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230節

過了好大一會兒,她忽然沖到柜子里,拿出衣服,換。轉瞬又看到化妝臺的那個相冊,找出剪馬把相片剪成兩段,裝在垃圾袋里,拿起自己的包和垃圾袋下樓。

樓下的傭人已經做好最后的工作要去休息了。

安心對其一人道:“把司機叫出來。”

“是,大小姐。”

“還有這個東西。”她把手里的垃圾袋揚了揚,然后擁到垃圾桶,“誰要是再給我撿起來放在我的房間,我跟他玩命”

傭人連忙稱是。

安心讓司機開得很快,一路直奔機場。在車她順便查了下,回景天最近的一班飛機是在一個半小時后。高希凡她先走半個小時,從家里到機場最起碼也要一個半小時。

所以高希凡不一定能趕得。

可也不一定,他開的是加的車,他的車技安心是知道的,這深夜,街頭車輛很少,他必然是跑得快。

只希望趕不。

她想趁著這個熱頭,把兩個人的事情好好解決,否則,等她和好的心態一過,她的熱情沒有了她不想那樣,不想相敬如冰的。

到達機場,飛機已經起飛。

安心在外面也沒有看到加的車,于是抱著他還沒有到機場的心態,等。等的同時,又期待著他在某個角落里出現,于是鬼使神差的開始找。已經是十一點,機場里面依舊是人滿為患,要找個人談何容易,她下下跑了兩圈也沒有找到,氣喘吁吁的。

:

第616章 番外024凡心戀:趕緊給你姐夫脫鞋

已經是十一點,機場里面依舊是人滿為患,要找個人談何容易,她下下跑了兩圈也沒有找到,氣喘吁吁的。

干脆不找了,她坐在休息室里,等著心跳的緩和。

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她自嘲的筆著。不可是笑自己,還是笑這兩天發生的事情。或許她能忍一忍不來找蘇昀,這一切都不會發生。可它已經發生了

想了又想,還是拿起手機給他打個電話,別像個蠢貨一樣的,下顛。

號碼還沒有撥出去,旁邊擠進一個人,一下來把身子貼著她安心朝過一看,一張好看的臉湊過來。

她瞬間眉一揚,拿起手機砸到他的頭

“你還敢出現,加,我沒你這個弟弟。”

“姐”加很幽怨的摸著頭,可又要討好,還是揚起了笑臉,“姐,那啥對不起啊。我保證沒有下一次,是姐夫你知道的,我又斗不過他。又打不過,又說不過,所以”

安心打住他,“算他拿著鞭子抽你,你也不能把你的姐姐給賣了。你看現在我和你姐夫哎,慢著。你怎么出現在這兒,是不是和你姐夫一起”

她四處望,人來人往的,都沒有看到。

“對啊,我和我姐夫一起來的,然后看到一個傻b不對不對,看到一個美麗的女人,下跑。”媽媽咪啊,那兩個字可千萬別聽到。

安心不是沒有聽到,只是懶得計較,她正在找高希凡呢。

怎么沒見人。

“那個姐”

“閉嘴,你姐夫呢。”

“廁所。”那么兇。

安心說著拿起包往男廁所的方向跑,加趕緊緊隨其后,反正她這個姐姐是做得出來沖進男廁所那種事的。他不能讓姐姐丟臉。

好在,沒有走到男廁所,看到了人。

安心三兩步的跨去,仰頭,看著他臉還有水珠的臉,語氣微急的,“我收回我先前說的話”

高希凡忽然笑了,黑白分明的眸子染了迷離的笑意,一只手伸過來勾著安心的脖子,把她給帶了過來,全身的重量幾乎都壓在她的身,“美女,是來找我的么”聲音都是帶著醉意。

他喝酒了,醇了。

安心幾乎承受不住他的重量,加連忙來幫忙。

安心隔著高希凡踢了這個弟弟一腳,“你們倆一直在一起他喝酒你不知道攔著點”

“我”加好冤的,他哪里攔得住。

下一班航班是在五個小時后,而且高希凡這個樣子,只能機場找個酒店住下。安心的加把高希凡扶到床,高希凡倒了一下,手一扯把安心也給扯了下來,身子一側,把安心緊緊的抱在懷里。

“好香”

他半醉半醒的,也沒醉得那么厲害,否則是怎么一個人進的洗手間。

高希凡酒量不怎么好,又身為醫生,隨時待命,所以極少喝酒。記憶里,他好像還沒有喝醉過安心聞著他身好聞的味道還有酒氣,又被他緊緊的抱著,感覺自己也暈乎乎的。

悶悶的聲音傳來,“看什么看,趕緊給你姐夫脫鞋。”

從高希凡的兩臂間,努力把頭往起抬,只是抬了一下他一下子又把她的頭壓下,頭一低,唇找在她的耳邊,說了什么。

安心心里一下子很軟很軟,伸手回抱著他。

加心不甘情不愿的把姐夫的鞋脫了,然后又很好心的把姐姐的鞋拖了,看他們抱那么緊想必是不需要他了。他也好想談戀愛,好想抱人家,或者是被人抱。

等加離開,安心掙脫了一點,給自己留點活動的空間,他因為喝醉所以并沒有使太大的勁。

她襯起半身,看他沉臉迷醉的臉龐,高挺的鼻梁俊美無濤,也不知是醉了過去,還是只是在假寐應該是后者,否則怎么會抱她還是帶著力道的。

她的目光移在他的唇,喝了酒的原故,唇色先前要紅一點,但看著稍顯干燥的樣子,她當時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低頭,伸舌,舔了一下。末了,又覺得很猥瑣,小雞啄米似的,連吻了好幾下。

酒氣沾染了她,她又倒了下去,抱著他。

想著他剛剛在她耳邊說的兩個字,別走。

很厚濁的聲音,醇香的酒氣在她的皮膚,讓她心癢難耐。

房間里很靜,暖氣也沒有開,漸漸的感覺到有些冷,高希凡這個人為了風度,只是一件毛衣,里面沒有,外面也沒有,又沒有蓋被子,被子被兩人壓在身下呢。

安心伸手在高希凡的背拍了兩下,安慰著,“我去開暖氣,乖啊,別動。”

起身,到門口處開空調,然后把自己的外套脫了,到床邊脫他的衣服。兩人雖是夫妻,可也沒有干過脫對方衣服的事情當然,他給她,也有很多次,只是她沒有而已。

掀開他的毛衣,堆在他的小腹,脫褲子。

安心膽子很大,愛開黃腔,也不怕開黃腔,但是褲子一扒看到他兩腿間那一坨時還是羞澀的別過了眼晴。這個混蛋,這么冷的天,穿了一條牛仔褲,腿很涼,腿部的肌肉很好看,條理清晰,又不像是那種健身狂熱者,把肌肉練得鼓起來。

他是屬于結實但又不失美感的。

“躺好。”她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臉,他小小的動了下,還算配合的,在安心的幫助下躺到了床頭,然后安心給他脫衣服,讓他赤留留的睡著,這樣也較舒服。

她舒了一口氣,給人脫衣服,還是挺累的。

然后她也鉆床,靠在枕頭,低頭看他的俊臉,高希凡是平躺著在。

事情已經這樣了,他又借酒消愁,有些事不解決不行的,追出來,原本也是要解釋的不是么。

“睡著了么”她伸手扶了下他額前的頭發,這一撥開,才發現額頭什么時候碰到了一個大拇指大的包,很紅,看這樣子想必是剛剛弄的。

“我去。”安心趴下,襯著半身,往近湊了幾分,那包還崩開了一條口子,顯然是碰到鋒利的東西所致,好在,那口子沒有流血。

“我說你喝什么酒,碰成這樣,你是想毀容么”安心沖著他的臉咕嚕了一句,然后立馬想到,在家里的陽臺時,他因為拽她而跌倒在地,當時聽到后腦勺撞在地板的聲音。

她立馬把手伸向了他的后腦,果然有一個很大的包,是額頭的三倍。

安心深深的嘆口氣,這男人真是。

安心拿起手機給加打電話,“想不想贖罪”

“什么給我滾回來,讓你回家的時候你不回,不讓你回你偏要回。”

“美得你。去藥店給我買一點消毒藥水來,還有冰塊,毛巾,最好是再買一個可以在這里燒水的電壺。”

“你說什么這里面的東西哪里能用,讓你去去,哪這么多廢話”

“好,大不了,我明天回去的時候,把你也帶著。”安心說完,把手機一下子拿得離自己很遠,那一頭加正在狂叫。

她深深的嘆了口氣,這個智商,也不知道是遺傳誰的。

放下電話,把高希凡的身子板了一下,讓他側著睡,她趴在床,扒開他后腦勺的頭發,看向那個包,面還有干跡的血,很少很少,但是也看得出來是流血了。

“高希凡”她喊了聲,沒人回。

這一回安心是確定他睡著了。睡著了也好,一會兒她給他清理傷口的時候,免得他這個專家笑話,她這輩子從醫科大畢業以后,連個醫用棉簽都沒有拿起來過。

加可能要等一會兒才要來,安心坐起身把他的頭放在自己的腿,這樣可以平躺,腿間有縫隙,不會碰到他后腦勺的大包塊。

伸手給他摁著太陽穴,用的力氣不是很大。

她也沒有說話,怕吵醒他。

但是現在很晚了,十二點,其實她也很困,給他按著,她也閉了眼晴。眼皮子很沉重,手的力氣也越來越小,直至有手握了她的手指,安心一下子驚醒。

一睜眼,他的臉在眼前,已經坐了起來。額頭的頭發又掉了下來,安心伸手把他的頭發弄到后面去,不要搭在傷口面。

“醒了頭疼么”

高希凡沒有回,只是握著她的手,還是有醉態的,眼晴不大睜得開,神態半迷離半清醒。安心扭頭看看時間,她也才瞇了五分鐘而已,這不得不讓她懷疑,這個男人其實一直都是沒有睡著的。

“高希凡。”她輕輕地喊了聲,張開手臂,偎進他,抱著他的脖子,下巴擱在他的肩膀。他沒有動,也沒有伸手她。

“我們不要這樣,好么先前說的話我真的不是有意這樣。又沒有人拿刀架在我的脖子,逼著我結婚。是我自愿,我想結婚,我想和你把我們的孩子好好撫養長大。我沒有忘不了前任,只是有些東西是你經歷過的,融入到了記憶里,怎么可能會忘得一干二凈的。”

沒有聽到回聲,她又繼續道,“我從來都不喜歡將著過日子的人,怎么可能會搭伙過日子。真的是想,好好生活,和一個男人,恩愛的平穩的過完這一生。”

她輕淺的聲音竄進他的耳朵里,一字一句,都說得很清晰,可高希凡腦子渾頓的像是在作夢一樣。

:

第617章 番外025凡心戀:讓他提出放手

在城堡里,安心的房間,他拿起了那個小盒子,面的鎖已經壞了,打開能拿里面的東西。

高希凡原本是想拿的,他覺得這樣不好,畢竟能裝在盒子里,又有鎖,那肯定很重要,或許是她的很斯人東西,他一般沒有窺視別人斯人東西的癖好。

于是便放了回去,躺了床想著這兩天發生的事情,想著他和安心,想著她和韓呈

他是一直知道,安心的心里有韓呈,在調戲她、在沒有愛她接近她時,他已經知道。可是,他一直以為以他的人格魅力,經過時間的侵蝕,把韓呈趕出去是沒有問題的。

算出不去,他也能讓安心的心里忽略掉韓呈這個人的存在。

可是,他對自己高估了。

自始以來,她都是那種接近于高冷的態度對他。不疏遠不親近,他在醫院里多少天,她都不會打電話給他,或者說聲想他,從來都沒有過。為了一個韓呈,她不止一次來討好他。

去年在醫院里,他為病人忙碌十幾個小時,她和韓呈鬧出緋聞,打扮得非常漂亮的來找他。安心來醫院里,找他的次數,他用三根手指頭都數得過來,那一次鬧矛盾。

沒想到這才隔了不到半年而已又是因為韓呈。

他愛她,喜歡她,想占據她的所有,所以眼里容不得沙子。

鬼使神差的又把目標放到了那個盒子里最后還是打開了,關抽屜,翻開。看到第一張照片的時候,他覺得呼吸緩慢了。照片里大多都是他們倆,是他們的生活照。

她的嬌俏嫵媚,小鳥依人,水秀清雅,都在肢體動作里,都在她看韓呈的眼神里。

其有一張是在健身房,韓呈在做俯臥撐,她穿著短短的裙子,爬在他的背,頭發在頭頂綁了個巴尾,兩手圈著他的脖子,對著鏡頭笑得很開心,很開心,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小女生年輕的活力與吸引都在笑容里。

高希凡也愛健身,也有過這樣的時候,他做俯臥撐,他讓安心爬在他的身,看他能做幾個,她當下便回絕,說會重得你一個都做不起來。他當時什么都沒想的,和她打鬧,然后打球。

每看一張,他的呼吸慢了幾分。

原來她,不是不愛黏人,不是不愛撒嬌,不是不愛騎自行車,更不是不愛貼著他

只是那個人不是他,不是韓呈。

他覺得他要瘋,狂燥在瘋狂的撕扯著他,可心里又很悶,氣都出不來。把相冊一扔,甩到了垃圾桶,起身倒浴室拿涼水拼命的往臉澆,可怎么洗,腦子里揮之不去的都是她各種恬笑的臉,和韓呈摟摟抱抱的親密樣子。

洗臉不行,把浴袍一拖,打開花灑,讓涼水沖下來。沖走他狂燥的心情,足足淋了三分鐘,凍得他的筋脈都變了顏色,他才關水。在浴室里站了很久,才拿起衣服穿。

重新坐回床,把相冊撿起來放在腿,再沒勇氣再翻開。

然后她來了急匆匆的推門進來,把門推得那么大力,一幅生怕他看到的樣子,眼晴還朝化妝臺看,看抽屜有沒有被打開過。可是放在抽屜那種地方,不是讓他看到么

讓他看到,讓他知道他們愛得有多深,兩人有多難忘,然后讓他提出放手

怎么可能。

然后他很平靜,非常平靜,平靜得自己都很意外。

他萬萬沒想到,她會說出那種話來。

我也沒有禍害你,當初是你在我的身邊軟磨硬泡,你說你不在乎我和韓呈的過往,你說你會做到讓我愛你,你說結婚才是兩個人最好的歸宿。

一切都是你說,全然沒有她自己的意思。

是他不要臉的磨在她的身邊,然后她逼不得已才和他結婚,更何況兩人在那時已經有了孩子

她明明是不想要婚姻,不想要孩子的爸,只想要孩子,是他恬不知恥的湊去,跟她講有爸爸有媽媽才是孩子最幸福的事情,他跟她講結婚有多好,有多明智。

于是,她才同意的是么

那會兒,他的大腦有瞬間的當機

他萬萬沒想到,她會說出這話來,更沒想到,他在她的心目,是這樣一個沒有臉皮的無賴,賴了她,所以她才和他在一起。

他心如刀割,難受至極。

開著車一路用了五分鐘跑了平時要跑二十分鐘的路,到達一間酒。他向來討厭那種有一點事借酒消愁的人,他覺得那種做法非常低級,會降低自己的格調。

可是他在她的面前,連自尊都沒有了,還要格調干什么。

他非常想拿酒精來**自己。

一杯兩杯三杯四杯,幾乎都是一口一杯,酒保看他這樣,怕出人命,在他第五杯的時候,酒保沒有給。高希凡和他起了掙執,但那時他已經有了醉意,還有些理智,沒有動手,只是額頭磕在了杯沿,疼痛讓他清醒了些。

搖搖晃晃的出了酒,他還要回國呢。

這個城市是安心和韓呈的地盤,他不想呆。

打電話讓加來送他去機場。

到達機場,人山人海,醉意了頭,但他還是清醒的。

加推著他的胳膊,“姐夫,我姐哎。她又干什么,跑什么,她在找誰”

高希凡睜大眼晴看去,也怪的很,機場那么多人,她高的也有很多,可是一眼看到了她,哪怕是他喝醉了酒,也沒認錯。穿著白天穿的那件亞麻色大衣,白色的球鞋,背著一個小小的包,眼晴在四處看。

與人擦戶而過,碰到了人,她停下道歉。

長長的頭發,烏黑發亮,純凈的臉龐,白皙的皮膚,這樣美的東方面孔在這妖魔的機場里,顯得格外的矚目。

他看到有很多雙男人欣賞的眼光朝她看去。

他看到她朝他們這邊走來,他看到她臉焦急的神色。

他腳步一轉,去了洗手間。

從洗手間出來,迎面撞了她。看到他時,她的眼晴里剎那間的笑容,像夜空里升起來的煙花,絢爛的開在了他的心里。可酒意也了頭,他兩腿發軟,想找個地方躺著,手一伸把她勾了過來。

她在傷害他,可他依舊想親近她。

他是有這么賤,他自嘲的笑著。

到了酒店腦子里真的已經渾渾噩噩,理智也喪失了很多。酒精讓他忘了很多東西,忘了她心里的韓呈只想抱著他,聞著她身的幽香和頭發的香味。

不想讓她離開。

四杯酒,不至于讓他醉得嚴重,只是,頭疼,頭疼,眼皮子也很沉重。她親他,不停的親,他都是知道的,只是他所有的力氣都用來抱著了她的腰,便再也沒有力氣去吻她。

她在給他按摩,可力道越來越小,他知道她要睡著,便起來。

坐在她的旁邊,看她昏昏欲睡的臉龐這時,腦子里出來一個聲音。你愛這個女人什么呢

臉蛋性格還是愛她的不把你放在眼里。

都有,真的都有。

他想過很多安心黏著他,扒在他的胳膊叫他老公的樣子,那會是一幅怎樣的畫面。想象不到,一直到現在,都想象不到那種畫面。他以為她一直都是這樣的,不會撒嬌,是那樣大大咧咧,體內住著一個小漢子。

其實不是。

她撒起嬌來,絲毫不輸蘇昀。

她睡著兩邊沒有支撐點,朝一側倒,他伸手一下子捉住了她的手腕,她醒了。第一件事,是把他的頭發往一側弄,怕弄到他的傷口。

她說的那些話,他聽起來像在耳邊,又像是很遠

可心里是明白的,她想化解他們的關系,想讓發生的都是成為過去。

可高希凡,釋懷不了,起碼現在不行。

睡意襲來,也好,放任酒精侵襲著他的理智,睡。

安心把高希凡又放回到自己的腿來,畢竟后腦勺有包,直接睡著會很疼。她的心里七八下的,剛才所說的話,他到底是聽到了沒有,又是個什么態度

原不原諒她啊。

那些話,她也不知道怎么的,脫口而出。

事后也后悔,不該不經過大腦。

原本還是困的,這回弄著,睡意也輕了很多。

加把東西買了回來,讓加去燒了水,水很快,十分鐘好了,用熱水把傷口周圍的皮膚清洗干凈,然后開始處理。消毒,傷口不大,又是在額頭,沒有必要藥,拿紗布包著可,不要讓藥水碰到別的東西,前面的還好說,主要是后腦勺,那個包太大。

得消腫,當時摔的時候,太猛,希望不要有腦震蕩才好。消腫要冰敷,讓加去拿冰塊,又把買來的毛巾用開水燙一下消消毒。當然做這些事情,她是沒有動的,都是加。

加看在明天要和他們一起去國的份,不計較了。

反正他不想呆在家里。

拿涼了的毛巾包著冰塊,冰敷,希望盡快消下去。敷了一會兒實在是困得不行,把高希凡挪下去,讓他側著睡,她也倒下去睡覺,加早已經歪在沙發做起了美夢。

:

第618章 番外026凡心戀:姐夫,你去教訓她

安心被一陣高亢吵雜的聲音吵醒,睜開眼晴看到加正放著音樂,他正跳舞呢。

旁邊已經沒有了人,不知高希凡去了哪兒。

安心捂著耳朵,拿起枕頭朝他砸了過去。

“給我關掉”

加沒有關,只是把聲音調小了些,撿起沒有砸到他的枕頭,隨時扔到了沙發,漂亮的一頭金發隨著身體的跳動而晃動著優美的弧線,“姐,都十點了,你是豬嗎”

“再不關掉,我一腳給你踩亂信不信”她騰地一下坐起來,煩死了。

加權衡了一下,關了。

“這么兇,姐夫為什么喜歡你。”是不是眼晴不好。

安心懶得回他這句,問,“你姐夫呢”

“去訂票去了,嘿嘿,有我的哦。”

安心白了他一眼,“你姐夫訂票去了,你在干嘛。沒有和家里人說一聲,你要和我們一起去”她會同意加回,也是抱著一點私心的,有加這個外人在,高希凡要是想和她吵架,多多少少也會顧忌一點。

更何況,加出賣她,這口氣,她還沒有出呢。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