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60節

只見他五官的立體,不見其臉的神情。

這根煙沒有吸完,電話打進來了。

“秦總,那三個人跑了兩個,現在不知去向,只抓到一個。”

“招了”秦子琛邊啟動車子,出小區的停車場。

“嘴硬得很,什么都沒招而且他還很輕松,好像知道有人會來救他似的。”

秦子琛狠狠一笑,眸玄寒如刃:“被利用完了的廢物,會有有來救把他給我關好了以及了繼續找另外兩個人”

“是,秦總”

秦子琛扔了手機在副駕之,腦子里倏的想起蘇昀方才說過的話,有人說如果和一個在一起,他帶給你的只有痛苦,那遠離這個人。秦子琛我們壓根不是一路的人況且,我們還沒在一起呢。

心底像扎了根刺,從未有過的感覺。

他和蘇昀,他一直都是主動。

無論什么,都是強行加制于她。因為他長這么大,沒有拒絕過他,他想做什么,做是了。

蘇昀

她清涼得眼晴從眼前劃過,他腳下一軒,瞬間踩死剎車

剎車聲,震耳欲聾。

拿出手機打電話到公司,“通知各媒體,三天后我要舉行新聞發布會,你做好準備。”

只一句話,便掛了。

胡沁收起電話,笑了下。她有預感,唐玥的這個未婚妻身份,徹底保不住了。

哼。

早晚而已

他想到了一個人,車子一拐,去了醫院的方向。

或許是高興了,所以唐玥感覺身體都好了很多。只差兩天可以拆下石。這幾天大概是她最近最開心的日子。遠遠的聽到護士們的驚呼聲,她朝著眾潮忘去,見秦子琛抱著一束花,信步而來。

墨色西裝,筆挺帥氣,襯衫扣子解開一顆,顯得邪魅至極。

這大晚,想不到子琛會來這么多天了,第一次看到了他,唐玥已經心花怒放。

連忙迎去,接過秦子琛手里的花,“子琛哥,你來啦”

秦子琛眸如深潭,看著她嬌美的臉龐。手臂一抬,朝她肩膀一搭,把她往病房里帶。

唐玥心里砰砰直跳。果然整治了蘇昀過后,子琛哥會回來的。

秦子琛把她扶到床躺著,手縮回來時,無意間碰到了她打著石膏的手。瞬間傳來的疼痛讓唐玥白了臉。

“嗯玥兒,很疼么”秦子琛又去捏她的胳膊,似乎想查看傷口。

縱是疼,唐玥也會忍著。

“不疼子琛哥,為了你我什么都能忍受。”明明心里疼得快縮了起來,唐玥依然要不想說。

秦子琛笑了,這笑意又讓唐玥癡了。

“好好養傷,這么久我都沒有來看你,的確做得有失我未婚夫的身份,怪我么”秦子琛摸著她的頭發,淺言柔語。

唐玥懵了,心里樂開了花。子琛哥,她的子琛哥。

身子一倒,朝秦子琛的懷里倒去:“子琛哥,我不怪你,我知道你忙,我甘愿做你背后的小女人。”臉潮如酡,心,醉了。

秦子琛抱著她,聲音醇厚:“真是好玥兒。我們合影,若我再忙,玥兒可以借照片慰藉相思。”

唐玥簡直想尖叫,子琛哥居然要和她合影

從左邊的抽屜里拿出手機,解鎖,密碼鎖還有指紋鎖。

秦子琛伸手奪過,輕點頭唐玥的小巧下巴:“我來。”

唐玥嬌嬌的點頭。

秦子琛把她按在自己的胸前,咔嚓一張。然后拿下來看照得怎么樣,唐玥處于他的胸口位置,并看不清他在操作什么。三秒后,秦子琛把手機給唐玥。

“不錯,玥兒自己看看。”說著退開,站在床邊,雙手插入口袋里,俊逸非凡。

手機的畫面是他們二人的合照,不經任何s,原圖,依舊男帥女俏,他眉眼的精致,她煙眉的細致,都是相配。

唐玥盯著照片不想移眼。

秦子琛道:“你慢慢看,我先走了,玥兒好好養傷。”

唐玥很不舍,但沒辦法。

“子琛哥,再見。”唐玥揮手,臉的甜笑一直未散。等人一走,唐玥打開s軟件,在二人的周圍打一顆家心,然后發到各社交絡,配字:我和我的子琛哥,一個害羞的表情。

秦子琛車后,按照記憶把號碼撥打了出去,隔了五秒那一頭接起。

“哪位”

“秦子琛。”他自報家門。

明顯聽到那一頭的人,倒吸一口冷氣

“秦、秦總,您打電話來是、是”

“怕什么,我要不了你的命你只要告訴我一件事,我不會動你一根頭發”尾音特意留長,足夠引人遐想。

那一頭的人,已經在發抖了

唐玥得罪不起,可秦子琛更加得罪不起那可是吃人不吐骨頭的主

蘇昀生了一場大病,高燒兩天不退,家里的備用藥用完了,蘇風不停地往她房間跑,不停的詢問。

到了第三天,蘇昀的病情愈發重,昏昏沉沉,連起床的力氣都沒有了。

明天是八號,蘇風要學,她意識到這樣不行,她要照顧蘇風。拼著全身的力氣,換一身清爽的衣服,去醫院。

出門時,恰好門開了,安心闖了進來。

前一把抱住蘇昀:“你個沒良心的,你真的不知道給我打電話嗎要不是我呃,你怎么了蘇昀蘇昀”話沒說兩句,蘇昀便暈了過去。

蘇風嚇得臉都變了。

醫院里。

高希凡給蘇昀做一系列的檢查,發現身多處烏青,支氣管發炎,缺乏營養,體力孱弱致高燒不退。

開藥,住院。

掛了三瓶水,蘇昀才好了一點,但成效不是很大,起碼體溫控制在375度以下。蘇風也長長的喘口氣,好幾天也沒有休息好,于是在蘇昀的床尾睡著了。

安心寬慰她:“不許想些亂七八遭的,趕緊好起來,咱們把誰在背后陰你的人找出來,然后好好收拾他一頓。打包行李,去英國。”

蘇昀笑了下,沒說話。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找母親對不對。難道你真的認定你母親還活著么,她要是還活著,你先前已經在有那么大的新聞,她會不知道會不心疼,不會來找你么別說什么,她可能認不出你的話。離開時,你七歲了,一個當媽的絕對不會認不出自己的孩子”

“夏鶯不指望了。現在出了這樣的事,你更別妄想和秦子空琛有個什么了。”

蘇昀依舊沉默。

“小昀,我忍受不了這口惡氣。不會有哪個大男人這么無聊在那種場合那樣對你,明顯收錢了。等我們找出來,出口氣,去英國,媽媽不找了,好嗎”

蘇昀漸垂長睫,過了好半響,點了點頭。

:

第206章 :這個人把秦子琛騙了(一)

下午,蘇昀睡得昏昏沉沉,門被推開。手機端

護士長率先進來,后來跟著幾名穿著警服的人。

蘇昀從床坐起來,安心和蘇風也都醒了。

護士長倒是很客氣:“不好意思,蘇女士。李警官說,有一件案子需要您配合調查一下。”

蘇昀與安心都愣住了。

李警官拿出證件給蘇昀看,“我姓李,有件交通故事需要你配合,還望蘇女士老實回答。”

蘇昀云里霧里。

但既然人民警察找門來,她當然會配合。于是看了眼安心,安心明白,把蘇風帶出去玩。

李警官拿出一個凳子坐在蘇昀的對面,溫和的笑著:“生病了”他后面一個小警官,拿出了紙筆。

蘇昀點頭。

“那好,我也不虎寒暄了。既然你生著病,那你先口述一下。”他說著從公包里拿出幾張圖片,圖片是車禍現場。蘇昀正詫異呢,看到了唐玥昏迷的照片。

她滿頭霧水,拿這些給她看什么意思。

“李警官想要問些什么。”

“案發人講述,你嫉妒唐小姐,于是找人想要害她便找到了撞唐小姐的這個人。他的車,剎車片極松,而且車輛已達報廢標準,又是闖紅燈而撞。如果不是唐小姐的車,性能一流,可能真的死了。”

“當然這只是我的相法,我們再談案子。他指明是蘇女王你,在背后指使他。”

李警官目光精銳,盯著蘇昀的臉。

蘇昀覺得真是滑稽過了頭。

她想要唐玥的命

她派人去撞唐玥

“警官,我和唐小姐并無什么過節,也沒有恩怨,我為什么要這么做。”

李警官笑了下:“為什么不能有原因。三天前的那場車展事故,我覺得能完美的解釋你的動機。因為男人,因為金錢,更因為秦子琛”

蘇昀不卑不亢:“李警官,這件事我根本不知情,也不是我做的。我可以和那人對峙。”

李警官站起來,“蘇小姐,能走么”

發布會現場。

各家媒體早已等候多時,秦氏總裁要在新聞發布會,史無前列。

一百多家媒體都在翹首以盼秦大少的到來。

3點10分,正主終于出現

一襲墨藍西裝,在陽光的照耀下像鍍了一層寶石。內搭酒紅襯衫,內斂穩重。行走間像大將出動,一舉一動,都能牽動人心。

記者們私下沸騰了,舉起手機的相機,咔咔拍個不停。

隨便一幀畫面,都夠雜志的封面。

秦子琛臺,落坐。

目光一一掃過下面的人,“大家辛苦了。今天的發布會以提問的方式,大家請盡情提問,我專挑犀利的回”

一開口,是霸氣十足。

“秦總,請問唐玥真的是您未婚妻么”一名記者站起來,太過于興奮,導致手里的話筒有些發顫。

秦子琛勾唇:“不是。我們是世家,她是我妹妹。”

打臉一。

“秦總,關于三天前在車展里流出來的,蘇昀是小三,是真的么”

秦子琛很討厭聽到這兩個字,俊臉冷了幾分,但依舊繼續:“唐玥都不是未婚妻了,證明我單身,何來的小三之說。”

打臉二。

“有人說蘇昀水呃很不好聽的話,秦總您認為呢”

秦子琛笑了下,眸卻不見笑意

“誰敢說出那種話,是與我秦子琛為敵要說,當著我的面,我好好聽你說”語氣低冷,明明沒有怒氣,卻覺得他的冷冽罩住了整個現場。

有好大一會兒,整個發布會都沒有人提問。

當著秦子琛的面說蘇昀水性揚花可能這個人會沒命。

秦子琛見沒有人提問,便道:“今天開發布會的主要目的,是想澄清關于三天前車展一事,以及我和兩位女士之間的關系。”他叩了兩下桌面,聲音不大。

從后臺走出一個人來,30多歲的樣子,有點發怵,一手擋著臉,慢慢前進。

秦子琛捻了一下手指。

那人立即拿開手,半垂著頭:“那天的事,是我指使人做的。因為我和蘇小姐之間發生了一點小過節,我看不慣她。但我又拿她沒辦法,于是在她工作期間,讓幾個小混混去攪她的局。我根本不認識唐小姐是誰,我只是知道唐家和秦家關系好,于是便編排了那樣的話,想狠狠出口氣”

深深一鞠躬。

他壓根不敢看身邊的男人,覺得他太可怕。

那一天晚,他說要他答應他一件事。他害怕,所以當即便把電話掛了。

可沒想到,連五分鐘不到,這個男人找到了他的巢。

惹秦子琛,他自認倒霉。

便把唐玥是怎么指使他去陷害蘇昀的事,給一五一十的說出來。

可臨了,這個男人只是陰陰一笑:“不,我要你把這件事攬到頭”

那一笑,讓他毛骨悚然。

臺下的媒體們又是一陣嘩然,這劇情反轉的真快。

秦子琛站起身,俯瞰著下面的人:“我給了大家問話的時間,現在已過。我配合大家,同時也希望大家配合我。望大家手下留情,嘴積德我與蘇女士”

他頓了一下,心沉沉。

“我們是朋友關系,普通朋友。與唐玥是兄妹關系,無任何男女之情。未來更不會與唐小姐成為夫婦。謝謝大家,一會兒我讓大家給大家發紅包,當是慶祝我們祖國的生日。”

起身,走人。

那男人也趕緊閃了出去。

胡沁一直在發布會后臺,所有的話她是一字不落的聽了進去。她以為秦子琛會承認蘇昀,像那次在公司會議,他親口說蘇昀是她看的女人。

沒想到他只說是朋友,還是普通朋友。

心里有股說不出來的感覺,像是自己有機會了,又像是沒有。

發布會與絡同步直播。

不僅友看到了,連唐家秦家孟家都看到了,除了蘇昀不知道。

唐玥在昨天出的院,這會兒正別著下人燉的骨頭湯,預備好好補補。電視里傳來這樣的視頻。

范以煙也在,唐承悅與唐泉一起出去打球去了。

唐玥看完視頻,心里幽涼幽涼。尤其是那個男人出現的那一瞬間,她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幸好他沒有招,自己攬了。

不知道子琛知不知道是她干的,應該不會。

可是這個身份這么被撤了。

她抓著范以煙的胳膊,快要哭了。

“媽,怎么辦”

范以煙長呼吸,擋住體內的憤怒,秦子琛,好小子

“能怎么辦,他在媒體面前說你不是,你自然不是了。我說你也沒長腦子啊,當初你在夏媽媽給你這個身份的時候,你怎么沒鬧出點動靜來,這樣起碼也能證明你早是他未婚妻,蘇昀是小三,現在倒好姓蘇的什么事都沒有了,她反倒成受害人”

范以煙氣得不行。

唐玥根本沒想這么多再說當初夏媽媽答應她的時候,說了會好好照顧她,但是絕對不能外揚,她哪里能到處說。

范以煙坐在沙發,想著怎么辦。

:

第207章 :這個人把秦子琛騙了(二)

未婚妻這個身分,無論是有沒有經過正規走向,都是相當有用的。

現在只是一個世家朋友的妹妹,而且他還說,絕對不會和玥兒成為夫婦。

可惡

唐玥也是一臉懊惱,覺得子琛哥肯定是被蘇昀那個女人洗腦了,不然這么維護她。

她驀然想到了什么

“媽,我們不是還有另一個方案么”她撞撞范以涸的胳膊,提醒她。

范以煙昵了唐玥一眼:“有那個指控有個屁用啊只要蘇昀一口咬定,不認識那個男的,并且沒有打算對你怎么樣的意思。蘇昀一點事沒她畢竟沒有到現場,不是她撞的你。說句難聽點的,你受的傷并不很嚴重。如果你有個什么三長兩短,蘇昀才算完蛋。”

唐玥不高興了,“媽,你咒我。”

“行了行了。這件事,你還得去找你夏媽媽,只有她才能給你作主。我相信她了看了視頻蘇昀在當車模,哪怕是臨時頂替的,在你夏媽媽眼里也是不入流的小職業。加那么一鬧,她會更加討厭蘇昀。”

唐玥點頭。母女倆各自思索著怎么攻破夏鶯這一關。

夏鶯看到這消息,的確更討厭蘇昀。

先前的那點欣,瞬間被磨光

其實看了車展面的倒了沒什么她像看熱鬧一樣,明眼人或者有點腦子的,殾能看出那三個小混混是有備而來。夏鶯大概猜出是誰,可是無妨。

雖然很同情蘇昀的遭遇,但是,能讓她和秦子琛分開,她無所謂。

只要不鬧出人命來,她都可以默許。

直到今天的發布會一出

她突然覺得小瞧了蘇昀

這女人太能勾男人了。

她臭名遠揚,在絡人人喊打,依舊讓兒子處處維護甚至當著媒體的面,說絕不會和唐玥結婚,否定唐玥是他女朋友。

能不能結婚,她另說。

但是否認未婚妻這個事可是打她夏鶯的臉了。

唐玥是她定的。要撤,也沒和她打招呼。

蘇昀在警局呆了兩個小時,又出來了。

也見到了那個撞唐玥的人。一個可憐人,估計肯定是收了唐家很多錢。沒辦法,她做了那個冤大頭。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