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52節

“寶貝,媽媽在。”蘇風抱在懷里很吃力,幾次要掉下去。

“媽媽,你不要生氣,我不要秦哥哥”

蘇昀的鼻子酸了酸,“乖兒子,我們誰都不要。以后不用喊我姐姐了,在哪兒都喊我媽媽,你是媽媽的命。”沒有蘇風,蘇昀也沒了。

蘇風睜開了眼睛,“真的嗎”

蘇昀重重的點點頭,眼淚差點掉了出來。她從蘇風的眼晴里看到了開心,這才知道原來兒子一直不想喊她為姐姐。是她不好,委屈了兒子。抱車,蘇昀的胳膊差點抬不起來。

很酸澀。

在車不到一會兒,蘇風又昏昏沉沉的睡去。

蘇風焦急得很,到醫院,掛了急診。

感冒發燒,喉嚨有點發炎,掛水是必須的。

直到天亮,蘇風燒退,蘇昀才敢入睡。

書房。

煙霧迷繞,氤氳著嗆人的尼古丁。男人英俊的臉龐,似近非近,只有手里的煙頭,呈現出一個小小的紅點。

房間里很暗,天連顆星星都沒有。窗戶大開,只有樓下花園里的燈,影影斜斜的照來。男人靠在椅背,手里夾著煙頭,桌的煙灰缸已經好幾口抽掉的煙。

眉眼不清,戾氣不在,只有滿身濃得化不開的低沉。

他未曾想到過,她會如此簡短的把這件事情說了出來連騙都不想再騙下去了。

她接近他,是為了什么

似乎到現在她沒有得到過什么。

可是,何故要欺騙。

騙他,騙他的心。

“呵。”一聲自嘲從薄唇里益出來。

原來是個人都會范賤,包括他秦子琛。

起身,把煙頭摁向煙灰缸里,出門。他何必為了一個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女人,在這里愁眉苦臉。

還沒開門,門被人從外面打開,露出一張俏臉來。看到那臉的瞬間,秦子琛一愣,目光一暗,太像蘇昀

“子琛哥,這么晚了,還在忙”唐玥端著一碗她親手煮的咖啡,笑得很甜美。

秦子琛薄唇繃了起來:“我不是說過,我的私人地方不要來么”

“子琛哥”

“還有,進門先敲門,記得”

長臂向前一揮,關了門,反鎖。從另一個門,直到臥室。

唐玥得虧反應快,否則鼻子會撞彎可這樣往后一退,咖啡全都潑在胸口,不算燙,可依然有些疼痛。她鼻子一酸,委屈。唇瞥了瞥,跑回房間。

換衣服,胸口紅了一大片。

她拿起車鑰匙,跑了出去,正在洗澡的秦子琛,并沒聽清樓下車子啟動的聲音。

涼水沖過健碩的胸膛,他仰頭,性感的喉結給人一種窒息的迷幻。身的肌肉練到恰到好處,不過分威猛,也不柔。

被水沖刷過的眉眼,又恢復了他原先的凌歷瞳孔黑白分明,透著精銳的光芒

唐玥一回到家,像土匪進了村。到了大門處,壓根不停,直接硬闖

門半掉不掉的卡在柱子,車頭凹了下去。這可怕看門的大叔嚇壞了,以為是誰要闖私宅。定晴一看,這是大小姐的車沒錯。可是大小姐她

他忙下車去問,還沒走近,大小姐一腳踢開門,沖進了屋。

闖進大門,觸動了別墅的安全警報系統一進大廳,父親母親,唐泉都從樓跑下來,一看竟是她。

唐泉揉著睡亂的頭發,語氣極是不好:“唐玥,你又發什么瘋,是不是欠抽”

唐承悅與范以煙也很不滿,但忍著沒說。

唐玥拿著手里的包包朝唐泉身使勁扔去

“怎么對你姐說話的,唐泉,我看你才欠教訓”

包扔過來,砸到身,穿得很少,所以挺疼的。他一下子生氣了,一腳踩包,踢的老遠這名貴的包,唐玥可花了不少銀子。

“你”她怒極,欲沖去。

“我怎么,哼我可不是外面那些蠢貨,看你有兩個臭錢巴結你看清楚,你現在站在哪兒”

“唐泉”

“夠了吵什么吵”唐承悅終于發話,和范以煙一起坐到沙發。他皺著眉:“都給我坐下,說說怎么回事”

唐泉瞪了他姐姐一眼,朝沙發一歪。

唐玥見到媽媽委屈了,坐在她身側,哭哭啼啼。

“媽,我受傷了”

范以煙順著唐玥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胸口處看到衣服摭蓋不到的地方,一片殷紅。這一看是燙傷。

她心疼死了,“寶貝,你這是怎么了”

“我我給子琛送咖啡,然后、然后”心里又泛了嘀咕,要說實話是秦子琛間接弄的么

唐泉一笑,露出白牙來:“怎么,他嫌你煩,拿咖啡潑你”

依著唐玥的性子,恨不得把這個弟弟,摁在地暴揍一頓

“說什么呢,你姐姐受了傷,你不知道心疼,還說風涼話”范以煙昵他,呵斥。

唐泉攤手,表示我不說了,你們隨意。

“行了,你那傷也不是那么嚴重,不過是紅點,不能忍忍嗎你和子琛有什么問題,你們解決。或者你解決不了,你去找子琛的媽,不要一有點事沖回家。我們家不是你的出氣筒給我回房睡覺去”唐承悅怒道,這個女兒真是讓他操碎了心

太嬌縱,慣得太狠了

唐玥不滿,還是委屈,但還是忌憚不敢說。

范以煙把她帶到房里,問了她一些淺水灣的情況。

唐玥老實說了,當然也沒把蘇昀來過的那一段也省略。

范以煙嘆氣:“你把性子改改,別這么暴燥。你看你把門撞成那樣又得買新的。我們唐家的錢又不是天掉的,哪能這么胡來。這樣明天一早,你回去。一點小事,不要放在心,男人不喜歡這么斤斤計較動不動回娘家的人。”

唐玥點點頭。

范以煙寵溺的摸摸女兒的頭,出門。

長嘆口氣,女兒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她得幫襯一把,否則真會讓蘇昀占了甜頭。

等蘇昀醒來,已近午,蘇風乖乖的守在她的身邊。她一頭扎起來,蘇風要學呢。

蘇風已經明白蘇昀的意思,笑著:“媽,不怕。反正我學習好,而且午我拿你的電話給我們老師請了假,老師還夸了我哦。”

蘇昀下床,頭有些暈,一邊笑道:“夸你什么”

“夸我懂事,知道照顧生病的媽媽啊”

蘇昀噗嗤一笑,這小子,臉皮也是挺厚的啊。

把兩人收拾收拾,出醫院。

正走到門診部門口,有人喊她:“蘇小姐,好巧。”

蘇昀回頭,是一個陌生的女人。五官很漂亮,但是這么熱的天,她卻穿著秋裝,臉戴著大大的墨鏡。

“你是”她疑惑。

“我是丁冷竹,孟逡的媽,孟墨的家人,想必你聽說過。”

蘇昀點頭,并禮貌問好。

“真是巧,在這里碰到你。聽說你和我們孟墨是關系非常不錯的朋友,今日有緣相見,果然是長得清麗脫俗。”丁冷竹扶了下眼鏡,含笑。

蘇昀完顏感謝,一見面便這樣夸她,直覺不是什么好事。

丁冷竹身后的人在她耳邊說了什么,她從包里抽出一張來,刷刷寫下了一串號碼,遞給蘇昀。

“蘇小姐,我的電話。無論你存不存,我肯定會給你打電話,后會有期。”她捂著胸口,有些不適,要去見醫生拿藥了。

車,蘇昀把紙條放在車里的小格子里,不禁苦笑。

怪哉得很

唐孟兩家都在找她,好像她是個寶爭著搶一樣,其實不是。她是個球,都想踢得遠遠的。而丁冷竹,顯然有備而來。無論存不存,她都會找她。

那還存什么,直接扔了算了。

帶蘇風去外面吃了午飯,喝了藥,小小休息一會兒,送她去學校。

她覺得這樣不行,她得工作。卡被凍結,沒有凍結的卡里面,金額實在是不多了。送蘇風去學校時,順便給蘇風辦理了車接車送。這樣,也省去她好多事。

接下來,是找工作了。

:

第190章 :你不理我,我不喜歡你了(一)

說來也巧,離學校不遠的地方是在秦氏旗下的娛樂心,市區黃金地帶,建地遼闊,壯觀寵偉。

她把車子停到了臨時停靠點,望著這建筑,的確很宏偉。

以娛樂心為車展,這還從來沒有過。但也不失于一個好商機,這里人口聚集,人來人往,只要有點頭腦,起碼也會發一筆小財。

想起秦子琛,她沒來由的長嘆口氣,心里沉重得很。她萬萬沒想到,有一天會和秦氏總裁攪在一起

從娛樂心走出一行人,領頭的穿著白襯衫,領帶打得整整齊齊,面容很清秀。身后跟著三兩個同樣裝扮的人,像是客戶來談事的。只是那最前面穿西裝的人,隱隱有幾分熟悉感。

還想仔細看,安心的電話打進來。

“小昀,我交稿了。你在干嘛,我餓,我要去你家。”

“好,我在學校這邊,一會兒去小區門口把你帶著”

“好咧”

蘇昀收起電話,看前方,剛剛那一群人已經不見,那個清秀的男人也不見。可一扭頭,呃那男人正站在車側,探究的看著她。

離得近了,蘇昀才認出他來。

推門下車,那人好像也認出了她,前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小蘇,沒想到在這里見到你,我還以為是我看錯了。”男人好聽的聲音傳來,年輕的時候少了幾分稚嫩和輕狂,有成熟在里面。

淺淺的擁抱,分開。

這世界真的很小,沒想到在這里碰到他,初戀男友衛成。

“是啊,真的很巧。”她看著這個少年,感嘆時光飛逝。那時候所做的夢都是關于他的,所以的幻想也都是他。

造化弄人啊。

衛成勾唇笑得很溫柔:“真是意料之外。”

話很沒營養,同時也表示兩人之間的隔閡與尷尬。畢竟也那么多年過去了,似乎也找不到共同的話題。

蘇昀沉默,沒說話。

衛成找著話題:“你到這兒干什么”

“我來逛逛”

少年輕輕一笑,帶著蘇昀去了娛樂大廈里面的咖啡廳。

蘇昀看著他那一身的西裝,極有質感的樣子,心想他現在也應該是事業有成。當年一起從孤兒院長大的孩子,如今是青貴少年,她有種小小的自豪感。

衛成看到了她的打量,便自我介紹起來:“我是福特經銷商的總經理,我次在我公司的登記表看到了你的名字,當時想是不是你來買車。但一想應該沒有那么巧。”

蘇昀想對了,果然是事業有成了。沒有任何背景,靠自己的努力爬這個位置,真的不容小覷。

蘇昀想否認,但衛成又發話:“同時我也覺得,我認識的蘇昀應該不會這么傻才對。現車提車要多加兩萬,一次性付清,而且最新款蒙迪歐頂級配置,應該不是你”

他頭一側,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來,看著蘇昀笑意盈盈:“小蘇結婚了么”

蘇昀這才明白,這個車是全款,秦子琛那個壞人,她還真的以為是分期。她明白,衛成那一笑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蘇昀買的車,剛剛他已經看到了。內行人,一眼能看出,這車是什么型號,出自哪一年。

但他很聰明的沒點破,反問她結婚沒。想必是覺得,這車算不是蘇昀買的,也是老公或者男朋友送的。

蘇昀回:“我孩子都有了,老實說我剛剛是送孩子學路過這兒的。”這也是間接承認了她結婚了。

衛成噙在嘴里的咖啡,一點一點的吞了下去,很苦。待咖啡吞盡,他一笑,露出一邊的梨窩,“恭喜。畢竟也是老朋友了,什么時候把小朋友帶出來一起玩。”

沒有提把她的老公帶出來。

蘇昀點點頭。

衛成從口袋里拿出一張名片來,向服務員要一支筆,在背面又寫下一串號碼。

“這個是私人號碼呃,不對。你應該不會主動給我打電話,把你的手機拿來。”衛成伸手,手不是很修長的那種,手心繭子很重,但給人一種很有力的安全感。

蘇昀笑談:“我的電話是,138。”

手機沒有拿出來。

衛成縮回手,臉卻是笑了。

原來她還是記得,他最大的一個特點:記憶力特別好,尤其是對數字。

與衛成分別,她才想起來,要去接安心的。

開車到戀湖小區,安心蹲在地正在打電話呢,臉下表情可豐富得很。一會兒生氣,一會兒無奈,又會兒又笑得古怪。不用猜,也知道那一頭的人喝肯定是高希凡。

她這樣蹲在路邊,絲毫也不看重自己的形象。

白t,七分牛仔,平底鞋。纖細,高挑,長發用一根筆挽起,脂粉未施,隨性又明艷。安心是那種濃妝淡抹都相宜的人,紅妝妖艷,淡妝清怡,都很美。

蘇昀沒打算下車,等她打完電話。

沒一會兒,蘇昀發現對面的街道,靠邊停了一輛黑色的奔馳。正駕的人,反戴著鴨舌帽,眼晴眶著一幅大大的眼鏡,五官很俊朗。由于是都是在車里,蘇昀看不太清楚。

但能感覺到他的眼睛是盯著安心的,透過墨色的鏡片,很專注的樣子。

連一側的閃光燈都沒注意到。

蘇昀暗覺不妙,驅車往前駛一小段距離,擋著安心。希望他們不會注意到韓呈看的方向,希望不會拍到安心。

她的車子一開過來,安心發現了。

“高希凡,你丫真啰嗦。好了,本小姐要等的人來了,再見”繞過車頭,副駕。

一車,小臉一板,想發火。

蘇昀趕緊開口:“小心肝,想吃什么,小妹我請客。”

那一臉的討好讓安心總算是緩了緩臉色,“算你識相。干嘛,和秦子琛那啥啥忙得脫不開身”

蘇昀白了她一眼:“別胡說。碰到一個老朋友,然后聊了兩句。”

“好原諒你,下不為例啊。”

回到小區,在小區的樓下吃了頓好的,然后樓。

蘇昀要找工作,安心責備她找個毛線的工作,玩不好么

蘇昀不同意。

安心看她一臉很堅持的樣子,也隨她去了。

“不過你要是找不到適合的工作,告訴我。我給你想辦法。”

蘇昀沖她來了個飛吻,道謝。

她瀏覽著各大站,找了幾家薪水還不錯,職位也挺滿意的發了簡歷過去,關機。

下午六點,李利打電話過來。

“蘇小姐,秦總說您得去教小蕎,否則”

蘇昀扶額,“好,我知道了,麻煩告訴秦總,我會來的,不會不負責。”

“要我去接您么”

“不了,謝謝。”

蘇昀換了身衣服,給還在睡覺的安心留了張紙條。

出門恰好碰到被校車送回來的蘇風,她說她要去工作,安麻麻在家。蘇風很聽話,了樓。

蘇昀在水果商店買了些新鮮水果給小蕎,開車直奔淺水灣。

等她去,小蕎已經回來有一會兒了。

可是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唐玥依舊在。

唐玥仰著頭,客氣的問:“阿姨,你會編辮子嗎”

唐玥雙手抱胸,已經有些不耐煩,但顯然在忍著。

:

第191章 :你不理我,我不喜歡你了(二)

“我不會。 ”這種傭人才干的事,她怎么會。

韓小蕎瞥著唇,“可是我喜歡編辮子,我舅舅說,我編辮子最好看了。”

說到她舅舅唐玥倒是來了興趣。

半蹲,摸著小蕎的小臉:“小蕎乖,你打電話讓你舅舅回家好不好”

“可是我舅舅很忙的。”

唐玥繼續誘哄:“我知道你舅舅忙,但是再忙也要吃飯嘛。你說你不舒服,生病了,他肯定會立刻回來。”

小蕎很單純:“可是我沒有生病啊。”

唐玥板起臉來,這孩子真蠢。

她想見到秦子琛,迫不及待。好,你不打電話算了,她等。

“蘇阿姨,我知道你會來。”韓小蕎一扭頭看到了蘇昀站在門口,興奮得很。這一喊,也吸引唐玥的注意力,蘇昀

賤人還來

韓小蕎一下子撲過去,蘇昀摟著她。

“蘇昀,你竟然還有臉來”唐玥諷刺。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