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42節

“孟伯伯,別生氣。我來是有事情想找您談談。”

孟凌天看著她若有所思,于是點頭。

“你隨我來。”孟凌天起身,朝花園走去。

蘇昀臨走前,碰了下安心的胳膊。安心表示明白。在來之前她們已經商量好,各辦其事。

花園里百花競放,很多花都是蘇昀叫不出來的名字,池塘里很多睡蓮,深紫色,迷人沁香。有淡淡的風吹來,夾著花香,蘇昀長舒了一口氣,看這花園好像是在古代帝王的御花園,奢華大氣。

一股無形的壓力,隨之而來。

涼亭里,下人們來了茶,蘇昀道謝,并沒有打算拿起杯子的意思。

孟凌天眼角噙著抹淡笑,雖在笑,卻絲毫讓人感覺不到溫和,依舊是高高在。

“嘗嘗,這是龍須根,清熱解毒。天熱,你一個人帶著個孩子,肯定辛苦又累。一會兒走的時候,讓傭人給你帶兩包。”

一聽到他的嘴里說出孩子二字,蘇昀沒來的緊張起來。

“孟伯伯,有什么事還請您高抬貴手沖我來,蘇風畢竟是一個小孩子,他經不起任何一點的傷害。不好意思,可能我說的話,讓您不太滿意。可是,他是我的親人,保護他不受傷,是我的首要職責,還請您理解一個當母親的心。”

笑容自孟凌天的眼里全然斂了下去,眉鋒只有鋒利

臉頰輪廓緊崩,那種陰氣好像要把蘇昀的脖子掐了

孟凌天握著杯子的手,已經暴起了筋。不是因為蘇昀這個人,而是因為蘇昀這段話,十幾年前好像魏嫻也對他說過。

他才十歲不到,你讓他受了那么重的傷,孟凌天

你身為墨兒的父親,你讓他受傷,你不保護他,你算什么父親,你算什么男人

我告訴你,我死也會拖著你,我也會拖著那個害我們家不像家的賤女人去死

過往如潮水涌來,絲絲縷縷,都如針扎,落在他的心頭,尖生生的,很疼。

他放下茶杯,從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一條手絹,擦擦溢出來的水,重重的深呼吸。抬頭看向蘇昀,一笑。

“沒辦法,在商場滾得久了,真的會丟掉很多東西。孟墨是我孟家的人,他從出生那刻起,注定不能做個普通人家的孩子。如果蘇小姐沒有生過孩子,我倒是允許你們交往看看,可惜”

“我不會對你出手,因為你不會怕。可是蘇風掉一根頭發,你都會心疼。找準弱點出手,這事情成功了一半。”

孟凌天甩甩手絹,像是要甩掉面的水漬,其實什么都沒有。甩了下,一丟,丟到了一旁的垃圾桶。

他做錯了事又如何像這條手絹,他再怎么貼身攜帶,弄臟了一樣的扔

他的規則是沒有人可以去打破的,包括孟墨

孟墨你也別怪我,怪怪在你沒投好胎,成了我孟家人有些事情,縱是剜去你的一塊肉,只要不要你的命,你都得同意

蘇昀臉色卡白,一下子站起來,呼吸不穩。

“孟伯伯,蘇風是無辜的,求您不要對一個孩子動手。你隨便動動嘴,我兒子骨折住院。難道不是你的親人,在你的眼里有如草芥么我已經答應了你,不見孟墨。我相信你明白身不由已這個詞”

“丫頭,還沒有人敢教訓我”孟凌天斜昵著她,面是一幅風輕云淡的樣子,可其實氣勢鋒芒。

“孟伯伯”

“好,沖著你叫我一聲孟伯伯,我給你指條路。一個星期后,你把你手所有的事交代完畢,七天的時間已經很寬限了。等你收拾好,你來找我,我送你出國。給你和蘇風最好的生活環境,我有那個手腕,讓孟墨和秦子琛誰都找不到你。”

:

第166章 :與秦子玉相撞(一)

蘇昀和安心一起出孟宅,安心手里真的提了兩包龍須茶。

給蘇昀時,她不要,安心喜歡。對著電腦沒日沒夜,有一杯這樣的好茶,倒也舒服,不要白不要。

車,安心系安全帶,開始匯報工作。

“重大發現,找到魏嫻行蹤,她沒死。而且她也不是小三,她是正室,也是孟墨的媽媽。”

蘇昀一怔,連車都忘了開。兩秒后,她解開安全帶,坐勢要下車,臉的激動難掩。

“哎,你給我坐好”安心一把把她拽回來,“你聽我說完。”

“你快講。”蘇昀已經迫不及待。

“急個毛線。魏嫻是孟墨的親媽,當年車禍成了植物人,在床躺了15年,現在還昏迷著呢,所以指望不她”

什么

好不容易找到一點線索要斷了么,蘇昀頹廢的朝椅背一靠,心里難受得像有一只手在摁著她。安心看了不忍:“我知道,你現在急切的想知道,哪怕是一丁點的蛛絲螞跡。死也好,活也好,總算也有一個結果。只是今天晚,你能見到夏鶯了你現在工作也沒有了,唯一能做的事是通過秦子琛這根橋梁。不然,你是找不到的。她能把你送走,肯定知道事情的原由”

蘇昀明白,以前想盡一切辦法,問夏鶯都問不到。

莫非,只有討好秦子琛了么

蘇昀發動車子,先去接蘇風放學。

“也不知道哪個王八羔子對我主編說的假新聞。對了,你和孟凌天那個老賊談了些什么”

“他給我一個星期的時間,處理好我手頭的事,然后去找他,他給我安排去處。”

安心一拍大腿,生氣。

“那個老不死的,還挺會壓人。我跟你說,他肯定不知道你現在沒有工作,他要是知道,估計他能叫你明天走那你打算咋辦”

蘇昀捊了捊掉在頰邊的長發,秀氣的臉透著滿滿的惆悵。隔了好大一會兒,她才開口:“一邊走一邊看。如果一個星期內,我能和夏鶯搭話,她愿意告訴我,我不介意帶著蘇風離開。”

安心看著她的臉,秀氣嬌嫩,一點都不像是個生過孩子的女人,像個小女孩。細眉間,皺起了一座小山。安心知道她很糾結,她嘆氣,很多事不是發生在自己的身,都是沒辦法感同身受的。

她不會像當年她那個朋友一樣,對蘇昀的事指手畫腳。

她只會在蘇昀最需要的時候,站在她的旁邊。

“好,不管你是去還是留,我和你共進退。如果你要走,我們去英國,去我們家。你放心,那個家,別的不說。保全是最好的,算是秦子琛他也進不去。”

說不窩心不感動是假的,有友如此,夫復何求。

“謝謝我的小心肝。”蘇昀拽過安心的頭,重重的親了她的臉。

“我靠你妹的。又占我便宜,這是你能親的”安心伸手戳她的胸。

蘇昀阻止:“別鬧,我開車呢。”

到學校時才五點十五分,離放學還有十五分鐘,兩個人只有等著。

學校外面有一片很大的空場地,畫了許多停車位,蘇昀利落的進庫,停得很正。

“哎喲,看來孟墨交的不錯啊,給你點個贊。”安心夸贊,哎,有些人估計天生不適合開車,像她安心。哦,也不是還有另外一個她不是很想去想起的人。

蘇昀還沒來得及回,聽咣地一聲,車聲一顫,當下一個念頭便浮在兩人心頭。

被撞了。

蘇昀和安心連忙下車,一輛保時捷的車尾正好對著他們車子的側屁股。車屁股已經凹下去好大一塊,看著略顯慘忍。

保時捷正駕打開,下來一個女人,長裙搖曳,傾國傾城,只是臉色不太好。

一看到這情景,頓時

“對不起對不起,把你們的”她一抬頭看到了蘇昀,安心在車尾處,她并沒注意。

“蘇小姐,是你啊,真是不好意思。”是熟人,秦子玉放心了一點。

“嗯秦小姐,你沒事”蘇昀感嘆她車技之差,這會兒的車庫還很空。她停車的旁邊有三個空車位,她居然也能把車橫到這里來。

“沒事。你呢”

“我也沒事。”

“真是對不起。一切費用我來承擔。”秦子玉微微鞠躬,臉很是愧疚的樣子。

“沒事兒,剛開始都會這樣的。這樣,你往那邊站一點,我去把你的車子挪正。”

秦子玉點頭,臉有些尷尬。

蘇昀車,發動。往前一了點,然后進庫,一把,穩穩的。她覺得開車是個挺簡單的事情,只是也不能吊兒朗當。控制好車速,手腳配合得當,按限速行駛,基本不會有事。

怎么安心開車這樣,秦子玉開車也這樣。

安心是那種沒有這種開車的天份,她教了無數次,依然教不好。

撥鑰匙,下車。

卻看到秦子玉和安心兩個人面對面站著,氣氛很怪。也是,這兩個女人之間都夾著同一個男人,肯定是早已相識的。

秦子玉錯愕,沒想到會在這里碰到安心,一時怔住,不知講些什么。

安心倒是坦然的多,連韓呈都碰到無數次了,更何況是她呢。只是想不到這么快,碰到這個和她一樣怎么學開車,都學不會的女人。

“秦小姐,好久不見。”安心打招呼,舉止從容,儀態良好。

秦子玉一笑,的確,她有些失態了。見面了又怎么了呢,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

“小安,好久不見。你來這里接孩子么真巧。”

安心也很高,但站在秦子玉的跟前,依然矮了半個頭。秦子玉舉手投足,優雅端莊,這種不是演出來的,而是天生的。

“我不是接孩子,我接我朋友的孩子。我沒有結婚。”安心答得坦蕩蕩,一點都不扭捏。

秦子玉的臉變了變但畢竟也是常混跡于大場面的女人,很快,不該出現在臉的表情消失不見。

“是么單身真好,廣闊天地,好男兒任你挑選。”

“當然。”

秦子玉低頭一笑,一瞬間像風吹過蓮花翻葉般的嬌美,光采照人。

安心不得不感嘆,這個女人,從以前到現在都美得不可思議。

蘇昀的車明顯是開不了,好車畢竟是好車。蘇昀的蒙迪歐車尾撞爛,她的保時捷也只是掉了幾塊漆而已。

“其實我很早會開車了,當初還是和小安一起學的。只是隔了這么多年,我的車技依然只能在空曠無人之地行駛。我已經打了電話通知家里人,一會兒我讓他們送你們回家。蘇小姐,你的修車費用都由我來承擔,真是不好意思。”

秦子玉又一次道歉。

“沒關系,人都有她不擅長的東西。那你在這兒等,我們打車回家。”安心搶下話來,臉的笑容明媚如春。

蘇昀盯著那笑容,有好幾秒沒有眨眼。

“那好不過今天是我弟弟的生日,可能會有一個小小的宴會。小安,我們相識多年,又是同窗。你來,好不好”秦子玉說得委婉,聲音又很輕,好像沒有讓人拒絕的借口。

“秦小姐你都開口了,我肯定會去的,再見。”

“再見。”

學校的大門開了,孩子們有條不紊的涌出校門。沒有來的家長,孩子暫由老師看管。

:

第167章 :與秦子玉相撞(二)

安心和蘇昀去學校門口各班級老師那里帶領自己的小孩,出來時秦子玉還站在路邊,在等家里的車來。

那么高挑的身材,花容月色,已經吸引了很多男士的注意。

的士。

蘇風的頭從外面轉過來:“媽媽,小蕎的媽媽好漂亮啊”

安心一下揪住他的臉:“那我和她,誰漂亮。”

蘇風嘴巴一撅:“安麻麻,你和我媽是這個世界最漂亮的女人,誰都不。尤其是你,又高又好看,你每次來我們學校的時候,我們同學都羨慕死了。”

蘇昀噗嗤一笑,這個鬼精靈。

安心啵地一下,親了他一口。

“小子,算你識相。走,今天我帶你們娘倆去置辦一身形頭,晚帶你去小蕎他們家玩。”

“好”蘇風滿口答應,畢竟是個孩子,聽到玩這個字,有精神。

安心嘆了口氣,聲音很低,極低。卻還是被蘇昀捕捉到了今天的安心很正常。然而安心一正常代表反常,她知道過往的青春歲月,是最難忘懷的。

尤其是那時候用真心去愛過的男人。

蘇昀也有早戀過,是和她一起打工時的男孩。那時還小,兩個人根本不懂什么是愛情,只是一起玩,一起班,一起賺錢。甚至還相約過將來要結婚。

那時,他們彼此也都是有真心的,只是后來

她打工遇到那種事,也不了了知。

去商場。

蘇昀被安心拖著做了發型,那股子陳丈好像是去走紅毯一樣,然后買衣服,知名品牌,二人一人一套。

蘇昀明在心里,知道是安心不想輸了陣。哪怕她已經沒有和秦子玉爭奪的想法,但總不能被人看了笑話。

6點40分,秦子琛打電話來,問她在哪里,她報地址。

“喲,真是巧,居然碰到你們。”電話剛收起來,聽到前方諷刺的話。

蘇昀抬頭,見是唐玥。穿著玫紅短裙,面白色圓點,腳搭白色厚底休閑鞋,頭戴了頂圓帽。老實說,唐玥的這個打扮很漂亮,很小清新的感覺。淡妝,穿著也簡短。

蘇昀點頭問好,蘇風也學著媽媽的樣子,甜甜的叫了句:“姐姐好。”

要說蘇風嘴是甜,一句姐姐讓唐玥禁不住的勾起了唇。但是也僅此而已,和蘇昀搭邊的,她一律不喜歡

“蘇昀,你也真是夠不自量力的。這里的衣服你買得起么”唐玥揚起臉,很瞧不起蘇昀。

若是可能,蘇昀真的懶得理這種人。披著一張好看的皮,一開口是沒素質的話。

但今天蘇風在場,怎么著她也不能讓蘇風看到他的媽媽被別的女人欺負。

“買不買得起,好像也無需唐小姐操心。”

“呵,真是當了表子還要立牌坊。你花的錢,不都是子琛的么你應該在他那里撈了不少錢以前你買不起,現在當然能。誰讓有的人下賤,找到了一張吃不窮的飯票呢”唐玥雙手抱胸,恥笑。

蘇昀胸口憋著一層怒火

她努力隱忍著,狠笑:“這便是有錢人家的小姐得不到時的一幅猙獰嘴臉么果然我也是長了見識。唐小姐,秦總不喜歡你很正常。秦總要是喜歡你,他才是瞎了眼難道你不照鏡子么你沒有看到自己的金玉在外,敗絮其”

蘇昀一般不罵人,罵起人來,也是一句臟字不帶的

“你”唐玥俏臉一白,怒氣漲,千金小姐的脾氣來了

朝著蘇昀前一步,伸手:“你這巴掌要是敢落下來,我撕了你的皮信不信”

抬起的雙手沒有落下來,在半空被人截住

然而唐玥手腕的不止安心一只手,還有一只是蘇昀的。

唐玥一看,瞬間抽回手

眸憤恨噴薄:“等著,我早晚會讓你們兩個跪地求饒”

等她一走,安心直鼓掌。

“哎喲,小昀昀啊,讓我刮目相看啊,干得漂亮。”

蘇昀推開她扒過來的身子,“小綿羊被欺負慣了,也是會還擊的。”

安心欣慰的點頭。

商場的這一頭。

男人站在梁柱之側,身姿挺立,濃黑的眉毛,黑曜石般的眼睛透著隱隱的不可抗拒的邪氣,仿佛多看一眼魂魄要被他勾走。嘴角卻依舊含著一抹仿若春日里粼粼湖水般溫軟的淺淺笑意,優雅而得體。

或許這才是她,真正的面目。

而不是一跟他說話,臉紅個透。

他的小綿羊,可能也需要給她頒個影后的獎。

安心讓服務員把他們換下來的衣服包起來,至于買的衣服直接穿了。蘇昀是一身明黃,及大腿,款式簡潔大方,很貼身,很顯身材。極能發揮身材的優點。

這個顏色也最襯蘇昀的皮臉,**像剝了殼的雞蛋。

不會讓人覺得是特意打扮,但也不會讓人覺得很隨意。

安心的身材優勢是高,細長高挑。淺綠雪紡長裙,腰間是三指寬的腰帶,勾勒得婷婷玉立,美得不食不間煙火。可是安心的氣質是帶著刺的,盡管穿著優雅,卻又有一種讓人過目不忘的清冽。

和蘇昀的綿柔,恰好相反。

一剛一柔。

“結帳。”兩人一頓互夸之后,安心想起來要給錢了。

“一共15萬零800,小姐您看下帳單。”

“不用看了,刷。”媽蛋,安心好不容易找著這么個機會闊氣一回,不得裝一回x。

蘇昀聽了,頭皮都在麻。這兩件衣服,居然這么貴。

“我來。”有男聲傳來,醇厚而性感。

蘇昀幕地抬頭,他站在安心的身側。雪白的襯衫意氣風發,伸手,手指間夾著一張白金卡,眉眼精致。解開的襯衫下鎖骨清晰細致,流暢柔韌的腰線更是收得恰到好處,精致而奢華。

“好啊,那我不客氣了。”這個x下次再來裝,有人給錢,那還不好。

蘇昀因為這句話也回過神來,低頭咳了一下,似乎以此來掩飾自己看他的認真。

秦子琛付完帳,像她走來。抬手揉了揉她頭精心而編制的發辮,勾唇:“是為我打扮的么真漂亮。”傾身,吻她的額頭。

蘇昀推他一下,小聲道:“我為我自己弄的在外面呢。”拉著蘇風出去。

秦子琛走在她的身后,看著自己的手驚覺摸她頭的動作如此自然,連他自己都沒察覺。

“大哥哥,她們太過份了。做頭發,買衣服,都沒給我買飯。她們太敗家了,衣服那么貴,我的衣服加起來一共才五百塊。”蘇風拉著秦子琛手,開始大吐苦水。

小臉皺成一團,水嫩嫩的。

軟綿綿的手牽著他的,秦子琛的手幾不可聞的顫了兩下,他是蘇昀的兒子

他低頭看著蘇風的臉:“想買什么告訴我,我給你買。一會兒到了酒店,去了酒店和小蕎一起吃。”

“嗯,好。”蘇風露齒一笑,明媚可愛。

是那個樣,神韻和蘇昀像極了。

秦子琛心里一震,松開了蘇風的手

他是怎么都不會想到蘇風是她的兒子。un",墨發都用辮子盤了起來,露出線條優美的頸項,穿起高跟鞋來,也很纖瘦高挑,腿筆直**。

是他眼拙,到現在都不相信,她生過孩子,并且已經七歲多了。

蘇風以為秦哥哥不想牽男孩子的手,便也沒在意,跑兩步跟媽媽,小手穿過去,拉著。

“嗯,還是女孩子的手牽著舒服。”小家伙還搖頭晃腦,煞有其事的。

“小屁孩子,看不出來,你還挺色。”安心插話。

“孟叔叔說,男人都是好色的,誰都是。”

“哎喲喂,我們家的小風風成男人了來來,我檢查一下。”安心搓著手掌要去捉蘇風,蘇風一丟蘇昀的手,撥腿跑。

蘇昀在后頭喊:“不要鬧,人多呢。”怕摔著,但哪有人聽她的,轉眼兩人都跑沒了影兒。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