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44節

沒人知道,他說這話時,心里頭有多酸楚。

一直都是他自己在自作多情,一直都是。

看著她在他面前那般拘謹又想逃避的樣子,他的心,有如針扎。曾經,她也是跟在他的后面,叫著孟大哥的小丫頭,曾經她和他也能秉燭夜談

蘇昀不知道說些什么無論是孟墨還是秦子琛,都不是她能配得起的。

更保況,對孟墨縱是有一點愛情,也早已經被她扼殺。

她又重新拿起飲料,喝著所剩無幾的飲料,冰冰涼涼的竄入胃里,依舊緩解不了四腳的僵硬。

孟墨看她白皙的側臉,低頭猛吸著飲料,那樣無所適從的樣子。他知道,蘇昀心里也是不舒服的,他知道蘇昀是很善良且敏感的他伸手,摸著她的頭發,鼻音略重。

“我的小昀長大了心思多了,我”

“孟墨,你干嘛。快過來玩,一會兒咱們玩麻將。”有人在那頭喊他。

孟墨悻悻的縮回手,長嘆口氣:“你又買了新手機,舊手機我不給你了。放心,以后不會有他們找蘇風的機會了。我的號碼你記得,若有什么為難的事,需要我幫忙,隨時開口。”

“或許”他看著她卷翹的睫毛,目光微暗:“你要想離開,我能幫你,你要不想離開,你要想在這里扎根,我一樣可以幫你,只要你開口。”

他唯一拒絕她的是,那個訪談。

其它的,從沒拒絕過。

沒拒絕過的原因是,蘇昀從來沒有對他提過什么要求。

蘇昀咬著吸管,依舊沒說話。

孟墨起身,有一道銳利的視線掃來,他順著視線看去,看到那一頭的黑暗處,男人斜靠在門框,目光灼灼。

他唇一抿,有那么瞬間,他想考驗他們,想去拉蘇昀但也不過瞬間,這想法也沒有了。他不想讓蘇昀為難,不想因為他,又讓蘇昀背著一個游走在兩個男人之間的蝴蝶的稱號。

他朝秦子琛走去,唇邊含笑:“生日快樂。”

“謝謝。”秦子琛舉了下手里的杯子,回道。

“孟墨,你丫趕緊過來”那一頭有人喊。

孟默回頭的打了聲招呼,這些朋友也是很久沒有聚過了,今天是個機會,他不能掃興。

“我先過去了,今天良辰美景,時日尚好,希望你玩得開心。縱是有什么不好的事,影響你的心情”

“當然,我會憋著。”秦子琛截話,回笑,意味深長。

孟墨也笑的高深莫測,轉身到一堆好友身邊去。

歌曲唱到"gao chao"部分,高希凡伸手,對著安心,“擁抱著你的滋味,勝過一切的美味”

安心唱在他的前面,長裙搖曳,卷發披背,肩若削成腰若約素,氣若幽蘭。蘇昀本沒發現,這樣一看兩人還真是有些夫妻相。

“抱一個抱一個”高希凡的朋友在起哄。

:

第171章 :你也算是見過我父母的人了(二)

安心這個人很能玩,也很能開得直玩笑,只要不過份。 為了配合這氣氛,伸手,放在高希凡的手心。蘇昀發現,高希凡那瞬間有輕微的怔忡,或許是他沒想到,安心真的會把手給他。

恰好此時,門被人從外面推開。

穿著白衣的秦子玉和身后的韓呈,韓呈像是剛從發布會回來,頭還沾著瑩光彩帶。他們門一打開,看到了屋子間,牽手的二人。

韓呈的目光微閃了下。

秦子玉勾唇,淺笑,明媚如春。

高希凡看到來人,黑眸閃過一抹狡黠,長臂一攬,把安心提到了自己的懷里,低頭吻住了她。并把話筒關掉,放進了口袋。

安心下意識的出手攻擊,王八蛋

“韓呈看著呢,不要動。”

安心猶豫了下,松開了拳頭,任他灼熱的大掌扣著她纖細的腰身。

蘇昀看著他們兩個,愕然。

旁邊的沙發陷了下去,一只寬厚的長臂驀然伸過來搭在了她身后沙發的椅背。

絲絲男士香水味撲來,蘇昀沒敢回頭。

“你們聊了什么”他問,他幽深的目光落在她姣好的側臉之,有一點點脂粉味,很淡,很好聞。她今天化了妝,更顯得可人。

蘇昀勾唇,“沒啥。”

他似有似無的笑了下,他也并沒有打算深問,“這首歌叫什么名字”

“擁抱著你的滋味,你沒聽過么”已經是很老的歌了,蘇昀下意識側頭。

哪知,一側頭恰好,他的頭往前一傾。蘇昀的唇,掃過他的下巴。

蘇昀一怔。

笑意染了秦子琛的雙眸,他把手拿下來改圈住蘇昀的腰身,低頭,笑得邪魅:“滋味不錯。”

蘇昀斜昵了他一眼,沒有動,任他抱著,反正反抗也是沒用的。

對面韓呈和秦子玉過來,

“這么開心呢”秦子玉拍了兩下手掌,回頭,拉著韓呈的手,到蘇昀的旁邊坐下。

韓呈朝秦子琛打招呼,“生日快樂。”

秦子琛起身,目光深深淺淺,有一種讓人看不懂的情緒。

“謝謝,你也快樂。”

韓呈面色微僵,隨手又笑了,“當然。不過這么熱鬧子玉不是很喜歡這種場所。我們先回房間休息。”

秦子琛點頭。

秦子玉起身,朝著蘇昀道:“蘇小姐,你安心的玩。你弟弟在和小蕎玩,有人看著在,沒事的。玩累了,在這酒店休息,明天我送他們倆一起學,你放心。”

蘇昀站起來,道謝。

秦子琛聽到弟弟二字,目光瞇了下。

韓呈彎腰把秦子玉拉起來,朝眾人一一問好。

走到間位置,兩人還吻得難舍難分

安心的全身很僵硬,幸好燈光不是很亮,否則很容易看得出來。直到感覺到那兩個的消失,她才退離,睜眼望進高希凡的瞳孔,“賤人”

她的唇被吻得原故,顏色要先前紅一點,經這燈光一照,呈現出一種迷人的蜜色,臉龐輪廓分明,處處都是精致。如此近的距離,能清楚的看到她紅唇的紋路。

腦子里像有什么不受控制一樣他低頭,在她的唇,輕輕一吻。

安心一僵,接著怒火竄

“別生氣,這是回報。”

“回報你妹,我需要你回報么難道我還需要用你做擋箭牌么”安心伸手揪著他腰兩側,外人看來,像是她在擁抱他一樣。

“廝輕點。”高希凡牙一咧,但還是任她揪去。接著不留情面的戳穿她:“你不需要么你知道前幾天咱倆喝酒,你喝醉時你叫的誰的名字”

安心:“誰、誰”她有點結巴。

“你心里想的誰是誰。你要不需要我這個擋箭牌,先前我說你是我女朋友,你也沒反對啊。我可告訴你,安小姐。人貴在有誠信,你當著那么多人的面,說我是你的男朋友,你得對我負責。你要是敢反對,我饒不了你”

一曲音樂也放完了,安心推開他。

臉一別,“老娘想反悔隨時反悔,你能咋滴”

“你”高希凡氣不打一處來,這小妞,渾身都是刺啊

安心在屋里掃了兩圈,也沒看到蘇昀的身影,連秦子琛也不見了,算了不管他們,肯定又找地方請親親我我去了。

有人提議打麻將。

“安小姐,我偷偷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們和蘇小姐打了兩次牌,迫于老秦的壓迫,我們輸了她很多錢。老秦這個王八蛋,真是黑啊。”有人抱怨。

孟墨頷首,掩去了眼底的神色。

安心一笑,她明白蘇昀打算的技術。她那個技術,嘖嘖不想恭唯。

高希凡把安心摁到他座位的前面,“那你們今天也得給你們二嫂來點福利,讓著她點。讓她多贏點,好包養本少”

呵呵安心想把他捆起來,暴打一頓

但轉念一想

“行,輸了算你的,贏了算我的。”

“當然,誰讓你是我女朋友。”高希凡低頭,迷人一笑。

孟墨在安心的對面落坐,看著二人,邪邪的勾唇:“你們什么時候成了男女朋友什么關系這么好了”

高希凡肆意的笑著:“你錯過了,在吃飯前,我們倆確定了戀愛關系。”

孟墨笑笑沒說話,問高希凡有沒有帶夠錢。

靜謐的電梯,燈光在頭頂像一把傘兜頭而來,照著蘇昀臉色有些過份的白,然而這幅樣子越能顯出她的潺弱。

她從梯壁里看到旁邊的他,雙手放進口袋里,襯衫雪白出塵,墨色的濃眉斜飛入鬢,鼻梁俊挺筆直,嘴唇薄如刀削。頭發極有光澤,下巴的線條很性感。

秦家的人,基因果然都好。

“我好看么”他出聲,伸手摟著她的肩,把她帶了過來。

蘇昀不點頭也沒搖頭,“臭美。”

秦子琛伸手勾起她的下巴,吻順勢落了下去

很輕,很柔也纏綿。他的長臂一手扣著她的腰,一手膚著她的后腦勺,吻逐漸加深

蘇昀很被動,或者說是被動慣了,任他抱著吻著。

忽然,他抱她的動作加重了力道,吻猝然變得猛烈起來

她一驚,才發現方才,她在回應他。一瞬間,燥熱升起。

羞愧難當,她

正當吻得難舍難分時,秦子琛的電話響了,手機同置聲音,不大,有一種沉悶。他松開她,出電梯,朝停車場走。

手卻沒有松開,大掌包裹著她的。

“說。”聲音很低,有絲絲的沙啞,像漏沙,很有質感。

“已確定。蘇小姐消失的那一年,用了安小小這個名字,在美國一家小醫院里生下一個男嬰,是蘇風。當然孩子的父親,查不到。那段時間她正好有交往的男朋友。”

確定和猜測是兩碼事。

當然在秦子琛的心里,他的猜測已經確定

蘇昀顫抖了兩下,因為他捏得她疼了。她低頭,看到他手的筋暴起。她一下子站住,抬頭他正收起電話,停車場的燈光很暗,看不太清他的神情,卻很清楚的感覺到他突然而升的戾氣。

很重,壓迫著她,呼吸漸緩。

酒店房間里。

夏鶯和范以煙喝著咖啡,聊完了姐妹們的家常之后。

范以煙終于開口問了她一直想要問的問題:“小鶯,你看蘇昀像不像當年她五官真的很像,又同樣姓蘇。”

夏鶯細細品著咖啡,直到苦味充滿整個味蕾。

她抬了抬眼皮子,笑得嫵媚:“你想多了,應該不會。或許只是碰巧而已,當年她的孩子不是死了么并且還是死在你的手里。”

咣啷一聲,范以煙手時的咖啡騰地一下掉到地,褐色的汁液濺得到處都是。

夏鶯看著她,沒說話。

范以煙回過神來,“你看我,竟然連個杯子都拿不好了。”把杯子撿起來,放在桌子。幸好掉到地毯邊緣,杯子沒破。

戛鶯笑而不語。

起身,帶領著范以煙換個地方坐。

“小煙,放心。唐玥那孩子嬌俏可愛,子琛的性格沉穩內斂,剛好兩個人可以互補。我看好唐玥,所以自作主張給唐玥安了一個未婚妻的名號。但是你心里明白,這個稱號沒有任何實質性的只是口頭的。我只能幫助一下玥兒,其它的看她有沒有那個本事壓得子琛的心。”

:

第172章 :小綿羊,我們結婚吧(一)

“當然,我們家玥兒雖然是被寵壞了,但是也是大家出來的姑娘。我相信她有那個魅力獲得子琛的青瞇。子琛這孩子真是不錯,深得我心。”

夏鶯笑了,當然。她的兩個兒女都是她的嬌傲。

她看著范以煙,“小煙,寵歸寵。管教還是要管教的,不要溺愛。像在那種公共場所掌箍清潔人員的事,是不能做的,喪德。”她雖不在公司坐鎮,但想要知道什么事情,那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范以煙一驚:“什么小鶯,你說的是我們、我們家玥兒么她不會的”

“你不知道么玥兒以子琛未婚妻的身份去公司,結果沒在子琛那討到好,把氣撒到了傭人身。不說這種打人之事不好,是以這個身份,做出這種事情,太出格。什么身份做什么事,小煙真得好好教教她。如果不是我讓秘書部胡沁把這事壓下去,玥兒不知道會被說成什么樣。我們子琛的夫人,一定要口碑好。”

范以煙連連點頭,“你說得對,口碑的確很重要。我回去像玥兒核實,如果是真的,我定然好好教訓她這要成為子琛的老婆的,性子不收不收怎么行”

夏鶯:“別說早了,我希望玥兒嫁給子琛。但是到最后也只能看子琛自己,我總不能硬逼著他娶。”

“這倒是。小鶯啊,時間也不早了,改天我去俯拜見秦哥,我先走啦。”

“好,我送你。”夏鶯起身,把范以煙送出門。

待她一走,夏鶯關緊門,立刻打電話出去。

“給我查當年我送往孤兒院的那個孩子現在在哪兒,是不是叫蘇昀,盡快給我消息”

如果蘇昀真是當年的那個孩子那她肯定也是那個給她發郵件的那個人。

她居然找來了

范以煙出門,在大廳找到了正在談話的唐玥和胡沁。

二人見范以煙來,忙去問好。

范以煙盯著胡沁:“請問你是”

“伯母,我叫胡沁,現在是秦總的秘書。”胡沁頷首,很客氣。

“胡秘書,你和子琛走得很近”范以煙挑了挑細眉,眉目很鋒利。

唐玥撒著嬌:“媽,胡秘書幫了我很大的忙呢。幫我把蘇昀那個賤女人趕出了秦氏,幫我盯著她,你干嘛一幅盤問的語氣。”

范以煙有些錯愕。

胡沁連忙道:“唐小姐誤會了。蘇助理是秦總辭退的,我并沒有做任何事情。公司的人來去往,都有規章制度來約束,我沒那個本事。伯母若是問我和秦總的關系的話,我只能告訴您,我和秦總是多年的戰友,共同進退,我和大家一樣都是為秦氏效力。”

范以煙審視著面前這個女人,不簡單啊。

一不邀功,二說明了自己和秦子琛之間的深厚感情。

共同進退,戰友,一般這種關系的人是堅不可摧的。

“是我唐突了,胡秘書辛苦了,再見。”范以煙回,拉著唐玥出門。

胡沁鞠躬,看著二人消失,唇邊浮起一抹冷笑。

車,范以煙問,“你和子琛的關系到底怎么樣老實回答”今晚夏鶯的語氣,她聽得出來。她雖喜歡唐玥,但是能不能成位她的兒媳婦,她抱著無所謂的心態。

把一個未婚妻的身份強行安給了她,已經算是仁至義心盡。

“呃那樣。”唐玥很不情愿的說。

“我看你再不用點心,子琛這根大魚跑了女兒,我告訴你,子琛是一定要成為我們的女婿,否則我們唐家完了”范以煙終于說出了心里話。

“媽,怎么了嘛”唐玥感覺到了嚴重性,有點緊張。

“哼夏鶯生的兩個孩子,都成龍成鳳,能靠自己的能力光耀門楣。怎么我生的兩個成天知道花錢胡鬧玩”

唐玥一聽,不高興了,“我們怎么了嘛哪點不好。”

“你今年快25歲了,你沒過一天的班,大手大腳的花錢瞎胡鬧。人家子玉雖你年長,但是個極有名的設計師。秦子琛我不說了,你弟弟我讓他去出國留學深造,他不去。把學校當成旅館一樣,想去去。把警察局當成小家一樣,三天兩頭的去坐坐。你們有哪一個能接手唐氏企業的,我和你爸爸天天為你們操碎了心”

范以煙痛心疾首她不夏鶯丑,憑什么處處不如人

老公不爭氣,在年輕時給她找小三,兒女大了,也不爭氣,操不盡的心

“跟人家什么嘛,弟弟不是還小嘛,年少輕狂的時候不都這樣。好了,我會想辦法讓子琛娶我的。”

范以煙扯了扯袖口,“不要什么事都去找胡沁,你是斗不過她的。看得出來,胡沁喜歡子琛,但是子琛不喜歡她。他的心里應該只有蘇昀,從今天的介紹都看得出來,那小子,太張狂了”

不提罷,一提唐玥恨得牙直癢癢

該死的。

“胡沁不急,你等著子琛收拾她。你主要是收拾蘇昀,不能讓她在景天市呆下去,否則照這個趨勢下去,她早晚會取締你”

想到蘇昀那個樣子,范以煙的心頭像扎了一根刺一樣的難受無論她是不是和當年姓蘇的女人有關,她都絕對不會讓她和女兒一起去爭同一個男人

她、不夠格。

而母子倆一起商量如何對付蘇昀,把夏鶯給她的勸誡,早已拋到九宵云外

蘇昀被秦子琛帶到車里,一進門,他便反鎖了車門。

蘇昀以為他要走,便去系安全帶。手都還沒摸去,他突然壓過來太暗了,只有停車場內的燈光隱隱照過來,卻又被他伸過來的頭擋住。戾氣朝她撲來,卻又沒有那么驢人。

黝黑的目光深不可測。

她下意識的把頭盡量朝后仰,“秦總,怎、怎么了”

他伸出手掌,放在她脖頸處,細細磨砂。

那種感覺讓蘇昀脊背發寒,好像搞不好它會變在劊子手,截斷了它

“小綿羊,我們結婚。”他低頭,唇抵了她的下巴,聲音很輕。

蘇昀渾身一僵。

他的手指繼續在她的脖頸邊緣游走,每到一處總能讓蘇昀的頭皮發麻。

“秦總、你你說什么”

秦子琛把她扶起來,勾著她的下巴,**她與他平視。眼神的接觸讓蘇昀越的顫栗,腳趾都卷了進來。

他察覺到了她的異樣,勾唇,“你在緊張緊張什么我不會對你怎么樣。回我的問題,嗯”

“不我不唔”

他猛地低頭,手攥住了她細細的腰肢,吻猛烈而激纏

這種帶著某種泄氣式的吻,他從來沒有過。她像一條小魚,被他緊鎖著,呼吸都困難。

她害怕,從骨子里滲透出來。兩手放在他的胸膛,死命的推他,可他像一塊鐵壁,男女之間力量的懸殊讓她極為被動。他呼吸低沉,噴在她的耳邊,有些灼熱。

“秦子唔。”剛剛離開一點,讓她能說句話來,不過一瞬又被她封住。

他的大掌不知何時伸向了她的裙角下方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