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26節

“老不死的,嘴這么賤。還這么會歪解事實,娘的,等明天天一亮,我去警局會會她。不過”她沖著蘇昀一幅恨鐵不成鋼的樣子:“人家這么詆毀你,你不知道說一句,你是不是傻,這么慫”

“出事了有秦子琛給你擔著,你撒撒嬌他肯定給你擺平。最不濟,還有我呢我告訴你,那種老太太會欺負你這種軟柿子。”

蘇昀不語,以前她也像安心那樣,看不慣的必然要去說兩句,得罪她的她一定會反擊。后來有了蘇風后,不知怎的,懶得去動嘴,懶得去辯駁,好像很沒有必要。

慫么好,她認。

“氣死我了恨不得現在去會會那個老巫婆”安心氣得在沙發前亂轉,小臉還有面膜的精油,看起來油光返面,有點可愛、有點滑稽。蘇昀笑笑:“別生氣,沒必要真的。放寬心,真理遲早會昭告天下。”

“你心大,明天一早我去警局”

“好好好。你坐,給我說說你的緋聞。英國的頭版頭條哦。”這是蘇昀兩天前看到的消息,娛樂版頭條,男主角:韓呈,女主角:安心。她從手機隨意瞥了一眼,女主角戴著口罩,但是絕對是她

安心滿身戾氣一個子被人戳人一個口,戾氣消失。她倒在沙發:“這件事我還真不知道跟你說,反正我很無辜我在酒店呢,他不知道是怎么知道的,撞我了。并且我能脫離那個家,他可是個大功臣。”

蘇昀豎耳傾聽,興趣濃濃。

“好,咱倆關系這么好,我告訴你。”安心坐在地,背靠沙發,找了個舒服的位置,清道:“你知道的,我是單親家庭的孩子,爸爸死得早。然后我媽嫁給了一個英國人。在他們婚后第二年,那個男人因為在皇室子弟被綁架時以身救人并且擊殺恐怖分子,成了皇室的大功臣,因為我媽是國人,否則那男人早被封了公爵。反正是生活來了個大翻轉,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一旦有了權勢,開始對我指手畫腳,限制我很多東西,我一氣之下回景天市。很多年沒回去了,這不最近實在憋不住,凍了我的銀行卡,要我回去結婚。”

蘇昀早想到了安心的家里家世顯赫,沒想到居然與皇室關系密切。

“那韓呈是怎么幫你的”

安心沉思了會兒,眼眸微垂,卷翹的睫毛擋住了她眼里的思緒:“他騙我父母他們,他是我男朋友。”

蘇昀:“你父母權勢大,難道不會查么”畢竟韓呈已婚啊。

“當然查了,國際名模,未婚。”

什么韓呈未婚,可韓小蕎都這么大了莫非韓呈和秦子琛的姐姐沒有領證么

“要不然,我現在還被他們囚禁著在。”

蘇昀柔了聲:“安心,無論韓呈有沒有結婚,他孩子都這么大了,你”

“放心我不會和他怎么樣,都已經過去了。我不會介入別人家庭,我有分寸。”安心說著,唇邊勾起一抹笑容,有酸澀有釋然。燈光明亮,傾酒在她的臉,明媚如玉,耀眼傾城。

:

第120章 :你沒有打過人么?(一)

是夜。 城市的姹紫嫣紅把夜空撐起一片浮夸的絢亂,萬家燈火輝煌。街頭行人幢幢,清風徐徐。燈光虛射,打在車里,秦子琛俊美的臉隱在沒色里,晦澀不明。隱約能看到立體的精致五官。

韓小蕎嘰嘰喳喳的講著這幾天發生的趣事,奶聲奶氣,稚嫩迷人。男人的臉偶爾浮起一絲寵溺的笑來

去餐廳吃飯,隨韓小蕎點。秦子琛去洗手間,挺撥的身材惹得餐廳數人的注目,傾慕不已。洗完手,他靠在洗手間外面的走道里,手指劃開手機,找到那個熟悉的號碼撥出去,依然打不通。

薄唇微抿,氣息冷冽。轉身,腳步未移,他前方不到一米的距離,站著一個身材纖細的女子,穿著得體未露一分不該露的肉,卻有一種風情萬種的感覺。一頭長發一瀉而下,醉眼迷離,望著他唇邊微微勾起,嫵媚、性敢。

他皺了一下眉,抬腿繞過,從她身側繞過。

走了沒兩步,身后傳來一道男性淫邪的笑聲:“哎喲,這兒哪里的漂亮女人喝醉了走跟哥走,哥帶你去休息。”

女人全身軟綿,咕嚕一句,“走開。”揮舞著手臂,那幅媚態卻愈發勾人。

男人的體內都有一種征服欲,面對的無論是女人抑或是動物。在男人看來,這種撓癢癢的動作是欲拒還休,男人瞬間打橫抱起來,帶著酒氣的口風噴在她的臉:“嘖嘖,我喜歡你這種性敢的女人,跟哥走”抱在懷里真是軟啊

秦子琛深眸一沉,轉身朝里走去俊美的臉,陰霾一片伸出兩根修長的手指頭揪著男人的衣領,往外一帶啪,男人瞬間撞在旁邊的墻壁,同時扔了懷里的女人。

秦子琛眼明手快的接過,抱起她,出去。

懷里的女人睜開迷蒙的雙眼,看到男人精致的下巴,紅唇一笑,盡顯癡迷:“秦總,子琛子琛”那么刻骨的名字像是融進了她的血脈里,烙燙、痛苦。

他不愛她、卻愛一個處處不如她的女人。

胡沁伸手軟綿的手圈他的脖子,絕美的臉擱在他的頸窩處,喃喃低語:“你為什么不愛我我沒有好家世,可是我用我自己的努力,拼命的想要配得你,子琛蘇昀她有什么好”

蘇昀,驀然聽到這個名字,秦子琛目光一冷。腳步一頓,不過剎那間又抱著她出去,韓小蕎已經點好了餐,等著舅舅出來一起吃。一扭頭發現舅舅抱著一個女人,好像很親密的樣子。

肯定不是蘇阿姨,蘇阿姨她瘦,小家伙有點不高興。

“舅舅,你不要抱她,蘇阿姨會不高興的。”韓小蕎鼓起腮幫子,奶兮兮的說。

秦子琛頷首,目光從她的臉移到李利身:“鑰匙給我,一會兒你帶小蕎打車回去。”

李利連忙答應,認識這姑娘,秦總手下的得力秘書。秦子琛接過鑰匙,大堂經理跑了過來,看著秦總抱著一個女人,應該是有需要。

“秦總,需要開一間房么”

“嗯。”簡短的回答,從鼻腔里哼出來,帶著壓迫。

秦子琛一路抱著胡沁從大堂穿過去到電梯,大堂經理走在前面,電梯升到了20樓,開了間豪華套房。因為是秦總的朋友嘛,肯定不敢帶怠慢。秦子琛把胡沁丟在床,胡沁像一塊黏皮糖抱著他的脖子不撒手。

嬌媚的語氣,讓人**:“子琛,留下來,子琛”

秦子琛大力的扯下她的胳膊,拉起被子給她蓋,出門,沒有一絲猶豫從頭到尾也沒說一句話

屋里胡沁看著修長的身影消失在她的視線里,眼角滑下兩行清淚來,滲入發絲里,冰涼剔骨。不愛一個人,當真能如此殘酷么多說一句話都不想,給一分的溫存也不愿。

如果今晚是蘇昀,他又會怎么樣呢

眸醉態迷離,閉眼晴,卷翹的睫毛在微微顫抖。

秦子琛沒有去餐廳,直接去了停車場,車。出彎拐彎利落而流暢,紅燈時他習慣性的把檔推向空檔位,忽然想起了她的話:建議你家總裁把自動檔的換成手動檔

黑眸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劃過,似乎浮現了她踩油門打方向盤干脆樣兒。

二十分鐘后,看著眼前燈火通明的車行,他有絲恍惚

窗外銷售人員的呼叫讓他回神,這塊地是車行的地盤,只要有人把車停在車里,那么算買車也要把人叫來看看,或許一動心動心了呢。

秦子琛下車,高挑的身材冷冽的氣質,奪人出眾,一股矜貴優雅的氣息撲面而來。銷售人員明白,來了一頭大肥羊,熱情招呼,悉心介紹每款車子的性能、性價。

秦子琛最后選了輛蒙迪歐頂配,小巧玲瓏的剔透白,應該很適合她,價錢她應該也能接受。付了錢,他吩咐銷售人員,明天把車開到秦氏大樓。一說到秦氏大樓,眾人才知道這人是秦氏總裁,怪不得有些眼熟。

怪不得,如此耀眼。

秦子琛把車直接開向了戀湖小區,他進去過無數次,保安沒有攔他,樓。

敲門,才敲了一下,門立即被打開好像里面的人等待多時,等著敲門聲響起。孟墨欣喜的眼神被他盡收眼底,秦子琛一愣,瞬間便回過神來:“讓你失望了,是我。”

孟墨情緒轉變也極快,一笑:“無妨,雖然有點失望,但也很高興見到你,請進。”一句請進,清晰而禮貌,有一種主人的姿態。秦子琛眉頭皺了皺,沒說什么,進去。

屋里空蕩蕩的,只有客廳的一盞明燈亮著,桌子擺著還未拆封的外賣。

秦子琛勾唇,眸底被睫毛摭蓋的看不出情緒:“若我沒記錯,你們還不是男女關系。”她不在,他這么堂而皇之的在她家。

孟墨從冰箱里拿出兩瓶啤酒,又拿來兩個碗,席地而坐,打開外賣,香氣飄來。烏絲面,給兩人一人盛了一碗:“來吃點,胃不好,不能餓。”

秦子琛看著那面,沒說話,墨色的眸子印在光滑的地板,深深淺淺,道不出的意味。

孟墨自顧自的道:“我可以是她的哥哥,她的朋友,甚至她的丈夫。”他扭頭,看著秦子琛,眸底強硬對峙

秦子琛握著啤酒的手,猛的一使勁,易拉罐陷下去一個坑,墨眸與他對視,不急不緩,有一種不容忽視的倨傲

“孟墨,對于蘇昀我勢在必得你若是要從**,我不介意。有時候的確是需要外來的情感來促進我們感情的發展。”他起身,手里依然拿著那罐啤酒。

孟墨沒動,還是盤著腿,眸眼一笑,邪氣爬唇角:“是么拭目以待若她選擇和你在一起,我祝福她。若她不愿意,別**她。”別**她他說得很輕松,可心里卻如萬只螞蟻在啃噬著他。

秦子琛深隧的目光落在他的臉,似乎想看出點什么,可孟墨淺淡的笑一直在,完美帥氣他轉身離開。

走到門口,孟墨道:“她很久沒有回來,我想這屋子她不可能再來,應該是出去租房子住了。”

秦子琛頓了一下,下樓。

孟墨又重新吃著面,吃了兩口,便扔掉了垃圾桶,很難吃,遠沒有肉絲面的一半好吃。

秦子琛坐在車里,打了一個電話出去“幫我查查蘇昀現在住哪兒在哪兒租房”

啟動車子,離開。

五分鐘后,電話打來,秦子琛接通。

“秦總,同名同姓的蘇昀倒是有幾個,但是沒有一個是你找的。可能是房東沒有把房客信息傳到公安部門,也有可能是借用別人的證件租的。”

:

第121章 :你沒有打過人么?(二)

秦子琛放下電話,眸底有一種連夜色都掩蓋不了的鋒芒

“查安心”

“是。”

兩分鐘后,電話繼續打來,“秦總,安心有兩處房,一處是買的在戀湖小區,還有一處是租的,在東方明珠城。”

東方明珠城秦子琛瞳孔一瞇,放下電話,踩油門離開。

翌日。

蘇昀早早醒來,在小區樓下跑了一圈,順便買了早餐,來時安心在刷牙,眼晴還是閉著,看起來很疲憊的樣子。

“困了你繼續睡,這剛剛回來,時差肯定還沒倒過來。”

安心一聽,白了她一眼:“那不行,我得去警局,我得去收拾老太太。”

蘇昀笑了笑,去房間看蘇風,他還在睡。原本**的臉蛋,現在也快成黑炭,五官輪廓卻愈發的清明。俯身吻了下,蓋好被子,關掉空調。大清早,很涼爽,不用開空調了。

和安心吃完早餐,下樓。

蘇昀:“我和你一起去,順便給咱兒子近報一個興趣班。”其實她怕安心在警局鬧,被警察扣起來不好了。

安心點頭,“我來開車,你坐旁邊。”

蘇昀不太敢讓安心開車,但是讓她練練技術也是好的,畢竟有她這個老手坐在旁邊。車子一出小區,蘇昀后悔了。

一頭亂竄,毫無章法,好在知道不闖紅綠燈,好在現在才六點出頭,街沒什么人。

安心洋洋得意:“按照我的車技我應該買個跑車,頂棚打開,讓風吹著,這樣才爽”

蘇昀:“你到底騙了你父母多少錢”一會兒要買房子,一會兒要買跑車的,暴發戶樣兒。

“不多不多,也兩千萬美金而已。”

蘇昀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嗆死,兩千萬美金還不多都超一億人民幣了

“哎,他們有錢救濟一下我這窮人有啥不行的你缺錢么缺的話告訴我。你那房子租太不劃算了,真他媽貴。干脆我給你買下來”

蘇昀瞪她:“別那些錢,你還是留著以備不時之需。”

安心笑笑,沒再說話。真是個死腦筋,她一出手豈止兩千萬美金反正他們有錢,心甘情愿給她,她為何不接。她只是不想看蘇昀那么辛苦,算她不班了,她卡里的錢,也夠兩人花到死,又不買飛機買坦克。

警局。

因為當事人來見老太太,警員立刻應允。前幾天孟氏的總裁還不讓,這不,當事人親自送門來了。

老太太被關了幾天,瘦了,衣服亂七八遭,頭發蓬松,白頭發也出來。安心碰了碰蘇昀,恨鐵不成鋼:“這樣的一半身子已經進棺材的老太太,你居然都干不過她,你白活了。”

蘇昀不語。

倒是老太太一見到蘇昀,便激動起來,一下子撲過來,連打帶踢。

“賤女人,你還敢來有本事,你讓他們殺了我你個惡毒的女人,還把我”或許是關了幾天,備感委屈,說著哭了起來。安心拽著她拍打蘇昀的手腕。

“老太太,嘴巴給我放干凈點什么種長什么秧,你有今日,都是你作的給我老實點”

老太太有點被唬住但也只是一瞬間,下一秒揚起巴掌,狠狠一巴掌煽到安心的臉,這只手撕向了她的衣服。安心的裙子被撕破,順著胳膊往下滑。

不得了了,一警察看到如此,連忙打電話給秦子琛,他要找的人,快被人欺負啦。

“你是哪根蔥我老太婆說話,哪有你說話的份給我滾遠點”老太婆指著安心,惡恨恨的道安心的暴脾氣霎時被激發,怒氣橫生

蘇昀擋住了她,秀氣的臉直視著老太太:“那我有說話的份兒老太太,我念你年紀大了,一直忍讓,沒成想你變本加歷你兒子,那是強j,我票他他又算哪根蔥”

怒氣從心底迸發,別人傷害她行,但是別妄想對她的朋友動一根手指頭纖細的背筆挺有韌勁,居高臨下的看著老太太安心見她這樣,坐在凳子,一手捂著被撕碎的衣服,防止下滑,看戲。雖然很生氣,但是不急,培養一下蘇昀的脾氣。

并攔下想要插手的警員。

老太太滿是皺紋的臉憤怒鄹起:“你是只賤人,我兒子品學端正,糟蹋她你開什么玩笑是你勾引的我要為我兒子報仇”說著又想巴掌,巴掌未落,蘇昀扣住了她的手腕

畢竟年輕,力氣她要大。

“老太太,你兒子是被你害的。我一害容忍,你卻胡編亂造,辱我名聲,打我朋友。你若是再敢動一根手指頭,也別怪我不尊老愛幼,還手了”

“還手你還敢還手臭婆娘,你要是我的親戚,我早打死你了。不好好做人,勾搭良小孩,末了還要倒打一耙”越說越激動,直接腳踹

蘇昀連看都沒看,直接抬腿,踢向她的膝蓋快準狠今天她的穿的是高跟鞋,鞋底硬,由于是正面下手,所以,老太太腿崩得直直的,又尖酸酸的疼,后退幾步,幾乎站立不穩

沒有人扶她,她身后的警察往旁邊讓了下,以防她跌倒撞在自己的身。她被關時,沒少對警員說些難聽的話。

“啊啊啊,我的腿,我的腿”老太太扶著膝蓋,直叫喚。其實蘇昀沒有下多重的手,畢竟年紀大了,她控制住了力道。老太太一屁股坐在地,開始一哭二鬧差吊,她的老戲碼

老太太身體好,是臉看起來很花都,這點疼她是能扛的,可她不想扛

“打人了啊,打老太婆了啊你們,你們要給你做主啊,把她關起來,關起來,讓她坐牢”

蘇昀冷笑:“老太太,你簡直不配為人母”

“臭婆,我撕了你的嘴,啊啊我的腿”眼看著沒幫她,老太太掙扎著爬起來,發狠了舉起一把椅子,照著蘇昀砸過去,很是利落蘇昀還沒來得及避讓,一個健碩有力的手臂抱住她,往旁邊一退

椅子擊了他的胳膊,他的身子朝前一撞,顯些跌倒,蘇昀連忙抱住他,他奪人的幽香滲入她的鼻腔,俊美的臉壓向她。

有溫熱的液體沾到了手掌,她一看,是血心底一瞬間,氣血翻涌推開男人,走到老太太面前,扣住她的手腕,使勁朝后一推老太太一屁股坐在地,頭撞向了后面的墻壁

“你為老不尊,數次動手傷人,簡直可惡老太太,你若再敢動手,我絕不饒你”她看著老太太,紅唇勾起,第一次安心在蘇昀身看到了氣勢。

似那種細水長流的清冽,罩著她嬌小的身子,脊背筆直,傲然出塵

老太太被打得有些蒙,吶吶的說不出話來。又或許是被欺負了幾天的女人,突然反擊了,她一時反應不過來。

警員前關心男人的傷勢,男人掃了眼老太太,“繼續關我不松口,絕不放人”

“是”

秦子琛轉身去拉安心,大大的掌心握著她的,竟發現她的手在發顫,他低頭看向她有點發紅的小臉:“第一次對別人動手么”

蘇昀弱弱的點點頭,剛剛的氣勢一點都看不見,在秦子琛的面前,像極一頭小綿羊。安心氣得直搖頭,蘇昀你個扶不起的阿斗。跟著秦子琛一起來的人,遞給她一件外套,她道了聲謝,披。

“是你打人,你臉紅什么”秦子琛把她往出帶,一邊問,緊繃的臉頰有一絲察不可查的溫柔。

“她畢竟年紀大總是不好。”

輕輕柔柔的嗓音從唇里吐出來,像是隔了一個世紀終于又飄進他的耳朵里,體內一緊,異樣的涌動襲來。

他挑起她的下巴,薄涼的吻印在她的唇,一觸即放,語氣低沉醇厚:“她不是老人,是一個市井惡棍。相信很多人都吃過她的虧,忍受過她的毒嘴,總該有人出面教訓她。不怕,下次碰到這類人,直接出手你有任何事,我給你擔著,天踏下來,我給你頂著”

安心贊賞的點頭,和她心里想的一樣。這樣看來,秦子琛很貫著蘇昀啊,嗯嗯,不錯不錯她的別墅估計快要到手了。

蘇昀沒點頭也沒搖頭,別過頭,“秦總,讓李利送你去醫院,流了好多血。”

貼身的雪白襯衫,半白半嫣紅,被血染透,浸到了西裝褲里,縱是這樣卻也不顯半絲狼狽,依然帥氣逼人。

:

第122章 :想好理由來搪塞我了么(一)

李利正好把車開過來,秦子琛抓住蘇昀的肩膀,長臂一攬便把她推了進去,隨后自己又伕了來。 安心眼一瞪:這么明目張膽的在她面前搶人拉開副駕駛的門,去。

蘇昀看他受傷,便不好說什么。哪知他冷冽的聲音從耳旁滲來:“仔細想想你要以什么理由來回復我你現在的去向。”往后一靠,俊朗的臉隱在光線不明的車廂里。

蘇昀沒有想過,因為她沒想過解釋。胳膊有濕濕的感覺,她側頭看到自己的衣服沾著血。殷紅如火,浸梁了他整個手臂。蘇昀知道這條路離醫院,隔了好幾條街。

應該先止一下血,她看著前面的安心,她是學醫的。

“安心,你爬到后面來,給他止一下血。”

“不干老娘暈血。”

蘇昀:“”

安心頓了頓,從包里抽出一個東西甩給她,“給他貼,記著不要正貼著傷口,否則你會把他吸干”

蘇昀拿著一看,滿頭黑線,一片衛生棉。這個東西很吸水,她知道。試試試試,撕開,貼在他傷口的下沿。挺有效果,血水再沒往下流,衛生棉卻紅透了。

十五分鐘后,到達一醫院停車場。蘇昀把他扶下來,他整個剛硬的身軀壓在她的身,她踉蹌了幾步,他的手臂一瞬間伸過來,抱住了她的腰,灼燙的呼吸噴在她的耳垂。

“秦總,您能自己走么要不我叫李利來。”她抬頭,李利和安心離她五米遠的距離,兩個人都好整以暇的看著他們,完全沒有想要過來幫忙的意思。

“我失血過多,走不了。”

“那你手拿開,這樣抱著,不好走路。”退而求其次總行了。

這句話他到是聽進去了,雙手從好怕腰拿開,改攬住她的肩,健碩的胸膛貼在她的后背。路過垃圾桶時,蘇昀把衛生棉扯下來,丟進去。到達醫務室,蘇昀總算能好好喘口氣。醫生給秦子琛處理傷口,其它人避讓。

外面,安心靠著墻壁,視線如x光一樣掃在蘇昀的臉。

蘇昀:“你干嘛”

“我是想看看你這頭小綿羊到最后是怎么被他給一口吞下的,不錯嘛。秦子琛這種一不亂搞二有錢三有顏的絕世好男人,被你給搞到手了”

蘇昀嘆氣,沉默算了,她向來不是一個喜歡解釋的人。

“記著,那幾個剖腹產的病號前些天傷口有點發炎的跡象,你做一下筆記,她們目前還不能如期出院。”兩名護士從她們身邊經過,其一個高點的道。

“好的,高護士長。”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高護士長蘇昀一怔,高晴她沖安心說了句廁所,便跟了去。李利疑惑,也跟了去看到蘇昀找到那名護士長,兩人挺高興的變著,末了,護士長摸了一下蘇昀的肚子。

李利眼里一亮這下確定,蘇小姐肯定是有了現在應該可以和總裁說了不過蘇小,這臉色不太像是懷孕時的喜悅,皺著眉頭,有點苦惱樣,莫非她不想這個孩子

“那你什么時候想來了,隨時來找我。我媽那個人是閑不住,那天的事我也聽她說了,簡直太感謝你了。”高晴笑得溫,嫻婦樣兒。

蘇昀笑了笑:“沒什么,我也真的是沒照顧什么”

“蘇小姐真客套。不過打孩子,不是個好的選擇,人流很傷身體,你可要想好了。”

蘇昀低頭看了眼平坦的小腹,苦笑:“我想好了,改天我再來您。”

“好。”

秦子琛的傷口不算重,腫了,了些藥。然后又拿了些藥,回公司。安心去警局開自己的車,李利載二人去公司。

車,秦子琛黑眸暗沉,低頭問她:“想好理由來搪塞我了么”他抓過她的一只手,放在手里把玩著,細嫩的皮膚,指甲圓潤,骨節分明。

蘇昀縮了縮,卻被他抓得更緊了,索性隨他去。

“既然知道是搪塞,秦總有必要知道而且我也沒有想。”蘇昀老實說,也不在像以前那樣唯唯諾諾。秦子琛側眸,精致的眉眼劃過一絲似笑非笑。

把他拉到自己的懷里,低頭,唇封了去。蘇昀沒有反抗,任他吻著。他薄薄的唇,掠奪著她的芬芳。得不到回應,他退開,漆黑的眸緊掃著她:“怎么以這種方式來反抗我”

蘇昀咬唇,點了點頭,隨后一下子想到了什么,連忙搖頭。

“不我只是”

“被視頻嚇到了所以想遠離我我說了,天踏下來,有我給你頂著”他薄道,兩根修長的手指頭鉗了她小巧的下巴,目光深幽。

蘇昀沒有說話,算他說的是。

“你手機呢”

“掉了。”

秦子琛深隧的眸眼朝她看了看,單臂攬過她,抱住,沒再說話,也沒有動手動腳。

下車時,秦子琛習慣性的去拿外套,沒有,他轉頭掃向了李利。李利嘿嘿一笑:“給安小姐了,她不是”他聳聳肩,表示人家衣服被撕破了嘛。

秦子琛關車門,樓,淡漠的臉看不出任何表情來。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