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264節

郊外地區的四合院,去的時候唐承悅正躺在藤椅拿著一本書在看。看得太認真,都沒有發現自己的兒子來了,吳志用前去喊他。唐泉看著挺心酸的,曾經意氣風發的老爸,如今只能窩在這種地方。

神色也很憔悴,一瞬間老了很多,兩鬢也斑白。這外面也沒有暖氣,只有很薄的陽光傾灑著。在這冬天里,那又能起到什么保暖的作用。

“唐先生,您看誰來啦。”吳志用叫到第二聲時,唐承悅才回過神來。

唐承悅把書拿下來,沖吳志用很友好的笑了下,然后看向那頭,看到了盯著他看的唐泉。

他一下子站起來,也看著唐泉,眸千言萬語,復雜沉沉。

有思念,有愧疚,有詢問那一個眼神里夾著很多很多的東西。

到了最后,也只化為了一句,“來啦,到屋里坐。一會兒我讓李嬸炒幾個你愛吃的菜,走,進屋。”轉身,眼晴濕潤。

他這一生,若是出個自傳的話,起碼要下三本。

經歷過很多很多事情,說不完,同時也道不出。

年輕、年時,風光無限。

偏偏到老了,落得個這么一個下場。而且他還無能為力,無法把女兒保釋出來,也沒有辦法讓妻子回歸到正常,唯一讓他感到欣慰的是,這個兒子,還健康平安。

可是,他也才21歲,還是個學的孩子。

還很小,還沒有進入社會,還不懂社會的殘酷,沒有人教他,日后他該怎么在社會立足。更何況還頂著唐承悅這么大一個丑聞,人家不會給好他穿小鞋嗎。

唐承悅揉了揉眼眶,進屋。

進屋后,天志用扯了一個理由出去,讓唐承悅父子二人在這里好好說說話。

“爸。”唐泉倒了一杯熱水來,放在唐承悅的前面,心里很沉重,“這屋里也沒有暖氣,這么冷的天,受得了嗎”

唐承悅拿過水杯,撥在手心里沒有喝,慈愛的看著唐泉,“坐,不要站著。怎么受不了,這里的人屋里都是沒有暖氣的,你看大家不都是活的好好的么而且我發現,自從不吹空調后,我這身子骨舒服多了。”

唐承悅在這半年里老了很多,臉多了許多皺紋。少了唐總裁的凌厲與深沉,也是一個平凡老人的蒼桑。其實唐承悅也不老,今年也才50多歲而已,可偏偏已經讓人感覺他已經六十多了。

唐泉沒有說什么,坐在他的旁邊,兩個人都在沉默。

原本他們父子間的感情,也不怎么好。一個提供錢,一個負責花,在家里也幾乎沒有談過心最多的時候也是在唐泉從警局里出來以后,他訓斥幾句。

惱火了扣唐泉的零花錢。

但是這對唐泉來說,算得了什么。

爸爸不給,他沖范以煙撒撒嬌,錢也到手了。

到了現在兩人這么安靜的坐著,竟然發現,找不到任何話題來講。

氣氛很尷尬。

唐泉在努力的找著話題,看到窗外院子里的那些花,一片紅火的樣子,問:“爸,那是什么花,好漂亮,而且在這個季節開得這么艷。”

唐承悅也暗暗松了一口氣,像是終于知道該說些什么。

“一串紅,漂亮嗎”

“漂亮。”唐泉朝門口走了走,發現那些小小的植物種在庭院心處,一小片,火魅如朱砂,相當的妖嬈。腦子里不期然的想起了一個風情萬種的老女人來。

道:“走的時候,我能不能帶幾盆回去”

唐承悅下瞄了他一眼,忽而笑道:“你這小子會養花,你不把他給我養死。怎么你這是看你們學校哪個學妹了想追人家”

“不是。是覺得,很漂亮,想養。”

“得,你搬,你想搬多少搬多少,但是一定要精心去呵護它,不要沒兩天死了。”

“是爸爸,我一定會好好養的。”

因為花,把父子倆的話匣子才算真正打開,兩人又聊了很多,最后不知怎么的說到月頭來一說起唐月,唐承悅心里頭有如針扎,痛苦萬分,臉色皆變。

他的女兒。

現在正在監獄里,不知道會受什么苦。

“兒子,帶爸爸去看看她。子不教,父之過,是我的疏忽把她變成了這樣,我對不起你們,對不起這個家,帶我去見見她。”

:

第688章 番外096:唐泉彎腰,沖她甜甜一笑

見唐月是在第二天的午。

在戒毒所。

目前還算有個人樣,畢竟才過去了半年。

一看到唐承悅,她連一句爸都沒有喊,嚎啕大哭,她要出來,不想在這個地方呆下去。

唐承悅一個大男人,眼淚也沒有忍住。

唐泉看不下去了,便出來。

然后和一個認識的小警察聊起天來,說到了唐月。那警察直搖頭,說是唐月一次裝病去醫院,然后和人接應,又一次吸了毒。說唐月在這里頭是最難管教的那一個。

脾氣來了,誰都打。

可是這是什么地方,誰會讓著她。再說她又是個瘦不拉唄的女的,誰打不過她。

在唐月和人撕拼過幾次以后,戒毒所管理人員沒有辦法,給她獨自弄了一間房。唐月的活動地點有兩個,這里,還有監獄。脾氣非常偏執,和誰都不合群,警察們哪一個她都罵過。

唐泉皺了眉。

心疼的同時,又氣憤。

被寵壞的女人,腦子里面都是漿糊,分不清局勢,掂不清自己幾斤幾兩重,很悲哀。

唐承悅從戒毒所出來,哭成了個淚人。兩鬢斑白,看著,像極了風燭殘年的老人,那幅枯朽的身軀,更是搖扔搖欲墜。

唐泉連忙扶著,抱在懷里。

第一次一個大男人在他的面前哭,還是他的父親,心里那個疼,撕心裂肺。

唐月想出來,那自然是不可能。

唐泉能做的也只能是想方設法的,讓看管她的警察們,對她好一點,不要和她一般見識。照唐月那個性子,可能哪一天死在里面,都是極有可能的。

沒有把爸爸送回去,帶他去了唐月還沒有賣的那間別墅里。

唐泉早把傭人給辭退,所以吃的只能自己買。

唐承悅坐在沙發,情緒很低落,晚飯也沒有吃,只對唐泉說了一句話,“去把你媽媽接來,我們一起過個年。”

然后開始發呆,呆發夠了,樓休息。

唐泉的心情也低到了塵埃里。

但是他還要出去,父親才來這里,他的一切生活用品都沒有,明天若是把母親也接來,也要買她的。于是只有開著車出去買。

要過年了超市里人滿為患,都是瘋狂購物的。

收銀臺處都排了長長的一隊,唐泉對這個不太有耐心,排隊估計都要一個小時,于是出去。

驚鴻一瞥間,好像看到了一個人。

他又倒回去。

一男人穿著黑色的長款羽絨服,俊美無濤的模樣,推著小推車,旁邊跟著一個女人。那女人長得駁有幾分姿色,戴著頂厚厚的毛線帽,兩人雖說沒有手拉手,但那氣氛很親昵。

一起在名酒區晃蕩。

購物車里也裝了很多東西,都是一些生活用品。

唐泉挑了挑眉,若是沒有記錯的話,這男人貌似在追胡沁,現在又和另外一個女人攪在一塊兒。

他咳了聲,大搖大擺的走過去。

許弘汕發現了他,那表情,駁為微妙。

“hi,好巧,在這里碰到你們。”唐泉率先打招呼,笑得很燦爛。

“他是”那女人問。

許弘汕:“你好。”然后對女人介紹,“這是我朋友的弟弟。”

朋友

唐泉在心里冷笑了幾分,壓根不敢說是誰,只說是朋友

“哦,你好。”女人倒是很客氣,一笑起來有兩個小小的酒窩,給她這個人加了不少的分數。

“你好。許先生跟我姐姐倒是很不錯的朋友”唐泉補了句,這話他相信,那女人能懂。

女人果然神色微變,看了眼許弘汕。

從超市出來,唐泉又不爽了。

照理許弘汕這樣腳踏兩條船,對他來說,是相信用利的。可他依然很替胡沁那女人不值看你對一個什么樣的破男人有好感,人家也不把你當回事。

各大超市和商場都是人,很吵鬧,人擠人,唐泉很討厭這種狀態。

想來想去,去了檀香苑。

那里是高檔小區,里面的小超市肯定沒什么人,買一些生活用品也是可以的。

想著便開車過了去。

到達小區。

想到了今天在爸爸那里拿回來的花,還在后備箱放著呢,于是拿了去。門是密碼鎖,這是后來唐泉住進來換的,他很討厭身老是揣著鑰匙,用密碼多好,只要電子系統不壞,只要他沒有忘。

不過應該也不會忘的,因為這個密碼是胡沁的生日。

當時設置的時候,他想了好半天想不到弄什么密碼好,便問胡沁什么時間過生日,便用了。

一進去,聽到她銀鈴般的笑聲,和輕松愉悅的話。

“那老師打你了嗎這么多年沒有見,你還是這么的調皮”在聊視頻,坐在沙發,頭還戴著浴帽,身穿著淺綠色的睡衣,整個人呈現出一種很慵懶 的性感。

唐泉不自覺的笑了下。

真美。

養眼。

在外面看到那么多的女人,發現還是這個老女人舒服,哪兒哪兒看的都舒服。

胡沁見他走過來,匆匆結束視訊,關電腦。

“你手里拿的什么”

“花。”

不知是不是在放在車里放久了,花葉有些焉,需要趕緊養起來。這是用紙包著的,里面有泥土,唐泉把它放在鞋柜子旁,問胡沁,“好不好看”

“還行。”胡沁朝近走了點,低頭瞄了眼,開得非常漂亮,小小的葉子,有點焉也不影響它的美觀。

“家里有花盆嗎”

“我又不養花,怎么可能會有。還有你拿回來,誰養”

“我養。”

胡沁挑眉,“不是說好,你一個禮拜回來一次”

“對啊,我一個回來照顧它一次,然后你隔三差五的給它澆澆水,不行嗎讓家里多一點紅,多好看,有點民情趣ok”

胡沁唇一張還想說什么,唐泉又道:“別說了,快去換衣服,和我一起下樓挑幾個花盆來,我這可是好不容易從郊區帶來的,非常難得的品種。”

“唐”

“姐姐,快去。”唐泉彎腰,沖她甜甜一笑。

胡沁的目光落在他的臉,有好幾秒。

然后轉身,去了臥室換衣服。

到小區外面,胡沁覺得她是瘋了。

這么清冷的夜晚,跑到外面來為了買幾個花盆。

她幽怨的看了眼唐泉,那個嫵媚的眼晴,配那個表情,讓唐泉的骨頭都酥了。

“姐姐,這不能怪我,我以為小區里面有賣花盆的,沒想到人家沒有。旁邊的花市里有,我們去看看,買了走,好不好”唐泉對胡沁的稱呼有三個,姐姐,老女人,大媽。

心情好的時候是姐姐,不太生氣時是老女人,很生氣時是大媽。

胡沁嘆了口氣。

只得去。

花市,夜市,胡沁自從大學畢業后再也沒有逛過。一畢業在秦氏, 高壓力的工作,哪兒容許她有那個時間出來閑逛。后來時間一長,算是有時間,也沒有了這個心情。

要說逛街,最好玩的,最熱鬧,最輕松,最愜意的也是夜市了。

稀古怪的玩意兒什么都有。

人也很多,肩疊跡。

唐泉站在她的后面,一直吾保護的動作,不讓別人碰到她。

夜市又分為很多,美食街,衣服首飾街,還有最里側的花市。經過美食街時,唐泉餓了

這些街頭的東西,他吃過很多次,次數七星級餐廳里面還多。人多又吵,他低頭問胡沁,唇挨著她的耳朵,問:“你餓不餓”

太吵,唐泉的聲音又小,胡沁沒怎么聽清。

側仰頭,“你說什么”

出來時唐泉硬是扯了一頂帽子讓胡沁戴著,因為天冷,她又剛洗完頭發沒多久,不要吹感冒。帽子這么一帶,整張臉顯得格外的立體,眉目如畫的,也沒有化妝,美得讓唐泉,心直跳。

又隔著這么近。

他拍了兩下胸口,別跳了

為防止自己控制不住的會做出什么事來,他也不說了,直接牽起胡沁的手,走到一家賣餅子的前面,要了兩個餅。

胡沁在大學時,沒少吃這些東西,但是后來也沒有沾過。

其實她不餓,但是餅子 朝手里一拿,還是想起了以前大學時的很多美好的時光。慢慢的也感覺到餓了,慢慢的覺得這條街也變得很美了,慢慢的也能融入到這種歡快的氣氛里。

人一高興,話難免會多起來。

和唐泉也會淺聊幾句。

路過某些攤販時,也會對唐泉講解那些是什么,是干什么的。

其實唐泉都知道,這里的東西,他有什么是不知道的,他和孟子他們來過多少次。但是他樂于做那個什么都不知道的大少爺像是次他不知道怎么那個水壺一樣。

他又不是白癡,怎么會真的不知道。

但是她無可奈何,最后卻又不得不去幫他燒水的樣子,很迷人。

他喜歡她幫著他做一些小小的事情,哪怕她是不甘愿的,他也喜歡。

不知不覺夜市逛到了盡頭,到了花市。

琳瑯滿目的花,千百怪的形狀,這里的花沒有你買不到的,只有你不想買的。任何一位女性,對于這種生物,都不會排斥,胡沁也是一樣。

一來這里,眼里便亮了。

玫瑰,百合,蓮,水仙

這條街,美得令人窒息。

要花盆,自然也是想買什么樣有什么樣。

可唐泉遲遲沒有買,想在走走。他一個大男人看到這些漂亮的花朵,也不免春心蕩漾著,看著那女人貓著腰在前面,欣賞花載的模樣,他彎唇微笑。

女人,有時也會變成小女孩兒。

:

第689章 番外097:花樣送花

他的身側一大束店家擺放的已經包裝好的玫瑰,面還有水珠。唐泉的眼珠子一轉

一盆君子蘭,沒有開全,被店家修剪得很漂亮。

養得也非常好,胡沁禁不住伸手去摸,店家很親切的過來問她要不要,若是需要的話可以便宜點。胡沁不養花也不養小動物,她沒有那么多的時間,會照顧不好它們。

所以也只是欣賞,并沒有打算買。

正要拒絕。

忽聽背后傳來店家很大的聲音:“你怎么走路的,沒看到我擺了一束花在這里。”

她扭頭,看到唐泉站在那兒,腳下乞躺著一大束火紅的玫瑰,店家跑過去心疼的撿了起來,掉了幾片葉子,好大花朵還沒有掉。

“誰讓你把花擺在這里的,不知道這是過道人來人往,會被碰到這個幾率非常大,你是故意的”唐泉橫著眉。

胡沁:“”這個二世子,才出來又在鬧事,這是什么態度

她連忙過去。

“混小子你在說什么,我的花放在這里,賣一束擺一束,從沒被人碰倒過,你你沒長眼晴啊”這客人不客氣,店家的語氣當然也不留情

胡沁過來想攔著。

唐泉已經道:“你才沒長眼晴呢”

“少廢話,給錢280少一分,我都跟你沒完”

胡沁發現她根本插不話來,于是干脆站在邊不說話了。直到一束花砸在她的懷里,她下意識的一抱。然后唐泉掏了錢

胡沁搖搖頭,這小子,爛泥扶不墻,抱著花往前走,不管他了。

唐泉看著她走了,又從錢包里多抽了五百塊遞給店家,店家尺呆了。

“不好意思,我并不是要故意和您吵架,驚擾了您,抱歉。”塞到他手里,追去。

店家:“”

唐泉想送花,但是這花,胡沁是絕對不會收的。于是只有用這種方法,花才可能到得了胡沁的手里,她才會接。

他一跟去,胡沁把花扔到了他的懷里,抬頭很冷的說了句:“能不能不要在耍你那大少爺脾性了唐泉,這是不是唐家,沒有人會慣著你。”

大跨步的往前走,給唐泉一個高挑冷清的背影。

唐泉:“”

咕嚕著嘴,抱著花買了三個花盆,然后付了錢讓店給他送到小區里去。三個花盆,他也拿不下,也不指望那個女人能幫她。

回家。

胡沁他先到,也沒有等他一起。

唐泉抱著那束玫瑰在小區的長凳子,給孟子打電話。一頓閑聊過后,他問:“孟子,你有沒有追過女人”

“廢話,我不是有過女朋友,你又不是不知道,當然會啦你想干什么”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