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35節

秦子琛明顯不想再談,俊臉緊繃,薄唇緊抿。胡沁揪了揪提包,道:“那秦總好好養傷。”停了下,目光轉到蘇昀的臉,不咸不淡:“麻煩蘇助理了。”

蘇昀沉默,不知怎么回。

一般來說,這種話都是家屬對著外人說的,可胡沁

胡沁轉身出了門。她一走,唐泉長腿一勾,把門關。沖著秦子琛大步走了過來。

“我說你”

“干什么出去”秦子琛斜昵他一眼,皺著深眉,隱忍著頭部的疼痛。蘇昀注意到了他的不適,前聲音極小:“有事改天再說,你能不能先出去”

唐泉頭一斜,戲虐的看著蘇昀,這種把頭發扎成一縷縷的小辮子束在腦后的樣兒,那幅小樣兒真是勾人心。像一朵含苞待放的小皺菊,萬般惹人憐愛。

這種模樣,太能激起任何一個男人的保護欲,更不用說秦子琛那種強大的人。越強大的,心底深處才最柔軟。蘇昀這種氣質,極能攻擊這片柔軟。

唐泉眼一勾,邪邪一笑,俊氣好看:“行,那你送我,不然我不走。”

蘇昀長嘆口氣,點了點頭。躺在床的人,俊臉全黑。

蘇昀把唐泉送到門口,開門,等唐泉出去,她一下子關了門反應極快,動作極利

唐泉:“”近朱者赤,近墨赤黑。近秦子琛,也學壞了。小樣兒的不行,本著唐玥和他有血緣關系的份,他得為這個姐姐做點什么:拆散他們

往護士辦公室跑,朝護士姐姐桌一爬,咧嘴一笑:“姐姐,我心好疼,你給我開一間病房唄,在那個病房的旁邊。”

胡沁下樓,原本很空曠的走道,高跟鞋的聲音越發清晰壓抑。進電梯,拳頭緊握長長的指甲陷進了肉里,疼,她卻絲毫不曾察覺。絕美的臉印在電梯壁,清晰可見眼底的鋒芒與隱忍

在商場,她學會了很多,忍是必修之課。可她從不知道,她的隱忍力能這么強

在病房外,窗簾留了一條小小的細縫,極小還沒有一個指頭寬。他們去的時候,剛好看到秦子琛臉色蒼白的躺在床在蘇昀的腿,蘇昀動作正輕柔的給他按著。

那時,燈光還很亮,秦子琛又是躺著,哪怕只有一小條細縫,秦子琛臉的表情依舊看得很清楚,輕松享受、憐愛。看著蘇昀好半響都沒動一下,那種神情的放松及眼神的溫柔,是胡沁從來沒有見過的。

唐泉要敲門,要進去。她把唐泉摁在椅子,不許他動。她也很想進去,闖進去打破他們。可是,秦子琛清高孤傲的樣子,如今卻是臉色煞白,一定很難受、很不舒服,她不想打擾。

又或許是,他們倆人之間,氣場的融合,氣氛的融洽,再也容不下其它。

:

第148章 :一家四口(一)

到了后來,他把蘇昀攬了床,頸瘦的背影,長臂攬著她,緊貼著。

燈被他關了,換成助睡眠的暗黃,環境繚繞,氣氛愛昧,很和諧,秦子琛似乎早已輕加熟,似乎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胡沁從沒有過的顫抖,整個身心,好像都縮在了一起用一根卒了毒的線連起來,痛不欲生,九轉回腸。

第一次跟著秦子琛進大型會議室時,她也是蘇昀這個年紀,懵懂無知,卻依然裝作很大氣、很懂行的進了會議室。那時候秦子琛是這樣對著各董事介紹:我的秘書,胡沁,第一次跟著我,請大家多多包涵。

那一瞬間,她便愛了,無可自撥。可是單純的她,沒有想過要占有秦子琛,只想把自己變得更好,好配優秀的他。她知道秦子琛不好去撩撥女人,所以也不擔心有女人搶走他,私下時間她去學習,去努力。

他也從不曾找過她,胡沁也沒覺得有何不妥。后來終于通過自己的努力,被提撥為秘書部部長,胡沁是秦子琛的得力干將,這一身份在商界幾乎無人不知。

她也從來不知道,秦子琛私下里對女人,細膩與霸道共存。

她和唐泉在外面站了很久很久,直到蘇昀出來

胡沁咬緊紅唇,直至嘴時嘗到了血腥味,她才松開,出電梯,車。直直到了自己的小天地里,她才敢完全松懈下來,全身的力氣一下子像被抽光,無力酸軟。

腦子里回想起那一晚,她喝醉追著秦子琛的背影去,他抱著她去酒店房間健碩有力的臂摟著她的腰,很有安全感。他身獨有的清得沁入鼻腔,絲絲縷縷,像在慢慢瓦解著她的魂魄她鼓起勇氣,讓秦子琛留下來,他拒絕。

“子琛”輕聲的痛苦低喃從唇內溢出。

她抬頭,臉已經濕潤,眼眶水霧迷漫,唇間一抹血凝成的水珠,嬌**滴又楚楚可憐。

她要行動么要把蘇昀趕走么

拼一把,拼一把。她要讓秦子琛明白,蘇昀能給他做的,她也能,并且蘇昀更優秀。

清晨。

蘇昀習慣性的扯了下被子,有些涼。然而手還沒夠到被子,被子便自動蓋住了她,兩秒后,她一下子睜開眼睛咚地一下坐起來,看了下四周才想起來,她是在醫院里。

剛剛也不是被子自己跑到她身的,而是某人。

“干嘛呢,是我,別這么緊張兮兮的,乖。”他低沉的聲音傳來,已經沒有昨日的啞聲,反倒有種磁性的魔力。

蘇昀嗯了一下,這才發現秦子琛不知何時已經把衣服都換好了,純白t,藍色牛仔褲,頭發還是濕漉漉的,白皙的俊臉配著這身衣著,有一種只可遠觀不可褻瀆的貴氣。

“幾點了”他起來這么早,衣服都換了。那張力肯定來過了果不其然,一側臉看到了沙發的行李包。沙發的那一頭還睡的很香的小蕎。

“五點半,再睡會兒。”他淺言,拿起手里的雜志翻著。

“不了,我洗洗。去給你們買早餐。”

大少爺昨晚也喝了幾口湯,又洗了胃,這會兒肯定是餓了。洗到一半,秦子琛跑了進來,手里拿著一條米色的襯衫與窄裙,靠在門,也不說話,這么看著他。墨如漆,眸色如水,旖旎溫柔。

蘇昀:“”直覺他又在給她使美男計。

刷好牙,自動的接過他臂彎的衣服,“謝謝秦總。”

少傾,“秦總,我換衣服,意思您移下尊駕。”

“秦總,你嗚”

他傾身進來,一手關門,一手已經摟住了她細致的小腰,吻,隨即壓下。他手里還拿著衣服,也幸虧拿著衣服,才沒有對她動手。蘇昀被他吻得全身發軟,他才松開。

頭抵著她的,語氣魅惑,似指間的流沙:“什么時候能從這張小嘴里聽到老公二字”

蘇昀只覺得腦子轟地一下愣愣的看著他,似乎是不敢相信他居然能說出這種話來。秦子琛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頂,勾唇,甚是迷人。

他出去了,蘇昀反倒在浴室里磨磨蹭蹭了好半天才出去。出去時,秦子琛正在給蘇風穿衣服,手法并不利落,卻很認真。

“大哥,你給沒給小蕎穿過衣服啊”蘇風稀松著眼睛,都還沒完全睡醒呢。頭發一半睡著一半躺著,萌帥萌帥的。

“沒有。袖有些緊。

“我知道,真笨”蘇風一舉手,一下子便穿了袖子,看著秦子琛很是神氣。

秦子琛點了下他的鼻頭:“說誰呢是誰把你弄傷的,告訴我。”

“告訴你干嘛,我是個男人,我會保護我自己。”蘇風不能動,只能靠著,秦子琛正好坐在他身后,他一靠靠到了他的懷里,蹭兩下,還挺舒服。

“小子,別亂蹭”秦子琛不在追問,只是親昵的說了句。

他若想知道蘇風是怎么愛的傷,簡直易如反掌。

韓小蕎也醒了,揉著眼睛爬起來,還以為在自己的家里。一睜眼看到舅舅和蘇風,她高興壞了。一跳跳到蘇風的床,學著蘇風的樣子,朝舅舅懷里一倒。

“舅舅,我想喝綠豆漿,吃煎包,沾著醬囑的那種。昨天管家王叔叔帶我吃的,可好吃了。”一醒,想吃了。

秦子琛親了她一下:“好,舅舅買。”

他側頭在蘇風的臉也親了下,很公平。蘇風一下起來,擦著臉頰:“大男人,多害臊”臉,真的紅了。

秦子琛啞然失笑,這么愛臉紅,果然和她的姐姐一個樣兒。一側眸正好看到蘇昀站在洗手間的門口,頭發全都扎了起來,襯衫略顯寬松,下擺扎在窄裙里,勾勒著她的水蛇細腰。裙子及大腿處,露出來的大腿白皙又筆直。

她不算高,可是身材例卻非常好。弧度優美的頸脖,如蝶的鎖骨,美,美得滴水不漏。

秦子琛有悸動在體內奔騰,“坐一下,等他們倆洗完臉,你不要出去,我們一起出去吃飯。”說罷起身,抱起蘇風一手拉著韓小蕎進了洗手間,把蘇風放在洗浴臺,又折出來拿著李利早拿過來的兒童一次性的牙具。

交給他們刷牙。

挺撥的身材在屋里穿梭,寬腰窄臀,帥氣逼人。單手抱著蘇風的樣子,美如作畫。

蘇昀低頭,長發蓋住了臉的表情。

胡沁接到唐玥的電話便趕了過來,德悅酒店,唐玥早訂好的情侶套房。

一切布置都以橘黃為主,主打情調。胡沁走近這個房間,心里直呵呵。

唐玥坐在陽臺的吊椅里,精致的臉頰垮著,屋里的東西該摔的也都摔得差不多了。胡沁收斂起情緒,柔和:“唐小姐,怎么了”

“怎么了我費了那么大心機,鼓起勇氣弄了點增加情趣的藥來,結果結果給那個賤女人小綿羊做了嫁衣么我不甘心,不甘心”唐玥握著拳頭,咬牙切齒

她連妝都沒化,臉色很難看,但好在勝在年輕,不化妝也水嫩嫩的。可沒有化妝品的掩飾,越發顯得臉肌肉的緊繃

不甘心,誰都不甘心包括胡沁

她前一步,“你到底給秦總做了什么只是一點增加情趣的”

許是感覺到了胡沁話里的嚴肅,有點后悸,“是啊,買的時候只是增加夫妻間的感情,稍微作用,不是特別管用怎、怎么了”

:

第149章 :一家四口(二)

稍微作用

昨天秦子琛那樣,能是稍微作用么

胡沁知道唐玥說的是真話,她不敢給秦子琛那種下三濫的玩意兒,應該還沒愚蠢到那種地步。

她抱胸,淡笑:“沒什么,只是去醫院掛了一個急診而已,也是你的未婚妻身份要保不住了而已”

唐玥震住少傾,她赤腳一下子跳過來,驚慌:“什什么”

“唐小姐,你怎么這么單純我以為你會把秦總灌醉,然后你們從小認識,你在他心里是不一樣的。你讓他喝幾杯酒,他不會不同意。可你,居然在他的酒里放了那種東西或許你是了當,受了騙。可是受罪的可是秦總你覺得他還會”

“怎么辦怎么辦”唐玥臉色死白,作秦子琛的未婚妻,還是她丈著夏鶯對自己的寵愛,軟磨硬泡加父親的關系而得來的。本來沒有經過子琛的同意,夏伯母給她強行安的稱呼,心里本沒底

可,如今

慢著她一下子反應過來:“不可能,子琛查不到的酒我倒進了廁所的垃圾桶,酒杯我在洗手間洗過,然后換了干凈的。化驗也化驗不出來,憑什么憑什么認定是我做的。”

胡沁挑了挑眉,這丫頭倒也不是那么的蠢原來還知道毀尸滅跡

“當然,你可以打死不承認。可是秦總心里有數。”

這一點也擊了唐玥的要害,是的。她死不承認又怎樣,子琛那樣的人,怎么騙得過。本來他都說過,要約他父母解決一下他們倆的事情。如今不是更好的給解除婚約找一個絕佳理由么。

不,她不要。

“沁姐,怎么辦,幫我幫我。”唐玥一下子握住了胡沁的手,很緊。

胡沁寬慰她,抽回手,眸精光乍現:“我自然會幫你,畢竟拿人手軟。”她頓了下,把唐玥摁到沙發,繼續道:“通過昨天的事我發現了一點,你不僅要攻下他的心,還要趕走他身邊的女人,任何一個都不行,如說他的助理:蘇昀。”

胡沁狠狠一笑,陰涼至極。唐玥是坐著的,所以沒發現。

唐玥想起蘇昀那幅小家子氣的樣子,“需要么她長得又不好看,放街一抓一大把,應該不是子琛喜歡的類型”

胡沁想,還是愚蠢,蘇昀第一眼看很平常,實則很美。

“這可說不好,唐小姐仔細看過蘇昀么她可不丑。而且她身有我們倆都沒有的氣質:嬌柔。這種氣質,最能吸引異性。”

唐玥想了想,“你一說,還真是。不過也不用,她不是男朋友么,而且她還懷孕了啊。”

胡沁驀然轉頭看她:“什么,你說什么”

“她懷孕了啊,子琛會碰一個有孕的人”

胡沁的臉,一瞬間死白如灰懷孕,她都懷孕了,秦子琛的

醫院附近恰好有一家環境清幽的早餐店,很大眾,價錢很便宜。但人很多,一進門,蘇昀便看到男人皺了一下眉頭。她勾唇壞笑,拉著小蕎:“走,阿姨帶你去買好吃的煎包。”

在人群穿過去,排隊。

秦子琛抱著蘇風找到一個角落的位置坐下,一走進來目光便不由自主的落在他的身,傾慕的、羨慕的。

“大哥哥,我重不重”蘇風仰頭,一笑,露出一排白牙。

這個角度讓秦子琛微愣,和那一次在酒店里一樣,似曾相識,總覺得在哪兒見過,卻又想不起來在什么地方見過。

“還好,你這個年紀,正常體重應該還要再重5斤。”

“嗯你說得對,我應該長胖點這樣才好保護我姐,不能被壞人欺負。尤其是不能被你欺負”蘇風咬唇,高傲樣兒。

秦子琛勾唇:“我不會欺負你姐的,那也不叫欺負,你還小,不懂。”

“切,不是想娶她么我咋不懂,孟叔叔也想娶我姐呢,反正我姐還年輕,選擇可多了。不過,你今天表現不錯,但是不要嬌傲啊,你還是沒搞定我”

秦子琛扯了下他的衣領,“孟叔叔對你們很好”

“那是,反正是特別好的那種。不過我還是較傾向于你的,你想啊要是我姐想嫁,有你啥事啊,早嫁了。”

這話秦子琛愛聽,唇勾了勾,愛憐的摸摸他嬌嫩的小臉蛋,這小子,很棒。

蘇昀拿著一屈的煎包過來,一手護著小蕎,不讓她被其它人碰到。秦子琛起身,接過煎包,把她們倆人都護在胸前。一會兒服務員送來很多吃的,煎包、煎餃、面,四杯綠豆漿。

很豐盛,其實越是這種大眾化的早餐店,越是能吃得舒服,而且低價能吃得非常飽。

小蕎和蘇風吃得不亦樂乎,秦子琛拿著粗糙的一次性竹筷,不知從何下手。蘇昀用筷子插了一個煎包在醬里沾了沾,遞給他:“試試,很好吃的。包管你吃了一次還想一次,很香。”

秦子琛墨眸燦亮,看著遞過來的煎包,勢咬了一口。醬的香味配著煎包的味道,果真不錯。

蘇昀見他吃了下去,露齒一笑。莫名的有種成感。

早餐店里人來人往,然而幾乎是每個人都會進有這邊看來,俊美的男人、秀氣的女人,帶著兩個孩子,其樂融融的吃著早餐,沒說什么話,卻很溫馨,多幸福的一家四口。

那兩個孩子細看還真有些像,像龍鳳胎,多幸福,有家如此,無復何求。

蘇昀咬下一口煎餃,男人驀然俯身過來,她一僵。

“有沒有聽到后面的人說的,說我們是快樂的一家四口。”他咬著耳朵,輕聲細語。

蘇昀臉刷的一下紅了,瞪他:“胡說什么美死你”

秦子琛似笑非笑:“嗯,的確挺美,很漂亮,我都快”他咬了下筷子,動作有些煽晴。

蘇昀臉紅得更徹底,流氓

吃完飯,秦子琛又抱著蘇風車,哪怕只有幾十步遠的距離,一個50多斤的孩子掛在身,也是很重的。他全程單手,另一手拉著小蕎。穿過人群,俊朗帥氣,絕世好男。

回到醫院沒一會兒,高希凡便鉆進了病房。白大卦套在襯衫的外面,儒雅翩翩。

給秦子琛邊做檢查,邊道:“嗯心率恢復正常,體溫也降了。一會兒我派個漂亮的護士妹妹來給你查血,頭若不暈的話,你打完今天的點滴,可經繼續泡妞了。”在病歷做記錄,臉依舊嘻皮笑臉的。

秦子琛斜昵了他一眼,沒理。高希凡置若罔聞,拿著病歷出門。

韓小蕎又爬到蘇風的床,和蘇風抱在一起。腿無意間碰到蘇風的腿,蘇風牙茲了一下,但沒說什么。韓小蕎嚇得一縮,一下子跳到秦子琛的床,愧疚。

隔著老遠道:“蘇風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忘了你受了傷。我和我舅舅睡,我不去打擾你了。”

蘇風小大人式的道:“沒事兒,哥哥不疼。”

蘇昀跑過來揉了揉他的頭,兒子,真棒。

“你過來,坐好,咱們來說一下關于輩份的問題”秦子琛炙烈的聲音傳來,暗含壓迫。

蘇昀頭皮發麻,如果蘇風是她的弟弟,這個謊言一直撒下去,那么輩份的問題會一直亂下去。小蕎是肯定不能喊蘇風叔叔的,最好的辦法是叫他的名字。

“秦總,不用。讓小蕎直接叫蘇風可以了,這樣輩份不會亂了。”說罷便去了洗手間,關門。看著鏡子里的人,小臉嫣紅,眼角似含輕霧,似乎像是在戀愛。

她猛的驚了一下

蘇昀,你在干什么到底想干嘛若讓秦子琛知道,蘇風并不是她的弟弟而是兒子,他該怎么對你

秦子琛忍受不了欺騙,你會死得很慘的。

:

第150章 :你是怎么成為我的未婚妻,心里有數(一)

蘇昀從洗手間出來,某個大總裁已經躺在床正翻著報紙,長腿交疊,很野性很奪目。

蘇昀拿過輪椅,把蘇風抱了去。牽著韓小蕎的手,“阿姨帶你出去溜溜。”轉身往外走,全然不顧躺在床的人。

這一頭翻閱紙張的大手猛地一停,深眉不著痕跡的皺了一下,末了又繼續看,未理。蘇昀沒注意到身后人的小表情,原本她也沒那個打算讓他一起去,大大方方的帶著兩個孩子出門。

時間還早,很多醫生護士都還沒班,但畢竟是醫院,人多吵雜的地方。蘇昀推著蘇風到樓下的草坪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其實也不新鮮了,空氣都帶著一股藥水味道。

胃里又有些反胃,她低頭一笑。如若不是去檢查過,連她自己都會以為她懷孕。

韓小蕎在鵝卵石的路推著輪椅來來回回,“好好玩,哈哈”

蘇風靠在椅背,翻了一個白眼,真是單蠢。

她襯著頭,含笑看著二人,只有她和安心心里清楚,這兩個孩子是真的兄妹關系,有血緣的。同時一抹愁緒又浮了來,媽媽依舊是豪無音訊看看時間,很快是秦子琛的生日,夏鶯肯定會回來。

等,她等

“蘇小姐”旁邊走過來一人,叫著她的名字。蘇昀抬頭一看,是高晴。她連忙站起,客套:“高護士。”

“這么巧,你也在醫院,是來”她指了指蘇昀的肚子。

蘇昀失笑:“哦,不是我的司生病住院,我來陪同。我懷孕那事是個烏龍,謝謝高護士。”

韓小蕎恰好把車子推過來,聽到了懷孕二字當下腦子里閃現過什么。沖著蘇昀說道:“蘇阿姨,我去找舅舅,你和阿姨聊天。”推著輪椅,便了樓,進電梯。

“蘇阿姨懷孕了蘇阿姨懷孕了,蘇阿姨有小寶寶了”嘴里念念有詞,差點連蘇風都忘了推。

蘇風一聽,小臉垮了下來

蘇昀與高晴聊了幾句,高晴有事先離開。一轉身,迎面擠一人。她看到來人,眼睛一閉,無奈

“唐泉,你干嘛”

唐泉不知從哪兒偷來一件白大卦套在身,全然沒有醫生的光輝,斜斜垮垮,紈绔不恭。偏偏這種氣質極是招惹人,又加他的身高及長相,來來走走的女性,無一不矚目。

唐泉雙手抱胸,神色不善:“你們、早、干嘛去了”他兩字一頓的說。

蘇昀抬腿往側面一跨,走人。

“吃飯。”語氣輕描淡寫,無論她干什么,都與唐泉無關。

唐泉在醫院里住了一夜,早一不小心睡過了頭,等起來時,恰好看到他們四個人一起回來。秦老賊一幅很爽的樣子媽蛋前一把拽過蘇昀的胳膊,嘴里直哼哼:“姓秦的什么時候這么有閑心,肯和他不喜歡的女人吃飯秦獸之心,人人皆知現在開始,你是我的人,讓姓秦的來找我要人”

蘇昀愣住,抽回手,卻抽不開。越掙脫,他捏得越使勁。

韓小蕎帶著蘇風風一般的闖進了病房,一進去還沒看到舅舅的身影便大喊著:“舅舅,蘇阿姨有小寶寶啦,舅舅”

秦子琛站在窗前,正在接電話,轉頭掃了眼韓小蕎,小蕎閉了嘴那個眼神,很冷,讓小蕎嚇了一跳。

他抿著薄唇,閃身進了陽臺,一手握著陽臺的護欄,目光陰冷:“我們倆的事,只能提前。唐玥,你還是一個小女孩兒,我不想看你丟面子。你可以主動像你父母提出解除婚約,也可以在公布在媒體是我對不起你。”

“子琛、子琛哥,我對不起,我、真不是我做的,子琛哥”唐玥含著哭腔的聲音傳來,楚楚可憐。

“是不是你心里有數我告誡過你,我不忍傷害你你是怎么成為我的未婚妻,你心里更有數我言盡于此”切斷通話,放進口袋里。伸手抹了把碎發,眉心皺起。

要想撇清和唐家的關系,肯定會讓母親得罪唐家。他們是世家好友,得罪畢竟不好。

年幼時他想當一名特種兵,但家族企業不可不管。為了鍛煉自己,他自己或是外因,常把自己置于兩難的境地,他常會選一步最難的,逼自己在絕地縫生

可唐玥這事,他辦來容易。甚至連唐家父母的面都不用見,直接挑明。可是間,夾雜了他的父母。他可以縱身火海,卻不想讓父母受半點傷他是一個男人,不讓親人受傷是他辦事的根本。

這一次,或許要違背了。

他倚在護欄,袖子卷起來一些,露出他精壯的胸膛,性敢魅力。俊眉輕擰,低頭俯瞰樓下,人來人往。微風徐來,吹動著額前的碎發輕搖,他像是被歲月侵洗下來藝術品,被時間沉淀下來的魅力,從骨子里滲透,毫不掩飾。

他驀然想起來方才韓小蕎進屋朝他說的:蘇阿姨有小寶寶了他勾唇,淺笑,眸燦亮燦亮。

如果是真的該多好。

但不是真的,也無妨。蘇昀,早晚會生下他的孩子,他秦子琛的。

繼爾又想到,這句話肯定被唐玥聽了去。唐玥敢對他做出那種低俗的事情,對蘇昀她肯定敢無所不用其極。想了想,還是撥打了一個電話出去,“近期跟著蘇小姐,也不要跟著太近,別讓她不舒服,保護好她。”

收起電話,進屋。韓小蕎坐在沙發,扭著手指,很委屈的樣子。蘇風拿著一本財經雜志,看得駁為認真。小樣兒,也不知道面的字他認識幾個。

蘇昀撫額,小臉已經浮起不耐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