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244節

“嗯怎么會,你們是同門師兄妹啊。”

“我不喜歡她。我喜歡你。”

“”媽的。

到達一樓,電梯門開,安心抬腿出去,卻又因為樂修筠的話而猛地一頓

“我知道王楠和你老公有染。”

下班后,她沒有直接去醫院,去了戀湖,在路邊買了兩束漂亮的花。他們三個人正在打麻將,國麻將。看來格林和加也已經學得差不多,懂得其的規矩,只差技術。

加輸得直喊她救命。安心過去教格林打了一把,便贏了一個清一色,很拉風,加氣得不打了。

格林哈哈大笑,贊這個好玩。

和他們聊了天后,安心要去醫院。梅半彤送她下樓,安心知道媽媽有話對她說。

“看來你和高希凡也沒有什么事了,我們這幾天也在這兒玩得差不多,該逛的也逛了,你爸爸還有酒莊要打理,該回了。怎么樣,你這婚姻生活。”

“還不錯。回家有人說話,有人打鬧,有人關心,有人暖被窩,我病了有人心疼,有人叫我老婆有人叫我媽,單身好。”

“那好。”梅半彤拉著她的胳膊,五官清晰,氣質風韻,成**人的嫵媚都在神態之間,合理的妝容合理的服飾,給這個女人加了不少的分。歲月留給她的不是皺紋,而是女人的光輝,很吸引人的。

安心以前和梅半彤絕對不能合平共處超過三天,必吵架。但是現在她為**又為人母,與母親又相隔甚遠,心境發生了很多的變化,對媽媽這個人也由衷的佩服和敬仰。

“你下樓間你爸偷偷塞給我一張卡,他沒說,但是一定也是給你的。”

“媽,我不缺錢花,我有。”

梅半彤把她的手握著,把銀行卡塞到她的手里,“拿著,我知道你曾經為了我在格林家過得很不舒服。你為討他的歡心,還選了你不愛的護理專業。趁著我現在還有點姿色,趁著他的心里還有我,愿意給我們娘倆錢花,他給你收著。”

“媽,你這什么意思,難道你們”

“沒有,你不要多想。只是有感而發有錢在手,是底氣。好了,你快去醫院。”

“嗯。”

梅半彤是敏感的,對她這個女兒當然多少也是了解的。哪怕女兒性子刁蠻了些,哪怕女兒缺點很多,哪怕她對這個女婿有多么的滿意,臨了,她依然不會讓女兒吃虧。

她不是那種古板的女人,不會說讓女兒為了孩子忍受一切。

孩子不是附屬品,你也不能因為孩子而失去了自我。都是個體,都要為自己打算。她給安心錢,是希望安心萬一到了離婚的那一天,非常有底氣的,不會為了以后的生計而愁眉苦臉。

安心自然懂。

到達醫院的路,王楠發了短信過來。

我們聊聊。

她沒有回,和王楠沒什么好聊的。如果她此罷手不在打高希凡的主意,安心也懶得再去追究什么。

:

第649章 番外058:我上了他又怎么樣

三天后,高希凡拆線,拆線后繼續修養。

馬也要到過年的時間,七八天的時間。蘇昀和秦子琛要啟程去美國,會在那里結婚,到時他們都會過去。

安心手里的工作在年前也要有一個了結,最主要是樂修筠的拍片,從次錯過后,到現在大家也都沒有排出時間來,當然主要是樂修筠那一方,時間排得非常非常緊。

高希凡雖說還在住院,還在養傷階段,但是醫院里大大小小的事他還是會處理,除了不進手術室,很多碎鎖的小事也都在等著他。以及新醫院搬遷事宜

臘月二十五,除夕之夜的前三天,這一天對于安習來說算是個噩耗。

公司放假,聚餐。

安心請客,照理這該楊珂蕓請客,但是安心來這里工作這么久,大家的照顧和背后的怨言她都知道,算是走后門進來的,請大家好好放松放松。楊珂蕓也樂得省去這一大筆的費用。

錦江月餐會,山珍海味,應有盡有。然后楊珂蕓發紅包,簡單的商討了下明年的工作重心。然后安心包加又載大家去唱歌,一直到十一點。安心又再次接到了樂修筠的電話。

他說他明天晚有兩個小時的空閑時間,明晚可以拍攝,但是有一個條件,讓安心陪她喝個晚餐。安心是猶豫又猶豫這份工作她不能失,但是又不想陪他吃飯。

想了想,有了。

她把她的地址告訴他,讓樂大明星過來和她公司的員工們喝個歌,她和大家一起陪他吃個晚飯。這樣既不違背他的要求,同時也算是給員工們一個福利,有樂大帥哥在呢。

半個小時后,樂修筠發來短信。

火氣不小的樣子。

“我在洗手間,遇到了點麻煩,你過來一下。”

安心和楊珂蕓交代一下出去有點事,拿著手機往洗手間走。男女廁所各分兩邊,這種各大公公司都要辦尾牙的夜晚,人當然很多。貌似秦氏員也在,所以進進出出的人很多。

安心在洗手間門口晃了兩圈也沒有看到人,正要拿手機打電話時,一只手伸了過來猛然拽住了她的胳膊,一手捂住了她的嘴,強硬的把她拖向了旁邊昏暗的樓梯間

安心知道是他,所以倒也沒有顯得有多慌,只是她的領口被扯開了些,他把她壓倒在冰涼的墻壁,他薄憤的眼神怒視著她。

安心:“干嘛,怎么了”

“你個小混蛋,你們包廂里那一群人,你是想讓他們陪我,還是我陪他們我要我們兩人吃飯”樂修筠漂亮的眼晴里閃著藍色的火苗,想來是早在外面看到了他們包廂里面的情形。

安心嘿嘿一笑,“我一個有夫之人怎么可能在這個點和你一起吃飯,被媒體拍到我還做不做人,你還要不要你的事業。”

“老子這么全幅武裝的,他們怎么會拍到”

他反哧。

說得也是,他戴著厚帽子耳朵邊掛著口罩,厚重厚重的長羽絨,倒真是很難辨出他是誰來,不過這種當紅炸子雞,媒體會盯的非常非常緊。安心狡黠一笑,面有人在走

她朝一指,“有狗仔來拍照呃”

話還沒有落,樂修筠猛然低下頭來,唇往一送,若不是安心反應得快,他必然會吻她。可縱是這樣,他涼薄的唇還是掃過了她的臉頰。她全身一僵,樂修筠也僵住。

樓梯間里沒有燈,只層的燈光打來,很暗,四目相對

半分鐘后。

“媽的。我是開了個玩笑,我說狗仔來了,你不是應該躲么,你干什么”安心把他推開,伸手擦了擦臉。

“我、我”他是想萬一有狗仔來,他那樣借位的親她,或許會給狗仔一種反錯覺,覺得這人肯定不是當紅明星樂修筠。畢竟樂修筠連個緋聞女人,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他的身也沒有什么料可挖,反其道而行。

他并不是真的是想吻她,只不過他沒有控制好力道,而她又恰好那樣一側頭

“耍流氓的是你,你臉紅什么”安心捏著拳頭,被占便宜了,他一臉紅,她都不好意思找他算帳了

“我我有嗎”樂修筠摸了摸臉,指間觸到的皮膚的確是很燙,他不太自然的轉著眼珠子,到處看,是沒有看安心,“沒沒有”

“我跟你說,明天晚一拍攝完,咱倆當對方死了聽到了”安心恨恨的。

樂修筠抿著唇沒有回。

安心的手機亮了,一條短信,看到短信的那一瞬間,她如糟雷擊手一顫,手機砰地一下落到地,臉色在一瞬間死白死白,兩秒后,她發了瘋似的往下跑。

樂修筠連忙撿起她的手機,看到面的圖片也是怔住。

酒店的房間,男人半裸靠在女人的后面,雙臂緊摟著她,下巴擱在她的肩頭,自拍照,照片下面還有一串地址,德悅酒店。

樂修筠追下去,這女人居然跑這么快,幸好ktv的樓層只是在六層,跑下來也不費力。樂修筠沒有等安心跑去攔車,把她拽到了自己的車,以最快的速度沖到了德悅。

一下車,安心瘋了似的往跑,樂修筠緊隨其后。電梯里,安心的臉色死白,握著雙拳像是要戰場,準備戰斗的樣子,唇咬得死緊死緊,整個人的神經都蹦得很緊

樂修筠:“小安子。”

喊了一句對方也沒有回,他便沒有在說話。

電梯門打開,安心跑出去,找著短信里面的那個酒店房間,敲門,發現門沒有鎖,她砰地一聲沖了進去。房間里衣服脫得到處都是,沙發,地,男人的,女人的,混在一起。

而床

女人慢幽幽的從男人的胸膛爬起來,面色紅潤,媚眼如絲。本想對著安心笑,但看到安心后面的樂修筠時,皺了皺眉。

安心沖了去,再也控制不住身體內沸騰的小鳥,啪啪兩巴掌煽到她的臉,抓著她的頭發用力一扯,砰地一下,王楠便跌坐在地,頭冒金花,還沒有反應過來時,另一腳又再次踹來

不過沒有踹到她的身,已經被樂修筠攔住。

“安心,冷靜。”

“我冷靜你媽個頭,你松開,我要剝了她的皮”安心狂吼著,面目猙獰,憤怒到了極致

啪。

她的臉挨了一巴掌。

安心愣了,樂修筠也愣了。

因為樂修筠是抱著安心的,所以她也沒有辦法還手。

王楠的臉被煽出兩道巴掌印來,頭發披散,身散薄的不能再薄的睡衣,能清楚的看到她連**都沒有穿,幸好有長發掉在前面摭擋著那挺立的某頭。

她腥紅著眼晴,因為剛剛甩了安心一巴掌所以顯得異常痛快,“我們做了怎么樣我要找你好好聊聊時,你擺著你的姿態,我也只能采用其它手段了。他頭不舒服,做完后暈倒了,所以安心你的老公,我了。”

給她一把槍,她能立刻蹦了這個女人

樂修筠蹦緊了唇,看著王楠,看看安心,然后松了手,說了一句話:“你打,我絕不再攔。只要不把她打死,一切后果我替你擔著。”朝后退兩步,為她們騰空間。

巴掌如雨點而至。因為安心正在氣頭,所以力道自然不可能小,與她廝打在一起,什么也不用顧忌,只需要來泄火夠了。可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安心的頭發亂了,衣服也被扯了。

最手王楠扯到了桌的一個花瓶要砸向安心時,樂修筠奪了下來,把王楠拎起來扔了出去,瓶子朝地一扔,正巧砸在王楠的腳邊處,低低的聲音像要撕裂她一般,“王楠,你若是還想在娛樂圈里混,你他媽趕緊給我消失你若是還有一點做人的廉恥,你從哪兒來滾到哪兒去”

“樂修筠,你算哪根蔥,我是要高希凡,怎么樣”王楠也已經打到了興頭,怎么會走,哪怕是身的衣服被安心扯得根本摭不住春光,她也要撕一回

安心已經氣得半句話都說不出來,感覺全身的血液都在往腦子面跑,怒氣攻心,全身繃得死緊,眼底深處涌躍著千軍萬馬的狠勁兒

樂修筠一雙手抱著她,依舊是控制著在。

“你要是再敢動一下手,可別怪我動手了”這個女人也是刷新了樂修筠對女人的所有認知。

王楠嘴一咧,大跨步往前,拿起桌子的雜志,不由分說的往安心的臉砸了去,“我動手了,我是打了,你能把我怎么樣”

雜志當然沒有落到安心的臉,被突然竄過來的男人一把擋住,然后他想也沒想的反手一扔,反彈到了王楠的身。

粗嘎的聲音響來,“怎么回事”

他昏脹酸痛的腦袋,昏昏欲睡,全身酸軟無力,擁個雜志都讓他晃了兩晃,低頭全身赤果的,只有腰間一條**。抬頭安心正被一男人抱著,那眸色,似要殺人。

他抬手都沒有力氣,用了很大的勁把樂修筠給撥開,沙啞著聲音,“安心”

樂修筠一松,安心一個箭步前,長腿在空劃出一個漂亮的弧度,一聲利呵,一記狠重的重踹,王楠撲通一下倒了下去,當場昏迷。高希凡看著倒地的王楠,又瞄了瞄這房間里的現狀心里已經明白了怎么回事。

頓時臉色一白,睡意再次襲來。

:

第650章 番外059:我嫌臟

高希凡去洗胃,五顆安眠藥。手機端

若不是高希凡有吃安眠藥的過史,途絕對醒不了。五顆雖說是死不了,但是也能讓人昏睡好久,精神恍惚一陣子。

安心沿著醫院外的大空地,跑了三十圈,足有一萬五千米。跑完后直接倒在了地,樂修筠走過去,坐她旁邊,也沒有說話。

安心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心里面的那個翻滾依舊沒有消下去。只要一靜下來,腦子里能浮現出推開門房看到的那一幕,高希凡半身沒有蓋,而王楠小鳥依人的躺在他的胸口,兩人互相抱著,兩腿交纏。

她受不了。

她要瘋。

伸手抓住了樂修筠的胳膊,沉聲:“你把我打暈。”腦子里面在嗡嗡的響,好像這個世界都在旋轉,又好像天踏,暗無邊跡。她不想面對。

這空地光線也很暗,她滿臉的汗,黑發搭在臉的邊側,也濕了。脖子還有被抓的痕跡,眼晴很紅,那種干澀得紅,她抓著他的手腕很緊,用的力道很大。

樂修筠忽然覺得這女人只用了一根筋在強撐著她,感覺到她的世界在一點點的崩塌

“安心。”他輕喚一句,然后

砰。

那女人的頭驀然朝他碰來,非常大的力,碰得他眼冒金星,而她已經倒了下去,倒前還喃喃了一句,“終于可以睡了”

被電話吵醒,安心摸著手機,劃開。

對方說了一句話,安心從床坐起來,頭很暈,“媽,你們現在要走么”

“”

“對不起,你們這次來我都沒能好好陪陪你們。”

“”

“高希傷勢加重,我也”

“”

“好,到時候在蘇昀的婚禮見,拜。”

現在時間是凌晨一點四十五分,她在病房里。房間很昏暗,光線很適合睡眠,她也沒有睡多久,不過一個多小時而已碰向樂修筠那一下子有點狠,導致現在腦門都還是疼的。

手機里的那條短信已經不在,倒是有樂修筠在半個小時前發來的一條,有需要幫忙的盡管提,我這人嘴賤慣了,希望不要給你造成任何困擾。

看到這條短信,她其實是想笑的,可僵硬的臉龐硬是扯不出一絲的笑容。

五分鐘后,下床。

在走道外正好碰到一名夜巡的護士,看到她臉立刻堆滿了笑,“夫人,您怎么樣”

安心搖遙頭,表示很好。

“您是要去找高哥么我帶您去。”

安心沒有拒絕也沒有點頭,那護士已經拉著她的胳膊到了先前高希凡住的那間病房。屋里的藥水味很淡,更多的是花香的清香,淡淡的味道與藥水味相沖,和,倒也不難聞。

安心站在屋子央,看著床深睡的人,對著要出去的護士道:“你去把窗戶打開。”

“哦。”護士跑去把窗簾拉開,開窗戶,然后打著哈欠出去。

安心跑過去摁開了燈,房間燦亮。她慢慢朝床邊走,他側彎軀著身子,額頭的紗布還在,新的,一看知是剛剛換的。頭發斜斜的掉下來,遮住了他的一些眉眼,只是這樣越發顯得他鼻梁的高挺,恰到好處的薄唇。

勁瘦的身體在病服下隱藏著,喉結很性感,安心和他在親熱時,最喜歡的是用指頭輕輕的磨擦他的喉結,她喜歡逗得他情難自禁,然后狠狠的吻她。

被子只蓋到了胸膛,胳膊在外,袖口朝卷了卷,手腕很白,那種不健康的白。

安心越往近走一分,心里便沉痛一分,有如刀割。

她的男人,她愛的男人,她孩子的爸爸,被她親撞見和另一個女人那樣親密的在床他們到底有沒有做過,她這會兒已經沒有那個理智去想。只是想到那幅照片,想到推開門看到的那情形,她的血液在奔騰

她沒有辦法去接受。

有別的女人躺著專屬于她的地方,他的臂擱在別的女人的腰。

高玉言夢到有人搶了他的棒棒糖之后,很氣氛的醒了。揉著眼晴撅著嘴巴,很不爽的。更讓他不爽的是,妹妹怎么又跑到他的床來了哼,一點都不知道獨立

把她的小腿從自己的身拿開,好餓呀,想喝奶。

坐起來,迷迷糊糊的看到前面有一個人,他揉了揉眼晴,奶聲奶氣的,“你是誰啊是阿姨嗎言言餓。”

軟綿綿的嗓音。

前面的人走過來,捏著他的小鼻頭,“小東西,看清楚我是誰”

“媽媽”高玉言一下子蹦了起來抱著安心的脖子,很興奮的,“媽媽,你怎么在這里你又要班了么”

“不,媽媽放假了。噓,小點聲,不要把妹妹吵醒,媽媽抱你去沖奶粉。”

“好。”

輕手輕腳的出了房間,到廚房。因為有孩子,所以時刻都備放著開水。沖好后,兒子抱著喝,很迫不及待的,安心把他抱到沙發,拿大毯巾把生肉人都包了起來。

“寶貝,好不好喝”

兒子倒在他的胳膊,很心滿意足的,吸奶時,臉頰鼓起來,看著胖嘟嘟的,可愛死了。他的五官神韻長得很像高希凡,可性格卻像極了安心。

“好喝。”把奶嘴從嘴里拿出來,說了這兩個字,又塞了進去。

安心看著兒子的臉,忽然難過起來,悲傷的不能自已,眼淚在眼眶里面翻滾。她不想在孩子面前哭,把他放在沙發,沖到了樓下的洗手間。

手襯在洗浴臺子,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掉,啪嗒啪嗒

十分鐘后,穩定好自己的情緒后,出來。兒子已經倒在沙發睡著,奶瓶掉到了地。撿起來,放在桌子,把兒子抱回房間。

這一夜無眠。

直到天要亮,她眼晴酸脹得厲害,便在女兒的床瞇了會兒。睡得迷迷糊糊時,感到孩子們在她的旁邊玩鬧,她含糊的說了句:“寶貝們,讓媽咪睡一會兒,你們下去玩。”

不過一會兒,便聽到開門的聲音,聽到孩子們喊爸爸

安心掀了掀眼皮子,然后繼續昏睡。

睡到午十點,醒了,眼晴是腫的,可也睡不著了。窗戶打開著,樓下很靜很靜,連絲風聲都沒有。

孩子們呢

她起床,因為沒有休息好,所以整個人都是軟綿綿的。開門出去,叫了傭人阿姨問孩子去哪兒了。她回:“少爺把小小姐和小少爺送去了老爺那邊,反正也快過年”

安心皺了皺眉。

“還有夫人,今天是我們最后一天班了。”

“好,你等一下。”她回到房里,拿了兩疊錢出來,交到她的手,“這當是紅包了,你給其它的人發一下。如果沒有太大的事的話,你們現在可以回家休息,辛苦大家了。”

“不辛苦不辛苦,夫人。我給您燉一鍋湯,然后回家收拾我的家。”

“好。”

安心回房,在浴缸里放滿水,找衣服。還沒有躺進去時,他進來了,帶進了外面的涼風,頭的疤還在,臉色依舊不好。安心的衣已經脫了一半,看他進來,又穿了回去。

聲音小小的,很冷淡的:“我現在不想說任何話,你出去,我要洗澡。”

高希凡也穿了件薄薄的針織,幽色的目光落在她的臉,“我們一起洗。”

安心笑了,笑得很凄涼,“不了,我嫌臟。”

那滿滿的嫌惡之色讓高希凡的心尖一顫,一瞬間失去了竟不知說什么是好。

“安心,我知道”

“你不走,我走”安心打斷了他,拳頭緊握著,昔日明媚的眸子里此刻很多血絲,眼晴也腫著,眼神的情緒對他是滿滿的排斥。高希凡退了出去,他不得不退

站在陽臺吹著沁涼的風,腦子也是昏昏沉沉,胃里很不舒服,嘴里泛著苦味。他忽然想抽煙,可他是一個從不吸煙的人,家里面從來沒有這東西。于是只好繞回到廚房,喝了滿滿兩大杯水。

然后坐在沙發,紅紅的眼晴落向外面寬闊的草坪,桃花眼似被狂風吹過后的亂。薄薄的針織根本抵擋不住這冬日的寒冷,可他也絲毫不覺得冷。長腿交疊,氣息極其低迷。

昨日是市長李昌的秘書親自打電話給他,說市長在開了兩個小時的會議后,全身發軟,直冒冷汗,半昏半醒,高希凡趕緊趕了過去。李昌有三高,同時還有糖尿病腎衰竭的病,又因為身份的特殊,很少住院,怕有心之人篡了他的市長之位,對外也一直宣稱身體健康。

高希凡給他治病,也都是有保密協議的。

到達酒店,給他處理好后,便喝了一杯水,那杯水是秘書給的。當時的神態與語氣,高希凡幾乎能確定秘書不知道那水里有問題。喝下十分鐘后,他便覺得有問題。

去洗手間自己處理,嘔吐了一些,可是也無濟于事。于是讓服務員快速的給他開了一間房,進去之后,他確定他把門反鎖了。他連衣服都沒有來得及脫,陷入了昏睡。途聽到很吵鬧的聲音,意識清醒了些。一睜開眼看到王楠拿雜志要打安心,他飛撲過去。

然后看到自己身的穿著,和王楠身的穿著,再看安心的臉色,覺得事情麻煩了。

他是能確定他沒有和王楠發生關系,他深睡不醒,做不了。

只是安心,她信么

: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