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20節

他們有共同的一段回憶,一段相處過程,是別的男人不了的。孟墨相信自己在蘇昀的心目是特別的。

蘇昀無奈,哭笑不得的:“大少爺,我忙得很,你隨便勾個手,有大把的司機愿意帶著你到處轉。”作為孟氏大少爺,缺個司機么

孟墨雙手擱在后腦勺,俊臉浮過一絲邪笑:“那些女人,老想著泡我。”

蘇昀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噎死,沒好氣的瞪他。孟墨側面看著她,精致的側臉,眉目如畫。不是第一眼的美女,但絕對越看越有味道。又掃向她的服裝他在她身邊七年多,還從沒看過她穿這么正統的職業裝。

端莊、嫻雅、干練又不失嫵媚目光落向某處,黑眸半瞇,他的小昀昀什么時候長這么大了。伸出長臂,抽掉她的皮框,一頭秀發如瀑布般乍然展開,絲絲縷縷的香氣撲面而來,纏繞著他的神經。

“干嘛不要動手動腳的,否則你自己開車。”蘇昀沒看他,松開一只手插向發絲里,朝后捋了捊。

孟墨有絲恍神,直到車外一聲猛烈的喇叭聲喚回了他,胸口憋得有點疼,他才驚覺,剛剛忘了呼吸。一路,孟墨再沒說過一句話,也沒提關于讓蘇昀給他開車的事情。車子徑直開向了小區的停車場,樓,孟墨尾隨著。

“哎喲,兩口子回來啦,好好,看著感情不錯的樣子嘛”

“對啊,蘇丫頭,這小伙子長得帥人又好,而且開這么好的車,肯定有錢,你丫別跟他生氣了,趕緊和好。你不為別的想,也得為你們的兒子著想啊”

“是嘛,你看你們的兒子這么可愛,還鬧啥啊”

經過奶奶團時,一群人對著蘇昀開始七嘴八舌,直把蘇昀說得一愣一愣的,看向孟墨,后者一笑,表示我很無辜的。蘇昀只好朝他們笑笑,趕緊樓。

孟墨低頭,唇邊一抹笑,賊兮兮的。

小丫頭,你等著接招

:

第96章 :囚犯要有囚犯的樣子(一)

蘇昀樓,孟墨回樓換衣服。蘇昀的家里實在沒什么菜,唯一的肉和少量青菜。先拿出肉出來解凍,然后去洗澡。洗完澡出來,電話響了,清脆的鈴聲在寂靜的房間里,顯得格外刺耳。她接過,“喂”

“給你二十分鐘,我要在家里看到你。你是拿到了錢不想工作”秦子琛冰冷寒迫的聲音從那頭傳過來。聽著這聲音讓蘇昀頭皮一麻,她似乎看到秦子琛站在她的面前,高大挺撥,目光寒涼,居高臨下的掃著她

他干嘛又不高興了蘇昀哦了一聲,掛了電話。按下結束通話這幾個字時,她隱隱聽到了韓小蕎的哭聲

但是她已經答應孟墨了做,晚一點去,應該也沒事的。把肉弄開水沖了沖,切了些邊緣軟化的肉,弄青菜,蔥花,一切材料已備好。她回房換衣服,拎包出門。乘坐電梯時,給孟墨發了短信。

孟墨擦著濕轆轆的頭發,俊美的臉隱在黃昏射地來的暈光,光韻迷人。褲腿被人往下扯了一截,他低頭,目光落入一張**的臉。

“粑粑,你手機響了,有人給你發短信哦。”孟好天奶聲奶氣的說,三歲半的孩子,很童真,很呆萌。孟墨接過,丟下毛巾,一把抱起兒子,出門。

“走,爸爸帶你去見個大美女。”進電梯,打開手機,發件人:小昀昀。內容:孟墨不好意思啊,我有點事情需要出去。鑰匙我放在門口的墊子下面,我已經燒好了開水,切好了肉,你簡單煮一下行。

孟好天一張笑臉滿是興奮:“太好了,天天最喜歡美女了,快走”電梯門開了,孟墨找到鑰匙開門。廚房里擺得整整齊齊的肉絲等材料,鍋里還煮著熱水。他幽黑的眸子有一絲暗淡。

孟好天好像察覺到了粑粑的不開心,小孩子總是敏感的,牽著他的褲腿,也不敢動,不敢說話。孟墨薄唇抿著,眸光深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足有五分鐘那么久。他轉身抱起孟好天,把他放到餐桌。

低頭親親他,俊朗的臉笑得如沐春風,“乖兒子,坐這兒別動,看爸爸給你露一手。”

“好好好,天天最喜歡吃粑粑的面了”粑粑高興他高興。孟墨一笑,拿了把椅子放在他腳下,防止他摔下來。燒開水,煮面,在冰箱里拿出青菜,洗洗,和肉絲一起煮,一個高大的男人做起這些來,得心應手,嫻熟利落。

二十分鐘到淺水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更別說蘇昀在家里還磨蹭了十五分鐘。在小區門口又等了五分鐘的車,等不到,她又折回小區,去了地下停場,開安心的車。好多天沒有開,面都落了一層薄薄的灰。安心說不讓她開這車,她想她身正不怕影子邪,怕什么。

去秦子琛家里時,已經是三十分鐘以后的事情了,加先前耽誤的二十分鐘,足足五十分鐘。別墅里一個傭人也沒有,韓小蕎坐在客廳的沙發,也沒有看電視,一個人縮在那兒,可憐兮兮。

一見到蘇昀,小家伙唇一撇,眼淚啪啪掉下來了,可委屈了。蘇昀心疼的趕緊抱著她,“別哭,你舅舅和你爸爸呢你怎么一個人坐在這里,怎么了”

“我爸爸出去談工作,我舅舅在樓舅舅好兇,他兇我,嗚嗚嗚”韓小蕎哭得一顫一顫的,抱著蘇昀不撒手。蘇昀心里咯噔一下,秦子琛心情不好,她還遲到半小時,死了慘了,秦子琛最討厭有人遲到。

她把韓小蕎抱到樓去她的房間,七歲的孩子很沉了,但蘇風輕很多,身也沒什么肉。

“乖,換身衣服,洗個臉,阿姨給你做好吃的,你舅舅他那么疼你,兇你肯定也是為你好,別哭了,一哭不美了。”

韓小蕎抹了一把臉的淚,低著頭,不說話。蘇昀給她簡單洗個澡,然后換衣服小家伙很配合,也不哭了,但怯生生的。蘇昀想,她肯定是做錯事了被秦子琛教訓。她牽著小蕎下樓

韓小蕎卻停下了,紅腫的眼晴看著秦子琛的房門:“阿姨,你去安慰下我舅舅,我惹他生氣了,我不想舅舅生氣,可是我不敢去哄他”

蘇昀愛極了這個孩子,都說豪門愛出敗家兒、混世子弟。可是,韓小蕎懂事乖巧善良。她蹲下,直視著她的眼晴:“乖孩子,不要害怕,舅舅是你的親人,他非常愛你。你要害怕的話,你先到樓下去玩,等他來了,你主動承認錯誤好不好”

韓小蕎弱弱的點點頭,泫然欲泣,那幅可憐樣兒,太惹人疼。

“阿姨,我先下去了。”

蘇昀點點頭,看著她下樓,她才長舒一口氣其實她也很害怕好么走到他的房門前,敲門,沒人應,再敲,門忽然間被打開她的手猝不及防的敲到了他的胸膛,冰涼的絲質襯衫,她一驚,慌忙縮回手

抬頭,他寒涼的視線兜頭而下

“那個,我啊”剛一開口,她忽地被拽了進來,他健碩的臂纏著她的腰,一下子把她拋向了床他剛硬的身軀一撲而,一股冷冽的氣息撲面而來蘇昀嚇得腳趾頭都卷了起來

“秦、秦總你干嘛你松、松開”她結結巴巴的好像都找不到自己的腦子了。秦子琛幽深的目光,似寒池耀眼冰涼他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下班后去哪兒了”

蘇昀望向他黝黑的眸光,有點不太敢說話,怕一個說錯,他掐斷了她的脖子。此刻的他像極了被惹怒的豹子,冷峻而危險

“我去了錦江月”蘇昀想了想還是說了實話,她不太確定秦子琛在酒店是不是看到了她,電梯門開時,她一眼掃到了秦子琛的身影,當下瞬間跳到諾大的盆景后面,所以秦子琛后來出電梯,蘇昀是沒有看到的。

“和誰”

“和孟墨。”她也不知道她為什么有種心虛感,尤其是在秦子琛這種凜凜的視線里讓她覺得,她像是做了對不起他的事。

他突然低頭,半個身子都壓在她身,突來的重量讓蘇昀心臟有一瞬間停止了跳動她驚恐的看著他,咽了下口水是這個動作,讓他突然咬住了她的鼻子力用得并不多大,但疼,真的疼。她縮一下,半句都不敢吭。

“我告訴過你,不許和孟墨有接觸蘇昀,你是不是”太不把我當一回事了,這句話秦子琛沒說出口,其實話已到了嘴邊,但咽了回去。然而怒氣更漲心孽火不停

蘇昀討好性的笑著:“那個我聽到了聽到了但是他來找我,我們是多年的朋友,總不能不去嘛,吃個飯沒事你、你先起來,你壓得我好疼。”他太重了,蘇昀有點承受不了。她顫顫的笑著,卻全身緊繃。

秦子琛深眸鎖著她,一幅害怕又諂媚的樣子,黑眸燦亮,紅唇揚,膚白貌美,小小個兒整個兒縮在他的懷里,一動不動,像極了一只軟綿的小兔子。秦子琛的薄唇抿了下,松開。剛一松開,那女人騰地從床跳起來,離他幾步遠的距離,手里順勢從旁邊的沙發扯一個換枕,抱在胸前。

“秦總,那個你餓不餓我下去給你做飯,你你你先休息一下。”逃嚇死她了,背都出汗了。秦子琛眸底陰鷙,鎖著那個落慌而逃的女人,更是陰霾

該死的

蘇昀噔噔跑下樓,韓小蕎正規規矩矩的坐在沙發,看到她下來,目光順勢朝她后面望去。蘇昀這才想起來她是要給韓小蕎說情的。而且懷里還抱著秦子琛房里的抱枕

“那個,小蕎”

:

第97章 :囚犯要有囚犯的樣子(二)

“舅舅”韓小蕎猛的從沙發起來朝著蘇昀身后跑去,滿口喊著舅舅。蘇昀頭皮發麻,轉身看到秦子琛從樓梯往下走,一身炫白的家居服退卻了商場的高高在,增添一種慵懶的倨傲,讓她不敢直視。

她沖著空氣笑了一下,丟掉抱枕,咚咚去了廚房。身后傳來韓小蕎奶聲奶氣的聲音:“舅舅,我錯了,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氣了,我聽話”軟綿綿的聲音聽著心都化了。秦子琛單手抱起她,小家伙雙臂一下子摟著他,不撒手。

“我說過那種尖尖的東西不能玩,它不能玩,會傷到自己”

“嗯”

蘇昀關廚房的門,他們兩人的交談也阻隔在外。從冰箱里拿出菜來,清洗,當涼手沖擊著手背的那一刻,她突然覺得自己挺可笑的。和秦子琛這種糾纏不清的關系算什么她為什么如此被動

整個做菜以及吃飯的時間她都在想這個問題,越想越亂飯后,她要輔導小蕎的暑假作業,輔導了半個小時,小家伙困了現在差不多八點半,燈光再亮,對于視力總是不好的。看來她日后下班直奔這里好了,天還沒黑,輔導完她然后回家,正好。

既然拿了人家高額的錢,得好好辦事。哄小蕎睡著,她收拾一下,回家。

一下樓梯看到坐在客廳的男人,燈光虛華,打在他的頭,發絲烏黑,側影迷人,連投在地的剪影都那么氣宇軒昂。蘇昀站在原地,站了一會兒,下去。

“秦總,我的工作完成了,小蕎睡著了,我該回家了。”走到側面才看到他在看雜志,修長的手指捏在雜志頁,輕輕的,好像有種魔力,讓她說完這句話好大一會兒都沒有移開視線。果然,美的東西人人都愛看。

秦子琛翻開一頁,連頭都沒抬,語氣微涼:“蘇昀,你是不是沒搞清楚你的狀況我的房子不是女人能隨便進出的,既然進來了,那是我的人”啪的一下合雜志,他側眸看向她,目光凜凜,幾乎沒什么溫度。

在做飯的時候蘇昀想一定要爭氣,一定要據理力爭,一定要淡定,秦子琛有什么好害怕的。她回望著他:“秦總,能不能不要搞獨權主義你也沒告訴我,你這房子不能隨便進,一般的女人更是不能進。若你說了,我必然不來。”

他眸子一瞇,氣息蹙冷起身,靠近她。他高大的身子幾乎擋住了她所有的光,能看到的只有他冷若冰霜的臉

“怎么是要我宣示主權么”

蘇昀錯愕,什么主權管你什么主權,反正她要走。她鼓起勇氣,道:“秦總,能入職秦氏是我的運氣,同時我的能力也不是那么差是不是能入秦總的眼,是我三生有幸。但是,我并不想這么糾纏下去,愛昧不清、糾纏不止,這對你的未婚妻不公平,再見,秦總。”微微一鞠躬,出門。

秦子琛的眸子一瞬間沉了下去看著纖細的身子去了車庫,看到她亮起的車尾燈。秦子琛薄唇一勾,冷笑溢出,打了一個電話出去:“通知各媒體,關于我秦子琛的緋聞可以放出來了,并告訴下去:這個女人是我的人”他秦子琛的女人,誰敢碰

他秦子琛要得到的東西或者是人,從沒失算過

蘇昀開著車,心里感覺很怪總覺得好像有什么東西在慢慢消失一般,說不清道不明。摸鼻子,面隱隱還能摸到一個齒印,一摸感覺微微有絲疼痛。重重嘆口氣干脆把車子靠在了路邊,從包里拿出手機打安心的電話,依然打不通。

擔憂、不安更甚。

在原地停了一會兒,想著可以回去了。車子還沒發動,車門忽然被打開她一愣,抬頭看向開她車門的人。

快九點了,孟墨把天天哄睡著,便拿著鑰匙去了蘇昀的家,漆黑的屋只有月光打進了一些薄光。她居然還沒回來,想打電話,一摸才發現,手機放在家里了沒帶下來。他晃悠悠的去了她的房間,溫馨簡單的小窩,有一個吊欄秋千,孟墨幾乎能想象得到她小小的個子窩在里面的樣子必然讓人怦然心動。

他坐在單人沙發,面隱隱還有她的清香,淡淡的,襲擊著他。只覺得神經發軟再也不想動。他靠在那兒,閉雙眸,等她回來。

九點半、十點,她依然沒回孟墨等不住了出門,回家拿了自己的手機,電話打不通。他吩咐在書房忙碌的康叔,看著天天,他要出去。出去時,他在門口站了幾秒,給電子門設置附加密碼,加強型,縱是有指紋也打不開,必須兩個密碼都輸入才能開

下樓,手機里按向了一個號碼,猶豫了兩秒,還是撥了出去,那一頭接通,他開門見山:“蘇昀在你那里么”

秦子琛從電腦前抬起頭,胸腔里依然跳動著狂狷的因子他起身,走到窗前,語氣淡涼:“你找她”

“子琛,如果在你告訴我,她還沒回來。她剛從美國回來,在景天市沒有朋友,我怕她有危險”說話間孟墨已經到了地下停車場,那輛白色的福特果然不見了。

秦子琛:“不在。”八點半那女人跑了。他看了下鐘,10點了。眸底寒光乍現,他拿起車鑰匙便出了門。

孟墨低著頭,暗淡的光掩去了他眼底的神色:“我想我應該知道她去了哪里”秦子琛已經掛了電話,這句話也不知是說給誰聽。

蘇昀醒來時,在一間陰暗的房間里,房間里燈亮著,昏黃不清。但這種光線也足夠她看清這個房間,一個小倉庫,放一些不用廢棄的東西。然而那些廢棄的東西里還有威武的雄獅子,看來必是一個大家豪門

她坐在原地思考了一會兒,想到安心那天說的話,以及特意交代過她:暫時不要開這車。那么說來把她弄到這里的人必然是孟凌天的人了,這里應該是孟家了。想到了綁匪主人那她不擔心了,拍拍身的灰,開門,門居然沒有反鎖。想必他們是覺得抓了她這個賊進來,是必然跑不掉了。

一出來,她微愣了下,門口兩個保鏢把守一身黑裝,嚴峻冷漠

蘇昀客套有禮:“您好,我想見孟老爺,應該沒問題”

其一人道:“有問題,孟總正在休息,等他醒了自然會來見你。”

另外一人有點不正經的說道:“真沒想到,敢潛進我們孟家的人居然是個女人,你膽子倒是不小。要不是我們看在大少爺的面子,早沖進你們的小區,把你揪出來了”

蘇昀詫異:“你們知道是是我進來偷東西的”

“廢話這整個景天市有什么是我們孟總不知道的事情,不過是看在大少爺的分,我們才沒硬來不過通過最近我們的觀察,你和大少爺關系貌似不一般,放心,把你都弄來了,大少爺肯定會回來的。你,進去,好好躺著。囚犯要有點囚犯的樣子。”神情愉悅,開始了他八卦長舌男的特長。

蘇昀:“”誰是囚犯。他們居然觀察了她這么久,她竟豪無察覺。

另一人道:“你話多,做好你份內的事,警告過你多少次了。”

“嘿嘿好好我再做最后一件事孟總肯定會夸獎我的”他說著,沖著蘇昀的下巴,一勾拳,砰,暈了他把蘇昀拖到了里面,一面咕嚕,“這才是被我們干輸然后服軟的樣子嘛,作為一個囚犯還敢沖我笑”

:

第98章 :做我女兒,我護著你(一)

醒來時又不知過了多久,從半開的窗戶里聽到外面蟲子的叫聲,想必已是夜深。 她起身,下巴酸酸的疼,一摸腫得老高了,好在那人控制住了力道,否則下巴絕對脫臼,還能說話,手下真狠。

推開窗,能看到后山腰,青蔥玉柏,在夜色下顯得黑壓壓的,有種窒息的莊嚴。她想,她總不能在這里呆一夜手機也沒電。要關窗戶的同時,她隱隱看到有強烈的光從左側射來,伴隨車子引擎聲。

她開門出去,門口還是有保鏢,但已經換人,先前那個打她的人已經不在。

“進去”一人呵道,兇神惡煞蘇昀咋咋舌,進去了。又過了十分鐘,門被打開,一名年男人前來說孟凌天要見她,這老者眼晴很歷,一看不是善茬。

大廳,橫梁錯落有致,裝潢精雅大氣,以深色為主,輝煌奢華,尤如宮城堡。無端的給人一種壓抑,她從二樓的階梯下去,樓梯都鋪著毛茸茸的地毯,毛發清亮而高貴,蘇昀有種不知在哪兒下腳的感覺。

樓梯只走到了一半,從一樓拐角處走過來一人,“丫頭,你這膽子不小啊,敢偷到我孟家來。”

蘇昀望去只見一個穿著山裝的男人,面容慈祥,眼晴卻非常精銳蘇昀三步并作兩步的走下來,微笑:“孟伯伯,我哪敢啊,偷誰也不敢偷到您家里來啊不過多日不見孟伯伯,您這氣色是越來越好了,高大、帥”

孟凌天哈哈一笑,像對女兒一樣的拍拍她的肩膀,滿臉慈愛的樣子,“我說丫頭,你嘴甜,怎么樣秦氏工作還不錯要不要到我孟氏來待遇不那低哦。哎,這些個魯莽的蠢東西,竟把你下巴弄得”

“孟伯伯沒事的,是腫了而已,也不疼,睡一覺明天好了。”蘇昀咧唇笑道。

蘇昀和孟凌天在美國見過幾次,回國后又見過一次。所以她知道孟墨是孟凌天的兒子,所以那時候,孟凌天想把孟好天接回國,還是蘇昀告訴孟凌天,孟好天的地址。

現在想來,還真是多嘴。

蘇昀把孟凌天扶著坐下,恭敬的道:“孟伯伯說笑了,孟氏這么大的企業,待遇當然是一等一的,我怕不能勝任。”

孟凌天搖頭沒再說這個,不能勝任是拒絕,再者他也只是隨口一說罷了。他拍了拍大腿,精亮的眸子掃過蘇昀的臉:“丫頭,你喜歡我兒子么”

簡單直白,把蘇昀聽得差點沒被口水嗆死

“我我”當著孟墨老爸的面兒,她到底怎么回答才好。然面還沒等她回答,孟凌天便道:“丫頭,我欣賞你,但是你和我兒子絕對沒有結果,頂多只是做個普通朋友。或者我收你為義女,待我死后,你孟伯伯的家產有你的10分之1。”

蘇昀目瞪口呆,心震憾不已孟氏和秦氏一樣,富可敵國,分她十分之一也夠她花一輩子了。他做這些,只是為了不讓她和孟墨在一起么

“如何叫聲義父,我便護著你,在這景天市里你能擁有你想要的一切”孟凌天繼續拋出橄欖枝。

蘇昀深呼口氣,這個又惑確實是大。秦家和孟家同為地頭龍,可都是不能得罪的主。她緩了緩神,抬頭望向孟凌天:“孟伯伯,這個又惑實在是大認了您為義父,可能我高枕無憂,再也不用朝九晚五。可是,孟伯伯實在不必花這個冤枉錢,我把孟墨當作朋友,絕不會發展到男女關系,孟伯伯大可放心”一大串的話說下來,下巴疼痛速增。她明白,一直都明白,豪門之家要的少奶奶都要出身名門,書香門弟。

而她蘇昀,一個出身貧寒未婚生子的女人,嫁一個普通家庭都會被嫌棄。

孟凌天目光精幽,“這么說你是拒絕了”

蘇昀點點頭。

孟凌天看著她似笑非笑,“他買在戀湖的房子以及最近入手的一輛新款保時捷登記在你的名下,丫頭,這事兒你也不知道么”

蘇昀駭住了不敢相信的看著孟凌天,孟墨怎么會他用什么登記的,又沒有她的證件。她忘了,這年頭有錢什么都好辦。孟凌天見蘇昀這幅表情,看來蘇昀是真不知道這種事。心里的火氣,又簇簇漲了一分他孟家的人,看一個人對方居然都不知道可他掩飾得很好,面云淡風輕。

“好,記得你方才說的話。和我兒子保持距離,最好搬離戀湖小區,若你找不到居住的地方,我幫你。丫頭,你別怪孟伯伯這樣對你說話,那小子喜歡你,你不出現在他的面前是最好的選擇。不能在一起,不要撩撥他。”

蘇昀沒點頭也沒搖頭。清明的眸子印在諾大的水晶燈之下,有絲恍惚。

孟凌天看著她的臉色,笑:“丫頭,我相信你是個聰明人,懂是識時務為俊杰。”停了一下又道:“我最近聽說你還有一個兒子,快七歲了,現在正在英國,是也不是”

蘇昀徒然睜大眼晴震驚的看著他以前見孟凌天時,他沒見過蘇風,所以也不知道蘇風的存在。

“呵,別害怕,我不會傷害他,放心。只要你按照我說的去做,不要和我兒子碰面,不要見他,不要給他無謂的遐想,我保你們母女倆平平安安的。”

蘇昀骨子里在顫,手握成了拳,手心里全是冷汗,心里一嗖一嗖的。這種害怕和面對秦子琛時是不一樣的秦子琛只對她一人,從不牽連旁枝

蘇風是她的一切,她的命

她點頭,聲音低沉:“我明天搬走。”

孟凌天深一笑,“那好,讓司機開車送你到門口,會有人送你去醫院。”孟凌天起身,準備回房,走了幾步,又折回來,眼晴鎖著蘇昀:“丫頭,看來我兒子也不怎么喜歡你嘛。明知道你到我這兒來了,他居然還沒出現來救你。”唇一勾,一抹諷笑,不知是諷刺蘇昀還是在自嘲。

蘇昀咚咚返回二樓的雜貨間,抱著自己的包,抱在胸前,出了大宅。

夜色清涼,傾瀉開來,撒了一地的光輝。似乎也給這豪華的莊園增添了一抹冰冷的氣息。她了司機的車,經過一條長長的柏油路才到山莊大門。出了大門,蘇昀長長的呼氣和孟凌天談話那么久,感覺呼吸都受到了限制,咯得胸腔疼。

茲冗長的剎車聲響破了這個寂靜的夜,蘇昀也因為突然的剎車,頭磕到了前座椅,名貴的車連坐椅都那么軟和,竟一點都沒感覺到疼。露出半個頭從擋風玻璃看,看到一個人一身休閑服站在車前,他太高而她坐在車里,所以看不到臉,只能看到他健碩的胸膛和勁瘦的腰身,雙手插在口袋里,好像早已等候多時。

那種氣定神閑又萬夫莫擋的樣子讓蘇昀怔了怔。而發怔間,車門已經被打開,她被強行拽出他啄熱的掌心握著她細小的手腕,走到正駕的側面,居高臨下:“回去告訴孟總,人我帶走了。”說罷便把蘇昀帶到自己的車邊,打開副駕駛的門,塞進去。

夏季的夜里,水氣很重,尤其這種半山腰,很清冷。蘇昀看到車頭已經布滿了一層水氣,不知道他在這外面等了多久,聯想到方才孟凌天說過的話,想必兩人早已經見過面了。

秦子琛車,蘇昀猛地低頭,把臉埋在腿間。下巴蹭到了褲子,很疼,跟火撩一樣。她只好退開一些,半僵著。秦子琛目光幽幽,薄唇緊抿,不發一語,開車,下山。

十分鐘后,蘇昀實在受不了,脖子僵疼得很,便抬起頭來,怯怯的側頭掃了他一眼,怕他發現,又慌忙別過頭來。

秦子琛沒有看她,語氣淡淡:“想看看,想說什么說。”

:

第99章 :做我女兒,我護著你(二)

蘇昀唇張張合合,還是沒說什么。她能說什么,也什么都不想說。下山的路口,有一輛黑色的保時捷停在路邊,打著雙閃。夜晚光線受限,看不清里面的人,但蘇昀不用看,也知道孟墨絕對在里面。

秦子琛車子沒停,徑直繞過他,開向了主道,蘇昀松口氣,靠在椅背,閉眼晴。

秦子琛瞥了眼她秀氣的臉龐,眸底深諳,有鋒芒劃過

車里一片漆黑,通往山莊的路也是一片的黑,借由遠處的光隱隱可見半山腰的宏偉建筑,車里雙閃發出沉沉的聲音,他半倚在方向盤,看著他們從他眼前穿過他看到她連一眼都沒瞧過他。

孟墨突然覺得像是要松了氣的皮球,沒了力氣。他身子一軟斜靠在椅背,光線隱去了他俊朗的五官,而那焯亮的雙眸卻透著一種隱隱的哀傷,濃稠。

須夷,他眼眸一轉,啟動車子,掉頭,朝燈火通明處駛去

孟宅,對他來說,不亞于通往地獄的門。除非他想死,否則絕不踏進一步

車子剛停穩,秦子琛便下車,繞到她這邊來,打開車門,把她拽下來,往屋里拽去。力道不重,卻讓蘇昀掙脫不開。別墅里,伸手不見五指,她這樣被拽著深一腳淺一腳的,他開門,她跟著。

鞋子都還沒脫,他抓住她手腕的手突然往里一扣,蘇昀因為疼痛往里面回讓,身子往里移,頭碰到了墻,他瞬間欺來迫人的氣息噴在她的面門,讓她臉頰發燙。

屋里沒有開燈,厚重的窗簾把外面的月光擋住了,那么漆黑的夜色,她卻看到了他黑眸的焯亮,如冰池,閃耀著戾人的光芒

“不過剛剛離開我,便被人擄走又受傷,這種生活便是你想要的”

蘇昀抬頭對他黑亮的雙眸,不卑不亢的道:“對啊,剛剛離開被擄走,那又如何難道跟著你,在你的身邊我真能安枕無憂么秦總,我謝謝你來接我,謝謝你對我做的一切,放過我好么”

話只說到一半,她便察覺到了他的氣息蹙冷如霜罩寒梅般的壓迫

“我說不放過你呢我說過,我不玩**你要玩是么蘇昀,我能玩死你”他冰寒的語氣從唇里迸發,蘇昀隱隱聽到了他手指的骨骼錯落聲音,清脆、駭人。

或許是被嚇多了,她竟沒那么害怕了。或許是孟凌天,讓她火氣暴起

“你們這些有錢有勢的人,除了會威脅人還會什么難道你們只會壓么你算玩死我,我也不會范”她沖他吼著,拳頭掄起來,一拳打到他的胸膛。

空氣一剎那間稀薄起來,好像都凝聚到了一起,慢慢的從兩人之間抽離。

誰也沒有說話,夜幕里,兩人的視線在空糾纏。啪嗒,有水珠打在地板的聲音,秦子琛啪的一下打開燈,把蘇昀打橫抱起,蘇昀的臉埋在他的胸膛

秦子琛把蘇昀放在沙發,蘇昀低頭,眼淚啪啪地掉。她縮在沙發的一角,半個身子都嵌了進去,抱著腿埋在面,一幅欠人疼愛的樣子。秦子琛坐在面,兩臂圈著她,下巴擱在她的頭頂,聲音慵懶:“你惹火了我,最后你還哭了起來”懶散的聲音里透著幾絲無奈。

蘇昀沒理他,過了一會兒,秦子琛把她的抬起來,一張秀美的臉已是梨花帶雨,下巴紅腫,像從垃圾桶里撿回來的可憐蟲。他雙眸瞬也不瞬的看著她

蘇昀:“秦總,你都有未婚妻了,你想干嘛啊不能讓我好好過日子么我還有家要養,我招惹不起你,我也和你玩不起。你看我其貌不揚”

“再說惹我不高興的話,我對你不客氣你的脾氣倒是因為跟隨著我而漲了,莫非是我貫的”秦子琛打斷了她,捧著她臉的食指輕輕的摸了下她的下巴,有微微的灼燙感。

蘇昀抿唇不說話了

秦子琛深鎖著她:“你剛哭什么除了我威脅你,誰還威脅你了”

蘇昀呁了一下唇:“除了你,沒別人了。”

“那你哭”

“我疼。”蘇昀道,下巴是真的疼,拍開他的手掌。他卻不讓,頭瞬間低下,舌掃著她鮮嫩的唇瓣輕輕一碰,便離開。他怕碰到她的下巴,蘇昀沒說話,好像說什么都是徒勞。

“哎喲,這大半夜的又秀了。”門口猛然進來一人,戲虐道,是高希凡。方才在路秦子琛給他打的電話,過來醫治她。

秦子琛起身,打招呼,“少廢話,趕緊看。”

高希凡倪他一眼:“大半夜把我喊過來,還這幅語氣,好歹我也是本市最高權威醫院的幅院長,是你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么”

秦子琛雙手放進口袋里,氣質不凡,語氣淡然:“高少爺,有這說話的工夫,你估計都要到一個妞的電話了。所以趕緊看完,趕緊出去泡妞,別耽誤你的正事。”他說這話時,依然是一本正經。

高稀凡側頭,露齒一笑,豐神俊朗:“你說得對,你是小事,妞是大事。”放下手里的醫藥箱,給蘇昀查看。沒有多大事,是腫了而已。高希凡白了秦子琛一眼:大驚小怪。

給她用消毒水清洗,免得細菌感染。棉簽碰觸到皮肉時,有一種沁涼沁涼的疼,蘇昀眼一閉,沒吭聲但有人吭聲了,“你溫柔點。”

高希凡一笑:“這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弟妹太細皮嫩肉的,沒事兒沒事兒。我給她完藥,只要你別**大發,明天肯定能消腫。”

蘇昀沉默不語,這種時候沉默是最好的。秦子琛勾唇,也沒說話。高希凡留了點消炎藥,然后出了別墅。秦子琛把她打橫抱起,蘇昀沒反抗,閉眼,假寐。他把她抱到了他的房間,放到床。俯身,淺吻落在了她的額頭:“睡,我去洗澡。”

進浴室,一會兒便傳來嘩啦啦的留水聲。蘇昀睜開眼晴,黑白分明的眼晴盯著浴室的門好半響都沒動一下兩分鐘后,她突然起來,跑到門邊開門,打不開。有一個液晶顯示屏,她點一下,亮了,需要輸入密碼。

她愣了無法理解,有人進來時輸密碼,出房間時為什么還要密碼想起次在酒店,她輸入0000,錯誤。想起了秦子琛的生日,在雜志看的,輸入,還是錯誤,最后試探性的輸了幾數字,想當然沒對。

放棄了,她又折回床,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十分鐘后,水停了,門打開。秦子琛一出來第一眼便往床看去,人還在,又描向了門,顯示屏早已暗下去,卻隱隱有幾個深沉的指印。

他薄唇一勾,似笑非笑。

從被窩里把她的腦袋扯出來,蘇昀像炸毛一般,瞪他:“干嘛”

“去洗澡。”

“我不洗。”

秦子琛:“我沒那么秦獸,你有傷在身,我不會對你怎樣。”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