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199節

“壞了算了”

“你再說一遍”

“反正我又不用。”

“我這不是為你長的么否則長著干什么,長著是為你服務的。”

“可是我現在都是我為你服務啊。”

靜。

又靜了下來。

秦子琛把被子掀開,俊美的臉立體如刀刻,把蘇昀從被窩里揪出來,強硬的鎖在臂彎里,盯著她還看不出來有孕的肚子,狠狠的:“等你出來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和你娘”

:

第553章 :我隱忍的堅強,都在塌蹦

秦子琛把被子掀開,俊美的臉立體如刀刻,把蘇昀從被窩里揪出來,強硬的鎖在臂彎里,盯著她還看不出來有孕的肚子,狠狠的:“等你出來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和你娘”

蘇昀見他停下沒有再揉,便把手伸到他的前面,秦子琛又握著按了起來。

想著他剛才的話,她笑,尤其是他惡恨恨的表情,很生動。

“你打算怎么收拾他和我”

“他么,當然是揍,你么,當然是你猜。”

“我才不猜。”

除了那個那個還有什么。

秦子琛抱著她一起又滑進了被窩,閉眼,“再睡一會兒。”再聊下去,他保不齊又要那啥。

蘇昀嗯了聲,在他懷里一窩,睡覺。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新年已過。

大家班的班,學的又要學,夏鶯和秦子玉帶著小妹妹回了國,韓呈又開始滿世界飛,走秀,然后幕后工作。蘇昀留在了這里,因為她想陪蘇風,陪著他學。

而且,他們也商量好了婚期,在肚子大之前,國的農歷2月初2,那是個黃道吉日。

秦子琛的工作重心,依舊在景天,但他已經在慢慢轉移,盡量減少工作量,每半個月回來一次。

偶爾會和安心通話,因為時差的關系,通話次數也越來越少,安心也越來越忙不知她和高希凡關系如何,這么久,應該也好了。

結婚前一個星期,莎倫到了景天,去當了店長。

倫敦的店,有張力。那邊的工作,已經全權交給了張力,副總經理。

每個月,倫敦的咖啡店,還是有一筆可觀的費用進帳。現在她所有的卡加起來,她也是個億萬富翁了。

轉眼,婚期降至。

要說緊張還真是的,婚禮走的是簡單風,請的也只有各自的親朋好友,以及一些商政的要客,夏鶯的好友,人不算多,一兩百,算是小眾。這是蘇昀一再要求的,不需要有多大的排場,溫馨足可。

場地布置,那片竹林便是最好最好的道具。

婚禮前一天,人基本也都來得差不多,在前邊的酒店,離小區不過幾百米的距離。安心到了家里,一個多月不見,這女人還是這么的瘦,但氣色好了很多。

一件綠色大衣,內配緊身黑色的桃領打底,同色牛仔褲了,與大衣同色的帆布鞋,長發直泄,這身裝扮行走在別墅的花園,那是天然的t臺,傾國傾城貌若天仙,步與步之間,大氣不氣場。

這個女人,不柔弱,不嬌柔,但是氣質是越發的好了,尤其是班之后。

不遠處有婚禮策化公司在布置會場,有很多工作人員,不知是誰拿著相機給安心拍了張照,安心微皺了下眉,那人沖她擺擺手,豎了個大拇指,似乎在說很漂亮。

安心笑了下,隨他去了。

蘇昀遠遠的看著,也不由得贊嘆,的確是很美,僅僅是這樣隨意的裝扮,一整套衣服,只有黑和綠,卻配得如此之好。

“安美女,好久不見。”

“你胖了。”安心毫不留情的指出,“臉肥了。”

蘇昀:“你真是不知道逗人開心啊,我是個孕婦,胖是正常的。”

“好,你有理。雖然你已經是個老婦女,但是我還是要對你說聲,新年快樂。”

老婦女

蘇昀差點沒氣死,沒好氣的:“謝謝永遠18歲的美少女,禮物呢”

安心走近,因為高,所以哪怕是蘇昀站在臺階,她也能和蘇昀平視,身子一傾在她臉親了一下,“禮物,可是價值連城。”

蘇昀震住

半響,她一下子:“你你你安心,你有點節操,惡心死了。”

“你有點良心好不好本小姐的吻可不是隨便送人的。”

“念在你長途跋涉的份,我不跟你計較,這臉我不洗了。”蘇昀領著她朝里面走。

“別口是心非了,我知道你是舍不得。”

“”

婚前一夜。

秦子琛的好友們硬是不讓秦子琛回來,說是婚前新郎和新娘不能見面,不吉祥,非要拉著秦子琛在酒店對歡狂歡。

蘇昀和安心則在家里,閑話家長。

聊著聊著,蘇昀忽然想問但又一直沒問的事情

“你和高希凡,和好了”

安心反倒是被問得一愣,“我們能有什么事”

“那好,先前我一直想問,怕對你造成困擾,怕你”

“怕什么,是他沒來而已。”

蘇昀錯愕,“你們不是沒事兒了么沒有一起來”

“沒事有兩種,如膠似膝和互不干涉,你問的是哪一種”安心直對著她,說這話時,臉也是風輕云淡的。

蘇昀徹底懵了,這是什么節奏。

可安心的臉,又是這么的淡定,沒有任何的情緒起伏。

“你的意思是”

“沒有離婚,只是分居。三個月后,若是關系依舊沒有緩和,和平分手。現在已經過去一個半月了,我們只碰過兩次,是帶孩子時碰過。”

蘇昀不懂,安心在說這話時,為什么還是這么波瀾不驚的,那樣子好像真的這個婚姻,這個男人,對她也無關緊要。

她明明是愛高希凡,否則她不會說我怕我提出離婚這樣的話。

可現在

似乎在說別人的事。

蘇昀輕柔的,“安心,你真的愛過他么”

安心嗯了一聲,似乎沒有聽清她說的是什么,然后蘇昀又說了遍安心忽然瞳孔一縮,痛色浮來,她緩緩低頭,頭埋在兩手間,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忽然氣息的低迷,忽然脊背的抽搐,忽然卷縮的身體忽然讓蘇昀覺得,這個女人根本不是風輕云淡,只不過把所有的情緒都埋在了心底,又或許說,已經哭過痛過,然后又剩下了麻木。而現在,傷疤又被揭了起來。

蘇昀紅了眼眶,安心如她來說,已經是超越朋友的范疇,已經是親人,至親,她心疼。

可是,兩個人之間,冷暖只有自己知道,說得再多,旁人又怎能體會。

她只會勸合,不會勸分。

“小心肝,高希凡還是愛你的,他沒有出軌”

安心忽然抬頭,眼眶殷紅,像要落幕的殘陽照著裂開的泉眼,似乎需要水份的一些滋潤,可又干涸無,她唇微顫著:“我親眼所見,要怎樣才算出軌,我要等他拿著別人的懷孕單來甩到我的臉”

最后一句,已從喉嚨里蹦出來,似低鳴,又似撕吼。

蘇昀臉色一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我以為真的有浪子回頭金不換我以為我真的那么幸運,碰到的男人都是把我拿我當唯一的我以為高希凡真的是絕世好男人我以為我們有了龍風胎,真的一世到白頭我以為”

話到此,已經說不下去,泣不成聲。

“對不起,你結婚,我不該說這些”安心緊握著拳頭,頭埋在兩膝之間,“可是我看到了你我隱忍的堅強都在塌蹦蘇昀,你說我該怎么辦我是不是這輩子不能得到真愛每次每次都有人來摻一腳每一次都被我發現在床”

一聲聲的撕心裂肺,眼淚從指縫里渲泄,聲音顫抖著,字都咬不清,哭得不氣不接下氣。這是第二次安心在她的面前哭得不像樣子,肝腸寸斷。蘇昀的眼淚也一下子流了出來,移過去抱著她,沒法安慰,只能抱著。

不遠處,一個黑色的人影矗立在柱子之后,修長的身材,一雙憂郁的眼晴,黝黑至極,靠著,一動未動。

化妝師用她干練的手法在臉游龍點鳳,描眉畫眼線抹唇,快而精準,對著她的臉型適合什么樣的妝容突顯出她的優點。旁邊安心也在化妝,背靠在椅背,化妝師正在畫眉。

她是伴娘,唯一的。

昨晚她反悔不想當,說她現在這樣當伴娘很晦氣,會不吉利。但是蘇昀堅持,哪怕她今天是去了半條命,只要還能爬起來,伴娘必須是她的。

妝畫好,盤頭發,漂亮的發髻,只盤了一半,挽頭紗,下面的一泄而下。

安心是伴娘,頭發會全都盤起來,但是她不許穿高跟鞋,只能平跟。

兩個小時后。

“好了。”化妝師說,對著鏡子看著蘇昀,面露贊賞。她倆同時站起來,很有默契的沒有看鏡子,對視。

互相下下看了一眼后,都在沉默。

好半響,安心咽著口水,“嘖嘖,丑不拉嘰的女人,一打擾起來,還挺擔得起傾國傾城這個稱號。”

“嗯,你也不錯。原本是國色天香,現也更是抵錦添花。”今天新婚,她才不會和安心斗嘴。這個女人這一點也是好的,無論有怎樣的壞情緒,當時發泄夠,第二天,依舊像沒事人一樣。

兩人說著對笑了起來

正這時外面起了騷動,“秦總,您不能進去,稍后儀式開始你可以再見。”

“我看一下我老婆”

“不行”

“你”

“秦總,不行”

很強硬的態度。

過了一會兒,外面又靜了下來,似乎是人走了。

蘇昀抿唇甜笑,提衫撩擺,靜假司儀讓她出場。對著鏡子,看到里面有些熟悉又陌生的女人,仔細審視,這么美,是她么

化妝師真神,把人喜眉梢的幸福感,都描繪得維妙維肖。

:

第554章 :秦子琛緋色的唇貼上她的

婚禮開始。手機端

蘇昀不怎么敢去看賓客們,手緊緊抓著梅半彤的手,眼晴只敢看向前方,一片竹林蓬勃之地,他一身雪白西裝,不染纖塵,面向她,含情脈脈,修長挺撥之姿,立在翠綠的竹葉之下,美如神邸。

蘇昀的心頭砰砰的跳了起來,好像第一次看到他,那般的俊雅之姿,她轉世難忘。

身后跟著兩個十來歲的孩子,在漫天漫地的撒花。

不怎么寬的蛾卵石路,兩邊是賓客之席,席與席之間都有花臺,真實的玫瑰與百合的穿插,芳香馥郁,在鼻間圍繞,周身都是浪漫的夢幻的味道。新娘的曼妙之姿在緊身的婚紗之間表現得淋漓至勁,白皙的脖頸,婉約的香肩,一步一步,走得穩而扎實。

這個婚禮,前所未見。

說它隨意么可處處又見精致和用心。

說隆重么單憑新朗的身份地位,這等排場連隆重的邊邊角角都沾不。

然而讓眾人眼前一亮的是那片竹子,蔥蔥郁郁,枝繁葉茂,一對新人在竹下宣讀誓詞,雪白與綠的結合,再沒什么這更養眼的。雖然沒有媒體記者,但是有許許多多拿起手機拍照的。

牧師讀完誓詞,兩人交換戒指,親吻。

秦子琛緋色的唇貼她的,吮了一下又退開,蘇昀的臉紅紅的,不知是因為這婚禮,還是因為這吻,只知道心里的情悸快要溢出來甜蜜像一根根盤根錯節的筋脈,在她的體內延伸,四肢百骸都塞得滿滿的。

前排,自然是要提供給至親及好友。孟墨陳允以及女眷們,還有高希凡,他也來了。只不過眼晴像是定格了一樣,看著新娘腳邊的右側部分,那有一綠色的裙擺報地,紗裙飄裊,側氣很足。

有漂亮的女人朝孟墨傾了傾,伸手,幕地把他的頭給板了過來,張嘴咬了男人好看的薄唇。

孟墨挑了下眉:“干嘛”又吃醋

“是覺得新朗好帥,我要親一下你,以免我的目光都被他吸了過去。”伊映南說話時,眼晴都沒有看孟墨。

孟墨涼涼的:“需要我帶你去看眼科么他哪好看了,一幅臭皮囊”

伊映南未回,還是看著前方,享受樣。

“給你兩秒,頭再不轉回來,我”

“吵死了人家結婚,你干嘛講話”女人驀然回頭朝他狠昵了一眼,然后調過頭繼續看。

孟墨:“”你是喝了雄膽了這話題到底是誰先挑起來的不過也是,說話聊天不適宜,等晚再收拾她。抬眸看向前方,雪白的婚紗,香肩半露,脖頸修長且白似珠玉,線條柔美秦子琛正吻著她,退離。她仰頭,下頜線條極具**,唇角淺淺的笑意,那幸福感隱藏不了。

釋然了,真的釋然了。

心里頭沒有一點酸楚的情緒,他愛過,付出過,今日也無悔。曾經以為是可以當哥哥的,后來才發現,因為真的用過心,所以哪能那般坦然的看她在別人的懷里盡顯甜美。

有人說,忘掉一段感情最好的方法便是重新開始一段新的戀情,雖說不太公平,可卻是最有效的。他轉頭,又看向身邊女人姣好的側顏,目光看著新人,面目似乎有一種向往的神態

他伸手把她的手握住,力道不重,女人一下子回過頭,他一笑,張唇輕輕的說了句什么。

伊映南騰然一怔,很震驚。孟墨笑了,微側頭把她的臉部表情都盡收眼底很怪么是怪他說這句話,還是怪在這種場合,他把三個字都說了出來

不過無所謂了,他只想讓她知道,他的態度,曾經的他不想否認,而現在的,他想好好珍惜,只要這個女人給他機會。

新人吻畢。

有人起哄,“一個吻怎么夠”

“對啊親一個親一個。”

有人開了頭,自然會有人附合。

秦子琛拉著蘇昀的手,十指緊扣,眉眼彎彎,側眉對著她低聲的,可這個聲音又讓前排幾人清楚的聽到。

“要再親一個么要不滿足一下大家”

蘇昀知道他肯定是故意的,咬了下豐潤的唇,黑眸斜了過來,“不行”

前排孟墨等人都聽得一清二楚,不禁都笑了,這個回答拒絕得好干脆,不過好樣的。

那靈動的眸子,黑白分明,透著嬌憨可愛,男人忽地咧嘴笑了出來,眸促狹又邪氣的,伸手把蘇昀朝懷里一拉。從牧師和里拿過話筒,好聽的聲音在竹林間穿梭:“我老婆說,對于大家的提議,求之不得。”

前排之人:

對秦大總裁,很無語,他的不要臉,真是已到登峰造極之態。

蘇昀:“”

混蛋啊,她是這樣說的么悄悄的用手戳了一下他的腰,卻不想他伸手把她那只使壞的手給捉了出來,俊臉邪氣滿滿:“瞧,我老婆已經迫不及待”

蘇昀:“”她已經不能用羞來形容,只是想找個地洞能讓她鉆進去。

不想又聽到男人說到,“我老婆較害羞,還請大家把臉轉過去,轉過去”

臺有人一陣笑,都迫不及待了,哪里會害羞。

蘇昀覺得她沒臉見人了。

秦子琛已經把話筒給了牧師,雙手揍著蘇昀的后腦勺,吻來。沒有急風鄹雨,沒有霸道席卷,只有溫柔繾綣,指腹磨沙著她的臉頰,唇舌一下下的描繪著她唇的輪廓

可能,女人真的是個感性動物,他這么小心翼翼的,溫柔的,這種從未有過的親吻,讓她心頭忽然有絲哽咽。他的眉眼近在咫尺,他閉著眼晴,睫毛黑而蜜,似乎刷的她的臉頰

這個男人,她的夫。

對她太好,寵著,護著,從頭到腳。他不在乎關于她的一切,過去也好,身世也好,兩年前離開也好,包容和疼愛,從一而終。

她所經歷的不幸的,挫折的,在心里頭耿耿于懷的,遇到他好像都顯得那么微不足道。原來,天讓你等,真的是為了讓你等到更好的人。

唇溫熱薄薄的唇瓣,以及他的氣息,都像她侵蝕來,一絲一縷。

終于,蘇昀不再被動。

墊起腳尖,不讓他彎腰到那么厲害,伸手抱著他的腰,仰頭,主動送唇,回應著他群下又是一陣嘩然,原本他們看到新娘是很被動的,可突然又抱,又是墊腳的,那幅樣子,果然是對大家的提議求之不得呢。

連的安心離他們最近,看著他們互相交錯的唇,看著她綿軟的身子投向他,鼻頭忽然一酸。她,遇到了良人,過得幸福安穩,她很開心欣慰,像是姐姐看到妹妹出嫁的那一刻,千言萬語都凝聚在了眼眶里。

有手伸過來拉著她的,安心低頭,看到了神韻像極秦子琛的蘇風。

“干媽,干爸在看你唉”

安心當然知道,她縱是沒看也能感覺得到。她看也沒看,媚媚一笑:“是么可能他也**媽今天這身裝扮迷住了,兒子,干媽美么”

“美,太美了。”

“親一下。”她彎腰,桃領的伴娘正對著前排右側的位置,胸前的風光正落入男人桃花眼內。可不過一瞬,又被一個小身子擋住,他在她的臉,不是,嘴,應該是嘴,因為兩人都沒有偏頭,應該是嘴,親了一口。

高希凡暗自抿了唇,氣息很低。

蘇風有些怔愣,“干媽干嘛親嘴而且,你嘴抹的什么,好香。”

“你是我兒子,才10歲,和干嘛親嘴怎么了,小時候你老親呢,切。我抹的你最愛藍莓味的唇膏,喜歡么”

蘇昀正準備說話,連輕輕的一聲咳嗽傳來,兩人看去,見是秦子琛很不爽的看過來。

蘇昀有些羞意的半躲在他的后面,咬著唇,像是回味般。

秦子琛的唇也沾了一層淡淡的唇膏泛著蜜色,性感得可無救藥。

安心:好,不搶你們風頭,不親你兒子。

兩排之后,秦子玉輕碰著夏鶯的胳膊,她今日也化了妝,本生得國色天香,現在更是傾國傾城,淺笑著:“媽,你看,這樣多好,子琛的多彩人生又一次重新開始。”

夏鶯沒什么笑,她一向很能掩藏自己的情緒,心里頭依舊是有些翻滾的,只不過不那么強烈,只不過是不是很想看兒子臉那溫柔的笑容,那樣陌生的,她幾乎未曾看到過。

是啊,她生了他,他開始一段人生。

他遇到她,又開始另一段人生,只是沒有她。

她斂了眉,卷翹的假睫毛摭住了思緒:“他不是早開始了么,三年前。”碰到蘇昀開始。

其實夏鶯也不想這樣像子玉所說,折磨別人也折磨自己。

她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喜歡蘇昀,什么時候能正視她與秦子琛的親昵恩愛,或許這輩子都不可能或許某一天突然想通。可是,她知道,無論以后在什么場合碰到蘇昀,她都會了做一個合格的婆婆。

秦子玉笑了下,“對啊,三年前,或許更早”她喃喃一句,坐回位置,看向身側的男人,柔美的側臉,透著禁欲的凌厲。許是察覺到她在看他,他回頭,正對她的雙眸。

然后他握住了她的手,然后微笑自彼此的眼底散開

:

第555章 :只要你‘舉’,我就愛你。

一整排的氣球,唰地一下放至晴朗的天空,七彩斑斕剎然間燃放了整個空,細繩飄蕩。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