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84節

轉眼十五已到,放假的歡慶日。

在前一天,安心已經在外面訂好了餐席,吃完飯后,一起去看花燈。

:

第259章 :我只有一個要求(二)

到了出發的時間,秦子琛來了,及了膝的暗紅色大衣,里面搭了件淺色t,很貼身,一下車一股矜貴大氣撲面而來。 有一種人天生自帶光環,無需言語已是驚艷。

安心嘆:“也不知道夏鶯懷他的時候吃了什么,我也想去學學。”

“得了,這個基因問題。”蘇昀拉著蘇風的手,朝他走。

“嘚瑟”安心瞥她。她還不知道是基因問題么。按照高希凡的丫的長相,他的孩子肯定也不丑。

秦子琛伸手代她拉過蘇風,溫溫一笑,“除夕不能陪你,這個節日可不能錯過。”

“謝謝。”蘇昀輕道,勾唇,巧笑倩兮。

車。

在他們面前,安心覺得自己像個孤家寡人一樣,總是能受到他們的暴擊。

一樣的是去錦江月,還是那個包廂。

飯菜都很精致,安心淺抿了一口紅酒,便不敢讓她再喝。秦子琛撫著旁邊蘇風的頭,“小風,想要什么禮物”

蘇風托著下巴,苦思冥想著。

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出需要什么,“我啥都有,好像什么都不缺。媽媽,你缺什么”

“我也什么都不缺。”蘇昀回,繼爾又轉口:“秦少,你要真想送禮物的話呢,不防這樣,你答應我一個要求,等我有需要的時候我再提。”

“你這是讓我給你白紙,面的要求隨你寫”

“嗯,這么說也行。”

秦子琛點頭,“好。”

蘇昀一笑,明眸如春。

安心一捂胸口,ci算了,不說臟話。吃個飯兩人一直這么眉來眼去的。

飯后,已近七點。于是逛燈會。

安心和蘇昀都是第一次來,各式各樣的燈籠,還有各種s古裝的才子佳人,行走之人也有不少著漢服的姑娘小哥。莫然有一種走近了古代風韻的街頭。

其實這條街,每年的正月十五,都會有這樣的愛好者,聚在一起來一場古韻狂歡。

蘇風拉著秦子琛的手直擺:“老叔,我剛才為什么吃這么多,好多好吃的。”

很多美味都在巷子里,論起來,大飯店里是不會有實惠二字。

他笑:“明天也可以來。”

“可是我媽媽不許我亂吃外面的東西。”

“外面的”他話未完,便看到一男的擋去了蘇昀的路,清秀儒雅的樣子,目光里有一種說不清道不盡的意味。

衛成

秦子琛拉著蘇風走了過去。

蘇昀哪會想到會在這里碰到衛成,但既然碰到了招呼是逃不掉的。

“小蘇,真是巧。”衛成觀察著她,還帶著口罩,幾個月過去了,還沒有走出來么。

“巧。”蘇昀突然也不知道說什么好。

安心咬著糖葫蘆,“的確是巧,一個人”

衛成朝后面瞄了一眼,“不是。”沒有說明是和誰,更沒說是男是女。

“次的事”

“次什么事,過去那么久了,不用再提。”蘇昀知道他想說什么,截住了他。

衛成低頭看著她清明的目光,小臉全摭,其實心里是不好受的。

一只長臂伸過來搭住了蘇昀的肩膀:“衛經理,好久不見。”

衛成淺笑,不卑不亢:“秦總,好久不見。”他的目光轉到蘇昀肩的那只大手,略微停了一秒,又恢復如常:“那我便不打擾,祝你們玩得開心。”

秦子琛點頭,目送他離開。

人一走,秦子琛把蘇昀朝懷里一帶:“你們看起來關系不錯”

“我們小時候認識,小學同學。”她只能這樣說。

安心朝兩人瞥了一眼,欲言又止。

恰好她的樣子落入到了秦子琛的眼里,又想起方才衛成的神情若有所思。

前方是拱橋,下面是護城河。這條河延綿流長,成了這里的一景。今晚更是熱鬧,小情侶們的專場,各種孔明燈,飄浮于空。蘇昀襯在橋梁之,想著古人也是會玩,邀幾個知已好友,小湖泛舟,飲詩作對。

“大哥哥,給姐姐買束花”有個小姑娘走過來,伸手輕輕的扯了扯秦子琛的衣服。

他回頭,見是一個扎著小辮子的小女孩,籃子里裝滿了很多單支玫瑰。他沒有問多少錢,抽了五張人民幣,遞給她:“給我兩支,不用找錢。”

“謝謝大哥哥”小女孩接過錢,喜出望外,抽出兩支開得最鮮艷的。

秦子琛接過花,轉瞬小女孩又跑開了。

安心兩眼一番:敗家子,花五百塊買兩朵嫁接的玫瑰,今天又不是"qg ren"節,賣什么玫瑰。

兩枝花,蘇昀和蘇風一人一個,開得正艷,如火如荼。

蘇風轉手把花送給了安心:“美女,送你花。”

安心蹲下,笑得燦爛:“小青人,親一個。”

蘇風傾身親了下安心的臉,把安心逗得可樂死了。

衛成其實是一個人,方才只不過故意那樣講。他出來買東西,意外看到了她,便跟了來。方才談話時沒有注意秦子琛牽的那個孩子,后來想起來又跟了去。

秦子琛拉著他,看不太清楚長相,因為是夜晚,視線受阻。

那是她的兒子么都已經這么大了,七八歲的樣子七八歲,應該不會。他們當年分開至現在也不過八年的時間,她怎么可能。

直到看到那個小男孩撲到安心的懷里,他又放松下來,應該不是小蘇的孩子,怎么算,她的孩子也不應該這么大。或許是朋友的。

看了一會兒,掉頭離開。

人真的不能做違心的事,否則總是會于心不安。

蘇昀買了好多個孔明燈,一起放。

升起的那刻許愿,聽說會成真。其實很荒謬,無論你有什么愿望都要靠努力所來完成,但人們總是會相信這樣的精神寄托。

高希凡帶著一頭黃毛加出現,第一次來國,第一次走在這樣的街道,加眼晴都直了不停的問高希凡這是什么那是什么,關鍵是說了他又聽不懂。

氣得高希凡想把他扔進河里。

“姐姐。”加沖安心一笑,伸手要孔明燈。

安心給了他,結果他那樣一丟,燈隨地打滾。他愣著,怎么和別人的不一樣。

安心氣得:“你是豬嗎”

加:“”有點懵。

高希凡摸著她的頭:“不要生氣,有寶寶呢。”忍著好脾氣,耐心的教加這個東西是怎么用的。

這一頭,蘇昀和秦子琛已經放了兩個。

代表兩個心愿,秦子琛一派少爺范兒,這種事他是不會做的。

末了,問:“許了什么愿”

“愿望說出來不靈了,不能告訴你。”蘇昀側頭一笑,升起的孔明燈照耀著黑眸,黑白分明。秦子琛低頭,吻她的額頭。

他的手還在大衣的口袋里,只是彎著腰。蘇昀沒動,身下是仰著頭的蘇風。在這熙熙攘攘的街頭,這幅畫面已是最美。

因為蘇風明天要學,秦子琛又要班,所以不到十點便回了家。

這個夜晚,也是高希凡第一次對安心提出結婚的暗示。

安心用自己的話來講,是她是個耿直的都市女性,不會因為懷孕了選擇披婚紗。但是要披了婚紗,必然會讓自己挺起肚子。

“你的考核時間沒到,想轉正美死你。”她委婉的拒絕,高希凡怎么會不懂。

淺淺一笑溫柔寵溺:“好的,安小姐,我盡量早日轉正。不過這期間還希望安小姐安份點,不要想著消失,不要想著逃避,更不要等孩子出生,不認我這個爹。”

安心不可思議的看著他,丫,不笨啊。

加從車后座竄來,皺眉:“你們能用英嗎,我不想當個傻子。”

你是個傻子啊,笨蛋。

安心嘿嘿一笑:“他說,改天帶你去泡妞。”

高希凡,怔。

加,開心大笑。

安心發現他們倆還真是投緣,花心大蘿卜。

“哈哈姐夫,什么時候去,是現在嗎那把她丟在家里,我們一會兒去。”加從后來伸過一個頭來,已經迫不及待。

安心的臉,冷了。

熊孩子

高希凡:“你這聲姐夫我很喜歡聽,繼續這樣叫我,你的衣食住行我全包了。但是泡妞啊你的智商不行,會被人賣。”

“呸高希凡,說點人話行不行”加一屁股坐在后座,抿唇不說話。

高希凡:“”

:

第260章 :秦子琛是我的男朋友(一)

高希凡把他們兩人送到了自己的別墅,家里的電話已經打來,連環奪命扣。

用指頭想,也知道他們想干什么。

今天格外的熱鬧,街頭也是紅燈結彩,像是那個除夕。搖下車窗,感受下這濃烈的氣氛。看著路邊搖曳而走的美女,他忽然想到了安心。

在他的面前,從來不端著不裝。

又或許是,她不愛他,所以沒有必要裝,更沒必要打扮成淑女。

總是一幅大咧咧的樣子,沖他發火,奴役他。他堂堂一個副院長有時候也真是覺得自己有點找虐。

可偏偏,他喜歡那種線揚的個性,脾氣也不好。

或許是以前遇到的女人太端著,太會淑女,太會濃妝艷抹,所以他才覺得安心特別的好。活了30多年,直到最近才有了想要結婚的念頭。

回到家,進門。

媽媽柏茵的巴掌落下,“高希凡,你簡直是混帳過年你撒手和那個女人去新西蘭,我和你爸也忍了。今天我們滿懷期待的等你回家吃飯,結果”

打得還真是有點疼,高希凡一笑,前把柏茵抱了個滿懷。

“媽,我這不是回來了嗎剛做完手術呢,你不知道醫院很忙嗎”

柏茵推他,他也不松手,一直笑。

看到臉的巴掌印,柏茵也不推,其實也心疼。

高希凡把柏茵扶到沙發座著,俊臉笑意未曾減過:“媽,我爸沒陪你啊。”

“你以為我像你嘛,整天知道玩玩玩哪一天,我們家的根基都要被你敗光”高升榮拿著水杯從餐廳過來,年式毛衣,滿臉肅穆

高希凡忙站起來:“爸,說啥呢,來來地來坐,今天兒子在這兒好好聽你訓,我已經做好準備了。”

高升榮咚地一下把杯子放在茶幾,臉板著:“把你談的那個女朋友,什么家世告訴我。”

“沒什么家世,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孩兒。”高希凡不太想提安心家里,真討厭父母這輩人一切以利益為出發的做法。秦子琛的父母是,他們也是

厭煩。

“給我分了我們高家代代的媳婦都是出自書香門弟,不要丟臉”柏茵道。

“媽,你從小教我,做人一定要厚道,尤其那種拋妻棄子的事更不能做。難道你想讓我拋棄他們母女倆嗎”

柏茵和高升榮一怔,面面相覷。

隨后柏茵道:“她懷孕了”

“對。”

柏茵的神情一時,精彩萬分。激動又糾結。

父親冷著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混小子,先船后買票,這種缺德的事你也做。你,改天把她給我帶到家里來,你爸你媽總得看看兒媳婦長啥樣兒。”

氣極卻又無奈。

他們都是知識份子,縱是不滿,但若讓人姑娘把孩子打掉,這種話了他們也說不出口。

“爸,這個不太好,人家肚子里有了我們高家的后代,肯定得小心伺候著啊。這樣,我把地址給你們,你們倆哪天有時間去看。”說著從茶幾下,刷刷寫了幾個他醫生的字休。

反正沒人看得懂,但高升榮懂。

倆老氣得想揍死他,這個兒媳婦可夠厲害的,架子擺得挺大

高希凡拿起桌的蘋果,“爸媽,不要生氣。我去和二老未來的孫子聊聊天,再見。”說罷,撒腿跑。

柏茵長長的嘆氣,拿起桌的紙,“罷了罷了,我們這一個兒子,寵慣了,到現在想要管教哪里來得及。改天去看看,再差也是他選的,能差到哪里去。”

高升榮深深一閉眼

蘇風又到了正常的日子,學校的車接車送,早自己起來也不用蘇昀,省去她多事。

偶爾外出,其余時間都窩在家里,秦子琛也是偶爾來,朝五晚九。

正月底的最后一天,她受到一位不太受歡迎之人的邀請,唐承悅。

酒店里。

這段時間里,唐承悅似乎憔悴了很多,兩鬢隱隱冒出些白發,笑意倒是有些可親的。

“蘇小姐,我很早想找你,這樣坐下來靜靜的喝杯茶,只可惜”他搖頭,很多話盡在不言。因為唐玥,蘇昀沒辦法與唐家的任何一個人靜下心來暢談。

“我記得有人說過,一般的人找你們這些企業總裁,要么是重要客戶要么是達官顯貴。我哪一樣都不占,唐總會找我,估計也非善事。”蘇昀不愿與他們這種人兜圈子,商場混久了的人,城俯很深。

唐承悅看著她的眉眼,笑:“蘇小姐也算是個心思玲瓏之人。這兩樣,你的確是哪一樣都不占。可我們卻有一個共同點,秦子琛。”

“唐總,您錯了。他不是我們的共同點,秦子琛是我的男朋友,和你們家族友好關系,跟我不沖突也不矛盾。老實說,我害怕沾唐家人的一星半點”

唐承悅拿著杯子轉了轉,眸精幽:“蘇小姐還真是嘴利。不想沾我們唐家人,你也沾了不是么我也老實說,蘇小姐和我一位故友長得很像,所以許多話我便也不多說,也不愿說狠。因為你,子琛讓我損失了很多,無法挽回。我今天來找你,確實沒有任何事,只是想聊一聊罷了。”

從精神狀態來看,唐承悅的確是損失很多。

可是和他有什么好聊的。他的女兒差點害死了蘇風,她永遠都無法忘懷了那一幕。

“抱歉。鑒于您女兒的所做所為,我沒辦法和您心平氣和的。”蘇昀起身,已不愿多談。

唐承悅對著她的背影道:“秦子琛拼死保護的人,縱然不是舉世無雙,也該端莊秀雅知書達理。蘇小姐似乎與長輩們心目的兒媳婦差了一大截。”

蘇昀回頭,看著唐承悅,一字一句:“我沒什么優點,但我自認善良,不起歹毒之心。如果我喜歡一個男人,而他不喜歡我,我一定會找自身的缺點,而不是一而再再二三的去找別人的麻煩,這種狂妄和目無人如果是權貴之家里出來的人,我愿做臭水溝里的一粒沙,我臭我自己的,絕不去牽連別人。子琛喜歡的是這樣的我,抱歉,算沒有我的出現,他也不會娶唐玥的。”

蘇昀微鞠躬,轉身出去。

唐承悅看著她遠去的背影,拿起咖啡淺抿一口直到看不見人,才收回目光。

嘴皮子夠利,見解也很獨特,那幅小清高的樣子和當年的她,如出一轍。

蘇昀啊,你到底和她是什么關系

蘇昀對這種動不動傳喚她的行為感到很反感,以后估計還會有,她也差不多能做好準備,沒辦法,誰讓那個人是秦子琛呢。因為他光芒萬丈,你靠近他之前,得做好萬箭穿心的準備。

是夜。

秦子琛來給蘇風帶了一個超大的拼圖,蘇風洗完澡迫不及待的拆開,開始拼起來。

月色鉛美,灑下一地銀輝。小區外面的景色青幽深謐,雖然天色已回暖,但是依舊冷清,行人甚少。路燈從枝梢間露出一個頭來,有些冷清。蘇昀喜歡爬在窗臺,朝下眺望。

算什么都不想,也想多看幾眼這樣的清靜。

他從里面洗完澡出來,從后面摟住她,薄涼的吻落在她的后頸:“也不怕著涼”

有點癢,蘇昀縮了下脖子,“怕著涼,但是這夜景多迷人。隱隱還能看到我們一起去過的護城河。”那些燈火搖曳的樣子。

:

第261章 :秦子琛是我的男朋友(二)

秦子琛朝外面看了一眼,失笑:“那么多樓房擋著,你是怎么看到的”

“我想象的。”蘇昀沒好氣,浪漫一下好嗎。

秦子琛明白,輕挑起她的下巴,璀璨的眸光鎖在她的臉,“我懂,因為有我。”

夠臭美的。

“明天我會出差一躺,可能會帶著胡沁,我提前像你報備一下。”他收手,摟她入懷。

和胡沁啊

蘇昀驀然想到以前還在秦氏的時候,胡沁對她說過,她會是蘇昀最大的敵手。可是他們出差是為工作,秦子琛也不會是那種人,她不能吃醋。

“好。”她的聲音有點小。

他低頭,淡淡蛾眉,淺笑,眸掠過戲謔:“吃醋”

“沒有,你想多了。”

“本少爺很喜歡此刻你這種言不由心的話,很受用。”勾頭,吻了吻她的小鼻間,寵溺味十足。

蘇昀朝他淡淡一笑,“好,有一點不舒服。但是呢,我相信秦少爺。”

“乖。”他暗啞一聲,吻在唇間,收緊腰肢,讓她貼向自己。

秦子琛走的第三天,蘇昀還真是有點

那種想念的話,她不太好啟口,但從未有過這樣的感覺,整個人都空落落。以前甚不理解,為了一個人飯不想茶不思是個什么心情,現在似乎有一丁點的感受了,盡管有點夸張,但還真是有些影響心情。

安心現在已經一個多月,開始有孕吐的跡象,吃什么吐什么。偏偏在這期間,站有一個非常絕佳的職位,她的團隊小伙伴也推薦她去。她怎么去得了,放不下心。

把安心接過來,她好好調理她的身子。

安心有氣無力的躺在沙發,手機從手劃落,懷孕這么痛苦,那蘇昀當年是怎么過的。

這些天,體重沒重,輕了三斤,什么東西都吃不下,這樣下去孩子會吸收不到營養。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