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53節

“我是來工作的,小蕎的家教。”蘇昀不想與她多談,拉著小蕎的手樓。

唐玥緊咬著貝齒,如若不是因為在這個地方,她還牽著小蕎,唐玥真想把蘇昀的皮都扒下來這樣明目張膽的進入人家的感情生活,可惡

小小的書房,小蕎一邊把作業本攤開,一邊吐槽。

“我不喜歡唐阿姨,對我也不笑,笑也很難看。我覺得她是壞人,摸我臉的時候,她的長指甲刮到我,好疼的。”

蘇昀拿過她的書本,看她們教到哪兒了。

“小蕎,我們呢不能在背后說別人壞話,這樣是很沒禮貌的事情。而且唐阿姨喜歡你舅舅,又是你外婆讓她住進這里的,更是你的長輩,你得尊敬她。她要是有無禮的地方,你不要管她。”

韓小蕎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蘇昀教了小蕎十來分鐘,小丫頭的瞌睡蟲又來了。

蘇風的學業,蘇昀從來不擔心。

但這丫頭明顯是個學渣的節奏啊。聰明,便是不好好學。

“好,咱們休息一會兒。我們一起去洗點水果來吃。”蘇昀嘆氣,以這種方式來驅散她的瞌睡蟲。

韓小蕎連連說好,只要不讓她學習,咋樣都行。

水果在樓下的茶幾,蘇昀和小蕎下樓。然而只見唐玥,哪見水果。

再往前走兩步,水果正在垃圾桶呢。

小蕎也看到了,畢竟也這么大,也是懂一點事的。

她搖著蘇昀的手臂,有點委屈的樣子。

蘇昀安慰她:“不怕,沒有水果咱不吃。小蕎還想干什么,告訴我。”

這一頭的唐玥,冷冷的哼了兩聲。

韓小蕎撅著小嘴:“蘇阿姨,我們去散步,那邊有個小公園。”

蘇昀想了想,“好,十分鐘。”

這別墅小區除了這棟,蘇昀還從來沒有來過。果真是有錢人的世界。墻外的柵欄看著都舒服,乳白色面爬滿了牽牛花,棟棟寵偉建筑,標新立異。

小公園里,不大,但建身器材很全。

其實小蕎來這兒的主要目的是:這小公園正對著外面的公路,舅舅一回來能看到她和蘇阿姨。她要讓舅舅帶她和蘇阿姨出去吃飯,她才不要和唐阿姨一起。

蘇昀把小蕎扶到翹翹板,自己坐另一邊。

“小蕎,你看那邊的單杠有幾個,然后再數數雙杠有幾個。”蘇昀戴著她玩,起起落落。

小蕎被高高翹起,又慢慢落地,高興得很。

數了數,“一共三個雙杠,四個單杠。”

“那,那你看我,不要在看別處。你在心里默算,雙框有幾條腿,單杠有幾條,然后一起有幾條以及這種題是怎么列算術的”

小蕎還真的只看她,不看別處。一會兒眉頭皺起,看來是真的在想乘法是小蕎的弱項,蘇昀想給她補。

蘇昀看得認真,小蕎想得認真,沒有看到外面停了一輛車。

男人坐在車后座,漆黑的目光看向里面的她們,手里的報紙不知何時已經被她捏成了一團。已近黃昏,她無袖薄衫,緊身牛仔,秀發半扎,印著那樣的天色,看起來清麗脫俗,眉宇間又不乏嫵媚之色。

一起一降,發絲飄蕩。清純似18歲少女。

胸口很悶,有種窒息感。

秦子琛眉頭緊鎖,命李利開車。

走過大門口的垃圾桶,把報紙扔了進去。報紙的正前方,是在一條街道,一輛豪車里面坐著戴墨鏡的男人,照片的是左側是蹲在地打電話的女子。面有一道**的虛線,正巧標注著男人與女人。

意思已經很明顯。

這一頭還露出了半個白色福特的車頭,雙閃正在發亮,車里的人看不清楚。

這道題,小蕎想了兩分鐘。

結果是對的,時間有些長。蘇昀大大的表揚了她:“你看,你一認真想,肯定能想到。無論對錯都沒關系,只要你認真行。”

“嗯”得到表揚,小家伙很高興。

“好,咱們換一個玩。”蘇昀踮起腳尖,讓小蕎下來。

小蕎慢慢的下來,正巧前方車子拐進去。她眼晴一亮,撒腿跑:“舅舅,舅舅。”

可車子如一陣風般飚了過去,壓根沒打算停下來。小蕎撅起了嘴巴:“臭舅舅,壞舅舅。看到我們了都不來打招呼。”

蘇昀為這孩子的爛漫而好笑。但另一方面,她想離開,可是小蕎的補習還不到時間,她不能不盡職啊。

“小蕎,我們去騎自行車好不好。”

“不好嘛,我要舅舅。”說著拽著蘇昀的手往里面跑。

小蕎對秦子琛的依賴對她的父母還要大。

蘇昀被拽得無法,只得硬著頭皮。

別墅里,還沒進去,從落地窗前看到唐玥像只花蝴蝶跟在秦子琛的身后樓。

“哼”韓小蕎重重的哼了聲,表示不滿

李利從車下來,聽到了,失笑。

“小蕎,你鼻子不舒服么”李利鬧著她。

“對啊,我鼻子特別不舒服”小蕎鼓著腮幫子。

蘇昀也發笑,以眼神和李利打招呼。按照秦子琛的必性,這會兒肯定是去洗澡。趁著他進去洗澡,蘇昀把韓小蕎帶她的小書房,趕緊把剩余的功課補完,然后回家。

小蕎因為秦子琛沒理好的關系,生著悶氣。但正是這種悶氣,反倒讓小家伙沒有開小差,沒有東扯西扯。

半小時后,小蕎的功課完成,蘇昀下班。

下樓。

“子琛哥,我洗的水果,有紅棗有”唐玥的聲音很甜,光聽聲音能聽出來她的愛意。

“我不吃紅棗。”秦子琛的聲音偏冷,一瞬間壓下了她的熱情。

真是巧啊兩人下樓,剛好也碰到他們下樓。秦子琛走在前面,一身家居服,高大帥氣,雪白衛衫,退了絲凌歷又多了分清高。黑色休閑,包裹著他的大長腿。

唐玥一身緊服,極顯身材。走在他的身后,俏皮又有點可愛。

韓小蕎瞥著唇也不搭理舅舅。蘇昀也沒吭聲。

唐玥是不嫌無趣的,伸手抓著秦子琛的胳膊,“子琛哥,夏媽媽說讓我好好照顧你,我不能食言。你想吃什么,我做給你吃,好不好。”

秦子琛的余光若有似無的朝后面掃了來,但也只是瞬。

“隨便。”淡淡的二字,自唇吐出。

唐玥興奮得很,喊著做飯的阿姨一起沖進了廚房。

秦子琛朝沙發走去,翹起二朗腿,隨意翻著桌子的雜志。一側眼看到了旁邊垃圾桶里的水果。

眸眼瞇了瞇,繼而又若無其事的看起雜志來。

韓小蕎把蘇昀帶過來,她一屁股坐在秦子琛對面的沙發,又重重的哼了聲。想引起舅舅的注意,但沒有,什么反應都沒有。

小蕎生氣,氣得直跺腳。

“干什么,有話說。”男人頭都沒抬,發話。

終于理她了。韓小蕎蹬蹬跑向秦子琛,從他的臂彎下鉆進去,不由分說的坐在他的腿。

“你不理我,你也不理蘇阿姨,我不喜歡你了”

蘇昀頭皮有點發麻,趁著他倆還沒有熱聊起來,她趕緊道:“秦總,今天的工作已經完成,我走了,再見。”

她朝小蕎揮手,轉身

“慢著誰說你的工作完成了”男人抬頭,目光冷冷的掃視著她。

:

第192章 :斷了吧(一)

蘇昀站定回頭,淺笑:“我只是來輔導小蕎,工作已經結束,自然是已經完成了。”

秦子琛薄唇繃了繃,壓迫的視線赤果果的落向她:“20萬的家教費,小小的輔導一下,然后在外面玩一圈,這叫完成了”

蘇昀不是很能理解,難道她要一天把小蕎的功課都給補下來么一瞬間補夠20萬的

秦子琛薄唇勾了勾,溢出一絲冷笑來。

“陳嬸。”他朝廚房喊了聲,陳嬸從廚房連忙跑出來,笑意盈盈,“少爺,什么事”

“你次跟我說的要請半個月假的事,我同意了。你現在可以走,晚飯不用做了。”

陳嬸一愣,她啥時候說過啊

看了看少爺,又看了看一側的蘇小姐,她想她明白了陳嬸畢竟也在這里工作了這么多年,也是知道這個少爺的。想必是嫌她礙眼了唄。

“好好,少爺。正巧,我現在有點急事兒。”她扯下圍裙,朝蘇昀笑得賊兮兮的。走過秦子琛時,又加了句:“少爺,別累著蘇小姐啊。”

秦子琛抿唇不語。

蘇昀已經明白,他要她干什么了

沒有辦法,拿人錢賤在先,這會兒必須得聽命于人。

她懂。

秦子琛凌歷看著她,似乎在等著她下一步動作。

蘇昀在他的注視下拿著陳嬸脫下來的圍裙,去廚房。

蘇風和安心還在家里,她只想速戰速決。

韓小蕎窩在舅舅的懷里,看著蘇昀的背影,咯咯笑著:“太好了,蘇阿姨留下來了,今晚我要蘇阿姨給我講故事,明天早學又有新辮子。”也忘記了剛才的不愉快,滑下秦子琛的懷抱,把茶幾的水果盤抱起來。

“舅舅,我去洗水果,一會兒給蘇阿姨吃。”

秦子琛點點頭,小家伙飛似的跑了。

他又撿起一旁的雜志看,精致的側面,眉目如畫。

可看了好半響,那一頁,依然沒有翻面。

長嘆從薄唇溢出,合雜志,起身。

剛剛起身,廚房門猛然被打開,唐玥捂著手沖出來,鮮血直流。身后跟著拿著菜刀的蘇昀。

秦子琛眉頭緊皺,迎去。

唐玥一下子撲了過來,哭訴:“子琛哥,嗚嗚嗚”

只是哭,沒有下一步。

秦子琛看著蘇昀,蘇昀拿著菜刀,臉色不太好。像愧疚又不像。

“怎么回事”他問蘇昀。

蘇昀沒回,只是咬了一下唇,像是懶得回應。

唐玥抽抽咽咽,“是蘇小姐,她她切菜的時候,看花了眼刀鋒劃破了手”要不說唐玥這人,情商低腦子笨呢。切菜能切到她的手了怪了。可這種指控,不由得會讓人她是在陷害。

蘇昀提著菜刀,又進了廚房。砰地一下,關門。

秦子琛性感的唇微勾,有抹笑意。

小東西,還生氣了啊。

秦子琛推開她,“好了,別哭了。要不去診所包扎一下,要不我讓李利進來給你清洗。”

“去診所。”唐玥回,起碼這樣能和子琛哥單獨待一會兒。真討厭,子琛哥竟然不責罵姓蘇的,這是拿刀傷人唉。

秦子琛點點頭,到門口喊了正在給草坪澆水的李利。

唐玥傻眼。

走之前,硬不想挪步。在秦子琛的矚目下,只得邁腿。

秦子琛朝廚房走去,把門推開。穿著圍裙的小女人,把頭發都綁了起來,很隨意的樣子。正在炒肉片,只能看到她的背影,纖細又沉寂。

他輕叩兩個門,提醒她,他的存在。

“現在還學會傷人了”聲音不大不小,在炒菜的茲茲聲,能清楚的傳到蘇昀的耳朵。

女人沒回,更像沒聽到,連頭都沒回一下。

他目光一利,往前走。

剛走兩步,她拿著鍋鏟倏的回頭:“廚房重地,不太適合秦總這樣的身份進來,也請不要妨礙我做飯。”一說完,又轉身去炒。

這一連串的動作,極其利落。

秦子琛:“”

她騙他在先,現在的脾氣居然這么大了

他站了一會兒,毅然出門。

不大一會兒,唐玥和李利回來。前者一幅老大不愿的樣子,看著秦子琛,極是委屈。

蘇昀做好飯,把飯菜端桌,小蕎拿著一盆新鮮的水果來了。

“小寶貝,真棒,我吃個蘋果。”從盤子里拿出一個蘋果,咬了一口,脆脆甜甜的。

“蘇阿姨,你留下和我睡,好不好。”韓小蕎滿是期待。

蘇昀蹲下,小蕎同齡人要高,蘇昀得仰著頭。

“乖孩子,蘇阿姨要回家照顧蘇風呢,所以我不能留下。”

“那我要去你家玩。”有個唐阿姨在,她才不愿意呆在家里。

蘇昀點點頭,去向秦子琛打招呼。

“今天的工作已經完成,秦總,再見。”

“舅舅,再見。”

嗯,可以走了。

兩人大搖大擺的出大門,秦子琛竟沒阻攔。車,把韓小蕎放在后座,想到了那天秦子琛給蘇風系安全帶的事,于是她也給小蕎系安全帶。

“謝謝蘇阿姨。”小蕎笑得很甜。

蘇昀揉揉她的頭。

屋里,秦子琛幽深的目光目送她們離開,他薄到恰到好處的唇,抿在一條直線,渾身的氣息很是低沉。

唐玥可美了終于該走的都走了,李利一會兒也會走的。剩她和子琛,想想都覺得美。

帶著小蕎順便去附近的菜市場買了些菜,已經過了晚飯的時間,新鮮的蔬菜也沒有了。隨便買了些,樓意外的發現

安心在做飯

安心在做飯

蘇昀驚得下巴都掉了下來,看那切肉的手法,生澀得像是殺手第一次拿劍殺人的窘迫,但是,蘇昀也是相當感動的。

“別愣著了,趕緊過來幫我擦擦汗。”安心沒好氣地道。

蘇昀抽出一點衛生紙,給她擦汗。廚房可真是狼狽啊。菜葉子、肉末、碗筷居然到處都是。

蘇昀搶下她手里的菜刀:“安大小姐,去陪兩個孩子玩,這不是你的領地。”

“那不行,我哪兒也不去。我要跟你學做飯。”安心搖頭,一由很認真的樣子。

“嗯你居然轉性啦”

“轉個毛線。我是在想,我也已經一大把年紀了,該學學這些生活基本技能。萬一哪天,我有孩子了,我卻連個面條都不會下,這也太丟人了。”安心皺著小細眉。

蘇昀錯愕,停下切肉,看著她:“怎么和高希凡有眉目了居然都想到孩子去了”

“呵呵,你再提他,小心我燒了你廚房。我這是未雨綢繆,為以后做打算。還有你必須傾囊相受,不許藏著腋著。”

“當然,十指不沾陽**的安大小姐,居然想學做飯,這簡直獎票還難,我肯定一五一十的教你。”

“哼,算你聰明。”

兩人在廚房忙碌著,兩個孩子在外面玩著游戲,畫面倒很和諧。

只是她們不知道的是,因為一張照片,因為和韓呈扯了關系,安心的這個名字第一次走了絡。

但和蘇昀不同,安心的全是稱贊,贊她的氣質贊她的外貌,如何如何和韓呈相配。

:

第193章 :斷了吧(二)

友們,無一人知道國際名模韓呈已婚并育有一女的消息。

夜,十點。

錦江月。

這個點酒店里已經沒什么客人,該下班的也準備下班,只有等著夜班值班的人,還生龍活虎的。

女人幽美的視線從手機的娛樂新聞離開,唇邊溢出一抹凄苦的笑。

隨后又仰頭一笑,明眸晧齒,美得驚人。

“小琛,我回來這么久還沒有在一起吃過飯呢。不過這么晚出來,你應該吃過了”秦子玉寵溺的看著對面穿著休閑服的俊美男人,這個弟弟是她的嬌傲。

“嗯吃沒吃過,那得看人。姐姐吃過了我吃過了。”秦子琛優雅的抿了口咖啡,方才姐姐的神情他自是落在了眼里。

“嘴巴還挺甜,嗯,我吃過了。把你叫出來,是想咱們姐弟聊聊天,順便告訴你,我明天要回美國。”

秦子琛攪動著咖啡,道:“韓呈去么”

秦子玉臉色微變,竟不好作答。弟弟向來是不管她的感情生活,也不過問。因為他相信這個姐姐會處理好自己的私事。

“姐,活得痛苦不如斬斷。對前女友一直念念不忘的男人,不要也罷。離了,小蕎是我們秦家的,他想在撫養權也休想”

秦子玉心底抽痛,離,要割舍。

真的要走到這一步么可是那張照片,縱算是沒有記者特意標出的線,也能看得出韓呈的目光落在安心的身,如此繾綣。他是真的念念不忘。

或許也是到斬斷的地步了畢竟這樣勉強維持了這么多年,雙方都很不開心。

她笑:“好,這一次聽弟弟的。但是姐姐情場失意,你爭氣點。”

秦子琛但笑不語。

他會爭氣的,從來都是。

安心知道這則消息時,已經是第二天。她向來懶得理這些娛樂新聞,更不追星,混得最多的也是畫手圈。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