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207節

蘇昀前去讓員工把咖啡打包好,親自送給他們,很客套的,看得出來秦子琛肯定是訓斥了他們。這些人倒是受寵若驚,但也不好推脫,豈不是不人面子,倒是溫柔善良的秦夫人,這一做法,也稍稍平緩了他們心的怨氣。

蘇昀去臺親自煮了杯咖啡,拿過來進看女兒和秦子琛玩得正開心。

“甜甜都能站起來了哦”

“不行,不能把爸爸的手放在嘴里,很臟,也不能舔自己的衣服。”

“甜甜是要長牙了么來爸爸看看。”

手伸到孩子的唇兩邊,也不敢擠,示圖讓她張嘴,可嘴倒是張了,一瞬間咬住了秦子琛的手指。沒有牙,一點都不疼,但會有細菌。他要拿出來,可孩子死死的咬住,他又不敢用力。

“甜甜松手,乖,很臟,寶寶”

怎么哄都不行。

蘇昀好無語啊桌子的咖啡他看也沒看,也沒看她,看來她是完全不用擔心秦子琛帶孩子了。

“寶寶松手。”他還在和孩子較量。

甜甜沒松,又笑了,笑的同時牙板還咬得緊緊的。

秦子琛的心又化了。

“我靠”安心嗤之以鼻,整得像沒誰女兒似的,他家高希凡抱著曼曼,還不是寶寶長寶寶短的,肉麻死了。

蘇昀拉著安心,“走,我們去買磨牙棒。”

“我好累,我不想去。”

“不行,你陪我。”

“尼瑪。”

蘇昀和安心去買磨牙棒,想必孩子是要出牙,牙板癢。這一躺的商業鋪,居然沒有看到嬰育館,跑了三層樓才看到,買了兩袋磨牙餅干。

“她長牙是不是早了點”

“是有點早,過幾天帶她去體檢。”

安心一撇唇,“你家秦子琛太惡心了,抱著孩子嘖。”

“你要理解他迫切要女兒的心,再加有時好多天他都沒有那個去抱孩子一下。早出孩子沒醒,晚歸孩子早已熟睡,好不容易有個時間抱抱,又是醒著的,他肯定是恨不得讓我都消失,只有他和女兒倆。”

“嗯,可能真是異性相吸。以前我覺得高希凡偏心,總是喜歡把女兒叫寶寶,把兒子叫小子,我都要氣死了。現在看到秦子琛,他高希凡還狠。”

蘇昀笑笑,這樣有什么不好的。

:

第570章 :這話很有深度

后面剛剛跟來的安心和蘇昀聽了,面面相覷,汗顏至極。

他那樣子像是剛剛那些工作人員對他的介紹一樣,只不過現在他是講給女兒聽,走完整整一圈,用了三十分鐘,蘇昀的腳都要走疼了,他依舊是一幅衣袂翩翩的矜貴模樣,也不嫌累,胳膊也不嫌酸。

走著走著,甜甜頭一倒倒在了秦子琛的懷里,睡著,小手還揪著爸爸的領帶沒有松手。

秦子琛低頭看著女兒**嫩的小臉,濃而蜜的睫毛,愛得不行。把她抱好,回頭去找那兩人,一起去吃了午飯,安心基本也不吃什么了,一份鐵板燒也飽了。

又把二人送回家,秦子琛才折回去班。

回到家蘇昀又忘了關于唐泉的事。

若是要班,那肯定是要開車,但是開車蘇昀又碰到了難題,是證件,沒有證件現在這個身份是安心的妹妹,格林家的二小姐,她還得考。

在聯系駕校,然后報名。因為是老手,車技也不錯,所以倒是蠻順利,科一一次過。在家里用私人的車練,也有私人教練,一個月后,駕照到手。

嘖,看著里面滾燙的字,蘇昀極有成感。

一個月,原本說好的給孩子戒奶,但是現在也不想又到了冬天,孩子剛開始斷奶肯定會大哭,但是這也不阻礙她找工作,簡歷投出去,倒是有很多家聯系她,其有一個阿爾多的服裝貿易公司吸引住了她的視線。

那是江原真的公司。

蘇昀一笑,真是緣份呢。

聯系了面試時間,職位,秘書長助理。

來面試她的是將來她的司,一名年男士,很精明的樣子。他看到蘇昀時,很意外,秦氏夫人也需要出來班,他的那尊小廟如何容得下這尊大佛。

蘇昀笑了笑,說:“男人在拼的同時,女人豈能家長里短”

司抿唇笑了笑,覺得這話很有深度,人,自然是收了。

當晚蘇昀把這事兒給秦子琛說了,他嗯了下,沒說同意,也沒有說不同意,蘇昀堅持問他的意見,他最后才說:“確定不戒奶”了班喂孩子會很麻煩。

“我出去的時候會把奶水擠出來然后保存,放心放心,不會把你閨女餓著的。”

秦子琛沒吭聲,后來又說了句:“累了回家,可以去秦氏,可以去咖啡館坐鎮,選擇很多。”

“謝謝老公”

真好。

善解人意,又處處為她著想,這一生都沒什么好求的了。

班之前和以前一樣,還是把公司里里外外好好看一遍,她的司,付和碩,有妻室,嗯,沒有什么行為不規范的傳言。

正式班。

新公司離秦氏不遠,也隔了兩條街。然而隔了兩條街,商業價值不一樣。秦氏地處黃金地段,城市的央,發展和規化要遙遙這條街。公司依舊不怎么大,但以前要好很多,部門也增加了好幾個,一切也都井然有序的。

公司旁邊也是高樓林立,從公司的背面隱隱看到對面街道的繁華,也依稀能看到秦氏大樓的宏偉。

應聘成功,先去人事部報個道,經理還是以前的那個,熟人,看到蘇昀很意外,態度也不如先前那般生冷。打過招呼后,蘇昀便去了五樓,她的辦公室,與經理同一室,里面還有一個妹子和一個男孩兒,年紀都不怎么大。

除了懷孕的這一年沒有工作之外,其余時間都在班,在莫棠那里也是資料整理,好在不是很手生。用了兩天的時間,便能正式走正途,蘇昀是秘書長助理,所以那倆人要小高一點。

三天后,江原真才知道蘇昀來了公司,欣喜之余又震驚得不行。

午飯和蘇昀聊了很久

正好蕭時韻與諾依依那時的簽約也到了期,要重找明星。諾依依死后,沒有找替補,只有蕭時韻一個人,和他們談續約之內的事情。

于是江原真給蘇昀分布了第一個任務,挑選合適的代言人。

這個

任務不輕啊,她對娛樂圈知之甚少。

班時,和同事商量了這件事,同事指著手機屏幕的女人,“蘇姐,她,最適合的人選啊,魔鬼身材,雖然人氣沒有到爆紅的階段,但也在成長時期,請大牌,好貴的說。那個蕭時韻,按照他現在的價,估計我們老總給不起了。”

那屏幕的女人正是王楠,著一著黑色煙紗長裙,風情萬種。

蘇昀推薦誰,都不會推薦這個女人。但顯然同事還蠻喜歡她,她也不好說什么,只說是要考慮。

回家洗了個熱水澡,然后最后喂一次孩子。她吃飽了,也不睡,睜著個大眼晴,四處看。不足五個月,會翻身,還不會爬,會亂嗡嗡的喊,只是沒一個人能聽懂。

蘇昀抱著她下樓吃飯,恰好夏鶯來了。

頭發沒有盤,只是扎了起來,淡妝,家居服,指甲也剪得光突突,看到蘇昀難得的露出了溫柔的笑。不,不是,那笑不是對著她的,而是她懷里的孩子。

“媽。”蘇昀喊了聲。

“班累么”夏鶯順手把孩子接過來,這孩子目前還不認生,誰抱都行,但有一點,無論何時何地看到秦子琛,她都非常喜歡,總是想黏著他抱。這可能是因為自小大肚子里、剛生出來時他老是對著她說話的原故。

“不累,媽還沒有吃飯我讓阿姨做兩個您喜歡吃的。”

蘇昀轉身去廚房,身后卻傳來夏鶯好笑的聲音:“你知道我愛吃什么菜”

蘇昀一愣她的確是不知道,子琛也沒有告訴過她。和夏鶯在一起的時間較少,一些生活習性她又如何得知。

夏鶯看蘇昀略顯尷尬的樣子,微笑了下,“我沒有特別愛吃的菜,也不用去特意去囑咐,遇什么吃什么,我又不是外人。”

我又不是外人,一瞬間,蘇昀又心花怒放。

“媽和甜甜玩一下,我去做兩個菜給媽嘗嘗。”一句話把她逗樂。

夏鶯沒吭聲,也沒有阻止,看著她嬌俏的背影,馬尾辮甩來甩去,她隱隱勾出一絲淺淡的笑意來,很淺很淺,又稍縱即逝。抱著甜甜,寵溺的:“媽媽還是不錯的對不對”

秦子琛回來時,夏鶯正在跟甜甜玩,在沙發玩著她的小玩具,雖沒什么笑臉,但看起來很溫馨。

“媽。”

“下班了”

“嗯,我給您倒一杯水”說著轉身,才走兩步孩子驀然哭了出來,看著秦子琛的方向,很委屈的。

“好了好了,不要倒,我也不渴,你女兒現在還真是離不開你了。”夏鶯好笑著,伸手去抱,她的小手直拍,拒絕。

秦子琛趕緊把冰涼的外套脫了,伸手抱過,“甜甜,爸爸在呢,不會不抱你的。”

他把她抱起來站在腿,甜甜看到了這張熟悉的臉,聽著熟悉的聲音,嘴一咧,笑了,伸手拍打著秦子琛的臉龐。秦子琛用臉蹭著她的手心,她咯咯地笑了起來

夏鶯也笑了,這孩子和秦子琛非常投緣。

秦子琛禁不住也笑出了聲,只覺這是世最美妙的聲音。

“媽媽呢奶奶來了,媽媽還沒有下班么”他似是自言自語的,喊了傭人過來準備問。

“她下班了,在廚房呢。”

秦子琛微皺了下眉,沒作聲,低頭和孩子對視,微笑。那一皺眉卻沒有逃過夏鶯的眼,她微沉了沉氣,開口:“怎么,她不能下廚做飯”

秦子琛抬頭對著夏鶯露齒一笑,抱著孩子坐她身邊,“當然不是,媽來,她下廚做兩個菜,理所當然。只不過,可能是因為心理原因還是那場火給她的皮膚表層造成了一定的傷害,她很怕高溫,洗澡水都不能熱,大冬天也都是溫涼的,媽,我并沒有其它的意思。”

夏鶯深沉的視線落在兒子的臉,似乎是想看出點什么來,而秦子琛在很認真的訴說著這件事情,也的確看不出什么。

她移開視線,伸手到孩子的手的旁邊,孩子看也沒看的伸手捏住,“我沒有多想,我也沒有其它的意思。明天我會回美國,你兒子快要考試了,我得去輔導,你老心系著這個,把兒子都快要忘了。”

那場大火,她是受害人,她又怎么會不懂。她的腿也怕高溫,兩三年沒有泡過澡,因為長出來的皮,會受不了那再適當不過的溫度。

“媽,怎么會早我們還視頻過,謝謝媽媽。”

自從秦子琛一回家,夏鶯抱不到孩子,甜甜一直賴在他的懷里,只有蘇昀好好的哄著她才會伸手。

夏鶯夸了蘇昀,菜炒得好,蘇昀越發的心情好。

秦子琛沒怎么吃,孩子一直呆在他的懷里,動來動去,他也吃不好,蘇昀只能抱一會兒,她又要對著秦子琛哭,要抱。

都很無奈,蘇昀倒是想吼她一頓,但是

她還真不敢,有長輩在,不妥。

再說秦子琛那股子心疼勁兒,她哪敢張那個口。

飯后,夏鶯的司機來接她,蘇昀想留她在這里小住一晚,但夏鶯沒答應,很委婉的說了句:“生活用品都沒有呢。”

蘇昀明白,是借口而已,送她出門,折回時,老遠聽到女兒的笑聲,從樓梯間傳來,她爹正讓她騎在脖子呢。

:

第571章 :比西門慶還西門慶

騎在脖子的后果是:甜甜**了。

順著他的脖子往下淌,襯衫一片,甜甜還在咯咯的笑著,秦子琛無奈的把她弄下來,正好蘇昀樓,遞給她。

蘇昀接過,兩人一起進房,一進門秦子琛把衣給剝得精光。蘇昀往沙發一坐,要給她換尿濕的褲子,還沒開始脫呢,她開始哇哇大哭。尿濕的褲子沾在身不舒服。

孩子一點不給面子和放聲大哭,秦子琛手里拿著睡衣,已經朝這邊走來,蘇昀手明眼快的一把把褲子給拽了下來,屁股光著了。下一瞬,秦子琛的手已經伸了過來,蘇昀抱著甜甜朝后一退。

“你去洗澡。”

“可是她在哭”

“哭一下也沒事的,你去洗。”

孩子聽到父親的聲音,哭聲還沒止,秦子琛心生不忍。看著女兒大哭著頭朝蘇昀的懷里拱來拱去,不滿,抗議。,又把**朝下一扯,雪白的玉免一下子跳了出來,捏著乳肉朝孩子的嘴邊遞去

這動作太快,行云如流水般,一氣呵成。

孩子剛開始還嗚咽兩聲,吸了兩口便不在哭。

蘇昀瞠目結舌。

仰頭,匪夷所思的看著他:“你知道你剛剛干了什么不”

“什么”他看著孩子認真吸奶的模樣,無聲的笑了笑,眼晴也不敢往旁邊看,怕出事,看了兩秒,退開。

“西門慶還西門慶。”簡直嗤之以鼻。

他卻笑了,彎腰,一手拖住蘇昀的下巴,迫使她仰頭,吻了去,只是一個舔抵便退開,黝黑的雙眸噙著絲絲笑意,邪魅如妖:“西門慶到底是什么樣的,你若真想知道,你可以把她哄睡著,然后我領你慢慢體會。”

蘇昀:“”

這個老男人

不敢說出來,也只敢在心里小聲的抗議

十天后。

蘇風已歸,這天,蘇昀班也是沒啥心思了,幾個月沒有看到過他。

偏偏公司里這天特忙,開會,她一個小小的助理很榮幸的也進了會議室。這是蘇昀見過的最小的辦公室,但氣氛不錯,沒有壓抑之感。

半個小時后,會議結束。

江原真把她叫進了辦公室,以一個司的口吻,“能加班嗎”

“當然。”進了這個公司,是這個公司的職員,自然要遵守公司制度,加班而已,小事。

“好,根據你次推薦的代言人,寧小玫以及遲飛之事,我聯系了他們的負責人,詳談簽約一事。你和寧小玫貌似認識,也較好說話。”

蘇昀點頭。

不過是不是好說話,這可不一定,寧小玫那女人,跟一團火一樣,她哪里捉摸得定。

黃昏。

很冷,所幸沒有風,干冷干冷的,江原真、她的司付和碩以及她,到達德悅。

包廂,寧小玫那一方還算好,遲了五分鐘。她很有派頭,大卷發,竟沒走性感風,穿著隨意簡單,可能是因為要談事的對方是服裝經濟公司老總所以,今天的打扮很保守。

身后跟著兩人,一名經紀人,還有一個身姿修長的男人,圍著黑白相見的圍巾,大長腿很是耀眼,風衣綽綽,俊雅不凡。

他們一走近,江原真立馬站了起來,蘇昀跟著付和碩也站起。

“韓總。”

韓呈點頭,伸手與他握手,目光掃到了蘇昀的臉,有一絲錯愕,然,瞬間又恢復如常。

寧小玫也朝蘇昀掃了一眼,沒吭聲。

幾人落坐,寒喧過后,便開始談正事。

正談到一半,韓呈忽然道:“秦夫人在貴公司是什么職位”

蘇昀沒說話,付和碩開口:“我的助理。”說出這四個字也真是很沒底氣,大名定定的秦氏總裁夫人,給他一個小小的秘書長當助理,這

韓呈沒有接,倒是寧小玫搖晃著手里的酒杯,絕美的臉印在杯壁,“一個小小的助理,還出來談合同哪兒輪得到她場。”

韓呈優雅的執起酒杯,淺淺的呷了一口,似是默認寧小玫的這說法。

江原真和付和碩面面相覷,寧小玫話很犀利。

也是說:他們把蘇昀扯出來,以秦夫人的名號,自然能獲利不少,很明顯的居心不良啊。寧小玫倒是沒覺得什么,但韓呈自然是有想法的,他和蘇昀關系不好,但怎么說,也是一家人。

“二位大可不必當我是秦夫人,我是我,我叫蘇昀,波爾多的一名普通員工。我們公司人才濟濟,經理也好,助理也罷,只要有這個能力,一樣能外面洽談。”

韓呈微笑了一下,沒有回,這回答蘇昀在他的意料之。

“哦這么說來,你是覺得你有這個能力談下這個合同嘍”寧小玫反問,燦亮的眼晴直直盯著蘇昀。

若是放在大公司,哪怕是稍微大一點的公司,蘇昀都是有這個信心的。但是現在不行,因為,資金,麗鶯份理大,寧小玫身價不低,正如日天。

真想著怎么回答時,江原真插話進來,“我讓蘇助理來,沒有別的任何意思。只是知道蘇助理和寧小姐相識,見了面不會尷尬。至于生意,我們一碼歸一碼,認真而專業的談。”

高手過招,要腦子,也要技術。

江原真前面那話沒有什么意思,但后面一句認真而專業的談才是亮點。

似乎在暗隱對方,若你夠專來夠認真,不會去在乎蘇昀是誰,她是個什么身份。

韓呈黑眸流轉,側眸,筆意魚躍于眼底,伸出長長的指間摁在前面的合同,朝對面一推:“既是如此,那不用談了。小玫現在是我們公司的重要栽培對象,沒必要”

“我接。”

突然竄來一個聲音,很簡短的,接著便看到一身黑的男人像風一樣的拉過凳子斜斜款款的坐在蘇昀的身側。

大家都朝他看去,見是一個柔美的少年,眶著一個大大的墨境,臉,白皙似瓷玉。

麗鶯旗下又一個當紅偶像明星:蕭時韻。

“你接我問你時,我記得你好像拒絕了。”韓呈看他,眸光微斂,暗含警告。

他卻像沒看到似的,頭一偏,朝左看去,因為戴著墨鏡不知道他是在看盆栽,還是在看左邊的寧小玫。

“我經過再三考慮,我覺得還不錯,合作挺愉快,不會像其它公司那樣折騰人。更何況”他坐好,非常非常自然的拿起寧小玫前面的那杯酒,喝了一口。

余光瞥到一抹噴火的視線。

他莫名的笑了,眾人還不知道他為何而發笑。

“我和寧小姐是師兄妹的關系,卻從來沒有合作過。我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機會,炒c炒緋聞情侶,提高爆光率,日后片約更會綿延不絕。在阿爾多少賺的錢,會在那些空子里補回來,有何不可”他說得一本正經的,話說完,酒也見了底,又非常自然的放在右手邊的位置。放好后,停頓了一秒,又朝右推了推。

總覺得他這種做法,是讓某人拿不到。

“我不同意。”寧小玫忽然道,轉頭對著韓呈,“和同公司的炒c有什么意思,況且我也已經有c對象,韓國炙手可熱的當紅明星。我若再和蕭少爺炒起來,我會有負面評價。”

“呵,你的負面評價,還少么”他接得很快,寧小玫話一落,他便說出了口。

“你”

“打住。”韓呈制止,他不傻又是一個公司的,在他眼皮子底下,他當然知道他們倆人之間的貓膩。

“我去洗手間韓總,要我接行,但,對象絕對不能是蕭時韻”寧小玫起身,走人。

蕭時韻仰了下頭,置若罔聞,唇角微繃。

韓呈沒有回,待寧小玫消失不見,他又看向蘇昀,“蘇小姐覺得該如何是好”

蘇昀哪里知道,這是他公司的藝人,她怎么會懂。

她在思量,沒說話。

韓呈又道:“寧小玫以前與秦總鬧緋聞,沸沸揚揚,并且對外說過此生找男朋友,找秦總那樣的。”

寧小玫真的那樣說過蘇昀皺眉。

“這是什么時候的事,她哪時說過”蕭時韻連忙問。

“沒有對外公布過罷了。”

蕭時韻再次繃緊了唇,沉默。

其實蘇昀知道韓呈告訴他這話的意思,無非是說寧小玫喜歡過秦子琛,沒準現在還在喜歡。若是弄個本土明顯,和她炒熱度,按照今晚這情形來看,很有可能假戲真做,這樣寧小玫不會關注著秦子琛。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