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錄
關燈護眼
下載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第98節

蘇昀縱是臉皮再厚,承受過再多的謾罵,這種當面指著鼻子責怪的戲碼,還是很難堪。

她明白一個道理,人是不能太善良,否則別人只會認為你好欺負。

接下司的話,“抱歉,江總告訴我說放假一個星期,我以為大家都是一樣的。還請大家不要帶有負面情緒來針對我,我似乎并沒有做過什么對不起大家的事,和大家也都是素眜平生,請尊重他人更要尊重自己。”

眾人臉色都不好看,尊重他人更尊重自己好像是在影射什么。

經理不著痕跡的淡掃了眼蘇昀,才道:“以后部門同事間不許議論亂嚼舌根子,被我逮住扣除當月全勤,好了,繼續工作”

蘇昀朝大家微鞠躬,回辦公桌。本來到這個部門也沒有多久,又放了好幾天的假,所以打開電話看著桌面的各種件夾,驀然覺得很陌生。

不得不說,人事行政部門的工作,很雜。但也好在,做過助理的工作對于整理件也有經驗,也起了一點的作用。

臨下班時,江總下來巡視,到達這里看到了蘇昀,頓時驚愕。

“小蘇,我不是讓你八號再來嗎”這是一尊佛,能給公司帶來超高的利潤,她在公司玩都行,照樣給她發薪水

蘇昀更顯尷尬,起身,恭敬:“江總,您說笑了。我是公司的員工,應該和同事們一樣,既然是了班,應該遵守公司的規章制度。一個不斷進步的公司,制度也應該是嚴謹的,您說是么”再這樣下去,她真的成為公司所有人的公敵這班估計也不用了,卷鋪蓋走人了。

:

第295章 :我和孟墨,誰好(二)

江原真看著她,又看著周圍的同事,瞬間有點明白了蘇昀的處境,畢竟也是從小員工爬老總的位置,是他太興奮,所以有點得意忘形。 當然這也算是秦氏夫人,給他提意見,公司制度不嚴謹。

“真是那你好好班,有什么不懂的問你司或者同事,呃,再見。”原本想說個抱歉,想想還是算了。當著眾員工的面,給一個員工道歉,有失他老總的面子,轉身走人。

蘇昀長舒氣,又朝著同事們欠身,坐下繼續工作。

她能感覺到同事們還是有議論的,原來真是總裁給她放的假。但謾罵好了一點,沒有先前的犀利,甚至無意聽到了一句我發現蘇昀也挺好的,都是江總那個騷包,咱們別罵她了這種言論。

她低頭一笑,瞧,這世間還是很美好的。

下班同事們要晚半個小時,所謂笨鳥先飛。出公司正巧碰到江原真開著一輛款式很舊的奧迪出來,他看到蘇昀似乎有點不好意思。

“小蘇,要我送你嗎”

“不了,江總。”她沒有說她開車過來。

江原真熄火,“真是不好意思啊,我沒有考慮到你的感受,別介意,我也是太興奮,你為我們公司創了太大的收益。你一年不班,我都會為你發工資。”

蘇昀連擺手:“江總真不用,我也沒做什么。況且,廣告還沒出來,還沒有在秦氏下平臺展覽,后續還有很多更進工作呢。我在這兒班,您像對待其它員工一樣,過多的特殊待遇,我承受不起,怕是也無法勝任這工作。”她真是尷尬。

江原真一聽她要辭職的話,那可不行

“好好,我一定像一般員工一樣的對你,好好班,好好班。”江原真還真怕她辭職,開車離開。

蘇昀扶額長嘆,秦子琛的光環真大。

步行到停車場找到車,蘇昀差點認不出來車牌呢,光凸凸的她朝車后一走,不禁瞪大了眼晴,右后方的車轱轆都被人下走了她又看看其它車輛,別的都完好無損,只有她的。

而這停車場里,停的車她的壕的有好幾輛,均無事。綜合幾點,她看出來了,是有人特意為之,專門來針對她的。

近期很不利,無論是在家里還是出門,準出事。

看來,也只有選擇報警了。

也真巧了,這個停車場是無人看守的,這也意味著沒有監控沒人負責車輛安全,所以停車不要錢。警察也查不出個所以然來,拍了片子,把車拖去隊里。

蘇昀打電話把這事兒告訴了安心,告訴她車子不能如期返還,畢竟是高希凡的車輛。

她也是無語,到底是誰在針對她,總是在背后出其不意的出招,讓她防不勝防她的車都還在4s店里,如今又毀一輛。

從停車場出來,打車。

現在不是下班高峰期,但是晚餐的高峰期,從眼前經過的出租,沒有一個是空的,等了十分鐘,都沒有打到。一輛黑色的車停在她的面前,車窗搖下,“蘇小姐,你怎么在這兒”居然是李利,開的是他自己私人的車。

蘇昀車,“我在這附近班。嗯你生病了氣色怎么這么差”

李利啟動車子,苦笑:“前幾天秦總弄了個來電轉移,每天半夜我都接到好幾通的恐怖電話,好久都沒好好睡覺了。不過秦總倒是心地善良,我也很幾天沒有班了。”

什么

蘇昀壓根沒聽到他后面的話,只聽到前面的什么呼叫轉移,什么恐怖電話所以她沒有接到電話,是轉移到李利那里去了嗎怪不得,她接不到了

心里很震憾。她以為平熄了,沒想到只是有人代她在受這個罪。

蘇昀有點顫抖,看著李利:“那人抓到了嗎”

“沒有。一點頭緒都沒有,再不把這人抓住,我要被搞死了。”李利長嘆,隨后又一笑,“蘇小姐,我只是對你隨意這么一說,我可沒有在抱怨啊。為秦總分憂解勞是我的職責所在,而且我也想知道是誰用這么高明的手段對他等我抓到了,我打不死他”

蘇昀只想對李利說對不起,哪會有其它的想法。

原本這是針對她的,現在居然

“李利,其實”

鈴鈴鈴李昨的電話響了,打斷了蘇昀想說的話。李利說了聲不好意思,用藍牙接電話。

“什么秦總胃疼在發燒哦哦,好好好,我在路,我一會兒送藥過去。”

蘇昀一緊,李利一掛斷電話,她連忙追問:“他怎么了”

“秦總的助理,說秦總胃疼發燒,在公司,讓我買藥過去。”

蘇昀急了:“那趕緊買,我送過去”

看她急的,李利失笑,開車奔向藥店。

李利把蘇昀送到公司樓下,蘇昀打開車門下樓。在門衛那里被攔截,她已經不是公司員工,沒有預約,又是下班時間,自然進不去。李利過來,門衛才放行。

到電梯口,李利才出來,他得去弄一些食物過來。

蘇昀在電梯里,看著數字不停的在增加心也不停的在跳,速度很快,這個地方,再光,竟恍如隔世。

32樓,秦總的助理還在,莫安,蘇昀見過。

“你下班,我來照顧他。”

助理客氣的鞠躬:“那麻煩蘇小姐了。”

蘇昀進辦公室,人不在,她又進休息室。屋子里很暗,連個燈都沒有開,只有外面稀薄的光線從半開的窗戶照進來,恍恍惚惚的看到床躺著的人。蘇昀開燈,把藥放在桌子,到床邊,“子琛,子琛”低聲呼喚,毫無反應,往頭一摸,燙得嚇人。

柜子放著溫度計,顯示38度9,應該是助理測的。去洗手間,用毛巾敷著額頭,倒水,掰藥。

她得叫醒他。

“子琛,秦子琛”

蘇昀喚了好幾聲,他才慢慢轉醒,睡眼朦朧,唇色因高燒而緋紅,看起來格外妖嬈。

“你醒啦,起來吃藥。”她抱著他的脖子,把他扶起,后背墊枕頭。發尾纏了他的臉頰,癢癢的,秦子琛伸手纏指間,聲音暗啞:“你怎么會來”

蘇昀摸摸他的頭:“你不舒服我自然會來。”轉身去拿水杯。頭皮一疼,她回頭,看到頭發在他的指。

蘇昀好笑:“松開,我拿藥。”

他掀了掀眼皮子,眸氤氳著病態,傾身,對著她吐氣如蘭:“我要是不松呢”

蘇昀心跳漏了一拍,好像受到傳染,臉也熱了起來,他的唇正對著她的耳朵,噴出來滾燙的氣息很癢,她縮了一下,他卻一下子捉住了她的兩臂,眸眼緊鎖著她:“說,你是為什么和我在一起”

他果然還是起了疑

他的手心都在發燙,從薄薄的衣料傳到她的肌膚里到心尖里,于是她有點不知所措。

“為什么不回答在想措辭忽悠我,還是在想措騙我還是覺得我和孟墨兩個人都喜歡了你,為你瞻前馬后,讓你覺得非常嬌傲”他滾燙的口風直噴面門,聲音略低,慍怒和壓迫赤果果的朝她壓來

蘇昀直覺身體更加燙了,燙得她慌,搖頭:“我沒有,我騙你也是不得已的。我從來沒有讓你們兩個男人圍著我,我更沒覺得什么嬌傲,子琛”

“所以,是我們賤”他握著她的手臂,開始暗暗加緊了力道,眸底鋒芒泄露

蘇昀也是有脾氣的,只是她能忍。

這一刻,她也忍不了了。

用力甩下他的胳膊:“你什么意思我說過我和孟墨之間沒有什么,我也從來沒有做過什么出格之事你啊”他忽然扯過了她,身體一個翻轉,已經被扣壓在身

:

第296章 :電梯內……(一)

房間里一盞不算明亮的燈燃著,而她的眼前只有他冷峻的臉,半絲光都看不到,窒息感縈繞著她。

甚至心慌害怕。

他黑眸跳躍著光芒,讓蘇昀覺得很危險。

他漸漸逼近,直到近到壓抑著她的呼吸,他啟唇,聲音冷薄:“沒有過什么是說沒有感情,還是沒有肢體接觸蘇昀,我的眼里容不得半粒沙子,明白”聲音如此陰涼,體溫卻又很燙,蘇昀雙唇都在打著顫。

她雙手抵著他的胸膛,似乎這樣能阻止他的靠近。他的氣勢,讓她覺得,下一瞬,他能撕了她

咬著唇,沉默。

他低頭重重的吻了她的唇,沒有溫情,只有戾氣:“看來你倒是蠻厲害,讓我們倆個人都為你如癡如醉,都不計較你為初戀男友生下一個兒子”

蘇昀眸起了霧,死咬著唇,沒有開口。

水霧彌漫,盛在黑白分明的汪泉之,心處印了那盞燈光的明亮,在眸晃動,那股子泫然欲泣,那股子潺弱嬌柔,扎進了秦子琛的心,心里像受了撞擊。

他咧嘴狠笑:“哭什么”這幅樣子像要把他的心都揉碎。

蘇昀依舊沉默,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秦子琛好像在唱獨角戲,可這場獨角戲他都輸了猛然起身,著已經冷掉的水,和藥,一口吞進,轉頭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我已經吃了藥,你可以走了”

從一旁的柜子里,拿過要換的衣服,進浴室。

燥熱的身體,任由涼水沖刷,從頭至腳。冷水澆過頭頂瞬間,他自嘲一笑,他覺得自己像個瘋子一樣,這種時候腦子里竟然浮現出剛剛她眼眶里盛滿淚珠的樣子,那般惹人憐愛。

水流過喉結,鼓起來的樣子,透著讓人窒息的迷幻。健碩的胸肌,性感的身材,冷水沖洗,沒有霧氣,只有冷冷清清。

出來時,她已經不在。

秦子琛抿了抿唇,坐在床邊,看著她帶來的藥,好半響都沒動一下。

他在做什么,何必這樣失控。她那樣心急撩繞的趕過來,你不是最心疼她來回跑,最不想看到她皺眉么怎么

拳頭握了握,然后又松開。

辦公室有人走路,他騰地一下站起來,開門出去,走到門口又突然止住步子,俊臉沉了下去

李利:“呃秦總,我給您和蘇小姐買了晚餐過來。”秦總又怎么了,唇角崩得這么死,往往秦總出現這樣的表情,都是心情不好,又和蘇小姐鬧矛盾了

秦子琛看都沒看他手里提的東西,只丟下兩個字:“出去”然后進休息室,拿外套,回家。

床有一抹亮光,緊接著便是手機鈴聲響,秦子琛走過去,是一只白色和他同款的手機。沒有設密碼,打開,面是一條短信。

小昀昀,在哪兒我們一起吃晚餐,賞臉否

秦子琛手指一緊,手背青筋暴起,啪嗒手機砸向了墻壁,掉到地,四分五裂

他戾氣加重,陰鷙得嚇人

小昀昀這種曖昧的短信,他該相信嘴里所說的,他們之間什么都沒有嗎

下午打了幾滴雨,晚有一絲絲的涼意。今年的夏天好像不是那么熱,行走在街頭,還真是有些許的涼意。

廣場前,人滿為患。

那些終日忙碌的人終于有了假期出來歡脫,一張眉開眼笑的臉從眼前一一劃過,年幼老少,應有盡有。坐了好半響,她徑自苦笑著,不知在矯情些什么。

他只是在氣頭才說出那番話而已,蘇昀,他很忙,別和他鬧。

她這樣自我安慰著,可依舊沉悶得讓她窒息。她不怕吵架,可怕這樣的誤會,尤其關于兩個人的情感。如果解釋不清,如果沒法消除彼此心里的芥蒂,只會埋在心底,成為一個結。

她不喜歡一直把自己處于一個低潮狀態,只要一出現這種情緒,會立即調整。猛然想起這種心態還是衛成告訴他的,那時兩人才15歲,都無父無母,如果一直沉悶,人會一直沉淪,然后一厥不振。

起身,長嘆氣,和人群一起走進去,商場里人很多,人擠人,都是成群結隊,不免顯得蘇昀孤獨。有小朋友碰了一下她,她低頭,是一個很萌的小蘿莉,嘴里還含著奶瓶,大眼晴圓滾滾的。

蘇昀心里一軟,想到安心生下孩子,一定也會像這樣的可愛。

去嬰幼兒專賣店溜一圈,買了一些嬰兒的奶粉奶瓶及小秋衣,小小的樣子放在心里都不敢用力。出來時,驀然看到一抹藍色的人影在眼前一晃,她一怔,抬頭,正巧看到一個著全身藍色衣服的人從人群穿梭。

蘇昀抓緊了手里的東西,追去。

個子小,人又多,要在這里追逐一個人,真的有些難。蘇昀眼晴都不敢眨,在人群擠,她想追去,她想問他,是不是往她那里送東西的人,想問他到底是誰的指使。

追到電梯的方向,人消失了。蘇昀沒多做考慮,伸手擋住要合住的電梯門,門開了,她一眼掃去,他果然在里面在最里面的墻角里,因為穿的是藍色的衣服,所以看得也清。

她連忙鉆進去,同時進來的還有很多人。蘇昀想擠進那藍衣人身邊,幾乎是不可能。哪怕不能問,看到他的臉,也是好的

電梯升,蘇昀手里提著的東西,都擠在了兩個人之外的地方,她只能死死的拽著。

第一次這么討厭身高的劣勢,淹沒在人群之,半點都看不到那人

忽然,嘩電梯的門突然滅了,然后叮地一聲,電梯停止電梯內響起了女士們的尖叫聲一片騷動,蘇昀手里的東西也被人絆到了地,莫說是撿,腰都彎不下來。

她盡量讓自己的身體朝后靠,手攀在扶手之。有人把手機的手電筒打開,借著光,蘇昀墊起腳尖,努力伸著脖子,那穿著藍色衣服的人卻不見了

她皺眉。忽覺腰多了一雙手,他很不老實,在慢慢往下。蘇昀提起腳朝那邊一腳踹去,那人縮回手,蘇昀緊緊的靠要梯壁有人慘叫,“我靠,誰踢我。”

蘇昀真想在補一腳,隱隱覺得旁邊擠來了一個人,身飄來淡淡的香味。蘇昀掄起拳頭,決定如果他再出手,她一通亂打,拼了命的也要打哪知他卻像長了眼晴一樣,握住了她的粉拳,“不用怕,是我。”

溫柔的聲音,夾著墨香。

他怎么會在里面,又是什么時候進來的

蘇昀還是從他手里抽回自己的手,心里的戒備少了些。電梯里手機的燈光早已暗下去,人群依舊騷動。他轉身,雙臂襯在她的兩旁,護著她不讓別人碰到她。

他的身不知從哪里染來的香氣,清淡的,很好聞,蘇昀從來沒聞過這味道,不像香水,淡淡的墨汁味。她抬眸,眼前一片黑暗,不知是誰又點亮了手機,光線不明,蘇昀目光所及之處,是他性感的喉結。

灰色的t恤,質地精良,鎖骨突起,精瘦又不纖瘦。

有很多過往又躍入腦海,她在美甲店里打工,他在隔壁打工。因為都是國人,所以自然話也多了起來,每每給客人編好一個發型或是做好一個指甲,起來晃晃,出門能看到他用著流利的英語與客人們交談,修長的身材穿梭于人群,在妖魔鬼怪的美國,他像一抹清風,吹拂于面,總能吸引人的視線。

無論是下雨天,還是下著雪,他總能卡好時間點,與她一起下班。

:

第297章 :電梯內……(二)

他們也曾有很溫馨的快樂時光,點點滴滴,一晃竟已過了這么多年。 可過去的畢竟也過去了

蘇昀心里有說不出的滋味。

整整半個小時,電梯門才開,里面的人已經亂了一窩粥,唯一的是沒有失控。全程孟墨這樣護著她,維修人員把電梯里的人一個個的拉去,孟墨松開手臂,不著痕跡的甩了甩。

蘇昀舒口氣,她看著去的人,想看看那藍衣服的人。

“姑娘這是你的”有人遞給蘇昀一個袋子,“你剛進來,我看到你提著它。”

里面的確是蘇昀買的嬰幼品,伸手接過:“謝謝。”

“不用客氣,只不過你男朋友真帥,好紳士。”夸獎孟墨這樣保護她。

蘇昀尷尬,張口想解釋,那人已經去。孟墨抿著唇,看著蘇昀,也是沉默。早在她在發呆時,他發現了她。一個人坐在臺階,沉迷惆悵。他遠遠的不想打擾,他想他如果出現,只會更增加她的討厭。

跟著她進了嬰幼品專賣店,在外面看著她摸著那些小衣服時嘴角浮起的微笑,淺淺的,溫柔的不可思議。出來時,開始狂奔。那瞬間,他是生氣的。

以為她是發現了他的存在,然后開始跑,開始躲,已經討厭到這個地步了

于是也進了電梯,進了電梯才發現,他才發現她的目光一直掃著一個穿著藍色衣服的人,壓根沒發現他。那藍色衣服的人,孟墨也是知道的,擠進去,想靠近他,才剛剛挪,電梯便停電

電梯里所有的人都出來,商場負責人出來致歉,電梯停止維修。

蘇昀哪有那個心思,一心只想找到那個藍衣人。剛剛在電梯里,他是什么時候去的,她都沒發現。

“哎,那里有套衣服,你們誰的”維修人員指著角落里衣服,電梯里的燈也壞了,在最里面,只能借助商場里的燈,又是在最里面,所以剛剛都沒有發覺。他跳下去,撿起來。

這人好機警,又很聰明,從頭到尾都沒讓人看到臉,現在更不好找

孟墨伸手:“不好意思,是我的。”

維修人員遞給他。

孟墨拿著衣服,和蘇昀下樓。

商場里人較多,孟墨走在她后面半步的距離,以那樣的方法護著她,和以前在美國逛圣誕時一樣,不逾越,又能讓人看出他們是一起的。

出了商場,蘇昀要攔車。孟墨抓著她的胳膊,把她往停車場的方向帶。

蘇昀反抗:“你干什么,孟墨,松手”

孟墨握緊了一分:“我能干什么你不知道那人是針對你的嗎,你不要命了”

蘇昀知道那人是針對她的,“我能怎么辦,一直躲著么我連怎么防備都不知道,松手,我自己會回去”

孟墨俊臉冷沉,氣息低冷:“再說一句松手,我不介意讓那晚的事重新再演一遍”在眾目葵葵之下

蘇昀氣結,不說話,她是挺怕。

廣場外,這個點依舊在堵車。

奔馳車里面氣氛很低,壓抑。李利摸摸鼻子,是半句話都不敢說。蘇小姐和孟先生一起從商場里出來,拉拉扯扯,盡管能看出來蘇小姐臉色很不甘愿,可是看在秦總眼里完全不一樣了啊。

后座的男人,側眸,黑眸倒印著他拉著她的胳膊往那邊走的樣子,她嬌小的身子幾乎和孟墨重疊,似乎很甘愿的樣子。

小昀昀,晚一起吃飯,賞臉否

沒有手機的通迅,還是在一起蘇昀,你好樣的

李利猛的脊背一寒,后面總裁手指骨骼錯落的聲音,他大氣都不敢喘,只盼著趕緊恢復交通趕緊離開這里好死不死的,車堵在了這兒

他們已經消失在視線里,但秦子琛依舊保持著那個姿勢沒動,側顏輪廓分明,冷冽如刃,黑眸印了車通透的燈光,似飛揚的火把,焰火正旺,只差一點星星,足以撩原

孟墨把蘇昀拉到車旁,地下停車場,暗又空曠。

司機在車,孟墨把衣服丟給他:“給我查這衣服出自哪兒,有誰買了他”

司機有點傻眼,這種工作的衣服,多少小型工廠都做,買的人也多,但總裁吩咐,他哪敢不從。把衣服收好,下車,開車門。

蘇昀沒有打算車,抬頭看著孟墨:“如果我現在了你的車,我更說不清,孟墨,謝謝你救了我,謝謝你為我們娘倆所做的一切。但是我有男朋友了,我不能和他談著,卻又和你深夜坐車回家,我不想落人口實。”深深一鞠躬,希望他能理解。

孟墨伸手把車門關,砰地一聲,很用力。然后把手放進口袋里,低頭:“我不用你謝我,要走,你走”絕決的語氣,似乎在賭氣一般。他不得不承認,體內積著一口抑氣,下不去,出不來,沖撞著他,快要襲沒他的理智

蘇昀轉身朝通道走去,錯身時修長的頭發搖擺過他的胳膊,軟軟的,孟墨突然回身,抱住了她,下巴擱在她的肩,死死的抱住,咆哮:“蘇昀,我喜歡你,你不知道么你竟一點都不知道么難道這么多年,你對我一點感情都沒有嗎蘇昀,你和他是不會有結果的,我可以帶你回美國,我可以”

“孟墨”蘇昀猛然吼了一聲,聲音從喉嚨口迸發:“我現在有男朋友了,你說這些有什么意思在我單身的時候,你在干什么孟墨,你是真的喜歡我,還是,只是你男人的占有欲”

他怔怔的,手臂微松,“你說什么”

蘇昀掙開他,轉手,與他面對面,正視:“你說你喜歡我,那么多年,我等著你說出那句話。你一直沒說不是嗎我回了國,我已經有了秦子琛,你現在說不覺得晚嗎孟墨,我現在心里只有他,過去的過去了,你明白嗎”轉身,奔跑出去。

孟墨怔愣著看著她跑,心里在顫抖,激動和后悔在翻滾。原來她也是喜歡過他的

“呵呵”他忽然笑了起來,跌靠在門,發微垂,依舊衣袂不凡,可怎么都讓人感覺到狼狽,那是神情的。

那是什么日子,時間久遠的蘇昀都記不清了。

那天下著綿雨,蘇昀給一個要去參加婚禮的伴娘們做指甲,因為要精致,所以她也必須仔細,不想有一點瑕疵。忙到很晚,凌晨近一點,蘇昀腰酸背痛。

外面細雨扉扉,這個點肯定沒有車,離住的地方還有一點距離,又是夜深,蘇昀還是有些害怕的。

出來時,孟墨和一群伴娘們聊得不可開交,各種玩笑,那時的蘇昀已經會說一口流利的英語了。她端著茶,看他在美女眉飛色舞,年輕的張揚和活力都在一言一行間。

身姿的高挑,和風趣的語言,又有著獨特的氣質,很難讓人不喜歡。

sg极速飞艇计划