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39節

“秦總,已經12點多,該吃”

“去錦江月。”秦子琛打斷了她,朝電梯方向走去。

胡沁精致的臉浮起一抹嬌笑,他竟這么同意了真好。她走在后面,欣賞著總裁走路時背影的誘人線條,修長的長腿張力十足。

這個男人,無論做什么,一舉一動,都那么的勾人心魄。

蘇昀知道唐玥找她,必然不會以和平結束。

她離她兩米遠的安全距離,婉聲:“我沒有懷孕。”她不想多說,哪怕是沒有懷孕,但是與秦子琛也是不清不楚了,多說無意。

唐玥把包包朝洗手臺一放,眉目張揚:“沒有懷孕我看也不像,不然這么久過去你的肚子怎么會沒有起來。但是你沒有懷孕,卻有一根驗孕棒,是不是想拿這個要挾子琛,讓他娶你,讓他對你負責”

蘇昀不得不承認,和秦子琛對話要與唐玥對話輕松許多。

她最討厭自以為是、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到別人的身的人

“我沒有此意,我沒想過要嫁給秦總。唐小姐來找我,是害怕么怕你不夠漂亮,怕身材不夠好,讓秦總對你沒有了感覺”

“你”唐玥呼吸一窒,手掌已成拳怒目圓睜

“這些唐小姐都是沒有必要去擔心的,你家世顯赫,和秦家幾乎是并駕齊驅。你和秦總青梅竹馬,你是他的未婚妻。既然是未婚妻,那必然也是得到秦總父母的認同。你有一百個條件讓秦總對你離不開,有一百個人說你們天造地設”蘇昀話鋒一轉,開始一展舌功。

她在心里自嘲,她也能見人說鬼話。

并暗暗觀察唐玥的面部表情,的確從憤怒慢慢轉變到了沾沾自喜,最后又變成趾高氣昂。

對付唐玥這種人,很簡單。

不過是有后臺沒有腦子的千金大小姐罷了

“算你識相不過,我要你自己辭職,離開秦氏,離開景天市”

蘇昀沉默,不反對也沒有同意。

唐玥不滿了:“不愿意呵,看你一幅窮酸樣兒”她從包里拿出一張支票,看來是早已經準備好。手指一揚,扔到了蘇昀的腳底下。

“隨便填,我給得起滾開這個地方。”

蘇昀呵地一笑,笑得讓唐玥頭皮麻了下,正欲發火蘇昀彎腰把支票撿了起來,空頭支票這種在臺灣言情劇看到的劇情,在她身發生了。

可是她怎么想把這支票反扔到她臉的沖動呢

她勾唇,秀氣的臉,明媚如春。那種瞬間的吸引,連唐玥都感覺到了。看來胡沁說得不錯,這個女人,不丑,一點都不丑,甚至是很美。

“對于我這種窮酸的女人來說,這**應該是能讓人拒絕不了的。可是我并不想填,唐小姐也不用花這個冤枉錢。”她把支票放回洗手臺,她還是沒扔,這種事她做不來。

唐玥反諷:“冤枉錢難道你會不拿任何好處而離開么”

蘇昀沉思了下:“當然,到了我要離開的時候,我會離開。”

唐玥半信半疑:“當真”她忽略了一個關鍵詞到了我要不是離開,而是到了我要離開的時候

“當真”

開門出去,門一關,安心跑了過來,把她下下審視了一遍,沒有傷,還行。

蘇昀失笑:“干嘛呢,人家再怎么討厭我,能拿我怎么樣還能要我的命,看把你嚇的”

“要你的命,她倒是不敢,讓你掉一層皮,她還是敢的。”憑次,這個女人見她掄起了巴掌,面對蘇昀,姓唐的什么事做不出來。

豪門呵,身在豪門,毫無豪門的氣質和修養

蘇昀攏了攏長發,“嗯,她的確敢。但是她現在肯定不會對我怎么樣的。你想啊,這光天化日的,這么多雙眼睛看著我和她一起進了洗手間,我要是有個什么三長兩短,她脫不了干系。好歹她也會為唐家的臉面收斂一點”

“哎喲喂,我們家的小昀昀變聰明了啊。果然是跟著秦子琛那貨,腦袋都變精明了。”

蘇昀但笑不語。

這種事情,是個人都會想得到。

兩人也沒有吃飯的,一同往酒店外走。

“你和唐夫人談得怎么樣”

“還行,她是給了我一個醫生的名片,讓我帶你去做個人流。如果你不去的話,她會讓我倆跪著爬出景天市。”安心說得輕描談寫。

蘇昀一瞬間停住了步子,錯愕的看著安心。

“干什么,害怕放心,她沒那個本事讓咱倆在景天市,跪是什么字眼,老娘的字典里從來沒有”

“不、不是”蘇昀有些口齒不清。

安心雙手的搭著她的肩,把她往出帶,“我知道你說的是你懷孕的事當時聽到的時候,我也嚇到了一跳。你懷孕這事兒,身為你的連體嬰兒我都不知道,她們是怎么知道的。但一想,你丫現在的包里還帶著小面包呢,肯定沒懷。”

蘇昀一把掐住她的小細腰,笑容在小臉綻放

“知我者,小心肝是也。”

“我擦,你妹的,你給我松手我的腰是你摸的么”

這一頭,她們打鬧的樣子落入幽深的瞳孔之。他的眸印了女人嬌媚的笑容,肆無忌憚的笑,如此明媚。他從不知道,她開心大笑起來是這個樣子的

美得,讓萬物失色了般。

像有什么東西猛然擊向了他的心臟,以至于胸腔微麻。

胡沁也看到了,不禁轉頭看向身邊男人,深眸目不轉晴落在前方女人的臉。她握了握拳,快步走過去:“蘇小姐,好巧在這里碰到你,但這里是公共場所,嬉笑是不好的。”

蘇昀臉的笑意還未盡散,朝胡沁點頭問好。

安心一聽這話,可不高興了。想回擊時,秦子琛走了過去,目光落在蘇昀的臉,低聲道:“吃飯了么”

蘇昀搖頭。心里想著,這個世界真是小,他和胡沁也來這里吃飯。

胡沁紅唇一崩,秦總明顯不愿意讓蘇昀和她對話她承認她的話夾著刺,但是也是事實不是么

“我也沒吃,我們回家吃,你做。”秦子琛伸手牽住了她的手,完全不理其它人,那么大方招搖。

蘇昀怔愣,他對她一直這樣,可是那一頭有唐玥母子,這一頭有胡沁

:

第159章 :她不會動手,她不敢(二)

她抽回手:“秦、秦總”

秦子琛一側頭,灼熱的語氣噴在她的耳邊:“不要反抗,否則我在這里吻你”

蘇昀沒在反抗,任他拉著,大搖大擺的出入餐廳。

安心對著空氣豎了耶,跟著他們的后面一起出去。

胡沁握緊了拳頭,心頭翻滾

我們回家吃,你做不要反抗,否則我在這里吻你這是從他嘴里說出來的話,她聽得一清二楚。

他連表面司與下屬的關系都不想維持了回家他們都住在一起了

胡沁咬緊了牙關,心頭嫉妒到了極致

唐玥母子二人自然也看到了,唐玥砰地一下把桌子的精致杯子砰地一下扔在了地,支離破碎,水漬四濺。

剛剛和蘇昀白說了么他們居然、居然,如此大大方方的牽手了

該死的,可惡

她容不下蘇昀,再也容不下

范以煙臉色微變,畢竟是經歷過很多的人,沒有失態。只是蘇昀,這個女人,很礙眼。搶她女兒的男朋友,絕對不能忍

“媽,你看她,你看她當著我們的面,都不知道忌諱我恨、我恨”唐玥望著門口他們消失的方向,咬牙切齒,五官猙獰如果蘇昀在她的面前,她一定撕了她

范以煙翹起涂著胭脂紅的手指,冷冷一笑:“注意你的身份,這里是在酒店,不是在家里。姓蘇的,是肯定要除,但要用腦子。”她目光低垂,目光跳過刺眼的陽光,似乎看到了很久以前

以前她的婚姻也出現過一個姓蘇的旁枝錯節,她都能除了,何況今日這個蘇昀。

只是這個蘇昀的長相,還真有幾分像她,尤其是低頭微笑的時候,那股子綿柔,如出一轍。

如果蘇昀和當年那個姓蘇的,有什么關系,她定不會饒了她

三個人回到蘇昀的住處,蘇昀自然是去了廚房。

還好,昨天多買了好些菜。煮米,洗茶,得心應手。

秦子琛坐在沙發,隨意翻看著電視,姹紫嫣紅的畫面,一幀幀跳過,爛俗狗血。放出來,像是在侮辱觀眾的智商,所以他從不看電視劇。

“一直被外界譽為鉆石男神級的人物:秦氏總裁秦子琛。關于他的戀情一直是撲朔迷離,眾所周知這位大總裁一直沒傳出過任何一個女朋友。近日,關于秦總的新聞卻層出不窮。”

“今天更是勁爆,有媒體拍到秦總與一位神秘女子在車內擁吻,足足兩分鐘,吻得難舍難分。這位女子到底是誰呢她是一直和秦總鬧緋聞的蘇女士”

畫面切換,放了一張蘇昀的單人照在鏡頭一側。正是今天早的,拍的是一個側面。長發如泄,筆直如畫,沒經任何修飾,卻**天成。她的目光正盯著對面的房車,僅一個側面也不難看出,她眸的意外與錯愕。

畫面里隱隱可見,房車里孟墨的臉龐。

很模糊,秦子琛卻一眼認得。

“這位蘇女士到底是何方神圣呢有一位據說是蘇小姐同事的朋友透露,她是秦氏總裁助理。在公司里已經和秦總愛昧不清,兩個之間的事情也已早不是秘密。美國學成歸來,靠自己的努力應聘到了這個職位。”

“但是據說我們了解到,這位蘇小姐并非是美國普通學校,而是畢業于著名的加州商學院,有碩士學位,看來也是一位勵志女神”

秦子琛眉目一擰,名校畢業,碩士學位。

這種學歷,應聘一個經理完全可以勝任。卻自降學歷,某于助理這種職位

秦子琛關了電視,雙手環胸,目光深遠而幽長。

“吃飯啦。”她綿軟的聲音響來,秦子琛回頭,她站在幾步遠的地方,淡淡而笑,清淺如菊。

“吃飯,我去叫安心,你先過去。”蘇昀道,她實在受不了他用那種很認真的視線看著她。轉身朝書房跑去。

秦子琛薄唇勾了下,淺笑很快,一閃而逝。

三菜一湯,她的速度很快,手藝也很好。

飯后,安心跑到蘇風的床去睡午覺,蘇昀收拾廚房,秦子琛要回公司班。

蘇昀無所事事,不知道干什么好。打開電視看,正好停在娛樂頻道越看,她的腳底冒出一股寒氣

媒體差說她有一個兒子了,把她的學校及學歷扒了個光

莫名的害怕起來,怕秦子琛知道怕他

這種新聞為什么不是見過夏鶯之后報出來,反倒是今天。明天、明天能見到夏鶯了啊她拿手機,手機也不知道去哪兒,沙發客廳都找不到。冷靜一下,冷靜一下,別失了方寸。

冷靜下來才想到出門之前,手機沒電,扔在書房充電去了。

她跑到書房,開機。畫面剛剛回到待機界面,電話便打了進來,陌生號碼。

她接通:“是蘇小姐么我是東方雜志的娛樂記者,您什么時候有空,我想給約個采訪可以么沒有時間的話也行,現在,我電話采訪”

蘇昀掛斷。

剛掛斷不到一秒,電話又響起來。

問答依舊,想要采訪。想問她是怎么獲得男神秦子琛的心,問她孟氏代理總裁孟墨與她到底什么關系

禁不住窮追猛打,終于關機。

這事,秦子琛是肯定知道了。她猛的想起來,飯前秦子琛像是在看電視,那么他

蘇昀長舒一口氣,捋了一把頭發。

客廳的座機電話響了,聲音激昂高亢。蘇昀無力的一閉眼,跑過去拿過一邊,并不打算去聽。

“蘇小姐,蘇風在跆拳道館受傷,他們聯系不到你,把電話打到了我這里來,蘇小姐”

蘇昀是可以聽到隱隱的聲音,這聲音好像是門衛室的。她趕緊接過:“您說什么,再說一遍。”

“剛剛方老師打電話過來,說是有很多媒體沖進跆拳道館,對著蘇風猛拍。人多擁擠,蘇風受傷,讓您過去一躺。”

蘇昀臉都嚇白了,扔下電話跑了出去動作很慌張,吵醒了安心。她一出來看著蘇昀瘋似的往外跑,連鞋子都沒換,心想肯定是出事了,連忙也往外跑。

索性道館很近,出小區幾分鐘到了。圍得水泄不通,蘇昀和安心硬是擠進去。

很多人拿著攝影機與錄音本,看到蘇昀,一窩蜂的圍了過來

蘇昀急死了,她急著看蘇風,傷得怎么樣了,哪顧得他們。蘇風近日頻繁受傷,那小身板怎么受得了

“蘇小姐,我想問一下,您和秦總是真心相愛的么”

“蘇風是不是你的親弟弟”

“蘇小姐”

“娘的你們都給我住嘴要采訪來采訪我,我知道他們的事,來問我”安心實在是忍不下去了,這群狗

她知道

焦點一轉移,蘇昀有突破口,沖進里面。蘇風被一群同齡孩子包圍著,面前擺滿了玩具。蘇風微笑著,小臉蛋顏色不太好,顯然受到了驚嚇。

“蘇小姐,你可算是來了。”教他們的方老師來,頭發都汗濕了。

蘇昀向他點頭問好,把蘇風拽出來,下看,是胳膊碰了點皮,沒有別的傷,還好還好。

“是這樣的,十分鐘前,這些人不知道怎么的都擁了進來,本來是他們的休息時間,我們也是沒有防備。拽著蘇風問東問西,言詞很是犀利。擁擠間,胳膊碰到了人家的機器,受了傷,真是不好意思。”老師道歉,愧疚,沒有保護好自己的學生。

蘇昀連忙搖頭:“老師不是你的責任,是我給你添麻煩了,是我不好意思。這樣我把蘇風帶回家,不然,你這一下午怕是都不能安生。”

“也好,孩子受驚了,先回家。反正從明天開始,我的教學時間也改到下午六點,到時再來,我好好教他。”

“謝謝”蘇昀鞠躬。

蘇風也跟著鞠躬。

出來時,他們從人后偷偷摸走。安心嬌俏的聲音遠遠傳來:“所有的詳細細節我當然知道,可是我憑什么告訴你們啊。你們把一個幾歲的孩子弄傷,連最起碼的公德都沒有,我告訴你妹”

“你們回去大可以說,本小姐出言不遜,辱罵你們。我一個無名小卒,我不怕。但是呢,正好我也寫一篇稿子,寫你們是如何闖入私人道館,如何追著一個小孩子,要你們所謂的答案,好好揭揭你們的人性”

:

第160章 :我不能丟下她(一)

蘇昀還沒走到小區門口,有車駛來。

“蘇小姐,我送你。你這小區門口也有記者,不要回去了。”一張陌生的面孔,蘇昀不認識。

既然不認識,蘇昀當然不會車。正想婉拒,后座的窗戶緩慢落下半截,她還沒看到,蘇風先叫了起來。

“孟叔叔。”蘇風喊了聲,靠近了車輛。車門恰好打開,蘇風爬了去。

蘇昀沒打算,她居高臨下的看著蘇風。

蘇風看媽媽還沒來,覺得有些不對。看到媽媽的神情,好像不太高興。他明白了

“對不起,媽媽。”弱弱的說了句,準備下車。孟墨大手一摟,把他抱到在自己的腿,對著車外的蘇昀,聲音不咸不淡:“你現在進得去么你受怎樣的輿論都行,但不能把蘇風置放在風口浪尖。你要是一直站著,我們又是一個頭條,速度”

蘇昀心底沉了沉,他說的有道理。

“孟墨,外面有很多記者。我現在站在這里,他們已經拍下了。無論我有沒有你的車,以你現在的身份,照樣是個頭條。可如果我了這輛車,那么頭條的內容我承受不起。”

“和一個男人鬧罷了,和兩個男人我真的不想。”蘇昀搖頭,以眼神讓蘇風下車。

蘇風倒也聽話,轉頭看向孟墨:“叔叔對不起,我要和我媽媽一起。她不,我也不能,我不能丟下她。”

孟墨抿了抿唇,松開。

看著蘇昀拉著蘇風在記者的簇擁下進了小區。

孟墨目送著他們的離開,心底的感覺很不好,極其不好。好像真的要與這個丫頭分道揚飆。

真的這樣么

“孟總,前方好像唐氏夫人的車。”司機說道。

孟墨側頭一看,一輛紅色的小跑,里面可不坐著唐玥與范以煙么

蘇昀擠回家,拿藥水給蘇風擦了擦,消消毒。

蘇風小大人似的揉著她的腦袋:“別皺著眉頭,我是破了點皮。男子漢嘛,又不是韓小蕎,沒那么嬌氣。”

蘇昀寵愛的瞇著他的小臉,“小屁孩子,破了皮不處理會發炎的。不過,剛剛嚇到了沒”

“嗯,有一點。但是還好,他們為什么要采訪我還有他們為什么說我是不是秦哥哥的兒子”

蘇昀呼吸一窒

她要怎么回,才能解除他心里一系列的疑問。為什么采訪他,為什么問他這種問題。

“寶貝,我、我和小蕎的舅舅,我們”她有些難以啟口,又否認么可是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她和秦子琛到底是什么關系,似情侶非情侶,似司與下屬,又不像。

“我知道,你們在談戀愛嘛,小蕎還說你肚子里有小寶寶。”蘇風的語氣有些酸酸的。

蘇昀愕住,談戀愛小寶寶

“哼,蘇大姐,你太不像話了。你啥事都不告訴我,你和秦哥哥關系這么近,肯定是在談戀愛。”

“小風”蘇昀蹲著,要仰著頭才能看到兒子。

“是安麻麻告訴我的,她說有一天你會結婚會嫁人,讓我做好心理準備。如果你要是嫁給秦哥哥的話,我倒是可以接受。要是別人我要考慮一下,反正得經過我同意。”蘇風傲嬌的扭過頭,又偷偷的去看蘇昀的反應。

安心個長舌婦。

蘇昀起身坐在他的身側,抱著他,把下巴擱在他小小的肩頭。

“我的寶貝兒子,行,媽媽無論以后會不會嫁人,都經過你的同意。”蘇昀柔笑著,她還沒有想過嫁人,至少目前不會。

“那必須的”蘇風哼了一下,小樣兒怎么看怎么帥,惹得蘇昀親了又親。

一下午她都和蘇昀窩在家里看了兩部兒童電影,做飯,收拾家。她很喜歡這種節奏,走哪兒身后都跟著他個跟屁蟲,累了往沙發一躺。

她的家,她的兒子,她的天堂,她的歸宿。

吃完飯,蘇風明天要正式開學,所以睡得很早。

當蘇昀回到自己的房間,淡淡的清香襲來,熟悉的味道她勾了勾唇,似乎想笑,但也不過一瞬。洗完澡,躺在被窩,床頭放著幾本財經雜志。

拿起來翻開,密密麻麻全是英。每一個單詞她都認識,但組在一起,她好像又不懂了,太深奧。

經常看這個,不覺枯燥無味么他一看,似乎能入迷。

手機一直不敢開機,她拿在手把玩了好一會兒,在開機鍵試了好幾下,還是放棄。不開機,睡覺。

是夜,十點。

秦氏大樓的燈光早已灰暗,唯獨32樓的總裁辦公室,依舊燈火通明。男人還在辦公桌前,手里握著鋼筆,目光在件和電腦屏幕來回移動。刺眼的燈光照著他的眉眼,細細節節都像是拿筆勾勒。

襯衫的領口解開了兩顆,隱隱可見他暴起來的性敢鎖骨。

辦公室里很靜,只有下筆傳來的沙沙聲。終于聲音停了,男人長舒口氣看看時間,又是一個小時過去,已然十一點。

胃餓得有些疼,他起身到了一杯熱水。站在落地窗前,俯瞰樓下的繁花似錦。目光微移,他幾乎能看到不遠處的小區,那幾個滾燙的大字東方明珠城。

她應該睡了

薄唇微勾,眼底柔意溢出。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