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30節

秦子琛以為真的和蘇風說的一樣,他們的父親死了,于是便不在多問。

孟好天撅著嘴,玩著秦子琛的衣領,翻起來再整理好,再翻起來再整理好,如此反復。直到8樓,咖啡廳包廂里孟墨已經和安心在等著了。

蘇昀進去理所當然的坐在安心身側,秦子琛把孟好天溫柔的放在最里側的位置,落坐,優雅而慵懶。

服務員依次把咖啡送來,四杯。秦子琛伸手把蘇昀面前的拿了過來,吩咐服務員拿一杯飲料過來。結果是他們三人喝著咖啡,蘇昀、蘇風、孟好天三人喝我飲料。

蘇昀:“”

孟墨已經取了眼鏡,放在桌面。深沉的目光往蘇昀小腹掃了兩眼,拿起咖啡,一口,已經去了一大半。秦子琛亦拿起咖啡淺淺的抿了一口,很矜貴很淡然。

有一種輕松大氣在里面。

兩人似乎誰都沒有說話的意思,唯獨安心搖晃著手里的咖啡,褐色的液體隨著杯壁搖晃,勾唇,似笑非笑:“你們倆個是有什么帳要算還是怎么好像在談判桌,等著對方開口談條件”

秦子琛但笑不語,氣質迷人。

孟墨薄唇緊抿,冷傲淡漠。

蘇昀看看時間,已經遲到一個小時。盡管和自己的老板出來,但是她總是員工,不能太放肆。

“你們先聊,我先去班。”起身,恭敬禮貌。拽著安心,“你送我。”

安心點頭。

蘇風道:“你們先走,我一會兒自己回去。”

蘇昀有些不放心,下意識的去看秦子琛。

“你先去。一會兒我送他。”

蘇昀點頭,與安心離開。那一個小小的眼神對于孟墨來說,已經是一把刀扎住了他。蘇昀從來沒有把蘇風托負給過他,哪怕是一個小時、半個小時,從未有過。

從來都是他死皮賴臉的把蘇風帶出去玩,其間她還會不停的打電話來,問蘇風怎么樣,有沒有給他添麻煩。

時至今日,他才明白,蘇昀或許從沒喜歡過他。或許對他有的只是感激,連依賴都少得可憐。原來這種細小的事情帶給他的感覺,是如此的疼痛。飲下最后一口咖啡,他坐到對面桌,十指交叉。

:

第133章 :身為一個女人,最幸福,莫過于此了(二)

眉色淡涼,問道:“你當真喜歡她”

“當然,勢在必得。 ”秦子琛毫無隱藏。

“是么子琛,你可想好了你父母,你爺爺不會允許你們在一起,或許你不在意,但是她肯定在意。”

“我會讓她不在意。”

孟墨勾了勾唇,拿起桌的墨鏡,準備走了。

“你會在意的,你還有一個未婚妻。你未婚妻可不是一個善良的人。”拉著孟好天離開。挺撥的背影走在人來人往的商場,如鶴立雞群,有一種清遠的孤傲。

家里的電話打來,他蹙眉,接起:“什么事”

“三天后,準備手術,你做好準備。”是丁冷竹,孟逡的媽。

孟墨淡淡的嗯了聲,收起手機。商場里人很多,怕別人碰到天天,彎腰把他抱起,抱在懷。旁邊的小情侶沖孟好天擠眉弄眼,逗著他。孟墨突然想起了剛剛他們站在專柜前擁吻的樣子。

她打著赤腳踩在他的鞋子,那么柔順的跌在他的懷里,手緊緊的抓著他的腰,指間微顫而秦子琛低著頭吻得那么用心而深情。蘇昀你是愛了

真的愛了

如果有一天秦子琛知道了蘇風是你初戀的兒子,他會怎么樣

蘇昀

名字劃過胸腔,像玫瑰的刺,一下一下扎著他。

“粑粑,你弄疼我了”孟好天委屈的聲音喚回了他,孟墨回神,連忙松開了力道,頭碰碰他的小臉頰,“對不起,寶貝。”

“嗯天天不怕,天天和蘇哥哥一樣是男子漢”

孟墨笑了,寵溺無。

秦子琛帶著蘇風下樓,蘇風全程沒什么笑臉,一手**牛仔褲的口袋里,很酷。走路時與前面的男人,倒是很默契,一樣的手插兜,一樣的吸引人。不同的是,一個是大號一個是小號。

“那對父子,好帥”

“基因是強大啊”

秦子琛挑挑眉,回頭看到蘇風一幅老大不愿的樣子,他勾唇:“怎么,我不能當你父親”

“廢話”蘇風白了他。越過他往前走。秦子琛也不愿意,他是蘇昀的弟弟,怎么能當他的爸爸。當然若是有這么個大兒子,他倒也不反對,坐車,車子還沒啟動。

車門瞬間被打開,一個矯健的身影一下子跳了來,扯過安全帶便系。

秦子琛淡定自若的開車,立體的五官透著一抹冷峻。

安心晃晃腦袋,“你這進展很快啊,不會這么快拿下”

秦子琛沉默,這種問題,他沒必要回答。

賓利車身后,一輛火紅的i跟了去。開車的是一個年輕的女子,俏眉星目,很艷麗的女朗。咬著唇,緊盯著那輛車,跟。方才看到一個女人跳進了子琛的車,看身形很陌生。

這個女人如此不含蓄,一蹦去,子琛沒讓她下來,想必和子琛很熟悉,那是那個小綿羊

該死的知道是誰,她整不死她

“那個我有必要和你匯報一下,我們沒等到車。孟墨來了,我讓孟墨送的她。”安心側頭看著他峻冷的側臉,想看這個男人臉有什么表情。兩秒后,她有點失望。只是速度快了些,臉依舊淡漠。

少傾,電話打來。

“秦總,黃小寶的媽媽想見蘇小姐,說她愿意澄清事實,還蘇小姐清白。”

秦子琛濃眉緊了緊,在下一個路口掉頭,往警察局走去。

路給蘇昀撥打了一個電話,等了一會兒那一邊才接,電話里傳來她弱弱的聲音:“喂。”

“到公司了么”他問,目光幽深。

“呃,還沒,秦總,我下午能請假么”說話有些吞吞吐吐。

“不能我最晚一個小時后到公司,我要見到關于南郊工地的所有資料,以及那邊負責人的保證。”他開口,薄冷而

安心捂著嘴,笑了。秦子琛真賊。

秦子琛放下電話,目光掃了眼后視鏡,氣息冷了幾分油門一踩,速度加快。

到達警察局,安心想著那老太婆瘋癲的樣子便不進去,在外頭等。她還要找秦子琛談談呢。

“乖兒子,咱在這等啊”

“嗯一定要等,我要找他好好談談”蘇風鄭重其事的點點頭。安心點頭,下車玩玩。手還沒碰到車門,門被人從外面一下子給打開,接著伸出一雙手硬是把她拖了下來,還沒站穩,巴掌便落下

“你打**嘛,你這個賤女人你”唐玥捂著臉,紅著眼,吼道。

安心抓住她空的那只手腕,啪地一下一甩,唐玥一個趔趄,除些跌倒安心若不是反應快,她的巴掌肯定落了下來。

“我打的是你,你是哪根蔥,怎么是秦子琛的地下黨”安心在這個城市除了編輯想把她大卸八塊外,沒有仇人,也沒有朋友。這個女人的戲碼分明是因為男人而來找麻煩的。

唐玥站定,高傲的仰起下巴:“我是唐氏千金,子琛的未婚妻你又是哪根蔥”

什么

安心一震秦子琛有未婚妻了

秦子琛走進局,局長已經在迎接,禮貌:“秦總。”

“王叔。”秦子琛禮貌問好,語態恭敬。

“好好好,孩子來。”王局長是秦子琛父親的朋友,所以秦子琛對他很恭敬。兩人去了局長辦公室,老太太已經在等著了,坐在沙發,削瘦了很多,拳頭握得緊緊的

秦子琛坐在她對面,俊臉陰沉,居高臨下:“不鬧了”

“不不不是我的錯,我的錯。我不該污蔑蘇小姐,我不該給我兒子錢讓他去嫖蘇小姐。”

秦子琛蹭一下站起來眸如鷹隼:“注意你的用詞”

這一聲冷冽讓老太太一顫,整個人從沙發劃下來,一屁股坐在地,抬頭,祈求道:“對不起對不起。不能用嫖蘇小姐不是那樣的人。是我的錯,我在酒店面前打了她,我在胡說八道。先生,你放過我,放了我我兒子還在醫院里啊。”

如果不是知道老太太是怎樣的人,那么一定會責怪秦子琛的無情,可同情老太太的可憐。可是警局里的人,沒一個同情他。負責她的警員,沒有誰沒有遭過她的謾罵,那嘴巴市井里最討厭的泌婦還要討人厭。

只能說,她惹錯了人,惹到了秦子琛。

“好好給他錄口供,然后把口供公布到你們的官方微博或站。”秦子琛不愿在看她,沖一旁的警員說道。他要給蘇昀洗刷冤屈。其實他可以把視頻拿出來,直接公布,那樣蘇昀便早已清白。

可是他不想。那樣以來,輿論的影響力對蘇昀也是一個不小的沖擊。謾罵同樣存在,這個口供公布出來,他會以他秦子琛的名義壓下負面傳聞,他不在乎友說他用勢力壓人,只要蘇昀清白。

出來時,遠遠的便看到安心靠在門邊,蘇風站在她的身側,捂著臉,很委屈的樣子。安心劍張撥扈,一幅很想掐死唐玥的樣子秦子琛長腿快抬,走過去,把蘇風的手拿下來,皮膚很嫩,盡管有曬黑,但巴掌印依然明顯

“別怕。”秦子琛揉揉他的頭,把他拉到自己的身后。起身,冰冷的看著唐玥。

唐玥臉頰已紅腫,看樣子被打得不少。唐玥一看到秦子琛,鼻子一酸,眼淚嘩嘩的流了下來,軟綿的身子朝他撲來。

“子琛哥,她打我,嗚嗚從小長大到大,我媽媽都沒有打過我,她打我子琛”抱住,頭埋在他的胸口,抽泣。嬌小的身子很是潺弱,柔若無骨。

安心簡直想吐了真特么惡心剛剛那幅囂張的樣子呢

秦子琛拉開她,俊臉陰沉:“唐玥,一個成年人最不該的是朝小孩子下手,一個人最可貴的善良你卻沒有。”

“子琛、子琛哥”唐玥心虛,有些不知所措。

“我會約你父母,改天把我倆的婚事解決一下,嗯聽話點,別鬧”

:

第134章 :我沒有懷孕(一)

秦子琛轉身拉著蘇風的手,彎腰把他抱到后座,很溫柔。

“疼不疼”伸指撫他嬌嫩的臉頰,清晰的巴掌印,或許是因為蘇昀的關系,心里很心疼。蘇風搖頭:“我是男子漢,不能和女人一般見識,放心,哥哥,我不疼。”

秦子琛很欣慰。末了,蘇風想到了什么,伸手揪住了他的衣袖:“哥哥,安麻麻也打了她,你不要去找她麻煩了,我姐姐說得饒人處且饒人。”

秦子琛關門,心里面給蘇昀的位置又多了一分。關門,折身看到唐玥站在離她幾步遠的地方,眼眸含霧,可憐兮兮。安心靠在副駕門,雙手抱胸,居市臨下的看著她,似乎在看她到底能演到什么地步。

唐玥前半步,鼻子一酸:“子琛哥,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子琛哥,是她我看到你的車我想過來打個招呼,一路跟了過來。沒想到,我一過來那個女人打了我一巴掌。我還擊,誤那個小男孩的,子琛哥,你相信我。”

秦子琛薄唇緊抿著,一聲不吭。修身的襯衫站在賓利發車前,美如畫,一眸一冷都透著種清高孤遠的高高在,讓人不敢褻瀆。唐玥心底有些發毛,盡管她在秦子琛面前和別的女人不一樣,甚至可以撒撒撒嬌,但是她還是害怕他。怕他發火,更怕他像現在這樣的不言不語,不惱不怒,淡漠的非常。

安心噗嗤一笑,跑過來往秦子琛肩膀一搭,身高的劣勢讓她得惦著腳尖。俏臉笑得絕美:“我們兩個恩恩愛愛的,你是誰你把我往車外拽,你這不是找揍么我看出來了,你這未婚妻也是你貼來的。他心里可只有我”頭一歪,倒在秦子琛健碩的胳膊,巧笑如兮。

“你”唐玥胸腔內一肌怒火噌噌愈燒愈旺這一刻,確定了這個女人是那個小綿羊該死的,子琛哥身邊果然有女人了還這么不要臉

她看向秦子琛,俊冷的臉龐,無一表情。她心里清楚,子琛哥最討厭和女人炒緋聞前段時間和蘇昀那個其貌不揚女人了新聞,才幾個小時,新聞便被壓了下去子琛一直討厭這種借他位的女人

他向來潔身自好,不喜歡的絕不去沾。

可是現在他竟沉默。沉默對于秦子琛來說,是默認。唐玥拳頭握得死死的,心里早已波濤洶涌她給胡沁好處,讓她看著秦子琛。又懷疑蘇昀,讓唐泉去纏著蘇昀,沒想到最后正主在這兒,在暗地

秦子琛垂眸,語氣刺冷:“別鬧,回家去。改天我約你父母。”身子一轉,了車。

安心做著電視里壞女人位成功的姿態,朝她招手、微笑。副駕,車子轉瞬消失。

車子一走,唐玥手一揚,名貴的包騰的一下扔到了地精致的五官氣得皺在一起,很是猙獰該死的唐玥氣得胃疼,蹲在地,小臉慘白從小到大,她一直是眾星捧月,從沒這么被人挑釁過,賤女人,你算哪根蔥

一名警員過來,見她蹲在地,便禮貌詢問:“小姐,你有什么需要幫助的么”

這一句話似乎給氣頭的唐玥,加了一把油唐玥眸色一紅,起身,一巴掌打在他的臉:“滾”

警員懵了。

這時的唐玥怎么會像在左氏一樣有所收斂一巴掌完全不足以平復她心的怒氣,另一掌又緊跟而巴掌還未落下,手腕被扣

“你還敢襲警蠻不講理,跟我進去”他指著唐玥,唐玥怎會聽,反抗,細高的高跟鞋踹了他的大腿,語氣憤怒:“你敢放開我,我憑什么和你進去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嘿你個小妮子,真是不得了了我想不想干,你說了不算再給我動手,我銬了你”

一聽說銬了唐玥怒極反笑,下巴一仰,高傲:“好啊,有種你銬我”

車里,秦子琛單手開車,一手襯在車窗,氣息低沉。

安心抱著手機,嘀嘀嘀聊天正熱乎。沖擊著這股壓抑的氣氛,蘇風在后座大眼瞪小眼,連他都感覺到了秦哥哥的陰沉,安心像沒察覺一樣,還是該干嘛干嘛。

少傾,秦子琛蹙眉:“把聲音關掉。”

安心側頭瞅了他一秒,把手機收起,繼續盯著他,好整以暇:“她真是你未婚妻”

秦子琛沒思了會兒,點頭。

安心篾笑:“你居然未婚妻都有了,蘇昀知不知道這事”

秦子琛沒有回應,安心也不打算他會回。蘇昀做為他的助理,肯定是知道這事兒的。薄怒襲了她:“有未婚妻你還來招惹她你”忍不住了,她往腿一爬,隱忍怒氣

她怕一會兒和秦子琛干起來

須夷,安心從腿爬起來,臉已脹紅:“咱倆之間的約定取消你給我停車小風,我們走”娘的再坐下去,她真要忍不住了她收回以前所有的話,秦子琛,是個人渣有未婚妻還來招惹蘇昀

秦子琛沉默,把車子靠邊停下,安心下車,門一關,車子便開走了。

蘇風還沒下來呢安心怒目而視她真想學學黃老太太在公共場所,破口大罵的樣子王八蛋的秦子琛丟在這疙瘩,說偏也不偏,說不偏又車來車往,根本不容易打車

“把門關好。”秦子琛從后視鏡里看到蘇風,手指正放在門。

蘇風哦了聲,往里拽了拽。他抬頭看向秦子琛的后腦勺,修剪得很精致的鬢發,很冷冽的樣子,開口:“哥哥,我們去哪兒啊”

“我家。”

“哦好。只要不回家行了。”只要不讓媽媽看到他現在這樣可以了,媽媽肯定要心疼死。

車子直直開像了淺水灣,把蘇風帶下來,給陳嬸交代一聲,照顧好兩個孩子,他便又車去公司。身后遠遠的還依稀能聽到,侄女兒歡快的歡呼,一口一個蘇風哥哥。

他覺得有必要找個時間和蘇好好聊一聊輩份的問題,這樣很亂。

車子開出淺水灣,他給蘇昀打電話,提示電話已關機。深眉緊蹙,電話打到了前臺:“蘇助理到公司了”

那一頭沒人說話,卻是聽到驚訝的錯愕聲。秦子琛目光一利:“說話”

“秦總,蘇助理還未到公司。”聲音溫柔而利落,是胡沁。秦子琛收起手機,腳下一踩油門,朝公司飚去。

胡沁放下電話,絕美的臉難得浮起一絲微笑:“驚慌什么秦總會吃人么”

前臺小妞直點頭,從來都沒有接過秦總的電話,破天荒第一次,她有點六神無主,幸好碰到了胡部長。

胡沁心想著,他們兩人是一同出公司的,哪怕沒人親眼看見,但到了班時間,兩人同時不在,必然是在一起。何必現在打電話到公司來問,其必有蹊蹺。

一轉身,卻看到了蘇昀頭發全濕,衣服也濕得皺巴巴的貼在身。很狼狽,從外面縮著身子進來,細一看,的確有幾分我見猶憐的柔弱樣兒。胡沁明白,這種氣質,最容易激發男人的保護欲。

她走過去,叫住她:“蘇助理,發生什么事了”

蘇昀白皙的臉閃過一抹驚慌,又強裝了鎮定,淺笑:“胡部長,剛剛落水了,不好意思,我先樓處理一下。”辦公室里有一件備用外套,頭發濕了倒是沒事,很快會干。

“慢著你這幅樣子在公司里穿行,像什么樣子。有損公司形象,離班時間已經過了兩小時,我看你也沒必要再去工作。回家處理一下,算半天請假。”胡沁雙手抱胸,眸光正色。

:

第135章 :我沒有懷孕(二)

蘇昀怔愣得沒動,一、她還有很多工作需要處理。 二、她的頂頭司是秦子琛,胡沁管不了她,自然她應不了她的假。

胡沁冷下臉來:“怎么我說話沒用了么大小我也是個部長,說話沒有權威么你這幅樣子,能處理好工作我會告訴秦總,你有事不能來”說完,轉身樓。

蘇昀站在原地,沉思了會兒,轉身出了門。步行回到家,十五分鐘。躺在浴缸里,她想起下午和孟墨

和安心從商場出來正值下午當頭,陽光很強,燥熱難耐。車子不好打,等了十來分鐘,把孟墨等了下來。他戴著墨鏡,氣宇軒昂,懷里的孟好天也戴著同款小號眼鏡,酷得不像樣子。

一見到蘇昀,孟好天撲到她的懷里,親昵的叫著麻麻。安心讓孟墨送蘇昀回公司,一是方便,二是他們倆人的確需要好好談談。

蘇昀想談談。已經遇到了,已經耽誤了好幾個小時的工作。便了車,孟好天死活賴在她的懷里不下,孟墨板著臉過來一手提起他,扔到了后座的兒童安全座椅,并令他閉嘴。

小家伙可憐巴巴的瞅著蘇昀,蘇昀心軟,也了后座。小家伙這才眉開眼笑。

“麻麻、你都不知道,我粑粑可狠了。幾天都見不到他的人,還不給我做飯,他虐待我,要坐牢的。”孟好天好像憋了一肚子的苦水,正巧找到了一個能容他的缸,開倒

蘇昀拉著他軟綿綿的小手,輕柔道:“你爸爸現在是大公司老板,很多事情等著他決定。很忙,所以啊,天天要諒解對不對”

“不我不”小嘴一撅,瞪向他爸爸的后腦勺

孟墨開著車,從頭沒說一句話。帥氣的臉,看不出任何情緒來。

女人失笑:“為什么呢爸爸要給你賺錢啊,爸爸真的很忙。”

“好那麻麻你照顧我”

“啊”

“我爸爸好忙的,是公司的大老板,很多事情等著他,沒人照顧我。麻麻照顧我。”

蘇昀:“”

孟墨好看的唇往勾了勾,放慢了開車的速度

這種對話,若是外人聽到,一定會覺得他們是一家人。

蘇昀不忍心去拒絕一個孩子,況且這個孩子幾乎是她看著長大的,若說不喜歡,那也不可能。可是她又不能答應,她忙不過來。更何況,她與孟墨,不想多糾纏。

于是便沉默,拍著小家伙的背,有一下沒一下的聊著。不多時,孟好天倒在她的懷里睡著。

蘇昀把身的外套脫下來,蓋在天天的身。盡管是夏天,她走到哪兒依然喜歡戴外套。很多場所冷氣都開得非常低。生蘇風的季節是在冬天,那時候什么都是一個人,所以身體沒有休養好。導致后來很怕冷,極少出汗。

車里冷氣很足,蘇昀靠在椅背,長發傾泄,摭住了半張雋秀的臉,睫毛卷長似半霧迷離,半點風情半點純暇。干凈的臉找不出半點瑕疵,絲毫看不出是生過孩子的人,皮膚很緊致,很細致。

車后傳來刺烈的喇叭聲,伴隨著謾罵:“走不走啊,媽的開個豪車了不起啊”

“都快紅燈了,你他媽瞎啊”

“”

蘇昀回神,這才發現車子在十字路口已經停了許久,紅燈早過,綠燈只有十來秒。看向孟墨,不期然的目光與他在后視鏡里相遇,黝黑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她,不知看了多久。黝黑的一眼看不到底,如寒潭深水,清幽深隧。說不出來有什么意思,既沒有溫柔也沒有冰冷,那么看著她

蘇昀只一秒便離開了視線,“開車。”

還有五秒,謾罵越演越烈,已經有人下車,朝這邊走過來,氣勢洶洶。孟墨從倒車鏡里看到,腳抬起,車子駛出。

一會兒孟墨的電話響起,是助理打來的。

“總裁,會議室的經理們已經到齊了,您什么時候”

“讓他們等”孟墨利道,直接掛斷電話。車子開向了碧渓園,一個很大眾的釣魚場所。和有名的別墅區碧水園只差一個字,實際卻是天差地別。現在是下午兩點,因為是夏天,人不多,寥寥無幾。

孟墨是會員,所以地處場所也是極好的。通風,釣魚賞景兩不誤。把孟好天交給工作人員,他帶著蘇昀去了幽幽長廊的座位。

孟墨落坐,很是優雅。米色的襯衫很修身,西裝褲剪栽適宜,每一個小細節都是用了心的。在美國時,蘇昀從來沒看到過孟墨穿西裝的樣子,總是一身休閑,開著等車,去她打工的美甲店的旁邊喝咖啡。

每每出來,身后總會跟著許多小妞。他游刃花叢,也從來都是片葉不沾身。

誰也沒有說話,寂靜。只有湖里的魚,偶爾挑釁似的冒出一個頭來,又迅速鉆入水底。

蘇昀忍不住了,她還要去公司呢方才近來時,秦子琛已經給她打了電話,請假不批,一個小時后要到公司,還有很多事要做呢。

“孟墨,談。”她已經準備好了

“你打算把你肚子的孩子怎么辦生下還是打掉”孟墨一開口,便是犀利的問題,單刀直入。

蘇昀有點懵,但很快便反應來。下意識的道:“我沒有懷孕”很下意識的,幾乎是脫口而出。她對孟墨除了蘇風的身世之外,沒有說過假話。又或許是孟墨在她心里,還是特別的。如大哥哥般的存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