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56節

“給我孟家自己做事,不談辛苦。倒是丁二姨前段時間好像又陷入了昏迷,要保重身體才對。畢竟小逡的身體也不好,我父親還是相當操心的。”孟墨似笑非笑。

丁冷竹眸色變了變。

她和孟逡一身的病,是她難以啟口的病偏偏它又真實的讓人痛不欲生

她更明白,孟墨說這話,是在提醒警告她,好好養病,別瞎來。否則年邁的父親也是保不住你們母子倆的。

呵呵。

她在心里冷笑幾分。

她還什么都沒做呢,不過是把蘇昀叫到了俯來,而已

“謝謝小墨關心,這病也拖了我好多年,一時半會兒估計也死不了,讓你費心了。”

孟墨瞇了瞇雙眸,朝丁冷竹告辭,把蘇昀拽下了出去。

到達主棟樓,孟墨把蘇昀摁在沙發,讓傭人拿白水來。

這種豪華型大房子,蘇昀還真是有些拘謹。

“小昀昀,你要想我直接給我打電話,還親自登門。”孟墨從桌拿起一個蘋果放在手里扔著玩,如墨的眸子燦亮又邪肆。

蘇昀沒好氣:“是孟少爺,下次我登門前給你打個電話。”她話說話,并不想和孟墨說她到這兒來的目的。

孟墨竟沒有問。

他一屁股移到這邊來,長臂隨意搭在她后面的沙發:“行,你要不打我饒不了你。走,樓。”他已先起身,迎面傭人拿了水來,他遞了遞眼色,讓放在桌子。

蘇昀和他一起樓,到達左手邊的第二間房。

房間里極其安靜,環境清幽。四周盆栽怡人,都是一些蘇昀叫不出名的花,然而卻聞不到半絲花香。窗簾開了一點小縫,一縷陽光打進來。蘇昀看到床的女人,還是愣了下的。

和照片看到的女人,相差云泥。只有輪廓還可見當年的樣子,很瘦,色氣也不好。

當然,在床躺了十五年的人,氣色能好到哪兒去。

孟墨把媽媽的手從被窩里拿出來,細細**,溫柔得不行。

“這是我媽,一個什么都不知道的可憐人。”他說著,語氣有些苦澀。

蘇昀心里頭有些難過,明明活著卻這樣不說不動的受罪,她膝下的子女該多心疼。如果這個人是蘇昀的媽媽,她真的會崩潰的。

她走過去,問好:“阿姨,我是蘇昀,我是孟墨的朋友”

淺聲細語,下意識里覺得她在睡覺,不忍打擾。

母親是這個世界是最偉大的身份。

對于三歲以前的事情,她是沒有記憶的。三歲以后也記得不大清楚,但很戳心口窩子的,卻如昨日。

母親一個人帶著她,班打著零工,常常是累得直不起腰,依舊要陪著有無理要求的她。很多事情想起來,都能讓蘇昀濕了眼眶。

孟墨把手放進被窩,俯身在媽媽的額頭印一吻。

“十五歲我離家出走,只身一人闖蕩美國。我以為我媽不在了,我打電話回來,我父親也是這么告訴我的,說我媽”他頓了頓,苦苦一笑:“如果不是小天被我父親帶回來,如果不是要我回來替孟逡捐獻骨髓,我不知道我媽還活著,如果不是因為這樣我永遠都不想踏回這里一步,我覺得挺惡心的。”

他說得很輕松,聲音略低。

正在說話的兩人誰都沒有注意到,躺著昏睡的女人,被窩下面露出來的手指微微顫了兩下,很快,轉瞬即逝。

蘇昀的心里還是有些震憾的,更加認定對于這個多年的老朋友,真的了解得太少了。

一時,難以言喻。

原來愛笑的人,心里真的藏了很多苦。

從主棟出來,蘇昀長長的舒口氣。

與孟墨并排走在悠悠草坪之。

“小昀昀,快到晚,要不要把蘇風接著一起吃個晚飯我都好久沒看到小風,還挺想那個臭小子。”孟墨失笑。

蘇昀想,她能答應么

如果是以前,她肯定會同意的,可現在

孟墨敲了一下她的腦袋:“在想什么呢丫頭,我又沒有什么非分之想。怎么說咱們也是老朋友了,吃個飯怎么了。”他微停,語氣猝然變小:“我要是真的對你怎么樣,早行動了。”

聲音不大不小,卻足以傳進蘇昀的耳朵里。

她掃了他一眼。

“行,那我把安心叫。”

孟墨深眸沉了下,卻很快又消失怠盡,一笑,如沐春風:“好啊,本少爺好久都沒見到安心,她照顧過我,我還真得好好感謝她。”

蘇昀淺笑回應。

孟墨看著她唇邊的一縷淺笑,目光暗了暗,到嘴邊的話終究還是沒有說出來。

出孟宅,蘇昀回家,得做好準備為明天班而養精蓄銳。

唐玥傷得并不很嚴重,胳膊骨折,度腦震蕩,畢竟是在主路,速度不是很快。

在醫院里昏睡了兩個小時醒了。

范以煙心疼極了,前摟著女兒各種關懷問切。唐玥頭很疼,臉色不好。目光所及到站在兩米遠的秦子琛,唇一撇,委屈得不行:“子琛哥”

秦子琛深眸暗斂,走前,聲音緩和:“沒什么大事好,好好養傷,知道嗎”

唐玥乖巧的點點頭。

這時夏鶯來,看著唐玥,寵溺的笑著:“這丫頭,有子琛在這兒知道看子琛了,都不管夏媽媽啦”

唐玥小臉嫣紅:“夏媽媽”

“好不逗你,好好養傷,子琛只要有空閑時間會在這里陪著你的。”夏鶯自顧自的說道。

秦子琛薄唇抿了抿,面一片風輕云淡,沒說什么。

唐玥與范以煙也小心翼翼的看著秦子琛,見對方沒有異議,唐玥高興的點了點頭。

“謝謝夏媽媽,謝謝子琛哥。我知道我性子急了些,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我會改的。也希望夏媽媽和子琛哥不要責怪。”唐玥說得真情意切。

范以煙是大大的意外,女兒竟能說出這番話來。

而夏鶯同樣的也意外莫非這姑娘出了一次車禍,這短短的時間想想通了收斂起性子,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

但愿,是這樣。

“對啊對啊,以后總會成為一家人的,如果玥兒有什么不對的地方,還請子琛不要放在心才好。”范以煙接著補。

夏鶯但笑不語。

秦子琛似笑非笑:“當然,我不會放在心,我一向很大度。”

我一向很大度這幾個字已經足夠讓唐玥心悸。畢竟下藥那回事,她再怎么否認,也是真正做過的。秦子琛沒有質問她,也是給足了她的面子。

夏鶯心里也明白,兒子的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只有范以煙以為子琛接受了唐玥,以為好事將近。

她也知道,蘇昀那種身份的女人要進秦家,那是天方夜譚,除非天踏下來。

放眼景天市的名門千金,能配秦子琛的,他們唐家,是不二人選。

從醫院里出來已近黃昏。

午沒有吃飯,到了這會兒胃又在隱隱作痛。秦子琛長長的舒口氣,濃眉皺起。

夏鶯走過來,寵溺的摸著兒子的臂膀:“心里有什么想法,大可以說出來。當然,或許你不說的原因,是因為你知道我不會同意。”

秦子琛轉頭看著母親,突然笑了下,露出一排潔白的牙來。

“媽,你是來虐我的么”

夏鶯一愣,這孩子怎么說話的呢

“你知道我非常尊重你,一般來說你不同意的事情,我縱是再想做,也會看您的情緒。可是別的事不等于婚事。如果您要是一直這種態度,有一天我真怕我們會反目。”秦子琛說這話時,唇邊依舊是笑的,對于母親并沒有任何不尊重的意思。

夏鶯臉一冷可同時心里也在犯嘀咕。

是她真的做得過份了么太強求他了

她沉默了一會兒,說道:“行,我也尊重你。可是兒子,凡事總要嘗試一次不是么你要真的不喜歡玥兒,我還能真的強求你不成。試試”

秦子琛緘默不語。

:

第198章 :秦哥哥,你到底會不會做飯(一)

試試

試婚

這個詞躍入秦子琛的耳朵里,他像是驀然被大師點通了一樣。

微微一笑,黝黑的瞳孔燦亮又堅定。

方向盤一打,方向東方帝景城。

蘇昀看了下該車下的所有車系,以及各個功能。頂要與標配的區別,這才驚覺她的那輛車很多功能她都不知道。細細研究,做筆記。

一直到蘇風開門回家,她才意識到該做晚飯了。

放下筆,去廚房。

最近抽煙機有些問題,抽不盡。她只好關門,關得死死的。

煮一碗米,泡些蝦米和香菇。做個蝦仁蒸雞蛋,蘇風愛吃。

炒兩個菜,一葷一素一碗雞蛋羹,對于蘇昀來講也算是奔小康了。做完一頓飯,也確實嗆得嚇人。開門把菜拿桌,長長的呼吸。

“蘇風,蘇”她站在餐廳喊兒子,走過來的卻是身材修長從浴室里出來的男人。

他可真是神出鬼沒。

秀發還滴著水珠,落入浴袍的領子,過長的袍帶在腰側隨意一綁,勁瘦又陽剛。

身后眼著同樣穿著這種浴袍的蘇風,小小個兒,揉著濕嚕嚕的頭發,小臉蛋緋紅。兩人一前一后,秦子琛雙手抱胸,蘇風也有模有樣的學著。

站在蘇昀的面前,這種畫面無論怎么看,都是極其養眼的。

秦子琛大咧咧的坐下,蘇風坐在他的對面。

兩人之間的氣氛居然很一致。

蘇昀咬著唇,盛飯

不知道秦子琛會來,所以壓根沒做他的飯。如今他一來,那蘇昀只能少吃了唄。

給兩人一人一碗后,蘇昀只有小半碗,把雞蛋羹推到蘇風的面前,讓他趕緊吃。

秦子琛看著她恬靜的小臉,又看看她的碗,勾唇:“飯不夠家里沒米”

蘇昀差點沒被自己的口水嗆死

睜眼說瞎話

扭曲事實。

她嘿嘿笑了下:“嗯沒有了,最后一把米。”

秦子琛放下筷子,眸瀲滟:“現在有一個你免去一切生活開銷的方案,你簽不簽對你是百利而無一害。”

蘇昀隨口一問:“什么”

秦子琛勾唇,邪魅一笑,看看蘇風,沒有說。

蘇昀只當是因為有蘇風在,秦子琛不好說出口。于是便也不再問,自然也沒有放在心。她對這個什么方案的沒什么興趣,這世界哪有的午餐。

“秦哥哥,好香,我喂你一口。”蘇風舀了一大勺雞蛋羹繞到這邊來遞到秦子琛的嘴邊,雞蛋面有一個蝦仁。

他猶豫了一下,張口,吃了下去。

真的很好吃,濃郁可口,雞蛋嫩得不可思議。

這個女人的手藝,好透了。

蘇風見他那個表情,嘻嘻個不停,嘚瑟得很,甚是驕傲。一下子想到了什么,轉頭看向不是很高興的媽媽連忙又舀了一勺,喂媽媽。

蘇昀推了一下,“我不愛吃,寶貝吃。”

這勺子,他用過。

蘇風不依不饒:“不怕,秦哥哥沒有病的,次你們親嘴嘴你都不怕”

蘇昀一記狠刀子般的視線掃過去

蘇風瞬間縮回了手,好像又說錯話了。

秦子琛暗暗發笑,眉眼染笑意,豐神俊朗。

吃一頓飯,蘇昀還覺得肚子空落落的,第一次在家里吃飯沒吃飽。她相信秦子琛也沒飽,一個大男人那么小的一碗飯,怎么能夠。

收拾完廚房,順便打個電話讓人明天下午來修油煙機。

出來時,蘇風在茶幾寫作業,脊背挺得老直,小臉皺著,好像忍不住的樣子。

他拿余光掃了掃坐在對面沙發看報紙的男人,開口:“秦哥哥,我休息一下好不好”

“寫完了”男人頭都沒抬。

蘇風小小的哼哼了兩聲,朝下一坐,我繼續寫

“把背挺起來”

聲音傳來,蘇風立刻一挺。

縱是有怨,也不敢出聲。

蘇昀隱隱的笑了下,去洗澡,換身衣服。

澡洗到一半,啪啪啪,蘇風猛烈的敲著門

“媽媽,不好了,秦哥哥滿身紅豆,媽媽,你快出來”蘇風的聲音很急。

蘇昀嚇到了,連忙套睡衣,開門。

蘇風急得快哭了,滿臉通紅:“媽媽,秦哥哥他,快死了”

蘇昀心跳一漏,什么

連忙奔出去,秦子琛坐在沙發,全身緋紅,大大小小的紅疹子滿胳膊都是,人半近昏迷狀態。

這是過敏,蘇昀明白。

她連忙去叫他,“秦總,秦子琛”

秦子琛眸子半掀,看到她焦急的小臉,一笑,身子朝她看去。

“你要對我負責。”

只此一句,然后全然陷入昏迷。

兩個小時后,醫院里。

他還沒醒來,每過一分鐘蘇昀的心都往提一分,從未有過的燥。

直到高希凡來她的精神又一次緊繃。

“高醫生,他怎么樣”

蘇風也害怕的拽著蘇昀的衣服,一直沒敢撒手。

“哎呀太巧了,一天居然見兩次。”高希凡嘻皮笑臉的,玩世不恭。

蘇昀長長的舒口氣,高希凡作為秦子琛的好朋友,這種時候他能開玩笑,那么說來秦子琛應該是沒多大問題了

高希凡像是看穿了她:“蘇小姐,先不要松懈。我這個人開玩笑慣了,子琛嘛死不了。過敏性休克,問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蘇昀的一顆心又繃了起來。

“高醫手那”

“我們還在進一步觀察。也很晚了,小蘇先帶著蘇風回家,今晚估計你們是探不了他的,在這里等也是干著急。”高希凡朝蘇風一笑,揮手拜拜。

蘇昀的一顆心自始都沒放下來,可是也的確是不能在這里干等著。

蘇風明天要學,他要盡早休息。

和蘇風回家的路,蘇風顫顫咽咽的問:“媽媽,我會不會害死秦哥哥,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給他吃雞蛋的,我想讓他嘗嘗。”

“寶貝,秦哥哥不會死的,是過敏而已,今天在醫院里睡一天,明天好了。”蘇昀的心里也很不舒服。

蘇風點點頭,縮在后座,半句話都不吭。

回到家,把蘇風安排好,看著兒子睡著,她才回房。

她怎么睡得著,躺在床輾轉難側。

心里七八下,像有螞蟻在爬。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蘇昀爬了起來,眼睛還是腫的。出來時,蘇風竟然也起來了。

“媽媽,我想和你一起去醫院。”

原來兒子早看穿了他

她一笑,“好。”

匆匆收拾,帶蘇風的書包,直奔醫院。

秦子琛已轉入豪華病房,到醫院先碰到了高希凡。熬夜的人,氣色總是差。一頭烏黑的頭發也被他抓得亂七八遭,然而絲毫不擋他的帥氣。蓬亂的發型,張狂著他年輕的盛氣。

蘇昀把買的早餐抽出一份,遞給他。

高希凡露齒一笑:“來得真早,嗯,謝謝早餐,可以去看他了。”

:

第199章 :秦哥哥,你到底會不會做飯(二)

蘇昀道謝,領著蘇風去病房。

高希凡咬著豆漿的吸管,突然有點羨慕老秦。枉他縱橫情場多年,沒有一個大清早給他送早餐的。更沒哪一個,因為他生病徹夜難眠眼晴里布滿血絲的

有點失敗。

他拿出手機,找到安心的電話。

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打,這么早,那個女人肯定在睡覺。

干脆去她家。

一想到去她家,他精神了起來。去休息室,脫掉外套,下班。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