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275節

待回到辦公室時,司白微已經在等著她。

“白總。”胡沁微笑。

“面試怎么樣”

“沒成功。”

“小胡對自己高標準對別人也是,為我們公司擇優秀人才面,一直都那么的尖銳。”

“又夸我。你一共夸過我兩次,第一次是要挖我,第二次是要派我去新加坡分公司,這一次夸我是為什么”

“和聰明人說話真是一點通。還是那件事,新加坡分公司,起步三年,需要你這么一個美女高管去坐鎮。你這兩個月的工作,相當的漂亮。老總都要夸你呢。”

胡沁溫婉一笑,“謝謝。不過你是知道的,我是有男朋友的人,一下子把我調去新另坡,你這是讓我分手啊。”

“不能搞搞異地戀”

“異地戀不是跟手機談戀愛,我不干這種事兒。”

白微再次道:“公司副總經理,這個職位,還不能讓你心動”

“嗯”胡沁嗯了聲,錯愕。

“小胡,副總經理遠你一個部門主管要好的多。你是事業型女人,我看得出來,你自己好好考慮一下,時間不多,兩天后給我答復。”

胡沁點頭。

公司副總經理這對于她的**力的確是很大,這么些年她最高的職稱可能也是在秦氏,她的確是有事業心,可是要走

個星期,許弘汕向她提出試婚。

兩個人以結婚為前提的同居,他給她那個機會,在私下里更好的認識他,看他是不是值得托付終身的男人。

她當時沒有回,也說要考慮一下。

她沒有和男人同居過哦,也不是,和一人男孩同過。那時,她的腳受傷,他照顧了他三個月,雖然懂得不多,但是用心細致。

她長嘆一口氣。

晚回到家,寬大的清冷的。也不知是怎么了,這兩個月回來總覺得屋里少了點什么,沒有人氣。真怪,她在這間屋子里住了七八年,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坐在沙發,想著白微的提議。

她給許弘汕打電話,覺得有必要和他說一聲。只要他說拒絕,那她不去,他說同意,那她也可以分手了。

電話打過去,響了五聲左右,通了。

“嗯”

一接通是女人的歡愉的"shen y",胡沁震住。

“弘汕”女人酥媚的喊著他的名字。

胡沁把電話給掛了,把手機扔在沙發,全身跟著一起,沉入了冰窟。

第二天一大早,許弘汕打電話來,說喝醉了酒,和前妻在一起。胡沁聽著很平靜的說了句沒關系,她能理解。

許弘汕很意外,但接著又很欣喜,說錯了以后絕不會再見她,晚約一起吃飯。

胡沁拒絕了,要加班。

其實她真的是能理解的,和前妻一起多喝了幾杯酒,然后喝醉床,多正常的事情,畢竟是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的女人。

可是胡沁沒有辦法,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去和別的女人床的男人,一起把酒言歡。

班。

一整天,許弘汕發了兩條短信來。

一,別生氣,昨天真的是意外,我保證以后都不會發生這種事情。

胡沁回,我沒有生氣。

他又發來一條,你為什么不生氣呢

胡沁沒有回。

她不生氣,不是很好么

下班時許弘汕來了,是同事告訴她的。這兩個月來,許弘汕會時不時的出現送她下班什么的,所以同事們也都熟悉了。胡沁沒有見,也沒有開自己的車,坐同事的車,從地下停車場直接走了。

許弘汕只認識她的車,不認識同事的,以為她沒有出來,所以還在等。

回家。

把手機關了。

泡了一個舒舒服服的澡,換睡衣。客廳里的座機在響個不停,胡沁知道是許弘汕打來的。

她不怎么想接,想想還是接了。

“我在家。”

“我知道我在你樓下,你下來,我們談談。”

“弘汕,不用談。我真的沒有生氣,都有欲,我能理解。”她和許弘汕在一起的這兩個月,頂多也是牽手的地步。許弘汕那人也真是很不錯的,從來不會逼迫她去為他做什么。

“我該為有這么一個通情達理的女朋友而高興么”

“不好意思,很晚了,回去休息。”

掛電話,把電話線撥了。

她深深的呼吸。

真的累,心累。

睡覺。

關燈,關掉客廳的燈時,目光不經意又掃倒了開關旁邊的那個房間,兩個月都沒有打開過的門。

把燈滅掉,也不知是怎么了,不受控制的腳移了過去,開門,有潮濕的味道。開燈,把窗戶打開,窗簾拉開。他的房間,胡沁除了那次給唐泉關水龍頭之外,還從來沒有進來過,一次都沒有。

很干凈,床的被子沒有疊,平鋪著很整齊,屋里也沒有什么裝飾之內。衣柜,床,一個小小的書桌,之前是放電腦的,甚至連個小沙發都沒有。這種等級的臥房還真是委屈他大少爺了。

恐怕他們唐家的一個廁所都要這豪華許多。

摁開書桌的臺燈,目光被書桌方那個暗格子的手機所吸引。那是她的手機,當時在外面怎么找都沒有找到的手機。后來她也到處找了沒找到,她在想是不是被唐泉拿去了,并沒有藏在這個屋子里。

他拿去拿去,她不要了,后來又去買了一個新的,沒想到在這里,只要一開門看到,觸手可及的地方。

手機早已經沒電,手機下面又壓著一疊a4紙,倒著的。

她翻開是畫。

胡沁看得呼吸都忘了,畫里畫的都是她。第一張,他們被撞倒嘴碰嘴的,第二張的腳受傷在醫院里換衣服,他特意把胸畫得很大,旁邊配了一個自己的頭像,那頭像很賤,很色。

還有六七張,都是她。

走路的,做飯的,講電話的,穿著職業裝要去班的

還有一張勁爆的是她躺在浴缸里自己脫自己衣服的,相當性感,旁邊小字:媽的,又為了另一個男人喝醉,老子這么帥,站在你旁邊,你沒看到啊

用了三個感嘆號。

胡沁噗嗤一下笑了出來。

倒數第二張是她爬在床睡覺,身也沒有穿衣服。他抱著她,他把自己臉的表情畫很很柔很柔

配字:好激動,她終于把自己給我了,小心肝砰砰跳,老女人,我會對你負責,一輩子對你好的,絕對不會朝三暮四。s:那個臭男人出軌了哦,和別的女人在一起哦,我很生氣,他怎么能這么對老女人呢,不過我又很開心,后面畫了一個壞壞的表情。

最后一張,沒有畫,只有字。

我很喜歡你,什么都不在乎。可是我什么都沒有,你不要我,我很難過。

眼淚那么飚出來,啪嗒啪嗒。

很難受很難受,像抽絲剝繭一樣,慢慢的抽取了他身所有的力氣,胸腔里有一堆東西擠著她的心臟,撕心裂肺。

那一幅幅的畫在眼前像是絕妙的毒藥,崔蝕著她。

不敢再看,拿起手機直跑到了房間里。

**自己冷靜。

給這手機充電,開機。

一開機各種短信發來,無數條。

有許弘汕的信息,還是兩個月前的,以及廣告,銀行。

還有近期唐泉的。

但大多都是凌晨。

第一條,一個月以前,你個老女人,我這么喜歡你,你憑什么不喜歡我。后面是一堆亂碼,應該是喝醉發來的。

第二條,是一個星期前的,我很想你,很想,你也要我追三年嗎可是現在都要過去一年了,我們已經絕裂。

第三條,凌晨四點,老子從此以后再不想你了你要是想我了,也不要給老子發短信,我也不甩你

:

第707章 番外115:到時候若是還沒有人娶你

第二天,午。

在休息室叫了白微,“什么時刻啟程”

白微微愣,然后眼晴一亮,“這么說來,你同意去啦”

“對。怎么,你這表情好像感到很意外一樣,我昨晚給你發短信了。”

“你什么時候發了,你要是昨晚發,那我昨晚肯定給你打電話。”

胡沁皺了眉,她是確定她發過的。

“我去報告老總,會盡快給你安排時間。新加坡那邊挺急的,要不三天內出發,要不是一個星期,等我消息。”白微很高光的走了。

胡沁疑惑著的把手機打開,翻開短信,翻下翻也沒有看到給白微的短信。

遭了。

那是那個手機那個手機里面沒有白微的手機號,那她把短信發給誰了

那手機也沒有帶,還在家里。

下班后,她沖回家里,打開手機,里面果然有一條短信,我同意去新加坡。接收人是唐泉。

她一拍腦門,瘋了

怎么會把短信發到他那里

不過好在對方沒有回。

白微辦事效率不是蓋的,很快。頭指令一達到,三天后出發。

胡沁把屋里收拾收拾,拿自己的行李物品,那幾張畫稿也一并帶走,那面的主人公都是她,沒必要留在這兒,這房子唐泉的。

出門時,房東打電話來,胡沁非常意外,當初她還住在這里,合約都沒有到期,她把房子賣給唐泉都沒有給她打電話,這會兒卻打電話來。

“喂。”

“小胡啊,在家嗎”

“馬出去,您有事兒么”

“哦哦沒事兒沒事兒,您看,當初您買那房子時,我人在國外也沒有給您打外電話慰問一下,所以感覺到很抱歉”

“我沒有買您的房子。”摁電梯。

“我知道不是你,是你男朋友嘛,他把房子買下來寫的你的名字,要給你一個驚喜嘛,我知道。”

胡沁又一次僵住。

“哎你在家么我想找您商量一點事兒。”

“不好意思,我兩個小時后的飛機。”胡沁道。

“那好,很遺憾,我還想著把您介紹給我兒子呢,再見,一路順風。”

胡沁掛了電話,心情再次沉重。

那房子是她的怪不得賣房子時,房東不找她,怪不得每次物業收水電的都找她,不找唐泉這個屋主。

機場。

最近一次來機場是在去年大年三十,原本她是要去找爸媽,結果在這里碰到了一同去美國的秦子琛,她不想再往進陷,沒有飛機,然后有朋友打電話,她去了。

又一次來,去往新加坡,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

許弘汕再次打電話來。

前天胡沁對他說了分手的事情,她要外調。這兩天許弘汕打了許多電話,問她是不是還在生氣。

胡沁真的沒有生氣,不知怎么跟他解釋,索性不接了。

這一回,要走了,她還是接了。

“弘汕。”

“真的要走么”

胡沁很淡的道:“是,我不想錯過這次這個機會。”

“我可以養你,我可以給你找更好的工作崗位。”

胡沁笑了,她何德何能讓這個男人說這種話。

“謝謝你,但是,我還是想通過自己的努力,不好意思。”

“胡沁,為什么偏要分手”

胡沁側著頭和一個過路的小女孩,對視一笑,她一邊說,目光一邊順著小女孩走路的軌跡移動。

“可能是我不想和一個前妻糾纏不清的人在一起,抱”她震住,前方一名少年那在那里,戴著一個墨鏡,看著她,翩翩少年,修身玉立。

“歉。”她喃喃的說下最后一個字,掛了電話。

兩個多月,兩人第一次見面。

竟恍如隔世般的長遠。

機場內,人影幢幢,他們兩兩相望。

她坐著,他站著,目光的相聚,有人炙熱,有人在隱忍。

胡沁起身,笑著,“好”剛一張口,他猛然跑過來,一把抱住了她,抱得很緊很緊。

人來人往,人潮洶涌,其實這種離別的戲碼天天都在發生的,只是胡沁沒有過,從來沒有過,在機場內被人用這種糾結難舍的心情去擁抱。

“什么時候回來”他抵在她的耳邊問。

胡沁喉頭有些哽咽,說不出話來,便搖頭。

這會兒她敢肯定那個房東打電話給他,是要問她什么時候走,一定是唐泉讓她打的,先前那個短信已經發錯,唐泉知道她要去新加坡。

“不回來了么”他又問。

胡沁沒吭聲。

他松開她,雙手捧著她的臉蛋,低低的道:“盡管你說了那么多傷害我的話,盡管我發的短信都石沉大海,可是我是男人,我有度量。我依然會想你,我在這里等你,等你回來。”

“到時候若是還沒有人娶你,你嫁給我。”

胡沁已經無法言語,淚眼模糊。

他吻住了她,吻完又抱住她,“只要你肯向我走一步,我能向你走余生,只要你不嫌棄我。”

淚水到底是沒有忍住,無聲的,疼痛的。

“不要累著,不要自己逼自己,回來了告訴我。”

臨飛機前,他對她這么說。

新公司,新同事,新。

頭三個月,胡沁瘦了十斤,每天的睡眠時間最長的是六個小時,這個時間還是偶爾的奢求,基本都是三四個小時的樣子。

很忙很忙。

但偶爾從國內發來一條短信,她還是能發呆很久,很奢侈的發著呆。

轉眼又是一個年。

年前,那一頭發來短信。

這個月,凈收入兩百萬,你說我也是百萬富翁,夠不夠去包個小青人。

胡沁盯著那短信,有五分鐘久,回,可以。這是這半年來,她第一次回他的短信。

那你一個月開銷是多少我怕不夠。

胡沁笑著,抱著手機笑,沒有回,睡覺。

新加坡過新年,放假,胡沁這個副總經理也沒有那么清閑。公司高管內只有兩名女性,還有一名是人事主管。她一個女人領著一大幫男人做事,必然會引起不宵瞧不起之內的,所以她更要別人多數倍的努力。

新年她也沒有出門,在家研究項目。

外面和國一樣也是張燈結彩,很熱鬧,她開著窗戶聽著外面的吵鬧聲,感受一下新年的氣氛,一邊工作。

手機響了。

她忙拿過來。

想我么簡單的三個字。

胡沁抿唇一笑,放下,和以往一樣,沒有回。

說一句想,我來陪你。

或許是因為外面的氣氛太好,讓胡沁的心情也跟著好起來,回了句,不想。

我也想你。

胡沁瞎目結舌,什么叫我也想你,加個也字是什么意思。

開門。

他的第四條短信。

胡沁看著這兩個字,愣了好半響,然后跑去開門,外面站著他,穿著風衣的少年,她呆滯著。他沖著她吹胡子瞪眼的,“你是不是想凍死本少爺,這么久才來開門。”

胡沁關門,壓根也沒有注意到他在說什么。

關門車身時,他傾身過來抱住了她,把她的頭往他的胸膛壓。

“終于見到了,我等這一天,等的頭發都白了。”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