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89節

加看到她這樣子,賊賊的笑起來:“媽,我知道她會逃跑,故意說我們半個小時后才到,其實已經到了樓下,我聰明”

安心:“”

梅半彤瞪著安心,但看到她的肚子又忍了,“你給我進去。”

安心嘿嘿干笑著,開門,讓他們先進。把高希凡擋在門外,“是不是你告訴我媽的”

“我要說不是,你也不信。”

安心怒瞪了他一眼,進去,把門砰地一下關,高希凡阻隔在外。梅半彤看到這屋子本心情不好,再看安心這樣對人家,更是火大。

“你干什么,把門給我打開,讓他進來”

安心正想反駁,加像個猴子一樣的竄了過去,把安心拉了過來,“媽,姐姐對姐夫一直這樣,態度很不好的,你要管管她。”然后開門,把高希凡放進來。

安心:“”

高希凡一進來,鼻血直流,下巴和前襟都是血。這個子,安心更是個罪人,被弟弟和媽媽聯合教訓。

“伯母,我沒事,不要訓她。”高希凡拿紙巾塞著鼻子,攬著安心的肩,一幅護犢子的樣兒。

安心真想踢他但顯然,這招行不通。

“打電話讓鐘點工來把家收拾一下,我們下樓再聊。”梅半彤對這個女婿很滿意,醫學世家,人又長得不錯。

自從有了那個午夜兇鈴,蘇昀對于夜晚有了一種恐懼,但有秦子琛在她又覺得安全許多,不再害怕。

躺在被窩里,他抱著她,蘇昀緩道:“我明天去應聘了哦。”

秦子琛撫了下她的臉頰,“去哪兒”

“波里。”

這個公司秦子琛只是偶有聽過,未曾交過手,“我不阻礙你,如果覺得累回來,我養你。”

蘇昀心花怒放,沒想到他還挺好說話也很會說話。她不會讓秦子琛養他,她不想當個寄生蟲,也從沒人養過她,也沒有必要。不過聽他說這話,心里頭還是美茲茲的。

在他懷里翻個身,在他唇一點,“要不我以身作為感謝”

秦子琛的目光暗然幽亮,雙手攀了她細致的腰,“我求之不得。”

直到秦子琛班,蘇風學后,蘇昀才想起來要開機。昨晚手機關了一整晚,怪的是這一次,開機后沒有電話打來。

把自己收拾一下,準備出門去見面試官。面試在娛樂心處的休息區,早人少,也方便談些事情。

江蘭也是一個和她差不多年紀大小的女生,駁干練。

“你的學歷在我們公司真的是屈才了。”

“說笑了,不過一張紙罷了。”蘇昀委婉。

“這張紙可是個寶啊,很多人擠破腦袋都得不到呢。”

面試很順利,隔天可以班,因為規模不大,所以走的程序也少。面試之后,蘇昀忽然想到秦子玉的店在這里,不知道名字,但是應該很好找。

娛樂心很大,蘇昀走了十分鐘才找到實體店,剛剛開門。廚窗那件婚紗正是那天秦子玉穿的,后背心型鏤空圖案,裙擺飄渺又仙氣十足,潔白無垠,夢幻至極。

每個女生都有一個新娘婚紗夢,蘇昀自然也不例外。第一次做這種夢,還是和衛成在一起。那時候,她有很多小女生的幻想,年紀小,也敢想。

現在成年了,經歷了一些事情,那種夢卻不敢做了。

“小昀”身后是秦子玉溫婉的聲音。蘇昀回頭,正撞見秦子玉絕美的面孔。

“是啊,我在這兒有點事。完了想來看看你。”

“來來來,進來進來。正巧,我新訂做了一件婚紗,正愁找不到模特呢,這么巧碰到你了。”秦子玉拉著蘇昀進了店內,工作人員各種打招呼。

“子玉,我怕是不行”蘇昀直接被帶進了換衣房,前前后后八面鏡子,透亮又奢華。

“我說你行,你行。相信我的眼光。”秦子玉把婚紗找出來,對著鏡子和蘇昀了。然后叫來化妝的工作人員,給蘇昀化一個妝。

這是第一次蘇昀化這么麻煩的妝,前前后后好幾層,一直弄了近一個小時。

秦子玉已經找來了攝影師,午飯時間推后,開始準備進入拍攝。柵里拍幾張,然后還有外景。

蘇昀是第一次在這么多人的情況下拍照,不免羞澀放不開,可這種感覺恰好是秦子玉要的,女人第一次穿婚紗步入禮堂,都是興奮又緊張又羞澀的,像第一次見到心愛之人,那種隱隱的膨脹,在細胞里活躍,卻又被靦腆壓制,然后互相抗衡。

那種感覺,無法言喻。

拍完室內,已經是下午兩點,蘇昀臉都笑得僵了,她不是專業人氏,所以時間方面自然要用的久一些。

“大家辛苦了,休息一會兒吃點東西,我們去拍外景。”秦子玉工作起來,也是個工作狂。不停的教蘇昀怎么笑最鏡,用哪個姿勢,拍出來最好看,很專業。

半個小時后,一行人開車出門,這條路蘇昀一點都不陌生,孟宅。

蘇昀詫異。

“我們這次的主題是質,所以背景婚紗與模特都要好的,缺一不可。孟宅漂亮,威武雄壯,而且有私人游泳池。我向孟墨借的,拍幾張照片我們走。”

蘇昀倍感榮幸,這夸她夸得,讓她無地自容。

因為提前打好了招呼,所以進去只是在衛門那里做了登記,一切準備緒后,開始拍攝。

在大宅正前方的鵝卵石之,蘇昀要拿著花,對著鏡頭露出幸福的笑容,假裝她的老公正在她的前方。

:

第272章 :換衣服也要在里面守著?(一)

這種狀態蘇昀老是做不好,一直達不到秦子玉的標準,于是便提議先拍游泳池的景,這必須要換衣服。

燕尾紗,前短后長,有點小俏皮,抹胸又夾著一股性感。做好發型,準備開始。

有游泳池需要下水,這個游泳池好死不死的是深水區,蘇昀身高不夠,更不會游泳。

工作人員從里面找出一個凳子,放在底部,讓蘇昀站去。會影響美感,但是后期會處理。蘇昀還沒下水,外面便有車子進來。

孟墨下車,貼身的襯衫,剪栽合宜的西裝包裹著他的大長腿,俊朗又冷峻。想來是剛從外面趕回來,手里還拿著墨鏡。

“小墨。”秦子玉同他打招呼。

孟墨點頭,“拍照嗎”

“嗯對。放心,我們后期會做一下處理,不會把全宅都放進去。”

孟墨笑了下,不全部曝光當然是最好的,不過既然答應了給她拍攝,當然想到了那些問題。

他跳過人群看到了遲遲不敢下水的蘇昀,站在池國的小梯子,小心翼翼。她不會游泳,孟墨是知道的。

長發飄飄,潔白的小裙,腰部運用一根同色系的綢帶綁著,小腰不盈一握,裙擺只及大腿,不是蓬蓬裙是很自然服帖的面料,從遠處看也能看得出來質地的柔軟與精致。

很美,那種謹慎小心的樣子像含苞待放的櫻花,紛亂于心,不經意間便怦然心動。

“小墨你在這里玩一下,我去工作。”

孟墨點頭。

秦子玉走過去和蘇昀交涉,“小昀不要怕,跳到凳子,我們這兒有這么多人呢。”

蘇昀還是不敢,她游泳和安心開車一樣,怎么都學不會,甚至對這種深水泳池有一種抗拒心理。但是這是她的工作,有這么多人等著她一起工作,她不好耽誤。

眼一閉,拼了。

“等等,我來幫她。”熟悉的男聲竄進來。

蘇昀未睜眼,只聽到人扎進水里的聲音,“慢慢的,朝我跳。”

蘇昀睜眼,孟墨站在水里,只露出一個頭來,水淹至到他的下巴。頭發全濕,還在滴著水,伸手,神情認真。

他居然回來了

“小昀,別怕,跳過去,我們早些拍完。”秦子玉在岸,柔聲細語。

蘇昀伸手搭著他的,抬腿跨了出去,凳子晃了兩下,蘇昀直晃。待站直后,才發現孟墨抱住了她的腰。她尷尬,“孟墨,謝謝,你先”

“我先去,我知道。”孟墨松手,到岸。剛剛那一抱,才發現真的柔軟得不可思議,玲瓏有致,他如果不離開,他怕會把持不住。

胸以下全濕,秦子玉特意吩咐她,把頭發也打濕。不會游泳很壞事,但也還好,只是增添時間罷了。

在泳池又拍近一個小時,此時天色已近黃昏。

秦子玉接到秦子琛的電話,報了自己的地址。盡管氣候已經暖和,但在水下泡了個把小時,寒氣也是很重的,一來孟墨便遞來了寬大的浴巾,他也換了身衣服。

蘇昀包著,打了幾個噴嚏。

“進去,我讓阿姨給你熬份姜湯。”

蘇昀的確是很冷了,但是她想等著秦子玉,還有剛剛一個鏡頭沒有開拍。

“暫時先不拍,你先進去別碗姜湯,別感冒了。”秦子玉也是不好意思,弄感冒不好了,于是讓余下的工作人員先回店里,處理工作。

三人進屋,傭人已經把姜湯準備好了。

蘇昀沒有衣服穿,孟家也沒有女性。孟墨把蘇昀帶到了他媽媽的房間,找了一條裙子,藍點小碎花。

“我媽和你一樣,不算高,身形也瘦,你應該能穿。”孟墨拿著裙子和她了一下,還行。

蘇昀接過,說了聲謝謝。

孟墨薄唇微揚,開門出去。蘇昀把浴巾拿下,準備脫裙子。剛解開拉鏈,門被推開。她嚇得花容失色,看到來人,也大大的松口氣。

“你怎么會來”捂著胸口,也不敢亂動。

秦子琛把門反鎖,邪邪的一挑眉,“我女朋友在拍婚紗照,我當然要來看看。”他走近,以他的身高能清楚的看到蘇昀的抹胸裙里面的風光,胳膊擋都擋不住,反倒有種猶包琵琶半摭面的**。

“我幫子玉拍一個宣傳照片,哪有拍婚紗照,你先出去,我換衣服了。”蘇昀臉頰潮紅,本來穿得少,又濕透,他還來插一腳。

秦子琛伸手,面色邪魅,扯了扯她的裙子:“我幫你”

“不不不,我自己來。”

蘇昀臉成了緋紅,捂緊了胸口。越是這樣捂,越是視覺的刺激,讓男性的腎激素激迅速升,秦子琛深眸諳暗,抬起她的下巴,吻了去。

她的嬌小困在他的臂彎,更顯得她的孱弱。

叩叩叩有敲門聲,打斷了一室的**。秦子琛停下來,看著她**的唇瓣,喉頭下滾動了兩下,“伯母的衣服不要亂穿,親一下,我去給你買。”

蘇昀哦了一聲,這也才明白死者的衣服不能亂穿。

外面的敲門聲還在,蘇昀掂著腳尖在他的臉重重親了口。秦子琛低頭回她一下,暗笑:“禮尚往來。”

蘇昀抿唇而笑,甜蜜在心里頭澎湃。

秦子琛把浴巾撿起來重新包住,拉著出門。外面孟墨單手插兜,看到兩人沒好氣的:“換衣服也要在里面守著”

“當然。”

孟墨看到蘇昀沒有換衣服,便沒有追問,在孟家喝了兩碗姜湯,便出去。秦子琛帶她到精品店里,選一套衣服。然后回秦子玉的店內,拿回自己的。

秦子琛看了照片,無須處理也清新脫俗。蘇昀的氣質還挺適合這樣簡簡單單的長裙。

“弟,我想選兩張做成宣傳照貼在我們店門口,這周的主打,你覺得怎么樣。”

“多少錢”秦子琛直接開口。

蘇昀聽著頭皮發麻,如果子玉要貼,蘇昀肯定同意,而且不會收錢的。

“這套婚紗,我送了。你結婚那天,你的禮服,我包了。另外,你們的結婚照我也包了,所有費用一律全免。”

秦子琛轉頭問蘇昀:“你覺得怎么樣”

蘇昀暗暗捶了一下他,不怎么樣。都講到結婚去了

“她同意了。”秦子琛回。

蘇昀:“”

“好,這婚紗一會兒我找人包起來,你們帶走。全世界只此一件哦。”秦子玉俏皮的一挑眉,讓人把婚紗包起,送到秦子琛的車。

這代價有點高啊,著名設計師秦子玉設計出來的婚紗,超底價也是很高的,更別說是世只此一件,限量版。

婚紗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穿。

回到家,蘇昀把婚紗掛在衣柜,它一掛去感覺其它的衣服都降了擋次,被襯托得暗淡無光,仙氣出塵,美艷而不可方物。

關柜門,不再看。

晚蘇昀還是選擇關機,不敢冒那個險,第二天依舊相安無事。

九點班,蘇昀八點半已經到位。她的職責是客戶經理助理,好像離不了助理這個職位,到哪兒都是助理。第一天先適應,當然經理很重看她,因為她的學歷,因為她任職過秦子琛的助理,光是這兩點,讓蘇昀在經理心里提升了好幾個檔次。

下班時,接到安心的電話,對方有氣無力的。

“怎么了,吃得不好嗎”

:

第273章 :換衣服也要在里面守著?(二)

“不是。 是我這兩天半夜都接到一個恐怖電話,給我嚇懵了,現在在醫院。”

什么

一瞬間蘇昀的臉色卡白,這么說來這兩天她的相安無事轉移到了安心那里她開車直奔醫院。

安心躺在病床,臉色很不好,沒有打針也沒有吃藥,因為是懷孕時期,所以不敢亂來。高希凡和加,還有一個美艷的婦人一直守著在。

蘇昀來不及打招呼,問安心怎么樣。

“是肚子有點疼,你第一天班怎么樣。”

“還好。”蘇昀臉色也不好,安心是因為她才這樣,她愧疚難安。

“別擔心,只是挺瘆人罷了,可能是有人惡作劇。”

如果是惡作劇好了。等真的確定安心沒有大礙之后,蘇昀才放心。這才看到沙發的人,高希凡起身,一一介紹。

安心的媽媽和安心一樣,身高很養眼,五官和安心很像。

“伯母。”安心鞠躬。

“小昀啊,我聽安心提起過你,也見過你的兒子。謝謝你一直照顧我女兒,要不然憑著她的那個個性,不是餓死是在外面被人打死。”

加拍手:“對對,我姐姐很笨的。”

安心:“”

高希凡摸摸鼻子,有點忍俊不禁。

“伯母,安心是性"qg ren",落落大方,不端著捏著。如果說她笨的話,那肯定是懶得聰明。我一直很想像伯母請教,如何教育子女呢。”

梅半彤被蘇昀夸得眉開眼笑的,當下更喜歡蘇昀,“這丫頭會說話,嘴甜。”

蘇昀回到家,已經是晚十點,蘇風已經睡下。桌子放著幾塊零錢,應該是在小區里的快餐廳吃得晚飯。

洗完澡,睡覺。

看看手機,她不敢在關機,害怕安心受到牽連。

夜半兩天,電話果然如期而來,這一次是一個陰涼的男聲:“果然知道開機了,如果再關機,我可不敢保證你朋友肚子里的孩子會不會突然夭折。”

那聲音聽起來像是在幽長的隧道內,涼風迎面,嗜骨陰寒

蘇昀打著冷顫:“你是誰,你想干什么,你啊”

蘇昀猛然尖叫起來,里面是成千萬個嬰兒的哭聲,和前兩次的不同,這一次是慘叫聲,很多很多聲音同時一起,撕心裂肺,震破耳膜

那一瞬間已經讓蘇昀的血液凝固,凄歷陰寒哭聲,求救聲此起彼伏,蘇昀把手機拿下來,身子止不住的顫抖。門外有走路聲,蘇昀驚恐的看著外面,整個人都縮到了一起。

門被打開,蘇風抱著枕頭進來,蘇風,是蘇風。蘇昀頓時又好了很多。

“媽媽,怎么了,我聽到你的叫聲。”蘇風揉著眼晴,睡得正香呢。

蘇昀把手機放下,大大的喘了幾口氣,“我做了惡夢,媽媽沒事,回去睡。”

“哦,媽媽不要怕,我會保護你的。”爬床,同蘇昀一起睡。

蘇昀很窩心,拍拍他的肩膀,一同入睡。可是她怎么睡得著,只要一閉眼腦子里有那撕心裂肺的哭聲,在腦子里揮之不去。

待實在熬不住困意來襲時,天已經亮了,她也該起床,準備早餐。

給蘇風留了一百塊錢,萬一她沒回來,自己去準備吃的。

“媽媽不用,我和小蕎商量好了,今天放學去她家,媽,你同意嗎”

“好。”去小蕎家,她也放心些。

晚沒有休息好,對班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影響。蘇昀連喝兩杯咖啡,才趕走瞌睡蟲,午,蘇昀好不容易想去員工休息室去睡一下。

孟墨打來電話,邀她午餐,并且在她公司樓下。

蘇昀只好下樓,一車打了兩個哈欠。

孟墨扶了下鼻子的墨鏡,好笑:“很困嗎”

“有點。”

“那你小瞇一下,到了我叫你。”孟墨在控臺把椅子弄平了些,讓蘇昀好好躺一下。

蘇昀也實在是抵擋不住太陽的暖洋洋,一會兒進睡著,睡得很沉。

孟墨開車很慢,紅燈時脫掉外套蓋在她的身。前方車輛已經開始行駛,孟墨打著轉向燈,把車子靠邊停。看看時間,剛剛十二點,讓她再睡半個小時。

真的瘦了,氣色也不好了,頭發長了很多,柔順又黑長。小臉秀氣嬌嫩,只在唇涂了唇膏,一樣的誘人。

前段時間在看到一個心靈雞湯,說的是如果你愛一個卻遲遲不行動,要么是你自卑,要么是你根本不夠愛。否則,一旦愛了,你肯定會出手。

他和她認識近八年,他沒有行動過么那是騙人的。隱晦的明顯的,各種招數。隱藏自己的身份在她工作的隔壁打工,只是想更方便的接近她。

她聰明的一次次避開。

孟墨伸手把她頰邊的一縷秀發放到耳后,露出整張俏麗的臉來。淡淡煙眉,筆挺的小筆梁,孟墨忽然心頭軟了起來,柔柔的。看著那唇,情不自禁的低了頭。

要挨到唇的一瞬,熟睡的蘇昀似乎察覺到了有人靠近,伸手攬了他的脖子,孟墨一僵。

她的額頭蹭向了他的脖子,柔聲低喃:“子琛”

孟墨怔了好半響,直到心里的柔情盡數淹滅他板過她的頭,看著她的小臉,睡夢也有一絲甜蜜的笑。一瞬間,心如刀割。

心臟像被攥住,窒息。

他退開,苦笑,自嘲。

孟墨你是不是有病,偏要來找虐你沒有女人喜歡么,還是這個世界的女人死絕只剩下蘇昀

可有時候,真的憋不住那口氣。他孟墨哪里不好,她為什么不喜歡

開車,一瞬間彪了出去。起步太快,蘇昀瞬間朝前栽,又被安心帶拉了回來,瞌睡蟲自然沒有了。睜開眼晴,一下子有點懵,好幾秒才想到是在車,車子極快,在車流穿梭。

“孟墨怎么了,慢點。”

孟墨拿起墨鏡重新戴,唇一咧,笑得肆無忌憚,“我們得快點,否則趕不你班,剛出了車禍,耽誤了時間。”出禍,在他的心里。

“我不急的,一點半班,你慢點,這里是市區。”

“怕什么,死不了”孟墨側著頭,邪魅至極,渾身透著一種讓蘇昀說不清道不明的危險。

“孟墨,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