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49節

蘇昀不自在的紅了臉,雖然很淡,但皮膚白,依舊看得清楚。

好在蘇風在她的旁邊,小嘴一撅。

“你們能不能為我考慮一下,我還在這兒呢。”

秦子琛望向他,薄唇一勾:“怎么,要我也親一下你嗎”

蘇風哼了一聲,跑出去。一想,安麻麻那邊也不知道是個什么情況,算了,還是自己一個人玩。

秦子琛暗暗笑了下,轉頭,目光灼灼:“要不要休息一下”

蘇昀搖頭。

“放心,我不會出軌,不會跑,我會在這兒守著你。我怕你把我當成糞便扔了。”他取笑,屁股一移,到了這邊,朝沙發躺了下來,帶著蘇昀也躺下。

蘇昀嬌嗔:“說什么呢,拿誰當糞便也不會拿秦大總裁,多沒長眼。”

“呵。”他發笑,胸腔抖動,正巧在她的臉頰部位。

又是一陣長長的沉默,躺著都沒動,時間久了,還真的有些昏昏欲睡。

“蘇昀,我們結婚。”

不知何時,他又說了句。

蘇昀徒然睜開眼晴,抬頭,正巧看到他的目光直直望著她。深隧又認真,燦亮如星辰。

她坐起來,怔怔的看著他的臉龐。好半響才找回自己的聲音:“你是認真的么”

“當然,我很認真。”秦子琛回,手拉著她的小手,撫摸著她光突突的無名指。

蘇昀抽回手,起來,“秦總,我”

“怎么,要拒絕”他起身,目光如炬。

蘇昀嘆氣:“秦總,別再逗我了,我禁不住。”她拒絕他她是有多不識好歹才拒絕秦子琛的求婚,可是,她真的不能答應,也不會答應。

剛準備動,身子猛然被一個大力一扯,她一趔趄,人瞬間倒向了沙發,他一壓而來

長指摁著她的手腕,俊臉壓向她:“逗你我何時逗過你你倒是說說。我從未騙過你,對你的表白,對你說過的話,我都能說到做到你覺得我是在逗你么你是這么認為的”

他眸有一種薄薄的寒氣,讓蘇昀幾欲不敢直視。

的確,她一直是這么認為的。或許是因為,她對自己不夠有信心。

覺得秦子琛那樣的人,不會對自己對真心。

她看著他,“不會么那么,你真的是喜歡我想與我結婚了秦總。”

一瞬間,有一種霜罩寒梅的陰冷

他往前湊近一分,讓她看清楚他瞳孔的薄怒

“蘇昀,你好樣的這么無視我,還從來沒有出現過”他猛地起身,再沒看他,轉身出門。

身一松,蘇昀長松一口氣。身子卻不想再動,窩在沙發,看著他離去的方向,怔愣。

秦子琛一出門,碰到同樣生著悶氣的高希凡。他看也沒看,轉身進了電梯,高希凡一愣,緊跟其后。

“喂,你也被趕出來了么”高希凡黑著臉,不大情愿的道。給他氣蒙了,死女人,太不把他放在眼里。

秦子琛沒回,印在電梯的墨眸,冰點正在凝聚,周身戾氣很重高希凡感覺到了,也不再多言。從剛剛蘇昀的那番言語來看,他已經明白,蘇昀性子柔里帶綱。

不輕易服從,不輕易妥協,不會攀附男人。

而秦子琛又是一個征服欲極強的男人,面對蘇昀,他像掉在棉花里的釘子。看著是他在扎她,其實是她在帶著他走。

水浸不透,拳頭打不破,這種女人,最難搞。

電梯開了,秦子琛出去。

他覺得他好像在自取其辱,從她跑到他的身邊來,騙他蘇風是她的弟弟。把他花了大精力買的水晶玫瑰送給唐泉,他知道,她不把他當回事。

可沒想到沒想到

他秦子琛也有這么一天

他握著拳頭,薄唇緊抿,目光似卒了毒一樣的寒

高希凡拖著秦子琛進了了酒店的廳,來了一打酒。

景天市。

唐宅。

唐玥昨天一天都找不到秦子琛的去向,而且最主要的是連蘇昀的去向也不知道。這兩個人同時不見,那只有一個可能,是兩人在一起。

她利用父親的關系,查他們的行蹤。

任何航班都沒有他們的蹤跡,那是自己開車出去的唄。

她氣得,砰地一下扔了手機,砸到墻。

范以煙從樓下來,看到此舉,有點無奈,又心疼。

“怎么了”

“媽,他們在一起,肯定在一起,我要找到他們”唐玥沖范以煙吼。

:

第183章 :如果這個女人是你,我肯定不會煩(二)

范以煙皺著眉頭:“玥兒,改改你這性子。 你都動用了你爸的關系,我還能再去麻煩別人么。再說,子琛的行蹤如果隨便能讓你查到,那也說明他是故意讓你查。你急什么,凡事動動腦子。”

她把女兒撫到沙發來坐下,好言相勸。

“雖然你這個未婚妻的身份不是響當當,也沒有經過正當的程序,但好歹也算是你夏媽媽給你靠近子琛的利器。他要是做了對不起你的事,也有你夏媽媽教訓他。再說現在這個關口子琛若真的和蘇昀那個女人出去玩,那不正好是個機會么”

唐玥咬著唇:“什么機會”

“去買點營養補品,看望秦叔叔。陪夏媽媽說說話,你嬌俏可愛,她從喜歡你。你呀,嘴巴放甜點,多說點好聽的。讓你夏媽媽把你安排到子琛的別墅去住,近水樓臺先得月。”

唐玥眼前一亮,對啊,她怎么沒想到。

她可以先去淺水灣和子琛近距離發展感情。

說辦辦。

“媽,我去了啊。”唐玥拿起包,飛也似的跑了出去。

范以煙搖頭苦笑,這個蠢女兒哦。她要不教她,子琛肯定不會是她的

秦子琛必須得是唐家的女婿,最不濟,也絕不能讓蘇昀搶了去

蘇昀

哼她想起來,牙關便癢癢不除不快

“這幅表情,又在算計什么呢”身后有聲音傳來,唐承悅從樓下來,目光從她的臉一掃而過,淡道。

范以煙斂下神思,淺笑:“我在想我們這個女婿估計會飛。”

“飛”唐承悅坐在她的對面了,略微胖的臉龐閃過一抹精光,“他哪里能飛,要飛也是飛到我唐家來。”

“當然。可是子琛這頭牛,好像還沒人控制得住他。怕只怕”

“怎么玥兒搞不定呃也是,子琛這孩子一向很難猜。改天把他約來,我和他好好聊聊。讓玥兒加把勁兒。”唐承悅拿著茶杯,準備去院子里散散步。

范以煙看著他的背影,忽然道:“他是飛,也不會飛遠了,肯定是蘇昀那里。”

唐承悅轉頭,看著好,眉目一擰:“蘇昀是誰哦是次子琛當著我們的面,向她媽媽介紹的那個女孩”他頓了一下,似在想著什么,“這一個女人,我相信你們是可以搞定并且不給唐家抹黑的,我相信你。”

末了又加一句,“子琛是肯定要成為我秦家的女婿”

轉身,出去了。

轉身的剎那,臉色猝變握緊了茶杯,目光幽暗

蘇昀和她太像了。他得查查,蘇昀的真實身份。在沒有查到真實身份之前,蘇昀不能受半點傷害而他只有把蘇昀推得遠遠的,視她如螻蟻,蘇昀才會減少傷害。

范以煙有點范嘀咕,唐承悅的表現太連貫,他真的不懷疑蘇昀么和那個女人,長得如此之像,他當真不懷疑可是他的言下之意,已經是放手讓她收拾蘇昀。

如果他真的懷疑蘇昀的身份,應該不會這么說才對。

秦宅。

老宅的風格是秦家老一輩留下來的祖產,經過后來的翻修,也保留了以前的復古風。大氣,輝煌。

大門前一個大大的噴泉,彰顯著其主人不俗的身份。鐵柵門兩旁兩尊大獅,氣勢磅礴,很雄武。

還是十來歲的時候來過,后來便不再來。

傭人把她帶到正廳,她彎腰感謝。

夏鶯一身華貴裙衫出來,見到唐玥,喜笑顏開。

“玥兒,今天怎么想起來來看我”她指著對面的沙發,讓唐玥坐。

唐玥今天刻意打扮了下,淺色長裙,高跟鞋,很名媛范兒。妝容適且,不鋒芒卻也不會低調。在夏鶯的面前,她連走路邁開的步子都碎小了很多。

“夏媽媽,我是您從小看著長大的,我想您來了。買了點營養品看叔叔,傭人阿姨說叔叔睡了,我不去打擾。”唐玥這話說得很規矩。本向夏鶯也是極喜歡這個小姑娘的。

如果唐玥能一直保持這一刻的水準,她怎么著也能把唐玥弄到子琛的身邊。

她心里明白,唐玥是做給她看的。

“小丫頭懂事了,長大了。秦叔叔身體不好,你來得真不是時候。不如這樣,等他什么時候精神好了,我喊子琛回來吃飯,你也一起來。”

唐玥眼晴都亮了。

“謝謝夏媽媽。”唐玥三兩步跑到這邊來,坐在夏鶯的身邊,撒著嬌,“夏媽媽,以前是我不懂事,被我們家的人寵壞了。我也知道錯了,我更知道要當子琛的老婆,這樣下去肯定不行。我改,有哪兒不好的我肯定改。”

夏鶯倒是有些意外,她居然能認識到自己的不足,著實意外。

她沒說話,靜觀變。

“夏媽媽,您看,我不小了,子琛也不小了。也該成家了,我們兩家關系本來也不錯,如果我和子琛結婚的話,那豈不是親加親。但是現在子琛身邊有個很有心計的女人,我斗不過她,夏媽媽你可要幫我。”

夏鶯細眉挑了挑,這話肯定不是這個沖頭能說出來的。

“你說,你想讓夏媽媽怎么幫”

“夏媽媽,我想到子琛的淺水灣里去住。我去照顧他,說不定他能看到我的好,認清蘇昀的壞心眼。單數不成較,有了對,他知道誰好誰壞,誰對他有益處。”

夏鶯在心里笑了兩下,還把益處都搬出來了。

但唐玥說得也不是沒有道理。好多情侶相愛的開端,都是相看兩厭。而且蘇昀這女人,若是因為唐玥的存在,讓子琛死了那條心,那也不是一件壞事。

“好好,這點小要求,你夏媽媽答應了。不過也不用照顧他,有傭人阿姨在呢。”夏鶯似笑非笑。

唐玥興奮得不行,自然沒注意到夏鶯臉的不尋常。

從秦宅一離開,她便開車直奔淺水灣。

是夜,燈火輝煌。

在這種沿海的地方,更是熱鬧非凡。各國人士,俊男俏女,圍在一起,暢意聊天。

蘇昀端著主辦方準備的飲料,站在人群之外。看著前方男男**,手拉手沿著篝火跳舞唱歌,輕松又愜意的樣子。心里卻是一片亂麻,一整個下午都沒看到秦子琛

她不知道這是怎么了,照理,她是應該開心的。

畢竟惹怒了他,像他那樣的人,日后怕是不會再和她糾纏。

可怎么都提不起勁兒來。

安心和當地居民喝了幾杯酒,拿著酒杯一下子撲到她的身邊來,“小昀昀,這是他們自釀酒,特別好喝。”

“別喝醉了,和大醫生來個酒后亂性。”

“開玩笑,這種酒對我來說,像飲料,我不會醉的。而且我要是醉了,那肯定是不醒人事。要是和姓高的發生啥事,那也肯定是他強j,我廢了他”

蘇昀笑笑,沒有回應。

天空姹紫嫣紅,火花一飛沖天,迷蒙雙眼。印著她嬌美的臉龐,有一抹想讓人撫平眉心的沖動。

有熱情的居民過來,非要和她喝酒。

“蘇小姐是,今天午我也在那里,我對你的那番話表示非常贊同。男人嘛,是必須品,但不是必需品。不是咱們女人的,不能強求。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他去。”

蘇昀接過酒,淺抿了一口,果真沁甜。但入了胃,又有一種醇醇的苦澀,倒是別有一番滋味。

安心附和。

幾人聊了幾句,蘇昀的一杯酒也全下了肚。

可酒剛喝完,她覺得了不對勁。

眼前景象模糊,思緒飄飛,不由自主的想笑。她清楚的意識到自己喝醉了,可是怪異的很,大腦又特別的清晰。

itsabeautifunightbtodo,heybabyithkiarry

舞臺有樂隊在唱arryyou,名我們結婚。蘇昀很喜歡這首歌,家里還有這唱有其主唱的親筆簽名唱片。

可是此時此刻,它怎么會在這里響起呢。

dontsaynonono,jtsayyeahyeahyeah

這個歌唱者的聲音如此醇厚,和原唱又極為接近。

她突然想起來,這首歌是孟墨帶她去聽,原唱的演唱會。孟墨說得一口極其純正的英語,那時的蘇昀還說不好英語,孟墨把這首歌的歌詞一句一句的翻譯給她聽。

:

第184章 :這種路人皆知的手段就不要用了吧(一)

蘇昀想回房間,搖搖晃晃,前方迷影疊疊。

老遠似乎聽到了安心帶著蘇風跳舞的歡聲笑語,真好。有了安心,對于蘇風,她能放心好多好多。

前邊有人擋著她。

她伸手推著他:“不好意思,讓讓。”

“喲,美妞。喝醉了咱們這自釀的酒也是看體質的,有的人喝一打也沒事,有的人喝一口醉。醉起來,可難受得很。來,跟我走,哥哥這里有解酒的,給你甄一碗。”男人狀似扶住蘇昀的肩膀,朝酒店里帶去。

蘇昀盡管喝醉,但腦子清的很

使勁一推,一手襯在柱子:“這種路人皆知的手段不要用了,過時了知道么”

蘇昀那一次醉酒,遇到了秦子琛,生下了蘇風,這一次她說什么也不會跟任何人走。

男人因她這一推,踉蹌了好幾步。但畢竟是個全身沒啥力氣女人推的,也不會摔倒。,黑色的牛仔。很稚嫩的樣子,尤其是小臉蛋紅撲撲的,誘人得不行。

這種小清新的小樣兒,很容易勾的人心里癢癢的。

好久好久沒玩這么純的妹子。他可不會這么松手。

“小妞,脾氣還挺烈。只要能泡到妞,手段什么時候都不會過時。乖乖的跟哥哥走,否則這人多的地方,我把你強行抱走,也不會有任何人懷疑”

蘇昀漸漸沒了力氣,這酒醉起來,果真是難受得很

雙腿直顫,可她絕對不能倒下

握緊了拳,安心不知道去了哪里,秦子琛一下午都沒有出現,不知是不是走了。

她抬頭,勾唇一笑:“呵呵,沒用的owser,也只會用這種方法來欺負無力還擊的女人。”

“你”男人像一下子被子擊了要害,怒氣漲,手一揚,欲揮巴掌。

咔嚓。

“啊”男人發出一聲慘叫,疼得他雙膝跪地他的手腕被一只大手緊握著,骨節錯位的疼痛,疼入心扉。

“滾”一個單音節從男人嘴里迸發,玄寒如冰。

秦子琛手一甩,把男人甩得老遠。轉身,拖著蘇昀進了酒店,電梯,回房。

蘇昀被他這樣一扯,頭暈得更是厲害。待他一站定,頭不受控制的朝他胳膊撞去,頓覺冷冽之氣襲來

他兩指鉗著她的下巴,薄怒:“既然在外面喝酒,要做好萬全的準備。你是不是光剩一張利嘴,沒有長腦子”

蘇昀瞥瞥唇,臉一別,掙脫他的掌控。

“我長了啊。”她往后一靠,靠在梯壁,垂著頭。

秦子琛胸口一窒雙眸半瞇,緊鎖著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膽子越來越大

蘇昀有點站不住,可是放在身后的手緊緊的扣住墻壁,以求能站穩這個酒后勁很足,她的頭開始暈頭轉向。她不想倒下去

叮,電梯開了。

這個聲音像是一個鬧鐘在她腦子里猛地一敲,她抬腿往外走。可是她高估了自己,腿剛剛動,身子一軟,朝地栽去。要在倒地的瞬間,長臂一撈,把她攔腰抱起。

這種從地面抱起的姿勢,肯定會晃動,一晃,蘇昀想吐。

“憋著,你敢吐出來試試”秦子琛低頭,聲音極冷。

蘇昀捂著嘴,到了房間,秦子琛剛把她放下,她朝廁所里跑。反手把門一關,爬在馬桶里,開始吐起來。

她不知道那一次醉酒是什么樣子,怎么那么的不省人事,連是誰要了她的第一次,她都不知道。可這一次,明明已醉,她的大腦卻如此清晰。清晰得有些讓心慌。

秦子琛關房門,眉心皺起。里面的嘔吐聲,讓他全身不適應。

站在屋里好久,她還沒出來,他走近去敲門,想想,罷了

他憑什么要去關心一個不把他當一回事的女人,他是誰,秦子琛。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轉身,朝門口走,手剛摸門把,廁所的門忽然打開。咚地一下,蘇昀的頭磕在門框。

秦子琛一怔。

蘇昀虛晃了兩下,才站定,抬頭看向他,憨笑:“咦,你要走啊那麻煩你關好門。”

她揉了下頭,身子一歪,倒向了床側。

頭埋向被裖,蹭了蹭,睡去。

秦子琛繃著唇,急步朝這個女人走來目光慍怒,前拽著她的肩膀,一個翻轉,身子壓下:“睜開你的眼晴,我是誰蘇昀”

聲音有些大,似從喉嚨里迸發出來

縱是蘇昀怎么醉,也醒了幾分她睜開迷蒙的雙眼,看到前邊幾個不停晃動的人影,揉了揉眼晴,再一看,這臉總算是穩定了下來。

“秦子琛,我司嘛,認識。”蘇昀朝被子里面一縮,眼一閉,嬌笑:“不對你不是我司,你是個臭男人。我才不需要男人,哪涼快如去”

秦子琛氣息一冷,火氣在胸口猝然翻騰

扣著女人的肩膀,壓向她:“看清楚了,我是秦子琛我是你的男人,你給我記清楚”

他低吼,俯身,壓向她。兩手捧著她的臉蛋,唇肆意壓下

蘇昀唔了兩下,想反抗又無力。他的大手已經伸向了她衣服的下擺。蘇昀全無力氣,任他的風雨降落。

夜半,零晨兩點。

外邊依舊熱鬧,還未散去。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