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96節

秦子琛回握著她,黑眸幽暗,掃過她的嬌柔的臉龐,似乎想從里面看出點什么。兩秒后,俯身用下巴碰觸她的頭頂,“車。”

蘇昀回笑,側身朝胡沁告別。

秦子琛開車,手法相當得落漂亮,轉瞬已出了庫。

車子從身邊飚出的瞬間,胡沁雙腿一顫,跌了下去。車子亮起的紅尾燈,照耀著她臉頰的蒼白死灰。她不害怕失去工作,她害怕看不到他。

可他們之間的氣氛那般叢容又寵溺,似乎什么都插不進去。地有多涼,心有多疼,似乎有一根細細的鋼絲在圈著她,撕心裂肺。

胡沁平生第一次有這種強烈到無法控制的感覺,叫嫉妒。

穿著藍色牛仔褲的腿停在她的面前,他蹲下身,茶褐色色的目光戲謔的看著她:“哎,你這人真浪蕩,你偷親了我,你居然又偷親秦老賊。”

一張過份稚嫩張揚的臉,看著她的神情也招人厭。

胡沁斜昵著他:“管好你的嘴巴”掙扎著爬起來,奈何那一只腳半絲力氣都使不,死命扒著身后的車輛的后視鏡才勉強站起來,可如果要開車去醫院,估計是不可能了,剛才已經是強撐著過來。

唐泉站起身,看著她在面前費力站起來的樣子,也沒打算幫忙:“你這人不僅浪當,還過河拆橋。次在你們公司,你偷了我的初吻,你居然還不承認”

“閉嘴”胡沁驀然朝他吼了一句,臉色再也無法平靜,心里糟糕透了,她需要安靜。一只腳跳著朝車走去。

唐泉抿了一下嘴唇,然后湊去,賤兮兮的:“胡姐姐不要這么兇嘛,你看你都走不了路了,這里又是停車場,很多殺人強見的事都是在這里發生的。我要是現在走掉,你碰到一個壞人,你”

胡沁朝他一記極怒的視線掃去,吼著:“關你屁事你姐姐如果有點腦子,蘇昀她會”嘎然而止,她什么時候有這種心狠的想法,她怎么能把自己和唐玥較。

胡沁,你可不可笑

唐泉臉的賤笑閃了一下,不過瞬間又恢復如常,“我姐她腦子笨,但做事還不是需要人提點。”

“你什么意思”

“沒啥沒啥,胡姐姐,你走不了路,你求我,我抱你。”唐泉打住,忙岔開話題。

胡沁冷哼:“我爬也會爬進車里,不會求人”

唐泉伸手,示意隨你。

胡沁一步一步的扶著車輛,單腳跳著朝車里而去,那背影筆直,秀發纖長,每跳動一下秀發都在跳舞般。唐泉跟著她,忽然伸手揉了揉頭發,這個女人真是討人厭,求他一句會死啊。

他要不是正好跟著蘇昀的車進來,鬼才愿意看到她。

算了,我一個七尺男兒,不要和一個女人計較。

前,打橫抱起她

“干什么”胡沁驚。

“瞎啊,看不出來我在幫你嗎。你車在哪兒”唐泉沒好氣。

胡沁在他懷里掙扎了兩下,讓他放開。少年都是有一股倔勁,你讓我放,我偏不放,而且那種肌膚接觸的柔軟觸感,突然感覺還不錯。

車很靜,偶爾能聽到外面刺耳的喇叭聲。

秦子琛把車開往一個露天停車場,停車,熄火。

解開安全帶,側頭。她靠在椅背看著前方,很平靜,出的平靜。秀發自然垂直,半束在耳后,側臉姣好細嫩,細眉明眸,尖挺的小鼻頭,唇不點而赤。

秦子琛閱人無數,大多也能一眼看穿她心里所想,這一刻卻不知道,那般波瀾不驚。

他也沒想到胡沁會那樣,他出于一個男人的責任心,不會放任胡沁不管,沒想到伸出長指,輕點了一個她的頭:“有什么想說的,嗯”

蘇昀半掀眼皮子,聲音很輕:“沒有,回家,安心和伯母他們都在。”

秦子琛唇抿了抿,眸底浮起一絲深沉。

蘇昀回到家,加很不甘的在廚房洗碗,一頭黃金毛呆在廚房那地方,還真是有些違和。天暖和了,午睡時間又來。屋子里除了廚房的流水聲也再沒其它。

蘇昀躺在床,只要一閉眼想到胡沁摟著他親吻的樣子,心里酸得很,沉悶壓抑

她自認也深明大義,人都有樹欲靜而風不止的無奈,可這心里是不舒服不舒服躺在床翻來覆去睡不著,干脆打開電腦看關于人事部的一些工作詳細內容,鞏固一下工作。

面每一個字都認識,她一一略過,卻又全然不記得,毫無心思。

煩,燥。

有時候她很想像安心一樣,發火扔東西,像她對高希凡那樣的對秦子琛放聲大叫,可是她做不到。

換了一身運動服,到樓下小區里的運動房,里面空間很大,很空,一個人都沒有。她想暴跳想運動,可一來,又突然不想動,像個神經病的一樣的坐在長椅,發著呆。

夜幕低垂。

高希凡一身短袖休閑褲的到來,精神奕奕,豐神俊朗。

歡歡喜喜的把安心接走了,二人世界隨著臨產時間的推近而越來越少,梅半彤和加帶著蘇風又出去散步,她也是個閑不住的人。

一個人的小天地,這種心情,蘇昀很喜歡,家里空空的,很安靜。

可同時她又不喜歡這種狀態,死寂。她是個很會調整狀態的人,把歌開到最大,聽歌,打掃衛生。廚房,三個臥室,客廳,打掃起來還真是一個重活,需要好久。

蘇昀累得腰酸背疼,滿身的汗,再查看一遍,進浴室洗澡。

浴室里水聲嘩啦啦的響,門口處卻傳來要是鑰匙開門的聲音

十分鐘前。

這段時間因為小區里有可疑惑人氏來,又有孟氏總裁特意囑咐,所以門衛是半點不敢松懈,在幾個死角區也加了隱形攝像頭,肉眼看不到的那種,資費高沒關系,把這個人抓到才是王道

沒想到,沒想到,這么快那人出現了

穿著一身黑色的衣服,把藍衣服換成黑色的,他也一樣認得出這個背影不是出自本小區你奶奶的,居然是夾著人混進來的,這么拙劣的手段,他前兩次居然沒有發覺

他拿起手機,在柜子里找到孟墨的電話:“孟總,可疑人氏出現”

孟墨從辦公椅起身,目露精光:“幫我盯緊點,我馬過來”拿起車鑰匙,出門。

助理從外面進來恰好碰到他出門,手里拿著手機,“孟,孟總”

“有什么事,等我回來再說,你也可以下班。”話是一邊跑一邊說的。

“孟總,不,不是”人已經跑了沒影。

助理:“”其實他想說的是,您之前答應唐小姐的晚餐邀約,她已經到公司樓下了。

蘇昀才剛抹完沐浴露,抹沐浴露的同時自然要關水,她聽到了開門的聲音。她眉頭一皺,肯定是秦子琛安心有鑰匙,但是今晚顯然不會回來,只有他。

為防止他闖進浴室來,蘇昀打開浴室的門,把鑰匙撥下來,扔在洗衣機,反鎖門。

她還沒有穩定好自己的情緒,不好與他直接對話,她怕自己這種冷淡的態度把兩個人都弄得很僵。屋外好像也沒什么動靜,想必也不會進來。

:

第290章 :秦子琛,你太可惡(一)

蘇昀特意洗得很慢,她想晚點出去,所以有淋浴變成了泡浴,浴缸里放水。

外面也很安靜,聽不到聲音。然而片刻,外面的人突然來撞浴室的門蘇昀驚呆了。

外面又開始撞,蘇昀意識到外面的人根本不是秦子琛她嚇得動都不敢動,手機在外面,想求救都沒門。趕緊把衣服穿,浴室里僅有的是浴袍。

“你是誰”蘇昀推著洗衣機把門堵,真的很害怕,聲音都打著顫。

外面的人一次一次用力,門有點晃動,蘇昀抵著洗衣機,死死的不肯松。

“開門,給老子開門”外面的人一聲吼,同時浴室門間的玻璃被砸開幾道裂縫,男人好像發現了能進去的通道,舉著凳子奮力一擊,碎了

“啊啊”蘇昀嚇得叫了起來,從砸開的玻璃窗口里伸進一個陌生的腦袋的來,蘇昀慌了,有什么東西他砸拿什么東西

砰砰,男人的頭部了兩下,到第三下的時候他忽然極怒一笑,伸手穩穩的接過砸來的東西,同時另一只手伸手去開保險栓。

“美女,你完蛋了你那門我三兩下弄開,還怕你這個小小的浴室的門。”他銀笑又加怒氣,手里的東西瞬間朝蘇昀砸去,快準狠

正眉心,手法訓練有素,蘇昀頭暈眼花,朝后一仰,正好倒在了浴缸,暈了過去,頭掉在缸外,浴袍的帶子散開,水的沖擊和浮力讓浴袍漸漸散開

男人看到微散開的浴袍,眼晴里像充了血,興奮無打開保險,一腳踹開了門

同一時間,他也被人甩了出去還在發愣間,一個拳頭已經了他的下巴,只聽咔嚓一聲,骨頭錯開的聲音。他疼的齜牙咧嘴,他伸手從衣服口袋里抽出了刀,朝后面的人捅去

孟墨一看,他居然帶的還有刀,一腳踹向手腕,刀飛了出去,腳踩著他的手頸,把他翻過來,手摁向他的脖子,目光狂冽如奔馳的豹子:“你他媽的活膩了三番兩次的來,有什么目的,說”

那人啊啊啊的叫著,疼,下頜脫落,說不出話。

孟墨出手捏著他的下巴,往反方向一扭,咔嚓

“啊啊”他放聲大叫,“大哥我第一次來啊,我啥時候三番兩次的來了,大哥你放過我,我什么都沒做呢,沒劫財沒劫色。”他全身都不能動。

孟墨這會兒沒多大工會管他,哪個罪犯不是在抓到之時各種喊冤和求情,一腳踹他的腦袋,男人瞬間暈了過去。

他連忙跑向浴室,浴袍已經全部散開,露出她平坦的小腹以及黑色的**,頭掉在外面,腦門已經起了一個大包,很紅。

“小昀,小昀”孟墨輕輕的拍打著她的臉頰,無半點反應。

抽出浴巾把包住,抱起來,“小昀,不要怕。”愛憐的撫著她的頭頂。蘇昀毫無生氣的躺在他的懷里,身,狼狽。

出來時,聽到外面黃河的聲音。

“秦總,對,我們總裁在里面。您不要介意,是蘇小姐有危險,所以,哎,秦總”

門從外面瞬間打開,秦子琛沖進來,一個蘇字卡在了喉嚨口,看到孟墨抱著昏迷的她,峰眉皺起,跨前兩步,手在碰到蘇昀時,孟墨朝邊一退。

他的手那樣僵在了半空。

“黃河,把里面的人帶到警局。”他看著秦子琛,話卻是對著黃河說的。

黃河立刻前去,這兩人,把硝煙也帶來了。

兩人對峙著,氣勢都很鋒利

秦子琛,如海浪之下飛行的海鷗,波濤暗涌在氣息流轉:“還是沉不住氣了”

孟墨微斂眉,像行走在陡壁的雪皚,哪怕知道會輸也會迎刃而:“我一直都沒沉住,只不過今天的隱忍力不足。”

秦子琛看著他,又看了看昏迷的蘇昀,目光暗了暗,朝邊一讓,這表示讓路。孟墨抱著蘇昀進電梯,他明白,秦子琛的退讓是因為蘇昀受了傷,不想耽誤治療。若非如此,他必然不會松手。

蘇昀在孟墨手里,從人生安全方面來講,秦子琛放心的。折身進屋,黃河正拖著半昏半醒的男人出來。

“放下他”他冷道。

黃河哦了一聲,秦子琛拿起一邊的茶杯,手一揚,水潑了地人的臉。這個季節,涼水不起作用,但是也經不住那么用力的潑。他慢慢轉醒,看到前面的人有點恍惚,但也是一瞬間,彈起出擊

“媽的,你敢踹老子頭,老子啊”一招都沒有發出,被一腳踹倒在地。

秦子琛半蹲,兩指鉗著他手腕的筋脈:“目的”

這時候這人才看到,并不是先前那個人,而且這個人的氣場更要讓人忌憚

“我真沒什么目的啊,我看這家的主人,天天在外面玩,又沒有男主人,于是大哥,我什么都沒做,放了我。”還是一樣的口吻,為財而來。

秦子琛掃了眼房間門口墻角下的水果刀,目光微瞇,幽光迸射

如果孟墨晚來幾分鐘,真不敢想象會怎樣。

孟墨又一次展現了他高超的開車技術,不過幾分鐘跑到了醫院里。下車,去抱蘇昀,蘇昀嚶嚀兩下,揉了揉疼痛的頭部。

“小昀,小昀”孟墨一只手還在她的后腰,做著抱她下車的動作。

蘇昀幽幽睜眸,腦子里回想著昏睡前的那一幕,不禁嚇了得一顫。一只手攀了她的肩,輕拍著:“不要怕,已經沒事了。”

她把目光轉向他,俊美的五官,在夜晚的車里半隱半暗,漆黑的雙眸也能給她溫暖的安全感。

“那人呢”她說,聲音近沙啞。

孟墨摟著她,抱下來,“交給了警局。”

蘇昀也松口氣,低頭身依舊穿著浴袍還抱著浴巾,這種樣子讓孟墨一直抱著顯然不好。

“孟墨,放我下來,我能走。”只是頭疼而已。

“我想抱著你,我現在是你大哥,想什么呢。”孟墨的語氣連自己都不知道那滿滿的無奈和寵溺,這種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騙不騙得了自己。

蘇昀直起脖子,看著他的臉頰,“我很想有你這么一位哥哥,如果我真的有哥哥,也未必有你對我么好。可我們終歸是沒有血緣關系”她停頓一下,“孟墨,我是有男朋友的。我不想讓他誤會。今天午我去他公司,看到他也是這樣抱著不能走路的胡沁,我很生氣,甚至有一度懷疑他是不是和胡沁有過什么不正當的關系,雖然這很荒謬,胡沁的腳為他受的傷,他一個男人不能不管,不能冷血至此。這樣我都能吃醋,更何況我只是頭受了點傷,孟墨,把我放下來。”

雖然有身正不怕影子斜那句話,可是若是被誤久了,正的也會被看成斜的。

孟墨站在車與車之間,低頭看著她唇間吐露出來的那些話,心疼如潮水般涌來。她處處為秦子琛考慮,在意他情緒,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她小小的個子窩在他的臂彎,嬌小又柔軟。

頭發還滴著水,潺弱得讓人憐,小臉略白,眼晴卻很透亮,嬌軟又誘人。

你看,孟墨,因為你的出現,她已經完全不害怕,并且冷靜的在你懷里說著和另一個男人的事,為他著想。孟墨,你圖什么

放在她腰間的手,緊了幾分,聲音亦是微啞:“我要是不放呢”

“孟墨”蘇昀有些錯愕,沒想到他會這么說。

“小昀,不如來看看,他愛你有多深”

:

第291章 :秦子琛,你太可惡(二)

蘇昀還不明所以,他猛然低頭,攥住了她的唇。

蘇昀渾身一僵,不過兩秒,她開始反抗,男女之間的力量,真的是以卵擊石。

巴掌聲響來,他才停。

臉盡管挨了一巴掌,孟墨依舊沒有松開。

“孟墨,你干什么,放開,放開”蘇昀氣極,有淚水在眼眶打轉。

身后有人過來,強行抱過了她。

她一窒,張口卻又結舌,任他抱著,一動不動。

秦子琛俊臉陰沉,陰鷙的視線掃過孟墨,轉身走

待他們消失不見,一串低笑自孟墨嘴里溢出來。他倚在車側,笑彎了腰。人生也真是夠特么好笑的,如他孟墨,一直在作,從未停止如他孟墨可笑的人生,富可敵國,可依舊沒辦法扭轉乾坤。

笑夠了,他側低眸朝醫院的方向掃去,目光像一只進攻的獵豹,躍躍欲試。

蘇昀也沒什么大問題,吃了一點止痛藥化淤消腫的藥,可以回去了。蘇昀的家,是回不去了,必然一片狼藉。秦子琛帶她去了錦江月,到達房間時,已經很晚了。

從醫院出來,到這里,從頭到尾兩人都沒說一句話。

也是很戲劇,同一天時間在秦氏大樓的地下停車場發生那樣的事,在醫院的露天停車場又發生那樣的事,好像約定了的一樣。

他把她抱到浴室,放下:“自己能洗嗎”語氣淡然的聽不出有什么情緒來。

蘇昀握住了他的手:“子琛,我們不是那樣的,子琛。”

兩句子琛,急切的代表了她不想讓他誤會。可是和午一樣,實打實的肌膚接觸,若說沒有情緒那怎么可能。

秦子琛低頭,瞳孔半瞇:“先洗澡。”伸手去脫她的浴袍。

蘇昀阻止:“我來好。”

他松手,出門,那般絕決,必然是生氣了的,蘇昀想。

秦子琛站在陽臺,任憑涼風襲來,可這種燥熱的天氣吹不走腦子里的煩悶。60樓層的高度看什么都顯得渺小,燈光撐起的塵粒,在眼前翻騰卻看得清清楚楚。

在塵粒他似乎看到了孟墨和蘇昀親熱的樣子前面他們又在一起說了什么,他隔得遠聽不清。只是隱隱能看到,她說話時眉色的飛舞。才剛剛經歷入室搶劫也有可能是強見之事,那么快消除了她的恐懼。

額頭還是紅腫的,她也絲毫不在乎。在他的臂彎,暢談。

點燃一根煙,淡藍色的火苗蹭的一下竄起,他幽暗的視線燃起了苗光。倚靠在陽臺的護欄,煙頭忽明忽暗,修長的身材沒入塵色里。雪白的襯衫偶見幾處污漬,肩膀處有幾道抓痕,起了一些褶皺。

半根煙抽完,便摁滅。

這煙抽起來都不是味道,很難受。

身后她走來,穿著酒店的浴袍,有點大,不太合身,斜斜垮垮的掛在她的身,鎖骨露了出來,太大總是摭不住春光的,頭發又完好的起到了點摭蓋的作用,這種若隱若現的效果,最是勾人。

她伸手抱著他的腰,緊貼著他的胸膛,“子琛,我也不知道孟墨為什么會突然那樣,我們倆真的沒有做過什么,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他沒有說話,沉默讓蘇昀有點慌。

她退離,仰頭,急切:“子琛,你相信我,我們真的”

“這么急著解釋,不禁更讓人想歪。”他啟唇,回屋,走了幾步又停住:“你先睡,我去洗澡,不用等我。”

蘇昀僵在了那兒。

浴室里傳來水聲,嘩啦啦,一聲聲敲打著她。

她突然沖向屋內,朝著浴室里吼道:“你是霸道,你和胡沁呢,你們還不是有親密接觸你半句解釋都沒有,更讓人想歪你是故意的,你明知道她對你有意思,你還不是單獨和她相處我說了我和孟墨沒什么,他是我好朋友你為什么不相信,你能放火,不能我點燈秦子琛,你可惡”

可能她也只有這個膽子,對著嘩啦啦的浴室這樣吼,把自己的眼淚都吼了出來,人家還聽不到。

氣憤的打開門,跑下樓。進電梯,下樓。

到達大廳時,面對來往的人怪的眼神,她才猛然醒悟身穿的還是浴袍。家里回不去,樓更回不去,身無分,連手機都沒有。

前臺客服認得她是總裁帶來的人,便前客氣尋問。

“蘇小姐,有什么我能幫忙您的么”

蘇昀想問她借手機給安心了電話收留她一晚,可現在已經凌晨,安心又懷著孕,肯定睡了,不要打擾。

想了想,壯著膽子問:“我身沒有身份證,沒有銀行卡,能開一間房嗎”

客服笑瞇了眼:“蘇小姐,當然可以。”自家總裁帶來開房的妹子,說什么都是可以的。

蘇昀知道這又是沾了秦子琛的光,否則這等好事怎么可能會同意。前臺小姐很快辦好了,雙手遞給蘇昀。

“謝謝,不過麻煩不要告訴秦總,非常感謝。”蘇昀鞠躬,人家幫了她這么大的忙,鞠躬是應該的。

“小姐不用客氣,我們不會向任何人泄露客人的住房信息。”不過總裁是不是任何人的一個,那另說。

蘇昀感謝,電梯,進房,反鎖門,保險,睡覺。

把所有的燈都開著,晚的事還真是有些后怕,燈亮著起碼減少一點恐懼。可能是折騰得太晚,也可能是頭暈的緣故,居然很快睡著。

第二天,蘇昀被敲門聲吵醒。

她從床爬起來,墻持的時鐘顯示是七點。她赤著腳走到門邊,“誰”

“打掃,不好意思,打擾了。”

蘇昀對著蹭亮的墻看看額頭,已經沒那么腫了,只是還有一些輕微的悶痛,復原很快。

開門,阿姨進,身后跟著一名服務員,恭敬:“小姐,這是我們總裁給您的準備的衣服。他說若您困的話,可以繼續睡。”

蘇昀接過,也真是愚蠢啊,在秦子琛的酒店,員工的保證怎么會有用呢。老板問點員工的事,員工豈有不說之理。

“你們總裁呢”

“我們總裁已經去了公司,祝您愉快。”

“謝謝。”蘇昀關門,既然醒了,也沒有必要在睡了,洗先,換衣服。又是某知名品牌的衣服,灰白細紗長裙,及膝高跟鞋。她長嘆一口氣,下樓,退房。

回小區。

門衛一把拽過了她,“蘇小姐,昨晚您沒事”

“不會是小區的人都知道了”

“咱們小區在這一片是出了名的嚴謹,居然有入室搶劫一事,肯定會被知道的。不過你這頭,沒有大礙”

sg极速飞艇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