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227節

“姐姐。”

安心腳步虛晃,摸著沙發又坐了下去,有氣無力的,“把我的紗布取下來。”

“不行的,醫生叔叔說要貼夠十二個小時,你的眼晴會消腫化淤。”

“我現在感冒發燒,又餓又渴又生病眼晴還睜不開”倒霉暴了。

加趕緊跑下去又去叫醫生。

安心無奈的不知道把她扶到床去,智障。

她慢吞吞的爬回床,再次蓋被子,這忽冷忽熱的,難愛至極。一會兒醫生來,又是看病,然后傭人拿來吃的,一陣折騰她又昏睡了過去,這一覺醒來,已經是晚。

華燈初,家里燈火輝煌。

安心眼晴的紗布已經拆除,早舒服多了,現在也不痛,只是輕微有點脹脹的。依舊有些無力,感冒還沒有全好呢。

她的衣柜里還是琳璃滿目的名牌,有她購的,有母親幫她購的。她選了一套適宜的服裝,要去給繼父請安了。

下樓,格林老先生和梅半彤在沙發下象棋,那一招一式,走得那叫一個纏綿浪漫。兩人眼神的交匯,動作的交接,語言的謙讓哪一點都讓安心起雞皮疙瘩。

但是沒辦法,他們兩人從年輕時候一直都是這樣。

梅半彤愛象棋,便教給了格林。

安心前去像傭人要了兩杯水,送去,蹲在桌前,很恭敬的,“爸爸,媽。”

格林微笑著把目光移到她的身,很滿意她的這種做法,“病好些了”

“好多了。”

“好,去到廚房里吃些東西,吃完了來看和爸爸下棋。”格林很喜歡這個女兒,或許是愛屋及烏,因為他愛這個女兒的媽媽。

“好的。”安心對象棋一點興趣沒有,但是呆在他們兩人的環境下,想不學那也不可能。格林對她的期望是,琴棋書畫最好是樣樣精通,把她打造成倫敦的國式名媛。

可,怎么可能呢

她最討厭的是琴棋,書畫她倒是愛。

名媛么她這輩子都不可能。

到廚房喝著湯時,她想,高希凡什么時候來,他一來,格林的注意力會轉移。可同時她又不希望高希凡那么早來,因為她還要去見蘇昀呢。

:

第609章 番外017凡心戀:摟摟抱抱

見到蘇昀是在下完棋,父親看出來了她的心不在焉后,才讓人開車把安心送到了一家私立醫院里。

蘇昀在這里很特殊,格林家的二小姐,所以待遇當然也是最好的,豪華不失溫馨的小套間,有獨立的醫生和非常周到的護士,各項服務安心都挺滿意。

去的時候,蘇昀正坐在床頭,看著手里的雜志,許是眼晴干澀的原故,眼晴不停的在眨,可臉色不怎么好,那神情盯著雜志也有著一股道不明的憂愁,安心在外面看了一會兒,想著或許那雜志是秦子琛。

她推門進去,蘇昀抬頭看來,愣了一下。

安心走過來,把她手里的雜志拿下來,發了一眼,果然是秦子琛一身西裝革履的,單人照,她合放在了床頭。

“眼晴不好不要看了。”她坐下,審視著蘇昀的臉龐。可能是長期不活動的原故,臉色很不好看,像是那種長時間不見陽光的卡白,眼窩朝里面陷了很多,很清瘦,眸光也不如先前那般靈動,那小臉蛋兒盈盈孱弱的模樣,讓人看了總不免升起憐惜之感。

蘇昀看到她,眼里里難得放出了光采,抓著安心的手,開口:“你怎么會來”那個聲音,像是許多年沒有說過話的老太,猛然開頭,嘶啞得一下子分不清是男是女。

安心心里一沉,但臉沒有表現出來,這種狀況,她已經料想過。

只不過想到之前蘇昀那溫軟動聽的聲音,再聽著現在這難聽的沙聲,心里總是不好受。蘇昀是她的親人,她心疼。

“明天是正月十五,我當然要來陪你。”

蘇昀笑了笑,露出潔白的牙齒,末了又想起什么,驚恐的看著安心

安心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忙道:“放心,不會被發現。我只是回娘家而已,高希凡沒有來。”

蘇昀松了好大一口氣,點點頭,目光落在她的眼晴,指了下,以眉色詢問是回事。

安心和蘇昀是沒有什么秘密的,況且她現在心里也不舒服,便把在飛機發生的事,告訴了蘇昀,同時那一夜在車里和韓呈的事也說了,她需要一句打醒她的話,讓她的心里沒有一絲韓呈的影子。

她不想讓韓呈來影響她。

蘇昀聽了,細細的眉蹙了一下,看著安心糾結的眉心,道:“我打個方是方若現在你和韓呈都是單身,你會和他結婚么”

安心瞬間回,“不會。”

答得很快。

蘇昀很有深意的看她看了一眼,然后指了指床頭柜旁邊的茶壺。

安心起身倒水。

“你最近夢到韓呈是什么時候”蘇昀問,并伸手摸了一下喉嚨,感覺喉嚨有些癢,安心把水拿過來,她一口氣喝了半杯,安心拿過來,又給她倒匯滿。

安心支支吾吾的,“今天午。”

途她醒了一次的,是回為夢到了韓呈,她很煩燥,又因為感冒,所以又昏昏沉沉的睡去。

“因為和他近距離接觸過,夢到不是很正常么再說,只是夢到而已,沒有其它任何意思。”安心解釋,同時掀開了被子,看到了蘇昀還纏著紗布的雙腿和雙腳,伸手輕輕的摸了兩下。

感覺到了蘇昀微微的躲避,然后她沒有動。

喊人又推了一張床過來,放在蘇昀的旁邊,她圍去,兩人好久沒有見面,她打算來個促膝長談。

又回到先前那個話題,蘇昀喝著水,道:“我覺得韓呈還是喜歡你的,不過這種喜歡很難鑒定是真的喜歡,還是只是對于過去的愧疚以及得不到的惋惜。這世最美的感情,是得不到,無法永恒才最美,殘缺的美。”一席話說完,喉嚨又癢了,又是大半杯水進肚。

房間里燈光柔和,傾灑開來,照在兩個人的臉,各有所思。

蘇昀的長發剪短了很多,方便打理,滴落在胸前,柔柔的小臉泛著病態的白,秀美的眸子又落向了那本合的雜志,面有一排小字,秦子琛的成名之路,這是很早以前的,里面有采訪也很早,有六七年了。

安心側躺著,眸微垂,長睫隱掩了思緒,臉泡微腫,卻絲毫掩飾不掉她面部五官的精致的絕美,長發掉落在背后,似綢緞一般,很有質感。

“如果當年他沒有和秦子玉發生實質性的關系,沒準我原諒他了。”

可惜已經發生了,而且那一夜他們不知道有幾次,并且成功的生下了韓小蕎,她只有離開。

蘇昀長長一嘆沒有說話。

兩人都沒開口,房間里陷入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冗寂

夜色也深,窗外一片漆黑。今天一天的大太陽,雪也化得差不多,只有曬不到的地方昨稀稀松松的還有一些雪堆。連個星星都沒有,明天估計又是一個差天氣。

夜黑如幕,一壓而來。

清風徐來,吹到了屋里,窗簾搖擺,給這開著暖氣而有點悶熱的屋子,帶來了一絲涼爽。

“你到現在為止,不會還沒有愛高希凡我記得,你在懷孕的時候,高希凡去新加坡你好失魂落魄的樣子,不像是沒有喜歡的樣子啊。”蘇昀突然對著閉著眼晴的安心道。

安心立即睜開眼晴,沒好氣白了她一眼,“拜托,那叫喜歡么他在我的身邊那么久,多多少少肯定是有感情的,這份感情不一定是男女之情。當然,我只是純粹的反駁你這個說法,我并沒有說我不喜歡高希凡。我這個人自私的很,不會因為孩子牽絆著我的一生。這也是說,我不會因為生了兩個孩子,會和一個不愛的男人撕扯這么久。”

“這么說是喜歡嘍”

安心胡亂的點頭,“當然。”

“有多喜歡”

“有你身高那么矮的喜歡。”

蘇昀:“這么說來喜歡不多嘍如果你親眼目睹,高希凡和一個女人在一起說說笑笑,繼而摟摟抱抱,你會怎么樣”

“視而不見。”安心平淡的說著,其實她的心眼里,總是覺得,像高希凡那種花花公子,會真的斷得了他的根從以前的游蓮花叢到現在的潔身自好

她不太相信他們醫院里有部門的內部主頁,蘇昀常常去看,有很多護士妹子的傾慕之心。

長得帥夠招人喜歡,更何況他又帥、又有錢、又是副院長,可謂是位高權重的。

蘇昀淺淺一笑,慢吞吞的問,“以前你和韓呈談戀愛的時候,有女人和韓呈說說笑笑,然后又摟摟抱抱,你是怎么做的”

安心一窒沒回。

思緒又拉向了遠方,如韓呈那樣的人,怎么可能沒有有姑娘對他投懷送抱的安心親眼目睹的一次,一個金發女郎當著她的面,對韓呈各種性暗示,安心氣得發瘋,撲去,當著那女人的面,狠狠吻著韓呈,很重的。

并且放話,他是我的男朋友,你再敢碰他一根手指頭,我跟你沒完。

當然韓呈也配合的向別人解釋是,這是他的小醋缸。

雖然說的是小醋缸幾個字讓安心不滿意,但是前面加了兩個他們,安心還是甜蜜蜜的笑了起來。

那時,眼里是揉不得沙子的。

她希望韓呈的眼里心里,哪兒哪兒都是她。視其它所有女的,都為**。韓呈也很寵她,百般呵護,萬般疼愛她呢,是不務正業的,又不缺錢。只要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跟在他身邊,好。

“你沉默這么久,又想起韓呈了”蘇昀再次道。

安心坐起來,重重的昵著她,“你喉嚨好了,說這么多話,你受得了”

蘇昀勾唇,“受不了,但是我是很想知道你對韓呈和高希凡分別是個什么態度。”

安心長舒一口氣,道:“好,那我告訴你。韓呈是過去時,高希凡是進行時。這能么若是高希凡當著我的面,和別的女人親親我我,摟摟抱抱,我不會鬧不會瘋。我會平靜的提出離婚,因為這不僅是他不愛我的事實,他還在侮辱我這個老婆的存在。”

“那你和韓呈相處了那一夜,你們還有曖昧的舉動,是不是在侮辱高希凡”

安心瞳孔一縮,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曖昧的舉動

她什么時候有曖昧的舉動了

一整個夜里,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都在聊天,都沒怎么睡。直到天亮,護士來查房,蘇昀已經說不出更多的話來,昨晚說的話太多,接下來的好幾天,蘇昀都不用說話了,養嗓子。

安心昨天本感冒,吃了藥,壓制了很多,早起來時,居然高燒。

為了不傳染給蘇昀,她只有回家。

燒得有些太厲害,吃藥都壓不住,只有打針,安心最討厭的是掛水,可是沒有辦法。

睡得迷迷糊糊時,高希凡來電。

好聽迷人的聲音在那一頭,“在家里聽話么”

安心有氣無力的,“加現在用一根手指頭都能收拾我,他一直很想報仇的。”身子軟綿的,也沒有點還擊之力。

高希凡聽出了她的不對勁,安心忙解釋,“感冒發燒。”

兩個小時后,房門打開,男人急簇簇的走來,身夾雜著外面的冷空氣。

安心聽到開門聲,睡眼希松的睜開了眼晴,看到他的到來,相當的意外,不過一瞬,便又笑顏如花,這樣睡著看他,帥得很沒天理。

:

第610章 番外018凡心戀:躺在我的懷里

高希凡一坐下來便開始摸她的額頭,兩指鉗著她的下巴迫使她張嘴,看向喉嚨深處。

邊檢查邊說,“給你打電話的時候我剛下飛機。原本約好的那個重癥病人的手術,還沒有來得及手術,便歸了西。怎么回事,扁桃體發了炎你才回來兩天而已,是燒了多久”

剛從外面進來,所以手很涼,摸到她冰涼的肌膚,很舒服。

安心下意識的把頭往他的手心里蹭去,眸,半睜不睜,輕輕的,聲音很軟糯,“昨天午開始燒的但是你來好了,我肯定會很快好起來哎,你的手不要離開,好舒服。”拽著他的手,放在臉下,枕著。

高希凡垂眸看她臉色不好的臉,有幾縷長發滴在面,細小精致的耳朵,皮膚很白,唇的紋路因為發燒的原因而突顯出來,下頜弧線很流暢,眉目如畫,這張臉極有辨識度,不是驚艷型,也不是像蘇昀那種舒服型,但眉目之間是有一種無法言喻的吸引力,灑脫,對,是那種一切皆入不了我眼的狂氣。

她不聽話,不柔媚,一直都是。也沒有哪一個時刻,像現在這樣的抱著他的手不撒手,整個人像一條蟲,縮在被窩里,軟綿綿的。若不是生病,老實說,高希凡很喜歡現在的狀態。

不張牙舞爪的,和他唱反調。

俯身,涼薄的唇湊近她的臉龐,吻著。

身后的門被人打開,聲音很輕,不用看知道開門的人,肯定是鬼鬼祟祟。高希凡確定安心睡著之后,小心翼翼的把手抽了出來,給她腋好被子,轉身,看到了笑得很狗腿的加。

他噓了一下,讓加不要說話,和他一起出門。

“姐夫”尾音拖了一下,一雙**的手攀了高希凡的胳膊。

那一聲姐夫叫得真夠嬌的,高希凡側頭看著他矮了半個頭的小男孩,這張臉只能用漂亮來形容,實足實的漂亮,沒有什么男子漢的氣概,金**的頭發,淡藍色的瞳孔,給他增添了金貴之氣。

眼晴里是討好的笑,站在他的旁邊

他卻想到,若是里面躺著的那個女人,這樣抱著他的胳膊,以這種語氣叫他,用這種甜甜的笑容,他一定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她狠狠的辦了

“想干什么”

“有錢沒”加說這話之前,還看了看屋子里有沒有爸爸媽媽的影子,看到沒有才敢放心的說出來。

高希凡雙手插兜朝樓下走,修長的身材跨下樓梯,加不好在抱著他的胳膊,便只好放手。他一放手,姐夫的步子加快了些,他又三兩步的跟去,再次抱著,生怕高希凡不給跑了一樣。

高希凡哭笑不得的,“小舅子向姐夫要錢,縱是沒有,我也要給。不過我想知道,你要錢干什么”

加的零用錢,不多,和平常家的孩子頂多也多個兩三百英磅。但在富貴人家,絕對算是少之又少的可加什么都有,一件衣服都抵窮苦人家的孩子兩年的所有費用。

問他開口要錢,那必然是不敢向父母開口,又不敢向姐姐開口,逼不得已才像他這個姐夫要。

總不會是干壞事。

“是昨天救了一個人他身沒有現金,然后”加頓了下沒說,有些內容他是要跳過的,方說姐姐知道人家的銀行卡密碼,這不能說,“他高燒昏迷不醒,我替他墊了錢。沒想到到今天,居然燒至肺炎,醫院里打電話到我這里,要交錢。好人做到底嘛,姐夫,我這可是做好事。”

那人是姐姐的初戀男朋友,他肯定也不能說。

高希凡很意外的,“喲,我可愛的小舅子居然也知道做好事了。這個我倒是很贊成,只不過事后,你要把錢要回來。咱富有,但不是冤大頭。”抽出一張卡遞給他。

加興奮的一把接過,“當然當然,謝謝姐夫,密碼是”

“你姐的生日。”

“哇,這么巧,也是姐姐的”不對,不能再說了。

高希凡雙手抱胸,“什么巧”

“是我媽有張卡也是我姐的生日,我姐真是走了**運,這么受重視。”加覺得他還是挺聰明的,反應快。

“臭小子,再這樣說我老婆,我把卡收回。”

“不行、不行”加連忙把卡收回到口袋里,緊緊的踹著,末了又到,“姐夫,你這卡里有多少錢”

高希凡眸色微挑的,打了個呵欠,也是有點困了,隨口回:“夠你救的那個人,住很多回院。”

“”這是個什么話,不過加也不在意,反正是有很多錢對了,“那我能用”

“嗯,隨便用。”這個小舅子幸虧是個男的,若要是個女的,這么纏著他,他肯定要瘋。

“好的,拜拜姐夫,我姐姐真是幸運,嫁給了你。她這個人又笨又丑胸不大腦子也不靈光,又喜歡打我,粗魯至極沒想到這么招男人喜歡,哈哈姐夫,你放心,我一定會在姐姐面前吹耳邊風,讓她多愛你一點,不要老想著別的男的。”

高希凡無力嘆息。

加聒噪夠了,跑了。

高希凡也要去補個眠,走在樓梯時,腦子里猛然冒出剛剛加說的話,讓她多愛你一點,不要老想著別的男的,這是什么意思

她想哪個男的

掛了水吃了藥,醒來時,輕松了不少,只不過先前出了汗,身黏乎乎的,很不舒服,她要去洗澡。

一下床,兩腿一軟,差點跌倒。

真是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

抬眸沙發躺著一人,英俊的面貌,下巴縮在被子里面,漆黑的眉,發絲斜斜的從額頭掉下來,美男臥床很養眼,只不過有床不睡,偏要睡沙發干什么,怕吵到生病的她

她勿自笑了下,她哪是那么矯情的人。

很輕聲的到浴室,在浴缸里放滿熱水,泡一下,排排毒。

不敢多泡,半個小時也足夠,起來拿浴巾包著,手剛伸出去,門一下子被打開。他筆直的身材撞了進來,兩人都微愣。隨后他吊兒朗當的笑起來,“一醒看到這香艷的畫面,真幸福。”

兩人這樣坦誠相見的次數有過很多次,安心的身材唯一讓她不滿的是:胸不大。不過那又何妨,胸小穿衣服好看,而且算胸大,爽的又不是她。

她不急不燥的拿著浴巾圍住,她很高,赤腳175,浴巾稍短,也只能圍住下的重點部位,那樣半摭半露的效果最是**。

她前兩步,高希凡立馬伸手把她的浴帽給摘了,一頭青絲猝然滑落,半在背部,半在胸前。泡澡而紅紅的臉蛋兒,頸子都是晶瑩的水珠,他的桃花眼越看越暗,在騷動。

安心又不是不懂這意思,可她感冒沒有完全好,只是不燒了,可沒勁道。

不過,她又沒打算把他推開

可能是因為前有韓呈,后有和蘇昀的長談,讓她的心里對高希凡產生了一種說不出口的愧疚之感。可她自己都不知道這種愧疚之感到底是怎么來的,她又沒做對不起他的事,但這種感覺是存在。

她偎進他,也不顧身水珠會不會打濕他的t恤,伸出軟綿綿的手臂抱著他的頸子,臉蛋埋在他的胸前,輕輕的,“抱我親我都行,但是我可不要那個,我受不了,體諒一下我這個病人。”

高希凡黝黑的眸子淌過一絲戲笑,優質的臉龐柔了下來,伸手把她抱個滿懷,下巴蹭著她的頭頂,發的清香為縈繞的鼻腔內,他聲音諳暗著,“抱你親你又怎么忍得不做莫非我要在邊蹭蹭不進去”

“不行。”安心還是軟軟的回,臉埋得更近了一分。

高希凡聽到她聽氣的聲音,似乎是在聞他身的味道,他很爽的,喜歡她這些小動作。

“乖,我只是抱著你,不親你,也會忍著我的小兄弟,嗯”

真難想象,兩個人會有這種姿態和商量的口吻來講這種事情,安心點頭,高希凡打橫把她抱起,兩人一同鉆進被窩,她靠在他的臂彎里,臉蛋兒已經沒有了剛剛在浴室里的緋紅,但很柔,閉著眼晴,很乖巧。

高希凡第一次覺得小鳥依人能用到安心的身。

很新,同時也很受用,他愛她的囂張不做作,也愛她現在的嬌柔沉默,別有一番味道,還是想親想摸想和她做最親密的事情,但也真的只能忍。

他攬著她的腰,把她貼向自己,讓她知道,他小兄弟的站立以及他忍耐的辛苦。

抱著她,笑著,“雖然是生病很無力,但你這樣真好,靜靜的躺在我的懷里,我很舒服。”忘記里,這女人從沒有這樣柔順的躺在他的臂彎里,哪怕是睡著。

睡著前,他抱著她,睡著后,她滾到了一邊,她頂多也是把腿架在他的身,身絕對是脫離他的。

她說:她一個人睡慣了,所以不太喜歡和人抱著睡。高希凡也覺得情有可原,長時間的習慣,沒必要去糾正她。更何況他經常不在家睡,她一個人睡,也會較自在。

安心幽幽的說:“你說這種話,感覺好像沒有和女人這樣抱著睡過一樣。”開玩笑式的,沒有其它的意思。

:

第611章 番外019凡心戀:看來你是很想被我辦

高希凡伸出一只手來,數著她細長的手指頭,除子大拇指,那四個長的,來來回回的數,道:“我發誓,我在外面游玩時,從來沒有跟別的女人發生過那種關系,除了初戀女友外。 ”

安心隨著他玩,眸光朝,斜斜看了眼他白皙的下巴,“真的”

“當然,我哪有那么下流,給我女人我你要相信我,所以不得在這面做章。”

安心笑著點了點頭,她還是相信高希凡的,因為基本他沒有騙過她,除了那個假的結婚證,算是一個很誠實的男人。

“老婆,你愛我么”

“高希凡,我肚子餓了。”

兩句話同時響起,說完兩個人都看向了對方。四目相對,誰都沒有說話

高希凡有一絲絲的尷尬,兩個人在一起這么久,孩子半歲了,他居然會問這種問題。可這個問題,他確實是早想問了,癟在心里很久了他一直覺得挺羞于開口。

可能是因為沒有在女人面前失過面子,又很不屑于這種不自信的東西。

可在安心的面前,他確實是沒有多少自信。無論在別的女人面前,他有多膨脹和受捧。在安心面前,他也僅僅是個男人,僅僅是她孩子的爸爸,沒有在她的眼里看到過纏綿,從來沒有。她灑脫得,像和他在一起,僅僅只是解決她的性需求罷了。

她仰頭那么看著他,眸有細微的彎化,似乎在想他剛剛說了什么,但她又不好意思問出口。

可他聽清了她的話。

嘆息聲在喉嚨里嗚咽下去,吞回到肚子里,從她的頸后抽出胳膊,“你躺一下,我到廚房看看有什么吃的。”

安心點頭。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