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21節

“那我也不洗。”蘇昀扯著被角的一頭,他扯著另一頭,像是拉力戰,看誰能贏。秦子琛看她晶亮的雙眸,眼里印了璀璨的光芒,似有流光滑動。

他眸一垂,松開被角,“臟死了。”

走到另一邊,躺了去,蘇昀僵了僵他沐浴后的灼人香氣幽幽飄來,襲擊著她,昏昏沉沉。

:

第100章 :秦子琛,你真賊(一)

一整夜秦子琛很老實,沒有碰她,她睡得也是半深半淺,睡眠質量不好。 天快亮時,她起床準備去洗澡,也真是挺難受的。她小心翼翼的,怕吵醒了他,拉開床頭橘**的燈,一扭頭看到他的下巴窩在被子里面,沉睡時沒有白天的清冽,顯的慵懶而勾人。發絲隨意歪在一邊,修長的睫毛微微卷起,眉目如畫,俊美如斯。

他傲、他狂,他都有本錢,別過頭不去看他,輕聲輕腳的開柜子拿了件他的t恤,去浴室。恤,松松垮垮的掛在他的身,沒過了大腿。出來時,秦子琛還是保持著那個睡姿,睡得很香的樣子。

眼晴很酸澀,下巴疼痛感不大,很微弱。掃了眼臥室,裝修簡潔大氣,能坐的地方只有一個單人沙發,想換個別的地方躺都不行。躡手躡腳的爬到床,關燈,爬進被窩,冷氣開得有些低,有些冷。

她睡邊邊,不敢亂動。剛躺下五秒都沒有,一只大手猛的伸過來,穿過她的后腦勺,手腕一帶,她滾了一圈,臉直直貼向他的胸膛

蘇昀腿都僵了:“你你醒啦”

“讓你洗澡的時候你不洗,偏要和我作對,擾人清夢。”他沙啞的聲音穿過她的耳膜,讓她全身**。蘇昀微微動一下,腿開他一些距離,語氣清軟:“誰讓你老是動手動腳的,有你這樣的司么”

聲音輕輕柔柔,薄涼的口風打在秦子琛的胸膛,他尾脊柱一麻,狠狠的抱住了她聲音愈發嘶啞性感:“誰讓你這么誘人的”

怪她嘍

蘇昀抽出手來揉了揉碰到他胸膛的鼻子,貼得這么近,他滾燙的體溫透過薄薄的t恤滲透過來,她好像發燒一樣,腦子有些暈乎乎的。他抱得很用力,強健的臂咯著她,有些發疼。

“秦總,你是不是想謀殺”她微掙扎了一下,秦子琛深眸落在她烏黑的頭頂,薄唇微勾,松開了力道,但長腿一攬,把她的小細腿夾住。

蘇昀:“”

“如果你還想好好睡覺的話快睡,別說話也別動,嗯”

蘇昀面紅耳赤,抽出手掌拍打在他的胸膛:“流氓”他剛剛說話時竟然捉住她的手

他胸膛有抖動感,他好像在笑。蘇昀鉆入地洞的心都有了。于是便真的不敢動,閉眼晴睡覺,秦子琛摟著她一直不放手,直到天亮,直到生理時鐘響起

秦子琛醒來時胳膊有酸麻感,他低頭看到嬌小的女人枕在他的胳膊,窩在她的懷里,一動不動,像只溫順的小貓。背對著她睡,長發如綢緞一般鋪在兩人相貼的地方,她露出半個精致的臉來,細嫩有光澤,似剛剝了殼的雞蛋。

他墨眸微沉,眸底掠過一抹不異察覺的溫柔俯身吻了吻她的額角,這一俯身便看到寬松的t恤里面,大好的風光露出一個小小頭,**得想讓人一口吞下。

秦子琛喉頭滾動了兩下,輕輕的抽出手臂,去浴室洗漱。出來時,床的女人在被窩里蠕動,似乎有些冷,正在找溫暖的源泉。秦子琛唇角浮起微笑,心里酥**麻。

他轉身出門,門打不開,點一下顯示屏,提示指令失效,需重置密碼。他濃眉微皺,看向床的女人,翻來覆去的,被子早已被她扯到一邊,露出兩條潔白的大腿,隱隱還可見她黑色的小內內

秦子琛深呼吸一下,真是冤家。轉身c,摟著她重新睡去。女人不安份了一會兒,然后又沉沉睡去。

八點,蘇昀醒來,不,準確來說,她是一瞬間坐起來完了完了,好像要遲到了但還沒動,一條有力的臂便伸了過來圈住了她的腰,她一驚才想起,秦子琛在床。

“女人,能不能安生一會兒不能讓我好好睡覺么”秦子琛咕嚕道。

蘇昀掰開他的臂,往后退,退到床邊,看向還閉著眼晴一幅沒睡好的俊臉。“都八點了,班要遲到了。”她指著墻的鐘。下巴的腫痛感已經沒有了,她見秦子琛沒動,便掀開被子起床,出去,想當然的門打不開。

蘇昀這才想起來,昨晚連輸入三次密碼都沒把這個門打開她回頭,床的人已經醒了,靠在床頭,好整以暇的看著他。若說秦子琛穿西裝的樣子吸引人,那么他剛剛睡醒的樣子更是奪人心魄。頭發凌亂,五官帥氣,墨眸隨意往她身一搭,好像要吸去她的魂魄一般。

蘇昀咳了兩下才道:“密碼多少怎、怎么出去”

秦子琛伸手扒了扒凌亂的頭發,眸底似笑非笑:“只有我的女人我才能告訴她密碼,而且我們兩個好像出不去了,除非把這個門拆了。”

蘇昀:“”莫非是她弄壞的

“這個門是特殊防盜門,連續輸入錯誤密碼三次,里面的防盜系統自動彈開雙保險門芯,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進不來。”

蘇昀:“”心里猛的往下一沉,不敢相信。

秦子琛啪啪他旁邊的位置,濃眉挑了挑:“來,到這兒來。”

蘇昀站在原地沒動,心里波動不停。早知道,昨晚絕不碰這個門。真不明白,他一個小小的臥室有必要用這種門么有什么好偷的而且她堅信一定有辦法的。

秦子琛似乎早料到她會不聽話,唇抿了抿,起床,到浴室。蘇昀仰頭望天,無力又無奈。她的包也不在,手機也沒電,更不知道安心他們怎么樣了還有她還要找房子真是剪不斷,理還亂。

兩分鐘后,浴室的門打開,秦子琛探出半個身子來:“不要站在那兒了,過來刷牙。”

蘇昀躊躇了幾秒種,才走進去。新牙刷牙膏擺放在洗浴臺,她拿過擠牙膏,一抬頭他站在一側目光瞬也不瞬的落在她的身,她凜了凜,若無其事后刷牙。她覺得在秦子琛的身邊呆久了,早晚會變成厚臉皮。

牙刷好,洗臉,沒有毛巾,干脆用手洗,這從頭到尾,他都在一側,目光未曾轉移。臉還沾著水珠,她忍不住了:“秦總,我想廁所,您能不能出去一下”

秦子琛驀然低頭,俊美的臉在她眼前放大,“親一下,我出去。”

蘇昀頭發一麻,這個男人真是閉眼晴,對著他的臉輕輕一碰。他沒動,只是看著她,但感覺眸色變暗了些。

“敷衍。”薄唇吐出這兩個字,還是出去了。蘇昀長長舒口,在浴室磨磨蹭蹭十五分鐘才出去,秦子琛坐在沙發,手里翻看著財經雜志。唯一的座位被他占了,房間又出不去,她只能坐在床,被子里還有一些余溫,冰涼的腿一觸到忍不住的整個人縮了進去,冷氣真的開太低了。

她看向他,坐在沙發,長腿交疊,耀眼奪目,低垂的頭摭住了他眼底的鋒芒,矜貴優雅,這個男人似乎無論處于什么地方,都這么吸引人的視線。他靜靜的座在那兒,偶爾傳來翻閱紙張的聲音,像大師手下的傳世絕畫。

她看了一會兒,覺得自己特無聊。打著赤腳把窗簾拉開,強烈的陽光乍然射過來,不遠處的風景一覽無余。景天市出了名的豪華別墅區,都是獨棟獨棟的宏偉建筑,一條奢華又靚麗的風景線。

她欣賞完了風景,隱約看到對面別墅里的三樓,似乎有人影晃動她不禁細眼看去,竟是一男一女正在窗邊做著愛做的事情。她臉一紅,連忙拉了窗簾,鉆到床去。

秦子琛放下雜志,走到床邊,審視著她的臉:“看到什么了臉這么紅”

“呃沒什么”

:

第101章 :秦子琛,你真賊(二)

秦子琛暗然失笑,聲音磁性:“這么大的人居然這么愛臉紅。手機端 ”他兩根手指頭鉗著她的下巴,點點頭:“嗯,腫已經消下去了,是怎么這么紅呢,嗯”

蘇昀拍開他的手,翻手,“秦總,麻煩您老趕緊想辦法出去,您難道不班”

秦子琛跳到床,蘇昀明顯感床榻一陷。他的長臂圈了過來,“放心,李利若發現我在房間出不來,他會想辦法的。”

蘇昀沉默,畢竟這件事是她干的,她心虛。少傾,秦子琛板過她的身體,與他四目相對。他的眸如墨、雙眸皮層層渲染,蘇昀很別扭,不喜歡這種氣氛,顯得有些愛昧。

“秦、秦總”

“噓我想對你動手動腳了”他食指擋在她的唇瓣前,低聲暗語。蘇昀心跳蹙快,他的唇已經壓下纏面緋側,掀起陣陣驚滔海浪,她像一條海水的魚,任他沖擊。

昨晚本睡眠不足,經過秦子琛一折騰,蘇昀更想睡了,昏睡之前還想到秦子琛抱她去洗澡,在她身下其手的樣子她咕嚕兩句,睡去。一覺直睡到午,是韓小蕎把她叫起來的,秦子琛不在房里。

蘇昀爬起來,揉了揉她的小腦袋,看墻的時鐘,居然已經十一點半了。

“蘇阿姨,你真能睡。蘇阿姨,你肚子里面會不會有小寶寶啊我媽媽告訴我,她和爸爸一起睡在一張床,第二天我在她肚子里了。蘇阿姨,你和我舅舅一起睡,你肚子里肯定也有了。”

一提到懷孕兩個字,蘇昀還真是有些害怕。但應該會沒事的,摸著韓小蕎的頭道:“不會的,阿姨昨晚沒有和你舅舅一起睡。哎,等等,你怎么進來的”

蘇昀連忙下床,臥室的門還是打不開。韓小蕎扯著好的衣角,“我從書房進來的啊。”

書房蘇昀把屋子搜尋一遍,哪有通往書房的地兒啊。韓小蕎牽著蘇昀的手到了陽臺,一扇門豁然躍于眼簾

蘇昀:“”

韓小蕎嘻笑著:“阿姨,真笨。”

“小屁孩子說啥呢,你等我一下,我去刷個牙。”她跑向了浴室,心里罵道:秦子琛真不要臉韓小蕎歪著小腦袋站在陽臺,大大的眼晴里滿是狡黠,舅舅真賊給蘇阿姨穿他的衣服。

蘇昀洗漱完畢才發現沒衣服穿肚子餓得前胸貼后背,牽著韓小蕎的手下樓。

“你舅舅呢”

“你猜。”韓小蕎嬌笑著,仰著頭看她,從她這個角度看去,還真有點像秦子琛。

“小鬼頭,我才不猜。咱們去吃點東西,吃完飯我給你補課。”午補一個小時,下午班,晚不用過來了,她得趕緊找房子。

“哎呀,這大好的天氣,老想著作業多不好嘛。蘇阿姨,你看我舅舅對你這么好,你什么時候嫁給我舅舅啊”

蘇昀被自己的口水嗆著了,“我不會嫁給你舅舅的,你小舅媽另有其人,小鬼”呃,正說著,頭一抬看到沙發的兩個大男人,都側頭望向她。韓呈一身家居服,纖白帥氣,秦子琛身著雪白襯衫配深色西裝,冷峻逼人。

蘇昀穿成這樣,有點想逃,韓呈居然回來了,她尷尬的點頭問好。韓小蕎拉著她的手,不由分說的把好拽下來,“舅舅,我把蘇阿姨喊起來了,蕎蕎肚肚好餓。”

她撅著小嘴,分嫩的,撒著嬌,韓呈一把抱起她,寵愛無。秦子琛沖她柔道:“好,我們去吃飯。”

兩人一同起身,蘇昀的也跟著起來微笑,再次問好。韓呈優雅一笑:“蘇小姐好。”笑容客套而疏離,精致的臉找不到半絲客套以外的表情,眼晴也沒到處看。

蘇昀對他的厭惡,稍稍減了一分。

然而他不看,有人卻看了目光大刺刺的落在她的全身,她光滑的細腿之。

蘇昀:“能別看了么我沒衣服”

秦子琛深眉漸垂:“你沒看到衣服么”

蘇昀愕然,哪有什么衣服啊。秦子琛攬了她的肩,往樓帶,朝另一頭的韓呈道:“你們先吃,我去去來。”

韓呈了然的點點頭。

蘇昀聳了一下肩,把他的大掌抖了下去,秦子琛默然,隨她去。到了二樓房間,門口放著一個袋子,蘇昀想放在門口她怎么會知道門又打不開。秦子琛卻什么都沒說,把袋子拿起來,在亮起的顯示屏點了幾下,重新輸入密碼,然后

只聽叮地一聲,門,開了。蘇昀目瞪口呆合著可以開,那先前他是一本正經的在胡說八道嘍他進去了,蘇昀還站在原地,盯著門,那模樣像要把它盯出一個窟窿來

秦子琛勾唇:“還不進來不換衣服”

蘇昀才走進去,從他手里拿過袋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秦子琛揪著她的衣領,眸光流轉:“建議你別瞪我,否則,我只會認為你是在勾引我。”

蘇昀道:“我哪兒這么有閑心,門明明是可以打開的。”

他不閑不淡的說了句:“我忘了。”

蘇昀:“”

秦子琛出去把門帶,蘇昀從袋子里拿出衣服,質地柔軟的修身連衣裙,國際大牌,價錢蘇昀都不敢看,她好幾個月的工資。把這身衣服穿,她什么都不敢做,怕弄壞了它。

出來時秦子琛還在門外,見蘇昀出來,便把她扯了過來,鎖在懷里,蘇昀一僵:“你干嘛”

“放心,我現在不會對你怎樣,我教你怎么開這個門。”

兩人對著門,她在他的懷,右手被他捉著。連點兩個暗下去的屏幕,輸入她的指紋。

“以后以這個指紋開也行,用密碼也行,密碼是0901,我的生日,記清楚了。”他在她的耳邊,聲音魅惑。蘇昀臉紅紅的點點頭,他的大掌包著她的,帶她驗指紋,帶她輸密碼。

他指間的溫度因為冷氣的關系有絲涼,卻讓她的全身發燙。

末了,他低沉的聲音飄在她的耳旁:“真敏感。”松手,牽著她下樓。蘇昀咬咬唇,甩開他的牽制,自己走。幸好,頭發夠長,擋住了嫣紅的臉頰。秦子琛看著她粉紫的身影,裙擺飛揚,發線飄蕩,一幅柔弱如柳的樣子。

他胸口一緊,女人,動不動想甩開他

在秦家的餐桌,永遠都沒有什么說話聲,有的也只是韓呈親昵的問他的寶貝女兒還想吃什么。飯后,蘇昀把韓小蕎拉回房,兩人在屋內散步了十分鐘,然后便開始教小蕎。

然而半個小時不到,韓小蕎又睡著了蘇昀這才明白,這丫頭是不愛學,一學習想睡,把她抱到床,她下樓。在車庫的車里找到了自己的包,手機早已沒電,又塞回包里,她得回家換衣服,然后去公司班。脫離秘書部的唯一好處是:請假不用經過胡沁,直接對秦子琛。

從車庫出來,看到了韓呈,倚靠在車庫門,俊臉如斯,淺褐色的瞳孔看著她,高深莫測。

他斜斜的靠在門框,雙手抱胸,氣定神閑,俊臉半掩。韓呈和秦子琛、孟墨都不一樣,秦子琛是高高在的倨傲,孟墨謙謙君子式的狂傲,而韓呈卻是隱忍光芒的深隧,他的眼晴濃褐色,里面像是裝了許許多多的故事。也難怪他會成為時尚的寵兒,那雙眼晴非常出神,對著鏡頭欲語還說,迷人優雅。

:

第102章 :若真的是巧合呢?(一)

韓呈和秦子琛、孟墨都不一樣,秦子琛是高高在的倨傲,孟墨謙謙君子式的狂傲,而韓呈卻是隱忍光芒的深隧,他的眼晴濃褐色,里面像是裝了許許多多的故事。也難怪他會成為時尚的寵兒,那雙眼晴非常出神,對著鏡頭欲語還說,迷人優雅。

蘇昀站定,禮貌疏離:“韓少,你在這里應該不是巧合”

韓呈抬眸,語氣清涼:“若真的是巧合呢”

“可能么韓少你信”

韓呈突然勾唇,微微一笑,轉身走。蘇昀想,韓呈應該是找她的,應該是要說什么那一笑,極淡,然眸底卻閃過一瞬間的心虛,蘇昀沒有遺漏。蘇昀明白,他應該是要問安心。可是那畢竟已經過去了他有可愛的女兒,有漂亮的妻子,人渣

有老婆心里還惦記著別的女人,吃著碗里的想著鍋里的,哪有這么好的事兒

外面有車子的引擎聲襲來,車子開得極快火紅的跑車以白駒過隙的速度駛來,蘇昀慌忙往墻邊一靠,整個身體貼在墻壁離她兩步遠的距離車子嘎然而止車門打開,蘇昀首先看到的是一雙水晶高跟鞋,印襯著主人極細的腳裸格外好看。

女人跑下來,一身貼身雪紡裙,仙氣飄飄,長發披著,在后面辮了時下最流行的辮子,一下車興沖沖的跑了進去,嘴里甜甜的叫著:“子琛,子琛”

是唐玥,秦子琛的未婚妻。

蘇昀長嘆口氣,揉了揉撞在墻的后腦勺,一下子摸到了七年前的晚留下來的疤痕,或許那便是孽緣的開始一分鐘后,拎起包把往外走,從別墅到大門口,她走了十分鐘。快要到大門口時,一輛炫黑的賓利來,停在她的旁邊,車窗搖下,露出韓呈俊朗的臉來。

“蘇小姐,我送你。”

蘇昀沒有異議,車,報了戀湖小區的地址。

韓呈設置導航,跟著導航走。一路誰都沒有說話,25分鐘到達戀湖小區,蘇昀道謝下車。進小區,大午的沒碰到奶奶團,幸好。屋子里很暗,窗簾都拉得緊緊的,廚房里還有沒洗好的碗筷。熟悉的味道,是一種眷戀不舍的溫柔。

從包里拿出手機,充電,一分鐘后手機自動開機。她回房換衣服,換自己的套裝,那件昂貴的裙子疊好,放在床。手機響了,她出來。余光瞥到門口站著一人,勁瘦帥氣。

“不好意思,我來個廁所,不過你太大意了,門都沒有鎖。”韓呈淺道。蘇昀去接電話,給他指了指洗手間的方向。海外電話,蘇昀一下子想到了安心,連忙接起,迫不及待的問:“安心,是你么”

韓呈放在洗手間門把的手,一顫,停下,沒有開門。

“是我,聽你這口氣想我了”

蘇昀一屁股坐在地,只要能取得聯系,她也放心了。

“嚇死我了,電話也打不通,什么絡通信你也都不在線,蘇風呢”蘇昀很想她們,特別想。

“放心我會照顧好我兒子的反正我這次回來事情有些復雜,等我回來了再跟你說總之氣得老娘差點燒了他們的房子”

蘇昀笑笑,安心還沒走,卡便已經凍結,回去了必然不是那么順利的。但只要人沒事好。

“安心收收你的暴脾氣,別傷到自己了。我在你包里塞了一張卡,里面有些錢,你拿去用。千萬不要和我斷了聯系,我會喂喂安心,安心”說到一半,電話便已經傳來盲音,她打過去,打不通。

身后傳來關門聲,蘇昀回頭,剛好看到韓呈進去。這一通電話讓蘇昀的心里更不安,擔心她更擔心她的火爆脾氣。蘇風,應該會沒事的。畢竟若是蘇風掉根頭發,安心她還火

洗手間里,韓呈斜靠在洗衣機,屋子里光線里較暗,看不見他真正的情緒,卻覺得陰無。好半響,他仰頭,突起的喉結彰顯著性感二字。按開馬桶的抽水按紐,聽著水嘩啦啦的聲音,他的心開始往下沉。低頭,眸半垂,卷翹的睫毛在白曦的臉印出幾縷陰影來。

驀然洗衣機底部有個東西露出一個小角,吸引了他的視線。他撿起來,是一張照片,照片的帥氣男人,熟悉又陌生。心跳忽然間像是停了,手指微顫。

好多好多往事一瞬間涌出來,一幀幀一幕幕,從最深的角落一瞬間被撥出,咯著呼吸都帶了刺,微微的疼。把照片收起來,放在口袋里,洗個手,開門出去。

放在門把的手,又僵住了門后方有一張放大的海報,鋪滿整個門后。在一個林蔭小道,兩女一嬰兒。韓呈的目光落在長發女子姣好的臉,適宜的淡妝,眉眼間還有一些青澀,卻很美、很美。咧開嘴大笑著,單手托著一個不足一歲的孩子,孩子臉還掛著淚珠,她卻笑得那么沒心沒肺。旁邊還有一個她矮一個頭的女人,在掐著她的肩膀,似乎在責怪她把孩子弄哭

韓呈褐色的雙眸流動的暗淡的光芒,她的孩子,她的兒子,居然這么大了么他注意到照片下方有一排小小的字體,20xx年,小小風六個月留念。他徒然一震。那一年,是他們分手一年后的日子。

一年后,她的兒子半歲不會是他拳頭一握,眸深沉,難辯其意兩分鐘后,開門出去,蘇昀已經在等他了,腳旁邊放著一個行李箱。

“好了那我們走。”蘇昀道,朝一側讓了讓,讓客人先。

韓呈彎腰拉著行李箱,動作極其優雅。加走連問:“你要搬家”

“對。”

韓呈沒在問,進電梯,直到了他的車子,他才問:“去哪兒”

蘇昀也不知道去哪兒,想了想讓韓呈帶她去了離公司最近的酒店,先開個房間,先住一晚。韓呈不好下車,蘇昀自己來。

“謝謝你,另外我希望你不要把這件事告訴秦總。”她站在車外,車窗搖下了一小半。

韓呈戴著墨鏡,隱去了雙眸,語氣平淡:“何必多此一舉,何不干脆搬到他的身邊。你要明白,他看的任何東西,沒有跑的掉的。你住這兒也好,找其它住的地方也好,他隨便一句話,你無所遁形”

蘇昀認同他,但還是進了酒店。韓呈看著她進去,驅車離開,又是一個倔強的女人,她做的這些不過是徒勞罷了,秦子琛是誰只要出手,從未失過手

單手開著車,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給經紀人:“給我訂一張去倫敦的機票,要今天晚的。”

“什么我說韓少,今天晚還有一個活動需要你參加呢。”經紀人哭喪著。

“推了”掛掉電話,油門一踩,車子一瞬間飆了出去

等酒店,環境很不錯,住一晚劃去她近一千的費用,貴得讓她咋舌。從房間里出來,她得準備去公司。一出酒店大門口,媒體蜂涌而至

“蘇小姐,對于你和秦氏秦總裁機場擁吻一事你怎么看”

“小姐,傳言,你是他的人,請問秦總是真的愛你嗎”

“蘇小姐,秦氏最討厭搞辦公室戀情,而你和自己的司,又是這種戀人非戀人的關系,對此,你怎么看”

“還有聽秦氏的工作人員說,你昨天了一個陌生男人的車,請問你從酒店里出來你是否做了對不起秦總的事”

“”

一連串的連環轟炸,讓蘇昀的腦袋轟然炸開驚得說不出話來,更不明白發生了何事,怎么會有媒體來找她提問內容,言行字句都是對她的攻擊。

酒店的保全看到客人被圍攻,立刻前解圍,攔住她們。

:

第103章 :若真的是巧合呢?(二)

“哎,蘇小姐,請問你們是真的在戀愛嗎”

“蘇小姐,你是被保養的嗎”

“”

蘇昀脊背發寒,腳頻頻后退

不遠處,奔馳車里,后座里男人俊臉緊繃,黑眸緊鎖著那些記者,眸迸發出危險的光芒

“記著這些記者的所在公司,以我秦子琛的名義找他們的老板,別逞口舌之能”他要放話出去,卻不想是這個結果他秦子琛的采訪一向都是高質量高水準的記者,沒想到今日讓他看到了素質如此低下的媒體工作人員

李利點頭,推門下車,要把蘇小姐帶過來。

哪知剛走出門,有個高大的男人擠了進去,帥氣的臉是無謂的笑,咧嘴笑開:“各位,各位,別吵。這位女士是我的朋友,還請各位美女帥哥嘴下留情。我解釋一下,她和秦總,不存在什么戀人關系,更不存在什么包養我言盡于此,大家斟酌斟酌。”

蘇昀孤立無援的心,一瞬間像找到了一根草,拽著他的衣袖,驚驚顫顫的被他帶到車。或許,孟墨說的話沒有說服力,或許孟墨的身份對她們起不到威脅的作用,依然不依不撓,追著車打。

孟墨黝黑的瞳孔劃過一抹厭煩,油門加速起步,轉瞬即逝,也不管拍車的人是否有受傷,對于孟墨來說,說出那種話對她們已是客氣,他們已然失去了職業素養,又何在在乎他們

車里,秦子琛目光瞇起,精銳的目光鎖向遠去的保時捷,眸底有兩道寒意迸射李利車,“秦總,您看”

“去酒店前臺問問,她來干什么。以及方才的內容不許播,我不想在市面看見半個帶有污辱性的字眼”

“是。”李利開車,先把總裁送到公司,總裁對蘇小姐真好,但是總裁的情敵貌似出來了還是總裁的好哥們兒。

蘇昀扭了扭發白的手指,坐在副駕駛位,一言不發。孟墨騰出一只手來,摸頭她的頭:“不要害怕,我不會讓他們播出來,放寬心。”

“停車。”蘇昀道,聲音清幽,聽不出有什么情緒來。孟墨把車子靠邊停,蘇昀打開車門,還沒下車,手腕一下子被他扣住:“蘇昀,你下車干嘛你要去哪兒我可以送你,我也可以保護你。”

蘇昀連頭都沒回,掙扎著抽出胳膊,“不用了,我自己會保護自己,謝謝你幫助我。”下車,穿梭到人群去,一會兒人潮便淹沒了她瘦弱的身影。

孟墨濃眉皺起,眸有錯愕,有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以前蘇昀與他保持距離,與他不冷不熱,他能感覺到蘇昀不曾相要把推得遠遠的,可這次這種感覺很強烈。

他的小丫頭,他不甘心。

晴藍的天空一瞬間暗淡了下來,妖風陣陣,這變天變臉還快街的人都開始往回跑,或者去附近的商場。蘇昀仰頭,看向天空,烏布密布。低頭,把頭發放下來,蓋住半臉,不讓別人看出她臉的神情。

通過地下通道,去公司。下午兩點,已經遲到一個小時,進公司大門門衛用怪異的眼神看著她,到前臺,前臺亦是。蘇昀挺直脊背,穿過大廳,按電梯。本來還是一個人的電梯,待電梯來時,竟擠了數人,三三兩兩。

有人想套近乎,有人想看笑話,有人瞧不起。蘇昀從頭到尾,沒看他們的神色,沒有打招呼。

32樓到了,她出電梯,隱隱聽到身后傳來的諷刺聲音:“裝什么高傲啊,早晚被總裁一腳踹了”回到座位,長嘆口氣,整理好自己,開電腦,開始她這半天的工作。

兩分鐘后,秦子琛來了,一身西裝,冷峻清高,俊美的臉淡然、冷漠。蘇昀公事公辦,站起來:“問好。”

秦子琛沒有看她,去了辦公室里。門一關,他眸色瞬變,目光掃向了坐下的女人,想起了方才李利來給他說的:“蘇小姐訂了一間單人房,一晚。”

她訂酒店干什么她不是有家么難道回不去還是為了躲避他。

一整個下午,蘇昀都在忙碌的工作,忙真好,讓她沒有時間去想別的東西。秘書室與總裁辦公室為同一層,分別為于樓層的左右邊。隔著窗戶能清晰的看到蘇昀的位置。

葉小歡看著蘇昀,咋舌:“好淡定啊,說不定人家真沒做什么事呢,和總裁也真的沒什么啊”

另一人鄙夷的道:“才怪,總裁明顯包庇她,沒有什么才有鬼空穴不來風”

胡沁一身時尚職業裝,靚麗而妖艷,俏臉一沉:“站在那兒干什么很閑么既然這樣的話,一會兒策化部經理要去視查工地,他需要一名秘書陪同前往做資料,你們誰去”

胡沁在秘書部是出了名的不假辭色,連忙回到座位座好聽到這話,個個襟危,工地又亂又危險,誰都不愿意去。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