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85節

做飯月嫂過來,一臉擔憂:“小姐,這這您這什么都吃不下,我把少爺叫回來。”少爺畢竟是個醫生,總會有對策的。

安心擺手,已經沒了力氣:“別叫。這大白天的,他肯定很忙,你去忙你的,我在這兒躺會兒。”

月嫂看到安心一臉的蒼白,也是急在心頭,可一點法子都沒有,孕吐也是看個人體質,過了這個階段可能會好了。她提著籃子,去市場買點水果,可能會好一點。

安心肚子也餓,但是一點都吃不下,睡也睡不著。

干脆起來轉轉,轉了兩圈之后,兩個年紀大的人在外面鬼鬼祟祟的。她開門出去,“你們是”

柏茵一看這姑娘瘦癟癟的,臉色還這么難看,心想這是他們的兒媳婦沒啥過人之處,是高點,長得好看點,和過去的那些女人有啥區別。

待她考驗一番。

“姑娘是這樣的,我那口子身體不好,聽說這小區里住了一個神醫,于是我來看看。可是這里的房子長得都一樣,我們也迷了路。”

高升榮立馬配合,彎腰,長嘆。

安心忍著身的難受,耐心解釋:“這里面哪有什么神醫,不舒服去醫院,不要聽信外面的傳言,這年頭貫了神醫的名號,基本是個騙子。”

這話高升榮可不高興了,他年輕的時候在韓國是著名的心臟科醫生,有神醫名號。但他忍著沒吭聲。

柏茵笑笑:“我們也知道,但也實在是找不到門路了。手也沒有什么錢,聽說這里住著一個叫高希凡的年輕醫生,醫術很高超,所以慕名而來,如果姑娘知道,請告訴我們。”最后一苦笑,那股子心酸,入木三分。

原來是來找高希凡的,哎喲,那貨不錯啊。

聽到有人夸獎他,安心還是有一點高興的。

但她實在是不想站了,“那你們先進來,他在班,等他回來我讓他叔叔診治。”

兩老點點頭,柏茵扶著身體不好的高升榮,那勁頭很足。

柏茵邊走邊問:“姑娘是高醫生的老婆”后面兩個字,柏茵不是很想說出口。

“呃,這個他是我肚子里面孩子的爸爸。”什么老婆,她也不想承認。安心讓二老坐在沙發,叫月嫂倒水來。喊了一聲沒人應,才想起來了月嫂出去買菜去了,于是只好自己動手。

高升榮看到安心去廚房的身影,道:“看那面黃饑瘦的樣子,顯然是孕吐較明顯,小茵,你覺得怎么樣。”

“一般,并不是很符合我心目兒媳婦的人選,但是兒子喜歡,如今又有了孩子,這樣。我去打電話讓那小子回來,把他們倆人接回家里,瘦成這樣,不調理怎么生出健康的孩子。”

高升榮點頭。

柏茵起身,這二人也純粹是因為未出世的孩子才勉強接受安心。

安心倒完水出來,只看到高升榮,捂著胸口似乎很難受的樣子,她趕緊放下水杯。

“叔叔,不舒服了嗎那你趕緊躺下,如果不嫌棄的話,我倒是可以看看。雖然我沒有過手術臺,但也是醫科畢業。”安心為了讓他相信她不是菜鳥,才說出后面那段話。

她這人有時囂張跋扈,但是對待年長的人,還是很尊重的。

高升榮自然不會躺,一躺不露餡了嘛,拿過水杯,“我喝點熱水好了。你也是學醫的,畢業在哪個學校”

“帝國理工。”

高升榮但笑不語,這個學校是英國最好的醫科大學。看這姑娘的氣質,想必家世也是不錯的。

柏茵回來,還沒拿起茶杯,安心的胃里驀然一陣翻騰,捂著嘴跑去了洗手間。其實什么也沒有,只是干嘔,腦袋都吐著是暈暈的。

要命

安心抽馬桶,起身漱嘴,從鏡子看到柏茵站在門口,一幅擔憂的樣子。

她漱完嘴,拍拍蒼白的臉,轉身,淺笑:“不好意思,阿姨,剛剛聞到您身的香水味,于是剛剛初期,孕吐很嚴重。”

安心靠在洗浴臺,兩腿發軟。

只希望蘇昀快點來,她真怕暈倒。

柏茵聞了聞衣服,的確是。出來進盡管穿著樸素,也沒有化妝,但是多年來的習慣還是沒有改掉。

她后退一步,離她遠一些,“抱歉啊姑娘。孕吐是個正常的現象,過段時間會好了。”

“再這樣吐下去,我真怕會吐死”安心扶著額吐槽,突然想到一件事,一個沒錢醫治病的老兩口,怎么可能會噴香奈兒的香水,這種味道她不陌生。

錯愕的看著柏茵,她是誰。

這時,聽到蘇昀的聲音:“您好,我來找人。”

安心趕緊出去,看到安心像看到親人一樣。

一扒到蘇昀,兩腿軟了下來,蘇昀趕緊扶著,先坐一下。

“我的天,都吐成這樣了咱去醫院。”

“大姐,我這種情況去醫院有個屁用,醫生也沒轍啊,我這個雖然沒有良心,但還是別給別人找麻煩了。”安心皺眉。

“好好好,跟我回去,我照顧你。”

蘇昀看著有兩人在這里,客氣的道:“不好意思,叔叔阿姨。我朋友身體不好,我要接到我那調理一下。您們有事還是”

“接去你那兒不不,這姑娘孕吐這么嚴重,你哪能行。等我兒子來,接到我們家,我會讓人好好伺候她。”柏茵覺得也沒有裝下去的必要,剛剛安心的表情劉明已經起疑。

蘇昀和安心,詫異。

這時院子里進來一車,高希凡飛也似的下車,身還穿著潔白的白大卦。

一進來,看到數雙眼晴都在他的身,腳步又猛的剎住

目光在幾人身掃視了一圈,淡淡的開口:“爸,媽。”

蘇昀和安心兩個更是錯愕了,他的父母合著是公公婆婆來考驗兒媳婦了。

他走過來摸著安心的頭,很涼,臉色也很難看,也是心疼。

高升榮站起來,沒有半點病情的樣子:“我們只是來看看,也不是沒有可取之處。回家,呆在這冷清的地方,對孕婦也不好。”

:

第262章 :兒子大了,也是別人家的(一)

高希凡喜了,這是贊成了唄。

高升榮懶得看他,你媽給你打電話才幾分鐘,你從醫院殺了過來連工作服都沒換,我和你媽生病時也沒見你這么著急過。

柏茵也有此想法,便沒開口。

安心起身,沖著高升榮,彬彬有禮:“叔叔,很抱歉。目前我不愿回您的家,大戶人家規矩多,我是個大大咧咧慣了的人,有很多習慣長輩們估計都看不慣,尤其是您這種書香門弟之子。”

“你什么意思”高升榮板臉來,給你點臉色居然還拿了

“叔叔,你們倆背地里來看我,情理當。但是我能看出來,你們讓我回家住,也只是憑著我肚子里的孩子。其實我去哪兒都一樣的,只要把孩子平平安安的生下來,二老也是沒有意見的。”她深深一鞠躬,“對不起,我不會和你們一起住。自古我媽便教我,落入塵埃也不能低著頭做人,也不能低三下四。我明白我的輕重,更明白有幾斤幾兩,不敢多去煩擾二老。”

有理有據,有自己的立場,也為對方找了臺階下,更給了對方一個下巴威。

蘇昀也是開了眼,這安心,夠可以的。

高升榮氣紅了眼,柏茵更甚。

豪門的確規矩多,但是,這種直接會指責公公婆婆為難她的話,說得如此赤果果

高希凡弄走了他們,開車送他們回家,車,不免把高希凡狠狠的數落一番。

他連連點頭,同時也為安心說了好話,“媽,新世紀的女性都是很有個性的。你讓她住在我們家,她肯定壓抑。一壓抑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很影響胎兒的成長。再說,媽,你老實講,你沒有一套規矩等著去調教她嗎”

柏茵敲著他的頭,“我的確有一套規矩,我們家的兒媳婦,難道不該知書達禮”

“該該。但是,媽,您年輕時好歹也是一名著名教授,一直在教導學生不要拘束自己的個性,做自己才是對人生最好的態度。咱家又不是什么宮廷貴胄,還要學個容么么教訓小燕子嗎哎,說到宮廷貴胄,您兒媳婦才是呢,我們家未必還配得人家。”

柏茵抬眸:“什么意思”

“人家是英國女王大人家的救命恩人呢,所以我們差遠了。”

“臭小子,你不是說她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嗎”

高希凡邪邪一笑:“媽,興你考驗人家,不興我考驗你我可不希望我媽喜歡那種富貴人家的孩子。人家在家里都沒有被約束個性,所以你別拿那套來在她的身。”

柏茵氣得說不出話來,這個死小子,一心只有安心

高升榮嘆氣,“不回來也行,隔三差五的你們倆回來吃飯,順便派人去英國她的家,把婚事訂一下。”

“好咧,我替我老婆謝謝未來的公公婆婆。”

“給我閉嘴”柏茵吼一句,果然兒子大了,也是別人家的。

蘇昀給安心泡了一大杯檸檬水,那種酸酸的味道應該對孕吐有好處。

但依舊吃不下任何東西,也是把蘇昀急了一大把。

各種煲湯,各種葡萄水果伺候,三天后安心才算勉強好一點,體重又輕兩斤,蘇風反倒胖了一斤。

午后,陽光普照,灑在陽臺,慵懶至極。

蘇昀和安心一起躺在沙發,閑聊。

“這幾天怎么沒看到秦子琛”

“出差,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

“哎這幾天我想到高希凡的父母來找我的事,他們算是好的。語言沒過激,我明正的拒絕他們,他們也沒怎么發火。我突然想到你,夏鶯這么不接受你,找你是早晚的事。可你哪能和她斗,估計一開口把你秒成渣”安心嘆,塞一顆葡萄入喉,冰冰涼涼的,很是舒服。

“是啊,我也是蠻佩服你的。不過高希凡的父母也真是挺不錯的。我啊,走著看。不僅有夏鶯,還有唐玥母子。”搖頭,無奈。

“唐玥母子算個鳥,他們是局外人,有秦子琛收拾行了。主要是夏鶯,你難過她那關。哎,你說也怪,她干啥那么討厭你。莫非是和你小時候把你送走有關”

蘇昀陷入了沉思,可能是。

當年母親消失,第二天夏鶯把她送去了孤兒院,這的確是個迷。

說秦家的人,秦家的人來找了她,秦子玉,讓教她練車。

蘇昀對安心說出去有點事,讓她在家好好休息,安心立刻點頭。

郊區空曠無人之地,秦子玉開著她家的保時捷,已經在等著了。還是戴著口罩,頭發隨意扎起,蓬松又懶散。眉眼精致,一件落外套,下身是八分牛仔,平底鞋,靠在車邊,有一種要拍大片的即視感,很養眼。

韓呈是瞎了么,否則怎么會和她分手。

蘇昀她矮了一截,和她一,氣場立刻柔了幾分。

“其實也不是主要來學車,天氣太好,出來轉轉也是好的。這里空氣好,又沒什么人,蠻適合散步。”

蘇昀點頭,“也是。要不還是教你兩圈”

“好啊。”秦子玉欣然同意。

自動檔的車,手動檔要簡單很多。蘇昀帶著她跑了一圈,把一些要領講了,方向盤不用握得太緊,可能會起反作用,眼晴看前方,有多遠看多遠,這樣能保持車身的直線行駛。

換成秦子玉,依舊是一樣,毫無章法。

有些人,可能不是學不會,只是不適合,像安心開車一樣。蘇昀教過她很多次,她還是老樣子。

秦子玉下車,有點不好意思,“看來,我真的是不適合開車。果然不適合的事情,到死都是不適合的。”

這句話安心也說過。

蘇昀嘆:“說不定有一天,你突然開了竊,會開車了呢。”

秦子玉仰著頭,把口罩摘掉,露出那張驚艷的臉來,“我和安心一起學的車,我都不知道我們是怎么拿到的證。不說了,她最近怎么樣”

“蠻好,是有了孩子,較辛苦。”蘇昀故意把安心懷孕的事透露給她。

“哦她有孩子了這可真是一個幸事,恭喜她,高希凡的么”

“是的。”

秦子玉嘆口氣,不知是長長的松了口氣,還是別的。

蘇昀很好他們離婚的理由,去年在舊金山,她和韓呈明明還好好的。

“你們為什么會分開”分開時,又扯了安心。

秦子玉一笑,有些凄涼,“可能初戀是最讓人難以忘懷的,更何況他們在一起那么多年。或許我們一開始不適合,是我一直在拉著他和我一起。”她頓了下,眼里飄渺惆悵:“我在去年便提出離婚,他沒有同意。于是我把小蕎接到美國,有了小蕎可能我們的關系會緩和一些。其實也有過一段讓我挺美好的日子,直到后來一次醉酒,他抱著我喊了安心的名字,我在他的車里也看到安心給他拍的那張照片,他如至珍寶的保存著。那一刻,我忍不了,分,是必須的。”

蘇昀怔住,原來他們分開真的有安心的原因,只是安心又何其無辜。

“這些年我們沒有領證,感情不穩定,所以不領。其實分開也挺簡單的,各自提著各自的東西,各奔東西。有時候不得不認命,我家世不錯,事業也不錯。可有時候,老天偏不讓你圓滿,總會派個人來磨磨你的銳氣。愛得再深,也難抵緣份不夠幾個字。”秦子玉伸手,透過陽光看自己**的手指,白白凈凈,那里從來沒有戴過戒指,可能今后也不需要。

:

第263章 :兒子大了,也是別人家的(二)

愛得再深,也難抵緣份不夠,聽得蘇昀心里一顫一顫。

是,愛得再深又怎么樣,秦子玉那樣美好得找不出缺點的人,最后還不是分開。而她

旁邊有車前來,黑色的房車,車型龐大,停下來幾乎完全擋住了她們。兩人不約而同的看去,車門打開,下來一人。

秦子玉倒抽一口冷氣,怔愣,呼吸漸緩。

蘇昀朝他打招呼,知道她該走了,車離開。

韓呈取下眼鏡,示意司機開車離開。

他轉過來,魅眼噙著淺笑:“好久不見。”

秦子玉那漸漸平靜的心湖突然又亂了起來,像扔了一顆石子,旖旎著狂亂。她隱忍著,抬頭:“你來干什么”

他前一步,把她攬入懷:“我很想你,子玉。”

子玉,恍如隔世。

秦子玉鼻子一酸,猛地推開他。

“你是想我還是想安心,韓呈,結束了是結束了不要再來打擾我,你搞清楚唔”

他驀然低頭,以吻封緘。

蘇昀回到家,安心正在玩電腦。

看到她進來,她立刻關了,討好似的笑笑:“我看了一會兒,沒多久。”

“下次我把電腦弄密碼,你要玩得經過我的同意。”

“好好,遵命遵命。”安心蹭過來,拽著她的手臂:“寶貝,我能點餐嗎”

蘇昀看她這么討好的樣子,笑:“節操呢”

“為了吃,我是可以沒有下限的。寶貝,今天我們不喝湯了,來份又酸又辣的,如何”

安心難得有食欲,蘇昀當然應允。都說孕婦的口味很特,在安心身還真是這樣,一天能好多變。

這一次秦子琛出差還真是久,半個月還是沒有回來。

好像自從決心與他在一起,還沒有分開這么久過。

連安心都在取笑他,春心又在蕩漾。

德悅酒店。

范以煙拿著手的資料,越看臉色越難看

查了這么久,原來蘇昀是

怪不得她看她如此不順眼

對面的人戴著一頂大大的鴨舌帽,吐出一口煙霧,“夫人,這可是我們花了近一個月的時間查出來的,證據切鑿。酬勞已拿,也沒有我的事了,告辭。”

男人起身,扯了扯帽子擋住臉。

范以煙顫著手把資料放下,抬頭:“慢著,我需要你再幫我查兩個人,錢,我雙倍給你。其一個人的一些信息被壓了下來,你可能會費一些工夫,但我相信你的手段。”

男人挑眉,“誰”

范以煙從酒店出來,開車經過了帝景城,里面高樓林立,樓層直沖云宵。

她死咬著唇,體內的冷戾之氣似乎要把她淹沒

蘇昀,是么

她涂著鴕紅的指甲扣在車門之,目光狠毒陰涼

不該存在這世的人,是不該活著蘇昀是那個不該生存的人

以前是她和玥兒沖動魯莽,不動腦子,每次都讓她不痛不癢的。看來,也得好好對策一下。

秦子琛回來的那天是農歷二月底,陰歷的愚人節。

蘇昀本也是不知道他回來,只不過早碰到了李利,然后問他才得知。

下午三點,蘇昀收拾一下便去了機場。出差整整一個月,也是蠻久。

機場里人聲鼎沸,人身疊跡。這種人多的地方,蘇昀依舊滑的把口罩放下,一件圓領雪白秀氣襯衫,一條彩色圍巾,一條九分緊身褲,長發隨意披泄,沒有特意打扮,然而各種的細節處理又看得讓人賞心悅目,淹沒在人群之。

遠遠的她看到了李利,在通道外面等著。

蘇昀竟覺心跳加速,好像第一次與人約會,期待見到心愛之人的喜悅與緊張。這種感覺很妙,甚至在心里已經想好了要打招呼的話語。

四點,陸陸續續的有人出來。

通道外,人不多,蘇昀擠過去。

還沒過去,他便出來了。

還是一樣的豐神俊朗,剪短了頭發,五官特別突出。蘇昀的心里怦怦直跳,可是卻硬生生的止了步。

他的懷里抱著一個人,也一樣戴著口罩,埋在他的頸窩里,似乎怕被拍照的樣子。全身穿著很隨意,休閑服,擋不住她的好身材,一只腳被包成了粽子。

那人是胡沁,別人認不出來,蘇昀一眼能認出。

兩臂摟著他的脖子,很緊,鼻頭與他的脖子緊緊相貼。

蘇昀的心里,有什么在翻騰。

他從她面前,不足三米遠的地方經過,沒有發現她,徑直走過。直到他們了車,蘇昀才回到自己的車。

心情一瞬間沉到了底。不停的安慰自己,其實真的沒什么,她受了傷,他和為她的司,照顧一下是應該的。但,還是提不起勁頭來。

該死的秦子琛

開車,回家。

車,秦子琛把胡沁安排在前座,椅子放倒,讓她躺下去,會舒服些。

他到后座,外套脫下來,朝椅子靠去,眉眼氤氳著一層疲態,揉揉鼻梁。

胡沁扯掉口罩,從后視鏡看到他這般,不禁很有愧疚:“總裁辛苦了,不好意思,是我拖累了你。如果不是腳受傷,可能我們早回來了。”

“不關你的事,這次我也要謝謝你。”秦子琛淡淡開口,拿出手機,開機,發現開不了。

胡沁煙眉浮起淺淺的笑意,突然覺得以前真是太愚蠢了。秦子琛那種人,最討厭女人間的勾心斗角,最討厭無知又笨拙的靠近,其實有時候只要動點腦筋,自己犧牲點,也可以了。

尤其是不能對蘇昀出手。

招標會,吊燈突然脫落砸下,當時秦子琛正站在那兒,她撲了過去。砸斷了腳,燈的碎渣濺進小腿腹,做了手術,在醫院躺了一個星期,依舊無法動彈。

秦子琛在美國的工作已經完成,要回國,她肯定也要回。

第一次為秦子玉,第二次為他,尤其那一個星期,她每次醒來身邊都是他,那種感覺,無與倫。

“聯系高希凡,準備一間病房,你送胡部長去醫院,我稍后來。”到達市區時,秦子琛吩咐。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