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215節

活至今,露水鴛鴦,都少得可憐,更何況懷摟著一個漂亮的女人

是不是該去找個女人,害害她

腦子里忽然閃過昨晚那女人冒冒失失的闖到他懷里的樣子,很柔軟的身體當然他是故意讓她撞來的,但那感覺不錯。長指又點,畫面切換,是一個女孩兒在校園內漫步的照片。

青絲泄下,厚厚的羽絨服,前天偷拍而來,愁眉苦展,在為什么事發愁,很嫩很嫩的小女孩。

去招惹她

呵,這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

蘇昀的妹妹,秦子琛的小姨子

更何況,蘇昀那么排斥他去接近高媛,不是么

越是排斥,他越是想試更何況她還有一個小男友,荊棘叢生,越發的有挑戰性

嘗到女人的甜頭,抽身走人,不帶走一片云彩,多爽。

蘇昀站在房間的外面,大氣都不敢出等秦子琛結束通話,她輕手輕腳的走開,她兩腿發軟,脊背發涼。

那個人叫沈煜,殺手不是來針對她的,目標是子琛。

啊啊啊啊

好亂,腦子里亂得很。

她需要冷靜。

跑到女兒的房間,躺在沙發,閉眼。

一定要理清自己,別害怕。

她一直以為那人是范以煙派來的,要對蘇青的兩個孩子斬草除根的,其實不是他只是來嚇唬她,可他去招惹高媛是為了什么也是為了嚇唬她

不,威脅,是威脅。

因為她看到了他殺人的過程以高媛來威脅他。

那又是誰要子琛的命

很煩。

正想著,門被打開。

“夫人,原來您在這兒,孩子有點發熱。”

蘇昀趕緊抱過來,手一摸,可不是發燙么。阿姨已經找了溫度計來,一量,383,拿退燒貼先貼,得去醫院。

可能是因為不舒服發燒,孩子半夢半醒,睡得不是很香。蘇昀抱著她去找秦子琛,他還在洗澡。蘇昀拍門,說孩子在發燒,秦子琛連澡都沒有洗好,趕緊出來。

穿著妥當,去醫院。

臨走前給高媛交代一下,讓她在這里待著,還是不要出去的好。

越是過節日,人越是多。

秦子琛抱著孩子進去時,恰好看到一身白大卦的高希凡,脖子掛著聽診器,身后跟著一群看起來很有威望的醫生。他看到此情況,忙跑過來,取出聽診器,簡單的聽了一下。

又摸了摸甜甜的頭。

“呼吸道輕微的感染,去兒科那里仔細看看,一會兒一起回去。”他說完又急匆匆的走了。

高希凡看起來的確很疲憊,眼里滿是血絲,臉色也不好。

兩人去了兒科專家那兒,問題不是很大,這么小吃藥打針也不好,把燒降下來,多喝水,注意飲食和衛生好。從醫生那里出面,孩子醒了。

一睜眼看到了秦子琛,嘴一張,笑容出來。

“麻麻”對著秦子琛喊。

秦子琛摸摸她的頭,已經沒那么燙,燒差不多也退了些,可把他嚇壞了。

“我是爸爸,不是媽媽。”糾正。

“麻麻”她還是這樣喊,胖胖的小手從衣服里伸出來,要摸秦子琛的臉,他也配合的,低頭,讓她摸。

“寶寶,我是爸爸”

“媽媽在這兒,媽媽抱好不好。”蘇昀得意的連忙竄來,伸手把她給抱了過來。哪知,抱過來后,甜甜扭捏著,看著秦子琛依舊喊麻麻,并且小手一揮,一巴掌打到了蘇昀的臉。

:

第586章 :我不要走,不要把我抱走

誰說小孩子打一下是不疼的,只是沒有打對地方。那小拳頭正好打在蘇昀的顴骨之,還是有些疼的,蘇昀下意識的皺了眉。

而孩子還在她的懷里掙扎沖秦子琛喊著麻麻

秦子琛接過來,“小壞蛋,怎么能打麻麻呢”剛離開喜歡人的懷抱,現在又回來,甜甜還是有些委屈的直撇嘴,對于秦子琛說了什么,她哪里聽得懂。

蘇昀幽怨的掃了眼秦子琛,“你這樣”

他抬頭看了看蘇昀,靜了一秒,開口:“嗯,等她退燒后,我幫你打回來”

蘇昀哭知不得的他會打回來,真是見鬼了。

秦子琛對于這個孩子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寵

車,又等了五分鐘,高希凡才來。秦子琛坐在正駕,懷里抱著女兒,甜甜對于方向盤很是好,東摸摸西摸摸,不停的朝秦子琛看看,又伸指指著面的按健秦子琛也樂于哄著她玩,不時的摸摸她的頭。

高希凡車,蘇昀從后座伸手要把孩子

可甜甜一看到她的手伸過來,一下子轉身,拽著秦子琛的衣領,是不讓抱

蘇昀有點生氣。

“你過不過來,不過來,我現在把那巴掌打回去”

甜甜很傲嬌的,是不撒手,沖著秦子琛笑,討好他一樣似乎在說我不要走,不要把我抱走。

秦子琛又心軟,轉頭,“要不,你來開車”

蘇昀覺得他們父子倆真的討厭死了,也是夠夠的。

“喲你這小"qg ren"真夠黏你的。”高希凡取笑,靠在椅背已經要昏昏欲睡。

“那當然,難道你的不黏”秦子琛抱著孩子下車,后座,甜甜把手指頭伸到了自己的嘴里,秦子琛伸手給她扯了出來。

“黏沒你黏我都好多天沒有看到她了也沒有聽她喊爸爸”還真是想念的很呢,說完倒頭便已經睡了過去,也是堅持不住了,幾個小時的手術,又是幾個小時的緊急會議,又去開座談會,工作排得滿滿的,眼晴也早睜不開。

這種大型suv是秦子琛經常開的座駕,她沒有開過,座椅要調,調好后,她覺得她像一只螞蟻卷縮在自行車那種感覺,很是渺小。啟動車子,朝左側瞄了一眼

“子琛,他沒有系安全帶,睡著了。”

秦子琛正抱著甜甜呢,孩子站在他的腿,抱著他的脖子這軟綿綿的身軀,他哪兒舍得放。

便說了句,“要不隨他去,要不你幫系一下。”

隨他是不可能的

蘇昀解掉自己的,這車子太大,她得爬過去才能給他系拉過安全帶抽過來時,高希凡不知怎滴一下子把蘇昀給抱住,頭在她的發旁蹭了兩下,“小心肝”

感情是把蘇昀當成安心了。

蘇昀連忙安全帶一松,一把推開。

高希凡的頭瞬間撞到了一側的玻璃,太困,他連醒都沒有,不滿的咕嚕兩下,繼續睡。了怪了睡得這么沉,是怎么知道有人靠近他的,而且還是個女的。

蘇昀嚇了一跳,因為他碰得有些響。

她轉頭看向秦子琛那有些黑下去的臉,弱弱的,“那個他認錯了人,所以推得有點用力你不會怪我”

某人涼涼的:“你把他的頭割了都行”

這個蠢女人,是以為他在心疼高希凡的頭

蘇昀哦了聲,退開,安全帶也不給他系了。

秦子琛伸手在座椅旁邊拉了一下,椅子瞬間放平,讓他好好睡,這樣不用系安全帶了。

蘇昀走不快,不怎么敢走快,后邊有孩子,而且她也蠻生。

回到家硬是用了四十分鐘。

他們前腳走,安心后腳帶著孩子回去了。秦子琛把甜甜遞給蘇昀,他去叫高希凡回去睡。

蘇昀抱著孩子進屋,高媛迎了過來,一陣噓寒問暖之后,道:“他被拘留了因為飆車,因為讓甜甜受了傷”

“你是怎么知道的安心告訴你的”

“不是,你朋友不喜歡我,都沒怎么和我說話。是姐夫的朋友,剛剛走。”

朋友

秦子琛的朋友除了高希凡也沒有誰知道這事兒的,而高希凡一直在醫院,一直和他們在一起呢。想到先前聽到秦子琛在房內的免提電話

連忙問:“什么朋友,長什么樣”

“姐,怪不得你一直不告訴我,你直說好了啊他做了什么事,懲罰是應該的。再說甜甜她還這么小你為”

“我問你,那人長什么樣”說話的語氣有點急,低吼著。

高媛愣了一下,不明白蘇昀為何這么激動

“挺高,挺帥的。”

“臉是不是有塊疤”

“沒有,白白凈凈的,一點疤都沒有。”

蘇昀暗暗松了一口氣,沒有疤不是他,不是他好。或許是子琛另外的朋友,又或許是陳允呢秦子琛告訴他的也不一定。

“到底怎么了”

“沒什么,反正你呆在這里好。過段時間你去學校,拿到畢業證以后去你姐夫公司實習。我鄭重其事的告訴你,你那個男朋友,可以分了。”

高媛側眸,“你這是在干涉我的生活么”

“怎么,不行么”蘇昀反問。

“你憑”

蘇昀打斷她,“你在找我幫忙時,好像已經給了**涉的權利,你方才叫了我兩聲姐,你把秦子琛叫姐夫,不是”孩子很不安的的在她懷里掙扎,蘇昀也不在多說,抱著孩子樓,半到半路,她尿了,側露出來,褲子和她的手都濕了。

走到房間門口,她停住了腳步。

她聽到樓下客廳里傳來高媛的聲音,“姐夫,關了他這么久,懲罰也到了放了他,我替他道歉,我替他賠罪。”

“這么想交男朋友這么舍不得”

聽到這里,沒有在聽,推門進去,關門。

高媛慌忙搖頭,然后又點頭,她都不知道要說些什么好。

“我沒有交過男朋友,他一個也不是舍不得只不過他”

“他是不是肥出來,我說了不算”秦子琛也不愿意多說,越過她樓。

高媛抿了抿唇,沒有再提忽然很想嘆氣,很想把體內的那股子悶氣給嘆走。暗戀一個人不成,又談了一個男朋友,卻又如此的不爭氣。

求人都求不來。

也罷。

去警局看看他,怎么說今天也過節呢。

拿起包,出了門,囑咐過來的傭人,讓她告訴夫人,她走了,今天不回來吃飯。

孩子收拾好,也不燒了,嘴里叼著奶瓶,坐在地毯玩著她的玩具。軟萌萌的樣兒,濃密而纖長的睫毛,完全遺傳了兩個人的優點,長大了必然是傾國傾城。

蘇昀想起剛剛那事兒

問旁邊的秦子琛,“關于高媛男朋友飆車那事,你告訴了你其它朋友么”

“沒有,我不是個會到處宣揚我私事的人,怎么”

“我剛回來時,高媛說你的朋友來過,并且告訴了她,她男朋友的事”一說,蘇昀忽覺不對勁。子琛的朋友怎么會認識高媛,而且更不可能會知道高媛的男朋友是誰

除非是他

他到家里來了

可那人的臉明明有塊長長的疤,高媛怎么會說沒有呢

秦子琛也想到了,忙安慰,“不會有事,他跟你說了什么”

蘇昀把這兩天見到那人的情況一一給秦子琛說了

秦子琛伸手揉了下她的小臉蛋,“放心,他不會對你怎么樣,只是想嚇唬一下你罷了會找高媛,也很有可能是想震懾你。”

“我知道他的目標是你”蘇昀很擔心,也很心疼。

秦子琛愕然,隨后又笑,“偷聽”

“嗯,誰想讓你死,還找了他”

秦子琛風輕云淡的,“想讓我死的人,也不少,我并不關心誰要對付我,反正他殺不了我。”

蘇昀很難過,鼻子一酸,拳頭一握砸向了他的胸膛,努力的吸吸鼻子,“你這個討厭鬼,你到底是樹了什么敵,讓人家出高價請到了那么厲害的殺手,你還笑,你不怕真的唔。”

秦子琛以吻封緘。

蘇昀順勢往他懷里一倒,兩胳膊圈著他的脖子,很深的吻他。她舍不得,她難過重重的吻,感受他的存在。

吻到一半,孩子哭了。

兩人趕緊分開,同時側頭去看孩子,看到她對著兩人,手還指著蘇昀,哭了。那模樣,像是誰搶了他的心愛之人一樣,不開心。秦子琛伸手要抱她,卻不想蘇昀朝他猛的一撲,力道有些重,他只能回抱住,一手襯到地,才沒讓兩人都倒下來。

“哼這是我老公,我親,你哭什么”蘇昀朝著甜甜說得較重,罷了又勾下秦子琛的頭,狠親了一下

秦子琛倒是很享受的

甜甜又哭了,一邊哭,一邊往這邊爬,嘴里依舊喊著麻麻麻麻,目光還是看著秦子琛的。

蘇昀那個郁悶,小笨蛋,爸爸媽媽都分不清楚。

秦子琛還是伸手把她給抱了過來,一過來,甜甜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臉埋在秦子琛的肩膀,一只手伸過去推著蘇昀的臉,把她朝過推

蘇昀:“”她郁悶透了

秦子琛暗笑,“寶寶那是媽媽,不可以推來,你轉過頭來,你看,媽媽生氣了。”

甜甜才不理呢。

秦子琛只好把她轉個方向,讓她對著蘇昀她到了蘇昀,抽抽了兩下,忽然笑了朝秦子琛懷里一坐,胖胖的手指指著不遠處的玩具,又看著蘇昀,嘴里啊啊個不停。

蘇昀感覺,她要瘋。

:

第587章 :大結局(一)

蘇昀郁悶的把玩具給她撿了回來,遞給她。

秦子琛哄了一會兒,沒有哭了,把她放在地,只是這一回離秦子琛很近。其實蘇昀絕對秦子琛帶她的多,因為她沒有秦子琛那么忙,可只要有秦子琛在,她永遠是黏著他。

現在發展到,要和秦子琛親近一下都不行。

蘇昀靠在沙發,沉悶悶的看著一個人玩得很愉快的女兒。

不多時,有一雙手伸過來,握住她的。

手心很溫暖,能完全包裹住她,蘇昀一下子覺得心里舒服了好多心里把自己狠狠的取笑了幾下,居然吃起女兒的醋來。

“他到底是誰,你跟我講講。”蘇昀想起了那個人,問。

“叫沈煜,特種兵出身。因為他,我在年輕時也特想當特種兵,當然自己也掌握了一些算不了什么臺面的技能,如說開門。”

蘇昀想起來,當初和秦子琛還沒有確定關系的時候,他說過一句話,只要我想進,你這門是攔不住,反鎖也用。

“多余的你也不用知道,和他也不會有什么交集。他不會找你。”

蘇昀甜甜一笑,“你這么確定他不會再來找我”

“當然。吃飯,吃完飯,帶你去見一個人。”

“好。”

下樓聽阿姨說,高媛已走。

蘇昀多多少少還是會擔心的,因為昨天沈煜說用那張臉去找她妹妹,會怎么怎么樣而且他昨晚也已經付儲了行動。打電話過去,高媛沒接。

節日,當然是要熱鬧,可家里才他們三個人,怎么熱鬧得起來。所幸吃飯的時候,安心很自覺的帶著兩個孩子來了,高希凡還在熟睡當,這個晚飯也不會再吃,安心可不想孤零零的。

兩個孩子很好玩,孩子在三歲左右是最天真爛漫的時候。

一句話能有逗得大家捧腹大笑。

尤其是曼曼,拿起刀叉來,像極了拿手術刀切牛排劃雞蛋,有模有樣的。安心說,會把她培養成醫生,她還挺有興趣。反觀她的兒子言言,那不行了

什么好玩,玩什么。

刀叉根本不會拿,直接手。

吃頓飯,安心不知道要給他擦多少次后來擦得煩了,干脆不理,等吃完再一并解決。

“哎秦子琛,要不我們訂個娃娃親唄你看我兒子多狂放不羈,又長得帥,甜甜剛好大三歲,簡直是絕配啊。”

蘇昀汗。

秦子琛側眸看了眼言言,那家伙正坐在嬰兒車,兩只手撕扯著一塊牛肉,臉、手、衣服全是油漬吃著吃著,又扯了一塊喂給坐在旁邊的甜甜嘴里。

甜甜沒有吃過這個,牙都還沒有長齊,又小,這么重的油葷最好不要占的。

他連忙伸手阻止,可甜甜已經先他一步的伸手把言言的手打掉,并扭頭沖他啊了一下,好像在說他不該這樣

“笨,笨蛋,可香了。”言言軟軟的說了一句,縮回手拿回來又塞給他這一邊的曼曼。

曼曼正在喝牛奶,看到油膩膩的手夾著一丁點的牛肉過來,直接嫌棄的來了一句:“惡心,快走開啦麻麻,你管管哥哥。”

“哼,你倆真不可愛”言言奶聲奶氣的說道,正好安心拿紙過來給他擦臉,要訓斥他吃東西不要亂喂,自己吃好。頭一低呢,那胖胖的小手伸了過來,直接喂到了她的嘴里。

尼瑪。

高玉言,你他么是挺惡心的。

看他滿嘴黃黑黃黑的油漬,連擦都不想擦了

秦子琛幽幽的飄來一句:“是挺不羈我倒是喜歡這個孩子,不過我女兒不喜歡,不訂。”

安心:“”

又嫌棄的掃了眼兒子,小玩意兒,盡給你娘丟臉了。

吃完飯,秦子琛便帶著蘇昀出去,把甜甜交給了安心,過節日,傭人阿姨也該下班去休息。

華燈初,車影紛沓。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