酒時,小妹妹抓著爸爸拿著酒杯的手臂,對著大家奶聲奶氣的:“我爸爸要和我親嘴嘴,他不能喝酒。”

一襲話逗樂了所有人,連秦子琛也咧嘴笑了來。

韓呈低頭在女人臉親了下,“爸爸喝一丁點,好不好”

“我不要嘛,我不喜歡爸爸的嘴嘴里有酒味。”小家伙指指自己的嘴,表示她不喜歡啦。

“好好,爸爸不喝。”他放下酒杯,給秦子琛一個歉意的眼神。秦子琛笑笑,無妨,舉杯,獨飲。酒杯還沒到嘴邊,一小手伸了過來,蘇風把杯子拿了過來,“爸爸我也不要你喝,雖然我不和你親,但是媽媽要和你親,你會把她熏暈了。”

秦子琛挑了挑眉,喲,小子

蘇風拿起來小抿了一口,澀澀的甜甜的,但他還是給吞了下去。不喝了,但也沒還給秦子琛,把身邊的牛**了過去,靠近秦子琛,賊兮兮的:“爸,我媽喜歡喝這個。”

秦子琛暗然一笑,拿起來喝了口,馥郁腥香,鮮嫩可口,一如她的味道,柔膩得不可思議。

原來,牛奶的味道這么好。

這廂,韓小蕎厥著嘴巴很不爽的看著妹妹在爸爸懷里各種撒嬌,氣死她了。

是沒長屁股還是沒長手,不會自己夾啊

討厭死了

低頭,悶悶的吃著小蝦,她也好想喝酒哦,蘇風哥哥都喝了正準備伸手把旁邊蘇風面前的酒拿過來時,一雙大手凌空把她給抱了起來,以至于她的手離酒杯更加的遠。

她被抱到了懷里,聽到了溫柔的聲音:“寶貝心情不好”

是爸爸。

韓小蕎又笑了,反正目的達到了。

“沒有,寶貝心情特好。我不要爸爸抱,我好重的,你抱妹妹,妹妹小。”

不高興歸不高興,但是她已經這么大,呆在爸爸的懷里,會擋著爸爸夾菜,只要爸爸抱她一下,她覺得可以了。

韓呈親了又親,女兒很懂事,坐在腿的確有些沉。

韓小蕎一走,韓小妹又扒了過來,把手剝好的蝦要喂給小蕎,小蕎不吃,她非要喂,很甜的喊著:“姐姐吃,姐姐好瘦”

這樣一說,韓小蕎當然會吃,笑嘻嘻的。

秦子玉也笑了起來,絕代傾城。

蘇昀看到這溫馨的一面,碰碰秦子琛的胳膊肘,小聲的問:“有個女兒好不好”

秦子琛握著刀叉,很淡的掃了眼又在喝酒的蘇風。他伸手把酒杯拿了過來,推得遠遠的,蘇風不滿,他沒理。

他對著蘇昀的耳邊,咬耳朵,“我現在特別想把這個小子拿去和他們把小蕎換過來。”

蘇昀抿唇微笑,“那你估計要倒找錢。”

秦子琛暗然失笑,沒有回。

蘇風還盯著那紅酒,好像品出了味道,好好喝。他還不知道,父母間的言論呢還有一幅想哀求爸爸給她酒喝。秦子琛把牛奶重新推了過來,“喝它。”

“爸爸我想喝那個”他笑瞇瞇的看著遠處的酒杯,那誘人的暗紅色。

“這么想喝”

“嗯嗯嗯。”他點頭如蒜。

秦子琛伸長臂把酒拿了過來,仰頭,一大口進了肚,轉頭看他:“不好意思,我喝了,要不我親你一口”

蘇風:“嘴對嘴的那種”

秦子琛臉一下子黑了,“你想得美”

蘇風臉一撇,很嫌棄的樣子,“我也不愿意,你又不是女生。”

“”

:

第552章 :手又要酸了

夏鶯看到他們兒子女兒的各自幸福,忽然心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不知是高興,還是酸楚。

女兒的愛情,她用計,用了不怎么好的手段,讓韓呈和她在一起,她舍不得女兒的單相思。

兒子的愛情,她硬不想讓蘇昀和他在一起,覺得她哪兒哪兒都配不兒子,好事多磨,大半因為她。

是不是真的做錯了

是不是真的太偏執。

這一生是不是如雷諾醫生據說,太累,太沒有自我,從未為自己真正的活過,太

兒女幸福,不是每一個父母都希望的么

她到底要固執到什么時候

“阿姨。”

略顯沙啞的聲音透著股清涼傳來,夏鶯回神,看他們,所有人舉起杯子,敬酒來了。

“哦,不好意思,想起了你們的爸爸,來,干杯。”夏鶯立即笑著,舉杯。

一圈人敬后,閑話幾句之后,韓小蕎突然說,“奶奶,舅媽為什么叫您阿姨好生疏的感覺。”

所有人為之一愣,尤其是蘇昀。

然而大家都沒注意到,韓小蕎和秦子琛的對視一笑,秦子琛給了她一個夸贊的眼神。

餐桌,有些尷尬。

對于蘇昀和夏鶯的關系,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只有秦子玉明白,若是沒有人提,夏鶯愿意一輩子讓蘇昀把她叫阿姨。可是,畢竟是一家人啊有時候她知道問題出在媽媽身,可身為子女,又哪里能過多的指責。

很多事情還是要自己明白。

夏鶯沒吭聲,握著酒杯的,暗使了幾分力道。

一個媽字從肚里已經沖出了蘇昀的喉嚨,到了嘴邊,可莫名的唇張不開,她也不知道為何。這個時候,喊阿姨,的確是不適合。

她轉頭看了眼秦子琛,發現后者也看著他。

眸色黝黑燦亮,里面有一個神色叫作鼓勵。

蘇昀忽然間覺得唇能張開了,轉頭,站起身,拿牛奶,“媽,新年快樂,祝您身體健康。”其實喊出來,人也輕松了。

大家的目光又轉到夏鶯的頭,看她有什么反應。

她沒什么反應,什么都沒有,不怒不笑,也不為所動。

大家也沒說話,都坐著,只有蘇昀拿著杯子,站著。

然而大家也沒見她有多尷尬,臉依舊是溫柔又恭敬的笑,她在等。

蘇風靠著秦子琛,無限怨念又委屈,“爸爸”

秦子琛沒說話,沒回,目光一直看著夏鶯,很緊的,看她的反應,看她的舉動,他不知道這一刻他的神色,有一種極少見的神色:緊張。

夏鶯遲遲未動

慢慢的秦子琛斂了眉,失望自眼角一滑而過。

起身,伸手抓著蘇昀的胳膊,還未做下一步動作

夏鶯忽然站了起來,舉杯:“新年快樂,百年好合。”

秦子琛稍稍意外了下,隨后又抿唇淺笑。

蘇昀笑開,因為離得近,秦子琛清楚的看到她肌肉一瞬間的松懈,剛剛她也是緊繃著的。

“謝謝媽,我和子琛會好好的。”

仰頭。因為激動,牛奶灌了很多進去。

夏鶯也喝了一大口酒,沒有坐下,目光反倒瞟到了蘇昀身后的秦子琛,目光很深沉,“子琛站起來干什么我若是不喝,子琛會做什么”

“當然也是敬媽。”秦子琛宛爾,風輕云淡的拿起了酒杯,“媽媽若是不同意,我自然會加入行列,等,一直等到媽媽喝,若是媽媽還不同意,還有他,您的寶貝孫子。”

“對啊,奶奶,還有我。”蘇昀噔噔跑向她,筆挺的身子擠到夏鶯的旁邊,“奶奶,反正我臉皮厚,我會一直對你好,一直對你好,直到把奶奶感化。”

一席話,又惹笑了眾人。

夏鶯也忍不住彎起了唇,伸手含笑看著秦子琛二人,“坐,蘇昀有孕多吃些清談的食物,慢慢吃,子琛多照顧著點。”

這是第一次,這么直面的表現出關心蘇昀。

蘇昀很激動,又感動。

“謝謝媽。”

和秦子琛坐下,情不自禁的握住了他的手腕,微有些發顫的。

夏鶯坐著,讓傭人拿凳子過來,讓蘇風坐她身邊她是越來越喜歡這個孩子。

“奶奶因為你,很喜歡你媽媽,所以,你不用對奶奶這么好。”夏鶯冒出這么一句,看著蘇風的臉,似乎在等他會說出什么話來。

蘇風的反應極快,“才不,我喜歡奶奶,我對一直一直對奶奶好。等我以后有了女朋友,我也會帶回來,征得奶奶的同意。”

不為別的,為了這句話,夏鶯覺得若是再來一場大火,她也不怕,會為這個孩子去死,為護他一世周全,直到斷氣。

蘇風又打了酒的注意

偷偷的掃了眼爸爸,發現他沒有朝這邊看,悄悄的對夏鶯,“奶奶,給我喝一口。”

他指指酒,很小心的,怕被發現。

紅酒度數低,喝一丁點應該也是沒事的,而且這一刻的夏鶯,真的不想拒絕。

掃了眼大家,沒有朝這邊看來,拿起杯子朝沒用過的碗里倒了一丁點,遞給蘇風。蘇風拿過來,仰頭,一口喝了進去。

和蘇昀聊著天的秦子琛,若有似無的嘆了口氣

有人說,影響教育的最大阻礙在于爺爺奶奶,不知是不是真的。

大家圍在一起看了春晚,從找來的,重播。華麗的舞臺,熟悉的主持人面孔,各類各色的語言說唱節目地,亮點不怎么多,吐槽節目好看。

看到一半,也很晚了,去睡。

雖然沒有什么活動,但是能坐在一起吃頓飯,也已是天倫之樂。

極少有這樣的機會,能一起,一個都不缺。

都很忙,韓呈滿世界跑,秦子玉陪著他也是,秦子玉不用說,最閑的人,也數蘇昀。

是夜。

所有的門窗都緊閉著,房間里只有水聲的嘩啦,以及男女的親吻聲浴室里,水霧撩繞,隱隱能看到女人的阿娜多姿,男人的健碩挺撥,兩人赤果相見。

溫熱的水從男人線條分明的脊背而下,寬肩窄臀,水珠滑過迷人的線條、從腰側流到了小腹之下那景色,血脈噴張都不夠。有力的臂,筋脈暴起,似乎在隱忍。

不多時,一條藕臂穿了過來,抱著了他勁瘦的腰。女人的膚色很白,因為熱水的原故泛起了玫紅色,皮膚細嫩的毛細血管都看得真切。細白的晧腕,手如柔荑,指甲圓潤在男人的脊椎骨內輕輕的游走毫無章法的,甚至連**都算不,卻讓男人猛的抱她抱緊了幾分

女人一時不防,這樣猛烈一抱,手突地朝下一落,正巧在男人的臀

她吃吃的笑了起來。

秦子琛離開她,隔著如此之近,她的秀臉因水氣氤氳著魅色,眼,媚眼如絲,唇,嬌**滴,胸前的柔軟挨著他的胸膛,無一絲縫隙。

他低頭,身體一刻都不愿與她分開,一手執起她的下巴,眸已暗沉得像要把她吸進來,沙啞著:“笑什么因為你的手正在楷我的油”

“這也叫揩油么嗯,你說是是,不過”她墊起腳,在他耳邊輕語。

秦子琛笑意加深,扶著她的后腦勺,與她鼻翼相抵,呼吸交錯。

“翹么有沒有這里翹”他握著她的手,一起到她的胸前

蘇昀的臉蛋唰地一下

他卻在笑。

真可惡

蘇昀想走。

他強有力的手臂一卷把她鎖在墻壁與自己的間,吻又再次襲來

“你不是說過,今晚隨我來,一切都配合我”她強烈的索取,大手游走在她如絲的肌膚間。

蘇昀縱是想逃,也走不開了。

無論是身,還是心。

一切由他,隨著他,沉溺。

只是明天起來,手又要酸了。

翌日。

蘇昀做了一個夢,夢里有人追她,她跑也跑不動,想拿個棍棒襲擊,卻發現胳膊也抬不起來,像是已經沒有了手最后那人一腳踹向她。

蘇昀咚地一下坐起來

卻因為受了阻,坐到一半,又彈了回去。

“怎么了”男人粗啞的聲音傳來,在她的耳邊。

蘇昀大口的喘著氣,腰的大手有如鐵臂,手腕很酸,很酸怪不得,在夢里,腿不能跑,手不能提呢。他大少爺拿她當抱枕了。

蘇昀伸手搭在他的胸前,哀怨:“手酸,做噩夢了,你給我揉揉。”

這聲音軟糯得像一根羽毛掃在秦子琛的胸膛,他沒有睜眼,卻是低低的笑了,拿起她的手揉了起來,兩只手換著來。

“下次再也不答應這種事了,簡直是體力活。”蘇昀咕嚕著,伸腿輕輕的踢了一下他,以示抗議。

“”秦子琛囈語模糊著,蘇昀沒有聽清。

“你說什么”

秦子琛把被子一拉,蓋住兩人緊緊的,他渾厚的聲音從被窩里透出來:“我說,要是憋壞了怎么辦”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